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爱在亚马逊

@秘境肖林

爱在亚马逊

第1天
2014-04-07 周一

一个意外延期的旅行 连向公司请假的理由都没有找到 就改签了机票 预定了Kapawi的营地 对于我来说 旅行是简单的事 时间 钱包和一颗想飞的心 一个人 才可以毫无顾忌 承受路上一切的意外 好的 坏的 何况这世上的事情 也并没有绝对的好坏 一切的教训都可以积累成经历和经验 傻傻地相信付出都是收获 就只剩下勇敢地出发了 没想到 这次......

要想说当时进亚马逊的心情有多少雀跃 好像童话故事一样 其实并不完全真实 对Amazon的期待也是保守停留在看了几眼照片 几段文字的理解上 我脑海中的kapawi不过是几间茅房 洗澡要看天气 电力供应紧张 吃饭你只能入乡随俗 和蚊子甚至奇怪的夜间动物做好朋友 容忍它们在你身上吃喝拉撒 对于从天而降的大雨也好 坚果也好 猴子也好 只要及时抱住脑袋就好 如此而已 如果这样你都可以接受 那就去吧

Quito,Ecuador

躺在San Marcos舒适的大床上 被清晰的大雨敲打屋顶的声音叫醒 看看时间才4点半不到 来Quito这么久 还没遇到下这么大的雨 好在机场设在4个小时车程以外的Shell 等我到了那里 雨应该停了吧 我一边起床收拾行李 一边回味昨晚和Paul一起买菜做饭的情景 在你不想打车出去用餐的时候 能碰上这么个善解人意的男人 实在算福气了

Ruiz准时5:30来按门铃 还带了早点 后来 Ruiz在描述那天来接我的事上 说话的表情和动作非常夸张 一下子把我带回了那个阴冷的凌晨 “那天下着大雨 我和司机在酒店门口等你 冷得直打哆嗦 …” 翻出那天给Ruiz拍的第一张照片 他真是咬着牙 笑得很辛苦[偷笑](4.7 Photo in Hotel San Marcos )

QUITO,ECUADOR

Ruiz是这样描述那个早晨的 “接你的那天下着大雨 又是凌晨5点半 我和司机在酒店门口等你出来 冷得直打哆嗦 酒店的人制服笔挺地出来开门 问我们找谁的时候 我立即一个抖擞 强作镇定并很有礼貌地说 Xiaolin from China ”Ruiz说话的表情和动作非常夸张 笑的我前仰后俯 记得那天 我背着大包伸手问候这个厄国少年后 立即要求他和那辆看起来非常cool的旅行车take a photo 不要以为我是一个拍照狂 基本我是很有礼貌地先征求别人的意见 不被拒绝才按快门的 当然 我这么礼貌 别人也不好意思拒绝

QUITO TO SHELL

太早起床了 好困 一路上我都在睡觉 偶尔迷糊着睁开眼 还在下雨 路边得一切都是模糊的 我好困 无心看风景 也顾不上身边的帅哥看不看得到我歪脑袋 咧着嘴 流没流口水的各种姿态了

机场设在Shell 从Quito到Shell有4个小时 路上雨一直下 Ruiz接到通知 可以在沿路玩一玩 飞机无法按时起飞 我们在一个叫Baños的小镇停下 Ruiz问我要不要去教堂 我说有点冷 找个咖啡馆暖暖吧 这个小镇和我走过的Cuzco或Ollantaytambo相比 实在不值一提 要我冒着大雨 看教堂逛那些看似从义乌来的小商品 我实在吃不消 不如来杯南美的咖啡 安静等候 何况真的好冷

一杯咖啡飘出的白色雾气让我安定下来 我问Ruiz 如果今天飞不了怎么办 Ruiz说 找酒店住下 我点点头 好吧 还好只是我一个人 什么情况都可以接受 Banos在西语里的意思是Bathroom(洗手间)我问为什么 Ruiz摇头 搞笑的名字 和Ecuador人的民族性格大概有关系 他们真不太注意面子问题 Quito总统府的一层 堂而皇地塞满储藏间大小的店面 出售针头线脑水果零食 这要在天朝 你能想像中南海门口就是义乌小商品市场吗

雨小了点 Ruiz用口哨唤来了我们的车子 又上路了 从Banos到Puyo要经过6个隧道 一个叫Manto de la Novia的双瀑布 啥意思呢 Ruiz的解释 左边是女孩 右边是男孩 估计还有一个关于殉情的传说 我就没有多问了 反正大多如此吧 双瀑布上有一架缆车 我们坐缆车到瀑布顶上往下看 别说远看细细小小 近看还是有点壮观 我光顾着拍照了 Ruiz在背后拉住我 怕我滑下去 他说我肯定是个爱探险的人 缆车这么高 雨这么大 手都不扶 我说 我绝对相信 你不会让你唯一的客人掉下去的

Ruiz在车上看一本书 原以为是探险 自然或和户外有关的 没想竟是一本厄瓜多尔经济史 我说要考试吗 他说不是 就是想多知道一点 很好玩 究竟有多好玩 一阵叽里呱啦 我就听不懂了 Ruiz 一个有趣的帅哥 他是我在Kapawi营地的自然向导(naturalist tour guide)负责我在营地的起居 行程安排 以及西班牙语翻译英语 整个Amazon是没有中文翻译的 或者少的可伶的在Peru或Brazil 另一个和我们同行的是营地的厨师Isitro 是厄瓜多尔人 负责此行我的用餐 并教营地的Achuar人做西餐 23岁 Ruiz偷偷告诉我 他可能才22岁 那个表情 你觉得我会介意吗 匪夷所思 在其他的国家旅行 要克服的障碍不仅是语言 更多的是语言理解背后的文化

马丘比丘
Machu Picchu

坐在车上 为了让ruiz知道我并不焦虑大雨是否会阻止我们起飞 我把印加徒步4天3夜的故事将给ruiz听 最后一天由于倾盆大雨 我们差点和马丘比丘失之交臂 但最后队友急中生智 临时调整行程 我们不仅看见了阳光下的马丘比丘 还看见了彩虹中的马丘比丘 有时我们真要相信自己的运气 掰手指算算 4月7日那天只有飞行的一个小时加独木舟去营地的一个小时是没有下雨的

SHELL,ECUADOE

雨还在下 心里暗自庆幸那同行的人都已经回国了 否则一定会埋怨天气 焦虑是否能够在当天到达Kapawi的问题 在我 既然钱已经交了 天气如何 是好是歹 那就交给老天爷了 自己能做的 就是预备一颗平常心 走哪算哪 哪能凡事都称心如意呢 意外是旅行的礼物 所以一路上我都很感谢Ruiz 他很认真地带我到处转 连路过的发电站 我说要拍照 他都冒着倾盆大雨陪我下车 刚刚走过雨季的Inca Trail 已经不习惯穿雨衣了 直接抱住相机 冒着大雨 在桥上拍发电站 等回到车上 两个人都湿透了

到Shell已经12点了 比原定时间晚了2小时 这里的飞机都是4人小飞机 没有低空飞行管制 所以是实实在在的飞的 天气好人到就飞 我们到达机场的时候 雨还在下 但空中的云层明显没有之前的厚重 雨要停的迹象比较明显 在小飞机机库里 称体重 称行李 检查飞机状况 检查护照 装载行李 一切都不慌不忙地进行着 喜欢这样的节奏 又有点兴奋 好像到了电影虎虎虎的拍摄现场 准备着和不会开飞机的同伙一起 撞开机库大门 踉踉跄跄地飞上蓝天 下午1点 梦想成真 我和机长 向导 厨子4人 终于升天了

Ruiz叫我看那架无头的飞机 想是废弃很久了 有用的零部件被拆下来替换到其他的飞机上去了 而自己只剩下没有脑袋的空壳 想想这也是生命延续的一种方式 在我的灵魂和身体不能同时存在的那天 我也希望我身上有用的部分可以被更有生机的个体接收 替我继续感受生命的苦乐

小机场很安静 今天大概只有我们要飞 我喜欢这样的安静 一切都在等待 这个过程不用着急 只等雨停 就是老天给的起飞信号 享受等待的心情 美极了

飞机技师看起来是个严肃的人 对于我拍摄另一个技师检修飞机 有点懊恼 他说会干扰技师工作时的专注力 小心飞机掉下来 我笑着道歉 保证不再拍工作中的技师了 但从照片上看 飞机即将起飞的那一刻 他朝我挥手再见的表情 还真挺帅

SHELL TO KAPAWI

我还是不知道我是谁 怎么突然就钻进了怪鸟的肚子 飞到了亚马逊 是我7岁那年的一个梦吗 如果真是那个梦 我也不要醒来

坐在副驾位置上看亚马逊 着实有点激动 天气真好 雨把天空洗得干干净净 飘过的白云如同洗澡的肥皂泡 点缀蓝天 亚马逊像绿色的美人 黄泥浆色的亚马逊河水如同她的血液 欢乐地奔腾 机翼倒映着白云朵朵 像蓝天上美人的镜子 连飞机的一个轮子也成了装饰 怎么样都好看 我兴奋地像一个孩子 眼前的一切都好像梦境一般 只祈求不要太早醒来

Ruiz和Isidro坐在后排 和我们的行李以及运往kapawi的物资挤在一起 我在副驾位置上完全看不见他们 可怜的 我完全不知道我们的行李和物资有这么多 而飞机这么小

ACHUAR AIRPORT IN KAPAWI

在云端 笔直的跑道渐渐逼近 是一种很棒的感觉 那时候有点慌张 镜头不知道对准操作降落的帅哥机长 还是地面上越来越近的人群 透过前挡风玻璃 清楚地看见坎坷的黄土跑道 地面的小孩和小狗欢乐地挥手 摇尾巴 大概每个童话故事都是从做梦开始 然后和孩子 动物 丛林 女巫 王子(或公主)有关 除了女巫和王子 我大概都遇到了

飞机卸下我 向导 大厨和营地物资 转个弯扬长而去 孩子和狗看完热闹 也散开了 我们仨和前来接应achuar向导Mateo汇合 喝了一碗接风的黑莓汁 向着丛林深处走去 他们交谈用的Achuar语和西班牙语我完全听不懂 也好 一切未知神秘 亚马逊不就应该这样吗[呲牙]

KAPAWI,ECUADOR

Achuar部落的Mateo带领营地众人来接应我们和这几天的生活必需品 走了两趟 才把物料装备上船 突突突突 向营地出发 我拽上自己的28升背包 跟着搬运各种物资的一行人的最后 朝河边停靠的独木舟走去 这是我能承受的快乐行走的最大容量 我不会虐待自己 凡事量力而行 从马丘比丘徒步 一路走来 没有拖累过别人 在经过20天起早麻黑 陆海空奔袭之后 还能保持在相当nice的水平 感谢老天 感谢我的父母 Ruiz示意我跟紧点 羡慕地看着他1米88的高大身材 背负68升以上背包 肩膀都还很阔绰

还有30分钟的独木舟才可以到达营地 独木舟是马达动力的 前进时发出很响的突突声 大概自1970年以后 这里的动物才听到这种声音 开始是好奇 然后是无奈吧 可是人类的好奇和动物一样 对于未知 就是想寻个究竟 只好彼此理解了

初见Achuar部落的人 长得真像塞德克巴莱 坚毅 刚强 内敛都刻在古铜色的皮肤上 我掏出手机 给Ruiz看搜集到的Achuar人的照片 问照片上的那位是不是Mateo Ruiz开始也觉得像 就问Mateo Mateo说是他朋友 我对他说 你和我们台湾的原住民非常像 对于南美洲人和亚洲人的近亲传闻 心里多了一些肯定

Living in the remotest area of southeastern Ecuador and northeastern Peru, the Achuar -- or people of the achu palm -- had practically no contact with westerners before the arrival of missionaries in the late 1960s. Even today western influence is minimal and the Achuar remain nearly self-sufficient in their territory, still able to obtain most of what they need from the forest

凌晨5点半从Quito出发 中途停停走走 12点到达Shell的机场 下午1点起飞 2点到达Achuar部落机场 独木舟行驶35分钟 下午2点45分 9个小时奔袭 终于到达Kapawi

虽然见过kapawi的照片 但实际到达的时候 还是被它的美惊艳了 20座以木栈道连接的木质villa 错落在水草丰美的泻湖边 隐藏在Amazon的原始森林中 毫不突兀 好像一起生长了上千年一般 木桩上落满青苔和植物 整个营地已然和森林融为一体 分不出彼此 因为下雨 4点半的日落是看不到了 但又何妨 赖在吊床上 看雨在窗前挂成长长的帘子 落在泻湖中激起水花 打在屋顶发出调皮的声响 如此诗情画意的Amazon 美得真有点不像话了

#Flying over Kapawi in a small aircraft, it is difficult to differentiate the lodge from local communities. Twenty thatch roofed houses, aligned along a small lagoon, look, from the air, like a rather unimpressive project. By combining the vernacular architecture with exogenous, low-impact technologies, it was possible to create a suitable structure for ecotourism#

kapawi最大限度地减少对自然的破坏和影响 采用太阳能发电 垃圾和黑水处理符合生态循环原理 整个营地设计的最大接待能力是70人 包含工作人员 比一个中型的achuar社区规模还要小 神奇的是 我 居然是这几天营地唯一的客人 也许是雨季的缘故 纯属误入

Kapawi的餐厅很大 中间放着一张桌子 两套餐具 我问Ruiz 房间这么大 怎么只摆一张桌子啊 Ruiz说 因为只有我们两个吃饭啊 你是这里唯一的客人 我的眼睛和嘴巴立刻就变形成了3个O 大叫 Oh My God We're lucky!

参观完营地 回自己的villa 几乎一进门 雨就倾倒下来 在窗户前 挂成长长的雨帘 270度的全景泻湖就在眼前 让我赖上吊床就不愿意起来 说是来独闯amazon的 可这里好的有点不像话嘛


#您预订的亚马逊的kapawi,营地需要了解您的鞋码、体重、食物禁忌#这是出发kapawi前收到的一条短讯 看来鞋子一定不用自己准备了 (房间里果然放着一双37码胶鞋 在以后的森林徒步中非常有用) 食物禁忌也可以理解 但体重是为了什么呢

雨一直下 原定4点半的日落是看不成了 也没有关系 巴不得赖在吊床上看书啃巧克力呢 这样下雨真好 天气不冷不热 换上宽松的棉质衣裤 围上羊毛披肩 只有沙沙的雨声作伴 不要任何人打扰

Isidro的手艺真好 连我这不爱拍食物的 都忍不住恶俗一番 每每在外国人面前 总是不好意思拍饭菜 觉得有点丢脸 我见过其他国家的游客 包括日本(就喜欢和日本比较 什么情节啊 恨自己)吃饭 看节目都很安静 没有人拍个不停 后来问Isidro对中国人的印象(他比Ruiz强 见过5个中国人)他说 友好 爱拍照 爱wifi 我说是啊 因为我们好奇 又喜欢分享 所以facebook到中国成为wecha 容量要扩大几倍才够用呢

晚餐后的夜行还没来得及写 已经11点了 营地熄灯断电 哎 没法不睡了 黑暗里 总觉得有什么在屋子里窜动 发出声响 劝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晚安 Amazon (从第二天巧克力物理形状的改变看 那声响绝不是幻听 Ruiz说可能是一种兔子 是在安慰我吗 想像自己和Jessica而不是Micky呆了三个晚上 总是比较安慰)

第2天
2014-04-08 周二
KAPAWI ECUADOR

今天的行程安排 在昨天晚上9点 Mateo和Ruiz就有和我简要说明 还扛出一个大大的地图 很认真地解说 不由得我也很认真地听 其实我从来不是喜欢按部就班地人 无论多么周全地计划 我都期待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所以 我承认 我的认真是装出来的 关于第二天的行程安排 我礼貌地点头 但注意力都放在Mateo和Ruiz说话的表情上了 一个貌似赛德克巴莱的achuar族勇士 和一个基多大学生物学应届毕业生

被稀里哗啦暴雨的声音叫醒 看看时间才5点 听雨声不小 估计6点半的晨巡去不了了 就在这哗哗的雨声中睡一天 也不错 迷迷糊糊6点又醒了 雨依然下得凶猛 但想到昨晚6点半的约定 我还是将就起了吧 免得Ruiz来叫我 我还在床上就不好了 果然 收拾停当 Ruiz准时来敲门 莫名其妙的Amazon大雨也停了

清晨独木舟巡游 看见许多鸟类 名字是记不清了 光鹦鹉就有许多品种 好像进了大鸟笼了 Pink Dolphin 倒是印象深刻 在清晨朦胧的光线中 跃出水面 带着水哗地一声便沉下去 不时又在另一片水面跃起 挑逗我敏感的神经 无论是鸟类还是海豚 都绝不是我的微单可以摄猎的范围 好自为之收起相机 Ruiz说自己有Flickr 晚上把照片share我就好了 真是善解人意啊 那风中飘逸的鸟巢常常在动物世界看到 Ruiz说是oropendola的 我查了字典 是黄鹂

每顿饭都被completely finished 我和Ruiz由衷对自己的好胃口表示满意 给Ruiz和Isidro看昨天发的微信 深受好评 表扬我有good eyes 为国争光的事我就不多说了…我问Ruiz 栈道尽头站着的是谁 Ruiz说是Angel 这里的经理 他以为自己是Kapawi的King Ruiz坏坏地笑着 眉飞色舞模仿Angel君临天下的表情 逗死我了 再看那背影 还真有李煜再世的风范

早餐后休息一会儿 9:30徒步开始 换上胶鞋 在泥沼和水泊中跋涉 每一步都要自己来 有时遇到像是踩进去就会下陷的沼泽 我可怜兮兮地向Ruiz伸出手 Help 可恨的Ruiz竟然说 By yourself 关键时候 男人靠不住

和Angel一起吃饭 他是Achuar部落的人 也是Kapawi的经理 今年28岁 在他11岁的时候 这里建起了Kapawi 我问17年前新建Kapawi的时候 你知道自己会成为这里的经理吗 他坚定地说 是的 我还傻傻地问了许多问题 比如Kapawi能不能赚钱啊 一年有多少客人啊 其中中国人又有多少他仿佛答记者问一般 逐个回答 当然赚钱 现在是Amazon的雨季 客人比较少 旺季在7-12月 但这个月即将有一个美国团队预定了全部18个Villa 去年Kapawi接待了1155个客人 其中有8个中国人 [白眼]我真是荣幸 他有点傲娇 我还是喜欢和Ruiz一起吃饭 可以开玩笑 和King一起 有点消化不良 菜没有吃完 I'm full yet.

Mateo有着丰富的丛林追踪经验和动植物知识 每一片叶子 每一棵树 每一个脚印 每一声动静 他都能分辨 他抬头 那树上一定有鸟或猴子 他蹲下 一定是昨晚有怪兽出没 他割树皮 摘叶子 砍树枝 一定是要告诉我树皮 树叶 树汁的某些功效 走着走着 我就有了重大发现 在很早很早以前 人类都住在森林里的时候 一定是听得懂动物植物的语言的 人类和自然彼此信赖 各取所需 后来大多数人类慢慢离开森林 慢慢遗忘了和自然沟通的语言 当这些人的后代重返森林的时候 就需要像Achuar部落这样世代生活在森林中的少数人做向导和翻译 给我们讲述自然的故事 (Mateo特别割下一片树皮 准备捣成粉末 医治我的牙痛)

早上5点就被雨声吵醒 6点晨巡 8点早餐 9点雨林徒步 12点午饭 中午 一定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临窗的吊床 爱尔兰的羊毛披肩 眼前泻湖雨后的景象 Galapagos的巧克力 都是这段柔软时光的好作伴

Kapawi incorporates low impact technologies, such as solar energy, trash management, black water treatment, electric and four-stroke outboard motors, in its overall design. Kapawi accommodates 70 people at the most, including guests and employees, not larger than a medium-size Achuar village

In order to minimize social and cultural impacts, the visitors are advised among other things, not to take photographs of people, not to give away presents or money, respect the local traditions, and to preserve the local environment

下午的亚马逊皮划艇巡游 美的无法用语言表达 大家自己看图吧 我的啰嗦只是多余 但又实在忍不住啰嗦一下 我的运气实在太好了 遇到一个善解人意的Achuar部落向导 一个腼腆笑起来挂着小酒窝的少年大厨 和一个帅到发呆也可以的翻译 还有一个阳光 雨水搭配得刚刚好的天气

神把Amazon的阳光和雨水搭配地如此完美 太阳从仰角60度到前方15度 一直带领我们 直到把金子洒在Pastaza的河面上 我们都没有多少说话 语言在自然的美好面前失去了一切能力 只要欣赏就好

周围除了浆泛起浪花的声响 也就是偶尔的鸟鸣 我一个人的亚马逊就是这样 没有特别凶猛 只是特别安静 Ruiz从背后双手搭上我的肩膀 拿捏起我因为划桨有点疲劳的肩膀 好舒服啊 虽然觉得有点怪怪的 但在令人陶醉的美景和恰到好处的劲道中 一切似乎都可以理解了

Ruiz突然问我 如果有来生 你要做中国人还是Kapawi人 我很惊愕 大概是我们常常对比中国和厄瓜多尔的差别 真心赞美Kapawi的美好生活 而诟病中国各种不尽人意的现实 但Ruiz这么认真问 我竟然发现自己说不出答案了 我的祖国是中国 我爱中国 Kapawi是个美丽的地方 但它只是旅行目的地之一 我只是它的过客 我终究要回到中国 我的家 如果有来生 选择权不在我 在于神

17点48分 回到Kapawi营地 落日点亮了一间一间茅草房 1.2.3.4.5…

Uyuni,Bolivia

在亚马逊的夕阳下 忍不住翻开天空之境的照片 一周前 我还在玻利维亚的盐湖上 忍受冰凉的盐水侵蚀我的皮鞋 单薄的衣物抵御不住高原瞬息陡降的温度 好冷啊 我感冒了 一个晚上昏睡 第二天凌晨坚持起来 招呼大家启程前往红湖 往返13个小时的征程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 竟然支撑下来 直到满天的星河 照亮回家的路 明显感觉到同行队员的疲劳和抱怨 忍着感冒引起的头晕恶心 为自己的任性和执拗 承担来自心里更深的痛 但我说不出口 对不起

3月27日 夜晚的Lapaz真的也不算太差 但一想到明天要去乌尤尼 我就有点惧怕 一想起吃饭前听到的那则坏消息 玻利维亚民族舞蹈的鼓点 也不能让我振作 大家为了天空之镜而来 虽然我不这么想 但其他人的失望情绪严重影响了我 加上高原稀薄的空气 我的话越来越少了

其实3月28日那天 我有点沮丧 对于我钟情的El Conculado老旅馆 队友都不太满意 房间太旧 热水太小 规模不够大 对比前一天的Rio Sagrado实在天上地下 另外一个坏消息是他们外出时遇见几个中国人刚从乌尤尼回来 说已经看不见镜子了 没有水 我是如何在凌晨4点半开始收拾行李 登上去乌尤尼的飞机的 已经忘了 只记得 失望是一片纸 悬空飘着

到达乌尤尼的那一刻起 我就没有松弛过 我和翻译导游坐一辆车 可以离开其他人 害怕自己的不安打扰他们 我苦苦追问天空之镜的秘密 可恶的地接居然没有安排镜子的行程 只是安排盐湖 大多没有经验的中国旅行者是不知道盐湖和镜子的区别的 要拍到上下的倒影 必须到达有水的盐湖才可以 3月是雨季的末期 不是全盐湖有水的时间 如果不追问镜子的地点 当地人都不愿意带你去 你只能自认与镜子无缘 想来昨晚的那些中国人是被愚弄了

我们如愿以偿地看到了完美的天空之镜 我似乎还了债一样 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今天 是我们在乌尤尼呆的第一天 明天就去红湖 晚上赶不回来看第二眼镜子了 (根据后来乌尤尼飞基多遇见的游客得知 第二天由于风大 他们在有水的盐湖 也拍不到倒影 因为水面起来波纹 影子就不见了 所以看镜子还是看人品啊)

Uyuni,Bolivia

在乌尤尼小机场拍到的2014达喀尔拉力赛的巨大广告 广告语是“不可思议的天空之镜” 当时未能把它和自己的乌尤尼行程关联起来 因为天空之镜在我印象中是积水的盐湖 怎么会是干旱的沙漠呢 到达乌尤尼的第二天 穿越siloli沙漠去寻找传说中的红湖火烈鸟 脑海中跑出那幅广告 发现自己无意的安排 竟然和2014达喀尔拉力赛有了交集 据悉2015达喀尔拉力赛的时间是2015.1.7-1.19 从阿根廷出发 经智利 玻利维亚返回阿根廷 届时这里又将是黄沙滚滚 你追我赶的赛场了

“3月29日 沿着Daker汽车拉力赛的线路 我们从Uyuni出发 穿越Siloli沙漠 到达红湖 全程往返13小时 回到酒店已经快21点了 号称我们的红湖拉力赛 2014年1月的DaKer拉力赛吸引了很多观光客到Uyuni 让小镇上的普通旅馆的价格都卖到200美金一晚 更别说我们住的Luna了 在一周前 玻利维亚总统Morales在电视上公开宣布 将放开对中国的签证 期待今年内总统大人可以兑现承诺”

这天风非常大 不适合户外运动 人在车外都站不住 沿途都是车轮碾出的土路 非常颠簸 有时甚至是惊险的飞车 大漠两边时常闯出号称安第斯藏羚羊的Alpaca 也有放养的草泥马Llama 碎石堆中零落着Apacheta 作为车祸现场警示 常常有不熟悉路况的外国人在这个地带殒命 红湖上站着的白色精灵 是弗拉明戈 也就是火烈鸟 它们被红湖中丰富的红藻吸引 流连此湖 远处的白色湖面是钙湖 升腾的白烟也是大风的杰作 风太大了 有时我感觉被推着走 拍好照片赶紧返回车上 连巡洋舰都在呼呼颤动

第3天
2014-04-09 周三
Kapawi,Ecuador

Ruiz抬头找猴子 我却看见叶子开成了花

清晨的雾霭之中 看见Pink Dolphin 很清醒地记得一抹鲜亮的粉红色跃出水面 18-55的镜头 不及我700度没带眼镜的眼睛 除了幸运 只能说是Miracle

生活原只是一些小事 感激涕零接过来 深深吸了一口汁 酸倒大牙

刚刚发现一只大乌龟 就听见鼓点一般密集的雨打在树叶上的声音 糟糕 没带雨衣没带伞 可这是雨林 茂密的树枝撑起巨大的天然雨伞 任雨声如雷 衣服上也不过落了点滴

Mateo真能干 屋顶 手带 挎篮 在他手里都是分分钟的事 这些手艺都是他爸爸教他的 他也会教给他的儿子 一代一代传下去 …当然这是理论上 如果他的儿子要去千里之外的基多看看 或者更远的地方 那他的手艺就失传了 我问他怎么办 他笑笑说 我有很多小孩

Mateo给我做的手环 到今天刚好2个月了 连洗澡都不曾脱下来 已经发白 但依然坚固 我会一直戴在手上 直到它自己离开我(2014.6.8)

又遇到一个土蚁窝 挂在离地面很近的树上 Ruiz用手轻轻贴上去 一会儿功夫给我看他的手掌 已经密密麻麻爬满蚂蚁 有密集恐惧的孩子就不要看了 我是没有怕的 也一样伸手去碰 蚂蚁们大概不习惯中国人的味道 趴我手上的不能算多

Ruiz就坐在那棵树根上 光线穿过树叶的缝隙 投射在他身上 把他的轮廓勾勒地清晰透亮 如同一个精灵

当我才知道自然光影对于照片效果的重要性时 他已经把内在光影对于现实的投射 表达地如此完美

刚说hot 雨就掉下来了 没告诉他们俩 我的fish luck实在不是一般地差 想睡觉啦 早知道带本书也好啊

Ruiz遭遇强吻 一脸幸福地扭过脸给我 右嘴角一个明显的针眼 肿起一个包 看见了吧 鱼还没咬钩 人先被蚂蜂咬了一口

今晚夜游 Amazon隐匿在黑暗中 没有带相机 只带着耳朵去听 带着心去感受 黑 并不是无光 静 并不是无声

阿塔卡玛沙漠
Atacama Desert

看见自己3月30日的微信 鼻子酸酸的 #致亲爱的你# 每天都忙碌地过去 已经忘了自己是在工作还是在旅行 难得有这么长的转机时间可以想想 一个人喝了两杯咖啡 吞下一整碗面条 才暂且慰籍了空虚的胃 靠着食物的温热 温暖自己 给自己长长的假期 却在机场找到休息的时间 有一点好笑 当下虽然些许苦涩 却也借着丰富的食物 消化殆尽 (Lima转机Quito)

那天的飞行真是周折 7:45 Uyuni~Lapaz 14:05 Lapaz~Lima 22:45 Lima~Quito 一天穿越三国不说 戏剧性的一刻发生在Lima~Quito 几次放低飞行准备降落的飞机 重新抬头拉升盘旋飞行 广播通知 由于Quito机场浓雾弥漫 飞机无法降落 几次试图冲破浓雾 均告失败 最后只好降落在Gualquier 等待时机返回Quito 到达Quito酒店已经Breakfast Time 只能洗洗睡了 午餐见 朋友们

第4天
2014-04-10 周四
Kapawi,Ecuador

晨起 一直在下雨 书是打发下雨天的好伙伴 Ruiz在看他的经济学 还顺便做我的模特 我从来没夸他长得帅 因为西方脸孔的男生大多是长这样的 并不少见 但让人喜欢的是 Ruiz非常快乐而善解人意 他的父亲在他3个月的时候就过世了 他是妈妈一手带大的 提起妈妈的时候 他强调妈妈没有再婚 他没有其他的兄弟 可见心里是非常爱妈妈的 知道妈妈养他不容易 他给我看妈妈的照片 还有19岁时在爸爸的墓碑前的照片 拍的很好 他的技术不错 取景角度我很喜欢 每张照片不单是风景 而是会说话

两个伤口一左一右 光洁没毛的是我的左腿 长毛的是ruiz的左手 像是被水蛭咬了一口吧 哈哈 哪里啊 都是湿滑的木栈道惹得祸 在人们想象中 亚马逊该有多恶劣啊 可我连蚊子都没惹到 跌一跤算啥

今天的雨林有一点不同 密布湖沼 走在湿滑的倒在沼泽中树干上 要特别小心 要掉下去可够受 不知道下面有什么 看似平静的绿藻下面 隐藏着怎样的危险 吸血虫还是迷人的水妖 浮想联翩 Ruiz和Mateo一直提醒我小心 因为顾着拍照 我常常就拉下一大截 又重心不稳的样子 着实让人担心

遇见一个放在树杈上的果壳 壳上刻着两个人的名字 谁谁我爱你之类的海誓山盟 前人留在亚马逊的爱的记号 应该留个地址 遇到我这样的好事之徒 可以帮你们寄回去 也算成就一段传奇 只是收到的时候不知道你们分手了没有 哎呀 真是不相信爱情啊

搞怪的Ruiz 表情极其丰富 从16岁至今的回忆里 中国男生很少有这样的表演能力 除非是立志要考上戏北影的 而他们表演的目的是取悦粉丝 而Ruiz只是天性而已 你快乐所以我快乐

如何捕获猎物 设置陷阱 最原始的捕猎方式 Mateo制作讲解的过程中 我又不禁魂游九霄 看见Ruiz不小心踩到装置 一把被反弹的结绳倒挂在树上 挣扎扑腾之际 大喊女侠女侠救我

丛林午餐吃到一半 树上掉下一个果子 不知道是猴子的恶作剧还是地球引力使然 并不奇怪 但Ruiz警觉地丢下刀叉 抱住脑袋的样子 实在让我喷饭 这情况已经是第二次了 我说你是逗我玩还是真怕飞果夺命啊 他很认真地说 确实有人死于树上掉下的果子 好吧 那就不是开玩笑了 但我实在忍不住回想Ruiz抱脑袋的样子 又是喷饭 (实在佩服Ruiz的表演能力 照片是摆拍的 真的一样)

回忆关于那天去Achuar部落拜访的事情 提前一个晚上 Ruiz就告诉我第二天要去拜访Achuar部落 让我准备一些零钱 部落里经济条件有限 没有零钱change 第二天吃过森林午餐 乘船去部落的路上 Ruiz问我钱准备好了吗 我掏出零钱袋晃了晃 叮当作响 我说 零钱很多 但里面有秘鲁币 玻币 混一块了 你帮我看看 有多少这里能用啊 Ruiz数了数说 只有3块 我着急了 怎么才三块 我可是打算支持部落建设来的 你得叫Mateo帮忙 可以让我多买点 …

到了部落 先喝一碗浑浊的Chicha 味道类似米酒 是Achuar人的日常喝的 酒精含量不低 不能剩 我就慢慢喝 Ruiz和Mateo都喝了三碗 部落女人来加酒的时候 还用手在他们的碗里捞了一下底 我不动声色 喝得更慢了 不能给她机会用手在我碗里也捞一下[发呆]…

喝完酒 Ruiz叫我向部落头领自我介绍一下 说明来意 然后允许拍照 不超过10张 那天我很累 根本不想拍照 倒是Ruiz一路都不拍 那天掏出相机拍了 我说你第一次来啊 他说第二次…

接下去就是购物环节 有点突然 原先看房子外面8-9个女孩子 每个人都带一片芭蕉叶 不知道啥用 等我介绍结束 女孩们就一起把芭蕉叶铺地上 待售物品摆放整齐后 女孩们就聚到另一边 似待选的妃子 期待地看着我 第一次遇到为我一个人摆摊的小集市 有点吓到 想想口袋里只有3块 我看看Ruiz 叫他赶紧想办法 这些物品一看就知道纯手工 原料取自天然 没有两样是完全相同的 主要是首饰 碗和箭 我尽量不把东西拿起放下 喜欢的就看准交给Ruiz 尽量不让女孩眼中燃起的希望之光又黯然 她们能够接触到的外来客人很少 我也没有讲价 4个碗 1条项链 1个腰带 1把箭 50刀 …

走出部落 一个刚才摆摊的女孩跑出来 手里拿着几条链子 对Mateo说了一些当地的方言 Mateo翻给Ruiz Ruiz告诉我 这个女孩非常感谢我买了她们这么多东西 这三条链子是作为礼物赠送的 [可怜]本能的感动 亲了那个美丽的女孩子 女孩把链子戴在了我的脖子和手腕上的时候 听见天使在歌唱 …

回去的时候 我们采购了部落里的薯类和香蕉带回营地 晚上 薯就端上了我的饭桌

早起徒步+林间午餐+拜访Achuar部落 中间没有休整 将近4点回到营地 洗个澡 换上干净衣服正想沏壶茶喝上一口 迎接落日夕阳 老远就有热烈的音乐飘来 不用抬头 肯定是Ruiz 他叫我名字 叫我出去玩 我有点累 想拒绝 他说去吧 我澡都没洗 我们去游泳吧 我说你让我拍照我就去 他说可以可以 (早上我不让他看照片 他说不许拍照了 拍照收钱)好吧 虽然很累 为了没来的伙伴们 拍裸男去 (我这里是Ecuador时间4月10日下午7点 给大家北京时间4月11日请个早吧)

Ruiz的好人缘 从和每一个Achuar人聊天的表情就看得出来 在我居住的城市似乎很难看到这样的人情了 他们在亚马逊的浑浊的河水里游泳 一点没担心有鳄鱼 吸血虫之类的 所以耳闻不如一见 野生鳄鱼的生存空间本来就不是全流域的

Ruiz的搞怪基因再度爆棚 我的相机又大有用武之地 我的亚马逊如果只是亚马逊 没有Ruiz作伴 会寂寞吗 但一切的安排又不在计划之中 没有Ruiz 还会有另一个翻译 另一番际遇 认命吧 (啪 这里有蚊子)

每天都是Isidro做饭给我们吃 我问Ruiz 可不可以去看看Isidro怎么做菜 反正今天Angel不在 没想到Ruiz还真让我进了厨房 观摩期间 Isidro和我就中厄饮食差异进行了探讨 他问我 有一道中国的名菜我会不会做 我胸有成竹地问 哪道菜 Isidro很得意地用中文说 “完蛋” Isidro很高兴地拿出一瓶调味料给我看 原来是老抽 我亲切地点头表示赞许 然后好奇难道Isidro还会中国菜 怎么这两天没吃上 就问Isidro哪道菜会用到老抽 Isidro很得意地回答 “炒饭”

饭后来一壶中国茶 几个没喝过中国茶的老外 见我架势十足 正襟危坐 茶壶 茶杯样样小巧精致 立即肃然起敬 Ruiz做了一个两腿交叉的姿势 疑惑地问我要不要盘腿坐 傻老外

我先介绍了一下中国最Famous的茶 岩茶 YAN TEA 并且非常自豪地说 岩茶出自我的家乡 福建武夷山 开场十分钟 将我天朝好茶得瑟了一番 面前三洋夷均大气不敢出 等着我分茶 第一泡 大王峰肉桂 第二泡 倒水坑肉桂 教他们念中文 一个个很认真 虽然“肉”和“路”分不清 但态度可好了

Isidro对倒水坑路桂赞赏有佳 大厨就是不一样 味蕾很敏感 居然可以分辨出两泡茶的分别 并用soft这个词表达 非常有茶缘 分茶他是第一杯 后来他要我换个顺序 他分最后一杯 佩服他观察仔细 第一杯和最后一杯口味是有差别的

Ruiz继续耍宝 端起茶 出口就是“干杯” 才问过一次 记住了 他还问我 这茶里有一种让人Relax的东西是什么 我慌忙查字典 这茶多酚都被他感觉出来了 老外不好懵啊 …Mateo一向没什么声音 只是默默地喝茶 Isidro继续发表他对中国茶的敬仰之情 令我不得不做出一个重大决定 送茶 刚好箱子里还剩一罐倒水坑肉桂 一罐水金龟 一罐铁罗汉 对于这样相处几天的人 我是不会付小费的

在Kapawi的最后一夜 和Ruiz Mateo提了几罐啤酒 带着小音箱 在木栈道上 或坐或躺 完全没有了顾忌 面对不知名的草泊 忽左忽右的萤火虫 金色的月亮和星星 我们唱歌 跳舞 玩笑 沉默 …

最难忘的 反而不愿意立即就写出来 因为文不达意 那晚一切的对话 不过是想表达 谢谢你们 我很喜欢这里 舍不得离开 但无法不离开 这是现实 只能期待还有机会再来 还能遇见你们

说找首中国歌给我听 结果播出了居然是泰国歌 那天晚上 是喝到一起躺在木栈道的尽头 多不想回家啊 第一次出门一个月还不想回去的 有太多不愿意了 唯一回去的理由 就是亲人 想起他们 想起如果我不在了 他们的眼泪和心碎是现在的我不能承受的 血缘里的牵绊是一种修炼 不愿意也挣脱不了 只能一辈子承担

第5天
2014-04-11 周五
Kapawi,Ecuador

未完成 回忆就像牙膏 以为结束了 摺一摺 捏一捏 还有 前面先凑活吧

这次旅行 是小费付的最多的一次 印加徒步 感谢挑夫 大厨和向导 乌尤尼感谢为我看天空之镜临时调整线路增加工作时间的向导和司机 加拉帕戈斯感谢酒店的服务人员带我参观游览整个酒店 在亚马逊感谢这里所有的人 房间每天都有收拾整理 洗澡用的热水每天下午4点人工运送到我的房间 因为我夜猫子的习惯 他们的大厅为我开到23点 平时大概20点大家就睡觉了 纯朴的achuar人把kapawi照顾地自然美丽 给我的亚马逊之旅提供了舒适的营地 因为不知道你们具体谁谁做些什么 就把tips投在小木盒里了 谢谢你们

Ruiz的pad居然是华为的 哈哈 在其他国家看见自家的货 就特别有自豪感 完全忘了自己为啥不用国货呢

Ruiz被蚂蜂叮过的左腮肿了 嘴里像含着鸡蛋一样 却一点没放心上 Mateo在给他画勇士的脸谱 原来 两个男人化妆的神态 这么让人着迷啊 像创作艺术品一样专注

画猫脸的Ruiz扮萌搞怪 还帮我用他的员工价买了两件印有Kapawi logo的体恤 离开的心情和到来时差别好大 好像极不情愿要回到人世的样子 远路返回 没有任何悬念地划过亚马逊 到达社区机场 一群孩子照常在那里 围着跑道上的飞机 叽叽喳喳

腼腆的Iridro 和沉默的Mateo来送行 我装作很轻松地击掌 撞拳 道别 心里难受死了 以后这样的旅行我不要了 现在才懂 其实“开心”和“心碎”都是同一个词 broken heart

虽然说会再来 但已经不知道何年何月的事了 一别永别 再见也不是从前

无聊的飞行 不知道黑夜白天 昏昏欲睡 却被一些不想遗忘又往往不知不觉中丢失的细节搅扰 不能入眠 Quito的夜晚 并不是太安全 只是因为Ruiz的存在而没有顾忌 路边摊 拥挤的公交 深夜的山顶 甚至狂野的Bar 但别忘了这里是南美 危险也许就在你认为安全的时间地点悄悄降临 当我们在酒店门口道别的时候 Ruiz骑在自行车上 准备离开 旁边一个黑皮肤带狗的男人过来搭讪 我不知道他们说什么 只听见Ruiz突然转头对我说Go back to your house 语气有些着急 我很意外 以为听错了 回头看看 hotel的女服务生也在向我招手 我又用眼神问Ruiz What's wrong? 他最次喊 Go back 我才退回Hotel的门内 门立即就被关上 从门窗往外看 Ruiz飞快地骑车走了 黑皮肤男人紧追不放 R拐个弯我就啥也看不见了 我急忙问服务员怎么回事 她说遇到Bad boy找麻烦了 希望你的朋友跑得快 她看我着急 就叫另一个男服务员Jose出门看看 Jose回来说应该没事 你朋友车骑得快 跑步追不上的 过10分钟 我叫Jose帮忙打电话 知道他确实是安全的 我才松了口气 So 南美街头 还是要小心一点 尽量结伴 不要单独夜行

走过路过 总还是要回去的 明早8点半去机场 48小时辗转 回到真实的生活

Quito,Ecuador

饿坏了 一进门就看见锅里煎Salmon 就是它了 肯定最快 然后才慢慢欣赏这间小小的Cafe 厨房就设在一楼 厨师做什么 怎么做 看得一清二楚 二楼只有两桌 已经挤满人 三楼一个会客室和厕所 几个老外在聊天喝酒 又回到一楼看大婶煎鱼 油在噗呲噗呲地响 香味弥漫整个房间 屋里没位子了 就坐在街角吧 似乎有什么活动刚刚结束 总有盛装男女在我眼前溜过 大饱眼福

我指着窗外面包山上的Maria像问Jose ,Do you believe in Maria? Jose说 Yes.我很疑惑,问他 ,Do you read the Bible?他摇摇头,No[发呆] 天主教的弟兄啊 God save you.

Jose真是细心体贴 深夜守在门口等我 带我参观酒店 只要我一打开房间门 从三楼楼梯位往下张望 他就立即认出我的脚步声 向上抬头 问我 What can I do for you,madam?即便我不断地麻烦 亲切地笑容一直挂在脸上 Jose 洗衣筐放哪里啦?Jose 洗衣单上都是西班牙文 帮我翻一下 Jose 这吹风机不会用啊 Jose 明天帮我叫Taxi 我要去火车站… 这才是真正的管家式服务[愉快]

第6天
2014-04-12 周六
Quito,Ecuador

起床给Ruiz打了个电话 说我要走了 留了一个礼物在前台 叫他自己来拿 他说过来送我 我说不要了 车子马上就走 打完电话我去吃早餐 已经习惯了 每天的早餐有一堆水果 新鲜果汁 煎蛋和切片面包 还有一杯热咖啡 只是有点不习惯一个人 现在是7:50 预约的Taxi会在8:30准时来接 这次是真的要离开了

接我去机场的司机会英语 很热情 夸奖我的名字和笑容 今天天气很好 应该不会出现飞机因为天气原因无法降落的情况吧

Quayaqile airport

第三次经过Guayaquil机场 又在同一个咖啡店蹭Wi-Fi 咖啡味道不变 喝咖啡的人不同了

Ecuador 有失落也有收获的地方 我会回去 把失落的重新捡回来 因为你说 Here you have a friend

Recieve email from Sebastian Ruiz
How are you doing... Already in China?
Shure, you can share my pics to you friends... I love them! :)
Ciao
Sebastian.

旅行 不是看风景而已 偶尔放下 去做真实的自己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