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2个月,2000欧元,屌丝穷游欧洲记(8)

@雲五

2个月,2000欧元,屌丝穷游欧洲记(8)

第44天
2014-02-27 周四

  本人微博:@閑散如雲
  Instagram: NY1K

(新读者建议从本游记的第一篇开始读起,本游记为长篇连载作品。)

里斯本
Lisbon

第二十九站、里斯本的世界第一蛋挞

  抵达里斯本的时候,将近六点,来到地铁站时,发现地铁竟然还没开!
  确认了一下自己没找错地方,等到六点半才有个工作人员过来慢悠悠的打开地铁站的门……妈蛋,难怪你们国家会金融危机啊,六点半地铁站才开门!

  搭地铁来到市中心的Rossio火车站,把包存好,在星巴克上网休息了一会。每次坐完长途夜车之后,早上找个咖啡厅再稍微休息一会,有助于恢复精神。
  开始出去逛的时候下着小雨,天气偏冷,不过里斯本是我向往已久的城市,所以还是热情满满。
  为什么会向往很久呢?因为大航海时代2的主角约翰·法雷尔是葡萄牙人,家就在里斯本。所以,这是对我最重要的城市之一。

Rossio广场的喷泉

  先去Rossio附近的Chiado老区逛逛,顺便吃个早餐。
  没走多远就看见山路上竖着一个硕大的室外电梯,钢筋铁骨,看起来非常壮观,也很奇葩。

奇怪的“天桥”

圣胡斯塔升降机

A Brasileira

  Chiado有一家比较出名又历史悠久的老店,A Brasileira,当年很多文学家和名人都常常光顾这家店,店内装潢很美。
  葡萄牙是蛋挞的老家,而里斯本就是发明蛋挞的地方。最有名的那家蛋挞店,今天是一定会去的,但是不妨碍我提前尝试一下葡萄牙的蛋挞嘛,所以就点了两个蛋挞。
  嗯嗯,味道果然不错,不过没有太大的惊喜。
  蛋挞这个东西陪伴着我度过了童年、少年、青年时期,对我意义重大,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各种蛋挞都吃过了,要在蛋挞上让我有惊喜恐怕很难吧。

老店内

吧台

  老店里的氛围不错,很多当地人过来吃早餐,一直都是满座。
  吃完蛋挞出来,要去看看不远处的Elevador da Glória(格洛丽亚升降机),其实就是个上下山坡的电车线,不过这段轨道有上百年历史了。

  也许是因为在墨尔本成长的原因,对电车有着一种特殊的喜好。高中上一些影像的创作类课程时,选题都离不开电车,从旧车到新车都非常喜欢,虽然没有像Sheldon那样迷恋有轨列车,但也算是个小电车控。
  向往里斯本,除了大航海时代的原因以外,另一个原因就是这里的电车文化了。里斯本拥有着世界上最古老的电车,而且城市内大部分电车都有着多年的历史。

来,握个手啊

老电车

老电车

恶魔

可以看见对面山头的城堡

  穿过Chiado区,一路爬山,来到了格洛丽娅升降机的顶端。
  这里有个观景台,可以看见对面山头的城堡,那是下午要去的地方。
  这个升降机的票价不低,正在纠结着要不要搭,车就开走了……
  往下稍微走了一小段,发现这沿途墙上的涂鸦质量都好高啊!于是毫不犹豫的决定步行下山,顺便欣赏涂鸦。

左边是观景台,右边是下山的路

松鼠?

反相

人体

格洛丽娅升降机

下坡的铁轨

蚂蚁上鹿

山脚的站台

  步行下山,全程不到十分钟,非常短。搭车的话,就可以感受一下老电车的氛围,我为了控制预算还是省了这个钱。不过搭着电车也没法好好欣赏沿路的涂鸦了,我此时才发现里斯本的涂鸦文化竟然如此兴盛。
  山脚的站台就在一条主干道的边上,旁边是一个电影博物馆,我进去在门口看了一圈,没有买票进入。以电影为主题的博物馆看的多了,所以兴趣没那么大。
  我还要抓紧时间去感受大海的气息呢!

电影博物馆

下着雨

打着伞

雕像

  沿着主干道,一直走到头就是海。
  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大海在哪个方向,来自澳洲的少年天生就拥有这个技能。

  往市中心往海的方向走,会途径著名的Baixa区,又名下城。
  这里以中央的步行街为主,沿途两边是各种商店、餐厅,即使下雨依然热闹。
  步行街主道靠近海边的位置有一家餐厅有免费wifi,可以站在门口刷一下。Rossio广场有个麦当劳,那里也可以免费蹭网。
  那几天基本上有网的时候就会跟Summer聊两句,她已经订好巴黎之后的21天欧洲火车通票,正忙于安排行程,所以时常会咨询我一下。

下城的雨

阳台

街头艺人

  在wifi上告别了Summer。
  我:我要去呆呆看海了 。
  她:嗯,请呆呆的。

  然后我就来到了海边,一艘巨大的军舰从北往南开。
  我就呆呆的看着那军舰,前后左右各有一艘小船在导航,实在太壮观了……从未见过这么大的军舰在水中航行。
  当时还不知道这是哪来的船,要往哪里去。

商业广场

两根柱子

军舰

  呆呆看着军舰从右开到左,直到消失不见,我才转身准备离开。
  今天天气不太好,不适合拍照,这个码头我一定还会回来的,毕竟要在里斯本待七天啊。
  回过头就看见海边的商业广场旁有个“地球上最性感的厕所”……这不得不进去见识一下啊,正好我也需要上厕所。
  过去一问门票,要一欧,于是付费入场。
  一进去,顿时感觉被坑了……这真的还好啊,哪里性感了……

“地球上最性感的厕所”

被清理干净的愉悦……

彩虹厕纸……

  这厕所所谓的“性感”,无非就是上厕所时可以闻到芳香,然后有炫彩厕纸,墙上有几张照片……
  原本还以为会是个博物馆式的地方,没想到真就是个厕所。

这张照片还比较性感……能隐约看到洗手池

街道涂鸦

在山脚路过的一个建筑

  离开商业广场开始沿着小路爬山,准备先去里斯本主教堂看一看。沿路还是有不少零零散散的涂鸦,质量还不错。
  山路比较老旧,但是很有感觉,有大海的味道。

山上餐厅

教堂侧面

路牌

里斯本主教堂正面

  主教堂里面……嗯,挺漂亮的。
  教堂这种东西,如果是导游带团没时间进去的话,完全可以在门口跟游客们说一句“你懂的”,然后就不用参观了。
  在教堂里面拍了拍照片就出去了。
  饿了,要找饭吃。

主教堂内

主教堂一角

上电车的阿姨

  离开教堂往山上走,迎面而来一对情侣,男的一直盯着我看。
  走近之后,男的突然对我说:我靠怎么是你啊?
  我大脑的第一反应直接脱口而出了:你是谁啊?
  他:我们不是才见过吗?
  他女朋友也笑着连连点头。
  我一脸茫然:你们认错人了吧?
  他拍了拍我:妈的,前两天才住过我家,这么快就忘了啊。
  我仔细一看,我靠,竟然是Yiki的室友Xun,在马德里的时候聊过几句,在家的时候他发型不一样,当时没刘海,确实认不出来。
  我狂汗:是你啊!换了发型没认出来啊!
  他:我发型没怎么换啊……
  我:换了换了,真认不出来。
  尴尬的呀……快给我个台阶下吧……我可是天生脸盲症患者啊。
  我们简单聊了几句,他来几天办点事,然后约了晚饭一起吃,互留了一下微信就分开了。
  那个时候毕竟还不熟,而且我们俩都不是social的人,所以没有说太多。

就是在这段路上遇到Xun的

  在山坡上找了家比较便宜的餐厅,大概八欧,吃了一种在葡萄牙很流行的巴西菜Picanha。特色黑豆很好吃,还有肉排口感较薄,配上两片橘子味道好特别。
  吃完饭,继续上山,要去看看山头的城堡。

午餐Picanha

想起了CDG

城堡旁的街头艺人

路牌

  城堡上不小,主要都是室外。我转了一圈,发现有好多好多孔雀,而且就在游客之间漫步和休息,特别淡定……
  在一个摆着桌椅的角落,看到了至少五只孔雀在那歇着,好奇特的氛围。

孔雀

孔雀

好多只孔雀

这小眼神……

  由于下着雨,游客并不多,三三两两的。
  把周围一些平台逛完,就开始逛城堡墙和一些残垣断壁。
  这个城堡保存的相当完好,不过在欧洲,看得最多的就是教堂和城堡了,所以那感觉,你懂的。

城堡入口

城堡

就是拍完这张照片的时候……

  刚对着一面墙拍完一张照片,还没回过头,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
  Xun:嘿,怎么又是你啊。
  然后Xun就开始狂笑,他女朋友Sophie也在一旁笑。
  我:我靠……好巧啊!
  Sophie说是认出了我的鞋子,所以才认出了我的背影。
  海贼鞋果然还是太耀眼了!

雨中的里斯本

葡萄牙旗

雨中城墙

  于是我们三人同行,一起逛城堡。
  大家正式的互相介绍了一下,Xun是中国来的留学生,Sophie是西班牙出生的华人。
  聊起来,发现跟Xun还挺合得来的,他跟Yiki一样也是建筑系学生,里斯本以前就来过,这次见见朋友,顺便再玩一下。
  他住在一个超级土豪老头的“酒店”里,所谓的“酒店”就是城堡旁边的一个别宫,老房子,被那土豪老头改建成了一个高档酒店。
  那老头就是他来见的人,所以免费住。

里斯本的屋顶

城堡

  在城堡山逛来逛去,Xun拿着一个Leica胶卷机,几乎没怎么拍照。
  我们聊起相机,他说这个Leica是在柏林一个二手相机店里买的,超便宜。
  我:哎,玩相机的,最终归宿都是Leica啊……
  他:果然是同道中人,我就是想着一步到位了。
  我们又聊了一些摄影的话题,然后聊到了胶片的成本。
  我:找地方洗胶片这么麻烦,而且效果最多也只比数码机好一点点,你为什么还在坚持用胶片啊。
  Xun想了想:不知道……可能就是装逼吧,你懂的。
  我:我懂我懂……

云和雨

逆光

小院

  离开城堡,陪他们去住的地方看一下那老头。结果那老头不在,他就带我参观了一下这个“酒店”,里面果然是极尽奢华……
  可惜里面没开灯光线不佳,所以大部分房间、书房、休息室我都没有拍照。
  二楼后面的窗户可以看见山后面的全景,视野不错。还有一个大平台,可以在那里喝咖啡看风景,相当惬意的地方,无比高大上。

休闲室

墙上青花

想起了X-MEN……

一个窗户

站在后面平台上拍的

后山

雨过天晴,军舰停在了这里

  逛完了他们的高级酒店,我们就一起下山。
  傍晚Xun还有点事,要去一个大学观摩一个建筑。
  我决定去贝伦区吃一下世界第一蛋挞,因为从早到晚都能听到它在呼唤我。
  于是大家暂时分道,跟Xun约好晚上和他一个朋友一起吃饭。
  我们路过海边的时候还刚好看见一群人在示威,只不过搞不懂他们在示威什么……

稻草人

往火车站走的路

逆光

地下道里的涂鸦

  从商业广场附近的一个火车站搭车去贝伦,通常不到半小时就到了。
  但是这些火车有很多快车班次是不停贝伦的,于是我第一次就坐过头了。
  下车,等车,往回坐……然后又坐过头了……
  又下车,等车……这次很认真的观察来的是快车还是慢车,但是全葡萄牙语的标识和广播让我完全无法分辨,火车时刻表也看不明白。
  最后看到一个火车进站,我就问同样在等车的乘客:Belem?Belem?
  那人点点头,我才放心乘上去。
  这次总算顺利抵达了贝伦,这一趟花了一个多小时……

贝伦的码头

圣罗尼莫斯修道院的夜景

两匹马

音乐喷泉

  根据地图的标注,找到了这家有将近两百年历史的蛋挞发源地——Pasteis de Belem,名字很简单,就是贝伦糕饼铺的意思。
  最早的蛋挞就是由隔壁修道院里的修道士发明,并在这家当时还是工厂的店里加工生产。

  由于很晚了,客人并没有想象中多,起码没有排队。上座率百分之七十左右,依然不少。
  找了个角落坐下,点了六个蛋挞,三个打包,又要了一杯热巧克力。
  这家店虽然是两百年名店,但是价格却不贵,一个蛋挞好像是1.5欧,买的多也没有优惠。

蛋挞和热巧克力

  蛋挞上来的时候还微热,咬了一口,感觉自己要升仙了……
  那恰到好处的柔软口感,奶和蛋的香味新鲜浓郁,皮酥而不油,完全颠覆了我对葡式蛋挞的印象!
  最重要的是,上面可以选择性的撒上一层肉桂粉,那味道与蛋挞的奶油完美融合,太好吃了!
  前文提过,从小到大,蛋挞对我的意义太大了。在最早的有意识的记忆当中,第一个最爱的食物就是蛋挞,从小到大吃过的蛋挞无数。到后来大部分时候都比较偏爱港式蛋挞,因为葡式蛋挞往往太油太碎,而港式蛋挞改用饼干皮,味道独具一格。
  不过在里斯本吃过真正的“葡式蛋挞”之后,总算对葡式蛋挞彻底改观了。
  原来真正的葡式蛋挞味道是这个样子的……有种顿悟般的明朗。

商业广场

商业广场

  搭车回到里斯本,去找Xun他们吃饭,途径商业广场。之前游行示威的人散去,只留下一地垃圾。

  在城堡山脚下的小巷中寻找Xun说的餐厅,我到早了,先在里面上网等他们,半个小时后他们才到,Xun带着一个葡萄牙朋友Joao。
  Joao的朋友在这个餐厅工作,是厨师,做菜特别好吃。
  晚餐给我们做了一道很特别的素餐,风格很家庭料理。材料似乎很简单,用了一些萝卜、土豆、其他蔬菜还有一种类似豆干的食材,最重要是加了芫荽!我可是特意记下了名字然后回来查的!
  看起来很简单,结果超级好吃!每个人都是一扫而光!那位朋友看我们吃那么开心,还让我们免费续盘,于是几个男生又加了一盘,再次一扫而光!

  晚上跟Xun和他的朋友Joao聊得很愉快,大家东拉西扯的聊了很多话题。
  我一直在联系我晚上的沙发主,这位沙发主让我十一点左右再过去,但是他又希望我尽量找别的沙发,因为他其实很忙,不是那么方便接待人,就让我很纠结。

这就是那道超好吃的素餐

  吃完饭,大家准备离开时,我说在里斯本沙发不好找,七天时间太长,估计要分两家住,而且还有一天会没地方住。
  Joao客气的说了一句:如果有需要帮忙的跟我说一声,我这边应该可以住。
  我想了想,然后非常果断极其不要脸的说道:那我今晚来你家住可以吗?
  Joao明显愣了三秒才说:呃……可以啊……可以啊……
  我:谢谢谢谢,万分感谢……
  Joao:没事……我先给我家里人说一声……
  我觉得那一瞬间Xun和Sophie可能也被我的厚脸皮给震惊到了……
  于是晚上大家道别,我跟Joao回家。
  他跟父母住,回去前给父母发了个短信,说会来一个沙发客……他们家从没接待过沙发客,我也不知道他的父母会不会接受,不过Joao说没关系的。
  那一刻我深刻体会到中国古话中“打蛇随棍上”的精髓含义了……

  晚上到家已过午夜,Joao把我带到一个房间,有两张单人床,让我就睡这里。
  我原以为他会睡另一张单人床,结果没有,我一人一个房间。
  洗完澡,那一觉睡的超好。

第45天
2014-02-28 周五
波尔图
Porto

第三十站、天青色等烟雨——波尔图

  第二日一早,跟Joao的父母打了个照面,他们人都特别好,邀请我一起吃早餐,大家聊天认识了一下。
  Joao的妈妈让我把脏衣服拿出来她帮我洗,以我这种厚脸皮,自然是假装扭捏一下然后毫不犹豫的拿了一堆衣服出来给她……
  顺带一提,上次用洗衣机洗是在雅典Nico家,平时沿路会用手洗内衣裤袜,竟然没人留言问过我这个问题……

  我计划好今天要去波尔图,因为前一天跟Xun和Sophie聊天时,他们都特别推崇波尔图,说超级美,不要错过。
  于是行程就是这样不断增加的……
  Joao赶着去上班,我跟他一起去火车站,他很认真的告诉我到哪个火车站搭哪辆火车去波尔图,然后跟我一起一路搭到了市中心。
  我按照Joao的指示,找到了正确的火车站和火车,搭车前往波尔图。
  我的计划是在波尔图住一晚,随身只带了些日常用品,没有带那个巨重的背包。

波尔图车站

火车站里的青花瓷

街道

老房

  到波尔图第一件事,先找青旅。晚上住的地方没定好总是不踏实。
  淡季出行就是方便,到哪家青旅都总有空位,这次找的这家环境很不错,干净、简单又便宜。
  后来才从Joao那里得知,葡萄牙的青旅举世闻名,他们拥有着世界上最好的几家青旅,而且葡萄牙人也相当引以为傲,报纸常常会报导……真是一个奇葩的国家。
  在青旅安顿好,就带着相机出发了。

涂鸦

某教堂

小路

  波尔图是一座山城,河从城中穿过,河两旁景色优美。
  顺着路下山,途径证券所,里面没什么看头。来到了河边,这里有一条餐厅街,各式各样的餐馆林立,只不过价格都不菲,我等屌丝肯定吃不起……

河旁的房子

午休时间

河旁的房子

大排档拉小提琴的

  沿着河边一直走,这个安静的古镇确实很有味道,陈旧的建筑散发着独特的美感。
  总有些城市以为新的才是好的,于是大兴土木,把古镇改的面目全非,看上去全是漂漂亮亮的传统建筑,其实已经毫无美感。
  因为古镇的美,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来源于“真实”。

房子

好像是运酒的船

上山的一条路

小巷

  找了条小路上山,要去波尔图主教堂。
  波尔图这个城市非常小,几乎没什么景点,走街串巷感受氛围才是重点吧。
  我专挑小路,只要方向对就行,一路穿行,看到的大部分店面都关着门。葡萄牙的金融危机究竟有多严重……大周五的下午大家就都不干活了?

上山

路很窄

想起了西藏

路灯

  这城市人非常少,游客更是寥寥无几。
  这个看起来好不显眼的港口城市,竟然是葡萄牙的第二大城市……
  而且这个城市古老到葡萄牙“Portugal”这个国家的名字都是从波尔图“Porto”演变过来的。
  这个昔日的航海帝国,如今究竟是怎么了……

下面附加的路牌都好可爱……

一线天……

红花

掌印

波尔图一角

  上到山腰处的一个平台,可以从高处看看波尔图的风景。
  不得不说,这城市还是有很多破旧的地方,但这都是这个城市的一部分。
  也许是海边城市的关系,虽然老旧,却没有沙尘和泥泞的那种脏乱。
  而且身为一个历史悠久的城市,波尔图还是保持着一定的气节,虽然整体给人感觉落后,但总有那么一种高级感,不知从何而来。

波尔图

教堂

教堂内

教堂内

  在山腰进了一个教堂,但似乎不是主教堂,欧洲城市教堂多,而且都造的气势不凡,实在很难分清哪个是主教堂……
  沿着山路继续往上走,才远远看见真正的主教堂。

晾衣服

不好笑!!!

蜘蛛侠今天陪爸爸出来倒垃圾

主教堂

  到了主教堂前的广场,先周围转了一圈。
  广场角落下山的路旁,有一个抱着吉他架着口琴的街头艺人,唱歌挺好听的。
  不过这城市人太少,几乎没有来往的路人,隔几分钟才出现一个游客。
  但是我注意到,即使周围一个人都没有,这歌手依然唱的很忘我很投入,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
  这才是一个好歌手吧。

主教堂旁的街头艺人

主教堂的门口

主教堂内

  在主教堂里转了一圈,每个角落看了一下,然后就走了……你懂的。
  绕到主教堂另一面,发现这里离火车站已经不远了,又走回来了。
  不过接下来准备过桥看一下,顺便站在桥上看风景。

骑士

主教堂

波尔图的房子

小狗

波尔图脏乱差的一面

老房子

  来到大桥上,视野非常好,终于看清波尔图的全貌了。
  这个大铁桥的正式名字是“唐路易斯一世大铁桥”,特别有名,因为跨度很大,造型很壮观,实用性又强。桥上通电车铁轨,桥下供车辆行驶。
  这个桥是埃菲尔铁塔设计师的徒弟设计的,这种钢铁巨物,果然都是一个风格的……

大桥

桥下,刚刚走过的路

过桥

河边的餐厅一条街

回望山城波尔图

上山电车

桥下道路

各种葡萄酒酿造厂

两岸猿声啼不住

  我在桥上走走停停,一路拍照。
  河对岸主要都是些葡萄酒厂,我不喝酒更不嗜酒,对葡萄酒毫无兴趣……所以没打算进去参观。
  不过据说“来波尔图如果不参观葡萄酒厂的话就太可惜了”,或者是“不尝一下这里的葡萄酒就太可惜了”,这里是世界葡萄酒名城,爱酒之人不要错过。

桥上潮人

图里有一个悬在空中的缆车……很难找

波尔图

河对岸的风景

大铁桥

  桥对面有个小公园,在公园里一个山头上坐了一会,欣赏了一下这个城市的风景,就准备往回走了。
  桥的这头似乎没什么能让我提起兴趣的。

电车

电车开进去就变成了地铁

海鸥

无人居住的废弃房屋

这个猫女挺萌的,可惜没拍到正脸

老居民区

  当时有点饿,想回餐厅一条街看看有没有价格合适的餐厅。
  从桥的这头往下走,经过了一段破破烂烂的废墟,然后来到一个古老的居民区。
  好多小孩都打扮成各种角色,似乎是有什么嘉年华的节日(Carnival),好多小朋友都好可爱。
  有个小佐罗很酷的样子,我要拍他,他就摆好了pose让我拍。

佐罗

仙女

下山的路

沿河的路

桥下

悠闲的人

  在餐厅一条街逛来逛去,没看到一家便宜的。
  这里有几家店看起来是挺有特色的,但总感觉太过针对游客,味道没法保证。
  身为一个始终信奉着“便宜有好货”信念的人,我决定去城中心再找找餐厅,河边的会贵一点很正常。

闭嘴

小道

骑车逛波尔图应该很累吧

河边

熊猫、长颈鹿和蘑菇

葡萄牙的吉祥物,黑公鸡

  一路往上走,想找餐厅,却发现大部分店都关着门……
  太萧条了,好可怜,反正暂时还没那么饿,爬一天山也累了,我就先回青旅休息了一会。
  上网跟Summer聊了聊天,再次出门时天已经黑了。

  在市中心的一个广场上找到一家比较便宜的餐厅,有葡萄牙的名菜,煎沙丁鱼……
  味道是不错,但总感觉没什么特别之处,就是煎沙丁鱼上面淋点柠檬,在哪都能吃到这个。

煎沙丁鱼、土豆、面包……土豆很顶饱

  吃完饭,想散散步,顺便逛逛城市夜景。
  顺着路往上走,来到了著名的莱罗兄弟书店。
  这是个百年老书店,甚至被评为世界上最美的十大书店之一,明天肯定要进去逛一下的,今晚先过来踩点。

莱罗兄弟书店

爱丽丝梦游仙境

  晚上回青旅之前又路过了一家比较有名的餐厅,叫Book。
  在门口看了一眼菜单上的价格,我就很不屑。切,太贵了。
  然后沿着橱窗走,一边往里看,感觉里面也没有传说中那么强的书店氛围。
  想着那高昂的菜单价格,顿时觉得整个餐厅都充满着铜臭味。
  最后只在餐厅的尽头见到有一个小书架,其他方面没看出什么“书”的主题。

Book

  晚上回到青旅,又跟Summer聊了很多。
  她聊起她的前男友,让我感觉她似乎还没放下。
  又聊到了巴黎,她说她想沿着日落之前那部电影的足迹去走一遍,那部电影对她的爱情观影响很大。
  我一直不懂电影能够如何影响一个人的爱情观,因为我最不爱看的类型电影就是爱情片。
  不过,为了把妹,我还是在手机上下了《Before Sunrise》那个三部曲系列,准备有空补一下。

  那个时候,手机快播还能用……

第46天
2014-03-01 周六
波尔图
Porto

  第二天早上起来,外面下着大雨,雾气笼罩着波尔图。
  我起的早,想等雨小点再出门,就赖在床上把新一期的我是歌手给看了……
  是的,我虽然在旅途上,但还在追我是歌手……

  Summer醒来的时候,我正要出去觅食。
  我:我要出去觅食了。
  她:蛋挞么?
  我:好主意,就吃蛋挞了。
  她:我躺在床上,脑子里就只有蛋挞。
  我:那我边吃边给你发蛋挞照片。
  她:你就很善良呢……T_T
  她跟我一样,也是个狂热的蛋挞爱好者。

  吃完我的早餐,蛋挞,我就前往今天的原定目的地,牧师塔。
  牧师塔是波尔图的地标,也是著名的看全景的地方,但是以今天这种可见度……
  算了吧,我也很好奇以今天这种可视度,在高处会是什么风景。
  也许会有一种平时没有的神秘气息呢……
  不过重点还是因为票价便宜!
  费半天劲,我爬到了塔顶,看见的是……

塔顶的风景……

左边那个白房子是莱罗兄弟书店

还能看见下面的教堂

  虽然下着雨,但上下牧师塔的人依然不少。
  我在这里欣赏了一下波尔图的“美景”就下去了,据说天晴的时候可以看见波尔图河两岸的全景,呵呵呵……

  莱罗兄弟书店离牧师塔不远,可惜里面不让拍照,不然真的超美,一不小心就误以为自己来到了哈利波特世界里的老书店!
  莱罗兄弟里可以说是人满为患,楼上楼下都挤满了来参观的人,真正买书的没几个。
  我在里面看了会书,这家书店的书选质量不错,有英文的,想买,但是不能给行李加重。
  坐在这里读书,虽然环境很美,但人实在太多。还好不算太吵,不然就彻底没有书店的氛围了。

莱罗兄弟书店,站在门口拍的

用手机偷拍的二楼,里面不让拍照……

天青色等烟雨

  青花瓷砖在葡萄牙占据着很重要的文化地位,几乎处处可见,已经算是这个国家的重要象征之一。
  据说这种瓷砖是葡萄牙占领澳门以后,借鉴了从中国带回来的青花瓷,然后自主研发而成的一种工艺品,在色彩上有一种独特的东西结合美感。
  记得方文山曾解释过,天青色等烟雨的意思是青花瓷只有在烟雨朦胧的天气中,才会呈现出一种罕见的天青色。
  今天刚好就是这样烟雨朦胧的天,我在波尔图被天青色包围了。

树下的邮差

写生课

青花

火车站外

  约了Joao和Xun下午见,所以准备搭中午的车回去。
  又买了四个蛋挞准备上路吃,葡萄牙的蛋挞custard味比较重,虽然不如贝伦那家最有名的店好吃,但普遍都在一个水平线上。
  在火车站里还见到两个女孩坐在地上认真的画画,欧洲真是好地方啊,处处都有艺术气息。

  在波尔图和里斯本之间搭乘火车,如果是来波尔图旅游的话,需要在波尔图另一站大车站转车。
  中转时间通常是半小时左右,要看好时间表。
  

午餐

  在回程的火车上一边吃蛋挞一边看完《日出之前》,很好看,而且似乎触动到了什么。
  这电影好像带有一点暗示性?应该是我想多了。

里斯本
Lisbon

那艘军舰

第三十一站、世界的尽头

  回到里斯本的时候,Joao来火车站接我。我在波尔图的时候他就跟我说里斯本在下雨,问我要不要带个外套来给我。
  这个沙发主真是贴心到我都不好意思了啊 T_T……

  抵达里斯本时,雨很小。一出火车站,就看见那艘硕大的军舰,正是我昨天看见的那艘。
  身为两个正常的男人,我跟Joao都对大军舰很感兴趣,于是一起走近过去看看。

Joao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沿途有些非常不错的涂鸦,Joao跟我说这几个涂鸦的作者都非常有名,是大师作品。有几幅甚至是政府的人请他们来画的,因为原本的墙面太破旧,不美观。
  我觉得里斯本政府实在是太英明了,这些涂鸦是继柏林墙之后,第一次让我再度眼前一亮的作品。

这机器人让我想起了电影《雨果》

5

  走近军舰之后,发现这军舰好像是美国人开到这里来显摆的,供里斯本的学生参观,需要有一个什么证才能进去。
  看守的都是军人,很严肃的感觉,我们只好离去。

持枪的军人

在原本破损的墙面上作画,很考验创意

这船也很可爱,烈焰红唇

  跟Joao一起搭公车去找Xun和Sophie,结果不小心搭上了一辆一直绕路的慢车,公车司机还特别面,搞得Joao很急,一直在念叨这个司机不给力。

商场

  终于在Oriente附近遇到了Xun和Sophie,这一带是里斯本的开发新区,有很多特别的建筑,Xun是专门来观摩学习的。
  Joao学得是城市规划,以前跟Xun一起合作一个项目时认识的,边走边给我们介绍这个城区。

Oriente附近的楼

回到码头附近了,还在下雨

  其实我们到的时候,Xun基本上已经快看完了,所以没待多久大家就一起回市中心。
  Xun和Sophie今天晚上的火车回马德里,大家还能一起吃个饭。
  让Joao带我们吃好吃的,他想了半天,说有家素食店不错,走路大概十五分钟,我们都说好啊。
  结果跟在他后面,他一路脚步飞快,根本跟不上他的速度……

途径一个市场

小商品

卖酒的,有gluh wein

卖面包的

  一路上路过了了一个较大的临时市场,里面有各种摊位,卖肉卖菜卖酒卖面包卖小商品的……应有尽有,还有一些餐厅摆着座位,可以在里面吃吃喝喝。
  路过Rossio广场的时候正在搞露天演唱会,大雨中人群的热情不减,不知道是哪来的乐队唱着听不清楚的歌词。
  大雨在射灯的光线下清晰可见,人声鼎沸,至于歌声……“风太大,听不清楚”。(最近在看《乒乓》,中毒了)

露天演唱会

Xun的背影

路过了这个升降电车

  总之我们走了很远很远,绕过了一村又一店,走进了小路到处拐。我们三人都在用中文交流:到底还有多远啊……?
  终于,在Joao神步速的带领下,我们走到两腿乏力,还是花了半个小时才抵达Joao说的餐厅。
  看起来很普通的门面,是一家素食餐厅。
  套餐点起来相当便宜,几种选择,自由搭配。我们每个人点的都略微不同,互相尝了一下,发现几乎每个都超好吃!
  这么好吃,还是值得走这么远的!
  这家店叫“Bio”。

素食三拼

双拼

  吃完饭,大家又风尘仆仆的赶到了火车站,依然是跟随者Joao的神步速。
  与Xun道别,下次再见不知何时。
  Xun:没准下次会在上海的街头碰见。
  我:还真没准。
  送别了Xun和Sophie,我跟Joao一起回家。

Joao和Xun

  今天到家的时候刚过十点,还不算太晚。
  回到房间,发现Joao的妈妈已经帮我把所有衣服洗干净烘干叠好,而且叠的超级整齐,连袜子都整整齐齐……真是太感动了,从来没遇过这么照顾人的沙发主。
  

叠好的衣服

  Joao的爸爸叫Jorge,妈妈叫Teresa。
  晚上跟他们聊了下,我说我明天要去Cabo da Roca,欧洲最西端的那个峡谷。
  第二天是周日,Joao要打工,Jorge和Teresa都没什么事,就说明天开车带我去吧,那边他们很熟。
  我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就说不用啦,我搭火车就好了。
  他们很坚持,因为说搭火车到那边之后不好去峡谷。
  于是我就不好推辞了……

第47天
2014-03-02 周日
里斯本
Lisbon

Joao

  第二天早上起来,Joao一家人已经在吃早餐了,因为我的加入,Jorge和Teresa特意准备了一些葡萄牙的特色糕点让我尝尝。
  但是以我早餐的饭量,吃不了多少就饱了……

Jorge

辛特拉
Sintra

  吃完饭我们就出发了,Cabo da Roca在里斯本附近的一个小镇旁边,叫Sintra(辛特拉)。Joao他们家的位置大概就在里斯本和辛特拉之间,所以过去那边不算远。
  沿途聊天得知Jorge有一个自己的小公司,平时还比较轻松。Teresa自从有了孩子之后就全职在家当妈妈。
  他们问我什么星座,我心想葡萄牙人的文化还真的很亚洲啊,竟然还问星座的……
  我:天蝎。
  她:啊,那跟我小儿子一样。
  我才知道他们还有一个小儿子,是Joao的弟弟,而且跟我同龄。
  她:不过他很怪,见人都不说话的。
  我:呵呵……天蝎都是,我也常那样。

那边是里斯本

码头

  沿途停靠了一个海边的小码头,这天天气不好,风特别大。
  在这个位置往左可以看见里斯本,往右可以看见辛特拉。

  稍微看了看,就上车直接来到了Cabo da Roca,这个地方看起来还真不好找,在一个海边的山头上。
  之前在网上找攻略,都说要在辛特拉搭巴士上来,班次不多。
  到这里的时候感觉游客并不多,也许是因为天气不佳。

这条路通往欧亚大陆的尽头

Teresa

这个位置的经纬度

我坐在世界的尽头

  以前有时候开车的时候,朋友会问我去哪啊?
  我常开玩笑,一脸冷酷的说:去世界的尽头。
  没想到今天真的到这里了,真的是世界的尽头。
  一个诗人曾在这里写下:陆地在这里结束,大海从这里开始。

  这个山崖的拐角我在大航海时代里也路过过无数次,很有感情。
  这里是每次在北欧和地中海之间往返的必经之地。

Jorge和Teresa夫妇

悬崖

一种植物

挂着一个爱心

悬崖

  在悬崖边到处看了看,就来到了这里的一个小游客中心。
  在里面可以买到“欧洲最西端到此一游”的证书,十欧一本,太黑了。
  这个地方的风景不算特别,比较属于到此一游的景点。
  也就我这种怀抱大航海情怀的人,看到这个山头会感慨万分。

证书1

证书2

就是这几句诗

  上车离开Cabo da Roca,Jorge夫妇要带我去这附近山里的一个老修道院Peninha。
  小雨未停,大雾漫山。
  下车时,别说修道院,我连个公园入口都没看见,完全就是寂静岭的代入感。
  Jorge很热情的帮我买了门票,我难以推辞。
  然后Teresa充当导游,给我简单介绍了一下这里。
  她的介绍概括起来大概意思就是:这是个很老很老的修道院,曾经住着日子过的非常苦的苦行僧……

Jorge和Teresa夫妇

  其实Teresa的介绍当中还提到了这是当年她和Jorge约会的地方。
  以前这里到了半夜没人管,可以随便进,小心看门的狗就行。
  年轻的两人在晚上常常带着烟和酒来这里抽抽喝喝聊聊,好不惬意。
  这对叔叔阿姨真是太前卫了……

修道院入口

青苔

十字架圆

方十字架

  进门的时候Jorge默默念叨了一句:这口怎么这么窄,还侧着开。
  耳尖的Teresa听到,吐槽道:那是因为你没有好好读这里的介绍。
  她手里拿着一份这个修道院的简介,自己也没读嘛……

一个祭祀台

一个屋顶

小门

里面很暗,为了游客方面,里面放了个地灯

  进到修道院里面,这确实是个很奇怪的建筑。
  这里面的门都只有齐腰的高度,仿佛是霍比特人居住的地方。
  据Teresa说,这就是当年那些苦行僧,为了达到苦行的目的,在各方面都给自己找麻烦,所以把门建的小一点,人只能弯着腰进出。
  里面大部分区域都非常暗,拍照拍不清楚,建筑里的楼道和小路也有点复杂,容易迷路。

修道院旁

屋顶

很小的房门

修道院外

  我们在这修道院里钻进钻出,有这两位长辈边带路边介绍。我自己早就迷路了,他们却依然知道每个房间的作用是什么,真的对这里好熟。
  这种苦行僧的生活让我想起了远在东欧的天空之城迈泰奥拉,同样是与世隔绝的山里,同样过着苦逼日子。
  不知道这些人最后都修成仙了没有?

厨房

蜘蛛网

  从修道院后面上山,他们要带我去一个观景台,边走边说:今天这天气可能什么也看不见。
  我心想是啊,离你们稍微远点我都快看不见了,观景台能看见什么呢……

  于是我们三人上到了一个很小的观景平台上,Jorge指着距离我大概十米远的白茫茫雾气说:这个方向,可以看见Cabo da Roca的全景。
  我煞有其事的点点头,从这里看Cabo da Roca还真是壮观啊,完全埋没在云海里。

就是这个方向,可以看见Cabo da Roca

铁丝网

铁丝

树影

树干

  我们一路下山,两人一直抱怨今天天气不够好,不过我觉得这种天其实也挺美的,什么都看得太清楚,就没有神秘感,不像一个世外修道院了。

苍天老树,想起了阿凡达……

回到修道院附近

钟声响起归家的信号

树的影

  离开了“迷雾森林”,Jorge和Teresa要带我去海边吃午餐。
  来到了一个意思为“苹果海滩”的地方,Teresa告诉我说他们两个每年夏天都会来这里住半个月到一个月,作为度假,所以对这边非常熟。
  我觉得他们的生活真是简单又满足,每年都到一个离自己家这么近的地方度假,这么多年还一直不腻,乐此不疲。

苹果海滩

全民足球

  据Teresa介绍,海角处有个凸出来的小山坡,过去那上面满满的全是苹果树,一到秋天,苹果纷纷落入海中,然后随着海浪被带到海湾里的沙滩上。
  于是这个海湾里的沙滩上常常都满是苹果,故而得名。
  莫名的感到一种很有画面感的浪漫……

海边小镇

餐厅里的钟

  找餐厅的时候,Teresa给我传授找餐厅的秘笈:看餐厅里的老人多不多,老人多的餐厅通常都是好餐厅。因为老人最挑剔又最小气,所以他们常去的餐厅多数都又便宜又好吃。比如今天要带你去的这家。
  技能get!

墙角的船

  这家餐厅叫Nautilus,不显眼,人不多。
  他们说来葡萄牙一定要吃海鲜,所以点了一些有特色的海鲜菜。另外又点了一瓶酒,我浅尝辄止。
  先上了一盘蛤蜊,看起来很简单,橄榄油、柠檬、香菜,具体做法我也不清楚。一上来服务员就帮我们分了分,两位长辈多给我分了点。
  刚吃一个就停不下来,自己盘子里的一扫而光,Teresa问我:你不是要拍照写游记吗?
  我一脸不好意思:太饿了太饿了……
  然后拍了一下所剩不多的蛤蜊……

快吃完了才想起了拍一张……蛤蜊!

  第二盘上来的是烤鱿鱼和土豆,搭的也是橄榄油、香菜还有大蒜……
  服务员刚分完我那份就又被我一扫而光了,好吃到落泪 T_T,这么新鲜肥美的鱿鱼好像以前都没吃到过。
  在国内路边吃到稍微胖一点的烤鱿鱼都会怀疑是泡过壮阳药的……在一个不用担心这种事情的国度里吃胖鱿鱼真是好幸福。

也是吃一半了才想起来拍照……

  第三道菜是葡萄牙的海鲜饭,两人跟我说葡萄牙的海鲜饭跟西班牙的很不一样,一定要多吃点。
  吃前两道菜的时候,大部分都让给我吃了,以至于我此时已经六成饱。
  海鲜饭上来,他们也只是各拿了一点,大半碗全归我了……
  这家菜量不小,我以为自己肯定吃不完。结果那美味实在是让人无法控制,一口气又吃完了!
  这个海鲜饭超级好吃!口感像南方的汤泡饭,海鲜味完全不腥,鲜度刚刚好,又有各种蔬菜香。
  与西班牙海鲜饭相比,美味各具特色,同等的一级料理!
  个人更喜欢葡萄牙的,因为里面有着一股浓浓的亚洲风情,Jorge和Teresa很骄傲的跟我说,他们的菜系是融百家之长的。
  路过澳门就学一点中国菜,路过印度学一点印度菜,路过日本学一点日本菜,在非洲和南美也是这样。
  所以葡萄牙菜是真正的世界菜。

葡萄牙的海鲜饭

一干二净

  吃完海鲜饭,我摸着肚子说真的吃不下了。Teresa不依不饶,说再来个甜品吧。
  我说真的吃不下了。她说尝一口就好,这个在别的地方吃不到。
  于是点了两份甜品,帮我点的那份叫“delecer de amendors”,意思很普通,就是杏仁蛋糕。
  Teresa让我一定要尝一口,因为这个蛋糕“像云一样”。我当然很好奇“像云一样”的蛋糕究竟是什么味道,于是决定只尝一口。
  这一口下去我就震惊了,那口感真的跟云一样!尤其是夹层中仿佛泡沫般的东西,非常柔和,比泡沫实,比奶油虚,口感像云一样,味道是香中带着一丝酒味。
  终于知道什么叫飘飘欲仙的感觉了……

据说以前那块凸出来的陆地上全是苹果树

近百年的电车

小朋友出来活动了

  吃完饭出来,看了一会风大浪大的海,就准备离开了。
  路过停车场附近的一家面包店,Jorge又非要再买个面包给我尝尝,说这是很传统的一种葡萄牙面包,不可不试。
  我说我实在是不行了,肚子要爆了。
  他说那买回去明天早餐吃吧。

一个老面包店的老师傅

海边山上的花

石碑

  上了车,我还是不知道他们要带我去哪,今天的里斯本周边一日游,完全是他们设计路线,开车带我走。
  他们的英语都还可以,但是大部分时候也是靠单词东拼西凑。

  车没开多久,又来到一处海边的悬崖。悬崖上全是居民房,悬崖下的海边还有一个餐厅。
  Teresa跟我说她和Jorge年轻时常来这里吃饭看海,价格稍微贵一点但是海鲜非常棒。

hiking路线

下面的玻璃房是餐厅,可以坐在阳台上看海

前面这块悬崖快要塌了,到时候悬崖上的房子就要倒霉了。

大海浪

鱼牌

  今天的风超级大,坐在餐厅的阳台上吃饭看海的话,肯定会湿身。
  我们在这底下看了会海和山就离开了,他们要带我去另一个海滩。

另一个海滩旁的酒店

底下以前全是沙滩

  来到另一个海滩之后,这里的浪更恐怖,几乎快要高过旁边的酒店了。海浪不断翻过围墙,扑进酒店的露天游泳池,那画面仿若世界末日。
  原本是沙滩的地方,如今已经完全被海淹没,海浪时不时还会拍打马路的墙面。
  Teresa问我:全球暖化,你们澳洲那边感受明显吗?
  我:还好吧,沙滩好像都在,没见过这么严重的。
  她:我们这边的沙滩很多都没有了,水平面上涨,淹没了好多海边的地方。
  哎,感觉葡萄牙也真是倒霉,全世界的人不环保,他们要率先开始买单。
  海滩对面还有一排冲浪店和冲浪课程的牌子,全部紧闭着门。我才想起来这里跟澳大利亚一样都是冲浪大国啊,不过他们已经快要跟他们的沙滩说再见了。

海浪好高

辛特拉小镇

  离开海边,终于来到了辛特拉小镇。
  烟雨蒙蒙,小雨淅淅,我相机的镜头也起了雾,应该是被海边大浪的潮气所侵蚀,暂时拍不清楚照片。
  辛特拉也是Jorge和Teresa夫妇非常熟悉的地方,带着我在古城里走街串巷。

古镇小路

有名的甜品店

小路

房子

下山

天青色

  整个小镇大部分地方都看不清,因为雾太浓。
  他们带我来到一处教堂,教堂后面有个平台很安静。Teresa说你想像着没有雾的时候,从这里往上看可以看见皇宫的城墙,往远看可以看到大海。
  我盯着前后左右的白色大雾:嗯,我可以想像。

教堂内

  路过一家当地很有名的甜品店时,Jorge进去买了一盒糕点,看起来像是椰蓉塔之类的。
  我当时还是太饱,他说留着给我明天当早餐吃。
  这家店里还卖很多各种各样的甜品,即使是今天这样的阴雨寒天,店里依然人满为患,排队的人把路堵的水泄不通。

甜品店内

进出甜品店的人

左下角有英文翻译

  辛特拉小镇里的游客不少,多是欧洲人,看来这里还算是个热门旅游小镇。
  Teresa跟我说很多葡萄牙很有名的诗人和作家都会长期定居在辛特拉,因为这里的天气常常像今天这样雾蒙蒙的,气氛很浪漫也很忧郁,文人们尽想一些不着边的伤心事,所以才能写出好作品。

人生太短

茶花展

  路过辛特拉镇中心的时候,我们发现这里正在举办一个茶花比赛,今天是最后一天的展出。
  辛特拉有很浓厚的茶花文化,一路上Teresa已经跟我讲解过了,看到这个展她当然不会错过。
  各种各样的茶花摆出来,参观者好像是可以投票,很多都很漂亮。同样是茶花,色彩上竟然可以有这么多种变化。

各种茶花

粉白色

粉色

抓破美人脸

三朵红花

  离开辛特拉的时候是傍晚,我们决定直接开进城里,接Joao下班,顺便一起吃饭。
  回程的这一路我不知道为什么实在是太困,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醒来时被Teresa一直嘲笑,说我是个睡觉的旅行者……

  我们在路上聊天的时候,Teresa问了很多我的情况。我说到目前是无业,这次旅游结束之后也不知道要做什么,还在想。
  她温柔的笑了一下,说:停止寻找,路自然会出现。每分钟生命都会变得更好。
  我就愣住了,细细品味着。

里斯本
Lisbon

  晚上来到Joao周末打工的地方,他还没有下班,我就跟Teresa两人先下车去找他,Jorge去找地方停车。
  这里是一个主要面向儿童的科学博物馆,我觉得我一定是太没有童年了,才会进来之后这么兴奋,恨不得每样东西都玩一会……

  由于没带相机下车,这里面的照片都是用手机随手拍的。

科学博物馆里,小姑娘在操纵木偶

纸飞机区

  Joao在楼下,那层主要是教小朋友自己动手做一些小玩意儿的。
  有个区域是做纸飞机,我的专长,于是毫不犹豫就先去那个区玩。
  墙上有叠纸飞机的教程,我看了一眼就嗤之以鼻,随手叠了两个自己小时候发明的叠法,然后都能穿过障碍飞超远,把旁边几个小孩看呆了,马上回头求父母帮他们叠个一样的……
  几个父母苦心研究了一会,还是来向我求教了,于是我就在那里教几个小孩叠纸飞机教了半天,还教了一点放飞技巧。
  那感觉真像是自己过去苦心钻研的技术,如今终于有平台发表了。
  我觉得奥运会如果有纸飞机这个项目的话,我从小一定会专心往这个方向发展的。

吃小孩的前奏

沙盘的光影

桌球……

凹凸曼

四个人

吹泡泡

oops……进入我的区域了

  由于Joao还没下班,我就自己开始到处参观,Teresa没事干也陪着我,不过她对这些没什么兴趣。
  她跟我说巴黎也有一个很大的类似这样的科学博物馆,她两个儿子都对这些很感兴趣。
  看来天下男生的爱好都差不多嘛……

大乐高

这个博物馆挺大的

Joao

  出来吃晚饭的时候,挑了半天,最后决定吃印度菜。
  味道确实也不错,不过印度菜除非是将来去印度吃,不然已经很难给我带来惊喜了。
  很久没喝到的芒果lasi还是让我很满足。
  最让我不好意思的事情是,今天一天下来我一分钱都没花……两位长辈是真把我当自己家孩子在照顾了。

印度菜

咖喱

咖喱

我的mango lasi

老街的路牌

  回到家跟Summer聊天,聊到抵达巴黎那天如何碰头的事。
  她突然问:对了,我能信得过你吗?
  我:哪方面的相信?
  她:各方面。
  我:在你家当沙发客的时候你也没有遭遇不测啊。
  她:Couchsurfing的时候你睡地上的好吗……
  我:放心吧我是正人君子,大不了我还睡地上呗。
  这话题越来越尴尬,最后她还是以“你大概还是信得过吧”收尾,我真是一身冷汗,不知道说什么好……

第48天
2014-03-03 周一
里斯本
Lisbon

Joao的房间,他们兄弟俩都是火车迷

  第二天早上起来,天气大好。
  吃早餐的时候,Jorge把昨天买的面包、甜点都拿了出来,还有家里常备的蛋挞和蛋糕。
  甜点方面味道都还不错,有好几种。肯定是比国内吃到的那些要好吃,但是没有太大的惊喜。
  但是那个老店的面包真的让我大大的惊喜了一下,厚实的面包里卷着一层薄薄的烟熏肉,口感有嚼劲,肉香恰到好处,不咸不腻,与面包浓郁的香味融合的恰到好处,实在是太好吃了!

  由于天气大好的关系,Teresa决定再带我去一次辛特拉!
  今天Joao和Jorge都要上班,无法与我们同行,我们自己搭火车过去。

早餐

这个面包超级好吃!!!

辛特拉
Sintra

tuktuk

戴帽子的人

奥斯曼风格的凉亭

几教合一……

  从辛特拉火车站走到辛特拉小镇的路上有很多后现代风格的雕塑,有各种材质的。
  Teresa说她年轻的时候本来很喜欢雕塑和画画的,但父母觉得那些没什么意义,赚不到钱,就让她学了别的。
  我在他们家里见过她拍的照片,特别喜欢,我说她的艺术天份还是在的,没有画画,就在摄影方面表现出来。
  她谦虚的说:拍得多,总有一两张好看的。

蜘蛛侠晾衣服

小巷

阳光

辛特拉

  这个小镇的晴天和阴天果然是两个世界,Teresa一直说我运气好,辛特拉的两种模样我都见过了。
  在今天这样的阳光下,辛特拉确实特别美,难怪过去的文人会定居这里,什么样的天气就有什么样的美。

同样的三朵红花

一朵红花

老镇小路

米其林餐厅

青花瓷砖

  Teresa带着我往山后的小路走,她说游客们去的地方都没意思,辛特拉的美在于安静的小路和美丽的老建筑。
  路上我们聊天,才得知她的身世还挺复杂。她奶奶是在上海出生的葡萄牙人,她家几代似乎都是葡萄牙政府驻海外的官员,她自己就是在莫桑比克出生和长大,十二岁才回到葡萄牙。
  所以她虽然是纯葡萄牙人,但常常说自己身上流着非洲的血。饮食习惯也跟非洲人一样随意,生活也不像欧洲人那么讲究。

一家有名的老店

米其林餐厅

牌子

老房子的墙

老豪宅

  沿着小路往山上走,沿途有好几个历史几百年的老房子,有些零散的游客在参观。
  Teresa说她要带我去一个她和Jorge的秘密地方,这些老建筑我们只在外面看了看,没有进去。

电线杆

上山的路

老建筑

巧克力+开心果的颜色

  山上有个非常有名的老酒店,她要带我去的地方就是这个酒店后面的一个平台。
  这个老酒店非常漂亮,她说这里的餐厅也不错,就是太贵。

一朵红花

酒店门口的草坪,中间的门后面就是那块平台

茶花

可以看到的风景

  这个平台上果然很安静,没有人,风景的视野也不错。
  吹着风,看着风景,这里真是一个世外桃源。
  据Jorge和Teresa说,现在葡萄牙有个专门针对中国人的黄金签证政策,交四十万欧元,葡萄牙pr带回家。
  Jorge说:我们的政府要钱,他们的有钱人想要好的空气,所以皆大欢喜。

我的发型离很远都能认出来

风有点大……

老建筑

喂!喂!你往哪摸呢!

  下山,回到了镇中心,这里有个玩具博物馆,我们进去在门口转了一圈。
  感觉是纯粹面向儿童的地方,我就没有进去,门口有很多乐高玩具还是挺可爱的……
  Everything is awesome! (忍不住就唱了起来……)

玩具博物馆

小车

大lego

埃及lego

木马

  玩具博物馆附近有另一个博物馆,是个老房子,Teresa本来是带我来看看这个老建筑内部的装饰的,结果发现这里正在办一个关于电车的期展,有很多老电车的照片。
  葡萄牙人真的很热爱电车啊,竟然还专门办期展。
  有一张照片上的老电车正是我们在苹果海滩见到的,全葡萄牙最老的几辆电车之一。

老电车

电车前方

sintra站牌

公园里的花

  从博物馆出来,我们就准备往回走了。
  路上经过一个公园,里面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植物,甚至还有中国和日本的。
  在葡萄牙航海最兴盛的时期,他们会把世界各地的一些名树和植物连根带走,拿到这边来培育,因此葡萄牙在植物方面也是多种多样。
  一边在公园里走着,Teresa一边跟我说,当年她就是在这里和Jorge谈恋爱的。

青蛙

各种动物雕像

宗教

辛特拉的树

  上了火车,Teresa要先回家,在中途下车,我直接坐去里斯本的市中心,再逛一逛里斯本。
  今天是最后一个下午了,明天下午的飞机去巴黎,所以要抓紧时间去把耶稣像给看了。
  举世闻名的里约热内卢耶稣像,似乎就是以里斯本这个为原型的。

火车窗上的笑脸

Teresa

里斯本
Lisbon

Fado雕像

看不懂

  出了Rossio站,再次感慨了下今天的好天气。
  由于天气的关系,路上的人明显多了好多,有坐着晒太阳的,有出来逛街的,形形色色,各不相同。

路牌

擦鞋匠

果汁店

Rossio广场,那个问号广告挺酷的……

  这是第一次见到里斯本这么有活力的一面,也许是因为过去几天都是阴天吧,把人都憋坏了,好多年轻人都出来Rossio广场上放风。

晒太阳

寿司那件太粗俗了

电梯……好穿越

街头艺人

  再次穿过下城,今天的氛围跟之前就完全不同,游客很多,各家餐厅都多少有点生意。

一对游客

电车

海鸥与海

海和桥

坐在海边晒太阳的人们

玩沙的骷髅

  来到海边,好多人坐在台阶上晒太阳聊天。
  我也在这坐了会,看了看海。
  阳光与海,这画面总是看不腻的。

看海要听什么歌?

商业广场

好基友

  沿着海边的路一直走,要去找搭船的码头。
  海边沿岸也全是晒太阳和看海的人,这里的生活真是悠闲。

艺术吧

我……

等船

  在里斯本乘搭交通工具,大部分都可以使用一个充值卡,每次可以只充值五到十欧,用完再充。
  搭船过对岸的船就可以使用充值卡,但是对岸的巴士就不可以,非常诡异。
  Joao之前已经跟我吐槽过他们这个公共交通系统很多次。

船来了

Jorge和Teresa给我准备的点心

里斯本

  早餐没吃完的甜点和面包,Jorge和Teresa都包好了让我下午路上吃。
  在船上本来挺饿的,吃完四个甜点暂时垫了一下肚子,又能继续行动了。

海鸥

  来到对岸的码头,在巴士上可以一次买好来回的车票。
  一路坐上山,下车就在耶稣像的背后,同车大多也是来参观的游客。

帆船元素雕塑

耶稣背后

在平台上看桥

正面

  先在耶稣像的建筑外面的平台上转了一圈,拍了些风景。
  站在这个位置风超级大,吹的人快要走不动路,而且很冷,所以就赶紧进塔。
  上塔的价格也不高,葡萄牙的物价还是很合理的,想上塔的原因是据说这上面是看里斯本全景最好的地方。

在塔上看桥

里斯本

桥这边的景色

  坐电梯上到塔上,先穿过一个纪念品店,上楼就是露天的平台,就像耶稣像脚下。
  由于四面都有铁栅栏的关系,这上面的风反而没那么大。
  这天的云特别漂亮,阳光时而穿刺着云身,看着塔四面的风景,那感觉神清气爽。
  心情很好,葡萄牙真是好地方。

大海湾

云,有点神谕的感觉……

耶稣

里斯本

太阳

  一直都很喜欢站在高处的视野,空气又这么好,就忍不住在耶稣像的塔上待了很久。
  下山上船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太阳向下移动,云向右移动,交织在一起。
  好多海鸥在空中盘旋、飞舞,在船上看着这样的画面好美。
  想象着这里连接着广阔的大西洋,对大海的憧憬再次爆发了出来。

在海边休息

面朝大海苦练吉他

小情侣

夕阳

街头艺人

  乘船回到里斯本主市区的这一边,沿着海边的路原路返回。
  夕阳太美,看一切都变的很美,路边坐着的人、行走的人、卖艺的人,都是构成这个美丽画面的一部分。
  一路回到了商业广场前的海边,在这里看了一会夕阳、大海和海鸥。

又有两只海鸥

海鸥

夕阳与海面

空中的海鸥

夕阳下的海鸥

奥古斯塔街凯旋门

  穿过下城时,下城热闹非凡。
  好多街头艺人都出来工作了,各式各样的表演都很有意思,音乐系的水平都不错,好几个都值得让人驻足欣赏一会。

悬浮球

很酷的街头乐队

憧憬着外面的世界的牛

小提琴艺人

  我回到市中心的时候已经饿了,于是先进了麦当劳,上了二楼,找了个角落,把Jorge帮我包好的熏肉面包拿出来吃……
  那面包的味道至今还记忆犹新,好久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面包了,吃的超级满足。
  选择在麦当劳吃东西的主要原因当然是为了上网,跟Summer聊天。
  明天就要见面了,她也算是正式开始上路穷游,正在做最后的准备。

晚餐

在厕所里看到忍不住手贱拍下来,我以为自己穿越到霍格沃茨的厕所了

大乐队……

  晚上吃完面包,再次出发,要去一个停车场看涂鸦!
  前几天跟Joao一起路过这里的时候,他说这个停车场里每层都请了一个有名的涂鸦师来作画,而且每层的风格都大相径庭。
  这个停车场位于下城前往城堡的路上。如果不想爬山的话,从下城上城堡需要坐两次电梯,第二段电梯就会经过这个停车场。

第一位涂鸦师

从二楼开始

雕像

第二位涂鸦师

  很喜欢这个停车场把原本枯燥无味的地方变成了丰富多彩的艺术区。
  每层的画家都特色鲜明,停车的人也可以把车子停在有自己喜欢的画的那层,我也好希望自己常去的停车场可以做成这样啊!

第三位涂鸦师

Radiohead

第四位涂鸦师

  比较喜欢第四位涂鸦师的作品,因为这风格让我想起了《JOJO的奇妙冒险》,很可爱。
  从画风到天马行空的题材,都非常像JOJO里的替身能力……

PAI?

多面大象

树人

第五位涂鸦师

停车场内的充电站

电梯里的涂鸦师总览

  上上下下把整个停车场都逛完时已经有点晚了,在城市里随便又转了转,就搭火车回家去了。

有卖各种cosplay服

  到家的时候Jorge和Joao正在看电视,他们很爱看Anthony Bourdain主持的餐饮节目,还有一些旅游节目。
  拉着我一起看了一会,然后说澳洲的Master Chef也很好看啊,他们也一直在追。
  这对父子究竟是有多爱世界美食啊……

  那天晚上我才发现他们家一共只有两个房间,Jorge和Teresa睡一间,我睡一间。
  原来这几天,Joao一直睡在客厅的沙发上,把房间让出来给我睡了……T_T
  我说这怎么合适,我是沙发客,理应睡沙发的啊。
  他一直说没事没事,就几天而已。
  真是个善良的好直男!
  我不自觉想起了威尼斯的Marin……

第49天
2014-03-04 周二
里斯本
Lisbon

开始筹备午餐的Jorge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Jorge正在厨房忙活,Joao已经出去上班了。
  Jorge说我今天下午走,中午要给我做一顿葡萄牙的特色鳕鱼和番茄汤,不然我这一趟没吃到就太可惜了。
  然后我之前就跟他们提过今天上午我准备去贝伦区,所以早上Teresa就说她陪我去,那边她很熟。
  于是Jorge继续在厨房忙活,我跟Teresa出发,乘巴士前往贝伦区。

Joao家窗外的风景

附近的房子

  Joao家附近的环境很好,有山有水,而且很安静。
  早上出门,有人跑步,有人遛狗,有人喂猫,很和谐的生活。
  Teresa跟我说她小时候就一直住在贝伦区,跟Jorge结婚之后才搬到这边来住的。

  从他们家坐巴士去贝伦区大概要四十五分钟,今天是公共假日,车次不多,我们运气不错,没等多久就有车来。

Joao家附近的野猫,有些爱心人士每天来喂

贝伦区
Belem

贝伦区的老房子

  来到贝伦区,Teresa熟门熟路的带我逛了起来。这里一直都是个政治区域,她父亲当年是官员,在这边工作,所以他们家才会住在这里。
  她还给我指出她父亲当年的办公室,如今已经重新装修,用水泥墙封起来了。

Teresa父亲的办公室以前就在这个位置

精致的老房子

菠萝瓷砖

  在路上还遇到一个年龄更大的老太太跟Teresa打招呼,两人几乎没有寒暄,打完招呼就离去了。
  Teresa说那是看着她长大的一个阿姨。

叼着烟的Teresa

消防栓

SI

  路过了总统府,Teresa说总统的房间上竖着绿旗就说明他来上班了,不过谁知道呢……
  据说有一年里斯本大地震,只有贝伦区没有受到破坏,从此这个国家有钱有权势的人就统统搬到这里来住了。

  旁边有个博物馆,里面正在展出各种各样的老式马车,多为古董真品,我挺感兴趣的,但是实在时间有限。
  今天来贝伦区是有很重要的任务的。

总统府,前皇宫

总统府门口的卫兵

买邮票的机器

  先到邮局寄几张明信片,由于是公共假期,邮局不开门,但是门口有自助邮票贩卖机和邮筒。
  买好邮票,贴好,正准备把明信片一起扔进邮筒,Teresa说:等等!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小时候我问我爸爸,邮筒里的信是怎么寄出去的。他告诉我每个邮筒里都蹲着一个邮差叔叔,你把信交给他的时候还要告诉他这封信寄去哪里。
  我:……
  她:来,告诉我这张寄去哪里?
  我:中国。
  她对着邮筒的缝大喊:China!
  然后才把明信片扔进去。
  她:这张呢?
  我:澳洲。
  她大喊:Australia!
  然后把明信片扔进去。
  正好路过一对中国情侣,用好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Teresa还在继续。
  她:这张你自己来。
  我看了看那对中国情侣,摇了摇头。
  于是她又继续对着邮筒大喊:China!
  我:……

邮筒

年轻人

踢球的小孩

射门!

蜘蛛侠今天骑滑板车出来拯救世界

  到贝伦区的公园转了一圈,今天放假,所以很多年轻人不用上学上班,都出来放松。
  公园里有个凉亭是泰国政府近年来赠送给葡萄牙的,出现在这里还挺特别的。

泰国送的

地下道里的画家

  穿过公园,来到海边的“大发现纪念碑”,这里的游客不少,多是来拍照留念的。
  地上有个世界地图,上面记录着葡萄牙历史上在哪一年去到了哪些国家。
  在所有欧洲的航海帝国当中,葡萄牙属于很强盛但并不那么强势的一个。
  当年葡萄牙商人盘踞在澳门,久而久之,商人们在当地生活、结婚、定居,最后这块地不知怎么就归葡萄牙管了……反正也没打仗也没割让。
  葡萄牙在亚洲印度、日本也都有占领的港口,但是他们与当地人基本上不发生冲突。

最近很流行的复古面包车,潮人专车

红海上的小女孩

  大发现纪念碑上雕刻着葡萄牙历史上的各种名人和民族英雄,造型是帆船的模样,也是象征着葡萄牙当年航海帝国的强盛。

大发现纪念碑

锻炼的人

  离开大发现纪念碑,来到了热罗尼莫斯修道院,这是葡萄牙最重要的修道院之一。
  最初这个修道院是建在海边的,一出门就是港口。随着时代变迁,人们渐渐把港口填成了公园,那种修道院临着繁忙港口的景象不复存在。

  修道院的正殿排着大长队,Teresa说那边要买票又要排队,没什么意思,带着我往右转,进了右边的侧殿。
  她说小时候她父亲带她来逛这个教堂时,只着重给她看了一个东西,就是一个柱子上毫不起眼的小鱼。
  这么大的修道院工程,这么多柱子,这么多繁杂的雕花,却只有这么一条小鱼。
  她说一定是哪个工人,趁包工头没注意的时候悄悄雕上去的,那鱼在柱子上的角落里,不容易发现。
  她要带我去看那个小鱼。

死人在里面,雕塑在上面

小鱼在右上角

  Teresa说只有知道这条小鱼存在的人才会特意来看,摸一摸会有好运,所以这个鱼已经快被摸平了……
  这个教堂屋顶的结构好像也很特别,不过我不懂建筑学,无法理解其中精髓,只觉得挺美的。

窗户

好像是航海者带回来的纪念品

屋顶

门口的雕塑

  Teresa想象力很丰富,教堂的外墙有一条横着的花纹,围了一圈,她说她一直觉得那个像教堂围了一个皮带……
  教堂瞬间就变萌了。

玩泡泡

教堂侧面

这动作,想起了丁丁历险记……

  把贝伦区几个主要景点大致看完,终于来到了今天最重要的一站:拥有世界第一蛋挞的贝伦糕饼铺!
  我跟Teresa说,我晚上去巴黎要见一个女孩,她很喜欢吃蛋挞,所以我要买几个带过去给她。为了保证新鲜,我现在才来买。
  Teresa马上就用意味深长的八卦眼神看着我,我也没有多说什么……

门外

店里的摆设,都是古董

青花瓷

古董

  前文已经介绍过,这家店最早只是个糕饼工厂,隔壁修道院的修道士发明了蛋挞这种甜品之后,委托他们加工生产,所以这里是最早生产制作蛋挞的地方。
  后来从工厂转为店面,这里也算是蛋挞的发源地了。
  上次来的时候时间太紧,又太晚,没有在店里参观。Teresa让我好好去参观一下,这家店里非常多古董,跟个博物馆似的。

工厂

餐厅里坐满了人

模型

青花瓷

工厂照片

蛋挞照片

忙碌的服务员

  店里人非常多,但是这家店里面也非常大,每穿过一个小门都会发现里面又别有洞天。
  走过好几个人满的大厅,才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一个座位。
  我还是老样子,点了三个蛋挞,外加六个带走,还有一杯咖啡。Teresa点了一杯橙汁,这次我总算有了买单的理由……

蛋挞、橙汁、咖啡,蛋挞被我趁热吃掉了一个。

门口排队买蛋挞的人

神之蛋挞

  打包带走了六个蛋挞,很喜欢这里的外卖包装,六个一盒,蛋挞面对面盖起来,放在一个有弧度的盒子里,非常耐压,很适合我这种要坐飞机的人。

店名,一定要来

  吃完买完蛋挞,时间已经不早,我们连忙赶回了巴士站。
  路上还看到一个正在制作传统烤鱼的厨师,看起来不错,下次再来吃吧……
  搭公车回去的时间也是四十五分钟。

里斯本
Lisbon

  回到家已经将近两点,Jorge早已准备好午餐,就等我们回来。
  看到这么丰盛的一桌菜,真是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
  这都是Jorge很认真备了一上午做出来的葡萄牙传统家庭菜啊!

Teresa掀开锅盖

Jorge

  从番茄汤,到西洋菜,再到鳕鱼,每一样的味道都好棒,已经懒得再用文字多作赘述。
  只感觉这才是东西结合的世界料理嘛,其他西餐都弱爆了啊!
  在欧洲各大传统历史强国当中,至今为止都对葡萄牙印象最好。
  同样是征战过世界的超级航海帝国,葡萄牙文化最不高冷傲娇。其他欧洲历史强国,英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从骨子里就有种浓浓的骄傲,挥之不去。也许这是历史强国的一个通病,太过骄傲于历史,以至于始终无法客观认清现状。这种习性在中国也存在,德国也许是战败国的关系,反而不明显。

番茄汤和面包

我的番茄汤

西洋菜

  之所以有较深的感慨,是因为这段时间通过各国的饮食发现,只有葡萄牙的饮食是最融合世界百家之长的。
  他们乐于接受其他国家的饮食文化,尤其是被他们统治过的非洲、南美、亚洲各国的特色风味,只要好吃就统统加进来,尝试发明新菜,绝不会固步自封、闭门造车。
  相比之下,英国的黑暗料理不用多说,意大利的披萨和面多少年没变过,德国就是香肠猪手和啤酒,法国菜吃来吃去也是那老几样的羊排、牛排、糕点,做法万变不离其宗,西班牙菜虽然好吃,但还是有着浓浓的西班牙烙印。
  只有葡萄牙菜,总是能在其中发现其他地区菜系的影子,因为他们总是在学习和融合其他菜系。
  闻名于世的Nandos,菜单上都写着葡萄牙+非洲菜,但完全看不出葡萄牙风味在哪。不过Joao跟我说Nandos虽然在世界上很有名,但在葡萄牙却一家都没有。

  说到底,还是最鄙视英国的黑暗料理,他们就是最典型的不愿意向“下等文化”弯腰低头学习的心态,永远不会承认自己的高冷菜系难吃。

鳕鱼和土豆

中间的是奶酪

  饭吃到一半,突然有人按门铃。
  是他们家的小儿子来了,这个90年天蝎座帅哥一进门,果然是一脸冷酷的样子,太傲娇了。
  他叫Jose,是的,他们家男人都是“J”打头的名字。
  看起来他跟父母之前的关系并不那么亲,所以相互之间都没有太多笑意也没有什么话聊。
  跟我聊了一会之后,不知道怎么就开了话匣子,有说有笑的。
  看来我们天蝎座都是一个德行啊,只跟想聊的人好好聊,跟不想聊的人就没好脸色看。

Jose不好意思了

如果我搞基的话,他会是我的菜

午餐

  吃完饭离开的时候,原本是Jorge要送我去机场的,但是Jose主动说他来送我吧,我自然也高兴啊,年轻人之间好聊天嘛。
  开车上了路,我才知道他是自己在公司附近住,但是每周还会拿衣服回来让妈妈帮他洗……我真是强忍住才没有笑出来。
  他说他确实不喜欢跟他父母来往,他们事儿太多,但是也觉得很尴尬,每周还要回来让妈妈帮他洗衣服。
  我说……你买个洗衣机啊……
  他说……不会用啊……

  一路开车把我送到了机场,沿途聊了很多。他跟他女朋友也是一周只见一面,看起来感情已经很淡了,他让我把他照片带回澳洲,看能不能帮他找个澳洲女朋友。
  我:一定一定,最好还能帮你找个中国女朋友。
  他:嗯嗯,中国女朋友比较好,又传统又漂亮。葡萄牙女朋友也很传统,要不要帮你找一个?
  于是不知不觉又聊到了把妹的话题,他比我小一岁,没想到还是个情场老手,一看就经验丰富。
  在机场,他一直陪到我过安检才离开,又要去见一个女同事。哎,帅者多情啊。

临走跟Jorge和Teresa合照!

  我降落时才发现行程单上没算上时差,我是法国时间十点一刻到,而且是在一个非常遥远的廉价航空机场,离市区一个半小时车程,再过去住的地方,起码要十二点多才能到……
  巴黎之旅,就这样开始了。

(下回预告)

下一回就是本长篇连载游记的大结局了,经过的城市有巴黎、布鲁塞尔和伦敦。
在巴黎,去了名震天下的卢浮宫、巴黎铁塔、巴黎圣母院、凡尔赛宫,看了各种日落,逛了各种小店,也循着Before sunset的足迹找到了里面的书店Shakespeare and Company。
在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尝了超好吃的巧克力和华夫饼,参观了动漫博物馆。
最后回到了阳光明媚伦敦,历时两个月的漫长旅行终于要结束了。

欲知详情,且听下回分解。

(最近生活刚刚回到正轨,超级忙,所以写游记的时间并不多。望读者们多多包涵、耐心等待,再过几天大概就能写完了。)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