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浮生遁世 古村名城——楠溪江寧波自駕

@鱼笑九天

浮生遁世 古村名城——楠溪江寧波自駕

第1天
2012-10-30 周二
林坑村
Linkeng Ancient Village
门票0元
我的评价:
深秋時節,毅然放下一切雜務 清晨冒著微涼風雨驅車楠溪江 首站開往永嘉縣黃南鄉——【林坑古村】,風雨兼程、翻山越岭 9小時後才看到這塊路牌 頓時輕鬆許多 下午4点到達林坑 實際駕駛時間7小時 車程601公里

趁着天色未暗 雨停風息的間隙 拎起相機逛進了村子

入住村口農家客棧——【小橋流水人家】 當天客棧只迎來我們倆位客人 隨意挑選了看得見風景的房間

陪駕坐了一天車 多少有點疲倦 幸被林坑山間涼爽清冽的秋風吹走了旅途的倦容

林坑四面環山 遠處雲霧繚繞 山巒蒼翠 秋冬的腳步似乎離這裡還有點遠

深秋山裡的夜似乎來得特別早 5点多下山的時候天色已暗 遠遠看見我房間的燈光和我停在坡下客棧門口的車

靜謐祥和的晚上,天剛暗便如深夜,久沒7點前睡了,枕着窗外溪流的水聲、穿過樹林的陣陣風聲、偶爾幾聲被行人驚擾的狗吠,一夜無夢香甜如是

第2天
2012-10-31 周三
林坑村
Linkeng Ancient Village

凌晨被雞鳴聲喚醒 窗外山頂放亮 便悄悄起身沿著石板山路登上村子東南側的山頭 腳下灰瓦老屋 層層疊疊 煞是好看

登山石板小徑上野花靜靜地開着 一幅遁世脫俗的清澈模樣 讓浮生煩躁的心靈霎那間沉靜下來

腳邊繞來繞去的“旺財”機靈乖巧 連一向害怕動物的lp大人都戀戀不捨

下山時天已大亮 lp大人和“旺財”靜靜地候在廊下等我一起早餐

機動三輪車代替了貨郎擔,生意的行走沒有變化

深秋的林坑古村 一切都像身後透過薄霧的陽光一般溫暖而又柔軟

出早工上山的村民

陽光終於越過山巒 空氣與風景頓時多了溫暖 笑容與身心得更多舒展

村民們各自做自己的活計 倒是拎着相機的我們似乎有點多餘

林坑村不大 不多一會就能逛上一圈 做為遊客 你所作的任何事情也不會有人好奇 各人都在忙碌自己的活 沒有吆喝 沒有招徠

願所有俗世的幸福觸手可及 讓五彩斑斕的夢想繼續成為夢想吧 浮生遁世 有緣得之

一樣的木屋小路, 不一樣的風景心情,木瓦房依山而建 錯落有致 在山林溪流的圍抱中 協調統一 恍若天成

客棧年輕的老闆娘 做得一手家常好菜

楠溪江
Nanxi River
我的评价:
楠溪江畔的村落、樹木、蘆葦、柿子樹、秋野的天然沒有一點雕琢痕跡,岩頭鎮最近的兩處古村是【蒼坡】與【芙蓉】兩村分別位於鎮子北南兩側 徽杭兩地建築風格極為相近生出似曾相識之感

深秋楠溪江最先映入眼簾的竟是這些漫山遍野掛滿紅彤彤果實的柿子樹

稻子也熟了 沉甸甸的稻穗彎着 是收割的季節 這一天也是收割的好天氣

駕車快速駛過這座農宅 還是再次被掛果的柿子樹吸引 掉轉車頭回來拍了幾片

計劃開往【石桅岩】景區 因為修路走得好辛苦 只得放棄 途中改道【嶺上人家】

露台晒着該是奶奶當年最愛的柿子餅吧,當年叫做“青餅”

嶺上人家依山而建 風景秀美 驢友們的最愛 山上也一樣掛滿柿子

左下角的隧道口我的來路 因為不是雨季 山澗裡的水流頗淺 臨近不願處的瀑布遠非想像的氣勢

穿過一座吊橋進入嶺上 幾乎所有的民居都成了客棧 山坡紅燈籠下的烤全羊是這裡的招牌產品 可惜沒有機會品嚐

蒼坡村又被稱為“宋莊” 有超過800年村史可考 至今依然保留了部分宋代舊風物樣貌

晚秋的暮色光影 讓奔波了一整天的我們腳步放緩

收穫的季節裡 每個角落都是一張張醇香的面龐

破敗的舊屋裡供着塵封的靈牌 沒有人刻意來維護 唯有屋簷上的夕陽 永遠是最古老、也是最新鮮的模樣

偶然闖進來的遊客並不會擾亂了農家曬場 我們倆的身影斜斜地投在金色的稻穀上

走進這狹小或許曾經溫暖、高雅、富足的小屋 塵封於記憶深處的點滴印象這一刻被喚醒

喜歡這樣斑駁粗陋青筋裸現的扶欄 觸手之處 彷彿觸摸到的是它閱人無數歷盡滄桑

夕陽點亮紅燈籠 遠遠瞧見 霎時晃亂眼光

總有一些陌生的家當讓村外客好奇思量

舊戲台空寂的圍廊裡 清晰地聽得到自己的呼吸聲和快門聲

聽不到的是 曾經的歷史、過往的喜怒哀傷

留在田裡院落裡無聲忙活着的依然是父輩們

當餘輝灑在石板青磚的小路上 才知道他鄉原本是故鄉

芙蓉池邊清靜得讓人不忍叨擾 一圈逛回來 畫面依舊:路中犬、池裡鴨、亭下廊畔私語少年郎

白天熙熙攘攘的麗水街入夜竟如此清淨 一溜的紅燈籠孤獨伴著微涼秋風

第3天
2012-11-01 周四
楠溪江
Nanxi River
我的评价:
清晨來到楠溪江著名景區【獅子岩】 雖預知旅遊淡季 但冷清到這種程度還是有點意外

視野之內只有我們倆人, 茫然無所適從 江岸竹筏注定是不會有人帶我們漂流了,姑且意思一下 到此一遊

江灘水岸的顏色固然不會讓人失望 清澈見底的楠溪江讓呼吸都變得清爽

不知道是野花還是莊稼 淡紫色的花開得樸素而又優雅

懶得回車上拿腳架相機放亂石灘 自拍, 因為特別安靜 玩得蠻是輕鬆

水鄉長大的孩子小時候都玩過的遊戲 在無人的美麗楠溪江畔再次回到從前……

旺季時忙碌不休的漂流筏全都息停岸邊 獅子岩孤零零地無奈佇立江中

宁波天一阁
Tian Yi Library
我的评价:
全國現存最古老的私人藏書樓——【天一閣】 無疑是寧波人最引以為豪的一張歷史文化名片,名片上赫然告示:“到寧波不到天一閣 等於沒到寧波”

最早知道天一閣緣於很久之前某人《文化苦旅》中的一篇“風雨天一閣”自那是起便堅信總有一天會來拜訪這裡

正是這座並不起眼的兩層建築承載了寧波人還有天下藏書人讀書人的夢想與驕傲

對江南的園林建築一向情有獨鍾 被天一閣南園靜美幽雅的佈局吸引

一束光線穿透密林灑在小石獅的臉上 更感覺其嬌憨可愛之態

暮光柔柔地落在屋脊上 新綠的苔蘚爬滿高聳的樹幹

“代不分書”——范家的家訓 讓有志於繼承收藏大業的歷代後人堅守下來 也讓奇蹟得以延續至今

花園裡的柚子樹上掛滿果實 深秋的江南似乎還感覺不到寒意

幾乎不敢相信這些保存得如此完美的書櫃是當年舊物

天一閣名字由來是主人取《易經》中“天一生水”之意 欲借水防火 可見對藏館火患的憂慮 這裡外牆建築方法就是最古老的防火牆

有些離自己並不遙遠的地方 一生也可能只來一次

天一广场
Tianyi Square
我的评价:
【天一廣場】 寧波最大的商業區整潔的街道華燈閃亮 見證一下悠閒而又富足的寧波人

【缸鴨狗】是寧波人最津津樂道的名小吃 因為不是旅遊季節 不用忍受排隊的煎熬 得以安靜地品味 甚至拍攝

糯香爽滑的寧波湯圓

當晚忙不迭地去找小吃 時隔兩月那甜香柔軟的口感始終不能忘卻

秋月高懸 天一廣場 有它自己的安靜與優雅

宁波博物馆
Ningbo Museum
我的评价:
如許多人去“鸟巢”不為看比赛、去“水滴”不為聽歌剧,去宁博也不單純为欣赏馆藏,更多是為了近距离地看看这座出名的建筑。宁博馆并没有让我震撼 也没预期那么流连忘返 或许应该為我的膚浅薄學感到羞愧……

“王澍的宁波历史博物馆以一种表面的宏大叙事达致了一种对社会建造现实的讽刺和批判……”

如果您和我一样在去宁博馆之前碰巧读到过类似高深莫测的评论

不知会带着怎样的情绪走近这座名闻遐迩的现代建筑,反正我在亲临之前是真的被宁博馆的盛名唬住了

一部名为《搜索》的电影 有几处零碎但重要的片段应当是这个台阶上的拍摄的 让我印象颇深

拆迁 对中老年一輩来说是件特别纠结、特别沮丧、特别无能为力的事情

所幸一些过往的元素在宁博馆被巧妙存留下来尽管行前对拍摄宁博馆充满期待 却事与愿违无所适从 直到静下心来慢慢地靠近

青砖碎瓦上那些斑驳的黑、灰、红里散发出的那种浓浓的乡情、淡淡的怀念还是让一些简单而奇特的元素贴近我的内心里来

这样的肌理光影之下我确实找不到更多拍摄理由 窗棂之上无力的夕阳淡淡地反射出自己的影子 淡淡的影调、淡淡的心思

具有江南特色的毛竹制成特殊模板清水混凝土墙 毛竹随意开裂后形成的肌理效果清晰地显现

朴素无华的灰调不免让每一位经历了或正经历着近代史上最大规模的城市拆迁改造运动的人们近乡情怯感慨万千

第4天
2012-11-02 周五
宁波
我的评价:
寧波小住 循著電影《搜索》的腳步 找到這家汽車旅館【觀止22】

超大的床和超大浴缸再加上全天免打擾送餐服務是她的招牌 ,套房約100多平米沒有對外的窗

通風採光來自套房內的中庭 在靜謐中體驗獨自窺天的感覺

汽車旅館特殊的私密性和追尋浪漫的精神巧妙迎合了有情人

初次嘗試這種免下車的check in服務 每位房客都有自己專用的車庫和只能通向自己房間的獨立電梯

宁波老外滩
Ningbo Old Bund
我的评价:
【老外灘】印象中一個著名的去處 與黃浦江外灘比起來真袖珍了許多

老外灘幾乎成了影樓的婚紗外景地 倒也給白天的老外灘添了些色彩與生氣

上午的酒吧街似乎還能隱隱感覺到上個夜晚的紙醉金迷 燈紅酒綠

溫柔甜美 浪漫詩意的婚紗秀原來是這麼煉成的

杭州湾跨海大桥
Hangzhou Bay Bridge
我的评价:
杭州湾跨海大桥2008年5月1日启用是一座横跨中国杭州湾海域的跨海大桥,北起浙江嘉兴海盐郑家埭,南至宁波慈溪水路湾,全长36公里

不多評價了,是個偉大的工程,沒得說……

旅行小贴士
  • 楠溪江邊的古村林坑最值得去,有點偏,自駕最方便,最好住上一兩天
  • 寧博館與天一閣,一新一舊,都值得一看
  • 愛吃甜食的人不要錯過缸鴨狗,不僅僅是因為名氣大……
  • 楠溪江與雁蕩山的互通應該竣工了,兩處一起走應該更過癮
  • 寧波土豪雲集,多出很多選擇好酒店的機會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