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一个人的单车环岛,北台湾(1)

@沈小毛不说话

一个人的单车环岛,北台湾(1)

58
第1天
2012-05-11 周五

去台湾的想法,也许只是来源于朋友无心的一个询问;要骑车的想法,也许只是来自于想看看真实的远离旅游景点的台湾;一个人出发的想法,只是意外中的仍然坚持而已。对于一个第一次骑长途的女孩,相似的文化背景、完善和相对简单的的交通系统、便利的补给,台湾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我记录用的小本子上的第一个日期是从2月21日开始的,那时候曾经计划在3月底去台湾,骑到垦丁正好是春天呐喊音乐会,后来一拖再拖直到5月才成行。不过拖延的两个月里,我熟悉了自己的小白SP8,带着1000km的里程数到达台北开始在台湾672km的骑行。这个里程,对于单车爱好者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但是我的想法并不是要完成多少公里,要在什么时间里圆满环岛,这只是一趟旅程,单车只是一种能够满足我的交通工具。
这个本子最终盖满了台湾各个地方的印章。
必须要感谢太多人,可能以后每一篇的开始都会是感谢,在这一天或这个阶段里帮助过我的人,希望你们的善良能让你们生活在春天般温暖的微笑中。

一早,阴天。早餐是在巷子口的小店吃的,80NT。我还处在第一次接触新环境的紧张感之中,拿着台币不知道是先付钱还是后付钱。

走在台北转运站天桥上,蓄势待发的机车们在绿灯亮起的一瞬间就冲将出去,气势汹汹的有点可怕。虽然街上有这么多机车,但是回到北京依然觉得北京的交通更混乱,实在是想不明白。

台湾 台北 中正纪念堂
Chiang Kai shek Memorial Hall

看换岗仪式几乎是必备的功课,十分冗长的半小时。阿兵哥们帅帅的脸面无表情,鞋子和枪上都有专门的部件可以使撞击的声响非常大。我觉得很难的是一直都没有什么口令,不知道是怎么才能练得动作整齐的。

自由广场上正在准备举行母亲节、佛诞日的庆典,游客并不多。开阔的广场尺度在这个城市里并不多见,让我一时有点困惑。青白与红黄的组合,还有这种雄浑的仿古建筑,其实都并非台湾的本地特征,这种形式的东西,除了这里和国父纪念馆,似乎也没有再出现过。

台北市立美术馆
Fine Arts Museum

台北市立美术馆是简洁的现代主义,展览不多,庭院的感觉很好。回来一查这建筑在1983年便建成,很惊讶,可算是非常前卫。再一次碰到几乎过分善良的工作人员,买票时问了去故宫博物院的路,出来时一位先生竟然怕我还是不清楚,拿了一份地图又跟我解释了一遍,受宠若惊。

台北捷运圆山站

出乎我意料的,捷运圆山站很美,有点日式的味道。人少,更没有陆客。旁边就是花博会的展馆和公园,还有市立美术馆。在捷运站旁边的冰山五角买了一大碗冰,和老板寒暄几句,坐在水池边吃。不停地有飞机飞过去,后来才知道这块地方在松山机场往日韩的航线上,所以也不能盖比较高的楼房。

现在想来,台北在我的这趟旅行中其实不算是印象深刻的节点。它有点像香港,但是比香港放松;又有点像北京,因为自由广场上的房子和故宫博物院里的物什。
彼时我并不知道,这场母亲节前的大雨让苏花公路塌方,十几天都没能修好,成了我台湾之行最大的遗憾。
我也不知道,我最爱的台北那一部分,还是藏在第二天骑行的那些路程中。
这一夜,雨声和蚊子陪伴着我断断续续的睡眠。我很开心,一切才刚刚开始。

台湾 故宫博物院
National Palace Museum

换了两班公交车到故宫博物院,建筑挺简陋的,里面的流线有点乱,空调也太凉。但是服务实在是让人感动,借语音导览的时候,一位小姐耐心又详细的解释了用法,程度绝对不亚于妈妈教孩子的态度。真的真的不习惯。

一整个行程下来才知道陆客的可怕,一整堆人叽叽喳喳,用各种方言对所有东西指指点点,用各种各样的数码相机拍着一样的风景和一样的姿势。旅行,对于他们来讲,是什么样的意义呢?平心而论,来台湾要是跟团,我觉得会失望。

台北 士林夜市
Shilin Night Market

在天黑下来的时候到了士林夜市,真心喜欢各种水果混在一起秤,凤梨、芒果都比在大陆的甜很多。奶茶超大杯,烤山猪肉也不错~每一个摊铺的老板好像都很热爱自己的工作,熟练、细致、整洁、热情,还有收完钱后都会说的谢谢。

第2天
2012-05-12 周六

大约早晨十点才出门,先去城市绿洲补充了一些装备,包括车裤、头灯、车锁什么的,一折腾就接近中午。今天主要计划要骑车串联一下主要的景点,顺便在河滨感受一下。 经历了一点点绕路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在台北总是迷路,一直没有成功的建立起正确的方向系统……),到了热闹得很的西门町。正好赶上周末,又是母亲节,街头除了到处都有促销活动之外,也能听见很多人都在说着祝福的话,似乎台湾十分重视这个节日。

西门町
Ximending District
艋舺龙山寺
Mengjia Longshan Temple

艋舺的老街只是匆匆走过,甚至忘记了传说中的剥皮寮要去看一看。在龙山寺里求了平安的香包,一直随车携带,我想是灵验了吧。艋舺公园里聚集着一些看起来无所事事的老人,仿佛在等待福利院配送晚饭,还因此起了争执。老街区果然还是有点凶险的。 下雨耽误了大约两个小时的路程,也由此看到了入夜时分的美丽河滨。

台北新店溪

从环河南路爬上华江桥我就惊呆了,雨后的低气压让远处青黛色的山脉完全是触手可及,却又在缭绕的云雾中欲遮还羞。刚刚被雨水冲刷过的自行车道和公园散发着泥土的清香。车水马龙的城市道路瞬间就消失不见,只剩下宽阔的河岸上,步道与河水若即若离,时而骑行在茂密的树林中,碾过被雨水打落的叶子;时而又驶上架在水边的木栈道。遇到的骑行者,有急速前进的公路车,又边说边笑的淑女车,还有一家大小动员的车队后座插着小红旗。
昏暗的光线隐没很多细节,城市的天际线和桥梁如巨兽一般的脊椎变换着角度近了又远。耳朵灵敏的扑捉视觉之外的一切,虫鸣、鸟啼、青蛙跃入水中的扑通扑通,偶尔陌生的白色水鸟舒展修长的腿才能点碎从童年记忆深处传来的回声。我并不觉得自己在骑车,我是在沉沉的透明的暮色里飞吧。 不仅是台北,台湾的河流保护和景观规划和大陆最大的不同就是在河道旁边留下了面积很大的滩涂,河岸景观和环境留给了动物和慢速交通,沿河公路没有景观或者通过高架获得景观。这些河岸仿佛城市得以喘息的的处女地。

国立台湾大学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在台大旁边的夜市吃了晚饭之后,好不容易找到台大的入口,很小,也没有什么灯光。后来发现整个台大都没有什么路灯,尤其是图书馆前面,导致我直接骑进了草坪……虽然由于天黑没有看到什么景色,却意外巧遇舞蹈队在文学馆门口演出,没有正式的舞台,只是入口灰空间而已,强烈的灯光和热烈的音乐、掌声,在黑暗的校园里形成了无以伦比的张力。舞者们都是平日的衣裳,各个大汗淋漓,至情至性。后来到东海大学也知道,台湾大学的学生活动都是生龙活虎的,大家全心投入,不会太在意别人的目光。

台北101大楼
Taipei 101
台北信义诚品
Eslite Bookstore Xinyi

101旁边,路过市政府之后就是诚品书店了

基本上,今天行程的时间控制失误,导致了我之后很多天都无法很早出发,天气又多半是午后下雨,所以……耽误了一些路途。

但是,这些被雨耽误和停留的时间,现在回想其实也是意外的收获。
计划之中的失望与意料之外的惊喜,是旅途上最好的时刻。

第3天
2012-05-13 周日

仿佛还在延续着昨晚的梦一样,今天的行程基本上也是在淡水河畔开始的。第一次真正带着驮包骑车,十分不适应,行李大约10kg左右,却已经让我有点气喘吁吁。
一路上河岸湿地,公园和步道,没有了昨晚的神秘感,是美景,却不再震撼。

台北 大稻埕码头
DaDaoCheng Wharf
台北 淡水河
Taipei

洲美快速路下有一块很大的休息场地,借着高架路的阴影,除了几个固定的小餐馆之外还有一些贩售单车用品的小摊。旁边有一块山地车红土赛道,几个小孩子前前后后骑了进去。

台北 社子岛

在台北大桥忘记过河,意外的到了社子岛,很可爱的地方,自行车道沿路都种满了花朵小小的植物,开得却旺盛。过了社子岛尖端的公园,天空开始放晴,于是把自己包裹了起来。从洲美大桥过了基隆河,视野极其开阔。
后来在阳明山顶又看到社子岛,夹在淡水河与基隆河中间的一块冲积平原,如一只雏鸟的头,极熟悉的亲切,想起不知为何没有人使用的社区篮球场,一只大狗跑过来嗅我的驮包。

淡水渔人码头
Tamshui fisherman's wharf

关渡没有停留一路杀到淡水,老街上人头攒动的样子,我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周末邮局和银行都不开门,没能买成邮票。看了一眼红毛城和真理大学,那坡真陡,看得肝颤。传说中的渔人码头有很多漂亮的游艇,依然人头攒动,我发现什么美景人多了都白搭,难怪很多人烟稀少的地方总让我心驰神往。广场上有人演出,但是观众寥寥,机车大军无处不在。天气开始大放晴,西斜的阳光极其刺眼,所有东西的颜色都美好起来。

淡水
Tamshui
三芝, 台湾

从淡水出来之后,开始沿着台2乙东行,开始了国道上的荒凉之旅,今天再也没见到别的单车。上坡下坡之间,蓝色的大海会在山谷中如惊鸿一瞥般出现,停下来,左边是逆光的海面,右边是农田与远山。

在三芝附近,日落的美好达到了它短暂而闪耀的顶峰。看到自行车道的标志就拐弯,这个习惯让我多走了很多里程,但是也多看到很多美景。那种状态里除了使劲摁快门之外,就是大口呼吸,就像要把光线吃进去一样的依依不舍。
回来之后小玩了一下HDR,发现什么技术都是白搭,那种忽而在阴影中忽而又被光芒刺得眯起双眼,那种发现灌木从之后一爿水塘里小荷待放,那种广阔的天空里大朵的云和广阔田野里大朵的阴翳,没有东西能够再现

回来看谷歌地球,原来这里的地貌如此美好。用卫星的视线看一遍自己走的路,真是有趣,这一路的风景,都与你说过话。

浅水湾, 台湾

白沙湾的海是我这一天看到的最后一道阳光,之后又骑了两个半小时的夜路,错过了我期待的富贵角、老梅、跳石海岸,经过警察的指点才终于找到预定的旅店。

第4天
2012-05-14 周一
野柳地质公园
Yeh Liu Geological park

起一个大早逃离诡异的旅店,在野柳地质公园开门的时候冲了进去,没想到还是碰到了好几个大陆团……公园里除了我基本没有散客。
各种石头啦地貌啦,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倒是见识了太阳的猛烈,海虽然很蓝,但是并没有后来看到的真正的太平洋震撼,哪怕是雨中的、阴天的太平洋。但我觉得这并不是海的过错,还是因为我比较喜欢在空旷的海岸线上感受大海吧。

暴晒,包了个严实,但还是把腿晒伤了,买七分的骑行裤真是个巨大的错误。

基隆
Jilong

到达基隆之前的海岸线上,一直能够远远地看到基隆港的灯塔,除了一两个游客稀少的海滩,海岸山体都直直落入海中。战战兢兢骑上一条十分有爱的步道,贴着公路的路基上上下下,就在我犹豫要不要遵守“禁止自行车、机车驶入”的时候,一位机车大叔在上面的公路对我说,“可以骑的!”

瑞芳站
Rui Fang

买了平溪线的一日周游券,第一次登上台湾的火车。台湾的大部分车站都是极简单的,保留着童年记忆中的月台,是动画片的场景。
平溪线也是台湾在地年轻人的热门景点,两个人也许是一起去放一只期待长久的天灯吧。时间有限,天色渐暗,路过桐侯、三貂岭都没有下车。

十分站
Shifen

十分车站是个很美的地方,花了一些时间写明信片,6块新台币邮费,它们在我还没有回到大陆之前就已经寄回北京了。
去看吊桥误了一班火车,多等了一个小时,在月台上偶遇上海姑娘,聊得开心,谁知后来又在九份、金瓜石遇到了三次。

菁桐站
Jingtong Station

做上下一班车再往平溪去,天色已经晚了,只是在停车的时候流连了一下每一个小站,游客散去,剩下生活和寂寥。
九份的夜晚刚刚开始,平溪线已经睡了。

九份
Chiufen
第5天
2012-05-15 周二

在九份的公园堡民宿睡得安稳,一觉醒来,昨晚窗外的灯火阑珊已经变成了清晨的山城与大海,热乎乎的早饭等在门外。
昨晚老板骑机车带我穿过老街到达民宿,上坡下坡坐得我心惊肉跳。老街上的店铺九点过后就打烊了,却也落得清闲得以一窥寂静的九份,偶尔街道尽头传来嬉闹的声音,也有人字拖的情侣坐在亭子里吹海风。

九份
Chiufen

之前从未去过建在如此山坡上的小镇,与此相比青岛的坡地真是温柔。虽然上上下下极其辛苦,可是稍微走一点路,随便什么地方一凭栏,就能看到海与天空的对唱,伸出海岸的岛屿在夜晚就像是发光的触角温暖着黑暗无际的太平洋。
即便是白天,依然喜欢不知名的小路,猫咪躲在屋顶上偷窥,可爱的小机车在偶尔得到阳光眷顾的时候也会闪闪发光。安静处的有些小房子看起来像是讲究的人家,水刷石做的精致,最重要的建筑元素就是台阶和露台,让我相信这里也不完全是旅游的空城。

金瓜石
Chinkuashi

日治时代遗留的金矿遗迹——金瓜石黄金博物馆。九份也是因为附近的金矿而从小村庄变为繁华的小镇。日式宿舍的尺度很小,好像故意只能容人慢慢走的样子。在窗户边上发现了一枚玻璃手榴弹,旁边的小牌子标注这是灭火用的,好高级。久远的东西都带着手工的质朴和可爱,在尚未完全工业化的时代,生活中更多地残存着人类的体温,并且保有由稀缺带来的谨慎与珍惜。

回程的车站上就开始风起云涌,云来的非常急,远山笼罩在乌蒙蒙的水汽中,像极了西游记里面妖魔鬼怪就要出场的画面,恐怖的压过来。紧接着就是狂风大雨,下到视线一片模糊。出门从来不带伞的我都害怕了……雨来得急走的也急,我欣赏着云朵的层次和远处更加清晰的海岸,并没有想到这雨一下就是四五天断断续续不曾停过。

宜兰
Yilan

回到瑞芳车站,乌云浓度不减,天色亦晚。遂决定做火车去宜兰,错过心仪已久的旧草岭隧道自行车道和整个东北角,却是个正确的决定——上车后就一直下雨。一个小时之后就从山峦跌宕的草山到达了偏偏农田的宜兰平原。
自此之后,乌云和小雨伴我走过了几乎整过东海岸。

第6天
2012-05-16 周三
宜兰
Yilan

在宜兰住宿的地方不得不表一表,听起来很牛的国军英雄馆,是单车族经常光顾的平价住宿点,双人间800NT。原以为在前台会遇到阿兵哥接待,担心会不会问是不是党员之类的问题,结果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叔……旅店是个有中庭的旧房子,显眼的位置大大的挂著军队的标志。倒是晚饭回来遇到了一群军人,军装穿得随便,有男有女,像是美国兵那样把袖子高高挽起。当日有两个环岛的香港男生投宿,晒得就像黑炭,顺时针环岛到此已是尾声了。

花了一些时间逛宜兰市区里的一些建筑,火车站旁的丢丢当森林、河边的宜兰县社会福利馆、津梅栈道,读到人文的关怀和对自然的态度,这一天是我看建筑最密集的一天,最大的遗憾就是错过了黄声远的田中央工作室,回来看谷歌地图才发现,原来最近的时候我距它不过1.4k。只能怪自己一时粗心忽略了之前查过的位置,或许是太投入到周遭的景色中了,觉得过分追求一些目的地,会失去自由吧。

虽然错过了田中央工作室,兰阳平原的地景却告诉了我黄声远为自己的工作室取了一个多么质朴又恰当的名字。
宜兰罗东一带的田野,被细致的耕作着,水稻、鱼塘间小径就是串联的经纬,而一户户住家,却也是星星点点分布在这经纬之上,很少相邻只是鸡犬相闻。大部分住户朴素简单,就像孩子们画出的房子;几家特别设计过的民宿或者由建筑师设计的现代住宅混迹其中,也由于田野的包围不觉得突兀。
阴天的漫射光线里,没有摄影师所爱的光影,却是有农人们喜爱的滋润。
听当地人说,这是在为端午节准备雨水呢,没有水怎么赛龙舟?

宜兰运动公园
Yilan sports park

离开宜兰市继续南行,前往宜兰运动公园,这里开始有一条两园自行车道通往罗东运动公园。宜兰运动公园就像台湾的所有非知名景点一样,平日几乎无人,到了假日才有在地人前来游玩。宜兰二二八纪念物建在公园一角,极简单的下沉展厅,没有人,只有光。

罗东, 台湾
Lotung

很大一段路是在沿著溪流,罗东溪、兰阳溪。偶尔有成群的鹭鸟逗留,岸边的河岸标志有点原始部落图腾的意思。摘掉头盔、围巾和防风镜,很放松的感受著绵绵雨季中间歇的阴天。感觉自己终于是到了真实的、没有游客的台湾,终于可以和自己的小白合个影了。
自行车道沿著高高的护河堤,就是简简单单的铺了沥青,连路牙石也没有,有时候沥青裂了小缝,长了小草,这路也就像是从土地里长出来的了。放眼望去是河岸湿地上的片片农田,路边零零星星停著机车,车主想必是顺著小路进入田野劳作了。

罗东运动公园, 台湾
Luodong Sports Park

罗东运动公园一样是人迹寥寥,骑过这片林荫道的时候与另外两个骑行者擦肩而过,大喊著对话。
小姐是要环岛吗?
是啊!
从哪里来?
北京!
哦~**的**啊?
不是,北京!
最终也没能听清楚他们说的是台湾的什么地方,可能他们也没有反应过来我说的北京是大陆的北京吧。一路上,几乎所有的人都对我一个非台湾人非交换生自己环岛表示极度惊讶……我才知道,原来我做了这样一件事,本以为像我这样的人很多。

国立传统艺术博物馆,台湾
National Center for Traditional Art

我被云层赶著找到了传统艺术中心,雨滴已经落下来,眼看要下大。驮包什么的全留在车上,用雨衣包好。在台湾总是对各种东西很放心,丢在路边简单一锁,并没有碰到什么麻烦。虽然没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状态,大约也没什么顺手牵羊的人。逛进各种作坊店铺的时候果然下了大雨,今天的天气已经是十分配合。
这依然是一个没有什么散客会过来的景点,又由于雨天的关系,人不多。有机会和各种店铺的老板聊上几句。买了一套我非常喜欢的稻米主题的明信片,告诉我附近有个绿色博览会很不错,就在武老坑。可惜最终还是没有去成,天气实在是让人谨小慎微了。
带去的拖鞋丢在了九份,于是看到木屐店就心头一动,挑了一双,看MM现场帮我装好,700多块新台币,穿在脚上,很舒服,不出汗,走起路来声音清脆。

五结,台湾

坐在冬山河旁边打电话,找到青年壮游卡上推荐的一家民宿,恋恋小栈,和老板讲好900NT的双人间,从亲水公园骑车五分钟就到了。
没想到却意外收获了五结和花莲两天的免费住宿。住在星空阁楼间,露台外面,是夜幕将至的兰阳平原。
伴着雨声和老板以及附近了几个民宿老板交谈甚欢,回到房间也不忍心睡觉。
又一阵雷雨过后,整个夜晚温润欲滴,雨水打落了露台上的几枚花瓣,木地板和小床在遮阳棚的庇护下没有湿,点上蜡烛,静静地坐一会,无灯无月无妨。

第7天
2012-05-17 周四
五结,台湾

昨晚恋恋不舍的睡着,一觉醒来,楼下的餐厅已经在准备早饭啦。西式早餐很用心,住在不同房间的房客围坐一起,猫咪也来凑热闹。不紧不慢吃完,又和老板林先生聊天,仿佛昨晚的话题意犹未尽的样子。
蹭到接近中午,我终于被赶了出来,“再不走你今天就到不了花莲啦”,林先生送我到楼下的储藏室取车。一路从房后的小径出来,就像暂别自己的家。

南方澳,台湾
Nanfang-ao Port

五结到南方澳很近,雨又开始下起来。我决定在南方澳游客中心停留一会。这房子把守在台二线在南方澳的入口,一看就是台湾所谓的绿建筑。在这种街道小小,房子小小的小鱼港,很是显眼,车子在门口一靠,进去溜达,顺便盖章。
可是没想到,这一停留就是好几个小时,南方澳这个并没有在我计划中出现的小鱼港,却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主要道路是简单明了的渔港路,我走了两圈终于找到了三刚铁工厂文物馆,藏在警察局傍边的摊位后面。四层楼,进深很大,光线很暗,堆满各种各样的东西,与其说是博物馆,不如说更像某种仓库。在各种佛像、金属手工艺品、照片等等的缝隙里,能找到当年的生产机器,油污和使用的痕迹融为一体,没有特意布置的灯光,却也没有灰尘。
这种场景似是在宫崎骏的动画片里经常出现,年代久远的杂货铺,每一次进去都会发现不同的东西,不知道这是空间的玩笑还是时间的玩笑。俯拾即是的画面,信手拈来便可入镜。

我甚至觉得这更像是记忆在大脑里的形态,就这么堆叠着,一个掩盖起另一个,却从没有哪一个被丢弃。平时走在狭小的过道里自会忽略很多,偶尔碰倒什么或者由于一时触动而停留,就会重新发现很多。想要全面的打扫卫生是不可能的,只能守着越来越满的小房间,开一个阳台,推一扇窗。

苏澳新站,台湾

挥别可爱幸福的小鱼港,小雨中骑到苏澳新站,少见的荒凉之中的台铁车站,一路之隔就是一家水泥工厂。两种现代工业城市的象征,都架着混凝土的粗壮却破旧的身躯,在葱葱的山脉之间对峙着。与远山比起来,也显得渺小了。我不禁感觉到了苏花公路的险恶。

花莲
Hualian

安全的车厢里,我不断路过名字熟悉的站台,一个月前我还曾经在想象中路过他们,这些名字旁边的数字不断缩小,显示着与花莲越来越近的距离。

苏澳到花莲的很多火车都可以人车同行,不用把车折叠起来的班次要多很多。多买一张半票就可以了,遗憾的是每次车票都要收回,没法留作纪念。在花莲车站看到很多骑友,多是几个人一队,准备北上宜兰吧。逆时针骑行的人比顺时针多的太多了。

找到桧木居民宿天已黑了,在花莲偏南的城边。
不远处中华路上有一家大的捷安特店,先后去了两次买了很多东西。各种装备打折的话,很便宜。店员还热心的帮我检了车,换了一只刹车皮,第二天我从太鲁阁一路冲下来也许全靠它保命了。
台湾的每个市镇在核心的部分总会让人觉得不陌生,如果只有一条路那肯定叫中正路,第二条的话就是中山路,第三条是中华路。

花莲到处是卖麻糬的,但是我看到那华丽的包装就害怕了,于是只去吃了瑞穗牧场霜淇淋,好像比冰淇淋更有冰沙的口感。
清淡的奶香味,是我的下一个目的地。

未完待续……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