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在地中海島上寫畢業論文「馬爾他」

By Boyd
@Boyd

在地中海島上寫畢業論文「馬爾他」

0
第1天
2013-08-29 周四
Treviso Airport

選擇特雷維索是因為訂的廉價機票「RyanAir」從這裏啟程,距離特蘭托最近的有飛機場城市有維羅納、特勒維索,還有威尼斯。再遠就到了米蘭和博洛尼亞。從這個小機場有發很多歐洲城市的經濟航班,我當時再想,如果將甘肅當作國家來治理(領土和義大利差不多),飛飛機自會是蠻方便的,要不然這狹長的隴海線至蘭新線要走多久。從特城的火車站做個市內巴士就可以直接到飛機場,大概二十分鐘。
小飛機是要自己走上去的,出航站樓穿過機坪扶著活梯走上去,一切就簡,這樣的小機場不妨多建幾個。

Treviso

第2天
2013-08-30 周五
Sliema

Sliema和首都Valletta很近。我和Harvey常去Sliema,卻直到他回義大利,我一個人在島上獨居的時候,才決定去了Valletta。

八月間島上太熱,一天不下海就難受得要命。Harvey帶我去他常去的海灣,就練backflip。小孩子也超多,以後幾天去的時候,還又碰見了兩回。

海水比海帶還鹹。

歐洲還興這種大型遊輪,每個海岸城市停靠幾天,高薪族神馬的渡假或蜜月最想來這個了。

第4天
2013-09-01 周日
Bugibba

客廳弧形落地窗就在樓的拐角,正好看得見兩面街道還有前面一個街區的樓頂,海風和太陽時而照顧著晾在上面白淨的衣服和床單,洗衣的婦人們想必在上露台取衣服的時候滿是歡喜吧。可是,島上急雨很多,鹽分大,要趕緊收起來的。

第9天
2013-09-06 周五
Bugibba
马耳他
Malta
第16天
2013-09-13 周五
Bugibba

布吉巴是我的落腳處。當飛機緩緩望見這個藍色海洋中的一小坨土再往下降,直到艙門打開,迎面而來的裹著鹽水和魚鮮的濕潮將我差點打翻。身上的衣服造就顯得多餘,恨不得當場就摘掉。還記得一起下來的非洲女人裝束的旅客挽著碩包和下機的隊伍一起在熱浪裏再次穿過馬爾他的機坪。我知道,好友Harvey已經在外面的公交站等我了。這次我拿著未寫完的論文,還有一顆躁動不安的心。

每日面對的,除了TrcUtils的源碼,就是這深藍的海。

Il Majjistral Park

我曾在這個荒蕪人跡的國家公園走過,有些被燒掠過的房屋殘骸和長長的海岸。我只是漫無目的的行走。口裏乾渴,腹中飢餓,沒有明顯的道路,連植被都看起來已經死亡,地圖上綠綠的面積把我召喚,可我不知我將獨自走過這塊奇葩的土地。這天Harvey在上班,我於是一個人來轉轉,結果轉了一整天,好不容易坐上了最後一班回程車。

身後就是mixquqa。

登上塔頂,你就看得見地中海的遼闊。

這裏灣裏有個防禦工事,在用。

見過這海洋寶石,我還有什麼遺憾呢。感謝Harvey還有他的母親。

這是個橄欖園,好像稱作和平橄欖園「Peace Groove」。裡面有一些世界和平人物的立牌,昂山素姬、Tenzen Gaytso。

廢棄建築。總以為走都可以環島了,結果這個島要比魯濱遜的還要大很多。別笑我,畢竟它在世界地圖上連個小點都算不上麼。

乾渴!

憑著這兩個凸起來的海岸,我後來在Google Map上查看了下我當時的行蹤。

風啊,撩起我張狂的髮。

這裏便是地中海,這個切開的和匣子一樣的洞,刮着無休止的風。

一座防禦建築。

遠望塔樓Ghajn Tuffieha。

這座Garrigue Steppe的小山,好像皴裂的乳房,被雨水和海浪洗過,我買了一罐馬爾他CISK啤酒,我的疲憊一掃而空。

Garrigue Steppe

從陌生而龐大的公園自上午沒帶乾糧一直磨腿磨到下午,才來到有人種植的農田。那感覺,唉,和在特城「Trento」Bondone大山裏迷路又黑又晚又掉著雨在腐爛的樹葉裏爬行數小時後聽見汽車的聲音一樣激動。

這個公交站「Ghajn Tuffieha Bus Terminus」有莫多的世界遊客。因為附近有個著名的黃金海灘,卻是後來才知道的,根本在我的計畫外。這裏的牆磚是砂岩,所以黃黃的跟沙一樣,方方的讓我不禁想起Minecraft。じやばん求解。

晚歸那迷人的黃昏街道。

第17天
2013-09-14 周六
Valleta

首都Valleta是個不折不扣的旅遊熱點,我躲過人流,在盜夢空間班的街道裏故意迷失。每幢建築無論是古代的還是近代的,還是修復和修繕的,無一不透著巴洛克繁複而精巧的美。在我臨回去的時候,瓦萊塔為本次旅行作了最完美的註腳。我的論文源碼最關鍵部分也在Buggiba的海景公寓裏完成。看起來一點不憂傷,實際上都是這點小小的進步是多少次大腦的苦水。

瓦莱塔
Valletta

Fort San Angelo,又一座體態龐大的防禦工事。在地中海,這座島曾經來過太多國家的人,人人都覬覦這座島的財富以及唾手可得的皇帝夢。實際上,馬爾他語裏有著阿拉伯語、英語、義大利語等等曾經來過這座島上勢力群族語言若隱若現的影子。

Valleta的這個港灣牢牢地包裹在這個如今依舊宏偉的人工屏障裏頭。

咿,盜夢空間!

馬爾他的標誌應該屬Malta聖約翰十字,屬馬爾他騎士團。一下子回到中世紀。

圣约翰大教堂
St John's Cathedral

聖約翰大教堂,這裏便是騎士們安息的地方,每塊石地板下面,都有一具騎士的骨骸。石板就是墓碑,每一塊上面都是如此的精緻而華麗,並且整齊地鋪滿了整個教堂。在這些屍骨上做禮拜是否駭然?不,時間讓這些都蒼白了。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