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丛林秘境与天空之城——秘鲁半月游(2)(2)

@envy555

丛林秘境与天空之城——秘鲁半月游(2)(2)

第6天
2013-08-29 周四

——上接《丛林秘境与天空之城——秘鲁半月游(1)

送别美国队友后,我们在餐厅外的吊床上小憩。考虑到明天一早就要去较远的一处丛林露营,这也许是我们在lodge最后一个悠闲的午后了。

由于原来的客人已陆续离开,新的客人还没有来,整个lodge里都很安静,只有鸟鸣,和偶尔工作人员用当地土语在说笑。

下午的活动是划独木舟,算是把上次错过的补上。要先用机动船把我们和独木舟运到远处,然后自己划回来。

Rafa现在就带我们两个人了,船上活动空间立刻感觉大了不少。

划船的好处就是,安静许多,不会惊扰到动物,因此能更近距离地观察。

但这种一人一桨的划船方式,不熟练的话还是挺吃力的。

没有了马达声,只有天籁之音和船桨划过水面的声音。我们的小船笨拙地呈S型缓慢向前。

Rafa的眼真是尖,像这样我已经是把400的镜头推到最近了,一般还是看不出隐藏在枝头的鸟。

要通过电脑进一步crop才能看清。这是亚马逊一带特有的一种大嘴鸟儿。

另一种忘记名字了的小鸟儿。

遥远遥远的枝头,有两只鹦鹉在摇摆。Rafa管这叫“跳舞”。

吹横笛。

这只也开始吹。

必须要说,在亚马逊丛林给野生动物拍照是很让人崩溃的。树大都太高,距离太远,而且总有太多树枝挡在前面,对焦很难。再加上基本都是坐船,手就是再稳,架不住船永远在随波起伏。照这几张照片的时候我都已近躺在船上了。所以每次看见什么动物,别人都是欣喜地惊叹,只有我不时发出沮丧的咒骂:“妈的,别晃!”“操!又虚了!”所以我能给你们看这些照片,我容易么我!

很快太阳已经偏西,河面上是一天当中我最喜欢的阳光,灿烂而不耀眼,洒在任何事物上都浓浓地渲染了它的色彩。

我们继续缓慢地向lodge划去,但是可以看出,Rafa开始有点着急了,似乎担心天黑前可能划不会去。

这一个个的都是鱼儿栖息的洞,旱季时露出水面,雨季时藏在水下。

很快发现一只树懒,可惜角度不好,不易拍照。

夕阳西下,我们还在路上挣扎。

不顾Rafa的催促,继续照相。

据说,树干上黑色与白色交接的地方,就是雨季时的水位线。

最后的阳光停留在树梢。

正在抱怨一直找不到好的角度照树懒的脸,忽见前面这一船人的向导竟然抓到一只树懒。

小伙子示意Rafa把树懒接过去给我们看,可Rafa只说让他放回树上就好了。结果这货一摸着树干就开始噌噌地往上爬。

我为了赶紧上岸去追拍差点没掉河里,大大地坏了心情。以下都是某人追上岸拍的。

终于这货就这样渐行渐远,隐没在丛林中。

接下来一路玩儿命划船,回到lodge的时候还是已经天都黑了。晚餐很可口,但现在只超级渴望中式炒青菜。

晚餐后Rafa让我们选择是去walk还是去坐船,毫无疑问选择了坐船。

这天晚上除了满天繁星,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

Rafa解释说白天的时候,没有把树懒接过来,是由于当地有规定,不许导游去抓树懒,因为会打扰她们在原生态下的生活。如果被人报告了,不仅要罚钱,还可能丢了工作。那个小伙子可能是新来的,不知道利害。

好吧。这些其实我早想到了,也都理解。我只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抓树懒不可以,抓小鳄鱼就可以呢?难道小鳄鱼不讨厌被人打扰么?这不是物种歧视么。

第7天
2013-08-30 周五

最后一天在lodge带着潮气的大床上醒来,开始觉得有点恋恋不舍。说实话这几天真没有像想象中那么悠闲,每天都是闹钟闹起来,然后忙活一天,晚上躺下就着了。之前因为担心没有网络和电视会不适应,带了几本书,到现在一个字也没看过。

起床后,还没到早餐时间,简单收拾了点露营要带的东西,在lodge里照了照相。

早餐时,就只剩下这么几个客人了,其中一对西班牙人今天中午也要乘船离开。

早餐的丰盛程度也明显下降啊。

背了几件长衣长裤、防蚊水、防晒霜、手电头灯、洗漱用品,提拉着雨靴,出发。

先要坐船。这时太阳已十分毒辣。此行就是Rafa和一个船家全程陪伴。

途径另一个小渔村,河边照例是杀鱼的女人和边玩边干活的孩子们。

树懒,这回露了个正脸儿。

当地人在湖中捕鱼。

看这样子,难道我们是要弃船登陆?

原来只是浮萍,Rafa下令直接开船通过。

但是马达忽然出了点问题,Rafa和船家积极维修时,我们两个没用的人就在船头照相。

终于驶出浮萍,来到湖的另一边。

我们拐上一条细细的支流,Rafa四下观察了一下,说就在这里开始钓鱼。

漂浮于水中的断枝下面据说有许多奥斯卡鱼,是这个季节的时令鱼,味道鲜美。午餐全靠它了。

河面上不时飘过死鱼。Rafa说旱季的时候因为水位下降,有大量的鱼要死去,剩下的也会非常好捕。当地人这段时间基本除了鱼就不吃别的了。

我们用捞上来的死鱼做饵,开始垂钓。可是要把钩从树枝间跑进水里,就是件难度很大的事情。此时已近中午最晒的时间,像我这么一向不爱打阳伞的人也不得不撑起伞,因为被太阳直射一下都觉得有灼烧的疼。

折腾了半天,我们一条也没钓上来。鱼钩倒是好几次缠在树枝上,费了半天劲才解开。最后还是Rafa钓到了两条,然后又用鱼叉叉了两条上来。

由于引擎再次出现问题,我们不得不改变计划,就近弃船登陆。

Rafa说我们今晚就在这个camping site露营,并一再强调引擎只是drunk了,歇歇就好。

正在准备午餐,忽然碰到两个早餐时认识的客人正好跟导游walk到这里,于是邀请他们一起喝鲜美的鱼汤。

顺便跟他们的导游说了我们的船有点问题,如果明早没按时回去,需要lodge派船来接我们。

这俩人,女的是墨西哥人,男的是荷兰人,在瑞士工作的时候认识的,平时的共同语言是德语。都是潜水爱好者。据说这次刚刚结束7个月的旅行,下周就要回瑞士找工作去了。问了问他们马丘比丘的情况,说每天的人数有限量,他们就碰到一个女的在门口哭,因为买的票上日期错了,不让进。我们于是很担心,想明天回到Iquitos后一定要赶紧跟Cusco的旅社联系确认一下。

最后,两人对我们的午餐表示感谢,说如果不是遇见我们,他们还要再走一个小时才能到用餐的site,现在他们可以直接坐船回去了,好开心。

用餐时发现树上爬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原来是只小猴。

本来以为几个导游和船家把剩下的鱼也做了自己吃了,后来发现原来他们没有吃鱼,还给我们留着呢,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做饭的窝棚。

这棵伟岸的大树下,后来就成了我们的临时厕所。

吃过午餐,送走那一对儿,Rafa带着我们去丛林里walk。

这一带有很多各种各样的猴,而且经常成群结队。可是都在太高的枝头,动作又太快,难以用镜头捕捉。

行到这里,貌似是一片开阔的草地。

其实这是一个湖,盖满了浮萍。

浮萍不仅覆盖了整个湖面,还蔓延到远处的河道。

小鸟儿在浮萍上很自得。

天黑前回到site,开船的小伙儿已经自己又捉了几条鱼回来。Rafa砍了些树枝架起来烤鱼。

夜幕降临,蚊子愈发凶残。这里跟lodge及其附近的树林比又上升了一个级别。只能躲进帐篷。

带来基本没用过的iPad,想不到在camping的时候有时间玩了。

饭快好了,挣扎着出来跟大家合个影。他们居然还穿着短袖!!!

晚上,引擎果然好了,坐船出去游湖,自然又免不了骚扰一下小鳄鱼。

拍打蚊子只恨自己不是千手观音。为了能坐下来踏踏实实吃饭,只好端回帐篷里去了。

这条据Rafa观察大概有一米多长了。

回到营地,大家就各自钻回帐篷睡了。我们住一个较大的帐篷,Rafa和开船小伙住一个小的。两个帐篷肩并肩。

这次camping是我们预订6晚住宿所以送的,但我真心觉得,不要也罢。如果本来也不是很喜欢露营的人,建议就别尝试了。特别在雨林这种地方,潮湿,闷热,飞的爬的蚊虫奇多,身上黏糊糊的也没地方洗。想象中的那种坐在篝火旁仰望星空静听天籁偶尔还有小动物来凑趣的场景,完全没可能实现。另外,20分钟后,还听什么天籁啊,就听Rafa打呼噜了。

第8天
2013-08-31 周六

一早醒来,听见外面Rafa和开船小伙已经开始准备早餐了。还挺讲究,问我们要不要喝茶还是光喝果汁就可以了。原来他们从lodge背了一箱矿泉水过来,我们喝的和煮鱼的用的都是这个。

起床刷牙,就这么会工夫端杯子的手就被蚊子叮了,还是我眼睁睁看着叮的。

以前我很喜欢关于丛林探险的电影,里面的女主角我觉得打扮都是这样的:

但来了以后,我发现其实实际的打扮应该是这样的:

雨林不热吗?当然热了,可是没有办法呀。我会告诉你我雨衣里面还穿了件长袖衬衫么。

早餐又是喝的鱼汤。最然还是很鲜,但是连吃三顿了也有点倒胃口了。

收拾好东西,拔营起寨。在回lodge的路上,又游了游湖。

关于蚊子,Rafa说他小时候也被叮得很惨,但是十五六岁以后蚊子就不怎么搭理他了。他同时还表达了对中餐的喜爱,说他们家每周都会下馆子吃,但就是蔬菜切的太大棵了,吃起来有点困难。

我们正一路美着呢,lodge派来接应我们的船出现了,还埋怨我们没时间观念,害人担心。

回到lodge,就看见食腐的鸟儿们在晒翅膀。

回房间收拾行李,这回是要彻底清点了。肩膀这么红,一部人是晒的,一部分是蚊子叮的。

脚上是重灾区。粗略数数,左脚有25个包,右脚有21个。

大腿上也被叮了不少。

最后,在餐厅洗手间里看见这幅照片,是雨季时lodge的样子。每个房间都成了水上屋了。

对比一下现在旱季的样子,挺有意思。

Rafa来码头为我们送行。接我们走的船,同时也送来了新的客人。Rafa很快就又带着新的客人去做briefing了。

每次离开一个地方,若有点不舍,都会信誓旦旦地想,过一阵再来一次。可世界这么大,我们又那么好奇,下次再出行又会选择新的目的地了。所以绝大部分地方可能一辈子也就来这么一回。

这个是亚马逊上的cruise。在cruise上住几天也是来亚马逊的一种玩法。

中途又停靠在来时停靠过的小镇,又看见了这个小朋友,每次都跟游客热情地打招呼。

看我给他照相,还特意叫来了小伙伴一起照。

码头附近有一群江豚出没,仍是每次都差不多冒个泡就又沉下去了。

感觉自己黑了不少。不过这几天,确实觉得皮肤水分充足,比较紧致饱满。

Iquitos, 秘鲁

回到Iquitos,lodge的人把我们拉到他们的办公室,在这里给Cusco的旅社打电话。

办公室里养着一只大狗和一只小猫。小猫据说才三个月大,一切都是它的假想敌,像有多动症一样。

感觉Cusco那家旅社远没有这个lodge这个靠谱,沟通了半天,也没搞定。先去街对面吃了顿晚餐。

喝的这个是可口可乐公司为当地特制的一种饮料,叫印加可乐。味道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在香港喝的cream soda。

Lodge的人负责把我们送到机场。办理完手续后,又有点饿。点的这个就是好吃的叶包鸡饭。

隔壁桌的熊孩子,老是打量我们。大概这边亚洲人确实比较少见。

飞行大约1小时,再次回到利马,骤然觉得冷了。从机场还是坐的green taxi去马里奥特,价格真的挺公道,开了大约近一个小时,才收50索尔,我们都不好意思了多给了5索尔小费。

酒店房间马马虎虎,wifi巨慢。感觉没有上次住的Westin性价比好,就是位置不错,面海。晚上开始上网查对付高原反应的措施。这次就是听从了旅行社的建议,提前从亚马逊回来,留出明天一整天在利马调整以免后天上高原不适应。可是本以为利马像墨西哥城一样是高海拔城市,谁知丫市区建在群山中的低地,我们的酒店更是就在海边,海拔能有100米??调整个屁呀。

第9天
2013-09-01 周日
利马
lima

这应该算是这次度假以来,第一次睡到自然醒。这一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计划,酒店所在的区据说是利马的富人区和酒店区,对面的海滩上就有一个购物中心,我们打算就去那里逛逛;下午的时候去看利马古城的遗址,在遗址边上就有一家著名的餐厅,我们在那里订了晚餐。

这一天利马又是阴天。酒店外环境还算怡人,跟老城区很不一样。街道似乎干净许多,连小公共都显得挺新。

购物中心是露天的,面对着大海一排排专卖店。很多商店在卖有民族特色的手工艺品。

还有很多alpaca羊毛制品。这个抱婴儿的兜子貌似很实用。

考虑到去马丘比丘需要凌晨就爬起来上山,可能很冷,于是买了双靴子。

逛了一会就觉得很累了,于是到海边的餐厅吃饭。选择了户外的座位,后来有点后悔,风太大。

点了若干个菜。这个鱼汤似乎也太实惠了点儿,上来了一盆,这是给我分的一碗。

这天气,这温度,还有购物中心的样子,都让我想起Brighton。

吃完饭有点肚子疼,就回了酒店,结果发现来例假了。赶紧吃了止疼片,一边在房间休息,一边看别人关于Cusco和马丘比丘的游记。发现很多人都提到,喝古柯茶(Coca tea)对缓解高原反应挺管用。不过我老担心会很难喝。

休息到再不出门人家遗址就要关了,因为懒得出门叫车,就坐了酒店的车出去了。那么短短的距离,居然收了25美元,太坑人了。

到了古城遗址,还行,还赶上了最后一拨英文讲解。负责讲解的是一位黑黑的女士,可能因为这里离美国近吧,一口美国腔,而且比美国人的儿话音还过分,说一个单词舌头在嘴里不知道要打几道弯儿。

给大家介绍了一下古利马人怎么采石,怎么盖房,blahblahblah。

这位,据介绍说是lama,跟alpaca的区别在于,肉不能吃,毛不能穿,体型较大,基本用来运货。

后面这位长得颇萌的,是alpaca,从形象上海市不难分辨的。但它们都属于羊驼(i.e.草泥马)。

很多人用来当宠物的荷兰猪,当地语叫cuy,常被山地人拿来煎炒烹炸,是当地的特色菜。

这是古利马人用砖搭起来的城市。

等着等着发现相机卡快满了,于是只得打车回酒店,拿了新的卡又打车回来。然后晚餐开始。

棚子下面就是我们晚上要去的餐厅,现在还没开门。

对于这种风格过于古朴的手工制品,我说实话真的没有太大兴趣。会不会显得很没文化?

对于建筑和历史还有点兴趣。据讲解说,和山地的印加人不同,古利马人崇拜海洋,而不是太阳。

为什么呢?讲解说你们看看天就知道了。利马一年到头没几天出太阳,基本都是阴天。

原来我们第一天到利马赶上出太阳,还是很难得很给面儿的事了呢。

但是虽说老阴天,利马的降水量却非常少,所以他们经常要祈雨。

利马古城砖的垒砌也比较特别,中间都留有缝隙。这是因为这里在地震带,这些缝隙可以使墙体在地震时略微变形,而不至于坍塌。

这么看来,利马这地方还真是没啥可取之处,不值得一待。

很感谢讲解帮助大家增长了知识。参观完毕,我们就杀到餐厅去了。

可是人家还是没开门,只好坐在lounge里等着。正好他们有coca tea,就点了一杯。

味道嘛,见仁见智,反正我觉得有点难喝。

照例还是点了ceviche配红薯和大玉米豆。

当地特色菜,串烤牛心。牛心吃起来纤维比较粗,跟一般牛肉颇像,但是内脏味儿颇重。

山地特色菜,炸荷兰猪皮。皮比较韧,而且出乎意料的肥。实在没觉出是怎样的美味。

菜量都不小,明显点多了。

吃到非常顶,打车回了酒店。楼下的一个纪念品商店还开着,就又逛了逛。

貌似南美山地小孩都戴这类帽子,商店里也常卖这种造型的小玩意儿。这个帽子号称是纯手工做的,价钱多少忘记了,印象里有点小贵。

回到酒店就赶紧睡了,因为明天一早还要其一大早去赶飞机。最后只得一提的是打车,酒店的车,通常都很贵。在街上打,利马的出租车没有打表的,所以需要上车前商量好价。但我觉得当地司机也还实诚,比如我们打车回酒店取东西,随便拦了一辆,车较破,才收了我们10索尔;取完东西回餐厅,车略好,收了15索尔;最后晚上回酒店,打了个20的。全加一块儿也没有酒店的车一趟贵。唯一就是司机师傅们的英文都比较差,有时让人有点捉急。不过,酒店的司机英文也没好到哪儿去!

第10天
2013-09-02 周一

这一晚睡的不太好,半夜还痛经疼醒了,吃了两片吃疼片又继续躺下,迷糊到被闹钟叫起来。拖着大包小包下楼退了房,然后打车去了机场。一直感觉有点发冷,头还有点疼,人也很累,不免有点担心,身体欠佳如何对付高原反应?

Cusco, 秘鲁

要说我们也有点没太当回事,一点防高原反应的药也没买,就在机场买了两包古柯糖。这是哪里来的自信呢?在飞机上一路观景还好,下面是高原、雪山和湖泊,很快就望见了Cusco。

Cusco是秘鲁第二大城市,海拔大概3400米左右。从机舱小窗望出去心中不免有些兴奋。

出了舱门,我们遵从网友们的经验,走路异常缓慢,就这样龟爬出了机场。打车进入Cusco市区后,穿行在狭窄的古老街巷间,觉得Cusco很有高原城市的感觉,到处都是坡儿,街道两旁是高高的白墙上面嵌着五颜六色的窗,很多卖编织品的小店就开着一扇窄门,门上挂着色彩鲜艳有山地民族特色的各种织物。在lodge碰见的一对秘鲁人说Cusco没啥好玩的,可我们看着觉得这不是挺有意思的么。

先去了旅行社的办公室。在这里敲定了下面几天的行程:明早导游来接我们去Ollantaytambo,从那里坐前往马丘比丘的火车。汽车车程是一个半小时再加火车车程两个小时。按原计划是在中途下车,从10公里的Inca Trail到马丘比丘山脚下的小镇,后天凌晨去马丘比丘看日出。但是因为我担心生理期走不下trail,旅行社说我们可以明天到了火车上再决定——但是,一旦决定走trail,那火车扔下我们就走了,如果之后身体不适又走不下去山路了,就只能返回下车的地方,沿着铁轨走16公里到目的地,中途不会有其他火车停下来让我们搭车。

另外,一般人在马丘比丘就待一天,早上参观完下午就坐末班车回Cusco。我们为了玩的充分,买了两天的票,多出来那天导游就不陪我们了,我们要大后天自己坐火车回来。因为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参观完,又想下午在返回途中还能玩点啥,所以我们买了两个班次的返程票,多花了150美元。为了马丘比丘也真是蛮拼的。

下午的时间我们打算自己在Cusco逛逛,顺便也适应适应。旅行社便把我们送到了我们订的旅店。

Fallen Angel, Cusco

旅店叫Fallen Angel,是我们自己在网上找的一家boutique hotel。很有文艺范儿。

就是两层小楼没有电梯,刚上两步楼梯就开始心跳加速,头有点晕。

这时早上就有的头疼开始越发厉害起来,感觉是开始高原反应了。进房间就要了两杯coca tea。

我们这个房间名字叫passion,卫生间就在床边,隔着一层玻璃。

我们唯一的小窗。后来这点受到导游的批评,说太不通风,所以更容易缺氧。

看着很有情调吧?背景是马桶。

在屋里歇了会,人越来越不舒服,头疼,累。为补充体力,叫了点午餐,要了好消化的汤。

人家都说刚来高原要吃light food,不然增加身体负担,可某个二货还是点了个荷兰猪腿。

汤也很腻,搁了很多cheese,不太有胃口吃。

尽管难受,还是忍不住尝了尝荷兰猪的小腿肉,真他妈油腻!吃了一口再也不想吃了。

有心倒头就睡,可是店老板跑来说,不能就睡,得出去走走,不然晚上肯定睡不着。好吧。

勉为其难地爬起来,出了门。也许是正好来例假的缘故吧,头疼恶心,浑身虚弱。

其实呼吸困难倒没有,偶尔心跳气喘也没什么,主要是头真的很疼,而且总想吐。

Cusco,秘鲁

二货也已经不舒服了,跟我差不多反应。两个苦逼扶着墙走出了旅店。这些照片都是强颜欢笑!

按店老板的介绍,顺着这条小巷走去广场。这是巷子里一家卖手工织物的。

迎面走了一个当地女子。我们急忙给她照相。想不到她也有图谋。

捧出一只小羊羔来问我们要不要合影。只得从了。当然不好意思不给钱了。

我们就这么超级缓慢地走着,可着大街上就再没见着比我们走的更慢的了。一边走还有一边琢磨,不是中外网站上都说来了高原动作一定要慢吗?为什么大家还都这么猴急猴急的?

不过呼吸了一点新鲜空气,感觉似乎稍微舒服了点儿。一路犯了几次恶心,笑着骂着,终于也挪到了广场。

这时已经进傍晚,阳光在背景中的群山顶上一点一点褪去。Cusco很有高原城市的感觉,建筑高低错落,街道古老狭窄,随处可见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游客以年轻人和背包客居多。广场附近有许多餐厅、酒吧以及一些或民族或文艺的小店。很多人爱追求一种高海拔的浪漫,一边灯红酒绿,一边净化心灵。我虽然没去过拉萨,但想象过去,多半也是这个路子的。

Cusco的建筑同时带有当地高山民族的特色,和欧洲殖民地的风格。

一对小青年儿,姑娘摆了半天pose让小伙给照相。

天渐渐黑下来了,可以看到光影在教堂上移动。

没有太阳照到的地方立刻觉得冷了。据说到了夜里气温只有1-2度。

忘记为了什么落了单,便有人来向我兜售当地风景的图片。记得好像很便宜,一张才1索尔。可考虑到带起来不方便,还是没买。

后会有期吧。

天越来越冷,决定回酒店了。

来的时候是下坡还好,回去的时候就要一路上坡了。

才爬上一个小坡就有点心跳加速,到旁边一个小店转了转休息一下,顺便买了顶山地小帽。

这家店织物很漂亮,可是不让拍照。小气。

终于爬回酒店了。

进了门,已经开始不舒服,在楼下坐了一会,让老板给上了两杯coca tea。

这个茶几的设计,就是把澡盆当成鱼缸使,再在上面加块大玻璃盖子。

拍完这些照片,我们一步一步挪回房间了。此后,一直到晚上,都是头疼欲裂,天昏地暗。晚饭只想吃点comfort food,就让老板帮着熬碗粥。技术指导了半天,也不知是不是高海拔的缘故还是当地米的缘故,米就是熬不烂。凑合喝了两口,又把剩下的最后一包老坛酸菜面煮了,也还是吃不下去。

六、七点的时候,明天带我们的导游如约来找我们做briefing了。是个黑黑的小伙子名字叫Marco。大致跟白天在旅行社说的一样,另外叮嘱我们要带防晒霜和防蚊水。我一听差点没崩溃——都这么高海拔了还他妈有蚊子???Marco说因为马丘比丘那边是high jungle……

看到我们两个都已经是卧床不起、奄奄一息的样子了,Marco说我们也可以选择坐火车直接去。可是考虑到我们是5月份就抢着买了Inca trail的进山票,不走的话太可惜了。所以就商量着,要不我一个人坐火车直接去(因为我来例假本来就有点担心体力),他们两个还是走trail过去。最后决定还是明早看看身体状况,上了火车再定。

就这样做着两手准备,还是租了走trail的装备:两根拐棍,一个挑山工(可以帮我们每人挑7公斤的物品)。Marco安慰我们说,明早坐汽车到Ollantaytambo,那海拔下降到2700多米,我们会感觉好很多;再坐火车到开始trail的地方,海拔只有2100米,中间穿山越岭,到达马丘比丘的海拔大概才2400米;晚上下榻的小镇只有2000多一点,所以都不会有问题。

最后,Marco临走前替我们向店家要了个氧气罐。我觉得太夸张了,可某人非要让我吸。吸了大概20分钟,觉得也没啥大区别,果断不吸了。最恨一直头疼的不行,估计带紧箍咒也就是这样,连带着便很恶心。临睡前,我终于吐了。之后,算是勉强睡了两三个小时。不像某个苦逼,难受了一晚上没睡,第二天一早才吐。真是人品不好。

第11天
2013-09-03 周二

早上4点就起来了,感觉基本没怎么睡。某人去厕所洗漱时吐了一场。头还是那么疼,强打精神收拾出了一个随身的包,和两个7公斤的口袋。

导游车来接,大概5点左右,天还没亮。我们行尸走肉般上了车,感觉照这个架势,怕是不能走trail了。店家还给我们准备了带在路上的早餐和一些柠檬糖。

这段山路大概走了一个半小时,我一直枕在某人腿上迷迷糊糊。再睁眼看窗外时,天已亮了。很快到了Ollantaytambo,导游把车停在一家小店外面,说进去给我们拿午餐盒。不知是身体适应点了,还是因为海拔降了,感觉似乎舒服了一些,头还疼,但是有所缓解。为了补充体力(没准儿还要走trail呢),我还勉强吃了点早餐面包,可是某人就不行了,还是基本吃不下东西。

一切打点停当,我们就从Ollantaytambo登上了去马丘比丘脚下Aguascalientes的列车。这条线路据说每个小时都有车,主要是为各国游客开通的,2小时20分的车程,单程票价50-75美元。

车厢貌似很新很舒适的样子,车顶还有两排大窗供人欣赏风景。看着比欧洲之星强多了。

在车上舒服地坐着,看看风景,喝了杯热茶,又吃了点香蕉和薯片,我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又开始蠢蠢欲动决定去走trail了。某人对此很存疑,怕我走半截肚子疼。我就指给他看车上有几个老太太,都带着登山拐杖来的,想必也是走trail,想必trail也不会难走。终于在到站前10分钟决定三人一起下车。

下车的地方人称“104”,是我们这种两天的mini trail的起点。差不多我们脚刚沾地,火车就开走了。回头一看,操,就我们仨下来了!

这时大概9点,太阳出来有点热,我们就把优衣库的轻便羽绒服脱下来卷好塞进包里。Marco见状立刻两眼放光,问哪买的,能不能卖给他。他说自己经常带人走trail,需要件又轻又保暖的外套,可是在Cusco买不到这样的羽绒服blahblahblah...

正搪塞间,挑山工来了,把我们的两个袋子挑在担子上,沿着铁轨方向走了。敢情他不跟我们走trail,但也不坐车,就这么走16公里过去,据说还是会比我们快。这山上是什么情况?

过了一座铁桥,进山前在此略作休整。涂了点导游的驱蚊水,号称当地产的,特强效。涂完我嘴唇都麻了。估计能管用。

正式出发,很快看到了第一个印加遗址。据说原来是印加人的普通民居。

一来二去地折腾,出了点汗,精神反而好了很多,我几乎不觉得有什么不舒服了。

安第斯山的花儿。

在山腰处望见又一趟去马丘比丘的小火车经过,感觉像玩具一样。

路都是上上下下、蜿蜒攀升的。一路欣赏远近山峰的景致。

愈发热了,于是又脱了件外套。

在山脚下是另一个印加村庄的遗址,远远地就能望见标志性的梯田,和贯穿山谷的河流。

来时路。

随着登山运动的进行,我渐渐神清气爽,又恢复成打了鸡血一样的常态。Marco在前面大步流星,我也都能紧随其后,以至于他都问我平时是不是经常锻炼身体。相比之下,某人就不太行了,时不时有点头晕,因为早饭没吃什么还有点恶心,甚至于在路边又小吐了一回……

因为体力毕竟不是很足,我们时常走走歇歇,Marco也没有催,一路用词汇量有限的英文跟我们讲解。据他说,Inca在印加人的语言里是当地最高行政官的意思,也就是他们的首领,西方人后来把这个民族这个文化称之为印加,完全是一种无知的错误。

来时路已迢迢。

Marco小伙子人很朴实,就是没啥眼力见儿。人跟这儿照相呢,你来凑什么热闹?

你看丫还来劲了不是?

中午太阳开始暴晒。我们在一个后人搭的凉亭里吃了难吃的午餐。

感觉走了半天,一直在绕着同一座山。

Marco遥指远处那座山,说翻过它就能看到马丘比丘了。

转过一个山坳,望见第三个印加遗址,Winay wayna。

看着很近,走起来觉得好远,半天也走不到。

越靠近Winay wayna,觉得植被越茂盛了。以前见的多是秃山,没见过这样的high jungle。

终于到啦!这里的海拔是2650米。

其时已是下午3点,Marco显得有点着急了,因为要赶在5点半之前到达马丘比丘,才能坐末班公车回Aguascalientes,赶不上的话只能摸着黑走山路去镇上。

山坡上来了十几个年轻人,坐在梯田上听一个当地导游讲解。这些是走那种四天的full trail的,今天是露营的最后一天。据说有时候清晨在山里还能见到puma。这次主要是时间不够充裕,不然其实露营几天应该挺有意思。

Marco开始催我们继续赶路。可是好累呀,实在不想爬这长长的石阶。

离开Winaywayna后,体力下降,速度也慢了下来。终于走到一个山间的营地,休息了一下。

这里是四天full trail的最后一个营地,彼时正有一队20岁上下的年轻人在几个导游的带领下安营扎寨。

发现一只很萌的小草泥马。

在这里,Marco用午餐剩下的面包,和营地的ranger换了半碗米饭。我尝了尝,和以前吃的小米差不多,口感更脆一点。

从营地出来,彻底急了,马不停蹄地赶路,相也顾不得照了。这样,终于,在4点半前到达了Sun Gate。Marco对一路叫苦的我们说,没什么好抱怨的啦,快来看,下面就是马丘比丘了。

有点小激动,虽然夕阳正好从对面照过来,使本来就小小的马丘比丘轮廓略显模糊。

在Sun Gare小坐之后,就开始一路向下冲。沿途从各个角度看越来越近的马丘比丘。

也听到下面想起工作人员轰人的哨声。5点钟景区就要关闭了。

终于啊,终于,跌跌撞撞、屁滚尿流地冲到了马丘比丘。

当当当当!!!

Marco也拿出相机激动地拍照。我说你不是说你经常带人走trail,每周都会来两趟么。他说,从来没这么晚到过,都空无一人了,好棒。(你骂人!T_T)

从马丘比丘出来,正好赶上最后那拨游客也在撤离,排队坐上公车,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终于抵达我们下榻的小镇。

在火车站附近的小馆子吃饭,碰见了帮我们扛行李的脚夫,说他早就到了,行李已送到我们的酒店,尽管今天走的有点慢,但Marco最后还是说他很proud of you guys,因为昨晚在Cusco见到我们的时候,我们看起来真的病的都不行了,没想到今天还是走下来了。

不想吃油腻的东西,就要了一碗意式面条汤,吃的还蛮舒服。

送我们回酒店前,Marco讲了讲明天的安排:一早坐5点半的头班车上山,马丘比丘6点开门,我们进去看日出,然后他带我们参观半天,下午他就先回Cusco了,因为常规的项目一般就只在马丘比丘待一天。剩下的一天我们自己游览。

晚上回到酒店,觉得已精疲力竭。做了个足部按摩然后就睡了。经验之谈,因为要来马丘比丘,Cusco是必经之路,如果安排要走trail的话,最好提前在Cusco调整几天,不要一到了第二天就走,以免高原反应还没过去,走的比较辛苦。

第12天
2013-09-04 周三

早上4点半就起床了,居然酒店的早餐已经开了。吃了两口,太早也没什么胃口,等Marco来了就匆匆赶去公车站了。到那一看,还有半小时才发首班车,可已经排上了长长的队。

坐上车,迷迷瞪瞪给运上了山,在马丘比丘门口排队,进场。一进去,许多人就马上往山上爬,为了能占据山头上有利的位置,好在第一缕阳光洒向马丘比丘时照相。我们也跟着往上爬。好多台阶呀,恨死台阶了现在。

大家都来争抢的位置,其实就是我们昨天傍晚照相的那块大石头。为了拍到“像明信片上一样的”照片,很多人都在此排队。只得称道的是,秩序很好,大家也很自觉,轮到自己就快快地照几张然后闪开,要是不满意趁后面人没来时再补一张也没人有意见。轮到我们时,正好太阳从山后露出头来了,山尖儿上的第一缕阳光。人品呀!

大家都纷纷激动地照相。其时大概是6点10分,其实不能算是日出,只是因为群山环绕,阳光照到马丘比丘的时间比较晚。此后,随着太阳一点点出来,气温也开始逐渐升高,有照片为证。

不多久马丘比丘上已是阳光普照,在清晨透亮儿的空气里,整座天空之城的轮廓显得格外清晰。有人在旁边说,看着像doll house一样。

许多人开始下山,进入城中参观。我们也向城中走去,但速度缓慢,一来是腿疼,某人还一个劲说昨天把脚崴了,另外不停地照相,横的竖的各个角度的人与景。

其实就是周围的山也很雄伟壮丽,特别是在清晨的光芒万丈下。远处还有雪山。

真身打扮,不管怎么待着,看着都有点像个山地歌手。

进入马丘比丘古城中,处处都是这种石墙,竟没有一处有房顶的。在这种有历史感的古朴的地方,照相时的装扮一定要注意,稍不留神就会像是在自家村口照的。

后面的这座山,在各种马丘比丘的照片中几乎都有它作为背景。其实它是毗邻马丘比丘山的另一座山,叫瓦纳比丘。有很多人来游览马丘比丘,会顺道爬一下瓦纳比丘,因为从山顶上可以俯瞰马丘比丘全景。不过,据说每天只放200人进。有人说,在进马丘比丘时登记下就可以了,先到先得,也有人说,需要提前跟agent订票。口径不一。我们是实在不想再爬山了,问都没问。

据Marco说,马丘比丘每天最多允许2500人入场,不过只要是在票上注明的这一天,可以多次进出。说实话,对于这样一个世界文明的旅游目的地来说,游客真没觉得有太多。10点以后,阳光明媚至近乎灼热,进入一天当中游客最多的时间段,虽然想照张四下无人的照片不太可能,但是活动空间还是很充分的。跟我们节假日的长城应该没法比。

下面这个是Inca(首领)的套间。

在梯田的尽头,是这座城池的哨位。

城池的中央是一个小广场,绿茵覆盖。上面活跃着几只草泥马,悠然自得地跑来跑去,偶尔向游客卖萌。

据说这座城当初是从底下往上建的,梯田神马的一层层往上垒,然后再在此基础上建房屋。所以有一部分到最后都没有开发完,还是乱石,算是当时的烂尾工程了吧。

身后所指的方向就是昨天屁滚尿流跑下来的Sun Gate。Marco说我们下午愿意的话可以再爬上去看看。我想,就不必了吧。两腿真的已经很沉重了。

这被称为一块有灵性的石头,因为形状和后面的群山形状一样。下面那个是类似于日晷的东西。

渐近中午,阳光愈发强烈。不得不抹了一身防晒霜。周围山的影子,每隔几分钟就变一个样子。凭栏远眺,下面就是深渊。

Temple of eagle 看出来伸展开的翅膀了么?巨石下面是投放祭品的地方。

一上午的解说完毕,Marco说他就要跟我们告别回Cusco去了。我们正好没吃早饭,也有点饿了,就决定一起到马丘比丘门外的cafe坐一会儿。快走到出口的时候,看见很多人对这路边的石墙拍照,走近看,原来有两只燕子正在石缝间休息,神情很是有趣。

坐着喝咖啡时,跟Marco闲聊,他说他大学毕业,才干了两年导游。问他有没有出过国,他说还没有,然后问我们,我们多大的时候第一次出国。我想了想,说大概跟他现在差不多的年纪。我感觉Marco听了以后心里平衡多了。

可能是连续几天睡眠不足,我略觉不适,于是决定我们也先回镇上,午休一下下午再过来接着逛。

坐车回到镇上,Marco去拿他的行李,我们也要去火车站问问能不能把明天多订的那套票退掉。约好过半小时在我们酒店的大堂见。

火车站在一个market后面,我们一路打听,一路逛了逛五颜六色的摊铺。

集市里大多是在卖山地特色的编织物以及用其制作的各种服饰用品,还有用alpaca毛做的围巾、帽子和手工艺品。

我们从巷子头走到巷子尾,这两个家伙一直在打得火热。

到火车站售票处问了,答说票是可以退的。11点多的票大概是50多美元一张,1点多的票是75美元一张。我们考虑今天一天应该能把马丘比丘逛完了,明天就是拾遗补漏地再照照相,所以做11点多的火车就行了,这样还能在回Cusco的路上沿途玩几个地方。可是思来想去,觉得还是保险点好,万一没赶上第一班车呢。所以最终还是没有退票。

走出market,看见一个小女孩坐在台阶上吃着果冻,不知为啥被妈妈骂,很委屈的样子。

回到酒店,Marco已经等在大堂了。我们清算了一下帐务,留了联系方式什么的。我因为有点不舒服,就一个人先上楼了。过了一会某人回来,进屋一看,羽绒服没了。号称是实在经不起Marco央求,折价卖给他了。唉,我就这么一会儿没看住,衣服就叫人给扒走了……

我们订的是full board的,所以中午就点了些东西在房间吃了。窗外就是贯穿山谷的那条河流,环境不错,只是胃口欠佳。

饭后稍稍小憩了一下,2点起来,二次上山。

下午来,游人少了一些,上午那种大队人马的旅游团好像没了,冒出不少学校组织的学生团体。阳光也变得柔和了一些,只是风有点大。散漫的羊驼们都遛达到这上面来了。

(未完待续)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