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一个人的单车环岛,东台湾(2)

@沈小毛不说话

一个人的单车环岛,东台湾(2)

12
第8天
2012-05-18 周五
花莲
Hualian

今天计划搭公车去太鲁阁的最高点天祥然后一路溜回市区。公车站就在花莲车站旁边,一样规矩,买张半价票,把车叠起来装进携车袋就出发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一路穿过平缓的海岸地带,一进山,我就知道自己做了一个多么正确的选择:曲曲折折的路看得我心惊胆战,扭曲的开了一个小时的车,我都要吐了……不要说骑上去了……

太鲁阁国家公园
Taroko National Park

如果搭公车,太鲁阁要一站一站的玩,每趟车间隔大约一小时。因为天气原因很多步道都关闭了,比如九曲洞什么的,从封闭的入口往里看还能隐隐约约看到路上有落石的残骸。
一下车天就开始飘起毛毛小雨,吃了午饭,一咬牙,冲下去!之后的路,磨坏了我一对刹车皮。

山涧中红色的吊桥真是好看,尤其是雨蒙蒙的冷绿色的山峦的映衬之下,是凶险曲折的山路上振奋的旗帜。在这里自拍,遇到了其他车友,打个招呼,继续自拍。遥控器真是自拍必备利器。

这段路其实是中横贯公路的一部分,沿山的道路有几种,或者贴着山崖而建,或者走隧道。我最喜欢这一种,沿着山崖开一道半封闭的隧道,带着弧度,被柱子切割的风景和光扑面而来,还伴着微雨的湿气、燕子的叫声。更有生猛的路,里侧有悬挑的半米崖壁,在向外突出去的转弯处看起来就像野兽张开的嘴,旁边是黄色的警示牌“此处多落石,快速通过”什么的。检查头盔有没有带好,冲过去。

启程之前就有很多人打预防针跟我说不要对台湾的景色抱有太大的希望之类之类,小山小水和大陆的大山大水不是一个数量级的。也许是我对大陆还不够了解,也许是我太不喜欢大山大水的人山人海,一路遇到了太多让我屏气凝神的景色,无论是阴天、暴雨还是艳阳。也许自行车的速度和台湾的尺度真的是绝配,也许360度环绕感受,加上各种自然音效和阳光雨露的4D效果,是连自驾游也没有办法达到的享受。
反正总之,从太鲁阁下来之后,我就已经确信,这绝对是我这辈子至今为止最棒的旅行。

花莲七星潭
Chishingtan Beach

从七星潭到花莲市南边的鲤鱼潭有一条两潭自行车道,这里租自行车的地方也不少。从海边的小丘回望太鲁阁峡谷起起伏伏跌进大海,仿佛能看见我魂牵梦萦的清水断崖。

因为不是周末,七星潭没什么人,附近好像是有军事基地,有很多平坦空旷的海边小丘,葱翠茂盛的样子。不知道坐在海边的情侣能看到什么景色呢,或者看到了对方心里的景色吧。

花莲松园别馆
Pine Garden

进花莲市之后雨大起来,于是跑到松园别馆小憩。这地方是前一天在火车上听来的,我拿着相机在座位上前后左右的折腾,旁边大叔似乎观察我很久,终于忍不住和我搭讪,聊了很多我不知道的地方,都是在地人玩的方式。就像我们去十渡漂流,外地游客来北京去天安门一样。
日据时代的军事建筑,以挺拔的松树闻名,可以眺望花莲市与美仑溪出海口。前一晚曾经想去眼美仑溪骑一下,发现花莲还是和台北不能比,过了八点稍微往偏一点的地方走就灯光不足商店关门的样子,很令人不安。

在后院的咖啡馆等雨小些,无奈今天本不计划住在花莲,还是要硬着头皮回到桧木居问问他们还有没有房间给我住……前台MM电话老板告诉我说小房间都订满了,问我能不能找到其他地方住。我愿意相信他们确实没有房间给我住了,于是投奔了Hello背包客栈,留条后路备张王牌还是很必要的。
明天就要离开海岸,进入飘荡着田野芬芳的花东纵谷了。

第9天
2012-05-19 周六
花莲
Hualian

穿过花莲市区,期待已久的花东纵谷在我眼前展开,即使有一点点小阴天,它也没有让我失望。
沿着台9线,花东铁路一直如影随形,从高高架起的公路上,俯瞰火车从远方而来,穿越被群山环抱的田野,心情开阔无比。路边到处挂着鲤鱼潭铁人三项比赛的宣传,路上遇到去参加比赛的人,他说鲤鱼潭很漂亮,不如来看看。一路上遇到太多计划外的停留,每一次都要忍痛割爱。还是在路口告别了,继续走我的台9线

花莲鲤鱼潭
Liyu Lake

另一件意外是,我竟然在中午时分又一次偶遇花莲Hello背包客的记者。他们开着车从我身边路过,又在前面几百米停下,探出头来:小姐,给你拍照啦。于是,我就留下了第一张骑车的照片。真是太巧啦,谢谢你们。

光复

一路上很少为了吃饭特意去找什么地方,这次例外,满妹猪脚正好在台九线旁边,很方便,门庭若市的样子。喧闹的大堂里都是成群结队吃饭的人,选角落坐下来,一看菜单,超大份超贵的猪脚T^T,正在欲哭无泪时,店员讲,一个人的话不如就吃简餐吧,100块。有猪脚,笋和米饭,刚刚好一人吃——真是体贴入微。猪脚的味道并不是十分特别,但是很耐吃,软糯不腻。吃饭后加足马力,很快就到了今天的主要停留点光复。

先是去花莲糖厂大吃一顿冰激凌,排大队,红豆牛奶冰,口味淡淡的。这糖厂的甜品店声势浩大的,还有自己的水景池塘和院子。糖厂有自己的博物馆,也有一些日式宿舍,没有金瓜石的维护的那么好,游客不多,很生活的样子,完全不在意旁边就是喧闹的台九线。

马太鞍湿地
Mataian Wetland Ecological Park

糖厂对面就是马太鞍湿地,是我此行唯一一次比较近距离接触原住民文化的地方,靠近中央山脉的山脚,安静、缓慢的田园风景,只有农人在远处打理田野,湿地水池种满睡莲,白鹭时而飞过。找到马太鞍文史中心,门口有人在采访一个貌似首领的老人。很喜欢这个圆形的建筑,原始的宗教感觉,却有原住民的小孩子跑来跑去,后院是大片的湿地花园。不过最终还是没有鼓起勇气和他们聊天,默默地走了。

富瑞自行车道

离开光复,到达富源之后就开始骑上瑞穗自行车道。窄窄的道路时而穿行在山谷之间,时而与铁路病假而行,路边有体贴的铁马驿站和里程标识。不是周末,骑车的人寥寥,我一路大声唱着五月天的歌。这是与川藏线之类的挑战之旅完全不同的体验,在文明与自然微妙平衡的保护之下,人的状态是全然放松的。
虽然我已经说了很多次台湾的自行车道太美,但还是忍不住再说,再说,再说。

若果说台北的自行车道是城市与河流的交融,花莲的自行车道是大海的歌谣,花东纵谷的自行车道们安静的躺卧在山的怀抱里,是让人忍不住要吟唱的诗。
长久阴云密布的天空中像裂开了缝隙,远山上移动着阳光的碎片,近处,田野里的作物没过农人的膝盖。我大口呼吸,想要将这些都吞进身体里面去。

瑞穗

十分罕见的,我在天黑之前到达了瑞穗;十分十分出乎我意料的,瑞穗弥漫着小城镇让人不安的萧条。连车站旁边的服务中心似乎也已经关门,车站门口三三两两的中年男人,边抽烟边四下张望。
一看时间,不过是下午五点,瑞穗牧场已然是没有办法去了,稍稍往城外骑一点就感觉有蛮荒的不安。我特意找到警察局门口,打电话联系住处,没料到寻找青莲寺也是一段让人惴惴不安的路。
终于在最后的天光中看到了青莲寺张牙舞爪的屋顶们。

好在,迎接我的,是陈大姐温暖的笑脸和细致的安排。
这不安的小镇,预示着明天将是我最艰苦的一天。

第10天
2012-05-20 周日
舞鹤台地

这无疑是十天以来最辛苦的一天,在雨中翻越海岸山脉,最后又在夜幕降临的时候骑在荒凉的台11线。

虽然一直在追川藏线上朋友的微博,觉得自己经历的根本不算困难,但是没有同伴的旅途却是对心理的巨大考验。

雨虽下,景色不减,每次停下来拍照都是因为实在是不忍错过,就像这片落满凤凰花的人行道。

雨保持着不紧不慢的状态一直下着,本来计划的瑞穗牧场泡汤了。但是烟雨之中的舞鹤台地非常美,观光茶园一个人都没有,路上也空空荡荡,这个被浸湿了的天地全在我一人之中。
很快,我也变得能拧出水来,刚开始还觉得难受,后来全湿透了也没了感觉。雨衣的作用根本不是防雨,只是用来保持体温和挡风。iPad和单反统统包进防水包,只把卡片机塞在车首包里。镜头常常是一层雾气又挂满雨点。
中途在加油站休息,雨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满怀歉意的用了一堆厕纸,又在7-11买了两条毛巾,干燥的东西,看着都觉得温暖。

玉长公路

之所以拐上了玉长公路,是因为之前看到的攻略里,说海岸山脉对水汽有很大的阻隔作用,常常是山东下雨山西放晴。又说玉长公路很美很美。
好吧,就算海岸山脉以东也在下雨,总之也不会比现在更坏了。

想起昨天在纵谷里遇到的男生和女生,男生背着吉他,女生从来没骑过长途。他们说想去骑玉长公路,不知道这样的天气里,他们出发了么?
一路上连推带蹭,气喘吁吁,狼狈的头发鞋子全湿。

这山谷,这自然却是好不为所动的兀自美丽着,无论风雨还是晴天,她却不吝惜这美被狼狈的你看见。
或者,你因狼狈而谦逊,才得以敬仰这美。

玉长隧道

到达玉长隧道的时候,雨果真小了。把前后灯全都打开,深呼吸握稳车把。
呼啸而过的沙石车还并不恐怖,最恐怖的是机车,离得极近,声音极大,如同猛兽在后面追赶,愈来愈近的轰鸣就像死亡的逼近。紧接着,当恐惧擦肩而过,又会倏忽放松。

几乎是轮子贴着路牙骑行,最多时候是单调枯燥的灯漂浮而过,非常容易精力涣散,出现车把不稳的状况,只能自己唱歌来逼迫自己集中精力。
2.66公里,在我崩溃前终于结束。

长滨乡,台湾

玉长隧道出来之后,雨几乎停了,轻松愉快的下坡路,时不时碰上反方向骑行的人,也是雨衣打扮,只能挥手加油。在台30线的30公里处,拍照留念

之后接近600米的垂直落差,一口气冲到海边,身体中久久不能释放的气息,也跟着一起冲将出来,飞散到海天相接的团团乌云中去。

烟云迷蒙的山峦树林环亘在曲折的海岸线上,好像是守护着一个童话和神话的世界。那么也许,我浑身湿漉漉的爬山时是被他们注视着的吧。

成功,台湾

重回平地,农业景观又占据了视野,公路在山-农田-海的组合之间穿插前行。

此时已是下午三四点,我冲进一家小饭馆肉汤米饭吃了个饱;没想到几天以来一直被我看作是鸡肋一包饼干成了我今天的主要功臣,台30线一路山区,加上下雨更没有补给的地方。

快到成功的时候,远方的山简直就像是蓬莱诸岛,有没有仙人住在里面?

台东
Taidong

过了东河天很快黑下来,一路上没有什么像样的城市,人迹也少。似乎这一区域海啸灾害很严重,到处都是海啸避难的标志牌。

后来查维基百科知道原来台东是台湾人口密度最低的县,而原住民却比较多。难怪台11线让人心慌,接近台东市的那一段竟然都没有路灯。

今天是入台以来骑行距离最长的一天,还有爬坡,到了住处简直连话也不想说了。想想明天还要爬寿卡,不寒而栗。

但是眼看着就要接近垦丁,才觉得,原来,所有的旅途都是有终点的。

第11天
2012-05-21 周一
台东
Taidong

起了大早,打算赶最早班的火车做到大武——南回铁路最南的一站,越过太麻里和知本,直奔环岛最高点寿卡。
天空是我没料到的晨曦云海,台东火车站也是我没料到的离市区巨远,被坑爹了,错过了第一班火车……

大武,台湾
Dawu

坐上了七点三刻的莒光号,完全是包厢嘛。放车子的车厢靠近车头,噪音巨大,跑到第一节车厢,软座,也完全是包厢嘛。

列车员大哥听我抱怨之前阴雨连绵的烂天气,说我们南边不会那么长时间下雨啦,一会到了大武你就知道了。他的笑容里仿佛也有南国的阳光似的。大武站极小,下车就有一个大叔帮我放下铁路上的搁板,叫我趁没车赶快过去。再一次跨过铁路,心情忐忑也不忘东张西望一下。满眼都是明媚的阳光,真好啊。

从火车站出来一路插到海边,依然是受水灾和海啸影响的地区,重建的房子好像在某些杂志上见过似的。大武的海岸没有什么人,风很大,可以看见浮木。心中突然就有了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壮士情怀,不知道是因为太平洋太宽广,还是因为只有我自己一个人面对这巨大的海。

上一次看见蓝天碧海还是在北海岸的野柳,那是八天前的事情了,台湾终于在我即将离开之前给了我一个雨过天晴的大海,国境之南垦丁,你也是天气晴吗?

寿卡,台湾

今天的第一次好运,来自于在达仁遇到的车队。北投的一个公司集体休假,竟然选择了骑行,可见台湾的自行车运动有多普及。各种公路车从我身边呼哧呼哧的爬过去,补给车尾随其后。
在第一个补给点,搭讪成功,把自己的行李寄存在了他们的补给车上——基本上,这是我能完成今天行程的关键。摆脱了行李的束缚,我的小轮车也能在山里自如的爬上爬下了。

爬到一定高度,大海就在山谷中间时隐时现,停在路边吹吹风,果真就不累了。寿卡,爬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那么痛苦。

旭海,台湾

吃过饭,就和车队分道扬镳了。他们继续骑台199往西走恒春到垦丁,带着我的行李^_^我走台199甲往东重回海边。
一段疯狂的下坡路,右手崖壁左手山谷,路窄,弯多,太阳在树叶中间闪闪烁烁。小轮径车速度飙到40+就开始打晃,吓得半死。
呼呼地就到了旭海,小村子没什么人,小情调小乡土的零零落落散在路边,在这里住一夜应该也不错吧。

从只有8公里多的199甲下来,回到台26,海边是一片荒凉。

当时我也并不知道,这里就是阿朗壹古道的终点,所以很开心的继续往南骑,那长长的遗憾,就留到了现在。
一路上,遇到了多少意外的惊喜,错过了多少知与不知的遗憾,它们始终都在那里,等着与你相遇或者擦肩而过。

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你将看见什么,你只知道,你在路上。

与车队分开的时候,领队告诉我这一路并不好走,不仅还要翻山、而且路窄、少人迹。出了旭海我才渐渐发现,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亲切的7-11了,说实话,7-11确实是一路上给人安慰的地方,不仅有吃有喝,店员也愿意帮忙,任何忙。

从旭海到港仔这一段似乎是军事禁区,零星的房子都是墨绿色,空旷的院子,透过铁丝网,偶尔看见军人和狼狗的身影。心情是带着惶恐,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阴谋或者死亡的气息——大约是电影看多了。碰到了隆隆作响的机车队,竟然是花甲的健壮大叔带着性感美女——这真的不是电影。

长乐,台湾

山里的夜晚总是来得早些,在山的阴影和夕阳的光芒里面穿行,我的心一直悬在半空,不知道前面的山路还有多长。
越是往高处爬得绝望,其实越是在逃离黑夜,山上还是黄昏,山脚已是夜幕。
不经意的,不知道是转过了哪条岭,下了哪个小坡,这世外桃源就在我眼前展开了——夕阳恰恰好停在西边山脉的肩膀上,就那么短短的一刻钟,橙色的阳光踩着层层重叠叠的树梢,滑落到山谷之中。
河流、田野、树丛都似镀了黄金,在微风中发出细小的脆响,宁静的村庄似乎空无一人,只有蛇形小径上的跑者,无声的影子被拉长。

这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有一个很适合它的名字——长乐。

我愿意相信,今天所有的坡度都是为了控制我的速度,让我恰恰好能在夕阳西下的时候遇见你。

这是我生命中独一无二的时刻,我和我的车子,拖了长长的影子,之前一切的机缘巧合,只是为了和你,一起变成金子。

过了长乐一路下坡,到达满洲的时候,夜色浓了。在7-11里看着人影寥落的小城灯火阑珊,不记得吃了什么便当。
但是很快,我遇到了今天的第三次好运——车友便当。他说因为喜欢吃便当,朋友就叫他便当,刚从鲤鱼潭参加完铁人三项,骑车来垦丁吃海鲜。
多亏了有便当,我才得以安然的骑到垦丁.

过了满洲之后,可能为了保护海洋生态环境,佳鹅公路上不再有路灯也没有其他任何人工光源的存在,漆黑一片。

而正是这黑暗,酝酿着此行最美的高潮 。

未完待续……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