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末日狂欢 2012.12.14—16 成都

@彭梅ELDO

末日狂欢 2012.12.14—16 成都

0
第1天

时间: 2012.12.14—16
地点: 四川成都
参会人员: 天鸡、毕姥爷、金子、梅花、枫叶、苏苏、亲、鸭公 老k、蒙进、活着。

机场

成都上空现出久违的艳阳, 一扫连日的阴霾。
天鸡龇出两排细密的碎牙,扑腾着翅膀,兴奋地颠下飞机,心中充满了成就感:是我, 给你们带来了阳光,带来了温暖!是我!是我!还是我!!
得意的天鸡不由得唱起了心中的歌: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

按预定航班,晨8时左右,天鸡、金子、亲三人分别从深圳、上海、北京同时启程赴蓉。前二人相继准时到港。亲却尽显活雷锋本色,冰天雪地中,在北京机场从早八点一直忙活到中午12点半——疏通空中交通:“各航班排队等候!把饿的飞机放在最后,让同志们先走,我殿后!”于是亲的飞机被排在了80多号;“除冰机开始除冰,保证消除一切安全隐患!”“旅客们请按次序登机,安静等候,空勤会为你们提供充足的食物和饮料。”“关舱门!”“怎么又开了?”“再次关舱门!”“准备起飞!”亲累得在飞机上又生生坐了两个小时,都没缓过劲来。终于,午12时,亲安排其座驾腾空,却因此错过了成都三美女的盛装迎接。即便如此,亲也毫无悔意,因为先人后己的高尚情怀早已深植其心中。

人物介绍
我的评价:
下午,各路人马终于在近郊“梅窠”聚首。分别是:

黄天鸡。此公近年混迹于科技队伍中,该团队致力于基因研究,一旦有新发明新科技产生,天鸡便舍身活体实验,居然整个“溜光水滑”(枫叶语),也不知未来会有什么副作用产生, 反正现在只是看不到胡子了。

银都四大美女,金子、梅花、枫叶、苏苏,一个比一个美,一个比一个嫩,比当年还美,比当年还嫩!(说了也没人敢反驳。)
金子在十里洋场潜伏十年,出落得风姿绰约,此番亮相,惊艳四座。(严肃,勿笑)
梅花娇声连连,疑似处女。但左右逢源,神闲气定,时不时语出惊人,又象极豪放女,是仅存的银都宝贝。

枫叶,仙女也,美到让人浮想联翩,时光也在其身上停滞。每次与枫叶相聚,金子都不遗余力地赞美之,心下却恨不得把她鼻子咬下一块来,不多,一小块就行。
苏苏,准新娘。人美,心美,性格豪爽,是个放浪的主,说错,是个放得开的主,只可惜,几年了,都一直在封山育林,每每都是浅酌,让人不爽。众公鸡均提出愿意伸出援手,被婉拒。

老K王新,顺风顺水的小老板,永不变的川普,把人拉回记忆中的银都。

毕姥爷。想当年毕姥爷是毕老爷,吹胡子(好像没胡子,那也吹)瞪眼睛,粗门大嗓,人见人怕。多年不见,容颜未改,脾性大变,成了慈祥可亲的姥爷了。

鸭公张亚晖。当年在深圳金子招募了他,之后黄天鸡一路栽培了他,终于今日鸭公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成了某地界的老总,春风正得意。

雅俗共赏的亲,黄会青。此人可混迹各色人等,你要高我就高,你要搞我也可以搞。无论搞社会主义还是搞资本主义,这样的人才不可或缺。

心事重重的蒙进。白白的头发光溜溜的脸,永远都在工程进度的担忧中过年关,可怜见的。只是,就这样他为什么还不长皱纹呢?

梅窠
我的评价:
“梅窠”位于成都近郊梅林,极有味道的一去处。

满目的绿意间,二层小楼打造得处处生情,每朵花,每片叶,每一样物件都是那么精心又看似随意地各得其所。明亮温暖的阳光房,甫一进门,便可将自己摊放在任意一处。品茶、闲聊、发呆、打打小麻将、梅林小径走走,居然可以轻松打发整块整块的时间。

晚餐是店主人亲自下厨,居家的味道,可心的味道。
本来鸭公是奔着搞掂亲而去的,因为亲从头天晚上一直到当天中午就跟机场干上了,人疲马乏,却不想让毕姥爷三言两语直接就给绕酒杯里去了。

漂亮朋友

好歹半梦半醒之间移步卡拉ok厅房,眉飞色舞地拽着各美女跳上两曲之后,便人事不省,临死之前,挣扎着拉着金子的手,语重心长地说“抠女,黄老板不行,我会帮他的。”
金子两眼放光,一心想挖猛料,怎么个不行啊?鸭公却诡秘地含笑死去。
众人等鬼哭狼嚎,曲终人散。
鸭公被架回酒店,胃里的容纳物也吐了,裤子也被扒了,就等着第二天误机了。
金子脑海里盘旋着鸭公的遗言,夜不能寐。
嘿,人第二天还醒了,还吃早餐了,面对金子的苦苦追问,还不认账了,哈哈大笑,扬长直奔飞机而去。

第2天
2012-12-14 周五
烤鱼

午餐,烤鱼。
鱿鱼、鸡丁、烤鱼···满满当当一长条桌,红红的辣子让人看着就心生欢喜,全是辣的,真好吃,太好吃了!尤其是看天鸡和姥爷不敢下筷后,觉得味道更美了,吃得更酣畅了,好像怎么吃都吃不完诶!
他们可以喝碗粥,还有薯条的伺候!

东郊记忆
我的评价:
下午又是一好地界——东郊记忆。工业老厂房改造的文化创意产业园,一个充满情感记忆的地方。

梅花、苏苏还有鸭公等在此地开了家“无聊书吧”。 什么都好,位置好,环境好,还有好吃的蛋糕,好听的音乐,就是收入不好,咋办?还望群议群策。

有着职业本能的梅花,特意安排大家去参观设计颇具创意的“果然”快捷酒店。由工业旧厂房改造的“果然”,果然不同凡响,每间房的设计装潢都各不相同,钢琴、大巴、话亭···都可成为其设计主题,冰冷坚硬的XX主义风格,让人不敢造次,生怕胡言乱语显得自己不懂艺术。可当被问到大家感觉如何时,金子和亲相视一笑,还是异口同声地道出了心声:
“没性欲了。”

蓉锦1号无聊书吧

晚餐就安排在了“记忆”里。“活着”叶智鸿来了,那是个活着的宝贝。
美酒、佳肴、故人,感觉亲情在席间流淌,一切都那么完美。

谁也不曾想,一个天大的秘密竟在此时被无意撞破,人们在震惊之余,却也由此解开了积郁多年的疑团。
已故均瑶集团董事长王均瑶是被天鸡NENG死的!
具体怎么个弄法,因当事人狂笑不语,死不作答,已无从知晓,但死于直肠癌是全球华人都知道的。
在书吧看了整整一下午谍战剧的毕姥爷此刻终于恍然大悟:
“我说庞凌云怎么突然背我而去投奔了王均瑶呢?原来是天鸡提前派过去善后的,是余则成啊!
怎么也不跟我打个招呼?好歹我也是成都站站长啊!
不过我也理解,党的纪律嘛。
我错怪庞凌云了。(眼眶湿润了)
你们给我带个话,成都欢迎他回来!”

毕站长多年的心结解了,众人替他欣慰,为他高兴。
只是一桌人再没一个能坐直的了,全都眼泪鼻涕稀里哗啦一塌糊涂。
“活着”感慨之极:
“我终于明白什么叫躺着中枪了,庞凌云不是中枪,是中炮!”
这晚,金子和“活着”拼酒,金子活过来了,“活着”死去了。

第3天
2012-12-15 周六
秘制板栗养生鸡

临别的午餐是“栗子鸡”。亲无缘见识此等美味,因为他又早早地赶到机场指挥交通了,这次时间比来时稍短些,四个小时。
辛苦了,亲!
天鸡临走则生动形象地诠释了“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内在涵义,全无老板和男人的风范与气度,很是鲜活,让人印象深刻,经久不灭。

大结局

感谢成都!感谢成都的俊男(有点违心)靓女!你们抛家弃子把末日的时光留给了鸡男鸡女们。美女们犹是,梅花以一己之力安排全程,只是不让天鸡插话让其不爽;苏苏、枫叶鞍前马后,落力奔波,催人泪下。
短短不足三日的末日聚会,让人忘却了末日的恐惧,期待着来日的再次相会!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