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漫漫朝圣路,七月立陶宛

@傻蛋青年鱼丸

漫漫朝圣路,七月立陶宛

90
第1天
2013-07-27 周六

这里是一块神秘之地。游客很少,英语基本没用全靠比手画脚。
这里的建筑精美华丽不输巴黎和布拉格,却又带着那早已远去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气息。
这里的人们穿行在原野之中,依旧保留着传统的宗教习惯。
波罗的海,琥珀之国,东欧通往申根区的大门。

这里是立陶宛。

在旅途收集当地的明信片是我的兴趣

关于名字的碎碎念:

立陶宛的英文名字是Lithuania,严格读出来倒是类似“立舍维尼亚”这样的名字。立陶宛这个名字反而和立陶宛语Lietuva或者德语Litauen比较像。

Lithuania听起来和波罗的海的邻居拉脱维亚Latvia和爱沙尼亚Estonia像一个系列的。然后又让我想到了(多少有一点)东正教背景的巴尔干半岛一众:斯洛文尼亚Slovenia,阿尔巴尼亚Albania和波斯尼亚 Bosnia。至于其中有什么关联,我这个三脚猫答不出来,还是期待人文大牛来解释吧……

关于语言:

在学校的立陶宛小伙伴们英语水平堪称native speaker。但是在立陶宛的乡下……英语什么的就不要想了,考验body language的时候到了。立陶宛的官方语言是立陶宛语,有一部分人可以讲简单的俄语。

立陶宛语听起来是什么样的?附一个我很喜欢的立陶宛乐队SKAMP,rap是立陶宛语,可以感受一下……节奏很抓耳。

墙外地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izVXEzwkPM

关于签证:

立陶宛以及其他两个波罗的海国家属于申根区,申根签证来往自由。

在维尔纽斯前往华沙的夜大巴上身边坐的是一个乌克兰的女生。聊起来讲到,因为白俄罗斯,乌克兰等更加东边的国家不属于申根区,这些国家的人要去西欧旅游时往往会使用立陶宛做跳板,再一路向西。与塔林里加不同,这也使得维尔纽斯的游客大多数是来自东欧国家。西欧待久了一来到这里感觉那是浓浓的异国风情啊……

希奥利艾
Siauliai
我的评价:
立陶宛第四大城市(根本就是个小县城吧啊喂)五颗星打给十字架山,那世间绝无仅有的奇景。

在学校有一些立陶宛人朋友,Lonely Planet上说他们被称为“波罗的海的西班牙人”,友善,开朗而欢乐。对本地人来说,去游览也主要是维尔纽斯老城,湖中城堡特拉凯(Trakai)(一个认识的立陶宛小哥带他女友回家的时候就去游览了那里),还有港口城市克莱佩达(Klaipeda)的海滨。至于希奥利艾,被他们描述为“非常危险”的地方,都是乡下人而且本性不好,所以那是一个本地人都不愿意去的地方么囧……

我后来回忆起来也是满满的惊险刺激,因为那是我到过的离comfort zone最远的地方。确实非常“危险”,独行,没有攻略没有指示没有地图,没有遇到一个人能讲一句完整的英语!但是印象最深的也是那里,不是按照前人的路线走,而是探险的感觉总是记得特别久。

怎样到达:

我是从里加(拉脱维亚首都)坐大巴去的,是从塔林坐大巴到里加时候同一个汽车站当场买的票,提前了一天。在接近出口侧面有一些类似车票代理,墙上有用各种鸟语写着一些地点,玩猜一猜的时间到了。中间那栏是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第二大城市考纳斯,港口克莱佩达,不知道,不知道,最后是希奥利艾。写这篇游记的时候搜了一下,立陶宛左右两栏分别是白俄罗斯与俄罗斯,这尼玛谁猜得出来啊!

里加的长途车站,完全没有任何英语标识!这时候在塔林的沙发主给的一份波罗的海三小国的地图就是我的救命稻草。

票其实就是一张收据,早上九点半发车,车是里加到克莱佩达的,会在希奥利艾停。印象里付的貌似是欧元,8欧元?实在记不清了。(但是我去的时候拉脱维亚还是不能流通欧元得换拉特)

拉脱维亚到立陶宛的车是我见过最简陋的跨境小巴没有之一,感觉在国内也不容易见到那么简朴的车了,还特意默默数了一下一共19个座位,囧,除了能把人送到别指望有什么其他功能。目测我是唯一的外国人。容易晕车所以早上都不敢吃东西。

当时一下地我就懵了,小巴上其他的东欧乘客瞬间散了,我一个人站在汽车站里六神无主,攻略没做多少(事实上本身就没有什么资料可以参考),手机没有信号,找不见信息中心,连当地货币要取多少都没个主意。又不敢走太远,像没头苍蝇似的转来转去。

希奥利艾的长途车站,这几个老太太看起来像是会讲英语的样子么摔!

稍微走出了一点到市里,看到汽车站侧面大路上的公交站牌,凑近去看了看,结果都是立陶宛语两眼一抹瞎,等车的当地人都像看二傻子一样的看着我。不过万幸的是汽车站售票处侧面就有一个银行,有取款机,不论怎么说,手上总算是有点立陶宛立特了。

汽车站旁边有个购物广场看起来还很大(难不成汽车站就是市中心?)里面有超市,我在门口搜到了没有加密的wifi,不过信号很弱,只在那一个点上有,我一个外国人就特别尴尬地站在人家店门口装作等人的样子赶紧加载了一个离线地图。

补拍立陶宛立特,十元纸币,总觉得有种苏共的气息……

鬼打墙似的在汽车站附近兜兜转转晃了一个小时,都没有看到类似游客的面孔,也没有看起来像是提供旅游咨询的人。在小小的售票处里面一个人坐在那,当地人来来去去,不知道该问谁,当时心里懊悔的不行。售票处墙上贴了一些时刻表之类的东西,不过是一个字也看不懂,似乎是去往立陶宛各地的班车巴士。后来我是问的汽车站卖票窗口的售票员,她们虽然不怎么会说英语,还是很sweet的从抽屉里拿了班车表给我画出标识。原来是同一个车站等车,12站台,差不多一小时一班。

我搭的是14.15分出发,17.27回来,主要是刚落地的时候没头脑转了好久否则13.10的也赶得上。

希奥利艾去十字架之丘的班车时刻表

之前看到一个游记上说可以存包,也顺带问了她们,就是汽车站时刻表墙边的一个小房间,付了点钱把背包放在那里,走到站台去等车,有了时刻表就好办直接指给司机看至少他们会摇头或者示意上车。

不知道车是开往哪里的,除了几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亚洲游客,剩下看起来都是本地的村民。车沿着从里加来的那条路往回开,四周都是一望无际的田野,到了去十字架山的路口会停一下,路口有个牌子。

当地的公交,其实我知道在哪里下了,不过车上有好心的乘客奶奶比手画脚地提醒还是觉得很感动

下了车去往十字架山的路就是一条大路走下去,偶尔有自驾的人开车经过,也看到似乎是住在附近的家庭在野餐。大多数时候周围都是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很容易让人平静下来。坐同一班车的其他几个游客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我不想赶路就慢慢地走。

立陶宛农业发达,感觉一路上宽广的田野都是自然的馈赠

路旁一边是原野,一边是无尽的麦浪

我是南方人,很难得见到这么大的麦田,特别震撼

我去希奥利艾主要是去看这座十字架之丘(Siauliai Hill of Crosses / Kryžių kalnas)。小时候在一个什么旅游节目上看到过,从此就对这等奇景留下了印象。直到这一天有机会前往这一条朝圣之路。

大概走了半个小时可以远远看见一片土丘,密密麻麻插满十字架。最前面有一个很高的雕像,山前的基督张开双臂。背后是几万个大大小小的十字架。

18世纪末,立陶宛被沙俄吞并的时候,波兰人和立陶宛人好几次失败的反抗,牺牲了千万人的生命。这些人的家人为了纪念,开始放置十字架。

经过两次世界大战,人们插下十字架为国家和战死的亲人祈祷,代表自己宗教的忠实和对传统的恪守。十字架像征和平与爱。立陶宛被分在苏联时,在意识形态的铁骑下,苏维埃政府几次试图把这里完全摧毁,推土机推了好几回,却抵挡不住成日冒出的十字架和人们对自由的向往。

如今十字架之丘无人照料,不需门票,大大小小的十字架有5万多个。人们依旧来这里朝拜,放下新的十字架。

可以顺着阶梯走到另一端去,也可以从侧面绕过去,我来来回回慢慢走了好几趟,感觉时间好慢好慢

刻着看不懂的文字

山顶上绵延不绝的十字架,绿色是原野,金色是麦田。有一些自驾来的人,不全是游客,这个后面说

人真的很少,可以看得到有多空旷。比起挤满游客长枪短炮的热门景点,这里能让人一瞬间静下来

有一个少年在吹一种特殊的乐器,声音悠长严肃而哀伤,和气氛特别搭。感觉是附近的学生,心说再转一圈出来就把身上的零钱都给他,结果出来之后人和音乐都不见了

从背面看,山的背面也是一大片田野

山的背面有一座小教堂

真的很小,只有一个礼拜堂,装饰也是极尽简陋。从窗外可以看得到远处的十字架之丘

但是我在这里看到了东欧文化里保留着的那种宗教性和传统。在十字架山短短几个小时,就看到好几对新人盛装到这里来,婚纱捧花,三两亲友,在基督像前合影,再去山后的教堂祷告接受祝福。与其说十字架山是 观光景点,更像是当地人留念的一个地方吧。

前来举行结婚仪式的一小群当地人

还有一点私心的是对于我这样独行的人,把相机放在十字架上托着非常稳定不会乱晃,很容易做延时自拍……嗯,此为作者本人

又是一对新婚夫妇,在几万个十字架前接受祝福

离去的时候最后看一眼

等车回去时,来的那辆车貌似并不是发出去的同一班车,而是从外地去希奥利艾的一趟什么公交,时间也比时刻表上写的要靠前,但是既然它停下来了我就拿了纸片去问,问好就直接上车了。或许回去汽车站的不止那纸片上写的那些吧。前人写存包处会很早关门,但我五点多回去的时候还是开的。

稍微逛了下超市买了点食物。在希奥利艾的汽车站售票厅上了个厕所,还算干净。厕所是要收费的,投了硬币然后推门,我刚要投的时候一个女的对我说一人出一半一起进去吧,因为是那种推拉门,然后就一人出了一半钱推开门两人一起进去了,啊哈哈哈。

那里有卖各式烤猪肉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但是想到又要鸡同鸭讲还是放弃了

怎样离开:

十字架山当天来当天走时间够的。我是坐的火车去维尔纽斯。之前真没想到立陶宛境内有火车坐,我回去之后讲给立陶宛小伙伴听他都吃了一惊说你居然知道坐火车。从希奥利艾火车站19.11有一班开往维尔纽斯的火车,貌似也是过路车。

谷歌地图上没有标希奥利艾的火车站(估计标了我也看不懂),我是赌了一把,看着附近区域只有一片是几条铁轨交汇的地方遂往那边走。其实心里还是有点怕的,毕竟如果误了火车我真不知道一个人怎么在这个鸟不拉屎语言不通的地方过夜。路上还经过了一个教堂,又有人在举行婚礼。结果证明那里果然是火车站,算我运气好,哈。

大多是货车,只有零星几个人懒懒地蹲在站台上等客车,出发还有一段时间就爬上天桥去远眺了一下,夕阳西下,风景不错

我是开车前四十分钟当场在火车站买的票,卖票的大妈完全不会说英语,我用手在地图上指维尔纽斯,手舞足蹈鸡同鸭讲好半天。可以用国际学生证打折!(虽然我拿给她看的时候翻来覆去研究了好久最后我还把签证卡掏出来比划了好一阵子)

立陶宛的火车出乎意料地设施很不错,窗外是一片片原野和不知名的小站

这是一列运木材的车,在夕阳下颜色很漂亮

火车上看到的夕阳

当时是夏天,夜晚比较短。天接近全黑的时候火车停在维尔纽斯。

维尔纽斯
Vilnius
我的评价:
立陶宛首都。有点惋惜因为赶着回去论文,行程做得太赶。我只待了一天,景点可以看完,但是如果再给自己一次机会的话会留三天:一天逛老城,一天在大学附近多走走,还有一天去特拉凯。

跟着谷歌地图往老城走,一路有一些奇异的建筑,街上基本没有人,有种空城一座的感觉

黎明之门
我的评价:
The Gate of Dawn,立陶宛老城九座城门中仅存的一座(其他的被俄国人拆了),进了门就是老城

之前在Lonely Planet上读到过,黎明之门里供奉着黑色圣母,是一尊黑色面孔金色衣服的圣母画像,据说有求必应,特别灵验,朝圣者络绎不绝。我走过去的时候完全没留意到这就是那座黎明之门,就此错过了好可惜。因为心里就想着赶路了(一个女生在外面还是尽量避免走夜路)没顾得上回头看一眼,从城里向外看才能看到里面有礼拜堂的。

不过估计晚上人家也关门了……后来搜了一下图片,觉得看着怪恐怖的……有种莫名的不适感。我果然是对天主教艺术无感啊……

维尔纽斯
Vilnius

进了老城就稍微热闹一点了(不过和西欧比起来还是超级萧瑟),各式华丽的老建筑都亮着灯,非常漂亮。也有人坐在路边小餐馆的卡座上聊天。

我在维尔纽斯住的青旅是Jimmy Jump,在住过的青旅里算很一般的。只记得同屋人的大多是来探险的,都超级有精力。青旅在小巷子里门还超级隐蔽,来回找了好久,路上经过一间废弃的教堂,阴森森的,总觉得阿飘们会从里面飘出来的样子,差点没吓死我……

宝蓝色天空和金色的老城

第2天
2013-07-28 周日
维尔纽斯
Vilnius

同里加与塔林一样,维尔纽斯老城也在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之列,不同的是,这里神秘的气息更浓一些,成片的旅客很少很少,地气也更重。这里被称为“巴洛克之城”。早晨天气很好,散着步看看周围的风景,时不时冒出几座巴洛克式的华丽教堂。我对那里扁扁的又很华丽的顶部印象很深。

圣凯瑟琳教堂(St Catherine's Church),这一带从前是犹太区,LP说,维尔纽斯曾有欧洲最重要的犹太人社区,只是二战时几乎被纳粹杀光了

这样的建筑到处都是,一瞬间感觉像在维也纳或者西欧的某地

但下一秒又将我拖回波罗的海

维尔纽斯的公交,路灯柱子上挂的是黄绿红三色立陶宛国旗

KGB博物馆
我的评价:
LP和青旅果然还是西方人的视角,那么多人谈起来津津乐道好像去了多么猎奇的地方……这不就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一样一样的嘛 ╮(╯▽╰)╭ 不过欧洲确实没有去过或听说过其他这样“又红又专”的景点,所以记得挺清楚的

博物馆的建筑非常华丽,古典风格的,说是在荷兰或西欧什么别的地方也完全不违和,但房子与房子之间社区式的构造又带着浓烈的东方气息。

色调很暗,气氛很凝重。有各种展板写着立陶宛的斗争史,以及战争和种族屠杀中死去的人们之类的。但不知为何,从小接受天朝的意识形态教育,我对于这样的宣传方式多少有点抵触,总觉得他们似乎在避重就轻地宣扬或者煽动着什么。立陶宛人很不喜欢俄罗斯,或许是因为历史上的制裁和现在依旧存在的压制吧。邻居太强大了也不是好事。

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博物馆里的厕所,白瓷装饰,古旧的洗手盆,很有八十年代中国的感觉,啊哈。

复原场景,肩章,照片,信件,博物馆都是这个套路

苏联的巨大版图,左边红色那一点点是波罗的海三小国,当年,乃至现在都还活在俄国的压力之下

苏共的各种记事本什么的

放这张只是觉得他们的五官长得非常……额,神奇……

前克格勃的衣帽间

一战,二战,然后是苏联,被种族屠杀,被流放,被强制劳动。除了“民族血泪史”,就是各种有形无形对苏联的控诉了,记得有一张宣传画是握手的苏共和纳粹。红与黑十分显眼。

底下一层不出意料的,是克格勃的牢房和办公室。除了我居然没有人在参观,类似的景观在国内其实不少,不寒而栗的感觉。有一间处决室,循环放着一个人被拖进来一枪崩了脑袋的视频,那挣扎的声音和“砰”的枪声,紧接着一桶水“哗”的冲走血迹的声音就一直循环着,简直能吓死人……走到外面感觉阳光照在身上都是凉的。

维尔纽斯
Vilnius

这座桥上的无产阶级雕像是个什么情况……后面那位工人兄弟我真的不是故意把你拍成哪吒头的= =

似乎是国家剧院……长得这么丑,是苏联时期建的吧……

内里斯河,坐在河边晒太阳吃三明治喂鸽子

河上的几座桥都感觉十分现代,两岸却时不时冒出华丽的教堂或者其他古典式建筑

维尔纽斯大教堂
我的评价:
维尔纽斯的地标,当地人如果约人见面,也常常是在这里

因为大教堂太大了,我的小破卡片机怎么也拍不出全景。整体是白色偏一点点的米黄色,不远处有一座同色的钟楼,是老城最高的建筑。教堂历史上被改建很多次,已经说不出是内外是纯粹的什么风格,新古典主义?看着很舒服。

这座教堂有个传说就是有一块幸运的瓷砖,围着瓷砖顺时针转三圈可以实现愿望,如果找的到的话……因为只有LP和小伙伴提到过,完全不知道长得什么样,而教堂和广场大到实在没心思去找一块不知道长什么样的瓷砖,也就没许成愿……

大门的天花板是非常漂亮的花朵雕饰和圣徒们(大概吧)的浮雕

说起来,在东欧几个国家旅行过,印象最深的是人们骨子里的那种宗教习惯。那种在西欧几乎已经看不到了的习惯。在维尔纽斯,就算是最大最重要游客最多的这一个教堂依旧能看得到做弥撒的景象。而人们并不是为了观光或者猎奇而来。不仅是老人,许多很年轻的本地人一进大门依旧习惯性地单膝跪地,然后用食指和中指蘸取圣水在身上画十字,头顶,胸口,左肩,右肩,再起身向前走。给这篇游记取名漫漫朝圣路,除了难忘的十字架山,也有被人们的宗教性深深折服的心情吧。

想起在巴黎圣母院也看到过有弥撒,但周围长枪短炮快门声四起,仪式一结束人们鱼贯而出。在利物浦的大教堂,观光客人声鼎沸如菜市场,人们正在布置即将在那里举行的一场婚宴。

在华沙也曾不小心闯进正在步道的教堂,人们都谦卑地低下头,偌大而空旷的礼拜堂里只有那我听不懂的语言喃喃念诵的声音,在这种情景下我好似贸然的入侵者,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被那种肃穆与虔诚敬畏到不敢举相机。

这便是东欧。

圣徒St.Casimir礼拜堂,大教堂里比较有名的一个礼拜堂,巴洛克风格

钟楼与教堂,广角拍出来一定很好看

维尔纽斯城堡

大教堂旁边是立陶宛皇宫,进去走了一圈发现什么都没有……皇宫门口牵马的雕像是立陶宛大公格迪米纳斯(Gediminas),也是一个地标。人们多少在怀念12世纪称霸一方的立陶宛大公国吧……

皇宫的门还是挺好看的,外面的雕像即是Gediminas

从远处看城堡山

维尔纽斯
Vilnius

老城的小街,维尔纽斯建筑很老,但城市有种很年轻的感觉,比起捷克人文质彬彬的气质,感觉那里的年轻人有活力一些

路过一个琥珀博物馆,里面的妹纸很热情就进去看了看,不要钱的,有各种琥珀

圣安娜教堂
我的评价:
维尔纽斯著名的晚期哥特式建筑,砖红色的外观非常精致。Wiki上说,拿破仑也很爱这座教堂,想“放在手心里”带回巴黎。圣安娜即圣母玛利亚之母

内部的景象,侧面的礼拜堂又有一对新人在举行婚礼

这是另一个教堂内部的景象,名字忘了,挂着的绶带很漂亮,阳光从玻璃花窗照进来好像整个教堂都是粉色的

另一座建筑,又是另一种风格

Uzupis独立共和国
我的评价:
又称对岸共和国。我去的时候是礼拜天,没怎么开放,否则会多加一颗星的……

这里是嬉皮士和艺术家聚集的地方,让我想起丹麦的克里斯钦港,依河而建,热爱音乐与街头艺术,言论自由,只是live their life。Užupis有自己的国旗,货币,总统,宪法……以前还有一支12人的军队。当地有各种画廊,咖啡馆和小店。只不过我去的时候都没有开放而已╮(╯▽╰)╭ 都在享受礼拜天吧……可能是我做人太无趣,多少觉得这是过家家的把戏,只是天使雕塑和那套煞有其事的宪法很有意思。

共和国的地标,这里以前是一个蛋的雕像,后来换成了吹小号的天使,意思是蛋里孵出了天使,啊哈

共和国的宪法用各种语言印出来挂在一条走廊长长的墙上,共41条,怪里怪气得可爱。

“1.任何人都有权利住在维尔尼亚河旁边,维尔尼亚河有权利从任何人身边流过”
“3.任何人都有死去的权利,但这不是义务”
“12.一只狗有权利成为一只狗”
“27.每个人都应该记住自己的名字”
“32.每个人都对自己的自由负责”

“37.每个人都有权不拥有权利”

N种语言的“共和国宪法章程”(没有中文)

英文版的章程(的一部分),作者的背影入境

任何人都有开心的权利,任何人都有不开心的权利

当天是礼拜天,周围安静的很,有一些咖啡店坐着谈天的人们,在一家小店里买了零食和水,然后四处走走,路过一些似乎是民宅的小房子,晒着衣服,屋后几丛灌木开着花。

一条小街的墙上嵌着各种艺术作品,两边的房子是彩色的

维尔纽斯城堡
我的评价:
也是一处地标,就在维尔纽斯大教堂的旁边,山地可以俯瞰整个老城,可惜我是下午去的多少是逆着光,上午一定更美

维尔纽斯有两条河:维尔尼亚河(Vilnelė)和内里斯河(Neris),从山上可以看到流淌过城市的内里斯河

像我在别的游记里提过,欧洲的城堡里面大多很无聊,这个也不例外。我们去城堡多半是为了享受高处的开阔视野。关于城堡里面,我记得三个片段:几副铠甲,手织的一面巨大黄绿红立陶宛国旗,还有波罗的海之路的故事。

关于波罗的海之路:在1989年8月23日,波罗的海三国人民为了反对苏联、争取独立,举行了一场牵手行动,算是和平示威,超过200万人们手牵手地站成一条线,而这条线绵延了几千公里跨越了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三国国界。就算在农村也没有断开,有照片展览,看起来还挺震撼的。

活动之后六个月,立陶宛宣布从苏联独立。

(不过,说句后话,后人也有两次对这个行动的模仿,分别是台湾反中和加泰罗尼亚要求独立,我也是接触到很多人才慢慢了解,不同国民的心态可以完全不一样,立场这个东西还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对面便是整个老城,红屋顶大片地铺开来,布拉格也有相似的感觉

另一个方向是白色的立陶宛皇宫,背后可以看到大教堂的钟楼

三十字架
我的评价:
立陶宛的标志之一,在城堡山隔壁的一座山上。也可以看到整个老城,只是我去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太阳正对着十字架,老城全部晕在一片白光中。

上山的时候路过一个很大的露天剧场似的地方,中间的圆形场地下沉,木头长凳围了一圈,草从缝隙里长出来

早在1636年就有三座木头十字架竖立在这个地方,后来在1869年倒塌了。当时沙俄禁止重建,直到一战时候又竖起三十字架,二战结束之后又被苏联军队炸毁。现在的三十字架是1989年6月建造的,当时是立陶宛独立前夕。

难怪有人说维尔纽斯的三十字架和十字架之丘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是不断地被摧毁又重建,同样是寄托在宗教上的信念,或许就像这个并不强大的国家一样,一次次被打倒被征服,又一次次坚强地站起来。

三十字架,只是附近约会的情侣太多这一点让我不爽

维尔纽斯大学
我的评价:
始建于1597年,是东欧最古老的大学,据说很多建筑还是15世纪留下来的。我去的时候是7月底,正在放假,大学区空空荡荡

一扇有趣的门

一对情侣从一扇华丽的教堂门口走过

维尔纽斯
Vilnius
我的评价:
继续乱走,撞见各种风格的教堂,维尔纽斯有“北方的耶路撒冷”之称,罗马天主教,东正教,浸信会,路德宗,犹太教……各类宗教化为不同的建筑风格,又都糅合在一起存在于这一方小城

当地小青年组的乐队的街头演出

回到青旅冲了个澡,收拾东西准备离开。露台上一群人正在聊天,就多待了一会儿和他们一起坐了一会儿随便聊聊。

在青旅打工的一个小哥是来自于中非还是加勒比海一个我已经忘记了名字的小国,他就这么边旅行边打工,一直在看着世界。周围坐的大多是各种西欧和中欧的年轻人,相互传着几种不同的当地啤酒,每个人都喝上几口,仰头看遮雨棚的缝隙露出的一小块天空,远处望去则是老城弯弯曲曲的小巷。

Saint Casimir教堂,维尔纽斯最古老的巴洛克建筑的典范

Gates of Basilians,洛可可风格

老城的街道,好像露天博物馆

圣特雷莎教堂(St Teresa's Church / Vilniaus Šv. Teresės bažnyčia),非常华丽的早期巴洛克风格,背后是黎明之门的正面,原路出城去车站

从维尔纽斯离开:

我从维尔纽斯坐的夜大巴去华沙,在大巴上睡了一晚上(当然是缩在椅子上睡)。

西欧中欧常用的Euroline这里没有。波罗的海三国的大巴大多是在Lux Express上订的票,网上付款,把确认邮件打出来上车直接交给司机就行。

http://www.luxexpress.eu/en

维尔纽斯-考纳斯-华沙,过夜大巴,最后放一张萌系小帅哥结束吧,感谢阅读

旅行小贴士
  • 必备一本波罗的海三小国地图!不行的话欧洲地图册也可以
  • 别指望很多人会讲英语,准备好比手画脚
  • 引用一句在柏林的青旅遇到的巴西小哥说的话:Life starts at the end of your comfort zone.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