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晴风雪,旧山川

@岂娥眉兮能妩

晴风雪,旧山川

1
第1天
2012-12-31 周一

冬游九寨始自一个梦。
梦里在九寨,枝头白雪晶莹,脚下冰层喀嚓作响——我发誓在三次元世界从未见过这样的冰雪。
梦里还兴冲冲掏出手机发短信说“九寨归来不看雪”,正要发送又恐被北方见惯雪景的孩子取笑……于是在纠结中醒来,穿好大衣裹好围巾穿过湿雾弥漫的街道去上班。
两周后,不堪陈年噩梦和SAD困扰的我趴在办公桌上琢磨元旦要去哪里散心。很多特价机票,也有很多城市在飘雪,想过银川也想过杭州,又想去看看济南的冬天也不错。九寨虽好,却是故地重游,而且人人都说:“应该很危险吧?”“会被大雪封在沟里的!”
这时候突然就记起那个梦……美梦成真什么的似乎很有诱惑力啊。
接着嫂子出现了,兴冲冲表示想同我一道去。
与计划了近两个月的河西行截然不同,这次的启程完全没有纠结。我同嫂子一拍即合,瞬间敲定日程,又从一堆毁誉参半的评价里捞出一家酒店。尽管有几个差评看得人心惊胆颤,后来的事实却证明,比起另一些地段更好价位更高装潢更华丽住进之后才发现不供应热水冷水又冻住啊空调打不开之类的地方,我们的选择相当明智且实际。好吧,我承认我第一眼就看中了电热水器而非太阳能……
买车票,穿上UGG,再烤点玛芬和饼干朝背包里一塞,真是说走就走。

成都——九寨途中

从成都到九寨,印象里汽车至少也要十个小时。于是都汶高速公路的出现,给了我们一个惊喜。
嫂子感叹当年她去九寨时装在管子里的岷江不见了。至于我的当年,岷江还未装进管子,大大小小的水坝还在呈叠瀑状飞流直下。
高速公路又直又快,也没有记忆里那些总担心会被甩出去的急弯。然而还是忍不住怀念当年一群人的自驾游,有些颠簸的盘山公路,路两边的李子树、花椒树,大太阳下一丛丛无比妖艳的野棉花和苕牡丹,还有花开何灼灼,花谢何草草的蜀葵。当年为赋新词强说愁,惦记着什么“我来花前正年少,他年谁为花倾倒?”如今再来,谁还辨得出谁的旧模样?
也有些废墟,红字标牌说明是地震遗址,从窗前一晃而过,其实看着和那些没有变成遗址的民房也相去无几。
到了茂县,高速公路结束,沿途风光仍然陌生,似曾相识只有山水。阿坝州人总爱说此处与别处不同,“山有多高,水就有多高。”自茂县起,山势更高而水色更深,几乎已接近九寨那种碧蓝。
雪山也出现了,或者应该叫峰顶有雪的山……路边也多少有了些积雪,一路聒噪的司机说是前天下的还没化掉。有一处山间河谷,水面已有大片浮冰遥映蓝天雪顶,在WC时段谋杀了很多相机的电池。

浮冰

地震遗址

微雪下的村寨

遥见雪山

堆雪人

午饭是在茂县吃的。
我们很满足地发现更早的班车也停在这里用餐,“所以何必起那么早呢!”
25元/人的自助,我们溜了眼菜,纠结了三五秒,交钱再来时刚才明明还在冬瓜里沉浮的排骨,土豆中潜伏的牛肉都消失了……
上车后嫂子继续补眠,我继续抱着我家玫瑰一边看书一边昏昏欲睡,偶见有趣的风景就举起来喀嚓一下。就这样还是错过了加油站前卖萌的雪人,冰层下奔流到小溪,还有在雪地上啃草根的羊咩们。
松潘也变得崭新了,更崭新的是松潘古城。其实我多怀念路边那个破破烂烂的小饭店啊,雨天的羊杂汤暖呼呼的,蘑菇片炒得又香又滑,堪与在川主寺买到的那个硕大的烤馕并称三绝。取代小镇的是遍地旅馆,其中不乏国际啊都会啊大酒店字样,我们怎么也想象不出到底是什么人会住在这里,他们要去游玩的“顶级羌族旅游区”在哪片荒山上。
川主寺一晃而过,迎面而来的雪山预示着目的地将近。只是打了个盹的功夫,睁开眼睛车已在积雪的弯道上。九寨沟前九道弯,当初来正是雨季,山洪几乎阻断路面,许多折断的树干倒在水里。如今反倒没有那么险恶,司机似乎完全没有减速的意思,还不到下午4点半就把我们送到了沟口。

什么都有点的午饭

雪山

松潘的寨子

冰溪

第三道弯

雪山

还是雪山

果然是淡季,记忆中繁华的沟口冷冷清清,偶尔能看到三三两两的游客裹成熊状自风景区方向缓缓而来。大部分的商店和饭馆都门窗紧闭,一些酒店也索性歇业。
在前台拿钥匙时,亲耳听见前台小哥很酷地用客满连拒了三人,其中一个妹子还拖着看起来很沉的行李箱……我们庆幸预订英明,就算6点中才开始统一开空调也比在寒风中瑟缩着找房好吧。何况这房间只是看起来草根,设备服务倒也齐全,有电热毯有热水,镜子旁边还挂了个电吹风,某猫见了一定有惊喜……等嫂子烧了壶开水辛辛苦苦将马桶浇了一圈以消毒后,我们还在电视机上发现了一包一次性马桶垫。
WIFI也是有的,前台小哥很自豪地告诉我看哪个信号强就连哪个。可惜哪个信号都很强,就是哪个都连不上网……当然,等我们吃饭回来,也许谁终于下完了电影或者小哥终于记起要打开路由器,于是我们就没啥可抱怨的了。
唯一纠结的是插座……之前我一心以为九寨沟这种国际风景区自然也配备国际标准插座呢。小哥慷慨地借了一个国标插线板给我,结果是假国标……最后只能用嫂子的充电宝给玫瑰充电。这时候我们谁都没想到,其实用手机的USB插头也行。
“一定是冷得脑子不转了。”两天后,嫂子说。
“不,是高原反应,脑细胞缺氧。”

成都小炒

事实证明人一犯傻就会接连不断地犯傻。

安顿好后,我们决定为欢度2012年最后一天去找点好吃的。

当时也不知中了什么邪,这么大冷的天,明明旁边就有一家毛哥老鸭汤,我们偏偏一心一意要吃炒菜,吃炒菜……一家关门就去找另一家。在寒风里走来走去,还绕过小河,好容易找到一家小炒店,生意好得居然要搭台。我们以为这是饭菜味道不错的证据,就耐心坐下,就算连唤四次要开水都被小二哥
遗忘也坚韧不拔地坐下去。

一共点了三个菜,因为太冷菜和开水又迟迟不来,遂追加了两碗酥油茶。差不多十分钟以后,两碗漂浮着些许黄油的油茶汤端了上来,其味之咸让人忍不住想起美梅措和文顿巴而潸然泪下。

眼看着别桌的菜一道道上来。我们先是怀疑迟迟不上菜是为了报复之前我们点菜的纠结,继而又断定一定是他们都点了同样的菜,所以一锅炒好。

我们打了几个电话,玩了几把游戏,见到几拨客人吃完走了,几拨客人等得不耐烦也走了……就在快冻死以前,第一道菜终于上桌了。清炒刷把菌,隐约透着点涮锅水味,不过正如嫂子所言:“只要是热的就好吃!”

第一道菜吃完后,我又玩了五局宝石消消看,第二道菜终于出现。酸辣土豆丝,意外的好吃。尽管土豆丝切得很粗,却丝毫没有影响口感。

又在土豆丝差不多被消灭殆尽时,迎新年的大菜——水煮羊肉千呼万唤始出来。
这次是老板娘亲自端出来,并充满歉意地解释:“天太冷了,煤油老冻住,火一会儿大一会儿小。”
我们已顾不上愤慨或宽容,只顾着把热辣辣的羊肉片和青笋片捞进碗里。“只要是热的就好吃!”
然而也只是一小会儿,这盆原本滚热的水煮菜也凉了下来。我们吃得很饱却仍觉手脚冰凉。只有回房躺在电热毯上以后,心里才升起了真正的幸福感。
于是我们又开始幻想:最好今晚下大雪,明天大太阳照着我们去赏雪……赏雪……赏雪……ZZZZZZ……

第2天
2013-01-01 周二
沟口

1月1日7点,我们在闹钟声里醒来。
当初预订时,网站斩钉截铁地说旅店离九寨沟风景区入口仅800米。前台小哥则轻松愉快地告诉我们步行大概十来分钟吧。
当走完第二个800米还没有看到入口时,我们真心后悔没有打车……
当然步行也有步行的好处,除了提前适应零下五到三度的气温,一抬头还能在微曙的天边瞧见一抹2012年的月亮。

2012年的月亮,2013年的晨光

牛肉面

清晨的沟口又黑又冷,寥寥数个行人,比行人更寥寥的是有灯光的早点铺。
差不多也是走完第二个800米时,我们看到了一家飘香抄手,更好的是在抄手店旁边还有一家兰州拉面。站在雾气弥漫的玻璃门前张望了一眼,我们记起昨天的遭遇,果断选择了客人较少的兰州拉面。
意外的是不仅价格还算公道,面也颇为可口,牛肉味浓郁的面汤尤得嫂子赞赏。再重复一遍冬游时的吃货法则:“只要是热的就好吃。”

后来汤被喝完的牛肉拉面

镜海
mirror sea

观光车入九寨,第一座山扑面来时我就知道,九寨还是旧时山川。
连导游词都和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盆景滩、芦苇海、火花海……一个个景点从窗外掠过。话说我一直牢牢记得盆景滩紧挨着树正群海……如今才发现记忆有误。或许不是有误,只是当年正值旺季,路上客满为患,又有人心急催着我从一个人多处跳到另一个人多处。
现在一路上冷冷清清,观光车也乐得让游客们自由选择。我们提前打了声招呼,就在镜海被放下车来。
众所周知镜海以水平如镜倒影如真著称,众所周知镜海要早上9点前无风时观赏最好。可为什么每回我9点前来拜访,水面上总是涟漪微泛……
然而皱纹生在美人脸上也是别有风情的。
其实我完全不在乎倒影是不是和实景一模一样,只要看着这样淡蓝的湖水,这样层层叠叠色彩分明的山影,还有远处在晨光中泛着淡淡金芒的雪山就已心满意足,更何况湖畔如此空旷!离了最佳拍照点,湖边就只剩我们的步蹀声。
嫂子记得珍珠滩就在附近,但没找到栈道,于是我们环镜海而行。所见既是移步换景,又是永远不变的山水,很微妙的感觉。

坐对

不是最佳拍摄点的最佳风景

珍珠滩
Pearl Shoal Waterfalls

话说,之前我们想象的九寨冬景是白茫茫大地各种晶莹剔透满山雾凇;入沟后见到的……嗯,我倒是很赞一句什么“枯枝在雪地上纵横写下相思”,可是……做人要诚实。
诚实地说,初冬的九寨还远未冷成冰雪世界,却又足以让人想起那句“寒冬萧瑟,万景凄凉”,至于接下来是“可怖的钟声,上天的垂相”,还是“寸寸阳光洒落树枝上”,就全凭看风景的人是艾米莉迪金森还是丽贝卡梅森来决定了。
直到有水声潺湲,路边横出一条小溪,黯淡的冬景才为之一变。溪上横木有积雪,树根成冰挂,流水中偶有几块青苔还被雪塑成各种容易引发联想到可爱形象。早上9点的阳光照下来,廊桥里暖洋洋的,水的各种形态都是blingbling的,水边的树枝也是blingbling的,拍张特写足以欺骗世界。
于是我们第一次大声赞叹:“80块钱的门票,值了!”
其实这时候我们还没看见真正美如悬素或“好多好多糖霜”的珍珠滩瀑布,也还没看见在青碧水面上跳动的大珠小珠呢。

第一处冰挂

树横积雪春来早

冰流

太阳光,暖洋洋

晶莹

雪洞

珍珠

还是晶莹

玉树莹川相媚好

遥看瀑布挂前川

箭竹海
Arrow bamboos sea

大概是珍珠滩太美,我们目眩神迷了一阵子就……迷路了。
只得搭车去箭竹海,顺便在空调车里温暖一下手脚。
箭竹海夏秋时真心不如别处华丽妩媚,冬天却突显端凝贞静。冰面美,透明的水也美,于是又想起初入WOW时的志向:变一只白熊在涌冰湖上钓鱼。

钓鱼是小姑娘的游戏……

中有冻鸳鸯

熊猫海

从箭竹海步行至熊猫海,栈道上偶见这样的红腹小鸟在阳光下快活地跳来跳去。
奇怪的是,熊猫海的海拔明明比箭竹海低,水面却完全冻结。只有近湖畔处还能见到一些些碧水,和水下安静的沉木。如果细看,在冰层下也有水流在快速涌动。
此处风大人少,太阳落在白茫茫的湖面上,把漆成暖黄色的栏杆拉成寂寞的影子。嗯,说不定还是那个下雨天,我顶着披肩对镜头傻笑时坐过的栏杆。

安静

涌动

曾经寂寥金烬暗

五花海
five-flower lake

九寨三条沟,日则沟是精华,日则沟数个景点,五花海是精华。
第一次车过五花海时,只见栈桥上人头耸动,几近旺季景象。等我们慢慢从熊猫海走下来,已是正午时分,栈桥上的游客也散了大半。
明明与熊猫海不足两公里的距离,却是冬夏悬殊。碧蓝的湖水与从前毫无差别,甚至比记忆里的更加丰盈。阳光直射下来,水波荡漾如珠宝锦缎,那么亮又那么软。我们沿湖缓行,在阳光下暖和的木台阶上坐下,对着孔雀石般的湖水发了会儿呆,直到双眼和双腿被太阳晒得隐隐发痛。
为了拍摄五花海的全貌,我们又咬牙爬了三个上坡弯道。当初为了拍这只华丽的孔雀,我是厚着脸皮央求司机半途停车数秒,隔着窗户闪了一张。如今虽然气喘吁吁,却可以站在高处尽情观赏。好吧,即便算上半途在公路上被急驶而过的观光车擦身而过的惊险,仍然值得。

栈桥

海水空摇绿

斑斓

光彩

湖光

孔雀

大小金铃海
Jinling hai

我很笃定地告诉嫂子,从五花海朝下走,顺着孔雀河就能到大小金铃海,继而又是珍珠滩。那么漂亮的孔雀河,我们不沿途观赏下吗?
事实证明孔雀河果然是要在高处俯瞰的,沿着它走了不知多久的我们完全没有发现这泓蓝水就是传说中的孔雀河,一心还当没走出五花海,直到看见大小金铃海的标牌。
金铃海也是要俯瞰才能见其形。可是看不见铃铛又有什么关系,水色天光还有些积雪已足够美。

长海

到诺日朗中心站换乘时,我们犹豫了下要不要去长海,最后还是坐上了两点半那趟车。
如今的长海和记忆里的一样,仍然是个下车后匆匆俯瞰的景点,仍然有藏民兜售各种小东西和换装拍照。尽管美,却无法接近,也无可细看。唯一可取处就是冬景广袤,山风浩荡,深呼吸几次可以吐尽胸中浊气。
PS,那棵独臂老人柏我们死活都找不到了……

五彩池

看过五花海,再看五彩池不免有些审美疲劳。
水都是一样的青碧斑斓,因为藏于深林阳光不足,五彩池的玲珑并不讨巧。倒是环湖未化的积雪为湖水增了几分颜色。湖边的松树上有雪簌簌扑落,人若再少一些,坐在树下倒也享受。

诺日朗瀑布
Nuorilang Waterfall

到诺日朗下车,对面就是诺日朗瀑布。
这里的人几乎和五花海一样多。在瀑布边坐等了一会儿,想等游人逐渐散去,后来发现大家似乎都抱着同样的心思……
好在先瞧过了珍珠滩瀑布,再看这里也就不再那么激动。因为不再激动,所以反倒生出许多灵旗啊慧剑的联想,直到被风吹得打了几个哆嗦。

千堆雪

锋芒慧剑

藏家

之前就决定了,一定要在沟内住一晚。
搜了很多电话,一开始拨的是某据说饭菜很好吃的大叔家,结果被告知已经不接待了。果然是淡季啊……于是我们决定去网上顶有名的一家问问,这次倒是一口应允了。临到头又说家里住的客人不肯走,转而带到一户亲戚家,价格仍是100元/人,包两顿饭,热水,电热毯,WIFI齐全。
房间小就容易暖和,窗外就是树正群海,饭菜也很可口,水煮大白菜尤赞,真是回味清甜暖胃暖心。有了这碗白菜汤垫底,我才能鼓起勇气,在零下10度的夜里跑到二楼阳台上去看星星。
好吧,尽管拍不出来,九寨这晚的星空却是我见过最美的。星星清而亮,似近而远,或凝冻或流动,仿佛触手可及,又仿佛永远隔着一层薄冰,让人错觉是自己沉在河流底部仰望水面的光。除星光外,世界是纯粹的黑夜,树正寨如此寂静,只有远处树正瀑布的水声如潮。此时此地,任何纠结都如此理直气壮,任何决断都如此澄明朗澈。
PS,我家鲨偶说仰望星空就会觉得人类渺小烦恼不值一提,我倒从未有过渺小之感,只会觉得宇宙浩瀚各种美各种新奇各种有趣,于是烦恼也不值一提了。

房间

牦牛肉是清炖的完全不加盐……

第3天
2013-01-02 周三
树正寨
Shuzheng Stockaded Village

早上几乎是自然醒。
窗外的树正群海依然安静。
我们以为自己是最懒的,不想却是房客中最早出发的……尽管离昨晚信誓旦旦的要去犀牛海看日出之类的计划十万八千里。

晨光

树正瀑布
Shuzheng Watefall

因为人少,所以树正瀑布又成了惊喜。
从前根本不及细看,如今却能溯流而上慢慢看去,又能站在空无一人的观景台上与水流隔栏相望。

晨光中的瀑布

冰根

乱流

凝结

关不住

横斜

树正群海
Shu Zheng Qun Hai

树正群海的美就在于安静啊。
就连磨坊那些咿咿呀呀结了冰的磨盘也是那么安静。

群海

老虎海
Tiger Lake

老虎海和犀牛海就跟姐妹似的,一个紧挨着另一个,同样的安静柔美,同样的姿影绰约。
拍不出却忘不掉的是那天早上老虎海水面上漂浮的雾气,还有犀牛海比镜海更为沉静的倒影。

犀牛海
Rhinoceros Lake

阳光下,老虎海和犀牛海湛蓝的水和枯黄的树,总让人想到列维坦的油画。
于是一阵猛拍之后,可怜的玫瑰没电了……接着我和嫂子折腾了好一阵,发现用充电宝也很难给它充上电。不过没关系,我们横竖要走回头路,路过树正寨时去房东家借地充电就好。呵,当时还真是乐观。
到了房东家,房东很客气也很热情,让我们在观景台上一边晒太阳一边充电。然而玫瑰病泱泱的,半个小时充了3%的电,一拿起来要输入密码,满屏字符乱跳。心惊胆颤地猜测这大概是感冒了,晚上回到旅店捂了会儿电热毯果然又不傲娇了。话说一个机器要不要比主人还娇气啊啊啊啊啊啊

我说这是秋景就是秋景

秋!

甲里甲格泉

路过一口泉眼。
在它冻结前没准根本不会注意,也不会发现它还有个挺绕口的名字。

火花海
Sparkling Lake

幸运的是,这次到火花海时风和阳光都正恰到好处。
于是不只看到了树和海,还看到了许多火花在水面上跳跃。
同样也很难拍下来。
托腮,总是忍不住想借各种手段更长久地保存记忆,最后却发现根本无法保存眼见那一刻的鲜明。不过为什么一定要保存并希望在将来可以唤起记忆呢?难道这一切不已经融入我中?

路过的摄手教育我们说要多拍竖片

火花海的小叠瀑也很可爱

火花

火花

还是火花

芦苇海
Sea of reeds

芦苇海是最安静的一段路,芦苇海本身也是最安静的。
不是凝冻或者清冷或者寂寞的那种安静,而是流水蜿蜒阳光温软……如果风能再小点就完美了。在它最美的那段路上,我的手几乎快抓不住相机了——谁说零下20度以上都不用戴手套?!
夏天当然不存在这样的烦恼,因为根本没有时间顺着栈道一边步行一边从摇曳的芦苇间张望。记得那时候的芦苇是矮小翠绿的,现在芦苇枯黄萧瑟,却衬得芦苇海美轮美奂。
最好的时光什么的,果然没有特指。

涟漪

蜿蜒

才有阳光大不同

雪满山前路

另一条安静的路

盆景滩
Bonsai beach

唯一让人不忍看的是盆景滩。
当初是多么惊艳,现在就有多么惨淡。
四季轮回真是件奇妙的事。

惨淡

老鸭汤

4点搭车出沟。回到旅店与电热毯温存一番后,毅然去隔壁的老鸭汤点了个鸳鸯锅。
环境比我们预料的温暖,菜品比我们预料的丰富,价格比我们预料的公道。牦牛肉很新鲜,菌子更是大赞,加入菌子的白汤几乎被我们喝掉了一整锅。
于是再次感叹第一天晚上为什么就那么执着于炒菜……似乎为了弥补遗憾,两个人点了四个人的份量,更惭愧的是,我们几乎没有浪费。
“反正早上只吃了一碗稀饭半个馒头。”
“我们还走了几十公里呢。”

第4天
2013-01-03 周四

回程的这天,天气预报说有雪。
这让我很懊恼,嫂子则安慰我说雨夹雪还变不出冰天雪地,反倒会因为阳光不好而风景打折。
车上路后,窗上渐渐覆了雾气,又凝成轻霜,最后结了一层层冰花。起初我还会擦出一小块玻璃来窥视窗外的积雪,后来就因为那千篇一律的白色犯起困来。一觉睡醒,车已到叠溪,窗上只剩水痕蜿蜒。嫂子说之前阳光毒辣,她正梦见在偷东西,冷不防被探照灯射中,一惊醒发现是窗外的太阳。
归途总比去时快,也可能是梦中时间容易过。没睡着的时候,我们就再三感叹这次冬游九寨是多么值得,有多么开心,种种该看的都看到了,许多难得的运气也碰到了,如果再去或推荐人去一定也要是这样的淡季……嫂子希望是深秋11月,山林的色彩还未褪尽,我倒惦记着2月的大雪。托腮,但愿真有再来时,能看山依然是山,看水依然是水。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