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南美背包独行【厄瓜多尔】

@多多多多

南美背包独行【厄瓜多尔】

61
第1天
2014-01-09 周四

一年过去了,终于开始整理照片整理回忆了。这些日子里,经历了一些事,此时回头再看,我早已不是一年前的我了。

早写完,早告别。

哈哈哈哈… (转变个情绪)

这将是一篇流水账… 琐碎无聊的、不文艺不装x、没灵魂没深度的!流!水!账!!

噢耶~

2015.02.01

厄瓜多尔签证(2013-2014年):

在美国的中国公民办理厄瓜多尔签证从理论上来说与在中国办理相同,需要提供身份/工作/存款/无犯罪证明等等无数材料。在厄国驻纽约领事馆的网站明确说明,除了中国公民外,厄瓜多尔只对持阿富汗、埃塞俄比亚和巴基斯坦等这类国家护照的人要求签证入境(其余所有国家均免签),即使在美国有学生签证和居留权或是有美国绿卡的中国人,也需要去领馆面谈,取得一份通行证。

在12月的一个大雪天,奔向曼哈顿中城的领事馆,整层楼寥寥无人,跟officer随意聊起来,他说我是这个月第一个办 Tourist Visa 的人(不知是不是近几个月来的首个 = =)

机票:

这次是从厄瓜多尔玩到秘鲁,由北向南不走回头路,所以机票的路线便是:纽约 — 基多(厄瓜多尔),利马(秘鲁) — 纽约… 一月出行,十二月初才决定大致行程,也就等于提前一个月买机票(冤大头呐!)但本菇凉有个响彻海内外的外号 — 刷票小能手… 嘿嘿…

最后订的是墨西哥航空,来回都在 Mexico City 转机(两年前在墨西哥的旅行让我对那儿颇有好感呢),票价含税$450美刀… 好吧,请再喊我一次“刷~票~小~能~手~!”

行程:

Day 1:纽约至基多
Day 2:首都基多:因高原反应而入院半日游
Day 3:北部小城(南美最大的周六集市):奥塔瓦洛(Otavalo)
Day 4:奥塔瓦洛以北小镇Ibrra:自由号火车一日游,晚间回到基多。
Day 5:赤道公园,高原缆车
Day 6:基多古城
Day 7:南下中部小城Latacunga(遥望赤道雪峰Cotopaxi科托帕希火山)
Day 8:山地印第安传统集市;史上最不靠谱的搭车经历,抵达Alausi小镇
Day 9:“恶魔之鼻”火车一日游,午后赶赴昆卡古城
Day 10:逛古城;逃离高原路线启动!
Day 11:太平洋,我来了!再见,厄瓜多尔!(继续往南,闯入秘鲁!)

纽约
New York

New year journey just started

临行前一晚才记起在墨西哥转机是需要入境的,不能走直接的过境转机通道,也就是说,需要各种进入墨西哥的有效证件/签证等,幸好美墨双边出入境规定还算简单,只需持有效的美国签证(F类B类等),便可自由进出墨西哥。在纽约到墨西哥城的航班上与邻座的Laro聊了一路,这位在美国读了高中和本科的墨裔律所合伙人从“cacahuate(花生)”开始对我进行西班牙文“恶补”,可惜,我至今也就只记得cacahuate了…

转机等待托运行李时,又与一个看上去三十好几但其实还在读CS的研究生聊起来,巧的是,我们的路线完全相同:纽约 - 墨西哥城 - 基多,而且他还是土生土长的厄瓜多尔人,高中才移民到美国。这是我第一个认识的Ecuadorian,也从他开始,认识了许多生活在美国的厄国人(Ecuadorian Americans),在后来的旅行中给我了许多帮助。文后会提及。

第2天
2014-01-10 周五

红眼航班在早上六点左右抵达基多,入境时我都睁不开眼了,大概是这几年来唯一睡不好的飞行过程了,正巧前后左右都是些年轻人,有在加州长大的厄国人带着未婚妻“认祖归宗”来了,有准备常驻南美的教育志愿者,有刚从北非“逃生”的加拿大背包客等等,对未知的一个月无比亢奋的我,跟大家闲扯了几个小时,以添加了前后左右座的FB账号为结束…

顺利入境,行李counter站着的这个马里奥,让我精神一震。敢问Mario兄弟跟厄瓜多尔还有神马关系?

事前与Hostal老板约好了接机,准时会合后,便向基多古城前进。机场到旧城走了一个多小时,不停爬坡上山,大雨渐停,山涧峡谷云雾缭绕,壮观异常。我在困顿中挣扎了一个多小时,没有拍照片,哈哈。

厄瓜多尔(Ecuador)位于南美大陆西北角,北接哥伦比亚,南接秘鲁,西临太平洋。由于赤道横贯了厄瓜多尔的国境,所以以西班牙文中的“赤道(ecuador)”作为国名,又拥有“赤道国”的别称,还因盛产香蕉而被称为“香蕉之国”。虽然国家不大,但它的地理与气候种类丰富,其国土的一半以上为山区,西境濒临太平洋,属沿海平原伴海洋性气候;中部高原盆地相间分布,海拔较高,属昼夜温差大而多变的山地性气候;东部沾着亚马逊丛林边儿的雨林地区又呈热带雨林气候。

厄瓜多尔为世人所知的是首都基多(Quito)与南部第一大海港城市瓜亚基尔(Guayaquil);以及大陆领土九百多公里外,位于太平洋上生存着众多珍稀物种的加拉帕戈斯群岛(Galapagos/科隆群岛)— 传言达尔文正是在那里完成的生物进化论。

据闻,厄瓜多尔是全世界唯一适合人居住的赤道国家。大部份的赤道国家,如印尼、非洲一些国家及亚马逊河流域,全部都是一年到头的酷热,只有厄瓜多尔,位处安第斯山脉三四千米的海拔高度上,因此气候相对更适合人类生存。

基多古城

基多(Quito),厄瓜多尔首都,由火山山脉围绕的安地斯山谷在其间穿过,平均海拔2800米,是世界海拔第二高的首都(仅次于玻利维亚首都 La Paz 拉巴斯),也是地球上距赤道最近的首都。

建立在印加古城遗址上的基多,于16至19世纪被西班牙殖民统治数百年,因此亦拥有着丰富的前西班牙时期文化,它号称是南美保存最好而变化最小的历史中心,现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定为世界遗产。

在古城的任一高处,都能远望至“小面包山”上的圣女像,并受其圣光庇护。

独自出行的时候,我一般有个习惯,就是不事先定下全程住宿,基本只会定下最初目的地的住地,以便行程随着心情随时变化(哈哈哈)。初到基多,选择住在古城中心的居民区,也是青年旅社(hostel)和家庭旅馆(hostal)聚集的区域,在地势起伏的山坡上密集围绕,颇考验司机们的基本功与行人的肺活量。在当地人眼里,这片区域的治安情况堪忧,但它真实又接地气的生活气息着实吸引了我。

住的家庭旅馆是 Hostal La Casa Toleña,建于半山腰,由Romero先生一家的老房子改建经营,大女儿Carolina负责旅馆接待,父亲负责接送机等等,母亲做饭打扫,非常可爱且典型的南美家庭,可惜几乎无法用英文交流,以致后两天都是用 Google Translation 一字一句的沟通,异常累人,但也有趣。

单人间$12/晚,早餐$2.5 (not included but 是吃一顿能顶一天运动量的份量),接机$35… 房间老旧,有点阴暗潮湿,窗户正对着楼梯间,理应很吵,但当时正值淡季,整个hostal只有我与一对智利夫妇住着,还是很安静的。这间家庭旅馆的亮点是顶楼露台Bar,能俯瞰小半个古城,一至夜晚,灯火便如星光璀璨,惊艳非常(后面有图)。

早饭是女主人homemade pancake & burger... $2.5一份,份量十足 ^O^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到基多的第一天还是完全废了,没想到2800米的海拔会让我这么辛苦(曾从中国沿海直飞过香格里拉,也曾在美国的落基山脉3600米徒步露营过)。这回先是呼吸不畅头晕脑胀,旅馆老板带着去老城居民区的药房买药(这里的医疗系统与北美相似,处方药不能随意购买),比手画脚鸡同鸭讲后被强塞了阿司匹林,无效。本想着休息半天再去老城中心逛逛,但发现越躺着就越呼吸困难,于是打车去了位于基多新城区的综合医院Emergency,吸着氧总算能小睡了一会儿。一个人被晾在语言基本不通的异国医院的急诊病房里,还是感觉蛮那什么的… 本想让医生开个Diamox的处方或说说哪儿有卖便携氧气瓶就行了,却被要求做了无数无谓的检查,只因医生说要免责。耗了六个小时后,说一切正常慢慢适应就行连药都不给开的时候,我心里的委屈还是憋不住了。如果是普通的头痛乏力的高反情况也就算了,谁都知道能慢慢适应,但明明跟你们说了希望能开点药尽快适应怎么就不行呢噼里啪啦地吼了一通,也不管他们能不能全听懂!整个急诊室突然无比安静,我也不管,把帘子一拉换下病号服就准备走,却终于来了个英文不赖的主管,巴拉巴拉解释一堆然后安慰性地开了点镇痛药之类… 基多医院半日游完结。

大都会医院 Hospital o Metropolitan 是基多最大的公立医院

急诊室出来后,瞄了一眼账单:$450… 两个反应:1. 南美小国果然比不上美帝坑人;2. 姐姐我出行前的旅游保险买对了!

在南美搭计程车都不用计价器,一般是上车时与司机商量好价钱(不用小费)。初到第一天,一切都还没适应过来,去医院时是旅馆主人Carolina在门口帮忙拦下的车,谈好价格$5,我就迷迷瞪瞪地上车了,再迷迷瞪瞪地下车、进医院、找急诊处… 出院时已经晚上八点多,天已转黑还下着雨,医院附近挺荒凉的,安全起见也不敢大摇大摆走出去问路,幸好吸了几小时的氧气又睡了一觉后精神好转,脑袋也清醒了些,就在急诊室门口等来往行人一起走出去叫车。果然,遇到一位女医生,撑着自己的伞带我拦车、确认地址、谈好车费,用简单的英文叮嘱我注意安全,我这才顺利回到旅馆。回到住地时已晚上九点多,才意识到饿了一天(果然旅馆老板娘的超大份早餐能撑一天),但居民区附近的餐馆大多已打烊,兜兜转转,只发现一间烧烤铺子,比划比划,烤香肠烤鸡翅入口!

抵达厄瓜多尔的第一天,就在上气不接下气中【平淡】度过了,除了医院,啥地儿都没去,噢耶~

能在早晚看到这种景色,也不枉我来这“世界第二高海拔的首都”走一遭!

旅馆顶层的夜景

第3天
2014-01-11 周六

四十多磅的背包入个镜。
胸前还背着个十几磅的小背包。

出乎意料地睡了个好觉,自然醒,打包好行李,出发去北部小城奥塔瓦洛(Otavalo)赶个集。

奥塔瓦洛(Otavalo)

睡了个自然醒,由古城中心打车到了位于城市北段的长途车站($10),在无数人围观下,用尽了智商和 body language 才挤上了开往Otavalo镇的巴士的最后一个位子,下午四点抵达镇中心大巴车站,先从车站打了车($1)去hostal放行李(其实步行也就十来分钟的路程,但何必让自己背着行李硬撑~),然后在旅馆老板的手绘地图标示下赶了个晚集。

这个小镇号称有厄瓜多尔最大的、在整个南美洲也颇负盛名的周六集市 — 每周六从凌晨开始聚集的小商贩,摆出日用品与手工艺品,从镇中心一直向外延伸出,几乎将整个小镇装扮一新,周边城镇的居民都在这一天进入奥塔瓦洛购买日用品等等,让这个地方热闹非凡。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都在星期五陆续到来,星期六早晨一出门就会发现突然进入了一个与昨天不同了的全新世界,街道上是满满当当的亮丽色彩。

在想象中,这种集市应该是相对传统和封闭,富有印第安人土著色彩的,可逛过后才意识到社会经济的发展也提高了山地人民的生活水平,他们并非如我想象的那样依旧过着烧柴烧煤男耕女织的生活,他们也用欧莱雅的洗面奶、潘婷的洗发水,戴洋基队的棒球帽,穿着 Made in China 的山寨Nike运动服… 一幅十几年前中国乡镇奔小康的欣欣向荣的景象…

走走逛逛,被一场突降的暴雨困在菜市场的雨棚里,受到百米内卖菜小贩的围观和吃喝款待。

奥塔瓦洛算是厄瓜多尔最出名的旅游地之一,因此商业化氛围比我此行后来经过的几个中部小城都要浓厚得多,城中有几条街道新房林立,满是高级餐厅,随意走进一间,伴着窗外的细雨和现场乐队的演出,终于品尝到了传说中的南美鸡汤…

第4天
2014-01-12 周日
Ibarra, Ecuador

既然来到了北部山地,单单一个奥塔瓦洛集市可满足不了我的探索欲,在网上翻找各种英文游记,发现在奥塔瓦洛以北有一个短程的火车观光项目,正是厄瓜多尔旅游局近年推广的“火车观光游”的一部分,由距奥塔瓦洛二十多公里的北部小镇Ibarra出发,途径安第斯山脉,抵达一个典型的由非裔厄国人(Afro-Ecuadorians)为主要人口的小村庄Salinas,往返路程30公里,早上10:30出发,中午在Salinas停留吃饭,下午4:30回到Ibarra…

Ibarra算是北部的交通重镇,算是厄瓜多尔发达的公路系统中的北部枢纽之一,所以每小时都有车直通厄国东南西北各地,包括往南回到首都基多,正合我意。

但正因为这突然的心血来潮,让前一晚住在奥塔瓦洛的我一大早就火急火燎地开始赶路… 首先,当晚网络不稳定,无法在官网预定火车票,而铁路局六点后就已下班,电话无法接通(后来才知,通过电话预订火车票需被转接到当地车站,没有所谓的统一预定中心),于是想着第二天早起直接搭车去Ibarra(奥塔瓦洛每半小时就有公交车从奥塔瓦洛出发,$0.45/40分钟直达Ibarra镇中心)。然而,第二天早上睡迟了,怕赶不上买票,急忙求助旅馆老板,他帮我打了电话预定了票,帮忙叫了部taxi,只需$10/20分钟,这才在十点半前赶到了Ibarra火车站。

背着行李到达火车站之后,又在两个精通英文的工作人员的帮忙下拿到了票,寄存了背包,才终于坐上了火车。

所以说啊,我这趟南美行就是各种心血来潮加无组织无纪律指哪儿打哪儿走哪儿算哪儿ORZZZZ

刚出发,会先穿过小镇,旁都是色彩缤纷的小屋,带有殖民色彩,在传统与现代化的冲击下,为这个小镇带来不一样的味道。

这列北部山区的火车被称为 Tren de la Libertad(Liberty Train/自由号), 缘于两百多年前厄国人民反抗西班牙殖民者的独立斗争。它是厄瓜多尔首都以北地区唯一的铁路线路,特别之处在于由Ibarra出发后,海拔逐渐降低,沿途景观从高纬度的安第斯山脉转向靠近海滨的亚热带气候,并会途径一系列隧道、桥梁和瀑布等等。实际经历之后,必须说其景观不论从什么角度都不如北美或欧洲的一些铁路路线,但在这个南美小国,确属别有一番“小清新”。

火车站建于镇中心,铁轨将一条熙熙攘攘的商业道分为两边,火车与汽车平行行驶,顺便看看周围的小商铺过过眼瘾。

具体而言,自由号穿越位于Ibarra和Salinas之间长达30公里的旧圣洛伦索路线。整个行程需要四个半小时,花费20美元,可透过网址 http://trenecuador.com/en/ 预定。

厄瓜多尔的火车系统始建于十九世纪后期,在地势地貌复杂的高原地区架设铁路在当时来说可谓伟大的工程,而其中在中部山脉还有一条被称为“The most difficult railway in the world”的“恶魔之鼻”铁路,是厄国闻名于世的旅游景点。(后来也有经历)

厄瓜多尔政府虽斥巨资整修该国的铁路网络,但仍然保持传统,沿用小型车厢及蒸气化火车头等。比如这列“自由号”小火车,只有两节车厢,共29个座位,被一个蒸汽式火车头引领着穿行在山林之中,我的心思也在读过的厄国近代史中穿越。

在旅游局推出的各色铁路观光路线,都有系统的规划、管理与宣传,比如每列火车,都配有书面介绍册子及熟练的双语导游(西班牙语&英语),因此也让我终于能在某种程度上回到了语言的comfort zone,与导游聊聊我的高反和这几天的沿途感受,还算有趣。

在火车行驶的前一个小时中,穿过许多大小村庄,每隔不到十分钟,就能看到铁轨旁有一名全副武装的骑在警用摩托上的交警,示意火车司机继续行驶。距列车员介绍,他们担负着保证火车行驶安全与乘客安全的责任,类似于中国的乘警,但并不搭乘随行。

经验里拉丁美洲的警察们都是强壮严肃的,至少90%都带着墨镜装严肃,所以我也收了心,不冒冒失失的拍摄他们。

自由号的终点Salinas是一个典型的由非裔厄国人为基础人口组成的偏远小山村,人口稀少,几乎没有商业痕迹,这里的黑人基本都是十九世纪由非洲送至南美洲作为劳动人力的黑人与黑白混血的后裔,百余年来以农业与手工业为生,不易融入厄国主流社会,但在此类聚居地,还算得以安身。火车抵达Salinas后,当地人以传统的歌舞秀作为欢迎仪式,在烈日下伴随着鼓点节奏欢快起舞,黑人姑娘的皮肤在阳光下甚至黝黑发亮,其实很美。

而后,由这些被聘为导游的黑人姑娘,领着游客分批参观这个其实无可参观的村子,然后返程。

回城路上 距离铁轨十几米的甘蔗田着火了

傍晚回到Ibarra,想着时间充足,不如附近逛逛,在LP查到一间当地出名的冰淇淋店,被誉为拥有“青春永驻”的甜筒冰淇淋 Heladeria Rosalia Suarez,创始人Rosalia在1897年因“十七岁的无聊”而发明了一款由热带水果果汁和蛋白制成的甜筒冰淇淋,并流传至今。我在火车站拿回寄存的背包后打车找到了这间店,消磨了近一小时时间后又打车去了巴士总站,准备回基多。

巴士站其实就在火车站旁步行五分钟距离,之前听说Ibarra是北部交通枢纽我还半信半疑,因为这个镇子乍看下不算繁荣,人口也不多,但进入车站突然有种熟悉感… 周日傍晚的Ibarra长途车站,让我有种回到中国长途汽车站的… 拥挤感… 并且… 发懵…

先是排了半小时的队,再次以 Body Language 和简单的地名/时间西语,在售票窗口买到十分钟后出发巴士的最后一个座位,迅速找站台,跟着人群找到了车…

在厄瓜多尔的一些长途车站,买票进站时,还需缴纳$0.25左右的进站费。于是在奔跑中,居然看到了在地铁闸口才会出现的拥堵人潮。再次充满了熟悉感。

晚上九点终于回到基多城外的bus总站,在几位热情大妈的帮助下搭了辆“黑车”,几经问路才到Hostel。

这种车站的所谓“黑车”就跟中国城市车站附近拉客的私家车差不多性质,告诉司机你要去的地址,他们报价,然后拼车… 本来不太敢搭,但几天下来被厄国人帮了不少,早就放下了对这里人的戒心(我的心大概比较大呃)… 司机是个23岁的小伙子,不太会英语但对美国充满热爱,我第一次听到 Miley Cyrus 的 We Can't Stop 就是在这天晚上,如同回到加州 road trip 似的 —— 空气潮湿闷热,行车高速驶近灯火弥漫的城市,身边是拉丁美洲人,听着他们最爱的美国小偶像的歌…

这晚预定的是基多古城的 Community Hostel 女生间,在网上评价很高,比较新而且是国际青旅的标准。但是… 睡了一晚… 居。然。有。bedbug!!第二天醒来发现手臂胸口后背上都是红肿,原本没在意,但玩了一天回城后发现越来越严重(当然,比不上13年夏天在阿拉斯加 Denali NP 露营那次被毒蚊子攻击的惨烈程度),但乍看之下还是有点惊人,所以跟前台argue一番,迅速搬离,扛着大背包在认识的朋友住的hostel暂住了一晚。。。无语凝咽。

在后一天又搬去了另一间hostel,总之在基多的几天里就一直在搬住处,也是无奈。

第5天
2014-01-13 周一
Mitad del Mundo

赤道纪念公园建在安第斯山的群山怀抱中

据说,世界上只有两个国家建有纪念赤道的公园。一个在非洲的索马里,另一个就是基多郊外的这个 Mitad del Mundo 地球中线纪念碑。

早在1736年,法国和西班牙的测量考察队来到厄瓜多尔,确定了此地零纬度线的具体数据。但到了1982年,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根据GPS定位测量,发现真正的零纬度精确地点应该在纪念碑南侧的两公里处。虽然后来的数据修正未影响赤道纪念碑的象征意义,但当地居民却在真正的零度线上建起了简单的“民间”赤道公园(民俗博物馆)。

在世界的中心 — 赤道线上跳跃,但你们知道让个有高原反应的人如此这般多翻练习起跳,是有多英勇嘛!

一脚跨越南半球

民间赤道博物馆,门票$2,有许多有趣的实验。比如让鸡蛋站起来;还能看水从出水口流出时,旋转的方向是逆时针旋转。

在厄瓜多尔,无论短途巴士或长途车上,都会有一些小商贩上车兜售食物等等… $1/两根巧克力冰棍儿降降火~

TeleferiQo

在基多市区,可远望大小山麓,其中距离最近的一座皮钦查火山(Pichincha)在市区西边(海拔4680米),可搭乘出名的高原观光缆车TeleferiQo上山(至4100米),若需继续登上山顶,需继续攀登或租马匹骑行登顶。据说皮钦查火山附近的治安并不好,因此各种游客手册与当地人都曾告诫,不要独自登山。

由赤道公园回城已近五点,不算登高的好时间,但公交车正好途径TeleferiQo附近,于是参照着地图下车,以为能步行走到,但拿着介绍图问了问路人,才知缆车起点是在还需爬升300多米的某个半山腰上,要打车抵达。于是,拦taxi上山,直达皮钦查火山脚下,也就是缆车的起点站(没错,他们把海拔3100米的一个半山腰,称作火山脚下…)

从4100米的缆车TeleferiQo终点俯瞰2800米的基多城,我只能说我已腿软。。。因为落日时光照减弱影响视野,但也因此,站在山顶的十分钟内,看到了云雾迅速聚集突陷混沌世界的奇景,下山时已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这就是高原气象。

下山时已经天黑,车站也已关闭,周边只有寥寥几人,没有任何公共交通工具或Taxi停留的迹象,再次暴露了自己缺根筋,因为下山的路上几乎看不到路灯,黑漆漆一片,透露着未知的危险气息,而我居然完全没有事先查过应该怎么下山… 心里想着“绝不要冒险摸黑走下山”,边向停车场的一对年轻情侣求助,他们帮忙打了几个“不明电话”,于是一辆标着TeleferiQo标志的面包车远远驶来,听说是已开出五分钟又专门回来接我这“外国游客”的shuttle bus,可从缆车车站送每一位乘客去市区的任意地点。

从4100米的缆车TeleferiQo终点俯瞰2800米的基多城,只能说我已腿软... 抵达城西山下已近五点,不算登高的好时间,因为落日时光照减弱影响视野,但也因此,站在山顶的十分钟内,看到了云雾迅速聚集突陷混沌世界的奇景,下山时已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这就是高原气象。

第6天
2014-01-14 周二
基多古城

早起登顶 El Panecillo,亦称「小面包山」,圣女像所立之处,古城地标,可俯瞰全城,跟前一天4100米的高空缆车相比,站在这儿更能看清基多城的精华。南美人民依山而居的水平令人叹为观止。旅行第六天,依然对这番景象赞叹不已。

登顶 El Panecillo,亦称「小面包山」,圣女像所立之处,古城地标,可俯瞰全城,跟前一天4100米的高空缆车相比,站在这儿更能看清基多城的精华。南美人民依山而居的水平令人叹为观止。旅行第六天,依然对这番景象赞叹不已。

Basílica del Voto Nacional
(Basilica of the National Vow)
是美洲最大的新哥特式Basilica(圣殿/教堂)

Basilica de Vote 侧面

在世界各地看了不少教堂/圣殿,各式风格数不过来,但说到印象特别深刻的倒是没有几间,包括这个基多的大教堂,所以内饰就不放照片了。

但这个 Basilica de Vote 是我至今唯一一次登上了(钟楼)顶部的教堂,在镂空的三层楼梯上下之后,有种酣畅淋漓的成就感!登上塔顶后可见小面包山的圣女像正在两座钟楼之间,西班牙人城市规划的中轴线概念显现,绝妙的design。而后旧城闲逛。

惊人的景象

在基多五天四晚,搬了三次行囊,住了四个旅馆,从前一晚借住的 Colonial Hostel 搬到旧城中心广场边的 Hostal Sucre,扛着大背包走了二十分钟还拦不着taxi,幸好巡逻的警察叔叔(~误~)解救了我。。。新旅馆住满了南美人和日本人,个个看起来都饱经沧桑,几个梳小辫的日本大胡子都流浪南美好几年了,那西语说得呀,反正我本来就听不懂。。。据说这旅馆在网上还查不到,很破旧,街角双人间(中心广场尽收眼底)只需$5一晚,地理位置极好,却只在背包客界口耳相传。。。晚上有个Columbian弹吉他唱歌,我在边上边聊边查火车信息,不料发现,厄瓜多尔火车系统的官网。。。被。。。黑。。。了。。。

住处附近觅食,经过间小饭馆居然在放李娜的比赛(忘了是什么比赛了)

第7天
2014-01-15 周三

在基多的最后一天,搬到这间破旧的充满浪人及流浪气息的旅馆后的早晨,被阳光唤醒,窗外就是 San Francisco Plaza,跟老板小老头Jose聊了聊,又在老城转了转,然后打包行李去赶车,南下至Latacunga,一个被火山环绕的高原小城。

Latacunga, Ecuador

基多至Latacunga一个半小时的车程,风景不错,原本还能看到厄瓜多尔最著名的Cotopaxi火山山顶,可惜这几天云层太厚(但也别有一番风景)。进城后搭了辆taxi开到山顶的viewpoint,然后又是在路人无比好奇的注目礼中瞎逛起来。

这天以此地特色Chuchucara(炸土豆、爆米花、某种种子、猪肉和炸猪皮等等材料综合的dish)为结束,口味并不惊艳,但我超爱这家店的appetizer,某种果实混合碎肉加上洋葱辣酱,回味无穷!

第8天
2014-01-16 周四
Saquisili

上车之后就不停爬上座椅回头看我的小男孩儿

与去北部高原是因为为了体验Ibarra自由号火车相似,来Latacunga就是为了赶个周四的早集。车程半小时的小镇Saquisili有着厄瓜多尔中部最大的周四集市,相较Otavalo的周六集市来说更传统,尤其是距食物和日用品集市两公里外山坡上的动物集市。

在Saquisili车站打车$1/5分钟上了山,眼前一片牛马踏蹄扬起漫天尘土的景象,我是第一次在非野外的地方见到。据说,穿着印第安传统服装的十里八乡的村民们从周四凌晨就赶着牲畜汹涌而至,有些“大户”是开着卡车来,一派所谓的“赶集”气氛。他们围着各种猪牛马羊讨价还价,一些人直到如今还保留着以物换物的传统,双方交易达成后直接牵着“商品”离开,特别干脆利落,我闲晃不到半小时,围栏里的原有的马就少了四分之三。。。

依然发挥欧洲背包客那一套,用立可拍相机即时出的相片,换来为让他们面对镜头的机会。

虽然当地居民很少见到亚洲面孔,更是几乎从没遇到过从"chino"来的“真人”,但随着厄瓜多尔游在欧美背包客口中日益流行,因此当地人也对被外国人拍摄等等并不完全抗拒。

看时间差不多了,想着走下山去镇子中心的食物集市(其实就是菜市场),但泥泞不堪的土路让我犯了愁,这时身边停下一部皮卡,司机是个大大大帅哥,对我比划着大概意思是可以送我去 Mercado(market),想着“何乐而不为而且光天化日之下也不怕你把我卖了”,于是接受了好意,几分钟的路程虽然语言不通,但也交流了名字和我来自中国这类信息,下车时想给他车费,他直摇手说不要,我也尴尬,开玩笑说了句“amigo?”,他笑开了直点头。

谢谢这位当地人了,我在我毫无章法的满世界乱转的旅行中,常遇到这样热情地提供帮助的人,记忆里早已面目模糊,但心中的一份份感谢之情并无消褪,希望自己也能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对这世界少一些防备,对他人多提供一些无私的帮助。

集市里转了转,吃了些芝士土豆饼和烤香蕉之类的,心满意足而归。

我想,他们围观了我这扛着相机的单身亚洲女人一中午,也该心满意足了吧。ORZZZZ

回到Latacunga后,尝试了一回在厄国拦过路大巴,和在基多搬旅馆一样,在长途车站附近,顶着烈日背着两个总计50磅的背包,走了四五十分钟,找从北部基多到南边昆卡的长途车,路线出发点在Latacunga,目的地是Alausi,正好在基多和昆卡的中间,所以能搭上那趟过路车是 best choice。否则就要搭车往南到Amabo,转Riobambo,再转车到Alausi,搭三趟车麻烦不说,时间上也未必能衔接,或许半夜都到不了。

但问题是,这车只在Latacunga过路,不经过巴士站,而只在当地人知道的路线上可能会停下载客,于是我又开启了比手画脚的问路,前后经过四五位路人的指点,依然没个准,最后还是得靠警察「叔叔」(又一次靠警察叔叔了啊有木有),这次是直接在路中心拦下了骑警A(在厄瓜多尔的大小城市满街都是带墨镜穿长靴骑摩托的帅警察,帅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可靠啊!比NYPD靠谱),比手画脚一番后A让我在原地等着他去问,几分钟后A带来了警车里的B和C,B和C载着我到巴士总站帮忙问,围观了一群人,我只好又左手地图右手LP,翻来覆去地解释要搭的是peso autobus是过路车,总算人群中有个懂行的噼里啪啦说一串,虽然我半个字都没懂但警察叔叔们似乎懂了,然后BC给A打了电话,又载着我一路风驰电掣,下车之后一看,原来A在路边帮我拦下了那辆传说中的从基多到昆卡的过路车,还反复跟司机确认了我是在中途Alausi下车,所以全车人都等我一个,于是乎,在众人的围观和三位警察的护送下,终于搭上了这趟车。虽然过程跟折腾,但太难忘了!因为,当天晚上,姐姐我就感冒了。。。经分析,应该是中午中暑 + 呼吸了近一小时的汽车尾气 + 到Alausi后气温骤降的综合原因吧。。。

由Latacunga至Alauai,走的是E35号公路,据说亦是美洲泛美公路在厄国的一段。上下两张照片是在前后不超过20分钟的时段里拍的。。。我称后者为迷雾,而越临近Alausi,迷雾就越浓,似雨非雨似云非云,能见度极低,但巴士司机依然勇猛无比,看得我心惊。

六点抵Alausi,旅馆就在停车点边,check in 时得知火车站关闭已买不到隔天的票,幸好同间旅馆的一家三口经过,太太Maria英文很好帮我翻译了一番,被告知他们正好多定了一个位置以防万一,但需要第二天早上七点前去车站确认,于是相约早上再见!巧的是他们虽是厄瓜多尔人,但夫妇二人已移民美国二十多年,这次是带孩子回来探亲游玩,更巧的是,他们也住纽约!住Queens!还常去我家附近的mall!他乡遇邻居什么的,太让我激动,也多亏了这一家子,真的让我在第二天顺利搭上了火车。

晚饭在旅馆门口的中餐馆解决,店主是温州人,那个“在世界各地的任意角落都能发现中餐馆”的理论再次得以论证。

第9天
2014-01-17 周五
Alausi

最早一班火车八点出发,我七点不到就在车站与Maria一家会合,车站还没开门,门前已排了近十个人的队,都是在碰运气看有没可能买到车票,多亏了Maria,帮我拿到倒数第二张票… 这是第二次在厄瓜多尔搭火车,与Ibarra的自由号不同,这列由Alausi往返Sibambi的 Nariz del Diablo(Devil's Nose/恶魔之鼻)因号称 “the most difficult train in the world" 而更加出名(虽然我并不认同),因此更加游客化,都是些讲西语的旅行团,于是我又成了个典型(在厄国已经被围观得习惯了)。也许是雨季的原因,自始至终那迷雾都未散去,并没有传说中的高原峡谷的震撼感,但也别有惊喜,因为是第一次在云雾中如此穿行呢。

在所谓“恶魔之鼻”的线路上,火车要穿过 Condor Puna 高山上险峻的Z字形路线,也会经过农场、城镇和村庄。当初修建这部分路段面临很多技术上的挑战,所以这条线路又名“世界上最艰难的路段”。一直以来,恶魔之鼻都是为数不多的始终对游客开放的铁路线路。相比之下,其他很多路段都年久失修了。

搭乘恶魔之鼻观光最著名的,是多年来旅客都能爬上车顶欣赏沿途风景,但2008年有两位日本游客出了死亡事故,于是这项广为流传的旅游项目已因安全原因被明令禁止。

火车启动后很快就穿过了小镇,道路也逐渐变得狭窄。甚至只剩下一条路轨,路不宽,只刚好一列火车通过。从窗外看就是悬崖峭壁,还能遥望被云雾所包围的群山峻岭,迷幻感丛生,仿如世外桃源。

两个多小时后就抵达目的地恶魔之鼻(照片中的这座山),停车后会让游客去观赏印加人的舞蹈与参观他们的商店。虽然气氛热闹,但在这种场合所欣赏的舞蹈少不免带有一点商业化的味道,让观赏者不禁为时代的变迁而叹息。

在厄瓜多尔,印欧混血人占总人口百分之四十一,印第安人占人总口百分之三十四。除了西班牙语,印第安人还有自己的语言奇楚瓦语(Quechua)。奇楚瓦语(Quechua)是南美原住民的语言,总计有1400万人口使用该语言,在玻利维亚具有官方语言地位。奇楚瓦语没有书写的文字,在经历西班牙的统治殖民后依然能流传后世,真的不简单。有一点非常特别,就是从来没看过印第安人穿短袖的衣服。每次看到他们总是带着帽子,围着披肩,绑着马尾。这一切一切都是他们的生命,也因为要保留这些传统服饰,大部分的印第安人也不太愿意迁移到炎热的地方,尽管是为了生计。所以,南美洲的贫穷人口当中,有大部分都是印第安人。在他们灿烂的笑容背后,却隐藏着不为人知的辛酸。尽管如此,他们仍能保留印第安传统而感到自豪,即使贫穷也过得很快乐。

回城后与Maria一家道别,相约回纽约再见,而后继续赶路,目的地是南部的高原古城Cuenca(昆卡)。

总的来说,恶魔之鼻给我的印象不深也毫无震撼,说到山川林木的壮观,美国的任何一个国家公园都远胜于它,说到气候变换浓雾笼罩的迷幻感,在中国西南更是不少见,说到它引以为豪的“the most difficult railway/train”,不论是初修建时的难度还是它本身的“险峻”,我想任何一个中国人都会不以为然。

即使如此,它仍然是厄瓜多尔最引以为豪的包含着历史感、人文风情及秀美风光的铁路观光资源。前人的奉献应唤来后世的珍惜,历史且当被致敬,而无需被比较。

离开Alausi的主要路线有三条:1.巴士总站的直达巴士(但一天只有早上两班);2.像前一天一样拦从基多到昆卡的过路巴士(但依然不知道这诡异的过路巴士会从哪儿经过);3.跟当地人一样,去镇外的某个巴士公司的私人站点等准点的车。受够了等过路巴士的苦的我当然会选择第三种方案,但没想到更让我痛苦不堪。

原来,这家公司从Alausi到昆卡也非直达车,而是有固定站点的过境车而已,上车后才知道明明提前买了票,但是车子是超载的!

在全车人“囧囧有神”的注目礼下找到最后一个位子坐下,开车后抬头一看,上来个拄着拐杖的失去了左腿的大叔,居然颤巍巍地站着,而所有人都视若无睹,我看着有点不好受,甚至有点儿被挑战到了道德底限的激动(没错,姐姐我是个笑点泪点都比较低、道德底线比较容易被挑战到、也比较容易激动和冲动的人)… 于是赶紧站起来把庞大的背包从脚下踢开,示意让他坐下,而我自己站在了后排过道上… 其实站站也没什么,被边上人指指点点围观也无所谓,可没想到一站就站了半小时,而且偏偏勇猛的厄瓜多尔司机还在盘山小路上狂飙,震得额滴娘哟喂!窗外是未散的浓雾和隐约可见的悬崖边缘!!

约莫十几分钟后,路边停车又上来一对抱小孩的夫妇,居然也是晃悠悠地站着,没想着找位坐下也没人有想让座的迹象。那位被我让座的大叔不知有意无意,很大声地在车里跟旁座讨论着什么,似乎与我有关,因为不停有人因他们的对话而转过头来看站在后排的我,而且不一会儿就有人起来让座给那对抱孩子的夫妇。。。我心甚感欣慰。。。也算是这天坐长途车的一个花絮吧。

五个小时的车可谓经过春夏秋冬,颠簸不堪,让我浑浑噩噩,抵达昆卡后我就真的几乎病倒了,喉咙烧得又疼又痒,咳个不停。

在旅馆放下行李后,吃了两颗自己带的抗生素不见效,想去城里的药房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再次用肢体语言买到药,居然在药房遇到个跟我有差不多症状的老大爷会几句英文帮忙翻译,买到了不知名的药。。。这就是至今最辛苦的一天,原来在高原感冒或中暑什么的,症状恶化得真比想象中快得多。

当地药房买来的药 什么都不管了一把吞了再说

Hostel里供住客玩的 travel marking map

第10天
2014-01-18 周六
昆卡古城

行程挤压得在昆卡还呆不到24小时,吃了那药房带回无名的消炎药后,似乎咳嗽没更恶化,但也没啥好转,手脚都肿了,安慰自己“没恶化就是见效了,反正今日下午就往低海拔逃离了”。

昆卡的天气一如其它高原城市,十分钟内可以在烈日和暴雨中自由转换,跟被操控的电视遥控似的。中午参加了个 bus tour,不到两小时,走马观花了新旧城区,但也许一路过来那种典型的厄瓜多尔的城市风格(或者说是南美风格)见了太多,反而无感了,觉得到除老城中心广场半径三四个blocks热闹之外,其他地方都异常安静,虽然数据为证,但我不觉得它就是厄国第三大城,说保留了tradition也没有,说过于游客化也不确切,对我来说,昆卡城充满了违和感。

下午两点半,开启高原逃离模式,奔赴海滨大城,亦是厄瓜多尔的最大城Guayaquil(瓜亚基尔)。一路又是经历秋冬春夏,忽冷忽热,咳得全身无力,但我坚信只要到了低海拔,一切都会好的!

Bus Tour 开至昆卡城最高处 可俯瞰全城… 中心偏右就是著名的蓝顶大教堂

第11天
2014-01-19 周日
瓜亚基尔

前一天傍晚到了瓜亚基尔,在b&b老板的介绍下,找了间看着破但巨美味的海鲜店吃晚饭,鱼呀鱼呀鱼鱼呀~ 终于见面啦~~ 还跟同屋的五湖四海的人(这晚住的是多人间)胡聊一番,几乎失声了,被个智利大哥像劝酒一样劝喝水,确定了只有我我的西语单词储备不到十个之后就「心满意足」地睡了,睡得居然是几天以来最好的,也许是吃的药发挥作用了,早起发现咳嗽也好了很多。

预订了下午两点去秘鲁的大巴车(是需要搭乘将近20个小时的过境夜车),于是早上就在周边逛逛,瓜亚基尔比较有名的就是Malecon 2000 河滨休闲区和 Las Penas灯塔山,出了一身的汗,还没完成从高原气候到海滨湿热天气的适应过程,还是各种不舒服。

回青旅拿行李,打车赶上两点的大巴,离开厄瓜多尔,就此奔秘鲁而去!Ciao,Ecuador!

14年1月中 在瓜亚基尔的旧城区 几乎都是这种城市建设的景象 到处坑坑洼洼 一抬头就是满眼电线 据说治安不佳 日落后街道上几乎看不到人 除了警察和警车

瓜亚基尔市是厄瓜多尔第一大城市,太平洋沿岸的主要港口,位于国境西南部瓜亚基尔湾内瓜亚斯河右岸,被称为“太平洋的滨海明珠”。比起首都基多,瓜亚基尔的城市规模要大,现代化程度也要高,市中心高楼林立,商业街繁华热闹。(以上都是百度知道所说)

瓜亚基尔最著名的景点就是沿河的步行街Malecon,几公里长步行街上商店、餐馆、游乐场、电影院娱乐休闲活动场所一应俱全。沿着河岸往北,可见一座建满了各色房屋的小山,山顶耸立着一座蓝白相间的小灯塔,沿着缓坡走上半山腰,便出现笔直的台阶直通向上,被路牌告知可以继续攀爬至灯塔处,从这里开始,每一个台阶的右侧都刻着数字编号,由1至444,山顶的最后一个台阶上,刻着444… 我没能走到山顶,但据说沿途商铺参观比邻,也有一些揽客的旅馆,热热闹闹,登上山顶可远望半个河岸,吹吹海风也算享受。

灯塔山

河边遇到一群跳广场舞的华人叔叔阿姨!还有几位厄国人面孔!放的还是中国音乐!!就那几首广场舞经典曲!!我囧囧囧囧囧!!!

时隔一年,终于整理完了这段记忆,原谅我的流水账和虎头蛇尾,过几天有空再回来改改错别字。除了介绍性文字,其余均copy自我当时的微博和微信,而此之外,也记不得太多。

朋友总建议我将所谓游记写得简练些文艺些甚至攻略化一些,但我大概,只是想,写给自己回忆而已。

下一篇是秘鲁,但真不知什么时候能整理完了。

2014年的除夕,我是在秘鲁的马丘比丘山脚下独自度过的,近一个月的旅行后有点疲惫,但心中充满即将朝拜的激动。2015年的除夕将至,我在纽约的家中,看窗外飘雪,回忆着一年前的事。人常说“恍如隔世”,时间都去哪儿了?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