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故事

@清茗

故事

0
第1天
2015-01-25 周日

今天早上5点多醒了睡不着,躺在床上编了一个故事。
在胡同口有一家副食店,店里有一个小二,胖乎乎的,勤劳肯干,能说会道,把个小店经营的有声有色,生意很好。胡同里有一人家,家里大小姐善良温柔,知书达理,经常到店里买些东西,一来二去俩人就熟悉了。小二经常和大小姐聊天,说大小姐的眼睛一笑像菩萨的,大小姐也非常喜欢小二,喜欢他勤奋上进,再后来俩人就。。。

刚下班的时候掉了点点小雪渣,空气润润的,心情很好,想起来早上编的故事,嗯,继续往下编吧。
小二这个人其实非常有心计,做事好琢磨,很普通的事他也能做出道道来,别看他胖胖的,走来走去的时候像个小肉球,看着挺实在挺厚道,内心里可霸道了,他认定的事谁都不可能推翻他,他要是划好道了,怎么拐弯你也得走到他那去,凭着他的伶牙俐齿怎么你也得听他的,他简直就是常有理,用北京话讲就是矫情!

大小姐这个人为人平和善良,心眼特别好,从来不和人计较,和人相处时总是想别人的好,而且能帮助别人的时候总是热心帮助,小二就是因为这个特别喜欢大小姐,而且有时候招大小姐不高兴了,大小姐也从来不和他计较。有一次小二有事给大小姐打电话,恰巧大小姐电话占线,过了一会小二打通了电话,上来就说大小姐打你电话占线怎么还不回电话,大小姐也没急,问他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的时候多了,我和你急过吗,我刚一次占线没接你电话你就这态度,怎么这么矫情,小二赶紧说我这不是着急有事吗。

其实大小姐是因为换了新电话没设置这个功能,大小姐赶紧把电话功能设置好了,而且还设置了电话占线或没人接就转移到另一部电话上,都是为了小二。有一次小二给大小姐拿两箱酱豆腐,结果呢大小姐没拿着当好东西,在单位全给同事分了,结果同事全都说特好吃,大小姐回家一尝,果然味道不一样,即不咸还香,可是大小姐自己就剩下两瓶了,又让小二给拿了两箱。这回可满足了,真的很好吃,有点百吃不厌。

接着编故事。
由于大小姐脾气好,为人和善,和她认识的人都和她关系非常好,都把她看做是自家人,大小姐在男女交往的宗旨是嫁爱我的,不会嫁我爱的,所以没有主动搭讪过异性,如果有缘分自然就好了。自打认识小二后,什么宗旨信条的都没有了,对小二好的呀简直是不得了,只要是小二求她办的事,没有她不帮忙的,想尽办法把周围所有的能发动关系都给发掘出来,把小二给感动透了。

第2天
2015-01-26 周一

要说呢这小二和大小姐他们俩挺不搭调的,虽然大小姐风韵犹存,但是小二除了有点胖,那也是年轻帅气,在外人看来那绝对是不大可能的,可是他们就凑到一起去了,在大小姐心里很是有点不自信,甚至想过干脆和小二断了,小二不肯呀,说认识大小姐是他的福气,他一定会珍惜的,还列出1234条理由,如果大小姐真的不理他了,他会再重新追,这以后大小姐就再也没想过和小二断了这事。但是大小姐特别明白,别人的东西装不到自己兜里。

大小姐骨子里特别浪漫,据说她奶奶长得特别漂亮,有着欧洲血统,真的是与众不同,漂亮,浪漫,为人处世都不一样,但是据说没有得到考证,大小姐就这事问过她父亲,得到的回答是这丫头怎么这么不着调,没办法了。但是大小姐确实得到了传承。人的成长呀很复杂,大小姐从小是在姥姥家长大的,姥姥家是朴实的农民,所受的教育又很传统,所以在大小姐身上是一个很复杂的集合,传统平和,温柔质朴,又浪漫时尚,和小二这事就是就是很好的说明。

我想是你书桌上的水杯,
喝水时把我端起,
我想是一支笔,
在你写字时把我拿起,
我想是你电脑的鼠标,
用手握着我,
我想是你的手机,
一直在听你说话。
其实我就是想在你身边,
随时都可以看你。
这是大小姐给小二写的,比喻含蓄,文字简朴,又特别直白的表达出了对小二的想念。就是因为小二,让大小姐深埋了不知是什么时候的念头复苏了,只要是有时间就写,写完了就发给小二。

大小姐还学着写宋词,刚开始写的不太规整,后来专门找了一本【宋词三百首】,一边研读,一边还写自己的,再看看这篇。
【清平乐】
一笺言字,
道不尽写意,
花开妩媚是为谁,
想念随风飘寄。
午后独自倚窗,
阳光拂过帘廊,
问君今在何处,
时光东去无伤。
这篇小词写的已是很规整了,写出了为小二写字,想念小二,感伤时光的流逝。

第3天
2015-01-27 周二

哦,还得说一下,大小姐家出身书香门第,祖上是宋朝大文人周敦颐,直到现在,祖祖辈辈都是读书人家。大小姐的爷爷是清朝末科的举人,辛亥革命后上了洋学堂,后来一直在德国海关工作,到退休前是中方最高长官,退休后退休金每月是600大洋。这回能明白大小姐的身世了吧,真是复杂的集合。怪不得大小姐这么的与众不同,超凡脱俗,这也就不能怪小二了,只能说小二有眼光,众里寻他千百度,遇上个知己真是不容易。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