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在斯德哥尔摩为了乘地铁而乘地铁

@Jingjing

在斯德哥尔摩为了乘地铁而乘地铁

10
第1天
2012-03-21 周三

在优先发展公交理念指导下,斯德哥尔摩建设了共108公里长的地铁线。第一条地铁线(绿线)于1950年开通,大部分利用了原有的快速电车线,到1957年已形成从西到东南走向的贯穿城市的线路;第二条地铁线(红线)于1964年开通,1975年全部建成,线路走向为东北到西南;第三条地铁线(蓝线)于1975年8月31日开通,是从市中心往西北方向的线路。由于建设时期和工程方案的不同,斯德哥尔摩地铁的红、绿、蓝三条线分布在不同的标高上,形成不同空间特点的地铁站。最早开通的绿线由于利用原有的电车线路,所以标高距地表很近,大部分郊区站为地面站,内城站虽然多在地下,但地下站厅与地面入口联系非常便捷;建设第二条地铁线(红线)时,其地下标高比绿线深,第一次遇到建设岩洞站的问题,以及地面入口与地下站厅较长距离的路线如何处理问题;最新建设的蓝线标高最深,地下站厅全部是岩石隧道成为最鲜明的特色。斯德哥尔摩地铁总共有100个地铁站,其中47个地下站,53个地面站。

50年代

50年代对我们来说是充满了传奇的年代。现在我们还经常会开一些50年代主题的party来追忆那个美好的时代。50年代带给我们的是 Ericofon电话、有机形家具、富有想像力的瓷器和蝴蝶椅。我是年代收音机里播放着猫王,电影院里放映着玛丽莲·梦露和安妮塔·艾克伯格。英格玛·伯格曼正在拍《夏夜的微笑》和《第七封印》。瑞典也有了电视转播。斯德哥尔摩的地铁绿线是五十年代设计建造的,其大部分车站都是地上的,只有几站是在地下。我们住的Clarion Hotel就在绿线上,Skanstull站。这一站没有什么特别,是非常平凡的一站。

绿线 T-Centralen

绿线T-Centralen

T-Centralen 是红绿蓝线的大交汇站。同是一站但属于不同线的站厅有着不同的风格。

Signe Persson-Melin 和 Anders Österlin 1957 白色瓷砖上镶嵌不同颜色的瓷片,令人联想到交通信号或标志。

Erland Melanton 和Bengt Edenfalk 1958 “Klaravagnen” – 不同颜色玻璃棱镜的抽象图案。

绿线 Skogskyrkogården

上次去斯德哥尔摩的时候乘绿线到Skogskyrkogården下车。Skogskyrkogården是斯德哥尔摩的墓地,瑞典的墓地与中国不同,他们更像一个大公园,或许叫墓园更为合适。居住在附近的人们会去里面散步。我们去的时候正是10月,墓园里好多树,叶子红红黄黄,在阳光下显得很明快,没有任何阴森恐怖的感觉,在这里感觉很安静,你可以感受到生死轮回的自然,死亡也变得没有那么可怕。让我印象极为深刻的是一个夭折的小孩子的墓,墓碑前放着以一只小毛绒熊为首的许多玩具,给人的感觉好温暖。其实逝去的人们还活着,他们永远活在爱他们的人的心里。

绿线Skogskyrkogården 木头桌子和椅子—— Hans Bartos 1975

绿线 Medborgarplatsen

爱这张海报

60年代

60年代是不平凡的年代。60年代涌现出了Beatles、Bob Dylan、滚石和避孕药。这是一个学生造反、文化革命和越南战争的时代,但同时也是一个渴望和平与自由的时代。

“Make Love, Not War!”

红线的绝大部分是在60年代修建的。在岩石中炸隧道的技术从五十年代开始就有了很好的发展。斯德哥尔摩的地下都是坚硬的岩石,技术的发展使完全的地下施工变得比以往更快更经济,并且对地面的影响更小了。60年代的大部分车站都是地下的,只有少数几个还在地上。车站里用混凝土覆盖住裸露的岩石表面从而营造出空间。大多数车站从设计之初就考虑到加入艺术。车站和车站之间还开始了竞赛。像Östermalmstorg,Mariatorget, Hornstull和Mälarhöjden等站从设计的第一天开始艺术设计就参与其中。有些车站虽然是后期做的装饰,但是装饰的非常60年代,例如Zinkensdamm和Aspudden。

红线 Östermalmstorg

红线 Östermalmstorg– Siri Derkert 1965

使用特殊的喷砂技术,Siri Derkert成功的让地下的混凝土墙呈现出明亮的感觉。她的作品的永恒主题是女权、和平和环保。内容还包括国际歌、马赛曲以及一些历史上著名的人物。

我最喜欢最后这张照片里面这个体态丰腴的女人。眼睛一睁一闭却像都圆瞪着,手举在嘴边大声的歌唱。好自由好肆意好张狂,都是我最爱的感觉。

70年代

ABBA乐队和松糕鞋、Alice Cooper的重金属摇滚、烟斗政客。70年代我们为瑞典像Björn Borg, Ingemar Stenmark和 Frank Andersson这样的年轻的英雄们喝彩。我们都把厨房刷成橙黄色,大家都穿着喇叭裤。

70年代不再像60年代那样在岩石的表面包裹上混凝土,而是在岩石表面喷射 7-8cm厚的混凝土喷浆。喷射的好处是可以保留原有岩石的形状,让人产生车站时在岩洞里的错觉。Masmo是第一个用这个方法建成的车站, 1971年底完工,1972年投入使用。混凝土喷浆的技术比以前的方法省钱很多,意味着可以有更多的钱可以用于艺术设计。但是,像岩洞一样的车站引发了热烈的争论,有些人害怕这些地下洞穴让人产生有关地狱和其他恐怖事情的联想。因为这个原因,最初几个用这种方法建造的车站(例如 Masmo, Stadion and Tekniska högskolan)的天花板和一些墙上被放置上了彩色的金属网。

蓝线 T-Centralen

蓝线 T-Centralen——Per Olof Ultvedt 1975.

T-centralen平时每天大约有22万乘客进出。市中心站有三层地下站台,分别位于地下8.5 、14 和26~32 m的标高。从最深的蓝线站台换乘到红线、绿线站台的路线被划分为两段垂直的自动扶梯和一段水平的自动步道。蓝线站厅的墙和顶几乎都是蓝色,在交通节点处绘有海底意象的壁画,如藤蔓般的植物图案从过厅周边向上生长,叶片有的硬朗有的柔美,枝条有的单根有的重叠。过厅的壁画是一首建设者之歌,白色的底子上有拿图纸的、安装灯具的、用电钻打孔的等一组组建设者的蓝色剪影。在水平自动步道上行和下行的右侧都有百米长50 cm高的抽象图案作品,深蓝的底子上,跳动着纯色块,图案的节奏和变化丰富。蓝线选用蓝白主色调,不仅仅是为了突出“蓝线”,也是为了使匆忙赶路的人们放慢脚步,缓解紧张心情释放压力。

干净的蓝白色彩构成的图案给人的感觉很安静、很内敛、很温柔,但却拥有着无限的张力,这种生于安静中的力量才是最强大。无欲则刚我觉得其实就是描绘这种内心极度平静的状态下表现出来的最坚强。人生是一个过程,通过各种经历完成一世的修行,我一直奢望有一天可以达到内心的平静从而使自己变得强大。

蓝线Solna centrum

蓝线Solna centrum – Anders Åberg and Karl-Olov Björk 1975

车站的墙上绘制了引人注目的红色夜空下绵延着1000米长的云杉林。上面描绘了瑞典1970年代乡间典型的日落景观。壁画的主题是70年代最关注的一些问题:农村人口减少,环境、森林和自然被破坏等等。象征日落的红色几乎布满了整个站厅,近地处为连绵不断的绿色山丘和森林。在乘客流线的重要视觉焦点处,布置了一些嵌入岩石的灯箱,展示珍贵的野生动物标本和不同类型的建筑模型。

这一站是我拍的最high的一站,抱着三脚架各种拍。这一站的视觉冲击力实在太强,内容实在太丰富。大片饱和的红和大片饱和的绿撞击出一个虚幻的视觉空间扑面而来。环保的主题美好突出,有日落时祥和的云彩瀑布,有工业化带来的浓烟污水,哪个更美好一目了然。除此之外还有红色和黑色的对决,伴随着陡直的进出站扶梯,灯光在这里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渲染出奇异的氛围,照片稍微压暗了一些,更美的惊心。

蓝线Rådhuset

蓝线Rådhuset – Sigvard Olsson 1975

艺术家在粉红的洞穴里虚构了国王岛历史的记忆:烟囱底座、来自国王岛市场的篮子、一些被遗忘了的皮草和Norr Mälarstrand上优雅建筑的模型。

这一站在市政厅附近,巨大的不对称柱子是这站最明显的标志。进站的长扶梯像不像时光隧道把我们带进了历史之中?

蓝线Kungsträdgården

蓝线Kungsträdgården – Ulrik Samuelson 1977, addition 1987

Kungsträdgården站周围有皇家花园、皇家歌剧院等很多名胜古迹,所以艺术家将这座车站变成了描绘国王花园历史的地下花园。地下站厅通过雕塑、浮雕、铁艺等多种手段来传达历史信息。绿色象征着巴洛克花园的植物。还有大量的红色碎石和白色的大理石雕像。在这儿我们可以看到Makalös宫殿墙上曾经的雕刻,在车站1971年初建成时,石头缝中穿出的榆树树干彰显着榆树在公园伐树战争中的胜利。在这个车站里我们还可以看到岩石中的瀑布。Arsenalsgatan出口有一些曾经属于国家艺术博物馆的考古挖掘,斯德哥尔摩的罗马广场古老的柱子和一些碎片。在那还能看到Torsgatan的煤气灯和无名的建筑遗迹。 

国王花园——艺术形式极度丰富的一站。雕塑、绘画和园艺,甚至考古遗迹,在斯德哥尔摩一切都可以成为艺术。

除了Kista站外几乎所有蓝线站台都建在地下20~30 m深处,也许开采难度提醒了人们岩石洞来之不易,在建设初期设计人员就决定保留岩石洞的空间特点。该站是瑞典著名建筑师Sivert Lindblom和艺术家Ulrik Samuelson精心合作的成果。

  由于该站位于市中心,站台两端合适的地面出口离地下站厅的水平距离和垂直距离都比较大,如何既保证方便快捷,又让乘客不觉得距离太长单调乏味?设计师把垂直路段分为两段,每段空间都有做转折处理,转折处形成两段大约50m长的特别处理的空间,一段以五彩的招贴墙、洞顶壁画和螺旋柱为特色,另一段以精心设计的地下庭院为视觉焦点。

 

红线Masmo

红线Masmo – Lasse Andréasson 和 Staffan Hallström 1972

艺术家在铁轨后面的墙上做了很多带釉层的金属画。中间是 Carl Larsson著名的画作 “The entry of King Gustav Vasa of Sweden into Stockholm”,一群人拥着长绳子上的大太阳欢迎他们的国王。接下来是工人把太阳带到了地铁里。

我是相当的喜欢“The entry of King Gustav Vasa of Sweden into Stockholm”这幅作品。整体构图严谨而且和谐,色彩的运用尤其让人瞩目,说不上来的好看,就是好看!想像力也是值得赞赏的,“工人把太阳带到了地铁里”,多么可爱!

蓝线-Rinkeby

蓝线Rinkeby – Nisse Zetterberg 1975

艺术家的创作基于这个区域挖掘出的北欧海盗遗迹,将它们放大并以金色马赛克的形式在铁锈红石头墙上表现出来。

这站大量的采用了装置艺术,在斯德哥尔摩地铁里面是比较少见的。可能是这站比较偏远,人比较少,有条件实现装置艺术。

蓝线Näckrosen

蓝线Näckrosen – Lizzie Olsson-Arle 1975

艺术家的创作灵感来自于睡莲池(Näckrosen就是瑞典语的睡莲。)

你不得不惊讶于画家的构图的功底,下面五张睡莲图都是我从天花上整幅睡莲图中裁出来的,随便一张都是一副独立的完美作品。

蓝线Västra Skogen

蓝线Västra Skogen

马赛克、鹅卵石和瓷砖组成的重复序列——Sivert Lindblom 1975.

红线Mariatarget

红线Mariatarget– Karin Björquist 1979

1964年Karin Björquist和Kjell Abramson在墙面上覆盖了四种不同的棕黄色瓷棒。1979年Karin Björquist又为这座车站做了装饰着植物王国图案的瓷墙。

喜欢单独的这幅女人的照片,她并不美丽,而且上了年纪,可是表情和眼神足以打动人心。

红线-Bergshamra
蓝线-Rissne

蓝线-Rissne,用整面墙绘出世界地图,并以瑞典文标示地球文明的发展历史。

2000年
红线-Liljeholmen

红线Liljeholmen – Leif Bolter 2004

艺术家和建筑师携手表现光线穿透建筑时的透明感。玻璃让日光照射到站台上,玻璃棱镜的使用让照射进来的太阳光变成彩虹。

钢铁大梁和柱子完美相接,柱子的顶端幻化成光线和空间组成的花冠。而光线的颜色会不断的在绿色、蓝色、紫色、黄色和红色中变换。

这张照片来自 The Art of Stockholm Metro

这张照片来自 The Art of Stockholm Metro

我们在Liljeholmen只是快速完成了换乘,忽略了上面的玻璃棱镜。下次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棱镜幻化出的彩虹。下面两张照片是我喜欢的站台感觉:车辆来时的人潮,人潮过后空空荡荡的站台,还有安静等待的椅子和慢慢流逝的时光。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