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丛林秘境与天空之城——秘鲁半月游(1)(1)

@envy555

丛林秘境与天空之城——秘鲁半月游(1)(1)

第1天
2013-08-24 周六
利马市政广场

2013年8月,计划已久的秘鲁之行终于成行。此次的行程,一半在亚马逊,一半在马丘比丘。

经过17个小时的飞行加转机,终于在24日5点半到达利马,从机场坐众人推荐的Green Taxi去酒店,价格55索尔(大约20美元)还算公道。到酒店check in,稍事休整,就急不可待又打车去了老城区。距离其实比机场过来近很多,但因为是用的酒店的车,所以花了23美元。坑爹呀!

这天利马的天气让人失望,又阴又冷,最高气温只有18度。据说前几个星期一直有20多度来着,就这两天来了寒流(成心跟我过不去是吧??)。在市政广场边的小铺一边吃早餐一边郁闷。

9点多,出了点太阳,立刻暖和了一些。顺着广场边的街道走去Monasterio de San Francisco教堂。路上看到一家餐厅门口陈列着各种不同的玉米,开眼界了,玉米还有这么多种颜色,我原来就知道黄的和白的。

Monasterio de San Francisco

南美人一定是很爱玉米的。再往前行,看到Monasterio de San Francisco教堂,我觉得长得也很像烤老玉米有木有。

仔细看,才发现那些烤焦的黑点,原来是上面停满了鸽子。

把教堂飞速参观了一下,因为里面有人在做弥撒,就没好意思照相。而且现在教堂看得太多了,早就麻木了。不过在利马还有上次在墨西哥,都觉得这边来教堂的人好像更加虔诚,一个个都手扶神龛念念有词,可能是因为本地居民居多的缘故,不像在欧洲,著名点的教堂都让游客挤满了。

从教堂出来,看见门口停着这辆警车。可是为毛policia要反过来写呢?求解。

利马
lima

在街头忽然发现了这个——这,这不就是秘鲁肉夹馍吗??大娘油腻的手还在往上撒料,一股对荤腥的渴望油然而生。虽说看着明显不够卫生,可我们出门旅游一向也不太在乎这个,觉得为品尝当地特色闹几回肚子也值。可惜刚吃过早餐,太饱了,于是商议等中间再回利马的时候一定来试试。事实证明,这种事不能等下回,因为往往下回都是泡汤了。

走到一条主干道,可以望见远处很有色彩的贫民窟。

又遛达回教堂,这时终于见到点儿蓝天了,很感动。

很多纪念品商店也开门了,摆出花里胡哨的各种羊驼(Alpaca,就是大家喜爱的草泥马)皮毛制品,山地特色的编织品,小布娃娃,首饰,钥匙链。

我本来很想买一个发带。试了试这个,自觉很有民族特色,可某人非说太像村姑。

这个,又说像观音……(你奶奶的!)

色彩斑斓的小布娃娃们。现在后悔没有买几个。

这个棋讲的是西班牙侵略者和秘鲁原住民的故事吧。可是下的再好,也改变不了历史了。

再次回到市政广场已是中午,靠墙根儿站着一溜儿警察,而且一副随时要防暴的样子。上次在墨西哥城的市政广场也是这幅情景,感觉拉美国家似乎没太把出动警察当回事,人民对其也经常视而不见。

抓了一条打扮很民族风的狗。

据说,这种把窗户盖的突出来(或者是把阳台包起来?)的建筑风格是当地一特色。

继续,又参观了一个教堂。猛然间看到这幅画的时候我还想,怎么还有让耶稣披婚纱的?

Tanta, 利马

中午在Lonely Planet推荐的Tanta餐厅吃饭。点了秘鲁鱼生Ceviche,就是柠檬汁腌生鱼配上大玉米豆和红薯。还有传统的牛肉饭Lomo Saltado,我觉得味道有点像中餐,后来一查,果然是融合了中餐的做法。据说,秘鲁的饮食文化在历史上受到了各个不同地方的影响,包括欧洲(侵略者)、中国(华工……)、日本(移民)、南美其他国家等等,结合当地食材、调料和饮食习惯,加以改良,所以种类很多,口味各异。利马也因此被有些人认为是美食之都。我个人的感觉,至少中午这两个菜都挺好吃。同时还品尝了当地著名的sour酒,这个就很一般了,可能本来也不喜欢白兰地的味。

Central Market, 利马

吃完午饭,想去参观一下书上推荐的早期殖民地风格的民居Casa Aliaga,结果门口打扫卫生的说主人家在午餐,让下午三点以后再来。于是步行去Central Market闲逛。当地人在这里交易农贸产品、小商品,以及吃拍档。当地的玉米颗粒硕大,令人震惊,觉得原来吃的那些什么甜玉米之类的都弱爆了。时令水果很多,西瓜、蜜瓜、草莓、芒果、西番莲、柑橘、香蕉等等,而且都很便宜。草莓个儿出奇的大,买了一袋,才2索尔。比伦敦便宜多了!

看当地人吃排挡也觉得很香,联想到在墨西哥Marida的集市吃排挡,味道跟餐馆里的很是不同,就又动心了想找个台子坐下吃点啥。正寻摸着,忽然就在眼前的一个台子上钻出一只巨大的老鼠来,很大,大概有一尺来长,顺着台子往食客中间跑去,只听见人群中一片尖叫。骚乱很快过去,但是吃的心思打消了。虽说对于排挡的卫生没那么在意吧,可都眼睁睁看着跑出这么大只老鼠来了,心理上确实是无法接受呀。Market很快逛完,出来的时候,门口正有打扮成原住民模样的人在载歌载舞。

利马中国城

看见这个牌坊,没什么可怀疑的,这里就是利马的中国城。就在Central Market旁边,规模嘛,跟伦敦的中国城差不多。其实想想中国人很牛逼,像韩国人日本人阿叉之类的,聚居之地都是在城市外围,只有中国城或者唐人街,永远都在老城区的市中心,都是寸土寸金的地方。

利马
lima

从中国城出来,步行返回市政广场,路上见到利马的公交车。

走着走着又被这家门口的保安招呼着,进去看了一个殖民地风格的院落。

Casa Aliaga, 利马

回到Casa Aliaga,费劲巴拉地和看门人扯了半天。秘鲁普通劳动人民的英文真的很差呀(几乎一个字都不会说),而且明摆着我们不懂西班牙文,他还嘀里嘟噜地说个不停。后来来了一个会说少许英文的,终于搞清状况让我们进去参观了。本来应该有讲解的,可是他很抱歉地说,他不会用英文讲,让我们就自己看看得了……

这个宅子据说是现主人的先人留下的,于1535年左右建成。这家人现在还住在这里,只开放部分房间供人买票参观(可能是遗产税和maintenance费用太高了吧)。看了他家的客厅、饭厅和庭院,觉得自己的差距还是比较大的,人生还是很有奋斗目标的。

这是先人中的某位女眷的画像。总觉得西班牙女人这样白胖丰腴的不多。

当年运过来的西班牙瓷砖,还有很多物品是从菲律宾采购的。

利马市政广场

逛完出来,已近黄昏。市政广场上依旧显得阳光明媚。从这里打了个车(20索尔),去完成今天最后的一项任务,参观Museo Larco博物馆。

Museo Larco, 利马

Museo Larco博物馆据说是来利马必去的景点之一。但这里距离老城区的繁华地带稍有点远,面积也不大,从外观看,更像一个农庄。

从二层开始参观,里面尽是在欧洲人染指美洲前的原住民的器皿、工具、服饰和手工艺品。

这个我觉得很代表一部分当地人的长相。

这个就不是了。当地没见什么人长这样。

这个不是什么展品,是厕所外面的标识。

很少见做成这个表情的,不知用意何在。

从二层展厅出来,看见这毛茸茸的活物,总忍不住想拿过来蹂躏一下。

彼时天色已经暗了,但是我们才刚刚进入参观Museo Larco的重点。是什么呢?

就是了解原住民的性文化和性崇拜。下面把部分展品拿出来,大家感受下。声明:这绝不是色情,这是历史资料。

第一张这个我老觉得长得有点像廖凡不知有没有人认同。

可以说,原住民在塑造其他物体或人物时都是很写意的,唯独在塑造JJ时总是很写实的。

分娩,表现的也很具体。

这个,稍微有点吓人。

这张是让我印象深刻的一个展品,非常注意对细节的刻画。

这个不知为什么看着有点莫名恶心,严重影响了我对扇贝的食欲。

集体撸。

French kiss。

岁月洗刷,面目已模糊,阳具仍硕大。

下面这个太没节操了,像是在干自己的狗。

下面这个很有动态感,很生动。

下面这也是很注意细节的一个展品。

逛完出来,天已经黑了,想早点回酒店休息,所以纪念品也没看就打车走了。

The Westin Lima Hotel & Convention Center
The Westin Lima Hotel Convention Center

晚上终于踏踏实实洗了个热水澡,晚餐在房间里点了room service,吃的是Ceviche、牛肉串和鱿鱼,味道不错。值得一提的是利马的酒店挺便宜,这家Westin在网上订的才79镑一天,酒店比较新,设施还不错。不过酒店里的消费价格基本都是国际接轨的。想到明天晚上就要在没网没信号没热水的丛林里了,深感文明社会还是好啊,努力享受吧明儿就没了。

第2天
2013-08-25 周日

早上四点起床,4点半打车(90索尔)去机场,赶6点20 的飞机去Iquitos。可是飞机晚点,我们悲催地在登机口外等了一个多小时。昨晚还是五星酒店、massage & spa的节奏,今天就改背包客的形象了。

终于起飞。半空中从机舱小窗望出去,看见白云与群山,高原上的湖,还有雪山从云层里冒出个尖儿。

Iquitos, 秘鲁

比原来预计晚了一小时,大约9点才到达Iquitos。一下飞机,立刻感觉到潮湿闷热,看看这镜头上起的水雾吧。

Lodge的人已经在机场等我们了,取上行李,先把我们拉到他们的办公室办手续(主要是交钱),然后和其他客人一起坐船去他们的lodge。办公室值班的小姑娘推荐我们租雨靴,很便宜只要5美元一双,于是欣然同意。可恨没有我这么小的号,最后只好要了双儿童的。人家的靴子都包到膝盖,我的靴子只到脚踝上面一点(儿童的腿都这么短吗???)。后来事实证明,这是很不方便的。

闲话少叙,即刻出发。一行大概20余人,用了两艘摩托艇。沿途看着风景,觉得亚马逊上游的主河道还是相当宽的。

颠簸了约一个小时左右,船在一个小镇的码头靠岸,加油。我们也顺便下来拍拍照,上个厕所什么的。

大家都特喜欢给各种小孩照相。我看这个黑黑的小姑娘长得挺好玩,也想给她照,可是她很不老实,老是跟我捉迷藏。

这个小男孩就非常大方,积极地配合游客摆pose,而且很无私,也没管人要钱。

后半程,我基本都在打盹,因为这两天睡的实在太少了。等醒过来,船已拐上支流,河道狭窄了许多。岸上还有一些小茅屋,有当地人摆的西瓜摊儿。

Muyuna Lodge, 秘鲁

终于到了我们的lodge,此时已是中午1点半。之前打电话询问情况时工作人员说没电没网啥的,感觉应该很原始,来了看看觉得貌似设施还比较完备。不过,确实没网络和手机信号。大部分木屋里也没有电和热水,晚上照明靠点蜡。因为我们订的早,所以安排我们住的是建设较完善的一间木屋,有日光灯,而且,据说,卫生间连着一个太阳能热水器,如果工作的话(这个不确定)说不定还有热水。好吧。

木屋里陈设很简单,床单什么的也都感觉潮乎乎的,让人喜欢的是有一个大阳台,挂着吊床,可以躺在上面睡午觉或者看看鸟儿什么的。以下是从我们房间的阳台拍到的日常景象。

Lodge的中心活动区是饭厅,放着两大长条桌,若干沙发椅和一些棋牌、杂志,供大家打发时间(这里也上不了网,没电视看,没广播听,让现代人怎么活呢)。很快给大家分组安排了导游,我们和一对美国来的couple一组(男Victor,女Adrina),导游叫Rafael,40来岁,略微黑胖。Rafael跟我们介绍,每天什么时候开饭,每餐都是自助,平时在饭厅有热水壶里面有开水,可以泡茶冲咖啡,还有水果随便供应,其他饮料或零食要另行购买。要注意防蚊和防晒,其他的就不用操心跟着他玩就行了。

简单的briefing之后就是吃午饭。看摆出来的都是一些烤肉、玉米、土豆之类的,不免有点担心,连吃六天怕吃不惯。好在咱们继承了中国人的优良传统,还带了几包方便面来,实在不行可以泡两顿面。午饭后,稍事休整,就跟着导游坐船开始了第一次exploring。

下午阳光灿烂得要命,满眼望去都是绿。现在是旱季,水位低,如果是雨季水位大概要升上去两米左右,很多小码头就都淹没了。途经这个小村子,忽然看见有位小盆友光着屁股在闲逛,觉得很好玩就给他照了几张相。不过出于保护未成年人的需要,以及避免网上传播儿童色情图片的嫌疑,正面全裸的就不拿出来秀了。

据说,下图中这个盖的像公厕一样的建筑是村里的学校。当地人都住木屋,只有政府兴资建的才是砖房。

远远地望见一位少年,划着小船在捕鱼。

两船相会,Rafa向少年讨了他捉到的catfish给大家看。这鱼在中国叫啥呢?

午后的河面上非常安静,除了我们船的马达有点吵以外,就是不时浮起的鸟鸣,和村民在河边洗洗涮涮家常的声音。

发现了一只树懒,这个是重头戏。大家都很兴奋地拿出相机摄像机还有手机(手机也好意思拿出来照相??)。这树懒往往都是在很高的枝头,如果不是导游指出来,我们根本注意不到。所以不得不佩服导游的眼力,在坦桑尼亚的时候就领教过了,这次又是一个例证。真不能理解他们是怎么看出来哪里藏着个什么动物的。我们这次特意带了个400的长镜头,为了拍小孩和动物,可是在船上拍实在太难了。现在想想真是他妈的负累,又想好好玩又想拍出好照片,基本就是自己找不痛快。

之前就听人说过亚马逊就是鸟多,果然不假。虽然我一心希望的是看到美洲豹,但是Rafa已经明确告知,这个,基本上,很难。所以只好拍了很多鸟儿。Rafa每种鸟都给我们具体地介绍,可是由于语言问题,对鸟类的无知,以及记忆的懒惰,现在基本一种鸟的名字都叫不出来,就晒晒照片得了。

同船的Adri非常想看猴子,多次向导游表示,如果有可能,她希望能拥抱猴子。某人还在旁边嘴欠,说那得看猴子乐不乐意。好吧。下午居然真给她发现猴子了。可是在岸上,距离很远,所以要拥抱就不太可能了,勉强照了几张相。

正兴致勃勃呢,忽然变天下起雨来,而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我们赶紧开动马达,一溜烟似的往回跑。不幸路上雨就已经噼里啪啦了,这时只见Rafa不紧不慢地拿出件雨衣披上,同船另外几名游客也早做了准备,只有我们两个和那对美国人什么都没带,干淋着。我觉得这基本可以算是Rafa的失职。尼玛你光说要防蚊防晒了,怎不说出门一定要带雨衣呢?另外,尼玛现在不是旱季吗??

回到lodge,我们四个浑身都已经湿透了。一路船开得快,被风吹得还挺冷。赶紧各自给自己弄了杯热的喝。来雨林的第一个教训啊,什么时候出门都别忘了带雨衣。

这个时候要是能洗个热水澡就好了。但是,事实证明房间的太阳能热水器是不工作的,放出来的左拧右拧都是冷水。凑合冲了冲,换了身干衣服,就到了饭点儿了。晚饭吃的菜样式不算很多,有鱼(就是白天看到的catfish),有土豆和玉米豆(这些每顿必有),有番茄汤,还有ceviche。味道竟然都不错,尤其难得的是番茄汤,在英国这种西式的番茄汤都难喝无比,没想到在lodge喝到的竟然清甜可口。那对儿美国人也对饭菜赞不绝口。闲聊几句,知道两人都来自迈阿密,Victor是做建筑工程的,Adri跟人合伙开瑜伽学校。另外,发现原来俩人不是couple,只是朋友一起出来玩。由此我怀疑Victor是gay,不过一直没好意思问。

亚马逊河夜航

晚饭后的活动是继续坐船游河,去寻找凯门鳄。这回Rafa嘱咐我们一定要穿长衣长裤因为蚊子会很多,另外要带雨衣……收拾了一番,抹了一身号称最强配方jungle formula的防蚊水,戴上头灯,登船出发。河面上黑黢黢的,完全不似城市里那么亮堂。马达安静下来的时候,听见远处小虫啾唧,还有河里的鱼受了惊吓时不时蹦出水面,有时就蹦到船里来了。

游荡了半天,最后终于让Rafa在一个苇塘子里面逮到一只小鳄鱼。大家开始还有些惊愕,可是小鳄鱼刚被拿到灯光下,立刻就有千万只罪恶的手伸过去。可怜啊。据说这只大概有两岁大,而凯门鳄可以活到四五十岁,所以它只是个baby。

Rafa说大家可以和小鳄鱼合影。以前曾经在海南拿过一次小鳄鱼,不过那个嘴是用胶条裹上的,这回是自然态。小鳄鱼还是很乖的,看表情似乎也没有很不高兴。

有人发现小鳄鱼缺了一两个脚趾。Rafa说那是让食人鱼咬的。后来发现,不少小鳄鱼都有断趾,想来亚马逊河里的食人鱼确实很多。

照了几张相,就把小鳄鱼放回去了,看着它一摇一摆地游走,我们也打道回府。回到lodge,不到10点,但是感觉已经累的不行了。Rafa说明天我们要一大早起来,坐船去主河道看dolphine,在船上吃早饭。想到这个,果断倒头就睡了。

第3天
2013-08-26 周一

一早被闹钟闹起来,刷牙洗脸穿好衣服,感觉还没睡醒呢就上了船。据说今天可能会在河里游泳,所以把泳衣也换上了。吸取昨天的教训,不仅穿了防雨的外套,包里还塞了一件雨衣,又顺手从码头拿了两把伞。

小船一边往主河道方向行进,一边随时停下让我们看鸟儿。不时遇见其他客人也坐着小船出来explore,让人想起在坦桑尼亚的时候,每天也是这样坐着吉普出去game drive。

清晨,一群甲虫还在树上睡觉。

这时Rafa非说树上有一只幼鹰,我们顺着他指的方向努力寻找,可什么也没看见。拿了望远镜来,还是找不着。最后就换了大炮来拍照,照完在相机屏幕上找,终于找到了。

需要推近。依稀仿佛是它。

再推近。这回没跑儿了。

一路上,见到许多鸟儿在枝头或树梢。

还有蜥蜴趴在高高的枝桠上。

天气是阴阴的,间或还有一点小雨。大约开了40多分钟,到了与主河道的交汇处。

我们在这里吃了顿相当简易的早餐。

早餐过后,小船驶入主河道,开始寻觅dolphine。可是天还是那么阴沉,远处压着很厚的乌云,让人担心。Rafa说,下雨的那片云离我们这里还很远。好吧。

但是这情形看起来是越来越不妙的架势。找了很久,也没有见到dolphine, 不知是不是气压的缘故。然后就开始下起雨来。大家穿上雨衣,继续又寻找了一会儿。最后,Rafa说,雨看来一时半会停不了了,dolphine一般也不爱下雨时候出来,要不我们今天先回去,改天再来寻觅,反正你们几个在这里住的时间也比较长,还有机会。话音刚落,大家一致赞同。于是就这样调转船头,无功而返。

回去的路上,大雨变成了暴雨,每个人都既裹着雨衣又打着伞,可还是无济于事。咬着牙扛吧。开了40多分钟回到lodge的时候,每个人又都是落汤鸡了。这可还是大家都有备而来的呢。Victor感慨道,the nature beat us, again!Rafa说哎呀大家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啦,我们都知道这里叫rain forest嘛。可是,我还是想说,现在不是传说中的旱季么……

回房间换了干衣服,就去吃午饭了。菜式仍然很简单,但是味道相当不错。不免有些担心,本来来亚马逊是指望能高温减肥的,这样下去,每天吃的那么多,光是坐船也没啥消耗,不会反而增重了吧?下午据说是去附近钓鱼,我其实不是很感兴趣,不过听说是钓食人鱼,还有几分好奇。

下午三点,坐船出去钓鱼。这回队伍比较庞大,一船上大概坐了10来个人。照例地走走停停,用望远镜观察两岸隐蔽处有没有藏着什么动物。很快又发现了一只树懒,难得的是它正在从树梢往下爬,不像以往看到的都一动不动地抱在树上像坨屎。原来这货在树上爬的还挺快。

继续前行,穿过一个狭小的水道,进入了另一条亚马逊的直流。

导游选择了一个靠近岸边水草茂盛的地方,宣布就在这里开始钓鱼。大家纷纷拿起细细的小鱼竿,穿上生肉,扔进水里等待。鱼儿咬钩很快,但是据说很狡猾,经常提竿儿稍慢鱼饵就被吃掉了。大家很没耐心地等待着。终于,这位操西班牙文的女士率先钓上来一条腹部橙红色的小鱼,经鉴定,是一条食人鱼(Piranha)。可是真的很小呀,也就巴掌那么大。

接下来,大家陆续也都开始有收获。导游总是很小心地把鱼从钩上取下,放进桶里。我是不喜欢钓鱼、打猎一类的活动的,不过大家兴致不错,看来一时半会是不会收手的,我闲坐的实在无聊,也决定试试运气。

几经失望后,终于也钓到了一条piranha,个子虽小,可是牙还是很锋利的。

大家钓上来的鱼(基本都是piranha),有一些就被导游就地处决了,切成小块,给大家当鱼饵。事实上,带来的肉不到半小时就用完了,后面的鱼都是用先钓上来的鱼做成鱼饵钓的。

我自从钓上来鱼以后,就没有再继续钓。坐在船上拍拍照片什么的打发时间。

临近傍晚,又开始下雨,于是快快地赶回了lodge。晚餐就多了一道菜,是大家下午钓的鱼。我觉得piranha烤了以后味道还行,就是肉有点少。

晚餐后,今天的安排是去丛林里night walk。同组的俩美国人都表示,太好了,终于可以不用坐船了,早就想去林子里走走了。好吧。导游叮嘱一定要穿长衣长裤,因为蚊子很多;而且一定要穿雨靴,因为这两天雨下的多了点,路可能很泥泞。于是我就擦了一身的防蚊水,穿好长衣长裤和我的儿童雨靴,拿着头灯、手电、相机,出发。

晚上的丛林里基本没有任何自然光,全都是靠导游拿的超强大照灯。行进中,基本都是一个导游在前面照着带路,中间夹着几个客人,后面一个导游断后。因为据说,虽然jaguar这样的猛兽都是躲着人不会靠近的,但是毒虫和蛇还是不太避讳的,而且很多植物也是有锋利的刺,不小心栽在上面会比较惨。

大蜘蛛。

因为太黑了,基本上只能近距离看到一些蚂蚁、爬虫、蜘蛛、蜥蜴、蝙蝠。Rafa指给我们看说树上有小猴,可是,反正,我是没看见。蜘蛛倒是挺多,挺大个儿。照片很难照。

看一下泥泞的路吧。这是比较浅的地方。可以脑补一下每一脚踩下去都是噗哧噗哧地,又软又粘地陷进去的感觉。

一些树干上长满了小刺。

散步归来,需要到河边去把靴子上的泥洗掉。大家都表示night walk也就此一回了,因为蚊子实在太多了。的确,我觉得我还是很掉以轻心了,这次只在露出来的脸、手等部位涂了防蚊水,事实证明,必须从头到脚都涂,因为蚊子隔着衣服叮人就跟玩儿似的。另外千万不能穿太紧的衣服,理由同上。我这次穿了条练yoga的长裤,比较紧,结果臀部和大腿被叮了二十多个包。教训很惨痛,后果很严重。

第4天
2013-08-27 周二

一早起来,水面静悄悄的。根据在利马时候看的天气预报,从这一天开始,天要放晴了。十分期待。

吃早饭的时候,两个美国人都没出现。后来他们解释说,是觉得这两天吃太多了不消化,都顶到嗓子眼了,所以早饭就省了。其实我们也觉得这两天在lodge吃的虽然味道不错,但是确实很顶,倒不是吃的有多多,主要肚子里全是玉米豆、蚕豆、大豆、土豆这些特凿实的东西,很难消化。

饭后继续跟着Rafa往丛林的另一个方向walk。白天虽然蚊子没有那么猖獗,但还是不容小觑。长衣长裤以及全身涂抹防蚊水是必须的。

Rafa的mashadi knife,一路用来披荆斩棘,但据说主要是砍蛇用的。

因这几天降雨较多,丛林里全是这样泥泞的路,不少地方还要趟水过去。

发现树中间有一张巨大的蜘蛛网,因被雨水打湿,沉甸甸地往下坠。

白天看丛林,觉得清晰了许多,很符合心中想象的丛林的感觉。

涉水而行时,有的地方比较深,我一直担心水会没过我的鞋要儿。每一步都很小心翼翼地拣浅的地方踩。

捡到一个大蜗牛壳。

这树上的胶凝结以后就成了皮筋儿。

据说丛林里很容易迷路,所以大家都紧跟着向导。

又是蜘蛛。

这个应该是什么蜈蚣吧,大概有中指那么粗。

另外一条,配上烂泥看着就更恶心一点。

这里的蚂蚁窝基本都在树上,不然雨季时候全要被淹。

一路上Rafa指点讲解,我们就左顾右盼,大惊小怪地照照相。

一种吃起来有点像椰子的果实。

一种菌类,看着就有毒。

Rafa特意把我们领到这棵树下,说树上住着亚马逊一带最小的一种小猴,果然被我们看到了,小得跟个大耗子差不多。

这颜色这身形,说它像耗子不是冤枉吧。

但归根结底人家还是只小猴,所以露一小脸儿给我们看看。

我必须说,这小猴是趴在树上很高的地方的,为了照它,换上了沉重的400镜头,照了有20分钟,脖子都快断了。颈部开始酸疼后,觉得头也疼起来。原来昨晚night walk时被蚊子在头顶的头发缝儿处叮了两个包,现在都肿起来了,这平时不怎么经风雨的位置,似乎承受能力很差,牵动着整个脑袋都疼。而且在林子里也走了两个小时了,因为雨后到处都又湿又泥,连坐下歇一下都没有,感觉很累。不想扫兴,只好强打精神继续走。

话说同行的Adri是个有点疯疯癫癫的人。她说自己祖籍意大利,出生在秘鲁,9岁时全家搬去了迈阿密一直生活至今。所以,会说西班牙文,一路和Rafa相谈甚欢,想的起来的时候也会给我们翻译几句。Rafa也很开心,因为其他导游带的组都是说西班牙文的,只有我们这组说英文,他的英文也经常不够给力。在Rafa的撺掇下,Adri荡起了这个。

有时又拿大顶。不愧是练瑜伽的出身。此行经常出现的场景就是Adri要求Victor配合她做各种托举动作,在林间,在河畔,然后照相。据说是为了放到网上为她的yoga school做宣传。

我这时又头疼又疲惫,已经开始没精打采了。

走着走着,Rafa开始挥舞起大刀砍树。表情竟充满了不屑。

终于把树砍断了。Rafa说这个树已经快要倒了,容易砸到过路的人,所以必须放倒它。

走了3个多小时,终于走出了丛林。回lodge之前,需要到码头去洗靴子。正好碰见另一队人马游河归来,哦对对,另一个说英文的组,是刚刚入住的一群南非人,都是亲朋好友的样子。

接下来就是很悲催了。本来说回房休息一下,1点吃午饭,然后下午去划独木舟。可是因为头疼的实在厉害,胃口也没了,午饭就没去吃。想让某人去盛碗汤给我吧,今天中午还没有汤。只好拿了些水果回来。幸好,带了几包方便粉丝,用开水沏了一碗。吃了一点,又吃了几口水果,头越来越疼,太阳穴和半个后脑勺都紧绷绷的,人也出奇的困倦。于是决定下午的活动不参加了。就这样在房间里昏昏沉沉地,一直睡到吃晚饭。中间偶尔醒来,也是头晕脑胀头疼欲裂,让某人给按摩一下。这一切的一切,都怪昨晚在我脑袋顶上叮包的那该死的蚊子!

睡醒起来,似乎好了一点,再加上吃了一点Rafa给的止疼片,头疼有所缓解。但不知是不是因为这里太潮湿的缘故,身上总是很乏,人也非常渴睡,不想起床。转念又想,如果就这样睡到明天早上,也许会越睡越没精神,所以还是挣扎着起来了,去餐厅吃晚饭。晚饭吃的是一种大叶子包的米饭(类似于荷叶饭),里面有鸡肉和橄榄,非常好吃!可惜数量很少,基本每人只拿到了一个。后来在Iquitos的机场也看到有卖,在利马参观美食节的时候,知道原来是北部亚马逊一带的特色菜。

吃喝间问起两个美国队友有没有被蚊子叮很多包,答曰没有(妈的!),说跟在迈阿密夏天的时候差不多,也就叮了四五个吧。看别人好像也都没有大碍,难道就是我的血这么香?在餐厅穿着凉拖,一会儿脚上就连排的包了。

饭后,Rafa来征求意见,晚上选择1)Night walk;2)夜间划独木舟;3)坐摩托艇游河。我果断否决了1),对2)还有点兴趣,因为下午的时候没划成。可美国队友似乎都累得不行了,问能不能搞点轻松的活动。所以最后就还是坐船游河了。省事儿,坐在船上晚风习习很凉爽,周围虫鸣蛙叫,小鱼不时蹦出水面,还有成群的萤火虫飞过。很是惬意,渐渐的头也不怎么疼了,感觉人在飞快地好转。仰起头,望见的是繁星满天,还能依稀看出银河。好久没有见过这样的星空了。让我想起小时候回老家玩时的那些夜晚。

这个晚上没有什么太大的惊喜。Rafa指给我们看了一条缠在树梢的蛇。我这照片是400镜头推到最近了。黑灯瞎火的这他都能看见,太他妈不是人了。

癞蛤蟆。

小青蛙就萌多了。

还有这只超小的,摆着这么个别扭的姿势在那儿。

Rafa把两只小青蛙放在Adri手掌上,真的好小啊,超小的那只跟手指肚差不多大。我也想接过来,可Rafa说要是手上抹过防蚊水了,对青蛙就不太好,最好不要碰。好吧…… 看Adri把玩了一会,就又放回叶子上去了。坐船回来,这一天的最后,总算还是用笑容画上了句号。

第5天
2013-08-28 周三

清晨,从木屋的terrace上望出去,又是一个大晴天。不知不觉已经住了三天,时间过半了。

一夜好睡,觉得身体状况大为好转,昨天的头痛已基本消失,除了头顶的包还很明显。于是换好衣服出门照相。

我们住的是3号木屋,门口挂着只红鹦鹉。

臭美一阵,回餐厅吃早饭。喝了一种味道奇怪的果汁,吃了一份味道奇怪的甜品。Rafa过来宣布今天是一个full day walk。我因为觉得状态比昨天好,还有点跃跃欲试。两个米国队友却面露迟疑,似乎有点勉强。你们白人不都是最喜欢折腾自己了么,不都极其热爱户外活动极其向往大自然么,怎么也怂了?

饭后回房间休整,天气好,把前两天被雨淋湿透的衣服都拿出来晾晾。

从木屋阳台看到的餐厅和门廊。

据说今后几天都会是大晴天。这样其实也有不好的地方,每次出门前都要纠结到底应该先抹防蚊水还是先抹防晒霜。反正最后两样都要抹,而且决不能少抹。身上便总是油汪汪的,往往活动一下又混合上汗水,那感觉,唉,不提也罢。

这次walk的地点比较远,需要先坐船。在船上不一会儿就感到前所未有的暴晒了。

我们就在这个颇幽静的地方下了船,顺着两三米高的土坡爬上岸。据说,雨季的时候土坡都是淹在水里的,有时可以划着小独木舟在林子里穿行,想想应该很好玩。

就这样,由Rafa带路,我们跟随,船夫断后,一行人往密林深处走去。

路上还是不时看到一些蜘蛛、蜈蚣、鸟儿一类的小动物。地上这个,我如果不说你能看出趴着只青蛙么?

这个,我如果不说你能看出我身后还站着个人呢么?

这棵树的树汁据说抹在身上可以驱蚊虫。

这俩据说是在及时行乐。

我脚下这个大土堆据说是一个蚂蚁的巢穴。

眼见为实,确实有很多蚂蚁进进出出。很快就有黄豆那么大的蚂蚁爬到靴子上来了,Rafa让大家赶紧跺脚抖掉,不然爬到靴子里,咬了人是很疼的。

乖巧的小蘑菇。

时常能捡到一些样貌奇怪的植物。

扎两个辫子真不是为了装嫩,主要是披头散发糊在脖子上是在太热(温度虽然30出头,可湿度超大),而且也容易勾到枝桠。之后看照片,觉得怎那么像知青呢。

继续跋涉,很快到了午餐时间。

Rafa和船夫就在林子里找了个开阔点的地方,开始铺桌布,准备午餐。野餐就比在lodge里吃的差远了,只有一点面包,生菜叶子,吞拿鱼罐头,橄榄,和一点水果。我们托着盘子坐在树墩上边吃边聊天,要上厕所的时候,就拿着大刀(为了防蛇)自己走到远处林子里解决。

两个米国队友表示已经精疲力竭了,而且丛林里蚊子太疯狂,最多再走10分钟,就恨不得立刻回lodge去。我倒觉得今天比昨天精神好很多,应该还能再走一个半小时没什么问题。问Rafa还要走多久,答说大概两个小时。Adri瞬间崩溃。Victor说还好,只比我们的maximum多半个小时。于是饭后迅速收拾好东西,动身出发。

一路又追逐了半天小猴,可以看见有猴群在高高的枝桠间跳跃。可是太高太快,基本没法拍到。

Rafa在介绍一种可以用来做纸的植物。

这个据说可以用来做染料。

终于回到早上上岸的地方,小船还在坡下静静地等着我们。

树上正好有只啄木鸟在起劲儿地啄着,声音响亮。

打道回府。

回到lodge,天气大好,河水也仿佛比前几天清亮了许多。

照例地在码头洗靴子。这大半天感觉甚是愉快。据说晚饭前,要带我们去参观附近的那个小村子,可以买点当地的手工制品。我想可能是因为美国队友明天就要走了,所以我们的购物活动也跟着提前了。

回到房间,在吊床上悠闲地躺了会儿,要不是蚊子老来捣乱,还是很惬意的。河边一群食腐的鸟儿纷纷张开翅膀像是在搞什么邪教仪式。后来问Rafa,他说是在晾翅膀,因为经常吃腐肉,翅膀上有很多细菌,需要晒晒太阳消毒。

4点多,又在码头集合,坐船去附近的村子参观。

这就是我们常常经过的那个小村子,村口的树上爬着一群小孩儿。

见我们来了,纷纷下树迎接。

原来各家都在卖小手工艺品。

都很喜欢照相,照了相片给他们看,一个个笑的羞涩又开心。

看了几家,Rafa跑来跟我们低声说,村尾那家的男人在lodge里有稳定工作,不缺钱,所以没必要买他家的东西,别人家都比较穷,所以要买就买他们的。我一边点头一边想,这个同事到底怎么得罪Rafa了呢?

渐渐夕阳西下,村子里很安静。在村头和我们一起照相的小孩,一直好奇地跟着我们。

有位小朋友一边穿衣服一边走来。

可能这里正好是他家,爬上木屋,和他哥一起晒太阳。

这些手工艺品从形象到用料都是就地取材。植物种子做的项链,和木头雕的小树懒。

卖东西的老奶奶,每天自己穿项链。据说一条复杂的项链要穿一个晚上,价格大约30索尔。

我买了一条简单的,用种子和鱼皮做的项链,10索尔。

惊喜地发现还有许多年都没见过了的蒲扇。

这家的小朋友,一开始很严肃,但终于还是被我们逗得眉开眼笑了。

太阳快下山了,河面上金灿灿的。

Rafa说要请我们喝当地的Jungle wisky,于是进了村中的酒馆。Victor尝了尝说pretty strong,我觉得还好。

吧台吧,算是。

返程时,太阳已经落山,只剩下漂亮的晚霞。

晚饭后又去游河,又抓到一条小凯门鳄。要说小鳄鱼也真的够笨的呢。

最后回到lodge,四个人在餐厅昏黄的灯光下玩大富翁。玩到夜里12点多,以我的完胜告终。

第6天
2013-08-29 周四

这一天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早上在餐厅吃早餐,感觉客人又少了一些,大概都陆续离开了。像我们这样住一个星期的,还真是不多。

今天上午的活动是去主航道看江豚,游泳。中午回来,Victor和Adri就要坐船回Iquitos了。

出发前,Rafa一再叮嘱要防晒。果然一大早太阳已不是一般的大。

渔村的女人在熟练地杀鱼。

顺着熟悉的河道开了大约40多分钟。明显感觉水比前两天浅了一些。

这些是号称世界上最大的荷叶,据说可以放个两岁的小孩在上面。

再次来到久违了的主河道。

我们在一处靠近岸边的地方发现成群的江豚,可是每次浮出水面换气都非常短暂,抓拍不着。

工作人员四下看了看说这里很安全,于是大家纷纷扑通扑通跳下水。

水尽管浑浊,但是非常暖和。可惜由于我们的惊扰,江豚很快都游走了。

游完泳,驾船返航,又惊起了沿途的一些鸟儿。

快到午饭时间了,渔村里的孩子们或在帮忙打水做饭,或在洗衣服。

返航途中,终于忍不住在这个瓜摊儿买了个西瓜。

Rafa在替我们挑瓜。

一艘船载着当地村民去Iquitos, 其中似乎看到了似曾相识的几张小脸儿。

回到lodge,就这么40多分钟在船上的暴晒,肩膀都已红了,后来还脱了皮。

物证,证明亚马逊的水含沙量那是相当大的。

让人感动的是,房间里居然有热水了。虽然只是水龙头里细细的水流,也开心地洗了个头和澡。

午餐时请lodge里所剩无几的客人吃了西瓜。跟我们平时吃的西瓜看着不太一样,味道也偏水。

像不像一块生牛肉上落了几只苍蝇?

吃过午饭,我们在餐厅里等着送Victor和Adri。Adri说,我实在等不及要洗个热水澡了。我会告诉她我中午已经洗过了么?嘿嘿。

大家交流了一下行程,发现两天后我们都在利马,于是约定到时一起去一个颇有名的餐厅吃饭。小船两点准时到达,接上客人嘟嘟嘟地离去。就这样告别了旅友,我们继续剩下两天的活动。

(未完待续)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