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终南问道

@美伦卡尼

终南问道

33
第1天
2014-05-01 周四

长安通衢十二陌,出入九州横八极。
行人来往但西东,莫问兴亡与今昔。
昔人富贵高台倾,今人歌舞曲池平。
终南虚绕帝王宅,壮气空蟠佳丽城。
——唐•范祖禹 《长安》

西安
Xi an

六小时高铁,一小时车程,已从当朝帝都抵达十三朝古都,从人头攒动的北京西站穿越到碧瓦朱檐的财神文化景区。

在财神客栈住下——木窗棂、朱红柱、葡萄藤架、石桌石凳,与《武林外传》中的同福客栈如出一辙,只是少了个风情万种的佟掌柜。

在客栈附近四下转转,来了西安自是不能错过陕北美食。

楼观后街有一家忘情凉粉,广告语甚是霸道,“站着吃一碗忘情凉粉,忘掉2013年伤心事;站着吃两碗忘情凉粉,忘掉所有伤心事……”。就着凉皮,啃掉一整个肉夹馍,唇齿间都是酸辣爽口的鲜香和浓郁盈口的肉香,满足极了。

待填饱肚子,日头也已西沉。换上汉服,走上咿咿呀呀的木楼梯,在二楼的房间静静读书。那样的美好不会忘,夕阳斜斜的洒进房间,被窗格切割出形状,印在厚天鹅绒的桌布上,空气中的灰尘静静流转,大家专注在各自的世界中,只有书页摩擦的声响。

《内证观察笔记》的作者田老师被邀请来与我们探讨生命的运行与大自然的神秘关联,通俗些讲,就是道教与养生的关系,内在如何影响外在。

与老师探讨完,夜色已大黑,街上的店铺也大都打烊了。吃过宵夜,在客栈后院玩闹,用手电画出各种图案。愿天佑我大畅游,财源广进,繁荣兴旺。

第2天
2014-05-02 周五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己忘言。
——东晋•陶渊明 《饮酒》

楼观台
Lou Guantai National Forest Park

赵公明财神文化景区坐落在位于西安西南的周至县,终南山脚下,与楼观台国家森林公园只一路之隔。清晨醒来,看远处仙气萦绕,群山隐没,呼吸不同于帝都的纯净空气。
在客栈后院吃过早餐,便坐车上大陵山,探访老子墓。

——老子,姓李名耳,字伯阳,号老聃。曾任周朝守藏史,后因周朝衰亡,老子西行入秦。相传西周大夫函谷关令尹喜,结草为楼,夜观天象,见有紫气东来,知有圣人将至,果然老子骑着青牛而来。尹喜待而迎之,知真人也,乃强使著书,作《道德经》上下二卷。 后辞去关令,随老子入秦,到达楼观。尹喜又为老子筑台,请老子著述说经,此为楼观台。老子暮年时,从楼观西行到大陵山隐居,不久而逝。葬于吾老洞。

山路蜿蜒,车行缓慢,约半小时才到达山顶一处平台。山下村庄稻田,一片翠绿,风景甚美。

侧殿一为老母殿,一为魁星楼,穿过略显破败的紫云楼,便是吾老洞了。

吾老洞是老子晚年生活、著经、羽化之地。洞口有一副七字楹联,竟无一字可识,后经张老师指点,才知这是道家合并的字,每字都是一句话或者一个完整意识的缩写,念做“玉炉烧炼延年药,正道行修益寿丹”,此对乃是道家相传数年的炼丹密绝。洞内极窄,供奉明代老子石像一尊,通往地下有一石洞,宽八尺,高丈余,深不可测,相传直达四川青羊宫,内藏石函,函内有老子头盖骨。至于真假,不置可否,只听闻多年来探险者甚多,却均为洞中阴风所阻。
在吾老洞前一礼三叩,跟着张老师有样学样,却被香火道人鄙视了,不悦地训斥我们,“进了道家门,怎能不知道教的叩拜礼”,于是干净利落的给我们示范了标准的一礼三叩,充满了神圣感和仪式感,我们这群叽叽喳喳的门外汉立刻噤若寒蝉了。张老师笑笑说,若我们的叩拜礼能做到这种程度,便可外出挂单了。

拜过老子墓,往上是玉皇楼。正赶上有善人捐了功德砖,却苦于难以运上山,于是我们一行人等帮忙搬砖,也算是沾了功德。

搬过砖后,大家围成一圈,在魁星楼下练习采气。所谓采气,就是从天地宇宙空间、日月星辰及万物之中,将各种不同能量流、信息采集体内。盗天地,夺造化,激发自身内在的潜能,补自身不足,培养充实自身元气,加速天人合一最高妙境的早日实现。宇宙的正气不同于五谷之气,是人体生命活动的最大能源。广泛吸取万物之气,才能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量,以补充人体能量的消耗。

下大陵山,往终南山古楼观,访老子祠。远远可看到显灵山上24米高的老子铜像,仙风道骨,鹤发童颜。

正是樱桃时节,路边卖樱桃的小贩比比皆是,引得人垂涎欲滴,干脆买些樱桃边走边吃。

一进古楼观,庭院正中是一株枝繁叶茂的大银杏树,据说是当年老子在楼观台讲经时亲手种下的,树龄已有两千余年。

山门西侧有一石砌泉池,名为上善池,内有一石雕龙头终年吐水不断。相传元至元二年1283年,周至地区发生瘟疫,无药可医,死者无数。当时楼观台的监院张志坚,晚上作梦,梦见太上老君告诉他说:“山门前有块石板,石板下有泉水一眼,泉内有吾炼就之丹药,可治民疫。”张监院醒来后觉得奇怪,就命小道士在山门前寻找,果然在西边的石板下,挖出一泉。张监院忙令人取水给染疫道士饮用,两个时辰后疫病竟神奇地痊愈了。消息传出后,远近百姓都来取水治病,时疫遂退。三年后翰林学士赵孟瞓来此游览,闻听此事甚是惊奇,遂索纸笔大书“上善池”三字,取《道德经》中上善若水之意。

山门两侧有钟、鼓二楼,对峙相望。过山门往上,依次是老子祠、斗姥殿、救苦殿和灵官殿,各殿香火甚旺。配殿有二,即太白殿与四圣殿。

景区建筑为明清风格,依山而建,结合地形南高北低特点,坐南朝北依序展开;以太清门、上清门、玉清门三段划分轴线,形成三清圣境;以中轴大殿为节点形成九进院落空间,表达道教对于世界的认知及其深厚的哲学思想。而楼观台与大陵山、元始台又同处一线,东西呼应,形成道教三清境三台鼎立格局。

千竹庵

访过老子祠,我们一路往紫阁峪东行,这一次,是为茶而去。

紫阁峪乃山清水秀之地,在山谷中穿行,淌过一条河,便见一庐茶室隐在竹林之中。砂石路,御手洗,石灯笼,——这便是千竹庵了。

接待我们的是南山如济大师,重发不顶,须髯若神,蓝衫盘扣,甚是斯文。南山如济马守仁老师,在此结庐煮茶已有十余年,这般出入有白云,抚琴松竹间的生活,惬意非常。

饮茶洗尘间,有汉服女子由灶房而出,在灶前升火煮水。众人恍惚,不禁惊叹,小龙女!青衣素服在此竹林之间,纵是姿色平常,却也足以艳惊四座了。后才得知,这几位汉服女子皆是跟随马老师学习煎茶道的学生,顿时萌生了拜入师门之意。

一上午车行劳顿,大家都已饥肠辘辘,白馒头和油泼辣子一上桌,大家就饿虎扑食一般围了上去,菜还未上,辣子已见底…… 马老师自制云水面才是午餐的重头戏,云水面好吃之处在于汤,素面浇上汤头便立刻有滋有味起来。只是云水面还未上,菜也已见底儿。我们这一行人大有要把千竹庵吃穷之架势……

马老师的茶室除了我们恰好还有其他的访客,叫依依的小女孩和两只小金毛,——十一和斯巴鲁是一对兄妹,闹腾得很,不停的追逐打闹,最后被罚拴在一边。依依是个很可爱很懂事的乖女孩,把茶室前枯山水中的白沙都捧出来,在旁边又建了几座小山,用木棒画上小河流。不能不提的是,我们的某位可爱妹纸,把枯山水的假山误以为是石凳,差点儿坐塌了一座山……

估计马老师素来悠闲平静的生活一定被我们这群喧嚣的访客给弄得一团糟,O(∩_∩)O~ 马老师只好耐着性子,扶正石山,重新勾勒出河流与湖海。

三三两两,有晒着太阳吹着竹风午睡的,有山涧溪边探险的,有在岩壁上打坐静心的,还有四处搜寻美景摄影的。

“小龙女”在山间竹亭为我们煎茶沏茗,一举手一投足甚是优雅空灵。所煎为白茶,芽豪完整,豪香清新,汤色清澈,回甘清淡。所用茶器颇为随性,茶香却依然,足以见得这煎茶道已超越了“形”,而直达其“意”了。

喝完“小龙女”所煎之茶,又赶上马老师亲自煮茶,正可谓是一期一会。此次所煮为岩茶,取谷雨时封存的山泉水。茶之事,水占八分功德;茶之韵,在杯盏之外。品茶之道,闻其香、辨其形、观其色、品其味。武夷岩茶香气馥郁,胜似兰花而深沉持久,茶条色泽青褐润泽,汤色清澈艳亮,开汤第二泡香气才显露,虽浓郁却无苦涩,滋味浓醇清活,回味甘夷。

喝足茶,吃过晚饭,我们离开茶室回到住所。所住之处离茶室不过千米,却隔了山水,两层小楼临山而建,除了我们并无其他住客,连旅馆主人都不在,像是山中弃楼。

收拾停当之后,大家聚在一处坐禅。坐禅之事,闭目盘膝而坐,气息平缓,重在心空。时常坐禅可修炼内功,涵养心性,养身延寿,开智增慧。
至于晚上,被褥不足、房间没电、厕所没灯、没有热水这些就都不吐槽了,但愿晚上没有山魈鬼魅来骚扰吧……

第3天
2014-05-03 周六

太乙近天都,连山接海隅。
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
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
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
——唐•王维 《终南山》

终南草堂

起个大早,赶去附近的村子里上早课。车上听张老师讲了一个跟山魈搏斗一晚上的故事,据说那只山魈的家就住在楼梯拐角处,它一直想上二楼,所以张老师特地住了把头的房间阻挡它。张老师说那是一只特别小气的山魈,我们走的时候它还跟到了车上来。
早课在山脚下一处桃园中的玻璃小屋,四下景色怡人。今天的练习是站桩,曲肘抬臂,屈膝下蹲,身体如木桩般站立不动,——这种姿势能调动全身的气机,促进气血流通,既能保养心神,又能锻炼形骸。

早课之后在附近的小村庄用过早餐,便向终南草堂驶去。终南草堂位于海拔1500米的大峪山谷,车子只能上到半山,剩下的路需要徒步攀爬。路不陡,却不好走,幸而一路上看得层山叠翠、秀水潆谷,竟也不觉得累。约莫半小时,路过一处小村庄,于是大家喝茶稍事歇息。远远的从山上跑来一只大花狗,张老师亲昵的和它打着招呼,说这是这座山上最聪明的狗,——因为它会给每一位访客带路。继续上路的时候,一部分人跟着花花走在前面,果然比我们到的还早。带我们到草堂之后,花花便又不知所踪了。

草堂倚山而建,朴素得很,却又充满了乡野之趣。讲堂前的木板条上写着山规:心安道场应饮食随宜,务于勤俭,全体常住均须参加劳动,“上下匀力”,“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丛林以无事为兴盛,山门以耆旧为庄严,疾病以减食为汤药,烦恼以忍辱为菩提,是非以不辩为解脱,语言以减少为直截,待客以至诚为供养,处众以谦恭为有理,遇险以不乱为定力,济物以慈悲为根本。

草堂设施齐备却很朴素。讲堂是大家平日里聚集的地方,草席铺地,散放着一些书和乐器,有书法台,还供奉了神灵。灶屋是炊事与饮食之处,大铁锅、土灶台,每日里皆要砍柴生火。卧房是大通铺,土炕,每个人也不过只得二尺见方的睡眠空间。厕所更是简易,名副其实的“茅坑”,——茅草屋,地上挖个坑,坑里放个桶,桶上搭两块木板。茅坑不分男女,进去之前需要大声招呼问问里面是否有人。

一众人等在讲堂坐下,仍旧是饮茶洗尘。山里的温度不比山下,西安城里热得都要穿短袖了,可山上也不过10℃未至,张老师为大家找出厚呢斗篷,把自己裹在斗篷里,品着茗,翻看案几上的佛家道家经典,整个人都暖和起来了。

在草堂四下转转,有流水,有小亭,有吊床,有圆滚滚的蒲公英和胖嘟嘟的松果球。环顾之际,灶屋已升起了袅袅的炊烟,马上就开饭了!

草堂里的第一顿饭,四菜一汤,虽然只是简单的炒素菜,却因为是山上新鲜的食材而格外美味,大家吃得风卷残云,在帝都吃山珍海味都未见如此景象。

午饭之后,众人自得其乐。有回卧房小憩的,也有躺在吊床上晒太阳的,有在小亭中读书的,也有在讲堂中抚琴写字的,有独自觅得清静之处打坐的,也有跟着张老师一起研习动功的。草堂中这样的一个闲适下午,时光安然,岁月静好……

晚饭依然是四菜一汤,依然是风卷残云,不知为何,就是觉得草堂的饭菜格外可口,连饭量都比在山下时要大了不止一倍。

晚饭之后,大家在讲堂聚集,跟张老师研习动功。动功,又名生津八法,或添油接命之法。顾名思义,所谓津液,指得是口水,却不是普通的口水,道家称之为金泉玉液。从生理上来讲,津液人体总重的60%,疏散分布在皮肤、毛发、内腑脏、各个组织与器官。津液不足,就会出现多种身体的不良症状。添油接命之法,可增强肾的功能而产生更多的津液,补充津液,会使全身充满活力。而津液一旦充盈,又成为肾精的主要来源,肾精充足,则精气旺盛,身强体健。
添油接命注重生精、养精、固精,既是炼己筑基之要道,也是强身健体之基础。它可以使五脏六腑运作旺盛,免疫功能增强,抵抗细菌及一切慢性疾病的侵害和邪气(风、寒、燥、暑、湿、火等)的影响。

张老师教导我们,练习动功一定要谨遵四条养生经验:永葆童心、早睡早起、常年食素、积德行功。这里还有一件佚事不得不提,有次大家讨论这四条经验,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其中某一条了,这时大圣同学很笃定的说,“拥抱同性!张老师讲的就是拥抱同性!”众人更加都陷入了苦苦的思索之中,为什么是拥抱同性呢?为什么呢?良久,才有一妹纸回过神来,“老师说的明明是‘永葆童心’啊!!”大家当场笑趴,从此“拥(永)抱(葆)同(童)性(心)”成为我们再也不会忘记的第一条了……
当晚练习了第一式:童子拜佛,和第二式:太极回春,虽然站桩、坐禅都会产生津液,却不如动功来得那么多那么甘甜,仰头咽下津液之后,果然感觉到神清气爽、身体发热。
练完功,大家叽叽喳喳的挤在灶屋洗漱泡脚,一起打着手电去上厕所。山上夜间寒气逼人,即使把自己裹在斗篷里仍冻得瑟瑟发抖。暗暗下决心,钻进被窝就再也不要出来了,宁肯憋死也不起夜!

第4天
2014-05-04 周日

秩秩斯干,幽幽南山。
如竹苞矣,如松茂矣。
——《诗经•小雅•斯干》

终南草堂

难得睡到七点,天色已大亮,却仍赖在暖和的被褥里不肯起床。昨天夜里实在太冷,盖了两床被子外加厚呢斗篷,仍不能阻挡寒意,几乎半个小时就被冻醒一次,直到天亮起来才暖和一点儿方能安稳入睡。据说一周前才下过雪,所以近些日子格外冷,夜里也不过是零度多点儿。

早起练功是必须的,天气晴朗起来,不似昨日阴霾,练完动功总算把昨夜骨子里的寒气驱散了。吃过早饭继续学习动功的剩下六式,总算是把生津法式学样起来——童子拜佛、太极回春、两仪回春、天地人回春、麻姑上寿、龙游功、龟缩万寿功、童子归佛。仙山之上,灵气氤氲,仿佛汲取了天地之精气注入自身丹田,深咽三口津液,感受其流经四肢百骸,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起来。

张老师充分考虑了我们这些初学者的体力,练一会儿就茶歇一会儿,再练一会儿再吃会儿西瓜。在山下不入眼的小糕点却都格外好吃,西瓜更是甜得很,甚是奇怪。

已经两天没法洗澡了,山泉水冰冰凉,自是不能直接使用。休息的间隙烧水洗头,上演了一回儿“百年润发”。洗过头发吹干,却惊奇得发现,头发又柔顺又有光泽,果然这山泉水养人啊!

午饭之后,阳光正好。稍事歇息,大家便跟着张老师出草堂上山采风,山路崎岖坎坷,有些地方几乎要手脚并用了。

在松林中穿梭前行,不多久,眼前豁然开朗,竟是一块悬在山间平坦的大石。远看山色,近听鸟鸣,天蓝得像是一块幕布,谷间小村庄隐没在绿色中,美得不真实。我们这些无论在哪里都笑笑闹闹的人,让张老师坐在石头上不许动,当成是一处名胜,排着队跟他合影。

下山回到草堂之后,张老师教导我们通过拍打后背强体祛病,于是大家忙着拍打与被拍打。因为受凉而发烧的暖暖同学,可怜的被我们每个人连拍三掌,不知是否是神功见效,暖暖的烧倒是晚上就退了。

练功间隙,仍是自得其乐的时间,或看书,或写字,或打坐,或是静静的晒会儿太阳,难得的清净悠闲。在喧嚣的都市,头脑总是无法停摆,一身浊气;在这种纯粹的地方,内在苏醒了,很自然地就和自己在一起了。

吃过晚饭,天色已黑,托晴朗天气的福,繁星满天,已不记得多久没看到如此多如此亮的星了!
大家仍是聚在讲堂,三三两两的闲坐,有一句没一句的扯闲,时不时也讨论讨论草堂的常住客,——有一大把年纪鬓须花白的老居士,有专程前来拜师学习古琴的东北小伙儿,也有不知从何处而来又为何而来的外国人……想必人人都有着自己的一段曲折过往。这般晴耕雨读的简单生活,远离都市之喧嚣,何人不艳慕呢?但若长久居于此处,又有几人能做到呢?

第5天
2014-05-05 周一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唐•王维 《山居秋暝》

终南草堂

又是一夜被冻醒,奇怪的是,虽然两夜不曾安睡,却并不觉得困,这仙山之中果然能量盈足啊!
今日的阳光更美,透过树桠洒落摇曳一地光影。这朴素的茅棚、这阳光、这树、还有静坐不语的老居士,定格成了我记忆中永远的终南草堂。

在讲堂前练最后一次动功,闭上眼睛,仍能感受到树影斑斑驳驳落在身上,感受风从林间穿过,从耳边拂过,感受空气中草儿的清香,花儿的芳香,感受树叶沙沙的声响,鸟儿清脆的鸣叫,——整个人仿佛都变成了虚无,融在了这空气中,融在了天地之间,成为了这个大自然的一部分。
吃过早饭就要下山了,惊奇的又看到了花花,真不知它是怎么知道我们今天要下山的,果然山杰地灵之处,连动物都有了灵性!

汤峪
Tang Valley SPA Recuperation Base

下山之后,在汤峪温泉度假村泡了私汤。说来也怪,虽然几日未洗澡,却不觉得身上有浊气,终南山当真是座仙山。

离开五日,对于帝都,竟未有一丝一毫之怀念。惟惟不舍终南,不舍草堂,不舍离去,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啊!

旅行小贴士
  • 写在最后,依然是感谢。
  • 感谢辛苦的摄影师辜子、大圣。
  • 感谢一路陪伴和指引我们的张老师。
  • 感谢公司和内在工程部的小伙伴儿们。
  • 感谢一路同行的你们,一起打造了如此美妙的回忆!!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