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赴朝笔记

@首席鉴定师

赴朝笔记

113
第1天
2012-07-12 周四

对朝鲜的好奇心由来已久,是除了台湾外最迫切想到的地方。

大学趁着大好时光,西到赤水,东到威海,南到厦门,北到冰城。但其实自从第一次远行之后便对自然景观有些审美疲劳,山水看尽最喜欢深入到街边巷内,去听一听看一看风土人情。

于是读研之后就早早预备着去一次朝鲜。

原来是想能找到朝鲜族的同学同行最好,可以一路帮忙翻译,有机会大概还能找到当地人聊天。无奈各种原因,终于未遂。实在是很大的遗憾。

找来找去,身边的朋友大都对朝鲜不感兴趣,或者不愿把难得的出游机会浪费在朝鲜。想独自成行,又觉得万一没有同伴遇到趣事实在憋得紧。最后正巧与中学老友洋葱闲聊,一拍即合,拟好了出行计划。

好在申请赴朝游非常简单。可以在网上搜丹东旅行社报名,只需要护照照片和免冠照片的电子版,其他都不用管,不用交钱也不用快递。团费基本都是 2800。

7 月中旬,我们在哈见面,坐上了南下到丹东的列车。到了丹东,在出站口外看到巨大的塑像,以为不小心已经进了朝鲜。定睛一看原来是主席。

丹东
Dan Dong

次日到了旅行社,交上钱,便开始了朝鲜的四日游。同团的同龄人只有陕西的武哥,不仅年龄相仿,来朝鲜的目的也是一样,所以一路有聊不完的共同话题。团里其他人都是大妈…不说也罢。

我和洋葱都是第一次出国,略有些紧张,不过这里的海关应该是最宽松的海关,竟然跟火车站的安检几乎一样。

候车厅里有几个佩戴着像章的人,不过身材不像我印象中的朝鲜人,有些微胖。看样子在朝鲜应当是有权有势的官僚。

沈铁的火车花 7 分钟送我们到肉眼就能看见的新义州,然后换乘朝鲜火车。这时上来一群朝鲜海关军警和几个导游充当翻译。我们问其中一位胖导游窗外金日成的标语,她回答说那是我们伟大的金日成主席的教导。这是我们三人第一次跟朝鲜人交谈,也是第一次感受到让人心口发堵的压迫感。之后我们遇到的每一个朝鲜人,在提到爷孙三代领袖的时候,都会加上这种前缀。

开包检查非常简略。据称是世界上唯一的手工安检,在匆匆扫过几眼之后就结束了。这种安检不仅手机、电脑可以藏好,带个C4也是没有问题的。这时我大概猜想这跟胖子刚上台后的宽松政策有些许关系。

在沈阳去往丹东的火车上

比平壤火车站大十倍的丹东火车站

巨大的毛泽东像

鸭绿江断桥,已是丹东一景

只有7分钟的过界火车

新义州市
Shingish

很向往周云蓬书里写的那样,没有目的地,没有方向的,只是随便登上一列火车,开始自己的流浪。

在异国的绿皮火车上,虽然有着明确的目的地,但我有类似的感受:一切都非常新奇,甚至带着一点刺激。朝鲜不允许带手机、电脑和任何有通讯功能的物品、交通工具上不允许拍照。所以这次旅行的照片基本都是偷拍或者抓拍,感觉就更像冒险了。

凡是有建筑的地方都有成成的标语,血红的大字,加上一个重重的感叹号。新义州本不算繁华,人烟稀少,建筑虽多但总有些破败的感觉,统一的红蓝绿黄几种颜色。出了新义州沿途都是无尽的农田或者荒野。偶尔走过的人畜都是瘦弱不堪。年纪稍大的人就被黝黑的肌肤和枯槁的身形掩盖了年龄。

看到列车驶来,大多数人都是茫然地停在原地,目光随着列车来去,然后继续忙手里的事情。孩子们倒是有很多非常开心的,都嘻笑着跟车里人打招呼。

我在窗边看到一个跟自己仿佛大的年轻人,微笑致意,点了点头,他也完全模仿了这个动作,对国外的来客报以善意。

这些跟国内的孩子、年轻人没有什么两样的孩子和年轻人,才是能给人最大感触的风景。等再过上十几年,他们就跟电视中亢奋的朝鲜军民一样,对这个世界或畏惧或失望,再也找不回笑容了。

火车沿途的农田

火车沿途的建筑

火车沿途的小站,可以看到给军人送行的家属

朝鲜的火车是单线,有时要让路,时走时停。停车时,几个朝鲜人就会把车门打开,跳到车外抽烟散步,等车要开时,又跳上来,继续在窗边抽烟。

为了想办法跟朝鲜人交流和示好,我从哈尔滨带了几盒烟。

我到隔壁朝鲜人的车厢尾写日记,有一个穿制服的朝鲜人到窗边抽烟。我顺手递过烟去,他很开心地接了过去,也给我递了一根。

平壤
Pyongyang

朝鲜的火车均是电力发动,车顶上摇晃着电线,像小时候见过的电车公交。电力系统经常故障(在市中心酒店时都居然有两次突然断电),再加上上文说的,单线火车经常要让路,所以火车一直走走停停。也因为这个原因,朝鲜的火车只有发站时间,而没有到站时间。

我们比较幸运,赶在天黑前到了平壤。出了车站,终于有一点繁华的感觉。来回穿梭的行人和旅客,路口交错的车辆,硕大的 LED 屏。不过十分钟后我们就会知道,这种繁华只会出现在车站广场。

由于长途火车时间的不确定,行程也都会临时更改。我们到站较早,于是便安排到金日成广场小留一会儿。

世界上最大的烂尾楼

金日成广场是首都的中央广场,政治庆祝、阅兵等活动都在这里举行。跟天安门广场不一样的是,正面是博物馆,对朝大同江。大同江边立着主体思想塔。

我们在横穿广场马路对着博物馆的一侧,活动范围很小,想着到对面去逛一逛,却被告知不允许。洋葱问同行另一个团的朝鲜女导游,过去会怎样?女导游说会罚款的。洋葱嘟囔了一句,我还以为会被击毙呢。女导游傲娇地说:怎么可能!不要乱说!

在广场,我们看到同行的另一个团有一位大师,便主动合影。在主体思想塔下跟大师的合影,想来就很有意义。

金日成广场

在主体思想塔下与大师合影

羊角岛酒店是坐落在一个岛上的特级酒店。全朝鲜只有两个特级酒店,声称是国际五星,但实际上我感觉最多算国内的三星。

酒店的设施还算齐全,饭菜均较可口。电梯摇摇晃晃,经常坏掉突然不动了,仅我目击的就不下三次。

地下有澳门经营的赌场和其他娱乐场所。我们只去赌场围观了一会儿,整个感觉就像谁家地下室摆了几个赌桌。荷官都是辽宁人,操着一口的大碴子东北话。我们 5 分钟就转完了赌场。

出门想去岛外转转,路途走起来非常远。酒店建在岛上正好能防止旅客到街头跟平民接触。我们刚到桥上,下起了大雨,只好无功折返。

若说酒店好的方面,一个是客房窗外的景色还不错,一个是女服务员都很漂亮。

特级酒店的朴素客房

如此丰满的妹子在朝鲜可不多见

饭菜少油,凉菜居多

酒店里的书摊,90%是领袖著作

窗外的平壤夜景

羊角岛大酒店

第2天
2012-07-13 周五
妙香山
Myohyangsan

妙香山是朝鲜四大名山之一。山景确实非常漂亮,不过朝鲜安排的路线并没有给我们太多时间欣赏。我们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是要参观炫耀礼品的朝鲜国际友谊展览馆。

来到这里才能体会到朝鲜领导人像小孩子收到礼物到处炫耀一般的黑色幽默。

馆里林林总总陈列着各种礼品,不分时间,不分送赠人,不分贵贱,全都挤在一起,让看热闹的游客和不懂事的国民来参观。展览馆修得很像迷宫,路线曲折,200 多个展厅。进馆要穿鞋套,寄存相机,更要保持安静。这样靠环境和规定营造出来的氛围确实给了观看者对爷孙三人敬仰和崇拜的冲动。

跟大部队走散,独自走过一个拐角,正遇见朝鲜人的访团。解说员跟我们团的全然不是一种风格,恰似李春姬附身,声音响彻展厅。站在最前排的几个大姐望着墙上的主席像,饱含热泪。我见状慌忙走开。

早在到朝鲜之前就听闻这里的礼品良莠不齐,有别国赠的汽车、陶瓷一类贵重礼物,也有尴尬的家用百货。金日成的礼物最多,各国政要不提,还包括几支像从二元超市里淘的钢笔,上书“一位南京市民赠”,让人啼笑皆非。胖子大概是登基不久,礼物不多,凑数的也大都是相机、笔记本、平板电脑之类的东西。在展柜里看到松下 LX 相机,吓了一跳,以为寄存后被他们直接送了,仔细一看原来是别人给的。

金日成和媳妇金正淑有各自的蜡像,栩栩如生,全是中国所赠(在朝鲜见到的东西,如果是朝鲜自己造不出来的,那八成是中国给的)。在蜡像前导游让我们鞠躬。我一边心里粗口,一边欠了一下身。

出馆之后,跟洋葱商量着下回来也带只钢笔什么的送给胖子,然后钢笔里面再藏几句“胖子早日去死、朝韩早日统一”之类的话。

去妙香山的路上

展览馆的警卫,感觉瘦得都不一定能端起枪

山上的火锅,朝鲜导游问我,中国有火锅吗?

这种小盘吃菜的风格倒跟韩餐相似

朝鲜的辣白菜是在众多食材、调料不全的情况下做得算很好吃的了

妙香山还有一站,就是朝鲜的佛教名寺,普贤寺。名字源自普贤菩萨,在朝鲜佛教界地位很高。

可惜历经战火,几经波折,如今看来竟都比不上国内诸多县城盖的寺庙那样壮丽。由于朝鲜社会的风气,寺院香火几乎全靠中国的游客。如今寺里冷冷清清,僧侣也只有几十人。

花了点钱买了一炷香,向朝鲜的毗卢扎那佛、释迦穆尼诸佛鞠躬参拜。不知这几尊佛平时看到朝鲜民生疾苦会想些什么。

回转身来,发现同行的大师在跟殿内的师父交流。当时我们都留了照片,传到网上之后被大家评说,佛学没有国界,大师们眼神动作都是交流,颇有拈花顿悟的古风。其实两人让跟团的朝鲜女导游翻译,大意是:

-我从武汉来
-是吗我知道那地方
-有空常来玩我那儿可带劲了
-哦了

大师们在闲聊

平壤
Pyongyang

我觉得我这四天做得最刺激的事情就是独自在平壤街头游荡了两个多小时。没有身份证明(护照在导游手里),不会朝鲜语,身穿跟行人格格不入的T恤,走在街头就像独自穿越了时空。

这天回到酒店很早,我放下书包就背着相机和两包烟出门了,希望能跟之前看到游记的作者们一样幸运,能遇到懂汉语或者英语的平壤市民。

门卫的检查明显很松懈,出入都不会关心。我装成看江景的样子,沿江散步,一路走到岛外。

桥头已经能碰到大量的市民了。这时候正是下班放学的时间,我的眼睛明显忙不过来,想认真审视每一个路过的男男女女。路人们经过时看到我,往往不会再多看一眼,也没有明显的躲避和诧异,只是无视我的存在。这更给了我穿越的感觉。

路上的车辆还是不少的,当然并不会堵车。

我决定往人群密集的地方走。但是因为人太多,而且周边的建筑都很高大,像是政府机关,不敢冒然跟人交谈,就一直走了下去。

即使再密集的人群,也很少发出大的声响。他们都是行色匆匆,不过也能偶尔看到慢步行走的年轻人,互相开着玩笑。

路边有摊位,大部分是国营的饮水处,只卖水。还有雪糕店和水果摊位。我远远看到一个私人的小吃摊。虽然全面禁止市场经济,但首都街头也仍然会见到不少小贩。

市民的衣服颜色跟建筑群浑然一体,黯淡的黄色、绿色、红色、白色…偶尔也看到有女人穿着还算艳丽,有比较时尚的裙子。

其实除了衣服,我的脸色和步态也暴露了自己是外国人的身份。朝鲜的男人面色都是暗红的,许多看起来营养不良。女人则面色惨白,原本如果面色暗红,就涂上浓浓的妆粉。虽然身体看起来有些羸弱,但朝鲜人的神态坚毅、着装干净。男人走起路来明显有士兵的体态,女人若跑起来则颇有特点地扭动腰部、双手外摆。

绕了一大圈,回到江边,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路人搭讪。

江边的坡上是主干道,道旁有一条人行路,路边坐着两个朝鲜年轻人,感觉岁数跟我相近,我走上前去递了两根烟。接烟的愣了一下,有些忐忑地拿过去,笑了笑,回头一看,同伴已经躲到十米开外了。他无奈地笑着点头致意,然后跟同伴走到了比较远的地方继续聊天。

我比较尴尬地坐在原地,自己叼烟看江。

这时走来一位老大爷,很有活力的样子,站在坡上做伸展运动,看起来是到江边乘凉。我递过去一根烟,他也愣了一下,哈哈大笑着坐在我身边,把烟点上,还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们跟爷俩一样闲扯了一会儿,当然几乎谁都没听懂对方在说什么。

他勉强听懂我是中国来的,姓名称呼,年龄几何。我也勉强知道他今年六十五,叫张永范。他笑我胡子太长,该刮了,还告诉我年轻人要少抽烟。

不多时还有两个中年人推车走来跟老大爷打招呼。看来他们工作单位就在附近。老大爷跟他们介绍了我,跟我要了几根烟分给他们,然后三人聊了一会儿。

夜幕降临,两个中年人推车离开。老大爷也起身,拍拍屁股,跟我说了一句“安宁”就走了。

江边有人钓鱼,我围观了一会儿。还有一队新兵扛着国旗来江边休息。没有找到机会搭讪,也怕拍照惹麻烦,就回酒店了。

江边

漂亮的女交警

等公交的队伍

虽然楼房不少,但看上去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在马路上畅通无阻公交车

路边“自愿”除草的学生

会让你恍惚觉得不在朝鲜的少女

玩泥巴的小孩

张大爷的背影

聚集在一起的女兵

漂亮的店员

这天还去了凯旋门和中朝友谊塔。凯旋门就没有讲述的必要了,歌颂金日成将军凯旋的劳民伤财建筑,是世界凯旋门之最。

中朝友谊塔则是一直想要衷心参拜的。为了这么一个荒诞的政权,当年牺牲了几十万的将士,丢掉了台湾,延缓了经济,破坏了国际形象。但是这些客死他乡的将士却很快被历史遗忘,尤其是被朝鲜遗忘。

想要参拜的不是黄继光这种情愿赴死的大英雄,而是那些以为抗战胜利就能过上好日子、后来以为内战结束就能过上好日子,最后仍然相信新中国成立就能过上好日子,但始终没过上好日子的无数普通人。

平壤凯旋门
Triumph Arch Pyongyang
万寿台大纪念碑
Monument of Kim II Sung & General Kim Jong II at Mansudae
中朝友谊塔
第3天
2012-07-14 周六
平壤
Pyongyang

赴朝游会随团配有朝鲜的一位男导游和一位女导游,以及国内旅行社的一位导游。不过因为大小琐事都是朝鲜方负责,国内的导游基本都是没事做的。丹东的小于导游一路只负责睡觉和卖萌。

白导是我们的男导游,名叫白哲男,年龄大约在 45 岁左右。他不像大多朝鲜男人那样瘦弱,身高在周围人里也算拔群的。在 90 年代他留学古巴整整八年,回国后在机关工作了几年便转做导游。当然这不一定是降职,因为导游在朝鲜算是外务人员,地位与国内的导游截然不同。

李导是朝鲜的女导游,名叫李阿香,年芳廿四。父亲是军人,母亲是幼儿园教师。这应当是非常中产的家庭了。她是旅游大学毕业的,已经工作一年了。

一路上基本是两个导游轮流介绍,其实内容跟国内的介绍方式差不多,就是罗列景点的各种数据,再加上几个无从求证的奇闻异事。白导做导游多年,所以经验十足,李导就有些紧张,每句话最后都要加上“这样”的口头禅。

从认识他们开始,我就试着主动跟他们聊天扯淡。这才是我来朝鲜最有意义的事情。我带的五包烟,也基本都给了白导。

前面说到第二天晚上我夜游平壤,收获不大,回到酒店决定找白导聊天。

当时白导要去开会,问我有什么急事。我说就想说说话。他有些尴尬,然后说等下,很快回来。

大概十五分钟后,白导回来,坐在楼层大厅的沙发上跟我聊起来。

我们先从各自的家庭情况这些最基本的寒暄话题开始聊起。很快就说到了韩朝关系、朝鲜战争以及朝鲜国内的境况。白导对这些事情的回应和看法是我觉得始料未及的。

白导特别迫切地希望半岛统一,也完全不仇恨南朝鲜(在朝鲜可不能说韩国这个词)。像大部分朝鲜人一样,他比较讨厌美国人,认为是美国人阻碍了统一的道路。这倒跟我们很多人对两岸统一的想法类似。

我说现在南北朝鲜走得越来越远,不光是经济上,还有思想上。他很同意我的说法。不过他觉得南朝鲜的人不如北朝鲜的人团结,虽然南朝鲜更加富裕。我想想觉得无法反驳,但是这种团结似乎毫无意义。

他知道很多外界对朝鲜战争的评论,比如南北对谁先发动进攻各执一词。他问我中国人是怎么看待的,我说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同意北朝鲜先发动战争的观点。因为战争爆发一天,汉城就被占领了,这很难想象是南韩先动手的。他听后沉默了一会儿。

说起朝鲜的领导人,他还是一直用敬语,不过也有自己的看法。他希望金正恩能引领国家改革开放,像南朝鲜一样经济发达。说到一些国家强制的规定,比如我问他有没有机会到中国(显然没有)或者学生有没有机会自费留学,他都会露出苦笑的表情,说一切都是国家安排的。

他对神秘的国家领导人以及相关的重要人物很感兴趣,这很有趣。但聊起来总觉得是一种黑色幽默。作为本国的国民,他们像所有外国人一样,对于这些事情只能猜测,然后等待官方的说法。我跟他说最近报道的李雪珠和金汝贞的事情,还有金正男、金正哲,他反复问了几遍,好像在牢记这几个名字和他们出现的场合。金正男和金正哲都是朝鲜官方没有公布的,但他也通过其他渠道听说了这两个名字。我很后悔没有多了解一些信息,再多告诉他一些信息。这些宝贵的信息,对于他们这些外务人员、高级公务员来说,可能会有用。

我给白导讲我看过的那个著名的纪录片《走进北朝鲜》,说白内障患者治愈后只愿感谢领袖,没有人在意医好他们的外国大夫。他表示也不太理解,怀疑是那些患者不太清楚到底是谁治好了自己。

最后我说朝鲜是一个神秘的国家,他因为刚学汉语不久,没有听过神秘这个词语,说准备回去查词典。不知道他查完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聊了一个小时左右,天色很晚,第二天还要早起,我们就各自回屋睡觉了。

朝鲜的信息封闭导致他们年龄越大、外务工作越多的人了解的信息越多,所以跟李导很少聊到关于历史和政治的话题。

李导就像普通的女大学生,一直很有活力,也很可爱有趣。在车上教大家说自己名字的朝语发音(我的名字读作 류 비,发音是 liubi,所以那几天身边的朝鲜人都叫我牛逼),在路上跟我们聊在朝鲜电视台播放的中国电视剧(比如火遍朝鲜的《潜伏》和《武林外传》),在无聊的时候自己走来走去想事情。

聊到流行歌曲,她似乎听过的很少。她的一个到过中国的朋友教她唱会了一首《左边》,教的方式居然是口口传唱,但听李导再唱出来,居然没有多少跑调。

因为李导歌词没有记全,我们便帮她冥思苦想记歌词。但是到最后都只记了一半。回到丹东后,我们迅速写好了一份歌词,托旅行社的经理帮我们带给她。但愿她能收到。

在临走的时候,她唱了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非常动听。

直到现在,我们都时常想起她。在应当拥有着和我们一样的美好、一样的欢乐的时候,却只能喜欢一首朋友传唱的歌,只有在工作的时候才能大声唱一首情歌。

导游白哲男

导游李阿香

导游跟我们说不能拍照

六九中学每隔一天都会腾出一个下午让学生为游客表演节目,朝鲜鸡血式唱歌跳舞其实在网上并不少见,看到现场版更受震撼。

学生们都被抹得妖艳,乐器和歌声也算出类拔萃,大家一起为国卖唱,处处都透着精致的设计,好像分毫不差的机械在动。

最后的环节是孩子们到台下拉游客上台跳舞。洋葱兴致勃勃地走上前去,一只小手伸来,抬头一看,这位小妹妹面色冷若冰霜,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洋葱愣了一下,就怯怯地抓着她上台去了。

其他的组合都是活蹦乱跳的,有的还模仿出交际舞的样子来。洋葱和这位忧郁妹则站在那边各自瞎晃,跟着节奏拍手,后者更是一副忧国忧民心不在焉的样子。

直到最后合影的时候, 她都没笑。

六九中学的文艺演出

表演完成的合影,可以看到有些小姑娘脸都笑僵了

忧郁妹

板门店(朝鲜)
Panmunjeom | JSA | DMZ

我们一般都以为 38 线是现在的韩朝分界线,其实因为朝鲜战争,如今的分界线已经不同,称做“军事分界线”,呈 S 形。

板门店是分界线上两国对峙的地点,是分界线唯一没有铁丝网的地方,双方都建有楼房,中间有 7 个小房子,用来谈判。双方通有电话,如有需求会要求对方来人谈判。平时双方的士兵即使近在咫尺都不会也不允许对话。

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个地方,原本不分你我的草木山水、天地人畜,在这里被人为地划了一条国界。柏林墙是历史上最经典的一道类似的划线,已经成为 25 年前的历史,不知何时朝韩这条线也会成为历史。

号召统一的海报

对面是韩国的办公楼

办公楼的韩国大兵清晰可见

板门店中的谈判小屋

当年中国打的可是联合国军

普韦布洛号美军间谍船
USS Pueblo‎

间谍船没什么好说的,是朝鲜用来炫耀自己截获了美国间谍船的战功所建立的景点。这艘船就孤零零地靠在江边,只有几个军卫。若是在国内,还不得把方圆几公里建成“美国间谍船革命旅游景区”。

间谍船

间谍船的讲解员

平壤地铁

朝鲜有世界上最深的地铁,跟最大的凯旋门一样,没什么实际价值。不过地铁确实是平壤重要的交通工具,虽然没必要建这么深。

地铁站台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也没有任何电子提示,活像绿皮车开到了地下。车厢里挂着笑颜盈盈的成日父子。

我们坐好之后,旁边的朝鲜人都默不作声。车厢里明显分成两部分,一边大声聊天,一边噤若寒蝉。我身边坐着一位朝鲜美女,穿着黄色短裙,不过一直很紧张的样子。

最深地铁的最长扶梯

富丽堂皇的屋顶

地铁的工作人员

金日成故居
Mangyongdae Kim Il-sung's Birthplace

万景台是成成的老家,不过应该都是重建的,而且规模实在是…还不如我二大爷家垒的后院。非常简易的小茅草屋,挂着一些照片,放着一些文物,就是国家级景点和革命圣地了。周围是一望无际的茂密树林,真是连国内一个二流名人的故居都不如。

那天小雨,有种特别的美感

金日成故居

壁画上的是金日成离家的场景

第4天
2012-07-15 周日
平壤
Pyongyang

这一次出行的意义对我来说跟大二的时候去贵州赤水是一样重要的。作为死宅工科男,我的价值观和世界观都只能从课外获得。

如果你手里有 3000 块钱,你会拿来到朝鲜一游吗?我也曾经犹豫过,但我知道我迫切需要给自己马上要结束的校园生活划一个刻骨铭心的句号。这个句号不能是买一个 iPad ,不能是随便参加一个 4A 级景区的旅游团,不能是买一套衣服或者买一块手表。

而我觉得这次出行是值得的,当然不仅是看到了漂亮的朝鲜妹子、参观了特色的景点,更多的是看到了人,各种各样的人。看到他们的生活,他们的生活中人与人的关系,他们在生活中在社会中的角色,他们的生活中国家的地位。更看到再困厄的生活、再压抑的制度也不能掩盖的一些美好。

非常幸运的是,一路上有洋葱和武哥一同分享这些。我们的话题无所不包,谈理想谈人生,谈国家谈社会,谈江边买到的玉米,谈窗外闪烁的平壤夜景。在旅途的最后,我们互寄明信片,约好朝鲜改革之后再结伴前来,也为即将启程的未来互相祝愿。

最后就用我和武哥的一张合影作为结束,拿我们T恤上因巧合拼出的句子共勉:生活艰难,有时你需要打破规则。

Life is hard! Sometimes you've got to break the rules.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