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时间钥匙,锁住柬埔寨的翅

@Moony Loony

时间钥匙,锁住柬埔寨的翅

0
第1天
2015-02-18 周三

说来临行前两周,未曾听说过吴哥窟。
对于柬埔寨的印象,也绝不超过“它不大,在东南亚”,几近未知。
总得让2015年第一次旅行光彩四溢些,于是出发前每天做足详尽的攻略和准备。

蒋勋爷爷的《吴哥之美》,糅合了柬埔寨历史情况、宗教信仰、亲身经验与感悟,隐隐奠定了我对吴哥第一份美的印象。

附录里元代周达观爷爷的《真腊风土记》,展现了柬埔寨在鼎盛时期的古貌。由于成书前为军事报告,有缜密的数目丈量、确切的材质用料及相关人民生活。相信若拿这本古史到当地,与现在对照,定能探索出何处有所保留,何谓人事皆非。

在上述两本书的引领下,攻略完成。
在推敲行程的过程中,我发现这次旅行在景点顺序设置上,建造时间依次从近至远,即先观其领悟幻灭,再观其鼎盛高峰,终观其初期建国,大可一览柬埔寨的时代变迁。

下午两三点到机场,与同行旧友叙叙旧。
穿梭于机场中,暖融融的气氛包围。托运行李、过安检海关,处处可见工作人员脸上格外红润饱满;简单的一句“不在家过年啦?”;“新年快乐”…凡此种种,都让我觉得在这个除夕夜里,看到国人的身影和面孔,显得比以往更亲切,更有年味。
处处人不少,外国游客怨排队龟速,不过这样慢慢感受在甜蜜里过滤掉,滤成新鲜能量,也蛮好的。

等待托运行李…

大灯笼,和着红融融暖暖新年气氛

约六七点时,登机前垫了一碗泡面,算是年夜饭了吧。
刚起飞时,抢看到几眼大年夜的上海,整个城市上演着无人导演的灯光秀,幕布背景是灯光,金光闪闪亮晶晶,无数朵跃起的彩色烟花在城市上空,绽放速度好比一朵会幻影移形且不间断按快门般,还附有变色龙的本领,来无影,去无踪。
我从未如此沉醉于上海夜景,而此刻能形容的,却不及她曼妙身姿的万分之一。
当地时间十点多,抵达吴哥帝后酒店,安。

方便面中的战斗面:我的年夜饭

除夕上海,美轮美奂

迎接跨年!在暹粒机场

第2天
2015-02-19 周四

睁开眼,双眼皮不见了,水肿厉害,不知是枕头过高,还是被蚊子骚扰。
用完早餐,乘车去拍门票上的个人照片。
在吴哥城保存最完好的城门处留念,中间大道车水马龙,两旁是文官和武官头像,朝不同方向力夺一条长蛇,面孔和蛇身都有所残缺,算是为吴哥城里的故事写下不是前言的前言,“城之外巨濠,濠之外皆通衢大桥”。

景点门票,右下角头像被压缩扁了(羞)

前往景区途中…注意远处嫩黄色热气球!

附近丛林中的瘦牛儿

城外护城河和它的“镜子”

嘿咻嘿~

拔呀拔~

该帮谁呢?

城门上的微笑,堡垒坐镇般安定

巴扬寺,高棉的微笑,“让你发光的不是黄金钻石,而是你曾经哭过的眼睛”。最让我着迷的还是整个建筑石块的拼接、堆砌和排放,若把石块打乱次序,我猜还是能够重新恢复原样,因为每尊像都有各自的神情,可谓是神秘的立体拼图。
漫步间,一位韩国妇人请求与我合影,她说着好几句韩语,我就微笑着听着,可能她以为我是柬埔寨公主?缘分很奇妙。

几度泪水,换多少澹笑

巴扬微笑呈系列,遇见最甜美的Apsara

泡沫中诞生的精灵,竟这样柔润

一起微笑 *^^*

好多石嘴唇(啵~)

左蛇神,右石狮,中间呢?是我

战象台阶,重现昨日殴斗的血迹斑斑

塔普伦寺,是一个能见证自然超越人为的地方,此时的寺庙建筑是参天大树的附属品,主角在这样一个信仰浓厚的地方有所切换,自然游客的观光重心也偏于小小种子带来的震撼。

米粒种子,成参天巨树

茵茵萌萌茵茵萌

树桩底下根满筢

石块间的延伸和厚重感

女神+女神=?

树木侧头打招呼,石门转身说嗨

中式午餐,口味清淡

圣剑寺,阇耶跋摩七世父亲骨灰供奉之所。规模不小的寺庙,中心的骨灰处被群石黑暗包围,当一缕圣光穿过头顶之孔,恰好投射在圣剑寺的中心时,光影结构清晰,感到圣洁明敞。

投入圣剑寺的怀抱!

咦?圣剑在哪?

当圣光照亮圣剑…

黑白配,俄罗斯方块的感觉

涅槃宫,在圣水池前,长长竹桥,两旁沼泽地,很难想象如此长而险的引道竟通往一个小池,可谓是信仰的驱使,为求得些良药妙方,祈福健康平安。

竹道旁的沼泽地

通往圣池良方的路

沐浴健康平安喜乐

塔逊寺,为祭奠一位功勋卓著的柬埔寨将军。其中婀娜多姿的大耳垂女神和晓镜云鬓的静雅女神像,无意地透露出无限轻柔之感,她们是搅动乳海时,水花银珠翻滚所诞生的精灵,款款身姿若羽毛,似绸缎。
这样就不难理解那位伟大将军带来的未知厚重感,与女神们浮于一切的飘飘欲仙,相得益彰。

塔逊寺门口

女神环绕

石块堆砌灵动,仙女流露飘逸

完美的组合感

耳朵并非大如蒲扇,却细致可爱

大耳垂女神,福气萦绕徘徊

当窗理云鬓

对镜贴黄花

我听说,巴肯山是世上观日落最佳位置。不巧,今天的太阳驾着祥云去了另一片天。
可这座山丘依然居于上风,眺望眺望吴哥城应是不错。向上攀登的路像是热带雨林般,终于到攀爬最高处的平台,还需排队到巴肯山的顶端平台。
裹紧身衣带头盔单车手造型的韩国人、当地小胡子黝黑皮肤的壮汉、穿着艳丽薄纱连衣裙的女郎…在古迹、在历史、在信仰下方,只有卑微。
排队通向至高处,让我有感觉的不是繁华似锦的大吴哥城,只四字“来时的路”。这是崇高的地方,是最接近天堂和理想的地方,想必当年,参与搬运工作的柬埔寨人也带着这般愿望,为他们所信奉的效力。
落日余晖一瞬,漫漫长路隽永。

树木掩映古城

登巴肯即景

“咔嚓”特写

尖尖顶,刺破青天

天阴,山顶

巴肯留念集

下山途中…

背景十二生肖塔

曾经的辉煌灿烂

第3天
2015-02-20 周五

餐后驱车一小时到班蒂斯蕾,以精细浮雕文明,供奉湿婆神和比师奴神。班蒂斯蕾实际很小,红土地铺、树林环抱的引道却占道很长,最前边还有些田园风情。
朱红色的火山岩块错落有致,堆出小径的两旁,使扇扇门之间更具延伸感。
门楣上雕刻着印度教史诗里的神话故事,恍若走入一个个美轮美奂的画面,当然,在四周只有岩块排放着时,很多都只能倚靠神学式的臆断和猜测。
我想,整个建筑风格里最活泼的当属最中心的几只猴,一下子感到生命的灵动,这也就足以体现印度教里的不定性、不平衡。

雕工巨细无遗

火山岩擂台霸主的坐镇气势

把力量凝聚到最顶端

远景

向雕刻者纤细灵巧的双手致敬

一个萝卜一个坑

转一个圈,回到哪里

迷宫一般

猴族在等什么

环抱却不压抑

建筑转化为连环画读本

杂货店和椰子

罗蕾寺,三座几乎已成废墟的塔,一千多年的历史。
旁边不远新建的一座寺,光泽明快,与罗蕾寺的黯淡反差巨大。需脱鞋进入,地板光滑。壁上、地上、顶上全都描绘了释迦牟尼修片成佛的过程,伴上香烛的气味,让人心神宁静。

释迦牟尼佛

修行之路

现世的修炼

神牛寺,故名为湿婆神的坐骑。湿婆神乃是毁灭之神,毁灭一切不美好。塔内空心,顶很高,下边堆放石块,若哼哼一句还会有余音袅袅。不知道是不是就这样把不美好关进去,从中过滤成美好气息,从顶处蔓延。

湿婆神的坐骑及神庙

石狮守卫着什么

非Apsara,而是忠义的卫士

巴孔寺,在罗洛斯遗址中,算是保存最完好的,是当时的国寺。只可惜这座寺与我不来缘,加上天气燥热,便无感于此。

巴孔寺

中式午餐,口味略辛辣。

饭后到安倍天然乳胶店,在一间小教室里讲解乳胶的好处,这个讲解的爷爷说话像嘴里吐着翻滚的浪花,这广告一天不知要说几场,说动多少人。至少我们这些人,一半都像听催眠曲一样。话说回来,最后我们买了三个乳胶枕头。

此行的重头戏,苏耶拔摩二世陵墓来的吴哥窟,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吴哥窟建筑群和水的过度极为自然真切,水中之景更像建筑群揉搓下来的。此时正是旱季,塘里水并未暴涨,但是游人可感受到无名的建造者用心良苦。
可想19世纪,法国探险家怎样“隔篁竹,闻水声,如鸣佩环,心乐之”,感到眼前的不真实。
金色吴哥是所有游人的期待,许多摄影师就为等那一刹,只是今天云层盖过了太阳。
仔细想想,一切都顺理成章。苏耶拔摩二世乃太阳王,建造者一定顺着他的心意,让亘古的太阳照耀柬埔寨文明,像国王本人般发光发亮。这是柬埔寨最鼎盛的象征了,可我觉得泛过些凄凉,毕竟太阳终究会轮到月亮。

童话般清幽

阳光不耀眼却绚丽

洒在脸上清亮透明

/剧照/程又青的旅行胶卷

柬埔寨的最高点,他们的天堂

门楣上的花季

暗淡了,但还在发光

光影的秘密

潇洒倜傥的蛇神

夫妻树

时空间的对话

金光下凡好不好

金光吝啬地只洒在树丛中

第4天
2015-02-21 周六

柬埔寨特色魔的,司机带着头盔,后座可坐四人,拐弯时极为迅猛,袭过阵阵风,风中尘土飞杨,微热。

吹着风

哼着歌

踏着泞

二游吴哥窟,与昨日一般景色,只是多了不少游人,此行为补昨日未登顶的缺憾。
登顶即为登上天堂,75度阶梯,只靠简易竹板而已。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腹泻难耐,天堂之路十分痛苦,不巧古迹周围很少有厕所,且还像迷宫一样,我不喜欢这样讨厌的感觉反复不去。
偷偷说一下,我找到旁边的树丛才得以平息。
这次,在这样一个特定的环境下,我才深切体会到何谓信仰的力量。对于我来说,有状况发生,脑中空白,情况好一点,也许会想些对策。可是对于信仰者来说,他们有所寄托,寄托病痛不安,寄托幸福甜蜜。退一步说,这里的信仰者,就远远不止宗教信仰者,任何人们所认为的美好都能成为一种自我的信仰。
信仰,在人类文明之中。绝对时刻发着光,永不褪色。

不朽

清晨入古寺

法国爷爷和我的合照

展翅高飞

最妙的弧度

远眺兴衰

浮雕的质感,让人心旷神怡

继续搭乘魔的去吴哥国家博物馆,买票,寄放物品,讲解器3美元一个。
博物馆内共八个场馆,大致介绍印度教、高棉文明、吴哥窟、吴哥城、佛像和装束服饰。
如果说去原址现场,那是感受震撼,宏观的建筑规模和整体结构。今天来到博物馆,这是微观欣赏,可以凝神为一件雕刻品驻足,品味雕工及其涵义。

单独一处售票,离博物馆有些距离,还好魔的师傅细心,了解到我们的门票问题。

独家走廊:1000张佛面

现如今原址中存放不少复制品,原作的精华被放置在博物馆内。

这尊佛双手低垂相放,头顶的蛇神,河海地狱之神,为他遮阴避雨,蛇的永生也象征着佛的永生。

城门前搅动如海,拉扯蛇神的神灵头像。

A展厅:高棉的文明

石狮象征警示,胸前鬃毛如盔甲,城门口的它们,也代表着对国王无限的忠诚。

印度教中,生动的大象神。

这尊像最大的特点在于眉毛,少有的两眉连锁成一眉,五官雕刻的恬澹祥和。

苏耶拔摩二世,同样被尊为太阳神,后脑圆形即为太阳所在,两撇俏皮的小胡须,感觉亲切阳光。

四个手背的毗湿奴神,掌管维护。

深情款款,耐人寻味的独一无二。

毗湿奴神和他的两个妻子,吉祥天女和大地女神,她们各单手捧莲花。

门楣的雕刻。

D展厅:吴哥窟

碑上的文字,会很直观地带给人们当时的信息。

G展厅:古时的装束

服装与头饰。

泡沫浪花中诞生的Apsara女神,神采奕奕,尽显东方女性之美,现柬埔寨歌舞团多模仿她们的灵动。

无论是装束,还是服饰,多少能体现出社会背景和阶级地位。

Apsara飞下来

中午,魔的师傅把我们送到旧市场,约好晚上六点半再会。
饭后逛旧市场,发现所有店都大同小异,出售的几乎相同:热带风情长裙,竹编制品,没创意的吴哥窟油画,一样的布袋子,一样样都算是复制品。
有一家法国人开的名叫Paris Sète的旧货铺,让我流连忘返,来回去了两次。电话、相机、照片、玩具、邮票,一件件泛黄的样子,异乡法国人扁扁宽宽的字迹批注,都在时光中涤荡过。
店内有“丁丁历险记”的专题收藏,走失在童话、纯洁和梦想中。

旧市场的绿树和魔的

帽子店

街边小店

一份金枪鱼三明治两块,我居然一下点了两份。

Custard Pumpkin,有点布丁的感觉,软绵绵化在嘴里。

一点点复古

复制品们

阳光照下来

竹编制品

柬埔寨孩子们的画,印成明信片

Paris Sète

“丁丁历险记”专题区域

小玩具

老玩具

明信片

邮票、钱币、老照片

脸谱

酒吧一条街

酒吧一条街,红色钢琴,小憩片刻,据说晚上气氛很强烈。

午后,酒吧在蓄势

菜单的扉页,Angelina Jolie靓照一枚

青柠汁,以及红色钢琴门口弯腰行礼的红色小人

透明的鱼

旧市场转角处的鱼疗,2美金一人。那些鱼就像是乳牙没长全的食人鱼,贪婪地拼命在我脚上“磨牙”,附带吮吸呢。一开始真不好受,不过习惯就好,我鱼气很旺,看小鱼们在指缝间穿行躲猫猫,忍俊不禁。逛旧市场,走累了歇歇脚挺好。

许多小鱼游啊游

第5天
2015-02-22 周日

懒懒收拾好行李,又搭乘魔的去旧市场。
回酒店后,中式团餐。
下午免税店,居然跟团再进旧市场,Paris Sète,红色钢琴,又逛一遍。

中式午餐,口味一般

柬埔寨免税店

红色钢琴,Pineapple Shake

黄昏时分,前往“吴哥的微笑”用自助餐,收看晚间表演。
六点半,场内座无虚席,竹编扶手椅增添不少异域风情。
第一幕
表演开始,灯光一下全暗,技术彩色灯光骤然打向场内四方。一个好奇的小孩打量着微笑的吴哥石窟,询问他微笑的原因,微笑石窟引导她,让她去时空隧道探寻究竟,始终含笑着不露太多声色。
随着乐声愈演愈烈,灯光变速更激烈,时光隧道闪现,皮肤黝黑且只着下装的强健男人们,扛砖运石,有力又带些柔韧弹性,一步一步打稳了吴哥建国的基石。
数十个着明黄色服饰、手握长矛的男人,向时空隧道中又推进一个新的时期。
音乐减缓柔和,场面变换成蓝色系。亮片上衣皮裙的女子们,手持银光莲花,舞蹈摆弄。女子们迈着整齐缓慢的步伐用金轿子抬起皇妃似的人物,朝拜完,护送她离场。
音乐一下戏剧化很多,三位头顶亮绿孔雀、背大大孔雀屏的男子模仿起孔雀模样,有些戏谑之感,全场掌声雷动。
雄伟场面切入,长刀卫士进入。随即身穿异国奇装异服的大使向国王进贡,王后手扶国王,鼎盛荣华之貌诠释地完美。

自助晚餐

“吴哥的微笑”戏剧留言簿,游客用心的可爱文字和插画

来自澳洲朋友的祝福

婀娜的仙女

表演海报

第二幕 复活的国度
身材短小强健的男人们开始搏斗,映衬着红色的画面。红色并未消退,群魔乱舞,面朝火圈祭拜神灵。熊熊大火迸发,手舞枪盾,猴族和人类发生冲突。“我的长矛指向的地方,都是风调雨顺的地方”,战争渐渐平息。
第三幕 搅动乳海
“搅动乳海”是印度教史诗里的故事,也是最早的起源。神灵和魔鬼争夺长生不老赶路,互拉蛇神,几千年未定胜负。一个假扮神灵的恶魔喝到长生不老甘露,被毗湿奴神劈成碎片。万物复苏,安居乐业。
第四幕 生命的祈福
慈悲呵护万物,禅定安宁。满身金光的仙女被铁环旋起,像缎带一半柔软,难道她是Apsara化身?接着,女郎们手捧荷灯,走来观众身边,为平安祈福。“太阳升起,人们欢喜;太阳落下,人们欢乐,可是人们不知,这时生命已经走过”。
渐进尾声,全体演员举国旗同唱“欢乐颂”,再创高潮,道“活在当下,悟在心中”。

今晚月亮弯弯,不像镰刀,只像吴哥微微在笑。

剧院魅影

伴着皎洁月光,离开亲爱的暹粒,不过,我会一直带着微笑。

第6天
2015-02-23 周一

凌晨4点多,比预期提前到达上海。
特此纪念旅行中那些值得我有缘相遇的人,因为在吴哥这样的古都,人们被辉煌建筑吸引,对当地人情方面会顾及的少很多,而在5天里,我遇见的你们,就自然而然地成为印象中的柬埔寨人,你们是缩影,永远美丽的缩影。

当地地陪,华裔三代,姓张,其貌真的不扬。今年正巧羊年,恰好领队旗帜上挂着一只红毛羊,外加本人解释爱看“喜羊羊与灰太狼”卡通片,所以得小名“懒羊羊”。
他普通话实在有些蹩脚,夹杂混沌的广东话口音,不过他说的我们都可以理解。很博学,脑袋里有讲不完的柬埔寨历史。
记得最后一天去机场,他说他最近想要去当农民,不过得先来中国学习农业技术。还有,他希望我们以后带着儿孙再来柬埔寨,如果到时遇不到他,那就说明他的菜已经种的不错了。
临别时,每个人都和他合影留念。可能是因为他质朴单纯的感觉吧,就像一棵包心菜,寻常又有难得的实心。
祝福他能早日实现种蔬菜梦想!

吴哥窟下的小女孩,从事着一件老奶奶做的收废品工作。眼神好迷茫,是命运的捉弄吗?快站起来,看看头顶的吴哥窟,好希望它能为你注射些勇气力量!

巴孔寺前芭蕉叶上的兄妹俩,手捧些游人们施舍的糖果零食,无比兴奋,快乐真的就如此简单吗?

几乎每个景点都有地雷受害者演奏区,上世纪末期,柬埔寨不出预料地发生后殖民现象,内战纷纷,这群人很普遍,是被地雷炸伤的伤民,模样不忍直视。
他们在这样一个简易的棚子里,演奏各种乐器,合奏时不很浑厚,却十分清新悦耳,大概也奏出你们乐观的态度了吧!

塔普伦寺内的艺术家

塔普伦寺的微笑

圣剑寺内的哑艺术家

涅槃宫内的艺术家

虽然艺术在自然和那样鼎盛的吴哥王朝面前显得微不足道,但你们尽力用画笔描绘,延续美好。

塔逊寺前的摊头,1美金三根榴莲冰棍,还有紫薯口味。同样1美金一杯菠萝汁、芒果汁,舌头上暖暖的,可能是太阳的味道吧。

第二天晚餐后在餐厅旁的水果摊,柬埔寨大妈十分热情,切菠萝蜜和芒果时,手法好娴熟,豪爽地一下给了十几根竹签,让我们一定要明天再来。

第四天自由行,每到一个景点,魔的师傅都会提醒我:“If my friends ask you,then you tell them that nobody recommend me to you,just you met me in front of the hotel yesterday afternoon.”我懵懵懂懂地点点头。前两次在吴哥窟和博物馆时,他说着,还带着聊聊天性质,问我们参观了些什么,有没有去过洞里萨湖,随口谈谈。最后一次,从旧市场上车,快回酒店了,他特地强调一次,我叫他不要担心。最后,酒店里倒也没人问询。
猜想里有些猫腻,可能我们昨晚预定的并非此人,有内鬼和外面的魔的师傅接头,要知道,街上想招揽游客的师傅可多呢,这样一来,那位师傅就不会暴露自己和朋友。
细心留意,能够发现这里经济发展的情况还不很乐观,行内竞争激烈。
曾经的帝国造就几世文明,辉煌过,璀璨过,难免难以控制得失关系,现在不免沦陷。留心到这类柬埔寨人民,才会发现与旅游古迹是活生生的对比,赤裸裸的反差。

在所有餐厅里,旧市场餐厅里的粉衣服姐姐最可爱,她无时无刻不在笑。当我询问要个椰子时,她捧来大大的一个,看着我笑;居然把别桌菜端来给我们吃,还没发现,提醒她后呲着牙端走给别人;付账时,她加加减减把33美金的食物算了整整三遍,害羞地笑笑…
若要用颜色描述她,我准用她衣服上的粉色,谁让她有一股乐呵呵的天真劲呢!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