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贝多芬音乐波恩——一人一路欧亚(6)

@凯瑟琳Cathryn

贝多芬音乐波恩——一人一路欧亚(6)

8
第1天
2014-05-15 周四

德国的火车

“科隆除了那个科隆大教堂外,还有什么地方值得去看看的?”
这个问题貌似即便是当地人也没法回答我,也许这是属于生活的地方,而并非旅游观光之处吧。

科隆大教堂
Kölner Dom | Cologne Cathedral

科隆大教堂就在火车站边上,一出火车站就可以马上进入观光模式,直接去看看这个科隆大教堂。对于我这种在欧洲多时,看遍了各种教堂的孩子来说,真的说不出科隆大教堂独特的地方,当地人说这是德国最古老的教堂。当然这个教堂也没躲过战火,在二战的时候那些塔楼,彩绘玻璃都被毁于一旦。现在这个黝黑高耸的哥特教堂上,隐约能看见不少后来添补上去的,或者故意做旧的雕塑,当然他们希望能尽可能保持最古老的样子,但是有些东西的痕迹是抹灭不掉的。

玩手机,被捉到了吧?

从火车站的这边望过去,总觉得教堂多少与城市的其他建筑显得格格不入,就像在一群现代简约的建筑群里面,突然冒出来的古典,和它的塔楼一样突兀,况且火车还从它前面飞驰而过,这是说不上什么感觉。

科隆
Köln | Cologne

教堂旁边被各种博物馆围绕,广场,当然还有流淌的莱茵河。这个有名的莱茵河,我曾经也想跳上游轮,顺莱茵河南下,穿过德国的大小城堡、古镇,就像法国的卢瓦河谷一样。的确有这样的游览路线,但是太高大上了,我着实消费不起。只能站在桥上,望着奔流的莱茵河,凭栏嗟叹。好在,美景也算不辜负。

何方妖孽

霍亨索伦桥
Hohenzollernbrücke

火车中间跑,行人边上走,这里是科隆的爱桥,密密麻麻地锁着许多爱恋,这个用锁给爱情上保险的行为艺术从巴黎蔓延到了世界各地,当然莱茵河也确实是个合适的地方。我发现这里的爱情比巴黎艺术桥的更加悠长,我希望去寻找一个穿越时空的爱恋,然后我就看到了一个在1986年就锁在一起的爱情。莱茵河真的很宽,很宽,我不过就是想要走到对岸去给科隆大教堂和莱茵河来个合照而已,也耗时甚久。这个莱茵河在国内应该能达到“江”的级别,可惜貌似除了中文没有什么语言会这些流淌的水分这么多级别吧。

1986年的爱情

他们在考虑将他们的爱锁在哪里,挺有爱的

但是河的那边更是一道风景,青翠的草坪五彩的房子,白色的小亭红色的玫瑰,阳伞下冰冷啤酒的,还有背景那个XX 教堂,谁说科隆没有风景,只是这份风景是要吹着和风,晒着太阳喝着酒才能感受到而已,这里没有游客的喧嚣,更多的是科隆啤酒的味道。

第2天
2014-05-16 周五

科隆真心不太丰富,于是我辗转去了波恩,那个西德首都波恩,那个贝多芬的波恩。

阳光正好,阅读下午

公园旁边的书摊

波恩
Bonn

波恩算是个小镇吧,但的确休闲别致,少了城市的喧嚣,多了地道的精彩。但是绝对没有办法忽略贝多芬的部分,一出火车站就看到各种指示牌,真的可以不需要地图就能寻得贝多芬的踪迹,甚至在广场上就会遇见大大的贝多芬雕塑,当然街上少不了各种贝多芬摆设,甚至恶搞,谁让贝多芬这个名字如此响亮,如他的音乐一般。

我曾经看过一电影《海上钢琴师》,里面一个叫1900的孩子是船上的一弃婴,终其一生就没离开过那艘船,也没有人教过他关于音乐的点滴,当他第一听到音乐的时候,那种触摸灵魂的感觉叩开了他的音乐之路,他的音乐生动跳跃,大胆优美。还记得那一幕,在风浪很大船非常颠簸的晚上,1900松开了钢琴的固定锁,让钢琴随着音乐也颠簸在宴会大厅里翩翩起舞,他的不经意就这样赋予了音符灵性。

市政广场集市

look at that sexy lady

贝多芬博物馆
Bonn

音乐这样的东西真的是上天恩赐的一种礼物,就像说话那样浑然天成,流淌于血液中,于贝多芬而言的确如是。他曾经说过“从我4岁起我就爱上了音乐,它净化了我的灵魂,我感受到它也在爱着我”。

当年贝多芬还够不着脚上的键盘

贝多芬是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可以和莫扎特并肩音乐神童,年仅7岁的他就在科隆音乐会上演奏,10岁就开始弹奏管风琴,那时候他甚至都够不着脚上的键盘,然而到了13岁时就已经是个领薪水的正式管风琴乐师。12岁的他就创作出了Marsch von Derssel九个钢琴变奏曲。带上语音导览在这个贝多芬故居参观真的就像自带了背景音乐,说实话,那些交响乐,变奏曲,协奏曲什么的名字冗长而难以记忆,有时候真的不知道从何欣赏起,这里刚好解决了这个问题。在贝多芬的钢琴协奏曲中浏览关于他的一切,再恰当不过了。

命运真的会开玩笑,而且又痛又痒,这个音乐天才在28岁时就要经历耳聋,越来越弱的听力使贝多芬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孤独和恐惧。他也甚至想过放弃他的生命,感觉既然上天赐予了他艺术的细胞,却收回了欣赏的能力,但是倔强的他并没有认为这一切已经到头了。甚至自嘲道如果自己了结自己的生命是对自己的侮辱,于是他咬着木棍感受音符的跳动,谱写出了《命运交响曲》 。

谁可以想到一个聋子可以当音乐家,于我们现在拥有的生活,还有什么可以抱怨的了。虽然未必能香车豪宅,但起码心安理得,未必能珍馐百味,但起码能两餐温饱;第二天太阳依旧晒着,日子依旧过着。曾经很喜欢一句话“live the life you love, love the life you live”。

波恩大学
Bonn

于是我就去波恩大学的草坪上享受阳光去了,虽然已经不少人猜我是个马来妞,或者泰妹,因为我的肤色,不过这个又有何相干呢? 波恩大学草坪上已经横七竖八地躺着不少人,有带着孩子的一家人,有相互依偎的情侣,有穿着比基尼晒太阳的辣妹,有埋头看书的帅哥,时间就这样慢慢地流过;有什么比得上找一个阳光恰到好处的地方,喝一杯啤酒,看一本书,然后给自己一点时间。

明斯特大教堂
Bonn

波恩大学更像一条黄色的墙体,横断了城市的繁忙,剩下宁静闲暇的青葱草坪和婆娑树荫。你胆敢从波恩大学中间那个拱门穿过的时候,明斯特大教堂就矗在那里,直插入苍穹。这所900多岁的教堂里面干净利落,白色的墙面没有过多的装饰,所以所有的信众的目光都必须汇聚到圣坛上,还有那个贝多芬曾经练习演奏的管风琴。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