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Safari in Kenya (To be continued)

@一个癫痫患者

Safari in Kenya (To be continued)

48
第1天
2009-09-28 周一
迪拜机场,阿联酋
我的评价:
迪拜机场候机时间长的话,记得带上大衣或者毯子,好冷...

这个团国内分别从北京和上海出发,在迪拜机场汇合。迪拜机场正如团里资深驴友提醒,超级冷。阿拉伯人真心有钱,外面热得一塌糊涂,机场里面冷得大家都裹着毯子。几个小时的等待时间,我拿着相机开始漫无目的的拍摄。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等待,飞机终于起飞,方向非洲!

内罗毕
Nairobi

这是非洲给我的第一个画面。我当时就想,也不是很荒凉嘛,草原在哪里。

一出机场就看到蓝天白云,路上汽车很多,公路旁边就是泥地。广告牌颜色非常鲜艳,正如非洲的植物。

旅行时间在09年10月,2010南非世界杯即将举行,非洲兄弟们很期待啊

放下行李,我们去了第一个景点,内罗毕市的会展中心。当地导游是一个长相酷似麦迪的肯尼亚人,曾经在北大留学过,据说在当地很有钱。

这个好像是会展中心,据导游说是内罗毕最高建筑,很多非洲高级会议都在这里开。具体我也没仔细听,对于这些土建筑,没什么兴趣,到此一游照吧。(不是我照歪了,这座大楼的确是歪的,不晓得是故意的还是质量不过关)

去之前很担心喝的饮用水,导游告诫我们只喝AQUA牌子的纯净水,酒店有免费送。

第2天
2009-09-29 周二
安波塞利国家公园
Amboseli National Park

一大早,吃完早饭,匆匆上车。经资深驴友提醒,掏出国内SARS期间剩下的口罩,说是必须两个同时带,不然鼻子受不了。一路上风尘仆仆,真的又是风又是尘,到Amboseli的时候,两层口罩里都是灰。

颠簸了一个上午,终于到了安布塞利索帕酒店。大堂休息室很有非洲风味。

我放下行李,继续扛上家伙去找东西拍了。大堂前的一处花坛,光影下煞是好看,拍了几张。

非洲的高温只在太阳下,只要能找到一个树荫,就不会感到热,这和上海的湿热明显不同。我管不了这么多,冒着大太阳,发现酒店小花园里好热闹。第一个看到的就是这个高傲的朋友。这眼神,好犀利。

非洲的鸟儿颜色特别鲜艳,后面几天拍到好多。

说时迟,那时快,一只松鼠迅速爬过,难逃我的1DM4+340。

中午吃了点东西,下午就兴冲冲开始了我们的Safari。活动没有具体行程,就是在自然保护区里四处兜,发现什么动物,车子就停下来,让大家拍什么动物。司机通过无线电联系,会告诉我们哪里出现什么动物,询问大家是否要前往。交待一下座驾,一辆可以支起顶棚的面包车。人不可以离开车。

参加这个团的,除了我以外,有两个来自上海的和两个来自北京的朋友带了专业的长焦镜头,其他都是入门级的机器。我们几个都是带了两个相机,N个镜头。有趣的是,上海的都是Canon,北京的都是Nikon的。同志们这装束,帽子、墨镜、口罩还不够,裹上什么巾的,扛着“枪”,像是土匪。

一进入保护区,就看到了好多的斑马和角马,大家超兴奋。导游一脸鄙视地说,这是最普通的动物,你们以后每天都会见到。我打赌,你们后面几天都不想看到他们了。

Amboseli是大象的天堂。

三兄弟坐得符合经典构图哦

骄傲的鸵鸟

这里的动物尸体是没人收的,完全是自然生态食物链决定了尸体的去向。

一看就很贼

后面依稀可见的是乞力马扎罗山,山上的白雪一年少过一年。

欢乐的时候总是短暂,夕阳西下,我们和大象一起回家。

第3天
2009-09-30 周三
安波塞利国家公园
Amboseli National Park

导游和我们关照,第三天早上运气好,能看到乞力马扎罗山日照金顶。一大早,顾不上早饭,我就一直守在酒店的花园里,等待着这一美景。可惜,躲过了下雨,却躲不过这厚厚的云层。非洲最高峰始终犹抱琵琶半遮面。

漂亮的鸟儿攀上了枝头,回眸一笑百媚生。

早上柔和的光线下,大大的仙人掌树像是裹上了金色的披风。

最后看一眼Amboseli的动物们,即将启程回内罗毕。

这位朋友脸都没洗就出来和我们道别了。

漂亮的皇冠

据说是猎狗,叼着个尸体匆匆路过。

回头警觉地凝望着。

这。。。好像城管。。。

母子情深。

在我们还没有看厌之前,给个大特写。

这才是真正的和谐社会。

主人夹道欢送我们

卡伦故居, 肯尼亚
我的评价:
可去可不去

回内罗毕的路上。据导游说,当地人很尊敬中国人,因为之前他们的路是阿三修的,没过多少时间,路就坏了。后来请了中国人,修的路很结实。

路旁停车购物,我对这些纪念品没有兴趣。跑到对面,正好看到一个非洲小孩子,赶紧回车里拿了特地带的糖果。他拿着糖果,开心地让我拍了照片。

回去途中经过的小镇,一对年轻人刚买完水果。

小镇的水果摊,很有非洲风情吧

中国通导游“麦迪”,在给大家介绍《走出非洲》的卡伦。到底是在北大留过学的,普通话还带京味儿,知道很多中国歇后语,一路上逗得大家笑声不断。

从后花园看卡伦故居

故居旁的小花

内罗毕
Nairobi

回到了第一天的旅馆,开饭前,从旅馆的窗户,拍一拍路上拥堵的车流。

晚餐很有特色,吃的是自助餐,基本上都是肉。第一次吃蛇肉,还吃了一个什么肉,时间久了,忘记啦。

非洲兄弟们表演很卖力

第4天
2009-10-01 周四
内罗毕
Nairobi

从内罗毕前往阿布戴尔国家公园,途中休息,我自然又去附近逛逛。马路对面正好是一个当地的小学,学生们正在玩跳绳。

他们看到镜头,顽皮地躲着。

这个孩子特别酷,所有的孩子都躲在栅栏后面偷偷看着我们,只有他镇定自若,造型乱凹。

同行的上海朋友,飞机上我们坐隔壁,当时没怎么交流,只是一起玩了几盘游戏。后面几天聊得比较多,也是喜欢旅游和摄影。回来之后邮件聊过几次,后来就没联系了。不知道蝉游记扩散面够不够广,他们会不会看到这篇游记。

阿布戴尔国家公园, 肯尼亚

阿布戴尔国家公园最有名的并非里面的动物,而是他们的旅馆,树顶酒店。原本是依着一棵大树造起来的,上世纪中叶被烧掉后重建过。由于年代久远,规定超重行李都寄存在半山腰的餐厅。

中午,餐厅里的表演着装扮成马赛人。我们看着他们,默默吃着饭,他们倒是自娱自乐,很嗨。

餐厅小花园里,漂亮的小花。

餐厅小花园,有处石坛上放着鸟食,小鸟们都爱过来啄点。

自费Safari了两个小时,没拍到什么好玩的。倒是同车的欧洲老太们不时发出惊呼,只是因为看到了一头鹿或者水牛。仔细一听,原来她们是下了飞机直接到这里的,我也算是在Amboseli见过世面,一路默不作声。阿布戴尔国家公园最有意思的还是树顶酒店。背头哥,给个大特写。

树顶酒店, 肯尼亚
我的评价:
1. 行李限重 2. 洗澡要排队 3. 晚上有铃铛提醒,有动物来喝水(可关闭)

终于到了传说中的树顶酒店,远看,一个字,破。进去之后,还是挺有特色的。全部都是木质结构,洗澡是公公浴房,晚上会停水,条件很艰苦。当天是十一,同志们在北京游客的带领之下,在遥远的非洲向祖国贺了把寿。

进入酒店之前,导游带我们看了酒店前的盐水池,介绍动物们都喜欢到这个水池里来喝水。游人们就可以在树顶酒店里,喝着酒吃着东西,观赏动物。

刚介绍着,这只疣猪就突然变向向我们冲来,千钧一发之际,我选择了保命优先。边逃边按了几张,只有这张屁股是清楚的。纪念一下这惊魂一刻。

梳了个背头的疣猪。

野鸭也来喝水。

晚上光线不好,我也没拍。有意思的是,大家很自然分成两桌,上海一桌,北京一桌。一边喝酒一边聊天,时不时透出脑袋看看外面有没有动物。北京的朋友们,讨论着8*8和文革,上海的朋友们,讨论着房价和投资。

第5天
2009-10-02 周五
树顶酒店, 肯尼亚

一大清早,又来拍日出了,可惜还是云层很厚

朋友们并没有被昨晚晚睡所影响,都聚在天台。

清晨的树顶酒店,像是某个哨口。

酒店前的盐水池

阿布戴尔国家公园, 肯尼亚

从树顶酒店下山的路上

透过车窗拍出去,光线很强

又在山腰餐厅见面了

赤道线, 肯尼亚

前往纳库鲁的路上,在赤道线稍作停留。

蓝天白云和一望无际的公路

当地人洗晒的衣物

东非大裂谷, 肯尼亚

沿途的小镇

沿途风光

站在这样一个临时架子上,我们远眺东非大裂谷

东非大裂谷

纳库鲁
Nakuru

车子进入纳库鲁公园,就看到了可爱的猴子(还是狒狒...)

远远的,在车上,我们就闻到了臭味。导游说,这是火烈鸟的味道。我们下车走近盐水湖,放眼望去,尽是粉红。

湖水好似镜面,照出一抹又一抹的红色

惊起一片

日照金山下的白犀牛

天有异象,我们赶紧回到车上

不一会儿,远处出现了一道彩虹

一只高贵的长颈鹿优雅地从我们车前走过。纳库鲁的长颈鹿是很特殊的,腿部全都是白色。每次导游说到这个,总会指着他自己的大腿比划着“都是白色的都是白色的”。大家都捂着脸笑。

回家的路上,看到了一窝狮子。

小狮子卖了个萌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