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以色列,与神角力者之故土(1)

@lyracao

以色列,与神角力者之故土(1)

第1天
2014-10-01 周三

希伯来圣经里记载,亚伯拉罕之子以撒的幼子雅各,与天使摔跤,被神改名“以色列”——意为“与神角力的人”。他的12个儿子,成为以色列12支派,也就是现今犹太人的先祖。

某种程度上,我喜欢从字面意思上来理解所谓“与神角力的人”,这个最早与神立约又多灾多难的民族。经历覆灭,涅槃,流离,浴火重生,千年后重回故土,仿佛既是神忠实的奴仆,又偏有那麽几分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豪情在。

※※※开篇先回答几个问题:

以色列安全吗?
——总体安全,东耶路撒冷和巴以边界区会觉得有点紧张,但感觉全是我的心理作用。特拉维夫就一派歌舞升平啦。

怎么去?
——飞特拉维夫或者安曼,个人推荐飞安曼,这样可以顺便玩约旦。

以色列玩什么?
——宗教历史风景,有大海有沙漠。与约旦埃及叙利亚黎巴嫩接壤。叙利亚黎巴嫩就别想了,约旦埃及可以一起玩,过了地中海是塞浦路斯和土耳其。

消费?
——贵贵贵贵贵!不过我们12天约旦以色列才花了1W4而已(含机酒),主要是人多Share房费车费,酒店很贵,推荐住airbnb。

以色列是个怎样的国家?
——神奇、复杂,一言难尽的国家。人均月收入5000刀左右,很现代,荒漠中的农业大国,科技牛逼,全民兵役,20%阿拉伯人口,街头黑衣服黑礼帽的正统犹太人和阿拉伯人都很常见,海边既有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妇女但更多比基尼少女。

※※※游记阅读预警:
PO主是文盲,PO主没有宗教信仰,PO主尽量不做价值判断,PO满嘴跑火车,么么哒!

圆顶清真寺和阿克萨清真寺,伊斯兰教的第三圣地

哭墙,犹太第二圣殿西墙遗址,犹太人哭诉流离之地。

伯利恒的圣诞教堂,耶稣出生之地。

赫茨尔山上的以色列国旗,赫茨尔,犹太复国主义奠基人。

海法,靠近黎巴嫩边境,地中海海边日落。

特拉维夫,多数别国人眼中的以色列首都,美丽的海边城市。

其实这次旅程完全是某次和文森陈&猪头(下面会有人物介绍)聊天时他们无意问到,我们有计划去以色列,你有没有兴趣?

刚从土耳其回来对中东兴趣浓郁但又不敢自己跑以色列去的我顿时两眼放光,心里盘算,嗷,他们又会拍照又有文化,此时不去更待何时?接着又有队医兼司机的Dr.严加入,于是我开开心心地忽悠跟我一起去土耳其的鲸吞吞:“你看,我们凑成个这样有壮劳力有文化又会拍照的团一起去以色列多不容易,过了这村可没这店啊”

于是我们5个人就开开心心地出发,又开开心心的回来了,讲真,无论目的地再美好,旅伴永远比目的地更重要。

这次能玩得那么尽兴,多谢大家么么哒。

逗比五人组。

出场人物介绍时间!

左数第一个,江湖人称文森陈,我们管他叫胖子,是个壕,勾搭狂人,打点狂人,摄影狂人,出去旅行一次能促成两笔生意(并不),英语好,负责一切对外联络交际讨价还价问路事宜,是团队一宝。

他旁边就是我啦,负责前期行程策划酒店预订。

然后是鲸吞吞,本次的财务官,在她伟大的财务技能之下,我们在人民币美金谢克尔约旦币之间各种切换的帐竟然算清楚了!竟然控制在人均1W4!更重要的是,她给我拍了很多皂片!嗷嗷!遇到这样的妹子你就娶了吧!

旁边是DR.严,队医,司机,长老(这个段子请见游记约旦篇),此人一直自称单身,欢迎广大美少女前来咨询。

最后是猪头,自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阴阳晓八卦俨然一个中东问题专家,理论上来讲是本次导游解说,但在整个旅途中,他只讲了5个以内的段子(还不大好听!),且拒不接受差评,此人最大的特色是:特!别!能!吃!

关于行程
Day1,降落约旦安曼机场,落地签,侯赛因国王大桥入境以色列(注:政治原因,从侯赛因国王大桥入境以色列,约旦方面不敲离境章,意味着你可以从这个口回来,而不用担心约旦签是一次还是两次)
Day1-Day4,宿耶路撒冷,游玩包括耶路撒冷,巴勒斯坦地区伯利恒和死海
Day5,特拉维夫+雅法古城,宿特拉维夫
Day6-Day7,海法+阿卡古城,拿撒勒+加利利湖,宿海法
Day8,从耶路撒冷返到安曼,去佩特拉
Day8-Day9,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古罗马佩特拉城
Day9-Day10,玫瑰沙漠瓦迪拉姆露营
Day11,回安曼,返程

在以色列境内自驾,在安曼基本是包车为主

到这里说个小段子。
我们在从安曼去耶路撒冷的大巴上,遇到了一个很友善的阿拉伯妇女,说她们从这个关口入境要花上整一天的时间,当时我们并不理解,事实上我们入关只被询问了5分钟(虽然换车排队各种check花了1-2小时左右)

后来我们在海法遇到了一个来自美国的阿拉伯女孩,说她和我们同一天入境,但被询问了整整一天,同样的问题每2小时重复问一遍。她是个极其西化的妹子,常春藤大学毕业做NGO工作,除了名字之外几乎没有任何阿拉伯痕迹,她当时用了“Mean”来形容以色列关口人员。

嘛,我不做评价,但以色列在阿拉伯国家环绕中生存的戒心,大约可见一斑。

约旦和以色列的签注,气人的是,同行男生都给了一个月,我们就只给了两周!

关于约旦和以色列的签注。
说一下以色列签证,以色列签证挺好办的其实,但是饶是我们提前了半年准备,先是遇到大使馆罢工,然后是原本听说一周可以出签结果愣是拖了一个月,差点就改道只玩约旦了好嘛!
所以还是尽量提前办。
非团签的话,以色列不提供另纸签了,也就是说之后去伊朗之类可能会遇到一些问题,但一年后或者换护照就好了。去约旦和埃及土耳其等则毫无问题。

约旦是落地签,在机场就可以办,很快,只不过涨价了,目前已经涨到了40当地币,也就是折合400RMB左右。

到安曼后,去侯赛因国王大桥入关以色列。
要注意的是,如果你是飞特拉维夫而要去约旦玩,是不能从侯赛因国王大桥入境约旦的,因为这里不提供约旦落地签的办理,那为什么从这里入境以色列后可以原路返回?因为这时候你手上有约旦的落地签,而且因为是争议地区,从这个口入境以色列约旦方面不敲出境章,不认为你出了约旦,所以你的一次签注依然有效,可以从这里回来。

那如果飞以色列但还要玩约旦怎么办?一般会选择从南部靠近埃及的关口入境,好处是,可以直接去亚喀巴游玩红海,离瓦迪拉姆和佩特拉也更近一些。

从约旦安曼机场落地,差不多是凌晨5点,办好了落地签在外面随便找了辆中巴去汽车站。

去程的路上和当地人聊天,不知道是不是凌晨降落的是国际航班的关系,这辆车上的人都显得素质很高,英语极佳。

勾搭狂人胖子文森陈和身边人聊到我们之后的旅程,说:“我们接着去以色列的耶路撒冷。”小半车的人马上:“oh oh oh, you made a big mistake!”

你看,让你言多必失,让你政治不正确!

之前在飞机上,猪头和文森陈也是和在中国工作的巴勒斯坦小哥聊天,看起来亲切又友好的小哥在聊到以色列的时候咬牙切齿
“我想拿个机关枪进以色列杀光犹太人”小哥继续补充“就好像你们中国人恨日本人一样”

…………

我在内心吐槽,哦不不不,我们不恨日本人。就像你现在有正经生意做有钱赚的时候也不会真的想去搞自杀式袭击。

Anyway,欢迎来到中东。

大马士革门
Damascus Gate
我的评价:
耶路撒冷老城开放的城门有多个,从约旦关口的巴士是到大马士革门的,这里是阿拉伯区,有去伯利恒和希伯伦等巴占区的班车,嗯,也有不少好吃的。

第一眼像画一样的耶路撒冷老城。

一到就看到荷枪实弹的士兵小哥,在耶路撒冷很常见。

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
Yad Vashem Holocaust Memorial
我的评价:
第一天第一站就那么沉重……纪念馆中不能拍照,但做的很用心,从欧洲的几次排犹运动到二战,出口处是死难者的名单和照片,仍在不断收集中,其中有国际义人的纪念地,提到何凤山。
赫茨尔山
我的评价:
赫茨尔山就在大屠杀纪念馆旁,山上主要是犹太军官的公墓,我们主要是来看拉宾墓来着的。

这是乱入……假装看得懂希伯来圣经。

赫茨尔,犹太复国主义的奠基人,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这座山的山上俱是犹太军人和国家领导人的坟墓。

它与大屠杀纪念馆如此之近,不知是不是刻意为之。大约去过大屠杀纪念馆之后,对犹太复国的正当性,多少会有所倾向。

这大约不是个游人会来的景点,我们走上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人,而下山的时候,则看到了城市美丽的夜景——以及,在公墓里迷路了………………

拉宾墓,想以土地换和平的总理……被以色列激进分子杀害。

小哥把拍照拍出了一副上香的模样也是蛮拼的。

犹太人不在墓地上献花,而以石相替。

耶路撒冷之夜。

第2天
2014-10-02 周四
住所
我的评价:
住在古城外的德国犹太人区,3房带小院子的房子,4晚一共4000左右,步行可到雅法门,理论上来讲在耶路撒冷这个巨贵无比的地方算高性价比了,但房主颇有些费用在事先没有讲清,说有免费停车也没有,扣一星。

住BNB的好处是可以省饭钱,还健康XD

耶路撒冷古城
Old City of Jerusalem
我的评价:
古城不大,基本上步行即可,曲曲折折的小巷,任由脑补出故事与历史。

一直到进入老城,才开始有了“我来到了耶路撒冷”的感慨。

耶路撒冷意味着什么?天国王朝中,继承了十字军耶路撒冷王国麻风王遗志的巴里安在耶路撒冷城陷之前,与萨拉丁的谈判中这么问到。

耶路撒冷意味不了任何东西。阿拉伯世界最为声名显赫的君王萨拉丁如此问答,然后转身离开。须臾,他又回过头笑着说。但耶路撒冷也意味着一切。

这是一段被加工过的故事,电影里隐藏了导演无数的政治观点,而这一幕一直在我的心中回放,大概作为一个不可知论者对这座亚伯拉罕诸教的圣城的最佳解读。

传说中,摩西分开红海带着神的子民走出埃及向他们的应许之地走去。而后来大卫王在此建立了都城。坐在骡子上进入城门的耶稣是神之子。而默罕默德在这里得到天启夜行登宵。

耶路撒冷旧城里,有穆斯林区,犹太区,基督徒区和亚美尼亚区,从雅法门横穿整个旧城到圣殿山区域,也不过就步行十几分钟,古朴的建筑和生活在老城里的人,让人很轻易的脑补出电影中的画面和书上的故事。

大马士革门,鲸吞吞喊我我回头,她就掐了这么一张,诶,一脸呆滞的样子我超喜欢呢。

来之前对以色列有个误解,觉得以色列全部都是犹太人,但其实以色列是有20%左右的阿拉伯人口的。

他们一部分是基督徒,一部分是穆斯林,一部分成为国会议员和法院法官。

在全民兵役的以色列,他们可以选择不服兵役(相应的也无法享受各种福利),但也可以选择参加以色列国防军。

耶路撒冷老城里的阿拉伯人生活状态是怎样的呢。看起来好像和别的地方没什么区别,大马士革门附近热热闹闹的商贩,就像是每个中东国家的巴扎。

保守的穆斯林妇女。

摄影大师文森陈!

在以色列旅行大约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的,为什么呢?因为各种宗教节日太多了啊。

本来这一天的计划是去处于巴勒斯坦控制区的两个圣城伯利恒(耶稣诞生地)和希伯伦(亚伯拉罕墓)的。
但路上遇到一个很熟悉以色列的美帝人民,告诉我们,首先,今天是我们旅途中可以参观圆顶清真寺的最后机会了,之后有穆斯林节日(宰牲节),清真寺会连续好几天不对游客开放。
然后,又建议我们出于安全考虑,放弃去希伯伦……当时正值巴以停火不久,虽然我们很想去,但还是从安全第一角度出发决定放弃了。

所以今天的行程就变成了,圆顶清真寺+伯利恒。

黑衣服,黑帽子,留发髻和胡子,极端正统的犹太教徒标志,据同行猪头小哥说,他们互相之间是可以从发髻分辨流派的……反正我是不懂的……

极端正统犹太教徒呢,他们不交税不工作不服兵役上神学院……更偏激一点的呢,也许还否认世俗的以色列政权,认为他们会影响弥赛亚的降临……

不过好像说兵役法修改后他们也得去服兵役了……

西墙,又称哭墙。
是犹太第二圣殿遗址,第二圣殿在罗马攻陷时被毁,所以犹太人会在哭墙这里哭诉流离。

而又传说,这里是离上帝最近的地方。所以墙缝里塞满了小纸条,大约有告解也有愿望吧。

不过这一天我们只是路过,目的地是哭墙之上的圆顶清真寺。

为了避免引起争端,一般情况下圣殿山上的圆顶清真寺和阿克萨清真寺是不允许犹太人进入的。

岩石圆顶清真寺
Dome of the Rock al Haram al Sharif
我的评价:
所谓岩石清真寺,是说默罕默德在此得到天启夜行登宵,那块岩石就是登宵之地,保存在清真寺内……不过非穆斯林只能看看外观罢了。其实都归为圆顶清真寺也并不恰当,旁边的阿克萨清真寺也是穆斯林圣地。

年初在华盛顿的自然历史博物馆里看《耶路撒冷》的3D IMAX纪录片,从屏幕上第一次看到这座城市的全景,航拍镜头把哭墙前正统的犹太教徒和去上方圆顶清真寺朝圣的穆斯林收录在一个画面中,大概就是这个时候下决心,啊,一定要去耶路撒冷啊。

这位保守穆斯林妇女一直在向游人乞讨,路过的时候成了镜头里的风景。

你看!没有人!

这位鲸吞吞女士,以为把自己裹得全黑,就能混进不对外人开放的清真寺——在土耳其的时候她就这么干了!

好吧还是挺像的。

我喜欢这张:)photo by 鲸吞吞

Photo by 文森陈,他后来说,此行只要没有妹子出镜的皂片都是大片……可见他对我十分不满!

到圆顶清真寺的游客比我想象的要少的多的多的多,大约就那么稀稀拉拉几十人,再扔到那么宽阔的地盘上,简直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

但是,真美啊,空旷的空间上外墙蓝色的瓷配上金色的穹顶。

这个兵哥哥……他长得……真的很像鲁尼有没有……旁边那个,我当是DC好了……(够

城墙外,远处,橄榄山上是抹大拉的马利亚教堂。

圆顶清真寺旁是阿克萨清真寺,对穆斯林来讲呢,这个阿克萨清真寺是仅次于麦加圣寺和麦地那先知寺的第三圣地……咦,为什么不是圆顶清真寺啊?

Anyway,这座清真寺似乎从被非穆斯林的游人忽略了,连我司也没有为他建POI(喂喂)

阿克萨清真寺旁,不知道是聚众等待祷告时间还是……聚众噶三糊的穆斯林妇女。

风和日丽的这天,一派和平安详的风貌。

不过这天也见识了第一场宗教“叫阵”。
圆顶清真寺里一群极端保守穆斯林妇女在喊着某种口号,围绕着清真寺绕圈。

而出口处呢,被一群年轻的犹太教徒团团围住,当然他们也没干嘛,就唱歌而已——而隔在两拨人之间,除了出口的门,还有荷枪实弹的警察。

我们自然是听不懂的,只觉歌声愉悦又充满感染力,却瞄见旁边的犹太妇女感动到落泪。

“中东问题专家”猪头小哥说,这似乎是犹太教派中的一个分支——与全身黑的那些不同,他们主张以欢快的歌舞表达对上帝的敬畏。

喏,那个歌声是真的蛮动人的,可惜没有视频。

全身蒙住的穆斯林妇女

戴小帽的犹太小哥

圣诞教堂
Church of the Nativity

从圆顶清真寺出来之后,几分钟就能走到大马士革门,从这里可以坐小巴去伯利恒。

伯利恒是巴勒斯坦控制区域,理论上来讲,我们是可以自驾过去的,不过以色列车牌号和巴勒斯坦的车牌号有些区别,租车公司表示,保险不覆盖巴控区,好吧,胆小的我们想,那就老老实实坐巴士过去呗……(至于其实第二天我们不小心一个岔道又把车开去了巴勒斯坦地区按下不表……)

以色列人去巴控区挺容易,反之则比较麻烦,去伯利恒的小巴上会有荷枪实弹的武警小哥上车检查证件以及在车下查有没有炸弹(…)

有些人会被要求下车仔细检查——这时候就体现出亚洲脸的好处了——简直就是把“我是游客我很无害的”写在了脸上,刷脸就行了。

上车检查的小兵哥哥

小巴下车后,大约需要走15分钟的路到圣诞教堂,会路过巴勒斯坦人民的集市

圣诞教堂,就是耶稣出生的马槽所在地建的教堂。

罗马时期,公元327年由君士坦丁一世的母亲海伦娜所建,565年查士丁尼一世重新修建。

非常朴素的建筑,但挺美的。

进入教堂,许愿箱前写着,你有什么无法Deal with的问题可以写下来,We will ask God to solve it through our prayers……我当然不会告诉你我写了什么啦XD

这是猪头小哥的愿望……果然只有God to solve it了……LOL

里面传说是考证过耶稣的出生地……基督教徒们(广义)虔诚地匍匐亲吻。

诡异的是,我们以为会是游人如织的圣诞教堂,还是几乎没有人……除了去看耶稣的出生地稍排了一会儿小队。

说到这里,倒是推荐大家去看一下美国历史频道拍的《圣经故事》,导演是个虔诚的教徒,觉得“既然好莱坞大片那么火小孩那么爱看,为什么不能把宗教片拍得好看一点呢?”

于是这部<The Bible>的10集迷你剧耗资1.5亿美金,击败众多美剧在当年美国本土收视率排第三。

虽然有不少严谨的基督教徒诟病其中的种种Bug,不过作为一个非教徒来看,视效堪比电影的诚意作品,还是能帮忙理清一下旧约和新约的脉络的。至于更近一步,就看各人的兴趣了吧。

我才不会讲是因为里面耶稣的演员实在太帅了才去看的呢QAQ

总之,推荐一看。

祈求天父做十分钟好人,赐我他的吻,如怜悯罪人。

伯利恒
Bethlehem
我的评价:
物价低,安全,人很热情。

这张图,绿色部分,说的是巴勒斯坦地区在过去半个世纪的生存空间。

巴以问题,陈述事实已然不易,做价值判断更难。
去之前恶补了一下中东知识,也仅就是皮毛,看了美国前总统卡特写的《牢墙内的巴勒斯坦》,嗯我知道大家都吐槽他……但也算从当代西方的角度了解了一下这段历史。

巴勒斯坦是地区的总称,包括现在的以色列、巴勒斯坦,加沙地带和约旦。

锡安主义,既犹太复国主义的兴起是在19世纪末,是犹太人对欧洲愈演愈烈的反犹运动的回应。

显然,这不可能也不应该是一个,流离了几千年的民族拿着旧约过来跟原住民说麻烦让一让这里是上帝给我们的应许之地这样的故事——当然在数个犹太人可能的定居点选择中,他们更愿意回到迦南之地,何况还有旧约的预言。

在现代以色列国建国之前,巴勒斯坦这块地方上没有立国,一战前名义是奥斯曼帝国属地,到后来英国托管,锡安主义兴起后犹太人回来这里花钱买了不少土地,于是犹太人和巴勒斯坦原住民混居在这块土地上……不时打打架英国调调停这样。

然后就是二战了,二战针对犹太人的种族屠杀过于惨绝人寰,在国际普遍愧疚的舆论和美苏两国支持中,联合国47年决议在巴勒斯坦地区建立一个犹太国和一个阿拉伯国,而耶路撒冷归联合国管。

就是图中1947年部分。

当时这个决议呢,以色列是同意了的,但阿拉伯国家联盟不同意……

其实以当时的分割来看,还是比较合理的,以色列虽然占了大部分地中海沿岸这一块,但50%以上国土面积是内盖夫沙漠……而相对巴勒斯坦这块更宜耕种一些。

但阿盟不同意,并且首先发起了对犹太人和新建立的以色列国的袭击。这也就是第一次中东战争的开端。但阿盟面对新建国不足百万人口,最开始正规军不满3万的以色列部队……愣是没打下来。没打下来还要内讧(……此处省略一万字)

然后第二三四次中东战争,也不单单是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的事情了,世界各方力量牵制其中,但总之结果是,以色列越打越强势,地盘也越来越大,这时候就不满足于当年联合国划下的这块土地了。

虽然后来有戴维营协议,周边阿拉伯国家中最主要的力量埃及和以色列握手言和,但其实包括东耶路撒冷和加沙地带,巴勒斯坦难民问题等等并没有得到解决。

于是始终有亡国之虞的以色列和其实挺无辜的巴勒斯坦人(极端组织不讲),就这么卡在了进退两难的局面上。

巴勒斯坦第一餐,烤鸡好好吃,好便宜。

巴勒斯坦人民对中国人民很友善的样子……确切的说似乎中东人民都如此。
我们在小饭店吃饭,老板看我们是中国人,献宝一样地从口袋里拿出看起来他是收藏已久的一个PRC驻以色列军官来他家吃饭时,留下的名片……还是个上校嘛~

原谅他们就是这样的二货……………………

走出圣诞教堂之后,右拐再右拐走不久就是牛奶洞窟。

期间会路过不少用特产橄榄树雕刻的手工艺品店,大部分是基督教相关纪念品,很精美。

一家店门口有个不会英语又腼腆的小哥站在路口,不知道是招揽顾客还是维护治安(somehow他似乎穿着防弹衣),肩上还扛着一只小鸟,于是我们什么都没买,只顾开心地逗鸟玩儿(……)

插曲是,在去程的路上我们看到了一只套着塑料袋的行李箱放在无人看管的路中央,我们好奇心大盛想过去看看,被文森陈喝止:

“是炸弹怎么办?”
“诶,不能够吧,这不是巴控区么?”
“你又知道不是极端犹太份子干的?”
“但这不是游客和基督教徒才会来的地方么?”
“Who Knows……”

于是等到我们参观完牛奶洞窟走回来,那个行李箱还在路中央。于是我提心吊胆小步快跑地离开了那个地方。

欢迎来到中东,Again.

原谅朕就是这样的逗比。

牛奶洞窟,它很美,设计简洁又十分现代。

至于它的故事嘛……反正也跟圣母有关就是啦(请不要做那么不负责任的介绍啊!)

在牛奶洞窟的高处俯瞰伯利恒,平静又美好,愿它永远和平,真的。

隔离墙
Separation Barriers

大约是旅游圣地的关系,伯利恒很有秩序,看起来安逸平和,所以我们相当后悔没有开车过来——其实很安全咯。

没有开车过来造成的另一个问题是,找隔离墙实在是个体力活,因为它算不得一个景点,也不太适合问路(个人感觉把他当做景点来看,对当地人不太尊重,当然我们没办法还是问路了的),而且我们要找的是有涂鸦的那片,打车也说不清楚。

不过好在走了1小时后还是找到了,暴走就当体验风土人情了XD

看!小孔雀!伯利恒人民很潮吧!

暴走也不忘拍照XD

远处看高高的隔离墙

柏林墙倒下25年周年纪念的时候,隔离墙也被象征性地打破了一块,不过不久又被以色列方面补回。

亨廷顿在20年前写的《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中预言,未来的世界,人们对国家的认同和忠诚会转向对文明的认同和忠诚。

放到中东语境下——就如同以色列以“中东唯一的民主国家”而寻求美国的支持一般——是否可以理解为,这其实是以色列所代表的西方文明与伊斯兰文明的冲突。

而历史是如此的吊诡,在过去一千多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犹太人在穆斯林世界的生存状态,某种程度上却是优于基督教世界的。

上方有以色列方面的警卫,大概看我们折腾不出什么花样,没理我们。

我们来之前的时候,正值哈马斯向以色列投掷火箭炮,而以色列亦回以颜色空袭加沙的时候。

所有的恐怖组织,都有着挟人民以令对手的豪迈,无论他们怎样在民居发射火箭炮,怎样利用平民做盾牌,也无论以色列方面是否旨在打击特地恐怖组织,是否在空袭前提前做出警告或收治巴方平民,但造成平民伤亡的笔血账终究是会被算到以色列的头上,而仇恨也会变得越来越无解。

这里讲的虽然是加沙地区,但大概仇恨不会仅限于加沙地带——就算巴勒斯坦内部,控制约旦河西岸的巴解和控制加沙的哈马斯自己也在掐。

很遗憾,这应该会是一个解不开的恶性循环,现在即便是以色列想要以土地换和平,哈马斯也是不会干的,而当年以色列在加沙撤出定居点后,这一块地方迅速被哈马斯势力占领,大概也验证了以色列认为自己的安全线应该延伸到别国的地盘上的危机感,也不是没有道理。

接下来是行为艺术时间。在隔离墙上看到了一个人写着"Resist with us on Facebook"……然后我们灵机一动,掏出一张白纸写上404 NOT FOUND合影数张。

巴勒斯坦兄弟,不是我们不想帮你们,实在是臣妾做不到啊QAQ

耗费了鲸吞吞一管雅诗兰黛唇膏的拆字。

越过长城,走向世界……喔,被防火墙挡住了!

橄榄山
Mount of Olives
我的评价:
看日落的好地方。

从伯利恒坐小巴回耶路撒冷,在大马士革门外取回我们自己的车,开向橄榄山——当当当当,又到了去墓地看日落的时间。

橄榄山是犹太教的圣山,山上都是犹太公墓,犹太教相信,末日之时弥赛亚降临,他们都会复活。有时候我想象那个场景竟会觉得很美,第三圣殿建起之时,在末日的废墟之中,神降临圣城,而云烟漫天。

当我认真地在跟小伙伴讲这个场景的时候,小伙伴说,“你的意思是他们到时候都会从棺材里爬出来?妈蛋,植物大战僵尸啊。”

…………还能一起好好玩耍吗?

鲸吞吞女士和如集装箱般的墓地,日落日分,远处传来犹太教徒的歌声,可能是正在进行葬礼吧。

古城落日,云层金边。

在橄榄山上等日落看夜景。
和小伙伴们一起拍逗比照。
手机里放着《Young & Beautiful》
啊,会一直一直记得这一刻吧。

I've seen the world
……The crazy days, the city lights, the way you'd play with me like a child...

世间若有十分美,九分在耶路撒冷。

第3天
2014-10-03 周五

今天又是改行程的一天,原打算在死海Camp的,但当地人告诉我们说第二天是犹太人的赎罪日,是一年里最重要的节日,于是从今天日落之后直到第二天日落前所有商店不营业不干活也不准人在路上开车了……

我们:“那我们外乡人开车也不行么?”
房东:“不行”
我们:“开了会怎样?”
房东:“会被抓……”

妈蛋我读书少你可别吓唬我!

于是行程临时改成马萨达+死海一日往返。

哦,我那在死海边扎个帐篷看铁穹拦截火箭炮的愿望啊(够

鲜衣怒马,诗酒趁年华。

马萨达
Masada National Park
我的评价:
2000年前,耶路撒冷已经陷落,最后一批反抗罗马的犹太人在马萨达堡垒以身殉城。2000年后,每一个以色列新兵入伍时都要在此宣誓。“我在此保证,马萨达永不再陷落!”

马萨达。千年后黄土飞沙。
堡垒的样子只余轮廓,更不用说曾经希律王奢华的行宫。

传说中耶路撒冷沦陷后,最后一支抵抗势力在此坚守了3年,最后集体自杀。
猪头小哥在去程的车上给我们念《耶路撒冷三千年》中记载的当时最后的抗争宣言:

“长久以来,我慷慨的朋友们早以下定决心,绝不沦为罗马人的奴隶,除了上帝,我们不做任何人的奴仆。
我们率先反抗罗马,我们也是最后反抗罗马的人
我不得不认为这是上帝赐予我们的恩典,因为我们还有力量勇敢地,在自由的状态下,以一种光荣的方式,和我们最亲爱的朋友一同死去。
让我们的妻子在受辱前死去吧,还有我们的孩子,让它们成为在尝到奴役的滋味之前死去吧。
把所有的财物连同整个城堡一起烧毁。
但是不要烧掉粮食,让它告诉敌人:
我们之死不是因为缺粮,而是自始至终,我们宁愿为自由而死,不为奴隶而生!”

在马萨达的最高处,有一块颇为与周边环境格格不入的平台。
我们猜测会不会是以色列新兵宣誓的地方。

千年前,他们说,我们宁为自由而死,不做奴隶而生。
千年后,他们说,我们宣誓,让马萨达永不陷落。

猪头小哥走到平台上假装COS新兵。我猜想在他心中,大概也希望有一天,能宣誓为守卫自由和信念而战吧。

好的,他不是在Cos新兵……他丫是在Cos超人……左边的六芒星看见没看见没!

在马萨达,可以看到不远处渐渐干涸的死海。

以色列死海
Dead Sea
我的评价:
传说中人生里必去的地方之一,哦,蓝蓝蓝蓝得不要命啊!

我们可是要做“死海”贼王的男(女)人啊!

很像纳木错啊,有没有!

死海一半在以色列境内,一半在约旦境内,因蒸发量远高于降雨量,造成其含盐度极高,不借助外力就可以浮在海面上。

死海很大,哪里是最好的下水点呢?自然是酒店旁了。如果自驾过来的游人可以导航死海皇冠假日酒店的位置,从马萨达开过去大约半个多小时,那一带酒店区的沙滩,是普通游客也可以享用的。

外面有超市,有吃饭的地儿,有停车位,沙滩上有遮阳伞,有淡水淋浴,还可以换衣服,喔~还能要求更多吗?

耶耶耶!飘起来啦!

死海水的含盐量极高,要是你身上不小心有什么伤口,那就能妥妥体会到“在伤口上撒盐”是什么感觉了……

我不过是手指上破了道小口子,之前根本没有感觉,一进水,妈蛋,那刺痛。

而文森陈同学脚干裂破口,不下水又不甘心,下水又痛得要命,我看着他那酸爽的表情,不厚道的幸灾乐祸了起来23333

希伯伦文一个字都看不懂啊!啊!我报纸拿反没有?

严长老和猪头,天生一对好基友。

巴勒斯坦

从死海回耶路撒冷,理论上来讲,我们需要在日落之前回到我们住的地方,还要买一点补给品因为第二天可能一天都买不到吃的。

但是!我们在回程的路上,开错一个岔道,咦!又到了巴勒斯坦!

由于道路上没什么标志,我们怎么意识到这一点的呢?就是开着开着觉得“咦这儿怎么那么热闹那么乱?”“咦怎么网络没法用了?”不过虽然网络没法用,但Google Map的定位小蓝点还是运行着的,于是我们就沿着看起来是可以通往耶路撒冷的路一直开一直开……

然后……
开到了……
一堵墙一堵墙一堵墙下……
这堵墙之后的路是可以开到耶路撒冷没错……但,这堵墙,它叫做,隔离墙……

摔,当时我们整个人都不好了啊!

旁边的一个小男孩扒着车窗跟我们笑了一路,天,我的心都要化了。

愿这双眼睛永远纯真雀跃。

不得不说开着以色列车牌在巴勒斯坦晃悠还是有点心慌的,不过好在我们还可以刷脸。

隔离墙附近文森陈同学跑进路边小店里去问路,店主英语讲的磕磕绊绊,发动了身边所有会讲英文的人给胖子画地图,怕我们不认识还特地跑出来指路。嗷,感受到了巴方人民的温暖!

巴勒斯坦的半日奇遇,我们是心急如焚的要在日落之前赶回以色列,但无奈就是被堵住了半天挪不动一步,堵车并不因为人太多路太小或者发生车祸了啥的,完全是因为,巴!勒!斯!坦!人!民!是!逗!比!啊!

场景一:我们前方一辆半破不破的车顶上有个奇怪的装置,我们看着有点怵脑洞大开的想这是不是什么奇怪的袭击装置啥的……但过了不久路边有个小女孩拦车,车主就在路中央停下车,打开后备箱——当当,出现了齐刷刷一排棉花糖!——这画风有种拿错剧本的感觉!

场景二:右手边一个小哥骑着瘸脚的马蹦跶过去,左手边开过一辆四驱车,前面一辆车转道——直接从中间绿化带碾过去开到对面的逆向车道上,给跪了。

场景三:堵车堵着堵着,巴勒斯坦人民就从车里走了出来互相聊天,一点也不急,感觉就差一杯红茶了,然后等我们终于开到堵车的路段,你猜为什么堵车?——因!为!有!人!在!路!中!央!洗!车!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住所

终于到了耶路撒冷,感觉已经成了空城,路上一辆车都没有,还好有好心的兵哥哥给我们指路,喔,这把手枪是不是很帅!

没有车的主道上不趟一趟简直浪费好么!逗比二人组出动!

晚上文森陈先生说,我们要学习犹太人民在这天反省自己,于是玩了一个叫做“每人讲一件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的游戏,如果别人做过呢,就在他脸上画一道口红……于是我光荣名列第二(人生经历丰富不行啊!

第4天
2014-10-04 周六
耶路撒冷古城
Old City of Jerusalem
我的评价:
今天的行程是:圣墓大教堂——苦路14站——万国教堂——哭墙。

赎罪日。犹太人最重要的节日。

这天要禁食祈祷所有公共交通停摆,只留有限的公共服务和治安维护工作,连海关都不干活。

所以这天我们就在包里塞了水和干粮,老城暴走一日游!

第一站:圣墓大教堂

这其实是苦路14站的最后一站,所谓苦路14站,也就是耶稣基督从被审判到处死和安葬的14站。

这14站是17世纪左右定下的,其实跟圣经上记载不符。不过也不妨碍教徒们千里迢迢来背着十字架重走苦路。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反着走呢?
当然是因为要和教徒大军们错开啦哈哈哈哈哈哈!

基督教(广义)教派众多,于是乎圣墓大教堂中的一草一木一个钉子都分属不同教派分管。想想也是挺有意思的事情。

耶稣被从十字架上取下之后躺过的石板,教徒们虔诚的匍匐亲吻,这位鲸吞吞小姐既然不是教徒,也就做做样子。

这位莱拉小姐,也是做做样子……

这是一个需要排队才能进入的小房间,里面据传是耶稣墓和复活之处的大理石,信徒们进出都会虔诚亲吻,以至于把不知所谓的我们对比出了浓浓的酱油感。

穹顶的壁画跟圣索菲亚大教堂中的好像。

苦路14站,在老城中蜿蜒,颇不好找,不过你看到有十字架或者罗马数字的地方多半就是了。

虽然没有看到教徒扛着十字架重走苦路,倒也见识到了不知是何教派的教徒,在某一站前唱歌——其中还有几个激动到哭的女士的场面。

我好奇而茫然的围观了一会,说不上是什么心情。

某一站教徒们在唱歌。

请忽略我呆滞的表情,我就是觉得这里的走廊光线很好看,苦路第一站,耶稣审判的地点附近。

神说,要有光。

走完苦路14站,惊喜地发现虽然是犹太人的赎罪日,阿拉伯人民可还在照常工作呢,这家Pizza店据说是老城内最好吃的Pizza,真的不错,离圣墓大教堂不远,推荐。

橄榄山附近的万国教堂。

体力有限,没有走到橄榄山上,那里有耶稣最后晚餐的地方。教徒可以去一下。

我觉得在教堂里看书的妹子很美。

哭墙
Western Wailing Wall
我的评价:

赎罪日。
往日里哭墙前多是极端正统的犹太教徒,而这一天更多的普通犹太教徒会到这里来祈祷——毕竟是一年一天的日子。

他们多身着全白,带着经书披着披肩,对着墙壁喃喃自语,一边点头一边祷告。

哭墙男女隔开,男生进入哭墙的祈祷区域需要带上犹太的小帽子,而女士在哭墙祷告之后则需要面对哭墙,一步步倒退走出祷告区,以示恭敬。

据说这里是距离上帝最近的地方,所以大家会纷纷把写着心愿的小纸条塞进哭墙缝隙之内,以求愿望上达天听——所以那天晚上我一边在哭墙边和犹太人聊天一边刷着我军的比赛并被微博上的朋友们怂恿着写一张希望我军夺冠的小纸条塞进墙里——嗷,可我不会希伯来语啊。

鲸吞吞同学在哭墙前看希伯来圣经。

赎罪日以色列多数机关都不工作,但保卫安全的兵哥哥还是照常值岗,挑了个最帅的合照>///<

当乌西雅王崩的那年 我见主坐在高高的宝座上 他的衣裳垂下 遮满圣殿
——以賽亞書6:1

第二圣殿被毁的两千年后,犹太人终回应许之地。
六日战争夺回(占领)东耶路撒冷,哭墙重归以色列国。
既是哭诉流离之地,那意味着你首先得相信它是故乡。
在《耶路撒冷》纪录片中,讲了三个在旧城内长大的不同宗教的女孩的故事,其中犹太教的那个小姑娘说,犹太人都梦想并且相信他们终有一天会回到这里,他们的homeland,而她能在祖先的梦想之地长大,是莫大的幸运。

某种程度上我羡慕着她和他们。我知道家在哪里,但我却没有对哪里产生过强烈如故乡的感情。

哭墙前,世俗以色列国旗飘扬,很有象征意味。

我们从下午4点起就坐在哭墙的祷告区之外等日落

坐在我身旁的美籍犹太人大叔跟我们搭讪,并告诉我们日落之后会有个小型的庆祝活动,让我们务必等到那时。

傍晚的时候陆续开始听到犹太教徒们的歌声——有意思的是,这时候恰好哭墙上方圆顶清真寺也响起了晚祷的宣礼声,两种代表不同宗教的音乐交融在一起,揉进夕阳的霞光中,飘荡在西墙上方。

因为赎罪日以色列国内政府机构也大幅停摆,所以第四次中东战争的时候阿拉伯国家就趁此时偷袭——我们在这里等着日落,看到来这里的犹太教徒越来越多的时候,心里其实是有微妙的激动和紧张的。

我问猪头小哥,说心里话,你会不会希望今天发生些什么戏剧性的事情?
小哥说,虽然这么想很阴暗,但的确,在不要有人员伤亡的情况下,我是希望能看到些什么的……

看到里面的黑人哥哥了麽?来自埃塞俄比亚的犹太人,其中还有个颇有意思的故事。

注意看会发现图里有黑人小哥——埃塞俄比亚犹太人。嗯。在非洲遵循着原始的犹太教义的一群人,有说法称他们是“公元前586年巴比伦人毁坏第一圣殿后逃出耶路撒冷的一支犹太人直系后裔”。

20世纪70-80年代,以色列特工组织摩萨德以代号为“摩西行动”的任务,将数万埃塞俄比亚犹太人带回了以色列。

我记得看过一张照片,一个埃塞俄比亚信仰基督教的黑人母亲,将她可能才1岁左右的孩子送上了那一批要被营救回以色列的黑人同胞的手上,也许生存的艰难让她意识到,无论宗教信仰,她所希望的也不过是自己的孩子能获得更好的生活吧。

后来那些原始而从未接受过教育的非洲人艰难但缓慢的融入了以色列。某种程度上我喜欢这个故事。虽然对民族主义国家也谈不上有太多好感,但毕竟这让你意识到“归属感”的地方,大约是祖国的最高形式吧。

在哭墙这边呆了一个晚上。
日落之后有免费发放食物和饮料,禁食了一天的犹太人开心地唱着歌庆祝。
小伙伴说:“喔,那么多人一起唱歌的宗教仪式真是很有感染力的啊……”
我:“一看你们这群人就是不看球没见过世面,几万人同唱一首歌什么的,每周听一次好嘛。”

一个年长的犹太老先生载歌载舞中看见我盯着他看,跑来跟我们聊天,说他是爱尔兰天主教徒,皈依犹太教后发现自己祖上有犹太血脉,遂来定居耶路撒冷。

以色列有回归法案,世界上的犹太人都被欢迎回以色列。我们问大叔怎么皈依犹太教,没有犹太血统也没有关系吗?大叔说,没关系,只要你们相信,并按犹太教徒的方式生活就行。而且只要是犹太人就自动获得以色列国籍。
不过他随后又补充,但当然现在并不那么容易,因为很多国家不太平不安全所以有很多人假装犹太人混入以色列。他强调,因为我们国家安全又美好啊。

他看到我们露出了,“安全?你特么在逗我们嘛”的眼神后,大叔嘿嘿一笑:“相对而言,相对而言!”

跟我们聊天的犹太大叔。

在我们与大叔聊宗教和以色列现状的时候,我们伟大的摄影师&勾搭狂人文森陈先生跑去领免费咖啡,然后和犹太人聊上了。

“你从哪里来?”
“中国”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IT工程师”
“你知道小米嘛?”
“嗯?你说的是我知道的那个小米麽?小米手机?”
“对对对,那个在中国卖多少钱?”
“200-300刀美金左右吧”
“哦哦哦!!我要去深圳批发小米,你留个手机给我到时候做我翻译好不好?”

……这,真是两大善于在全世界做生意的民族的迷の碰撞啊。

第5天
2014-10-05 周日

离开耶路撒冷,这一天的行程是前往特拉维夫。

路程2小时,遇到第一次旅途坑爹事件,在加油站加完油后觉得油价过高,问工作人员小哥要发票(其实是为了记账),小哥拖拖拉拉找了各种借口总之说等半小时之类,于是我们说We'll see,其实意思是我们内部讨论一下怎么办。
没想到半分钟后小哥屁颠屁颠拿着发票跑来说“啊呀我搞错了多收了你们100谢克尔(折170RMB)”……我们一致认为他是把"We'll see"错认为我们一定要“See”发票的缘故。

#论学英语的重要性#

雅法古城
Old Jaffa
我的评价:
已然没有留下多少痕迹的古城,但在海边还挺美的。

特拉维夫南部的雅法古城,开车到特拉维夫不过10分钟的路程。
从这里看特拉维夫的海岸线很美。
离开了耶路撒冷浓浓的宗教气氛和荷枪实弹的武装小哥,阳光、沙滩、晨跑和钓鱼的人,让整个气氛都变得欢快起来。

从雅法古城望出去就是地中海,传说三千年前,所罗门第一圣殿的雪松木,就是从这个港口运来。
而犹太复国主义在巴勒斯坦地区建的第一个犹太城镇,也在这里附近。

地中海贼王!

大家演得都很投入。

雅法古城其实没什么好看的,开满个各式画廊,小店,咖啡馆,总之就是被我吐槽为“品味稍高的田子坊”……

不远处有个亚美尼亚教堂,可以参观一下。

如画美景,小哥说,才能衬出这操蛋的世界。

离老城不远有个跳蚤市场,如果有时间去逛一逛还是挺有意思的。
我和@鲸吞吞 都买了一条大卫六芒星的项链
长老买了一个颇有奇巧的铜质烛台,我没拍照,大意烛台呈莲花状可以收拢和放开,如果收拢的时候就代表今天没有“性趣”……而放开嘛,哇咔咔,你懂的。
老板跟长老解释这个的时候一脸认真好嘛!
饱暖思淫欲啊长老我看错你了!

遇到几件有趣的小事。
一是我们因为怕晒全程戴着头巾,路过一个中年犹太妇女店家时她打手势示意我们该摘下头巾,说,这样不好。
二是过马路的时候一个不知道什么信仰的老太太对我说,姑娘你的裙子很漂亮,愿上帝保佑你。
三是在跳蚤市场后发现一家酒吧,外面挂着彩虹旗——在宗教国家看到这个多少有点惊讶,但后来上特拉维夫旅行官网首页赫然就是大大的Gay Pride游行图片,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跳蚤市场

Photo By鲸吞吞,嗷她的抓拍我都喜欢,是真爱!

鲸吞吞在海边发现了一个拍照/钓鱼的好地方,可以从延伸入海的岩石上拍到特拉维夫市景,不过需要翻过一座墙还有铁丝网……

这对我们墙国人民都不算个事儿好嘛!(并不)不过为了拍个照我穿着层层叠叠的白色长裙翻墙也真的是蛮拼的。

在妹子们互相拍拍拍的期间,两位小哥已经在海边睡上一觉了……我们把这张照片称为:事毕(够

特拉维夫
Tel Aviv
我的评价:
大部分外国人眼中以色列的首都,以色列人民认为耶路撒冷是他们不可分割的首都嗯。漂亮又Relax的海滨城市。

特拉维夫,二十世纪初犹太复国主义者移民潮移居新建的城市,外国人眼中的以色列首都,也是各国使馆的所在地。

比起耶路撒冷,这里实在是一个太令人感觉惬意和放松的地方。

在前往特拉维夫的路上,不可避免的和同行的小哥聊到对宗教的看法,猪头小哥是个深信人的自由意志的无神论者,他说如果非要相信神的存在,那么他也感觉到这世界充满了神的恶意,践踏了为人的尊严,只能引用伍德艾伦的话来说,对你们,我是个无神论者,对上帝,我是个反对派。

回国后我和一个皈依了基督教的妹子聊过这个话题,聊到自由意志的时候她说,小时候做很多决定会更多听父母的意见,而皈依基督教之后,对父母的爱没有变,但更懂得了主给了每个人自由选择的权力,所以更会自己去做选择。上帝面前,人人平等。

两个都很有意思的回答,一个自有逻辑,另一个也有着近乎直觉的美。也许有一天我也会有自己的答案。

第6天
2014-10-06 周一
海法
Haifa
我的评价:
距离黎巴嫩很近,平静又美好的小城。

从特拉维夫到海法大约1个多小时车程。

非常非常喜欢海法的BNB,靠近海边,host是个超Nice的小gay,讲话软绵绵的,带着一只活泼的小狗,拿着地图很认真的告诉我们哪里好吃哪里好玩。

给我们介绍完房间后小哥问我们要Facebook,照例我们又解释了一通为何不能用,小哥露出了“我是不是不好意思冒犯你们了”的可爱表情,说“啊原来传言是真的...”

然后又欲盖弥彰地补充“可你们看起来很开心呀”...作为一群翻动派组成的旅行小分队,我们非常哭笑不得...

小哥跟我们讲呢,一直一直往北开,可以开到黎巴嫩边境的山上,有很美的日落,可以看到黎巴嫩境内——小哥反复强调,很安全,很安全……我们倒是计划去看一看,但后来没时间了,后话。

住的地方大概是靠近新兵训练营,每天都有美好的小鲜肉们在海边跑步游泳。

妹子们的房间。

汉子们的房间……嗯,不知道他们睡在这个照片下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XDD

巴哈伊花园
Bahá'í World Centre
我的评价:
海法的巴哈伊教空中花园。一个教义是所有宗教同源信仰同一个神。一个仿照巴比伦空中花园的地方。和海岸线边仿佛拔地而起的工业建筑。三者的结合充满了仿佛科幻片中的末世荒诞感。

巴哈伊空中花园充满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末世感……你懂吧,就那种新兴宗教+后工业时代建筑……

说起来也是奇葩,这个宗教呢,它认为现有的所有宗教同源,认为宗教之间不应该有你死我活的争斗,也觉得宗教不需要什么特定地点的仪式,你好好学习好好工作就算是在做礼拜了。

总之这个宗教的宗旨就是要完善自身以及促进社会进步……妈蛋,你这叫什么宗教啊?这叫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好吧(咦

哦,好像潘石屹是这个宗教的信徒?

不过就这么人畜无害的宗教,在创建初也(在伊朗)被迫害了……创始人之一的巴孛的陵墓就是这里你能看到的那个圆顶建筑……对,其实这个建筑风格也综合了基督教伊斯兰教和佛教各种的建筑特色就是了。

从下往上看巴哈伊空中花园。

阿卡古城
Acre
我的评价:
阿卡古城,十字军耶路撒冷王国最后的堡垒,阿卡的十字军博物馆可以打120分!

去阿卡古城找博物馆真是一波三折,我们大约中午时分就到了,结果赶上穆斯林的节日,折腾了1小时找不到停车位。

好不容易找到之后在古城里兜兜转转所见所闻都是穆斯林人民的市集啊——还是90年代中国二线城市赶集的那种市集——当时我的内心都是崩溃的啊——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啊?

没想到绕到阿卡古城十字军博物馆的地方,却的是别有洞天的另一个世界——花园草坪上像在举行露天音乐会一样非常现代而西式,有美国旅行者跑来问我们:“你们从哪儿来,怎么找到这地方?”我挠挠头说:“LP啊,这里的博物馆很有名不是吗?”他们开开心心地夸我们真会玩…咦,是没有遇到过不跟团的中国旅行者么(笑

车太多,指挥交通的美人警察姐姐照片来一发。

重点来了!阿卡古城十字军博物馆!

嗯,虽然去过大英大都会台北故宫陕博等等藏品超棒的博物馆,但阿卡的这个十字军博物馆,胜在整个感官体验上营造出的身临其境感。

首先它本身就是医院骑士团在阿卡建立的要塞城堡,在地下埋葬千年,挖掘出来后在原址建的博物馆。

其次它用了一套Wi-Fi自动语音导览的系统,就是你走到任何一个点上,都会自动有相应的语音介绍,而且!还有中文!我们借语音导览的时候习惯性的说借英语的,门口服务人员说你们确定?我们开玩笑说难不成你们还有中文的,他们回答,有啊。当时我们都震惊了,这里明明是个几乎看不到多少亚洲面孔我们一路被要求合影的地儿啊嗷。那么冷门的博物馆竟有中文语音导览!

而最重要的是,整个博物馆从行走的路径到相关介绍都显然经过精心设计,整个博物馆随着时间线一点点展开十字军的故事,一进堡垒就有一段十字军的影片介绍,光影投射在千年前的石墙上,从教皇宣布发起十字军东征的场景,到阿卡的登陆,耶路撒冷王国,萨拉丁,狮心王...影片自然不是天国王朝那种级别,但也颇为用心,整个氛围一下子就把人带回了千年之前。
其实展品不算太多,但各种细节做得尤其好,当时的生活,壁画,歌曲,教堂祈祷的场景和审判的场景,都是通过声光的形式展现得栩栩如生。如图(当时专心看了没怎么拍照,也拍不出来,手机随便掐了几张,差不多是这么个意思)

总之就是即便你去之前对十字军一无所知,出来之后也会对这段历史产生强烈的兴趣。

走出博物馆的时候是傍晚,走到阿卡古城的城墙上看日落,面对浩瀚的地中海,仿佛产生一种,穿越时光,看到远方的圣殿骑士的船只扬帆而来的错觉。

而只有背后清真寺的晚祷声……在提醒我们这里如今是穆斯林们的居所。

第7天
2014-10-07 周二
海法
Haifa

旅途过半,每天早出晚归,于是在海法的最后一天过的懒懒散散。

打点狂人文森陈执意要去拿撒勒(玛利亚的故乡),长老开车送他去。
猪头小哥自己背上包徒步去。
我和鲸吞吞就去海边踩踩水爬爬山看看没见过的教堂,也挺开心。

然后有个小插曲,因为只有一台wifi,相约如果1点还未碰头就各自行动,然后1点的时候我和吞吞和文森陈他们碰头了,但猪头一直没回来。
于是我们在离酒店开车10分钟远的地方随便找了家餐厅……刚坐下我正感叹猪头不在吃饭都少了乐趣,没想到转头就看见他在背后和一个外国妹子相聊甚欢。
更巧的是……那个美国妹子,就是在约旦和我们一起入境以色列的……

后来晚上我们在airbnb的地方又再遇到了一次……

傍晚的时候我们一行人又再度跑到海边,一边游泳一边等日落。

一个人坐在海边又看一场地中海日落,听着Tizzy Bac的歌,“我以为远方,会有新的风景,却在每一个异地流浪,回望着记忆。”

再讲件好玩的事情,这里其实是海法郊区,几乎没有中国人,但我们竟然收到外国人发的希伯来语和中文的轮子传单!这组织能力,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这是我们这次旅行在以色列的最后第二天。
其实事实上是最后一天了,第二天本来打算回耶路撒冷,离境之前去以色列博物馆看死海古卷的,没想到那天以色列人民要过住棚节……于是通关口岸中午12点就要关闭,于是我们紧赶慢赶还车打车,基本是兵荒马乱地滚出了以色列。

我们离开地那天圣殿山上出了些状况,响起了枪声。
之前无论再风平浪静,在这一刻还是明白了耶路撒冷毕竟还是是非之地。而真正的和平也许遥遥无期。

我在回程的日记里写到:

这一座似乎从它的存在起,就为了毁灭,再从废墟之中重生的城市。有时候我想。耶路撒冷或将成为一把钥匙。对我而言,它通往历史也通往未知,它通往美和答案。它是开始,也是结束。

而你总要去亲眼看看这个世界的样子,对不对?

第10天
2014-10-10 周五

最后讲一下预算分布:

总体花费14000左右(以色列+约旦12天)
其中机票6500
签证入境税离境费1000左右
酒店人均1500(airbnb为主)
租车和油费人均1000
约旦交通费用人均500
餐饮费用1000左右
门票费用(主要是在约旦)1000左右
其他我也不知道是啥了……(喂)

具体可查询@鲸吞吞的以色列游记,她是本次财务官

然后就是下期预告了:《约旦,漫天黄沙命悬一线》,敬请期待(够

旅行小贴士
  • 无论如何,安全第一。
  • 做好功课,查好节日——中东人民的节日真的太多了。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