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我们称之为坡县的地方

@家宝JJ

我们称之为坡县的地方

第1天
2014-04-26 周六

新加坡前后去过三次。第一次距离今年差不多要有十四年之久。

最近两年,又接连去了2次,感受和第一次差别很大。因为有朋友在当地外派工作的原因,我们去了好些有当地传统美食的地方,几乎是吃货之旅。而今年4月27日,我们第三次飞新加坡,是为了参加半程马拉松跑步。朋友早在去年春节前就替我们报了名,上海的跑友专程飞坡县跑步,是冲着那里好空气和赛程组织。

称它为坡县,因为新加坡太小了,就是上海一个县的面积吧。我们很爱这个称呼,如果不喜欢一个地方,就不会叫出这么亲切的小名。

天不亮,就被窗外的雷声给轰醒。这几天,坡县雷雨不断,但雨过天晴,日光即穿窗而来。

这是半程马拉松结束后的一天早上拍到的雨天。只是,我们跑步当天可没有那么幸运!

从阳台望见天空的一道光线,太阳像是被掷入城市的上空似的。

第2天
2014-04-27 周日

4月27日凌晨4点,我们起床,准备出发。半程马拉松定于5点30分开跑。

当5点到达比赛起点现场,已经人头济济。在摩天轮下的空地上,这么多早起的人们,全身专业跑友的装备,陆陆续续涌入,聚焦在摩天轮背后还未发亮的天空下,这种场景,多少有点奇妙。这时的上海,应该还比较冷,天更黑。

跑步的赛衣是白色和桔色2种,分男生和女生。整条街上白桔相间,也蛮壮观的。

排队,上厕所。一会开跑了,准也不想中途找地方方便。

5点刚过没分钟,天际就传来巨响:打雷了!本想雷声大雨点小,一会儿就过去了。没想到这次天公来势不小,雨点很快越来越大。

聚焦在广场上的跑友纷纷往比赛起点的大帐蓬里跑去。

我们在后面,人头在前面。那个几个白色的水母一会儿挤满了人。

哇,这里有几万人啊?整个大水母里面,全是等待起跑的人。有半马和十公里的2项赛程。虽然雷雨很大,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比赛能否按时进行,但是,几万人的现场除了广播里很HIGH的音乐,几乎听不到人声。坡县跑友的素质,用耐心来体现。

再不挡就全淋透了。此时已经6点,早就过了半程开跑的时间。

在随后的1个半小时里,雷雨交加,愈演愈烈,最后,主办方无奈取消了半程马拉松。

7点,雨势减小,天空放晴了,第2赛程十公里照常进行。绝大部分报名半马的跑友,参加了10K的比赛。

天公要你不跑,少跑,谁也不能抗命。那就跑吧,十公里也算把瘾吧,我们还是坐着飞机来跑的呢!

原计划半程马拉松的路线图。结果被砍掉了右边的好大一圈,只跑左上的小圈。

金沙酒店标志性的建筑,空过比赛的起跑线。

赛事旗

摩天轮下面的跑友。不认识。

坐着飞机来跑步。

仅管只有十公里,但跑完后仍很兴奋。

交了55新的报名费,虽然没跑成,但Finish T和奖牌还是有的。

个人10K最好成绩。

半马第二天晚上,被天公黄掉的赛程仍让我心有不甘,于是,自己跑。

坡县再适合跑步不过了,我们选择了滨海湾这条线路。下午6点,下班的人群纷纷加入跑步的队伍,围绕着海湾和商业大楼,那些来不及回家换上跑步鞋和跑步衣,还一手拎着公文包的白领们,已经开跑了。

坡县的商业氛围很浓,但商业环境不仅仅是为购物和办公,与自然景观相结合的商圈,给当地人们留出了享受和利用的很大空间,除了购物、办公、观光,也将大片空间为人们所用,互相不冲突。所以,坡县的市中心经常有大量健身跑步的人们,穿梭在酒吧中间,他们也成为游客驻目的一道风景。其实,谁也不在乎这些,跑得欢,是自己的事情。

从黄昏开跑。

至夜晚结束。

坡县跑步之旅暂告结束。

有遗憾,也有满足。如果我们生活的地方有这样适合于户外健身的环境,该有多好。

在坡县前后住了8天,除去其中2天去了马六甲,其它的日子,总是脚下痒痒,一到晚上总想出去跑几圈,看着这么好的绿意融融的地方不跑步,总感觉浪费了。

第3天
2014-04-28 周一

接下来的,就是观光和吃货之旅了。

上一次来坡县,滨海湾花园还在建。这次来的第一个目的地,就是Garden by the Bay.

从Garden往回望金沙酒店,总觉得这个建筑很奇葩,属于钱多没地方花之举。顶层的无边游池是个招揽游客的噱头,为了它而住金沙酒店的人不在少数。个人以为,不值。

热带国家的标志性植物。经得往,晒。

Garden by the Bay:花穹。

坡县人把钱花在这样的地方,造一个大花棚,把全世界标志性地理位置的代表性植物移入这里,用高科技手段,把它们养活养肥,再用高审美眼光,把花棚设计得很美,把植物们展示给人们欣赏。

于是,小小的坡县,有了全世界的植物园。很令人惊叹。

花穹。正值郁金香花展。而外面的景观和花穹本身的设计相结合,就已经让人觉得相当不错。

郁金香:黄。

郁金香:桔。

郁金香:粉。

藤。

据说可以酿出龙舌兰酒的剑麻。

多肉。

这个多肉像我家的猫咪。

猴面包树。

不记得了。

自己。

擎天。中间的廊桥可以走动。要买票的哦。只是当天上不去,被某剧组包场拍片了。

有图有真相。《侦探47》

Garden by the Bay:云雾林

又一项坡县的大手笔:造一个大花棚,室内模拟了云雾雨林的生态环境,还造了高达3-4层的人行天桥,让人们穿越雨林,呼吸仿佛来自热带的湿热空气。湿度、温度控制得极好,还有淡淡的花香。

整座雨林山怎么建造的?无解。反正又是令人惊叹的,真有钱!进门来一个人造大瀑布,大人小孩都惊喜的直乐,不是没见过大瀑布,只是没见过开门见瀑布。

人造的,还是挺美。

穿梭雨林的天桥。

有点气势。

漂亮的植物,这么高。

孩子们可欢乐了。

在走出去雾林前,遇见一片很美的蕨。很安静的绿。

第4天
2014-04-29 周二

坡县有4个动物园:日间,夜间,鸟类,新开了一个河川动物园。

我们去了日间和河川。欢乐无比的一天。在上海的动物园,人和动物是隔墙而望,还有人往墙里面扔水瓶扔垃圾的!坡县的动物园,猴子们在你头上或者身边跳来跳去,荡来荡去,近到让你吓一跳。当然了,人猴两不相犯。

人和动物的亲近,不是近到没有距离,而是互不威胁,互相尊重,彼此欣赏,大家快乐。

棉花帽子猴,距离我半米远。

好帅,这么近才看见你好帅。

这家伙是被玻璃围起来了, 不然没法看,全逃走了。

一群小朋模仿北极熊的生活

猩猩从这一头跃向~~那一头

继续。

猩猩妈妈在那一头等宝宝呢。

这家伙,也有矮目栏围着。怕它出来。

2只一起秀恩爱

没去过澳洲,先看袋鼠。

耶!

兄弟,你有未接来电!

在坡县充当使者的嘉嘉

和凯凯。

这家伙有意思,红松鼠猴。与人完全没有距离和陌生感。

把袋子里的东西交出来!

站好了,给你照个相。

照相,有零食奖励?

没有零食?不信!给我找出来!

第5天
2014-04-30 周三

五一小长假,坡县人出去度假,我们也出去。

去马六甲。从市区坐巴士到马六甲 ,只要3个半小时 ,加上途中出关入关检查,4个半小时够了。

2011年去过一次马六甲,很亲切的地方,想念娘惹菜和榴莲泡芙的时候,自然会念起这个小城。

回到2011年住的客栈,全部都是原来的样子,真好。

房间外的小天井。

我在马六甲街上完自拍:太阳好晒,找帽子戴。Hard Rocky.

太阳好晒,找帽子戴。荷兰教堂。

太阳好晒,找帽子戴。三叔公。

太阳好晒,找帽子戴。圣保罗。

太阳好晒,找帽子戴。英军弹药库。

遇到一个叔叔,坚持要给我拍照,只好结束了自拍行为,和一只母鸡留了影。(它家的东西不正宗,我没有上当,大家小心了!)

很美丽的遗址。

歌手说,明天是五月的第一天,我来唱一首May Day。听得我泪流不止。

在马六甲只呆一个晚上,第二天清晨,来到几年来过的同样的鸡场街。

我喜欢这种安逸的空气,湿湿的,温暖的,光线在其间慢慢亮起来。很丰富的包彩,从来都不急于展示于人,很多年来,就在停留在原地,一点一点褪去,一点一点还原本来的样子,让人都记不起它有着怎样的改变。

我喜欢这个小城,它就像一杯乳白色的薏米水,喝一口,顺着喉咙轻轻滑下去,温凉的感觉,滑入你身体里面。

这是一家T恤店,11年我来的时候买过几件,很有个性的图案,墙上的红毛毛是T恤的主题哦。

被炒热的海南鸡饭店,距离开门时间还有10分钟(早上8点半),后面的队伍拍不下了!

的确很好吃啊!按粒卖的乒乓球饭,鸡肉很鲜嫩,酱料更加出众。

酒吧的门面

酒吧的门面

酒吧的门面

娘惹纪念馆,进去看看,吃了人家的菜,要了解一些人家的家史才应该。

离开马六甲前,在等车的时候,一只流浪喵星人向我示好。这家伙再纠缠下去,我要带它回上海了。

小呆,你乖,我不一定能再来,但一定记得你。

第6天
2014-05-01 周四

回到坡县,继续未完成的观光和吃货之旅。

邮局,在这么可爱的小黑屋里面。

不得不说的一家吃货集散地,在当地祖屋区的华人开的螃蟹米粉店,排队一小时以上是随便排排的,螃蟹是值得排队等待的。

有明星签名,相信是真的。

一锅等了2小时的螃蟹米粉。一个字,值!

中号蟹哦,只是中号。

莱佛士酒店

我们主要是为了Long Bar的新加坡司令而来的。

免费的花生随意堆在桌上,客人随意把壳扔在地上到个都是,引得这里的鸽子天天有花生吃,在客人脚底下踱步不走。

传说Long Bar是新加坡司令的起源地,这酒在来回新航的航班上有供应,当然比起LongBar 27新一杯的正宗司令,航班上的酒只是书本的目录,内容还得自己认真来这里翻读。

30新一两的猫山王,随便开一个就是110新,我虽然不好这一口,但分一片尝尝,还是让人记忆深刻。

远处的彩色大楼是救火会。

建在山腰的福康宁酒店。

小印度

小印度

拜拜,坡县,这是离开前一天,我下午跑步拍下的街景。这种树在坡县很多,就在马路中央四仰八叉地长起来,我穿街走巷跑过它身边,它定定地看着我,我跟它说再见,它啥也没回,还是定定地看着我。但愿有机会再来一次,看它还原地,等我从它身边跑过。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