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首都博物馆·凤舞九天

By cdre
@cdre

首都博物馆·凤舞九天

0
第1天
2015-02-04 周三
首都博物馆
Beijing Capital Museum
门票0元

曾侯乙冰鉴·湖北省博物馆,1978年湖北随州市擂鼓墩曾侯乙墓出土,共两件,另一件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器身横断面呈正方形。鉴身直口,方唇,短颈,深腹,圈座附四兽形足。兽形足的头部作龙首状,口和前肢衔、托器底,后足蹬地。一器二用,夏冰酒,冬温酒。

随州博物馆藏,战国时期九鼎八簋,1981年湖北随州擂鼓墩2号墓出土,为楚特色之升鼎,且形制、纹饰相近,大小相同,并不完全遵循周之列鼎制度,亦有以对鼎递减者。

楚王盦悍鼎·天津博物馆,1933年安徽寿县朱家集(今淮南市杨公镇)李三孤堆楚王墓出土。此鼎附耳有盖,盖上有环和三个变形的鸟状纽,铭文60字分布于鼎盖内、口沿、腹部等处,记载了楚幽王(公元前237至前228年在位)为庆贺胜利,用缴获的兵器铸成此鼎并用于祭祀的史实。鐈,鼎长足是楚高级贵族使用、具有楚文化特征的鼎。

王子午铜鼎(附匕)·河南博物院,1978年河南淅川下寺2号墓出土。楚令尹王子午的七件列鼎之一,王子午为楚庄王子,共王弟,康王二年任令尹。七鼎内盛牛骨不符七鼎大牢之周礼。鼎腹周围附有六只以失蜡法铸就的怪兽,内腹与盖有铭文85字,字体修长,笔划婉转逶迤,类鸟虫书。大意为自铸铜鼎以祭先祖文王,盟祀,施德政于民。

战国铸客铜升鼎·安徽博物馆,1933年安徽寿县朱家集李三孤堆楚王墓出土。造型上腹部四兽攀援直上,做向内探视状。升鼎在楚地墓地中是身份地位的标志。此墓地共出土升鼎9件,属周礼中的天子之礼。有的鼎口沿有铭文9字“铸客为王后小府为之”,考为楚幽王之妻的器物。夫妻同礼,出于楚幽王墓葬亦属正常。

战国错金银云纹铜尊·荆门市博物馆

战国立鸟铜盆·湖北省博物馆,2002年湖北枣阳九连墩2号墓出土。其特殊之处在于盆中有鸟,因此用途异于一般的盆。《周礼·秋官》:“司烜氏掌以夫遂取明火于日,以鉴取明水于月,以供祭祀之明齍明烛共明水。”明水是露水,此盆的作用是承接露水,以供祭祀用水。

铜编钟·随州博物馆,1981年湖北随州擂鼓墩2号墓出土。

楚人尚钟,此套编钟为曾国(楚国属国)国君曾侯乙的夫人之礼乐,其规模略小于曾侯乙编钟,共36件,风格与曾侯乙墓编钟极其相似,然而音乐性能稍逊。这些特点表明楚统治者在制造青铜乐器时首要的是拥有当时宫廷礼仪乐器的外观。

编钟局部

编钟人形底座

虎座凤鸟漆木架鼓·荆州博物馆,2000年湖北江陵(今属荆州)天星观2号墓出土。

此悬鼓以虎为座、凤鸟为架,是楚地特有的一种乐器,同类型器物均出土于楚国贵族大墓,可知当时只有王室及高级贵族才能享有。此器基本完好,是迄今发现最精美的虎座凤鸟漆木架鼓之一。楚属南方祝融之地,向有崇凤传统,凤鸟为至高无上的神鸟,其地位堪比中原的龙。

木架鼓中的凤鸟,昂首屹立,仰天长啸,似在为鼓壮声助威;而猛虎则乖乖地蜷卧在凤鸟脚下,或是为了突出凤鸣九天的威严和震慑效果。造型别致典雅,设计巧妙,融声、色、形于一体,表现出楚人绝妙的想象力和高超的艺术表现力。

战国浮雕十弦琴·湖北博物馆,2002年湖北枣阳九连墩2号墓出土。琴在我国已有3000年以上的历史,最富民族风格。演奏时,右手拨弹琴弦,左手按弦取音。先秦时常与瑟配合,形制至西汉弦数不定,无徽音,别于东汉后以七弦为定制、有徽音。此琴十弦,琴身分音箱与尾板两部分,尾板微翘,其下有拴弦柱,通体黑漆朱绘,并浮雕凤纹。

战国彩绘木雕漆兽·湖北省博物馆,2002年湖北枣阳九连墩2号墓出土。

目前已发现的我国最早的一件根雕艺术珍品。整器利用树根的天然形态雕成瑞兽游走的神态。整器头部为微微上扬、嘴部略张蛇首状,三张长腿则被雕成遒劲有力的兽蹄状。最为奇妙的是,其三足关节和右侧躯干上均雕有清晰的瑞兽图案。瑞兽双眼圆睁、两角后收,似龙似虎、生气勃勃。

这件根雕集多种动物原型为一体,奇异大胆的组合方法无形中强化了一种超现实的玄幻意味,由此引起的审美惊奇无疑是令人难以表达的。此类器物常见于楚墓之中,最初被认为是用来趋吉避凶的丧葬用器。近来有学者考证其为供人席地而坐时伏肘倚靠的凭几。此器堪称融观赏性和实用性于一体的艺术杰作。

战国彩绘凤鸟纹木雕漆座屏·湖北省博物馆,1965年湖北江陵望山1号墓出土。置放琴瑟的用具,由屏面和屏座构成,屏面竖嵌于屏座之上,以透雕、圆雕和浮雕相结合的手法,刻画出凤、鹿、蛇、蛙等55只形态各异的动物。屏面以双凤争蛇造型为中心,左右雕刻双鹿和朱雀衔蛇,屏框旁各有鸟啄食蟒蛇图案,屏座由盘绕纠结的蟒和蛇组成。

战国错金鄂君启铜节·安徽博物馆,1957年安徽寿县楚墓出土。楚怀王子启,封于鄂而称鄂君。此节是公元前323年楚怀王颁给鄂君启的经商免税凭证,共出土5件,青铜铸造,舟节2件,车节3件,合在一起呈圆筒装。节面阴刻错金铭文,字体似草叶篆,线条劲细飘逸,横竖笔画交叉处常以圆点装饰。

战国彩绘神鸟漆斗·荆州博物馆,1975年湖北江陵雨台山427号墓出土。此盛食器巧夺天工,带盖的深盘和喇叭形把手分别由鸟身、鸟足雕刻接榫而成。神鸟盘颈侧视、双翅收合、蜷足翘尾,头、身、翅、脚和尾为精细的半浮雕,身上绘满金灿灿的羽毛,尾两侧绘有回首立凤。据文献记载应为“鷖”,为楚人祭祀时与神灵沟通的一种神鸟。

战国彩绘凤纹漆圆耳杯·荆州博物馆,1982年湖北江陵(今属荆州)马山1号墓出土。

战国彩绘勾连云纹漆圆耳杯·荆州博物馆,1982年湖北江陵马山1号墓出土。

战国错金银龙首漆杖·湖北省博物馆,1986年湖北荆门包山2号墓出土。在先秦史籍中,君主按年龄高下赐给老人“齿杖”,为古之尊老礼制。古文献还有丧葬中使用“丧杖”和军旅仪卫中使用“兵杖”的记载。此杖为“爵杖”,是等级、地位和权势的标尺。

此杖以龙为首、以凤为鐏。整杖由铜质首、鐏和髹漆积竹木柲三部分构成。杖首横卧一龙,吐舌为握,饰错金银卷云纹。杖末端金属套的鐏部铸凤鸟形。墓主生前执掌“司法”,官居“左尹”,位在“大夫”。

彩绘木雕卧鹿

战国漆羽人·荆州博物馆,2000年湖北荆州天星观2号墓出土。羽人是楚国巫风最盛时代最具创意的木雕作品。它长着人的身形,却有着鸟的尾巴和爪子,腿上羽毛的麟状还依稀可见。他站在一只凤鸟头顶,立在蟾蜍底座之上,造型怪异奇特。与楚地流行的宗教信仰和神话传说有关。《楚辞·远游》:“仍羽人于丹丘兮,留不死之旧乡”。

铜镇墓兽座

战国人物龙凤帛画·湖南省博物馆,1949年长沙陈家大山楚墓出土。描绘了一个高髻细腰、广袖长裙的贵族女子(当为墓主形象)侧立在一弯月状物上,合掌祈求,头顶凤鸟展翅,前方夔龙升腾。一般认为此为龙凤导引灵魂升天的“魂幡”,出殡时引为前导,葬时放入棺椁。楚地流行魂魄二元观念,即人死后魂气归天为神,形魄入地为鬼。

燕客铜量·湖南省博物馆,1984年长沙征集。楚量器的标准器,铭文内容涉及赋税征收、俸禄发放等。此铜量为最珍贵者,所记燕国使者询问楚王的事件史书上没有记载。

郭店楚简《老子》

西汉龟驮凤鸟铜灯·安徽博物院,2004年安徽省天长市安乐镇纪庄汉墓出土。

战国彩绘狩猎纹漆樽·湖南省博物馆,1952年长沙颜家岭乙35号墓出土。这种筒状造型、一侧置鋬的三足器物,过去学术界一直称之为“奁”或“卮”,直至一件自带“酒樽”铭文的类似器物出土,才得知其真实器名与用途。此樽采用卷木胎工艺,即用薄木板卷成筒形,在衔接处用漆液黏合、木钉卯接,再装上把手,粘接厚木胎底。

此樽在褐色漆地上朱绘三道变形凤鸟纹,并将整体纹饰分隔成上下两个部分。上部分主要反映猎人勇斗野牛的情景:前一人持长戟刺向野牛,后一人作引弓待发状,牛则低首扬角、殊死抵御。下部分绘有老者牵狗、猎犬追鹿、凤鸟飞奔和两鹤啄食等四组图案。此器物象纷然却繁而不乱,排列井然、有如剪影,纹饰构图生动,故事情节紧张。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