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用亲身经历告诉你,四五月千万别去甘南(2)

@纯银

用亲身经历告诉你,四五月千万别去甘南(2)

第6天
2014-04-29 周二

去甘南玩,主要景点是拉卜楞寺,郎木寺,扎尕那。在网上查了个“兰州小鱼”的车队,包吉普车5天3500元,算是五一旺季的价格。
包车的好处是,司机也兼导游,指点许多旅行经验,比自己瞎摸索更好。
从天水坐火车到兰州,司机去火车站接我们,吃完兰州牛肉面直接往郎木寺开。路上花了大约8个小时。
甘南的平均海拔在3000-4000米之间。

土门关
我的评价:
土门关是兰州到郎木寺路上的一道关卡,一侧是靠近兰州的山水风情,过了土门关就是藏区的山水风情。看到熟悉的高原景色,心情大好。
米拉日巴佛阁
Milariba Buddha Pavilion
门票30元|游览15分钟
我的评价:
到郎木寺的路上会经过米拉日巴佛阁,说是藏区仅有的两个佛阁之一,造型的确少见。佛阁的位置在公路边,方圆xx公里就这一个孤零零的景点,15分钟逛完走人。或许包车路过是最方便的到达方式。

我们去的时候,完全没游客。
进佛阁得脱鞋,然后一层层地往上走,大约9层。因为没游客,所以没开灯,只有香烛的微弱光亮。佛阁内十分昏暗,四周无人,满壁神明在微光中定定地看着你。
有些神像非常奇怪,像是女子骑坐在男神身上,紧紧搂住求欢,那体位像是一插到底,而男神宝相庄严,仿佛下体全无感知。
你套弄你的,我修行我的。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欢喜禅吧。

第7天
2014-04-30 周三
郎木寺天葬台
Langmu Temple
我的评价:

郎木寺是为数极少的几个允许游客近距离看天葬的地方,司机说,郎木寺其实没啥意思,来这里主要就是看天葬。
但这得碰运气,天葬可不是每天都有的。
来到郎木寺的第一天,6点半急急忙忙出门去看天葬。沿途没有任何指示牌,也很少见到可以问路的人。迷路数次,直到9点才找到天葬台,一看天空中没有秃鹫盘旋,心说糟糕,今天啥都看不到了。

寻路时,在山坡上遇见的羊的尸体,乍一看心一惊,还以为是被啃掉一半的人

天葬台在半山坡上,用经幡围成圈,我们去的时候一个人也没有

在天葬的地方有秃鹫的尸体,周围白色的小块大多是人骨碎片

秃鹫没吃完的头骨,只有这个还算完整,别的全是不足巴掌大的碎片

郎木寺镇
Langmu Temple
门票30元|游览1小时
我的评价:
郎木寺是一个镇子,郎木寺镇,一半在甘肃,一半在四川。所以门票得买两次,甘肃一侧看寺庙与天葬,30元;四川一侧去神居峡谷徒步,再掏30元。门票上写的却都是“郎木寺”。

先说郎木寺的镇子,和扎尕那一样,原本很美,但为了快速提高游客接待能力,把漂亮的藏寨改成了丑陋的水泥建筑。那还美个屁。
寺庙在郎木寺镇的甘肃一侧,本身并不大,也无甚特别之处。天葬台与寺庙属于同一个大景点,进大门后一个向左走,一个向右走。

清晨去看天葬,爬到半山腰回头望郎木寺镇,被一层蓝色的薄雾笼罩着,但它的美感完全来自于“朦胧”。第二天清晨再走这条路,没了雾气,那些丑陋的水泥建筑直挺挺地露出来,顿时好感全无

甘肃一侧的郎木寺景点,一直在山坡上行走,晨曦中的远山云雾缭绕;四川一侧的郎木寺景点就换成了在山沟里徒步,又是另一种景象

找天葬台时,看见远处无名的藏族村落,炊烟/羊群/马匹/牧民,当时所见比这张相片更美3倍,像是缓缓流动的画卷

郎木寺镇的郎木寺规模不大,15分钟就能逛一圈,该镇因此寺庙而得名

阳光直射时,寺庙的金顶闪烁着强光,让我回想起西宁塔尔寺璀璨夺目的大金塔

逛郎木寺正殿的时候,遇见僧侣早课。近百僧侣涌进来盘膝而坐。他们示意我可以留下来旁观,坐角落里就好了。
正殿里灯光微明,上师坐在高处喃喃诵经,不时敲一下钹。另外两位领头僧侣,一人对着神龛比划各种手势,另一人头戴鸡冠帽,身穿威猛的披风,垫肩特别宽大,如同秃鹫展翅。
我静静坐在一旁,等着时间一到,所有人高声诵经,乐器齐鸣,震得屋梁上的灰尘簌簌落下。等等——怎么有人过来挨个倒奶茶,各自摸出大麻花蘸着奶茶就餐。
等等,15分钟过去了,他们怎么还在悠闲自在地喝奶茶啃麻花。
等等……我脚冻麻了,哎唷我腿坐麻了,又冷又饿,恨不得走过去求施舍一块麻花。
在大半个小时里,我反复被一些细节激励着,比如敲钹的频度加快了一倍,领头僧侣把鸡冠帽戴上又脱下。每一分细节变化,都让我猜想快开始了,正式的早课马上开始了!既然已经傻坐了这么长时间,自然舍不得走,担心刚出门,早课便轰然齐响。
等到每个僧人都吃饱喝足,他们便起身散去。我,我竟然忍饥受冻地看了45分钟的早餐。

一部分僧人吃完后,在正殿门口听上师讲经。藏地寺庙的规矩宽松,上面在讲经,下面有说有笑,有人睡觉,有人不住地回头张望我们这些游客,倒也相安无事

达仓朗木神居峡
Langmu Temple
我的评价:
郎木寺镇在四川这一侧,主要景点就是这个神居峡,门票30,风景中等略偏上,在峡谷中徒步8公里,可至白龙江源头——据说是个瀑布来着。可惜我没走到那里。总之玩的就是徒步。

神居峡入口,开始的一段路不太好走,后面就平坦了

大部分时间是在这样的河谷中行走,沿途无人,大声唱歌,指望着回来时藏族同胞能献个“歌神”哈达啥的

岔路上的大草甸,如果是六七月来鲜花盛开,应该挺美

边走边唱,嗓门如驴,一些平时唱不上去的高音居然也飙上去了

沿路风景还不错,没有稻城那么震撼,但也算得上心旷神怡

在峡谷中走了1个半小时,大约4公里的样子,才走到一半,前面的路就被冰雪封上了,这可是5月啊,冰封的河流盖住去路,想想踏冰而行的风险,就回去了,可惜没看到白龙江的源头

归途中遇上采虫草的藏民,得意洋洋给我看刚挖到的虫草,大约10根,每根收购价三四十元,我们一起走了一段,还遇上一只狼,模样活像大狗,藏民大声吆喝着赶跑了它

第8天
2014-05-01 周四
朗木寺天葬台
Langmu Temple
我的评价:

第二天清早,顽固地再去郎木寺等天葬,到达时看见两个在火堆旁念经的僧人,四个世俗打扮的藏人,以及黑压压一片秃鹫,大约四五十只。秃鹫在地面上挤挤挨挨,像铺开一张黑羽的毡子。
秃鹫的早餐已经开始了。那时,是早晨7点半,我错过了开头部分。
我在距离秃鹫10米的地方站定,藏人冷冷地看着我,看得我心里发毛。他们瞪了1分钟,见我既不靠近秃鹫,又不掏出相机,便不再理睬我。
秃鹫围成一个直径七八米的圆圈,不住地低头啄食,有些头颈已染得鲜红。死者被层层叠叠的羽毛挡住了,我看不见他。时不时有新来的秃鹫从天空中落下,往那圈里奋力挤去。展开翅膀的秃鹫几乎有2米宽,十分威猛。
僧人只管在火堆旁低头念经,藏人中有两个带着塑胶黄手套,大约是天葬师,摸出刀走进秃鹫群里,蹲下来吭哧吭哧地切肉。每隔半分钟,他们手一扬,就有一大片鲜红的肉凌空飞起,被秃鹫争抢。
肉切光了之后,又摸出斧头和锤子,将骨头砸碎。照例,我只能看见凌空飞起的腿骨,头骨,以及一只完整的手臂。肉已经剔光了,只余下白森森的手骨。
秃鹫们兴高采烈地争抢食物,经常叼着一段肠子,或是一块头皮跑到边上去享用,又为此而大打出手,互相冲撞,咕咕乱叫。

8点30分,天葬差不多结束了。助手往天葬师身上倒酒,用酒擦拭衣物与双手,其中一人举起酒瓶,冲我喊道:来喝酒!
我忙摆手,不喝不喝。
他们笑了笑,收拾东西上车离开。临走前跟我说,去,去拍照吧。我惊疑不定地问,啥?允许拍照吗?他们不回答,自顾自走了。我立刻冲过去掏出手机猛拍,秃鹫已经散了大半,留下稀稀落落十几只。走近去看,那个曾经在地面上存在过的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一些骨头碎片,包括一小块头盖骨,半具肋骨。
在天葬之处,满地都是骨头碎片。分辨谁是刚才那位的遗骸,得看骨头上有没有新鲜的血痕,而肉连一丝也没有剩下。骨头大多碎成不足巴掌大的小块,也有大半个陈旧的头骨,还能看出骷髅模样。山风凛冽,嗅不到什么异味。满地都插满了刀,斧头,锤子,竟有百余把之多。天葬结束后他们把工具留在当地,想必也没人敢偷……
从头至尾,我都没见过死者。我可能看到了他的一截手骨,腿骨,肋骨,头盖骨,但他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无从得知。他躺在秃鹫群里,身体被黑羽遮蔽,又随秃鹫腾空而起,灵魂在清冷的空气中飘浮。现在,或许他正从虚空俯瞰着我,带着揶揄的笑意。
瞧,那些可怜的生者。
活着是件愚蠢到难以置信的事情。

允许我拍照的时候,只剩下大约1/3的秃鹫,它们站着的地方就是死者曾经所在。火堆里焚烧了死者的衣物与遗物,包括一台120相机

短短3分钟内,刚才还密密麻麻的秃鹫全都振翅飞走了,一只也不剩

满地都是刀具,斧头,锤子,满地都是,画面上方的圆形石头大约是敲打骨头的案板,把人放在上面分解捣碎,并没有想象中的石台

天葬台全貌,石堆是处理尸体与秃鹫进食的地方,经幡可能只是象征性的,没人靠近它,远处还有一间小房子停放尸体

若尔盖花湖
Zoige flower lake
门票110元|游览60分钟
我的评价:
如果你四五月去大名鼎鼎的花湖,比去法门寺还坑。草全是黄的,花一朵没开,水鸟稀稀拉拉,60分钟逛完走人,而且门票是坑爹的110!110!其中包括强行捆绑的5元保险费。

花湖在临近甘肃的四川境内,从郎木寺到花湖挺近,吉普车一个多小时开到。
除开我去的季节不对,花湖极其萧条,我很怀疑即便水草丰美,这地方难道就能值回票价?
为了收门票,花湖被远远地拦了起来,不买票连湖水的裙边都看不到,买了票也得坐10分钟“环保车”进去。车票还挺贵,打包在花湖门票里。
到湖边后,必须走在新修的栈道上,沿湖小半圈。我把所有的栈道都走了一遍,历时30分钟,换句话说,即便水草丰美,也还是在这段栈道上来回走,来回拍照而已。
身边是挤挤挨挨的游客。

喏,就是这样的栈道,你觉得,有意思吗?

四五月的花湖,和乡下的大堰塘有什么区别呢?

拍完这张相片后我流下了眼泪,跟老婆说,麻痹,走!去下一站!

鹿鸣谷
我的评价:
又名铁布梅花鹿保护区,天气好时很容易看到成群的鹿在山坡上奔走。风景是普通的山间农家情致,如果看不到鹿就算是白来了。淡季不收门票,旺季门票30。

寻找鹿鸣谷是件相当辛苦的事情。
此地既非著名风景区,沿途也完全没有指示。在乡间小路上颠簸,迷路多次,问路多次,才找到岔路边一块“鹿鸣谷”的牌子。往里走,竟然是个Y字形,分别通向左右两侧的山顶。
你妹啊……车开哪边好呢?
选择右边的小路,蜿蜒直到山顶,是一个藏族村落。停车问村口四五岁大的藏族小孩,鹿鸣谷在哪里啊?
他只知道嗤嗤傻笑。
往村里走,想寻个人来问,越走心里越是发毛。路过三十余户人家,家家大门紧锁,鸦雀无声,整个村子竟空无一人,像极了西部片。来回找了十几分钟,只遇见三只鸡,回头再去问村口唯一的活口……小孩一边笑一边扭得更来劲了。
我闪。
这回换左边的小路进去,蜿蜒直到山顶,终于找到了鹿鸣谷。

留意看对面山上蜿蜒的道路,山脊上的道路末梢就是我走错路去到的无人藏村

所谓鹿鸣谷,其实就是个普通的山谷。因为这里是铁布梅花鹿保护区,鹿的数量很多,所以修了个观景台,供游客看对面山上的野鹿。
从观景台到对面的山坡至少有1公里,如果没带望远镜的话,即便野鹿出来,也只能看到模糊的几个小点。
从观景台往下,有条曲折的小路直达山谷底部,我来回走了2小时,希望能遇见鹿,却是个妄想。沿途落满了硕大的松塔。
看网上的帖子,有人说晚上在山谷扎帐篷露营,野鹿会走近来,好奇地往帐篷里张望。不知道东北人会不会冷冷地打个招呼:你瞅啥?

在山谷间乱走,树上开满了白花

疑似鹿粪,拍照留念

扎尕那
Zhagana Stone Mountains
我的评价:

扎尕那村这两年的名气挺大。
司机说,三年前,仅仅三年前这里还像是仙境一般。后来名气大了,游客多了,原先漂亮的藏族民居住不下这么多人,游客来看一眼,还得回郎木寺去住。为了接生意,当地人就把老房子推了,修成丑陋的水泥房子。
自此仙女变村姑。
扎尕那的出名之处,原是群山环绕的藏族村寨,现在村寨废了,无甚可看,只能走一条山间的徒步线路,去看叫“石林”的地方。如果不喜欢徒步,来看一眼,叹口气,也就可以回去了。

扎尕那村全景

快速改成砖瓦房之后,居住接待能力大增,村里到处都是游客接待处,住下数百人也没问题,但我们又是为何前来呢?

这里还有几分当初的藏寨风貌,类似的房子极少极少

清秀的小牛被我一拍,含羞带臊地跑回自家院子里去了

第9天
2014-05-02 周五
扎尕那
Zhagana Stone Mountains
游览8小时
我的评价:

到扎尕那的第二天,大清早出发徒步去石林,走到半山腰回头看扎尕那村,唉,如果还是当初的藏式建筑,那可真美

石林入口——司机反复说扎尕那就这石林最美,美到震撼人心,但我其实也没弄明白石林是啥,美在哪里,傻乎乎动身上路

去石林的路上查了下海拔,从2900米一路爬到3800米,以碎石山路为主,1/3的坡度超过45°,单程5个多小时……总之走得十分辛苦,沿途风光还不如郎木寺

河谷里的树枝结上了冰,算是路上最美的一处

河水冰封,与在郎木寺神居峡遇到的类似,我们走在右侧的山道上

5个多小时以后,石林到了……你妹啊!对面山头上几根凸起的石柱子就叫石林?我觉得,我必然被坑了

当时我站在石林面前发呆,一个骑马的藏族小伙子说,这石林有啥好看的,没啥好看的呀,再往后走,大约走4个小时到xxxx(没听清楚他说的地名),那里才漂亮呢。
4个小时……跪了。老子不去。
垂头丧气地往回走,又花了2个半小时回去,路上遇见游客骑马上来,问他们去哪里,兴高采烈地回答:去石林!
骑马多少钱?300一个人!
我冲他会心一笑。
总之,当天来回20公里,8个小时,耗尽体力,喘得像狗,看了一个渣景点,权当是徒步锻炼身体吧。我花了很长时间来安慰自己。

尕海湖
Gahai Lake
门票30元
我的评价:

尕海是与花湖类似的湖泊,在甘肃境内,花湖门票110,尕海门票30。花湖不买票啥都看不到,尕海就在路边,不买票进去也能看个大概。
我去的时候,花湖和尕海都是阴天,都没花没草,都丑。尕海的水鸟比花湖略多,但湿地风貌则逊色不少。一路上被坑怕了,没买票进景区,在公路边拍了张相片打点就走。
想起曾见过美到心碎的稻城牛奶海,五色海,九龙伍须海,甘孜新路海,西藏纳木错,羊卓雍错……甚至四姑娘山的大海子,花海子都比这个好看10倍。唉,湖比湖,气死人。

第10天
2014-05-03 周六
拉卜楞寺
Labrang Monastery Labuleng Si
门票40元|游览1天
我的评价:

甘南最有名的拉卜楞寺,因为路线设计的原因,被放在了行程的最后半天。
拉卜楞寺位于夏河县城,实际上,它占据了整整半个夏河县城,号称三千六百僧侣。
作为藏族寺庙,拉卜楞寺并不出奇,它的特色在于大,特别的大,寺庙与僧人尼姑的居住区混杂在一起,仅仅沿着建筑群绕一圈差不多就得2小时,走进藏传佛教慢悠悠的日常生活里去,看拜佛,辩经,转经筒,酥油花,磕长头。僧侣与朝拜者可能有上万人之多,游客只是其中不明真相的一小撮。
虽然距离兰州只有四五个小时的路程,拉卜楞寺却没怎么受到旅游业的污染,寺庙与商业区严格分开。修行是僧侣们全部的人生,生意并不重要。这里适合慢悠悠地待上一两天,到处乱走,期待能遇上什么有趣的事情。

爬到拉卜楞寺对面的山上去,在晒佛台上,可以拍到拉卜楞寺全景

拉卜楞寺僧侣们的居住区,宛然是八十年代的北方小城模样

贡唐宝塔,20元门票得额外买,我进去了但没啥意思

拉卜楞寺靠近夏河县商业区的一侧,转经长廊可能有500米那么长,每走几步就能看见在马路上磕长头的人,甚至有眼睛很美的年轻姑娘也磕长头,令人心疼

一半多的寺庙是关上的,不对外开放,其实各个寺庙大同小异,进不进去看都差不多

一间小房子里摆满了酥油花,感觉不比塔尔寺的差

这……这是个汉人吧

这……这明明是阿凡提

在夏河县城里,酸奶是这样按桶来卖的,一桶三四十,表面凝结着厚厚一层黄油。临走时,我买了上面的大碗装,5元一碗,很酸,妈的很酸,没加糖基本没法吃,但口感其实很正,那层黄油尤其带劲

作为旅程总结,四五月千万别去甘南。
四五月,草原的草还是枯黄的,花湖与尕海的花都没有开,鹿鸣谷的鹿基本上看不到,徒步沿路只能看到荒山一片。那么,你去甘南干啥?
四五月,甘南还很冷。兰州最热已经到了二十多度,郎木寺的清晨还在零下,山间道路有时被冰封的小河阻断,天寒地冻也增加了感冒与高原反应的概率。
只有到了六月以后,草长莺飞,湖边开满野花,山间也开满了杜鹃花,这时的甘南,可能才值得一去。
只是,我这辈子应该不会再去甘南了。那样美好的甘南,与我的人生不再交汇,互道珍重。

旅行小贴士
  • 郎木寺天葬通常7点不到开始,8点半结束,考虑到找路与上山的时间,想看天葬的话,最迟凌晨6点出门,5点出门更加安全。
  • 郎木寺镇没有自制酸奶,许多餐馆里卖的酸奶是商店里单价3元的盒装酸奶,倒在碗里说是自家酿造,价格×3。
  • 如果你一定要去扎尕那石林,诚挚建议骑马,300元虽然不便宜,用肉足走20公里陡峭的山路就更凄凉了,何况沿途风光稀松平常。
  • 拉卜楞寺玩的不是风景,是人文,住下来一两天更容易体会藏传佛教的日常生活。
  • 甘南藏区的住宿,大多数是太阳能热水器,白天烧水晚上用,一到早上可能就没热水了。千万别在早上洗澡,切记切记。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