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New York

@Brownie Wong

New York

17
第1天
2014-03-01 周六
New Port, 新泽西
New Jersey

几乎可以说我是哭着到纽约的。当车子穿过Holland Tunnel,沿着下城进到华埠,眼泪真的就激动得溢出来了。
噢,纽约,妞唷。
我去过的城市拉出一个名单,这些城市也个个都辉煌得足够人神共愤,然而还是纽约让我第一眼就被司汤达综合症击中。
两小时的高速公路,其实同成都坐动车到重庆的距离差不多,然而昏昏沉沉一小时之后,时间似乎又缩短了。我坐的大巴车从宾州北上穿过新泽西,高速公路突然转过一个大弯,突然一瞬间,曼哈顿的高楼就鳞次栉比的出现了,那种感觉比只单隔着一张电影银幕都还要近,而且近得更加不能思议。
那个时候我才惊觉我作出春假来纽约的想法有多么轻率,我突然发现其实我没有真正意识到我已经离纽约这么近了,近得只剩下两小时的车程,近得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安排就能够够得到,近得十刀的车票就能把我带到渴望太久的地方。我坐在这趟开往纽约的汽车上,好像真的在实现一个进度条上不断变近的梦想,这种感觉真的太稀有了。
我曾经写了无数张“我要去纽约”的纸条,可是没想到突然间就要实现了。

纽约唐人街
Chinatown, New York

我坐的这趟车是往返费城和纽约唐人街之间的,所以刚好到曼哈顿Downtown。在中国城吃了碗拉面之后就沿着弯曲的路线准备先去法拉盛的住宿了。可能也正因为在Downtown的关系,其实一路经过好几个看起来很重要的建筑,但是都没来得及细看。

曼哈顿下城
Lower Manhattan
布鲁克林大桥
Brooklyn Bridge

我是在布鲁克林大桥站进的纽约地铁,对,我一直到上车才意识到,过街时的左手边其实就是布鲁克林大桥。

纽约地铁从每条线路的色彩都能看到特别,它们错综复杂的躺在另一个纽约里。运营百年,墙漆开始剥落,站台上也不会让人觉得干净,但是想想这些列车不守时的来往,比所谓的现代主义设计有趣多了。我买了一张21刀不限充值的地铁卡,又薄又软,甚至都算不上是好携带,还未见得好看。当然这种类型的卡还是有使用期限的,我手里这张是到三月最后一天为止。噢,对了,这还是我第一次知道一条地铁轨道其实是可以共用多条线路的。
7号线的另一头就是法拉盛,连接皇后区和时代广场。过河之后,整个铁道架在地面之上,所以突然之间又看着曼哈顿慢慢远去了。我也第一次看到纽约的地下艺术家们,两个讲着西语的人上到地铁又唱又跳,一站之后,摘下帽子收集着乘客的善意,然后就这样下车再上车。
他们是什么样的一种角色呢,我都怀疑他们恐怕只能够住在北面的哈莱姆,但是又浑身一股布鲁克林的气质,他们更像是地铁里活着且不朽的东西,和轨道一样因为时代而变旧更新,又跟着列车一样来来去去。

皇后区
Queens,NY

7号线的另一头就是法拉盛,连接皇后区和时代广场。过河之后,整个铁道架在地面之上,所以突然之间又看着曼哈顿慢慢远去了。

虽然一路车站都架在空中,但是法拉盛站是在地下,所以重新上到地面时,突然间像又回到中国城的感觉立马就包裹了视线,不仅如此,这里就像一个普通中国二三线城市的样子,道路间拥挤的人潮,商铺标牌,中文灯箱,霓虹店召。这里装满了亚洲面孔,甚至可以断定这些面孔全是中国的,他们都讲着自己的乡音,虽然一个个都加有另一种腔调,一种离大陆太远而独有的腔调。
我们的住处其实挺远,在小街里,一个阿姨来给我们开了房,50刀一晚,的确是相当合算的价格了,而且老板人也很好的样子。于是我们放好东西又立马收拾出门了。

纽约中央车站
Grand Central Terminal

想着刚刚在中央车站下换乘过,不如直接去看看中央车站。这个车站确实给人印象太过深刻了,虽然不喜欢那部叫做Gossip Girl的美剧,但是开场第一幕,肯定有人不止记住了Blake Lively,而是这个最具代表性的中央车站。

沿甬道一路走进大厅,从门框顶栏看进去,空间视线也不断扩大。这里每个人都忙忙碌碌,而当这种观赏与实用不小心重合的时候,总造成一种不属于真实的错觉。我站到苹果店的楼梯上看到这个连穹顶也装饰着黄道十二宫图的大厅,好像真的就要突然买上一张车票,但是我还不想离开纽约。

出门的时候经过一家书店,在里面发现一个很棒的明信片系列,有人物有风景,都很精致,因为最新一期的纽约客是奥斯卡封面,于是又毫不犹豫的买了一期。当然还第一次遇到了那本humans of new york,我当时并没有想到那个摄影师已经出了一本书了。

从中央车站走出来,因为想到时间比较晚了,也就没打算去联合国大楼。于是我们沿着第五大道走,一边想着要不要去取点现金,突然就撞见纽约公立图书馆了。

纽约公立图书馆
New York Public Library

这种转过街角就是目的地的曼哈顿又让人惊喜了一回。

公立图书馆里的人很多,我觉得大多是来参观而非读书和借阅的,何况里面挑高的阅览室确实也有足够让读书人分心。这里的书籍和墙壁紧密的贴合在一起,整座墙体被密密的书背覆盖起来。在无声阅览室里,整个图书馆成了一个城市的自习室,似乎看着装饰精美的大厅和门廊就能够比画作上的伟人们更多点思考。

我怀疑我并没有仔细的看完公立图书馆的各个角落,也没有看到图书馆著名的一些非图书藏品。

在纪念品商店,我又看到之前无意间见过的Humans of New York。一个很热心的工作人员过来给我推荐,我问她这是不是就是Facebook上那个赫赫有名的主页,她一边说是,一边告诉我说,这几本还是那位摄影师的签名本,她说剩下也就这三本了,和普通版本价格也一样,于是强烈建议我买下来。犹豫了好一会,看着架子上用每期纽约客封面印刷的明信片,想想的确也足够值得,便又走过去告诉她我决定买下了。她似乎很喜欢我的决定,在我取下书的时候,还不忘让我再多检查一下签名。

提着红色的纽约公立图书馆袋子回到门外的石砌梯步,最后再给两只叫做耐心和毅力的石狮照个相,最后再看一眼电影后天里洪水挟天卷地而涌来的E 40th St,差不多到了要去吃晚饭的时候了。

第五大道
Fifth Avenue

因为想要去洛克菲勒看夜景,于是就沿着第五大道往Uptown方向走,第五大道其实也并非是完全被时装店铺就的,如此之长的一条要道,什么样的店铺也都有容纳,当然繁华的确是繁华,然而所谓奢侈品,不过是纽约星座上几颗星星罢了。

因为又是刚好碰到,于是就去了星期五餐厅吃晚餐,其实要说它多有名气,我之前也并不知道,因为看到有人推荐了,于是想要试试。准备好了钱包,点了一份烩鸡肉和虾,最后觉得算不上有多好吃和特别,油腻甚多,不过我真的好喜欢那个给我们点餐的服务生。

洛克菲勒中心
Rockefeller Center

洛克菲勒就是那种自带着光环的建筑了。从楼下望上去,虽然看不到什么星空,但就其峭石之巅的表面也足够传奇。

进去买好票,跟着人群按流程登塔,这也是个杂斥各种口音的观光地,人们一拨拨的坐着电梯到达70楼高的顶端。电梯间顶部被改造成了透明屏幕,抬起头来既可以看到模糊的影像,也能看到大楼内部的缆绳交错。因为速度很快,耳朵都跟着头顶电影的移动而出现反应。

走到观景平台上,看着曼哈顿的夜景的确太让人窒息了。真的好像整个世界的光源都集中在这里了,纽约虽然没有办法抬头就看见明星在夜空里熠熠生光,而人类在曼哈顿上的杰作,便是将天上换作地下,因此往下看去,大大小小的光源胜过星空还有余。看着对面一样齐高的大厦,也不由得感叹着人类地面的创造也止于此境了,这里的夜景,无论怎么说都是没有办法过多赘言的美丽。

我看过的所有城市夜景在俯瞰纽约地区的时候都一同黯然失色了,这里有着远处的河流,有着入海口,有着大小不一的岛屿,有着被楼层埋没的起伏地形。我觉得不知道一个摄影师们是不是都不想离开得太早,似乎同样的景象浪费再多胶卷也值得,等到要离开顶峰的时候,又渴望到另一座高楼里再看看对面的峭石。看着纽约夜景,突然想起歌词里写到,在这里没有你不能做到的事,看到景象如此,人人都会有梦想会近到唾手可得的错觉,这大概就是纽约的意义吧。

无线电城音乐厅
Radio City Music Hall

下来一路往地铁站走,人去楼空的曼哈顿也安静了不少,街道上也没什么拥堵,人群也稀稀疏疏了。洛克菲勒周围就是无线电城音乐厅,听说里面的表演很精彩,大概等到有机会的时候再去看看好了,而NBC也坐落在洛克菲勒楼下,所以洛克菲勒一直和这个电视台紧密的联系着,大楼入口的短片也都是NBC操刀制作的。

第六大道

走到Bank of America大厦对面的时候,看到挑高大厅的玻璃幕墙突然觉得很眼熟,就像是新闻编辑室里McAvoy走出来的那个地方,于是拍下完照片转身一看,发现HBO就在我身后。

而我实在,实在太喜欢纽约这种你只需要调整一下角度就能够到达目的地的轻松感觉了。

第2天
2014-03-02 周日

今天很晚才出门去一家潮州口味的餐厅喝了碗皮蛋瘦肉粥。接着又坐上7号线,坐到另外一头的终点站,时代广场。
今天不知道是因为有点拉肚子还是气温本来就更低了,一走出地铁站,好像高楼间所有冷风都一起裹挟起来袭进衣服纤维里。

时代广场
Times Square

我之前脑海里想像的时代广场应该是一个环形,虽然的确有一个360度的广场概念,但是因为四周街道可以看成几个长长的缺口,于是整个“广场”就被拉伸开来了,于是就更像是个走廊一路深入第七大道。LED屏堆砌了每一栋高楼面向观众而且目之可及的地方,从大小店面到摩根士丹利旁的星巴克。站在这个地方,和人群一起拥簇总觉得不真实,这种不真实的确可以简言之“如同电影之中”,因为始终很难想象有真实的人们要每日作息不断的生活在这个并不那么真实的城市里面。

当人们看着周围闪烁不断的霓虹,脚底下地铁来往使得街道地面微微产生着震动,一定有人和我一样觉得这个世界的脉搏都集结于此了,甚至当你离开纽约的时候,会突然觉得这世上所有城市所谓的中心,都不过是从这里截取了一个街区的繁华模仿而来的。
在荧屏一角发现摩根士丹利的时候,突然想起曾经有过的自大念头,因为也想过和好多人一样去读商科,像好多人一样恨不得有一天可以坐在这栋楼里工作,现在想来当然可笑,只是后来为什么拐了一个大大的弯道读了艺术,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时代广场那段红色楼梯下有一个百老汇售票口,里面专售当日或第二天的折扣票,选择很多,也有很多人在看,各个时间段也都有。不过我看了一下也没有特别想要看的戏,于是就放弃了,之前Matt强烈推荐的歌剧魅影,只好等下次有机会了。

摩根士丹利旁边有家还挺特别的星巴克,粗看甚至像个小型的星巴克市场,这里有新款的城市杯,一种是黑白装饰黄色出租车的,一种是彩色的,我觉得彩色那个其实更好看一点,但是犹豫了一会并没有买。

出来坐地铁去中央公园的时候,遭遇了几个为无家儿童募集善款的人,因为他的确有帮到我,所以一开始我很无奈的捐了5刀。但是很不幸被他瞄到我的钱包里有张数值不小的货币,于是他又问我现在汇率是多少,他们查了一查之后很希望我捐一张,我也理解捐款箱里有各种种类的货币会看起来显得很有价值,而最后太尴尬也没办法,只好让他用10刀换走了我的人民币。
我不太喜欢这种诡异的捐款方式,虽然我从来都不厌恶慈善或是援助,但始终心里欠欠的,尤其是当我想到这个钱我可以买一个城市杯的时候。

曼哈顿上东区
Upper East Side

因为早有打算要去试一试Madison Avenue的Ladurée,我之前从没尝试过马卡龙,于是既然碰上了,就一定不能错过机会。这家小小的门店并不难找,里面虽然有排队,也还好不算太多人。这家店的口味选择很丰富,但我总觉得有很多巧克力和咖啡重合的口味。我不想让后面的人等我,于是瞎选了五个,有咖啡、玫瑰、栗子、香草,另外一个也不是不记得,而是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味道。第一个入口的玫瑰是最独特的,口感特别好,没有强烈的玫瑰味道,但是那种新奇的感觉是没法复制的。栗子不算特别好吃,不过里面有种特别清凉的味道,不是薄荷也不是什么其他的东西,而这种清凉口感几乎把整个栗子味挤到一边。马卡龙被称作少女的酥胸是不为过,但是我更愿意把它形容成油画上的女人容貌,同样看起来平滑剔透,但是一边咬开,另外一边也慢慢出现细碎的裂痕,光滑不再,而味道却都从切面里涌出来了。

这和上东区给我的感觉很相似。这里没有人会穿着时装周上刚拿下来的Armani高级定制礼服,不会有人回头拦下黄色出租车,只是为了展示耳朵上的Tiffany's,也没有谁的镜头敏锐到要去捕捉那个神似朱丽叶罗伯茨的女人脚下是不是穿了一双红色高跟鞋。
上东区很简单,甚至要想一想才能发现这里好像都是公寓楼。这些楼从外观上看起来别无二致,说不定上海静安的高级社区会更奢华,而巴黎的方平屋顶看起来也更多点形状,而这里没有,这里的楼房没有值得一提的珠光宝气。可能他们都藏在楼里阻断了光芒,但其实当你初次从第五大道走进小街的时候,你不会觉得自己已经踏在了寸土寸金的地界上。

可是,可是这里就是别的城市复制不来的纽约上东区。当一辆黑色凯迪拉克慢慢刹车停在一个公寓门口时,穿着制服带着帽子的门童用左手拉开玻璃门,从标有门牌号的雨棚门廊走出来拉为女士开车门取行李;又或是走在一棵冬天干枯的树旁,树下薄薄一层雪里透着栽培的蕨类植物,一束松果松散的躺在上面;再或者宽宽的街道上没有Downtown里那么拥堵和杂乱的车流,红砖房的小小橱窗里有精心设计的灯光角度…
这里都没有什么外现的俗气,这里所有的气质都在地下生了根,你要找你要看,也不是真的要走进楼里去。这里的所有砖块也相得益彰,再配上人的默契,于是就有了不可一世的上东区。这里连门栏字体都可以有其不同,不仅仅因为拉开窗户就能看到夏天里森林一般的中央公园。

中央公园
Central Park

冬天的中央公园,是枯叶,雪泥和松鼠组成的。偌大的公园里也并没有很多人,只是跑步和散步的人拥有这片城市旷野。这里没有中国园林那样精心设计的美,也没有欧洲花园里精心编排的视野,空空的树枝占据着大片空旷,等到春夏再繁茂生枝。当然了,中央公园还是由建筑师和景观设计师仔细构造完成的,不过就其价值而言,这里就是闹中取静,无论从这里看出去,还是从外面看进来,都是其他城市里可遇不可求的好。

中央公园的长椅一条条排在路边,要仔细看或者坐下来休息休息才知道其实都是捐赠的。每一个长椅上都有一个小小的铭牌,有的会单纯的写上捐赠日期,有的会写出自己这样做的理由,还有的会写上自己捐赠时的情绪状态。我看到有的人说自己正在恋爱,有点人说是为了纪念父母的金婚,最让我喜欢的,是一块铭牌上说,我恋爱了,我爱上了一切正在消失的东西。这些话在中央公园里沿着水泥路依次延伸,我甚至觉得有的人活了一辈子,都还不及这些人一张长椅上独有的浪漫。

沿中央公园步道向北走,经过方尖碑的右手边就是大都会博物馆了。进到博物馆之后才知道这座方尖碑是的的确确的古埃及藏品,名字叫做“Cleopatra's Needle”,即埃及艳后之针,虽然与埃及艳后其人并没有实际联系,但是这座方尖碑的历史仍然是相当古远的。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大都会博物馆的门票的确是可以视个人喜好付钱的,我想到是第一次,于是付了学生推荐票价12刀。

如果从一楼右边入口进去的话,就是巨大的古埃及区,各式藏品多到不可思议,从小到精细的装饰物到巨大的石柱亦不胜枚举。

我一直很喜欢古埃及艺术里对于眼睛的刻画,不管是壁画还是棺木,精细得过了几千年还生动得如此真实。平民的眼神明亮晃人,法老的眼神细长勾心,而神明们的眼神多少是残缺不全的,却有种朦朦胧胧因为看不见才有的震撼。大概我内心里不够干净,总是不敢盯着这些勾画得如此美丽得眼睛看太久,总害怕那些眼睛突然能看到我心里去。古埃及文化里最有名的眼睛意象要数荷鲁斯之眼了,也算我对古埃及文化了解得稍微多一点的地方,所以当我在某一个小隔间里突然看到木棺上的双眼时,实在是喜欢得不得了。

看到the temple of Dendur的时候,几乎没有办法相信他们将这座神庙就这样摆进了博物馆里,里面那尊不完整的白色的半身像,神圣的就像尼罗河上的维纳斯。

在各种链接的甬道里穿来进出之后,终于看得差不多了。就从the Temple of Dendur进入东翼的美国区。美国馆其实是被直接辟出了一座典型的美式宅邸,具有一个正常房屋的布局。因此除开展品之外,整个房间布局都是美式风格里独有的,而这种风格不只是上层的,即使是早期的平民住房也被纳含其中。这里装置了大量的美国近现代绘画和家居,于是在这个不知名的富豪之家里,哈德逊河画派一口气咽下北美河川吞吐于此。我觉得其实真正的美式风格并不是欧洲舶来的华丽,他们色彩并不亮丽,但是有不输经典的工艺和艺术底气,他们想要宣示自己是崭新的文化体系,于是艺术家们在古旧基础上大刀阔斧的改造起来,直至从头到脚都具有完全不同的实用风格。

不过我的观赏也仅止于此了,差不多到了闭馆时间,工作人员开始一点点的关闭每个房间的通道,而游客们则组成一股人流穿过各个厅堂的绝美,又重新涌回到门口的大厅里。

86街
New York

走出大都会博物馆,纽约开始下小雪了。
去地铁站的路上,在上东区的街道中看到一群拿着乌克兰国旗的人,他们可能已经结束了游行也准备回家。他们背上裹着三色旗,举着标语,戴着臂章,有的甚至还有相似颜色的羽绒服。他们的口号是Hands Off Ukirian。他们倒也不暴躁,在地铁站里会突然唱起歌,虽然我不知道是国歌还是一般的民谣,他们中的每一个人其实都并没有表现出气愤。我很喜欢他们示威的感觉,我觉得其实“人民所想”可以什么都是,也可以什么都不是,有的人每天咋呼着有的没的,没有勇气只有撒不完热血的新鲜头颅,人们想要的东西就要去fight for it,单靠耗费体力的争吵是ask不来的。

又要说到纽约地铁,虽然方便,但可能因为设备老化的原因,刷卡会经常读不出来,有时候在没有人工服务的站台其实很麻烦。
就这样上车又转车,从地下到地上,又回到另一种市井味道的法拉盛。
今晚美国另一个海岸都市,正在举办一年一度的奥斯卡,在纽约自然没有小金人的影子,想到晚上没有电脑电视也还是看不了,只好随便打发掉这个夜晚了。

第3天
2014-03-03 周一

今天的安排很简单,来到纽约之后,突然觉得所有策划都很无所谓了,而在看过大都会博物馆之后,其他的景点也都无心再看了。出门之前,我用谷歌地图做了一个小策划,标注了所有要去的地方,还规划了路线,结果哪知道手机和平板上什么也看不到。
本来说如果今天天气好,就像所有游客一样去一次自由女神像和华尔街。可是早上起床,看到费城的朋友发照片说下雪了,转过身看看窗外,纽约的阳台上也薄薄的铺了一层。
阿秋说想再去看看联合国寄明信片的地方,而这个其实也在我计划内,不过因为第一天有点晚所以没有去,所以就决定往东河走了。

另外因为地铁仍然读不出卡,我只好怀疑是被消磁了,于是再充值了20刀。换算一下的话,其实地铁花销并不少,而且如果三月我不再来纽约,卡里充值的金额也就只能贡献给纽约大都会运输署了。说到纽约地铁的运营者,我想起了纽约地铁里的一个小细节,这个细节叫做“Poetry in Motion”,一个台湾网站将其译作“行动诗歌”,这个项目旨在将诗歌带入地铁之中,无论是充值卡还是广告挂牌。每一首诗都制作成有单独设计的海报样式,在花花绿绿的广告之间,一张诗歌就好像是突然钻进地下水泥森林里的蝴蝶。
我的地铁卡背面有一首作者是Seamus Heaney的短诗,我并不了解这个诗人,查了资料才知道是爱尔兰籍,先后在哈佛牛津都出任过诗歌教授。这首诗是这样的:
The riverbed, dried-up, half-full of leaves.
Us, listening to a river in the trees.
我其实也不是特别明白这首诗的意义,就尝试着自己译了出来:
河床,干干,树叶半河。
你我,听听,河流伴你。
后来在7号线上还遭遇了另一首长诗,我真的很喜欢纽约人的这种爱好,他们从地铁装潢到设施都设计得如此奇异。

联合国总部大楼
United Nations Headquarters

可能因为下雪的缘故,还真是冷得不行。在中央车站下了地铁,又一路往第一大道走,说起来我才发现我都还没有机会去看看哈德逊河,虽然之前有安排去靠西一边的景点,但是都没找到机会去。

不过离开地铁站一路走着,手也冻得生疼。第一大道的建筑物都是冷色系,高楼不比第五大道绚丽,所以更多了冬天的寒气。不过包括联合国大厦也是,这栋建筑就像河边一块高大的石头,而玻璃都是冰层下面水底的颜色。
绕着走了一圈到游客中心,一看情况不对,才知道联合国参观是必须要预约的。所以只好早点去大都会博物馆了,本来说去Junior's买块芝士蛋糕,但想到晚上去华盛顿广场花园也不远,走到地铁站还是直接坐了往Uptown的线路。

第一大道
New York
53街
New York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今天的大都会博物馆不像昨天那么热闹,台阶上因为下了雪没有人坐在上面了,鸽子们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所幸还是有一个在门口演奏萨克斯的人。想到昨天才来过,今天的票价我们就两人共12刀,比昨天少了一半。
在纪念品商店走了一会,几乎样样都喜欢,莫奈的画册卖得不算很贵,实在太想要抱走,而每一套明信片也都中意。在阿秋犹豫伞面是莫奈还是梵高好的时候,我买了一个黑白提包,包上是安格尔的画作,阿尔伯特公爵夫人像。

我还是从古埃及馆走进去,只不过从中绕了一圈又继续昨日未完的东翼美国馆。
我在这里遇见了大都会博物馆中我最喜欢的一座雕像,这件作品并不是以被刻画者或是某个神明的名字而命名的,作者只取一个简单的词汇,“The Memory”,我不知道它背后的意义或是价值,然而这个其实并不年迈的女性看着手中镜子之时,的确有回忆袭来的悲伤感觉,而且强烈得就像是周围的岁月也可以因为一道回忆便跟着也都枯萎掉。我不懂肌肉和线条,因此不算是欣赏得来雕塑的人,因此看雕塑于我,便是那种不多见的神色了。

我是太喜欢威尼斯了。我喜欢威尼斯那种张扬而且一丝一毫都绝对不遮掩的艺术风格,他们从不吝惜大手笔的制作和工艺,他们的金色大片大片附满高傲,而没有丁点低俗,贵气被大工艺家一点点雕进栏杆窗棂,光观赏者要用眼睛从金粉里勾出脂玉来一点,就足够让人臣服了。从皇冠到画作,从雕像到室内装潢,他们比所有的人都不屑一顾那种畏畏缩缩的姿态,这是没有皇室的威尼斯,却是天底下过得比皇天后土更有姿态的人民。所以对于威尼斯,不仅仅是书本里捡不完的褒奖,而是每当我被这个城邦的一寸一分击中骨髓,都恨不得生在十四世纪的亚得里亚海岸泻湖。
从中世纪到文艺复兴,这里的展品肯定没有卢浮宫和欧洲城市本身来得羡煞,但是大都会博物馆实在太擅长于灵活的改造内部构局。我甚至觉得博物馆是不需要过分设计外观的,而仅有内部空间的无限创作才是有价值的,因为博物馆的内部不仅仅是个简单的珍宝陈列室而已。这样说的确太含糊,但是当从Tiffany为长岛花园设计的门厅走上二楼夹层、或是突然觉得法国艺术区与凡尔赛宫的卧室惊人相似时,只能突然感叹说,因为这里就是大都会博物馆。

我从中世纪艺术区域出来之后,刚好碰见一个讲解员带着群游客参观,这个讲解员讲起话来就像大学教授讲课一样,我问旁边的女士是不是可以随意加入,她说应该是可以的,于是我就迅速跑到旁边把最后一点扫完,然后又走过去跟着他们听。我再过去的时候,那个女士突然说,你真的可以加入我们,我刚刚问过这个讲解员了,他说可以的。我当时已经特别感动于这种真诚了,她又问我你是中国人吗,我说是的,她又立马指了指说他也会讲中文。
讲解员看到我加入了他们,虽然还在讲话但也向我点头示意,等他讲完立马走了过来,用还算不错的中文和我对话。
不过他讲完这件藏品,就要带着大家去咖啡厅休息了。刚刚的那位女士和他邀请我一起去坐一会,但我实在想完成剩下的一部分意大利展馆。于是跟他说好两点他讲远东馆的时候我再去。

我接着逛完了一楼的画作以及特展之后,上楼到远东馆,主要是中日韩组成的东亚文化以及东南亚以及西藏地区组成的佛教艺术。
我看了一圈没有找到他们,可能来得早了点,只好自己逛了。大都会博物馆专门开辟了水墨馆,专门展示中国的现代水墨艺术。其实说真的,我并不喜欢中国的现代艺术,虽然这些艺术家有相当惊人的创作理念,他们的作品有一种骨子里的前进意识,倒不是说这些作品想要表达或是反抗的东西是否和我的一致,只是单纯的不是我最喜欢的。中国古代藏品大多是我在国内已经看过的了,从壁画到瓷器,固然精美,但因为没有一个可以被当作镇馆之宝的东西而又少了点聚力。

日本区很有特点,算和日本文化一样以精致小巧见长。说来我也不曾看过类似的古代日本艺术展,扇面和屏风都太精致了,葛饰北斋的神奈川冲浪里也就是藏在这里。一旁一位黑人工作人员起先用日语向我问候,后来知道我是中国人又立马调整为中文,这里人人都很有趣味,上上下下都是和博物馆一脉相承的不思议博学。
不过,我一直没有再找到那个叫Mahesh的讲解员,我也突然发觉是我太大意,竟然觉得可以在人来人往的二楼里捞出他们,当然他们会不会突然走进画里,穿越了时代就不知道了。

东南亚和西藏代表的佛教艺术其实相对就要小很多,不过风格别具一格,颇有种神龛的感觉。想来一个大大的博物馆,硬是将一个地球的神明们都装进来了。

接着往美国艺术的画廊方向走,大小不一的画作悬挂在墙壁上,哈德逊河画派占据大片江山,这些画从私人收藏里走进博物馆,对于一般人而言,即使看一眼也能有片刻拥有感。

眼花缭乱一会还是迷路了,这是我两天以来第一次迷路,于是误打误撞走到一个天井格局的门外,往楼下看去是一楼兵器铠甲展。推开左面的玻璃门,画作一件件都隐去了,竟然是全世界各式各样的乐器摆放在玻璃展柜里,这里好像每一个琴后面都有一个音乐家的影子。虽然仅有乐器没有音乐,这个安静得只剩下琴的世界也真的够人看好久了。

之后下到一楼吃了点东西,担心时间不多了还想要再多走动些展馆,于是又立马回去。在二楼的欧洲绘画区站一会,再走到近东馆,等到亚述和巴比伦出现的时候,才发现其实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了,整个腿部都麻掉了,全身因为站了一天开始觉得累。在巴比伦神像旁边坐下休息一会,就更没有想要起身的意思了。
不过近东馆在我不完整的参观下也相当的震撼,不仅是原样搬来的神庙壁像,还有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各种古老文明的蛛丝马迹,这些文明在历史上可以说是残存得几乎不剩下后人与踪迹,然而站在这里,又总好似辉煌重现。我有时候觉得,他们是太早的到了巅峰,于是也只好走向毁灭了。

至此我感觉今天的参观也只能够到这里了,临走之前虽然还是舍不得,只好到古希腊展馆去坐着休息了一会。其实参观博物馆是一件煞费体力的事情,博物馆越好,资源越多,脑子里的负荷也就越大,所以当几千年的知识和理解如狂潮般涌入一个人几十岁的头脑里时,我们往往也就只剩下对这种遗产的膜拜了。

纽约中央车站
Grand Central Terminal

因为的确也没什么力气了,所以不打算再去华盛顿广场花园了,芝士蛋糕也没了胃口,就直接去地铁站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赶上了高峰,回去的地铁上挤满了人,我好不容易找到座位坐下还是快要睡着了。
挤出地铁站,又去喝粥那家潮州菜吃了点泡饭。回到寝室里还很早,什么事也干不了。
而我并不喜欢法拉盛,这里有种我不适应的市井味道,不干净也不纯粹,混杂了太多东西,有一种四不像的观感。我的确还是更想要去靠近曼哈顿的地方,或是我还没有去过的布鲁克林。因为法拉盛距离拉瓜地亚机场也不远,于是每当飞机降落的时候,就像扔下炸弹一样的让人不安。
而来一趟纽约哪里需要背那么多行李,虽然纽约很棒,但行李和住宿的拖累实在很不方便,而且因为晚上住宿太远,又没有办法安排多余活动,所以随之效率也变低了,不如等到有机会的周末再来好了。
刚刚还去联系了一个沙发客,他住在上西区,位置很合适,如果他同意的话,下次再来也就可以省下房费了。我从费城去纽约的车费来回也不过20刀,怎么算都划算太多。

第4天
2014-03-04 周二

今天就回费城了,又回到中国城的Pike Street,虽然只玩了三天,也没有太多攻略上列出的景点,但还是累得浑身酸痛。
稍事休息,纽约,再看一眼布鲁克林大桥,等几天再见吧。

布鲁克林大桥
Brooklyn Bridge

在这一趟旅行之中,包括所有上传在这里的128张照片,都是直接使用iPhone5s拍摄,并通过Instagram滤镜编辑制作的。
如果感兴趣的话请关注Instagram:browniewong
谢谢你的阅读。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