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二十年后再相聚

@缘来的爱

二十年后再相聚

0
第1天
2012-12-28 周五

昨晚坐游车太兴奋,一晚上也没睡好,大清早八点就到了乌鲁木齐,好在车上对铺是个铁路职工,得知火车站有到机场的大巴,心里才踏实。出了站台,又问了下乘警,顺着他手指的发现,欢快地走向那个停车的宾馆,完全没感到严冬清晨的寒冷。
运气很好,到了那里,就有的士在招呼上车,说大巴要半小时以后才来,票价也不贵,虽然我的航班还早,但我更愿意在机场等,一路欣赏着乌市的夜景,虽是清晨,天还没亮,路旁的霓虹灯觉得那么美丽,路上的车也多了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我们静静地听着车轮飞驰的声音,看着窗外不断变换的美景,想着各自的心事,忽然我看到前方有一个又圆又亮的东西,一直随着我们走,像是楼房上安装的大灯,又像是一个巨型雕塑,正纳闷呢,坐在前面的乘客说到:好大的月亮啊!这才反映过来是月亮,真的是我见过最大的一次。
在机场顺利办完票,我就迫不及待地享受机场的wifi ,还早,离起飞还有四个小时候,有了网络我一点也不着急,和同学们在网上热火朝天地聊着,大家都有些迫不急待了,好在下午就见到了,还是感觉到飞机的便捷,时间过的好快,感觉只一会就要安检了,又一会就要登机了,老天保佑,一切顺利!重庆--我又来了!

在飞机上的三个半小时,既焦急又舒服,焦急的是马上到了,却又那么难熬这三个多小时;舒服的是坐到来靠窗口的位置,可以俯看高空下的景致,先是连绵的雪山,再是无尽的戈壁,当我看到层层的白云时,我觉得是到了秦岭了,果真一会在云端冒出许多险峻的山峰,离我的目的地近了,我越发焦急起来,终于要下降了,飞机在黑黑的云层里穿梭,我知道,重庆就在下面了,就一下,我看到了地面上的绿色,也看到了像火柴盒一样的房子,还有像绳子一样的马路,心跳不由加快了,很快,房子越来越大,马路越来越宽,我终于落在重庆的土地上了。
几乎是一路小跑走出航站楼,昆明的舍友已提前十分到了,我们拉着大箱子,按着重庆同学的指示,走到地铁口,我们开心地站在地铁里聊着天,所有的焦急和等待都释然了,虽然我们被越来越多的人流挤的已站立不稳,但心里却是那么的快乐,重庆的地铁其实也叫轻轨,很多在地面上,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我很喜欢,透过拥挤的人群,我依然可以看到流逝的风景,熟悉的天空,亲切的街道,久违的乡音,都让我感动!
重庆同学在出站口顺利接到我们,带着我们去订好的宾馆,三个女人一台戏,我们开心地走在繁华的街道上,岁月改变了

我们的容颜,却带不走我们之间的那份情谊,在宾馆简单的洗漱,我们已抵御不了楼下飘来的阵阵火锅香气,很快,我们就坐到了火锅桌上,我还馋着担担面,正好也有,吃的那个香啊,倒把火锅冷落了,舍友笑我太斯文,吃的少,我是真的有口无胃了。那时里,何止是胃满足了哟,我的心都是装的满满的,此情此景,夫或何求?
为了消食,也为了送本地同学,我们沿着街道走了很久,一路上,我都在左顾右盼,寻找着什么,我知道,是找寻曾经的记忆,可是这二十年重庆的变化已经太大,很难再看到曾经的影子,只有空气依旧带着那份久违的味道,我贪婪地深吸着,终于在一个小巷子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们还欣喜地发现了小面馆,只可惜腹中满满,便想着明早再来。
在重庆我们还有三天的时间,我们要好好渡过,首先不能亏了嘴,于是,我们跑到超市里,把喜欢吃的橙子、柑橘买了五六种,每种六个,哈哈、、这样算下来,我们每天要吃至少十个哟,我们笑坏了,不管它了,又拎了大袋酸奶,可够我们拎的,回到宾馆已累趴下了。
还是六年前与舍友共住一室过,难得我们又可以形影不离几天了,有好多的话要讲,我们速速洗完,开始了夜谈,可是记挂着明天的聚会还是早睡了。

重庆沙坪坝
第2天
2012-12-29 周六

本以为可以睡个懒觉,没想到很早就醒来了,在外面看来是习惯了,总是晚睡早起,但我们还是不想离开暖暖的被窝,又躺在床上聊天,直到重庆的王同学打来电话,一会要过来接我们,才赶紧起来洗漱。
因要去医院看望病人,我们就先去了新桥医院,病人是一个德高望重的老领导,现在忽然查出是癌症晚期,他才六十出头啊,不由地格外惋惜。想想我们也人到中年,忽觉人生苦短,要好好珍惜!
看完病人,正好接到林的电话,他已从威远赶过来,马上到重庆了,我们又开心起来,赶紧回到宾馆与他汇合。路上又顺便去了王的办公地点,留了影才匆匆忙忙奔到酒店,林举着他的单反在大堂候着了,已是六年没有见面,却似昨天还在一起,没有丝毫的拘束,我们说笑着开始了旅行。
王把我们先带到了磁器口古镇,那里是个到重庆非去不可的景点,人头攒动,王提议吃了饭再进去,大家都赞同,我才感到肚子饿了,就进到路边一家巴渝风味的餐厅,还好,里面吃饭人不多,还有几个知青乐手在演奏,蛮有情调。菜上的很快,我吃的好香,她们不再说我斯文了,哈哈,我只有中午有胃口。
等到进到里面,看到琳琅满目的小吃,我只有过眼瘾的份了,后悔在外面吃饭了,只好多留些影了。

游玩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不知觉的已是下午四点,王因要回去放车,我们就先回到宾馆,我要去理发店修剪一下长发,也和林与杨暂时分开,蓦然的成了一个人,却不习惯了。等修剪完,收到杨的电话,他们已在沙坪坝步行街碰到金和何,已经先去餐厅了,聚会就要开始了,我也莫名地激动起来,他会来吗?虽然临走前收到他的网上留言,问我是否来,可我却不知道他来不来。
加快步伐回到宾馆等王,那一刻竟不知做什么好,本想换衣服却也不想换了,简单化了点淡装,只盼着王赶紧到来,陆陆续续有同学的电话打过来,心里更是焦急,终于王按响了门铃,我们提着酒走向餐厅,也期待着在路上可以遇到多年不见的同学,可是都到了酒店电梯口也没见一个熟悉的面庞。
就在我们进入电梯,按下楼层键时,一个娇弱的女声响起:"等一下"我赶紧按开门键,一个弱不禁风的黑衣女子迅速进来,并向外面送来的男士挥手说拜拜,就在那一刻,我觉得那个面庞似曾相识,她也转头看向了王,喊出了王的名字时,我也认出了她--我们班曾经的校花,不禁脱口而出,王还在愣怔着,听到我喊出的名字,才反映过来,大家拥抱在一起,我们和她真是毕业后再没见过,21年了,岁月在我们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

待我们进到包房,里面也是热火朝天,我们一一握手、拥抱,自2006年聚过一次,一别又是六年,同学见面分外亲切,林同学已拿起单反,记录这美好时刻,陆陆续续有同学到来,每一个同学进来,都掀起一个高潮。我期待着他的到来,又激动着每一个在眼前的同学,我们不停地组合照相,在忙乱中,他们一行三人到了,宴会正式开始。
他一进来,我就向他伸出了右手,他握手前笑着说:"我的手冰哟"之后他就一直和我说话,那一刻,周围的同学似乎都不存在了,只有我俩。只到杨喊我坐下说,才发现座位有了变化,旁边的同学不知到哪里去了,换成他在我身边坐下,心里一热,又有些不好意思,好像同学们都知道我和他的故事。
不知是中午吃的太饱,还是由于太激动,我是一点没有食欲,他几次劝我吃菜,我都只动一点。同学们念我是最远来的,纷纷给我敬酒,好在是红酒,我还抵挡一阵,但他还是很细心地把酒倒到他的杯子里,劝我少喝,后来我就很自然地让他代酒,他很乐意 。喝酒的空隙,我们不住地说话,全然沉浸在一种眩晕的幸福里,米粥上来了,我说这才是我想吃的,他就赶紧拿起我的碗给我盛了一碗,又给我拣了些素菜,许久没被人照顾了,还是自己喜欢的人,我心里很温暖

一顿饭在幸福的眩晕中不知不觉就结束了,同学们又激情满怀地奔赴到歌厅。我们可爱的校花拉着我的手不停地说这说那,看得出她今天也很兴奋,这二十年,她几乎没见到任何同学,同学也没她的一点消息,曾经我们还很担心她已不在人世了,都说红颜薄命,上学时,她就是女神的代言,男生只能仰视而不敢近身。后来听说她吸毒,进了戒毒所,再就没消息了。她和我亲近,主要还是我们一起去了九寨沟和峨眉山旅游,她印象深刻,很多同学她都想不起来了。
我们在前面说笑着,他默默走在身后,我不时地回头看他,他就那么淡淡地笑着,不知为何,我在他面前总是放不开,他也愈发深沉,我们间总是隔着什么。
在歌厅里,舍友们尽量让我们坐到一起,还专门给我们点了情歌对唱,好感谢我这些可爱的舍友,让我享受这份爱。一首<知心爱人>没想到,他唱歌还蛮好,我们配合的也不错,他的一曲<让我欢喜让我忧>,感觉是他的心声,我似乎明白了什么,还有一首粤语歌听着很熟,我没唱过,把麦给了校花,他们唱的真好,我后来和金合唱的<糊涂的爱>,还有和何一起演唱的<铁血丹心>也获得好评。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不知不觉就到了凌晨一点,考虑到本地同学

要回家,我们依依不舍地结束了聚会。他们合川的一行已经在我们酒店旁边定好了房间,送走了本地同学,我们住店的八人浩浩荡荡地向酒店走去。不由地,我们走在了一起,就在那时,我忽然好希望就剩我们两个人,只是一瞬间的感觉,同学们都在一起还是更好。
在酒店门口我们要兵分两路,但也不远,就在隔壁,他们已约好我们明天一起去合川,本来我这次也是随性而为,就答应了他们,最主要是他们要陪我们去威远徒步,可以省却我的操心劳累,还可以多和同学在一起,只是太麻烦他们,很过意不去。
回到房间,杨开始笑我晚上要睡不着觉了,是啊,这一晚上发生的事太多了,借王的话说:郎个消化的掉嘛,我是要好好回味一下,到现在,头还是晕晕乎乎的,很多细节都是模糊的。
杨从卫生间捧出两把腊梅,才知道林给我们送了腊梅花,好香,杨把花放在床头柜上,阵阵幽香扑鼻而来,似乎让我清醒不少,我们都不由地拿手机拍花,杨躺在床上发微薄,我在想着心事,时间已是两点多,不知今晚能睡几个小时。

重庆合川华地王朝酒店
第3天
2012-12-30 周日

依然是很早就醒来了,杨也被我的起床声吵醒,我们开始洗漱,因要退房,收拾行李是女人最耗时间的,还在收拾中,他们就电话达过来了,比预定的时间也早了好多,看来他们也没睡几个小时。
赶紧退房下楼,赶到旁边酒店大堂,他们四个就齐刷刷的出来了,因为有他,我总是有点不自在,今天我穿了件淡粉的小棉衣,系了条梅红的围巾,自我感觉还蛮好,他笑意盈盈地拿过我的紫色旅行箱,朝酒店停车场走去。看着他拖着我的箱子,去年在一起的情形又浮现出来,可是怎么总感觉什么都变了呢?后备箱里满满当当,好容易挤下我们两个箱子,我注意到,他刻意把我的箱子放在上面,可能是怕被压到,不知道提着我这么重的箱子他是什么想法,里面其实就是橙子和酸奶重。
他们四人加我们两个,在越野车里只有挤挤了,看到唐在叫他们单位的商务车来,让车在高速路口等候,我们才上车,他很自然地挨着我坐,喜欢这种感觉,很微妙很美好,怎么有点像情窦初开的小姑娘 ,我心里暗暗地笑起来,这两天被幸福和感动紧紧围绕着,我有些晕晕乎乎的,任由他们给我安排一切。
车子是怎么走到高速路口的,我都记不得了,虽然眼睛一直是看着前面的路,脑子里却是云里雾里,唉,没治了!

跟着大家下车,才发现外面阳光明媚的,大家的心情都很好,笑着说是我们从新疆和云南带来了阳光,在重庆看到太阳实属不易,那里即使出太阳,光芒也不耀眼,是那种柔和的,很惬意。我也轻松很多,开始舒展身体,一会还要坐一个小时的汽车,我是最不怕坐车的了,尤其他在我身边,我倒希望能一直坐下去。
重新坐到商务车里,由于座位多,我们就坐分散了,照顾我们女生,他们坐到了后排,心里隐隐地失落。车启动了,他在后面说了句:"就要到我们合川了哟"感觉就是在给我说的,今天又将重复去年的路线,我开始左右顾盼起来,想找寻去年的一点印象。
由于他昨晚给我说过家里有老人身体不好,下车后他就要自己开车带家人去成都,不由地格外珍惜这段路上的时光。可能是看我不停地到处张望,他说:"你们那里冬天看不到这样的绿色哟"我说是的,一到冬天,就只有枯树枝了,再不就是白雪了。朱同学就说,以后退休了到重庆来,唐同学转向杨说,还是昆明好,四季如春,蓝天白云,老了到那里定居,我就接了句,那你去昆明,你合川的房子卖给我,可能唐没听到,杨替我重复了遍,我那时心里有点惴惴不安,我似乎听到他在后面笑。唐很认真地问我,真的啊,我只好说以后看吧。

一个小时的路程感觉一会就到了,我还没坐够哦。车子把我们带到了一个豪华酒店门口,他要与我分开了,只有这一点我是清楚的,下了车我就要照相,他们很配合地都过来了,我还想和他单独照,可是别的同学都误会了,还是大合影。
装着很轻松地和他告别,挥挥手转过身就此别过。走进大堂,唐已经在给我们办住宿,面对金碧辉煌的大堂,我少了兴致,昏然然地被他们领着上电梯,此时箱子什么的再不用我们管,男生把我们照顾的细致入微。稍事洗漱,我们就下去赶赴第一个目的地--古钓鱼城,虽然去年他带我去过,但旧地重游,我还是很愿意的。 一路上风景很好,这里路面洁净,路边绿化很好,让人赏心悦目。少了他,虽感觉有些失落,但同学们的热情时时感染着我,令我开心起来。
照例是贵宾级待遇,车一直开到景区里面,唐还专门要了个讲解员给我们讲解,其实我都了解了,去年他是一个很称职的导游,喜欢那样的感觉,他既是司机,又是导游,还兼摄影师,喜欢被他带着走,任广阔天地,任天涯海角...
每到一处,我就回想去年的此时此处,
有时,甜蜜的回忆也是幸福。也在去年照过相的地方再次留影,整个一个怀旧之旅,不同的是物是人非。

等游完已到中午时分,他们要带我们去嘉陵江边吃这里的新鲜河鱼,好丰盛哦,几种河鱼,不同的做法,吃的很香,感觉比市中区的味道好多了,不自觉地又想起了去年他带我吃渠江鱼的情形,此情此景,空留遗憾。
美美地吃完饭,我们又驱车去北温泉,路上阳光正好,我心情完全好起来,很喜欢与水有关的游玩,尤其路过北碚收费站时,看到被腊梅花装店的路牌格外欣喜,真是很浪漫的地方。我才想起用手机拍照,可是车也启动了。
带着美好的心情进入北温泉,依稀记得以前上学时来过这里,却丝毫没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我和杨不停地照相,可能急坏了唐和朱,他们已在大厅坐着等我们,我没准备泳衣,正想着自己去买一件,可是唐已让服务员带我们去挑泳衣了,泳衣款式不多,本想挑老款包的多的,却只有两件,剩下都是比基尼,老款实在难看,就前卫一下吧,拿了套比基尼,好在有丝巾围腰,不致太露。
待到更衣室,服务员帮着更衣时,报出吊牌上的价格才让我大吃一惊,这一套竟然798元,杨那套老款也在500以上了,心里着实过意不去。等我们来到泉池,他们已泡了好大一会了,第一次在异性面前这样暴露,实在有些难为情,不过不过好在是同学,慢慢就不拘谨了,我们还互相拍照。

在温泉池子里,大家都坦诚相见,距离也就拉近了,虽是数九寒天,在这里却是温暖如春,很喜欢这样的室外温泉,有景致,有情调,算下来,这是我泡的第三个室外温泉,第一个在海南兴隆,第二个在桂林龙脊,是不是上学时泡过南温泉?
夕阳西下了,我们恋恋不舍地离开温泉,赶回去参加另一拨同学会,确切说是校友会,都是在合川的师弟、师妹,还有一个大师兄,可能是温泉泡的太久,我有些头晕,加上昨晚没睡好觉,我知道,老毛病又犯了,这样很影响我的心情,最怕这个了,但聚会的气氛还是那么热烈,让我暂时冲淡难受。
到聚会结束时才感到头晕难支,许是又喝酒的缘故,本来唐还安排的看电影,我只能推辞了,赶紧回到酒店吃药,杨又给我了一种特效药,觉得好了很多,又开始拿手机拍照,才发现我们住的酒店很高档,拉开窗帘,灯光映射的嘉陵江就在眼前,我欣喜若狂,赶紧又是相机又是手机拍个不停,我是有多缺水啊!
我们舍友王小姐不停给我们发微信,我和杨你一句我一句地用不标准的重庆话和她说,把今天的经历详细讲给她,才分开一天,就有说不完的话。
怎么也看不够窗外夜景,干脆不拉窗帘,好好躺着欣赏,可是终耐不过药性,我迷迷糊糊睡着了。

重庆北碚区
第4天
2012-12-31 周一

本来和杨约好早上去江边走走,却抵不住温暖舒适的被窝诱惑,我们还是在起与不起间挣扎,真想鱼和熊掌可以兼得。最终看美景的欲望赢了,我们先去餐厅用早餐,很喜欢吃宾馆的早餐,有我喜欢的氛围,还有我喜欢的人群,更有精美的食物,我们是在餐厅边吃边拍,吃成了次要,享受过程成了主要。
美美地享用过后,我们迫不急待地走出大堂,朝江边奔去,真的好近啊,只有几步我们就在江边了,此时晨光柔软的洒在江面上,泛起星星点点粼光,看不够了,杨喊我看沿江边护栏密密麻麻插着的钓鱼竿,笑着说:"真是名不虚传啊,钓鱼城!"我看着也笑起来,真是有趣呢,还从没见过如此多的钓鱼竿,难怪这里的鱼那么多样,又那么新鲜!
就在我们还沉醉在水波竿影中时,唐准时打来电话,已往酒店过来,我们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唐依然带着越野车的司机,他们要陪我们去璧山,再去威远,这一路要辛苦他和师傅了,心里总是很过意不去。朱同学单位有事,就不能一起去了,其实我们都清楚,接待是最累人的,实在不好再麻烦他们。可是他们却是真心的热忱和关爱,令我和杨感动了一路,幸福了一路!
车子又开动起来,新的旅行又开始了,我又激动起来,看不够的风景,走不够的路

路上的感觉总是很快,不一会我们就到了璧山,何同学已是开着自家车候在了收费站,下车握手,才分别一天感觉似很久,但又是那么地亲切。我们在那里稍微休息一会,再上车向市区走去,两个车打着双闪,在节日的车流中左突右冲,那情形让想起我初夏时节在塔城的会议,三十多辆越野车在高速路上打着双闪,开往风景区,我被震撼到了,很喜欢这种集体协作的感觉。
我们停在了何的小区里面,他领我们到家里,好像还是第一次到男同学家里,(蒋同学不算哦,我们只当是钟的家)有点小拘束,可是看到何的母亲和儿子后,就象见到自己的亲戚,拘束感一扫而光。我们每个房间都看了看,房间很大,收拾的很舒服,可见女主人的贤惠和能干,暗暗自愧不如。
在家里坐了一会,就到了中午,何带我们去餐厅,说黄老师和留校的蒋同学要来,要见老师了,有点又惊又喜,同学们给了我太多的意外和感动。沿着壁南河前去,只一会就到了餐厅门口,何的爱人已等候多时,她是典型的重庆妹子,白皙清秀,但又温文尔雅,羡慕何的好福气。
我们下楼在门口恭迎曾经的班主任黄老师,六年前的聚会见到了,听说上次见过的第一个班主任王老师已不在入世,不免感慨人事无常,要好好珍惜眼前人!

重庆璧山

黄老师开着她那红色的小轿车带着她长成大美女的女儿和蒋教授到了门口,我们一个个握手,像领导接见。令我惊奇的是,20年过去了,她依然清晰地记得我们每一个同学的名字和家乡。然后随同老师上楼,又是丰盛的一桌,这次我胃口大开,终于吃到了感觉。
坐在黄老师身边,就象常在一起似的,没有距离感,黄老师很健谈,她讲起我们在校的情况,还有一些快要淡忘的事,就是霎那间,时光倒流,我们想起那时的人和事,想着20年来再未见过面的同学,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恨不得立刻飞过去看看。
一顿饭吃的从胃里到心里都是那么的满足,依依不舍地送别他们三人,我们又踏上了旅途。何同学先带我们去璧山的湿地公园去看看,又带我们去地标广场去留个影,此时,贵州的同学们打电话过来问候,也很想过来聚会,电话在四个同学手中传来传去,好不忙乎!说不够的思念,诉不完的牵挂,那一刻,我又感动起来,好可爱的同学们啊!
何同学抛家舍业,陪我们去威远,又令我感动,路上,我挂着QQ,不断地有同学在群里说话,都在关注着我们的行程,我怕晕车,不敢回复,杨一路上在和他们聊,并拍下车上实况发给他们,我把手机给何同学看,没想到他看了一路,竟然也晕车了。

一路上,在威远接待的林同学也是不断地发着信息,给我们讲着路线,提醒着路标,生怕我们走错路。这一路上,唐在不停地接电话,杨在不停地发信息,何在忙着看聚会的照片,司机自不必说了,我是最轻松的,悠然自得地看风景。
很享受这种感觉,可惜两个小时太短了,我们下高速,进入威远地界。林同学已早早带着单位的车在路口迎接,又是握手拥抱,好亲切的同学们,然后又是打着双闪带路。车径直开到一个世外桃源,又是一个五星级的酒店,我感慨同学们的盛情,心里又是暖暖的。
放好行李,我们又赶赴下一个战场--酒桌,那里已等候了好几个人,都是林他们常常徒步的同道中人,虽是才见面,但感觉像认识了很多年,主要是在林的空间里认识了他们。这里就算出渝进川了,菜的味道和样式有了点变化,但不变的是美味,已是2012的最后一天,大家格外开心,不停地互相敬酒。
吃饱喝足,浩浩荡荡的人马又奔赴歌厅,结果主人喝醉了,在歌厅用酣声给我们伴奏,大家唱着喝着,又有几个喝高了,在欢乐的时候收到他发来的信息,说很遗憾,没能陪我,祝我玩的开心,也让我带问同学新年好。那时的感觉就象是回到了20年前我们过新年的样子,一样的兴奋,一样的激情...

由于男士大多喝多了,歌也唱不下去了,还没到新年大家就散了,到宾馆我看了下时间,11点过一刻,我随口说了句:"还没守到新年呢"唐同学就接话说:"没事,我们陪你守岁。"可是在一个房间又觉别扭,我让他们先回房洗漱,好打发这段时间,因为明天一大早,我们还要去徒步,但真的好想在凌晨时给他们说新年快乐!
不知怎么回事,这四十多分钟这么漫长,我和杨都洗漱完,还早,我们也无心看电视,就开始聊天,很担心旁边房间的他们太累睡着了,,12点终于到了,我却纠结要不要打电话,怕吵醒熟睡的他们,但又怕他们如约在等,纠结中还是拿起电话,果真唐同学在等,让我大大地感动!
美好又甜蜜地迎来新的一年,我舒心地睡觉了,感觉嘴角都是笑着的。这几天就象是做了一个美丽的梦,还是连环的,我深深陶醉在里面,不愿意醒过来,好想今生就这样渡过,那我真无憾了!

第5天
2013-01-01 周二

这个早上是被林的电话叫醒来的,赶紧起来洗漱,拉开房门正要出去,就看到唐一溜小跑过来,看到我们他才停下,原来他以为我们都在下面等他了,看他一个人,才问何同学怎么不见,说是还在睡觉,不去了,想想他的体重,我们也理解了。
到了下面,林的电话又打过来了,说我们这里不好打车,他已打了的来接我们,真的好感动!那时,天还没亮,我们因想着徒步爬山,都穿的单薄了些,在寒冬的清晨是有些冷的。寂静的大街上空旷旷的,只有路灯散着清冷的微光,不由地感觉更冷了,两道橘色的灯光由远及近,我们都在期盼是林打过来的车,果真 不负众望,车停在我们面前,林下来给我们打开车门,一行四人奔向集合地点。
等到了集合地,天才开始发亮,我们先去一家羊肉馆喝羊肉汤,羊肉很新鲜,可我却没有食欲,心里更惦念的是四川的早餐,当我问林他们这里有什么早餐时,他说威远的小面比重庆的还好吃,我立刻就想吃了,可惜时间紧张,留待明天早上。
出了餐馆,我们向汽车站走去,短短的一段路,我却恍如梦境,感觉就象回到了老家,熟悉的街道,熟悉的乡亲,还有熟悉的空气......一个老乡在街道边劈竹编筐,真是久违了,我赶紧拿出相机照下,好像我老家大舅。

威远

我们来到汽车站,去我们那个徒步地方的班车还没有发,汽车站感觉很古老,又想起了我老家的汽车站,坐在车上看着那些背着筐挑着担的乘客觉得好亲切。
车向郊区开过去,一路上我的眼睛又忙碌起来,虽然是冬天,这里依然山清水秀。很喜欢这样和同学一起旅游的感觉,林做起了称职的导游,心情格外地好!老天也开恩,又是一个难得的晴天,在这边,联着三天的出太阳实在罕见,我们看来是人品爆发了!
一行十几人开始向山上进发,我期待已久的徒步开始了,可是却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它就是真的。队伍里几个熟悉的面孔,都是林徒步游记中看到的,随着走的路,我也见到了传说中的葫芦口水库,及至到山顶,才看出整个水库的形状,徒友们纷纷举起长枪短炮,那时候才感到自己的卡片机落伍了。
爬山的路并不陡,都是在农舍和菜地间穿行,这又令我感觉象在老家,很亲切。看到地里绿绿油油的菜,我忍不住要照下来,其实更想带回去。我们就这样拍着走着欣赏着,丝毫不觉得累,一会就到了山顶,山上的草长得很高很茂密,队伍像是在画中穿行,还有很多不知名的野花野果,让我更是欣喜万分。唐从一片芦苇里拔了两枝最大的送给我和杨,我们拿上它照了很多

葫芦口

越是到山顶路也开始崎岖起来,我们在齐腰深的杂草中穿行,脚下完全看不清,不由地我们相互搀扶着,杨像个大姐姐似的拉着我,唐在身后护着我,林在前面领路,还不时地回头给我们照相,我们就那样浅一脚深一脚地来到了一个巨石下,他们本地人很麻利地上去了,这时候林在上面拉,唐在下面托,把我和杨都安全地送上去了。这才让我体验到徒步的乐趣!
真是无限风光在险峰,到了巨石上面,所有风景一收眼底,我们不禁大喊起来,山谷里此起彼伏地回荡着,听着很美妙,大家拍不够,恋恋不舍,在临走时全体人员组合成千手观音拍了个全家福,好想所有人都是同学该多好,但我已经很满足了,本来以为只可能自己一个人来了,结果杨来了,没想到是唐和何也来了,而且给我提供了那么多方便和照顾,心里很是感动...
下山感觉很快,一会就到了葫芦口水库,我们在水库大坝上拿出了婆城猪圈的旗子留下了我们的合影,又完成了我一个心愿。在水库里我们还看到一个冬泳爱好者,实在佩服他们的勇气,在恒温的游泳池里我都怕冷,更何况在三九天冰冷的水库里,我们看着他上岸,林认识他,也是一个徒友,他过来打招呼,浑身上下不停地抖,我不知怎样才能让他尽快热起来

我们坐着那个冬泳爱好者的越野车回到了市区,已是中午时分,去宾馆接到何和司机,我们又奔赴餐厅,一桌可口的川菜,尤其那豆花,吃的心满意足。吃着饭,我们已敲定下午去近在咫尺的自贡去看看,哦,意外的收获,又可以多去一个城市了。
坐车很快地就到了自贡,还没进市区,就先看到世界闻名的恐龙博物馆,停下车,我们还是去看看,圆一个小时候的梦,其实对古迹不甚感兴趣,只是喜欢这样和同学在一起参观的感觉,我们看的很认真,也照了不少照片。
等到出来,大家又被对面一栋高大的建筑吸引,原来是西部皮革城,我们一行浩浩荡荡地进入里面,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分头行动,里面很大,我和杨直奔女装部,对于皮草,我兴趣不大,但是个学习的好机会,杨很在行,受她的影响,我也试了件她推荐的,穿着蛮好的,可我却没有购买欲,又转了几个店,就快到了碰头的时间,我们下去汇合,又被唐的司机陈师傅拉着去讲价,还好有收获。
可是已没有时间进城了,我们打道回府,晚上吃了顿美味的火锅,林又带我们来到一个别致的咖啡馆,大家好像才都轻松下来,这几天都象打仗一样,这时候,我们才可以聊聊天,喝喝茶,我们还期待着林的泸沽湖女孩,可是终没见到。

第6天
2013-01-02 周三

过了一个轻松舒适的夜晚,一早醒来,我好期待去吃宾馆的早餐,几天的密集大餐,我好想喝些粥,吃些小菜。拉着箱子到大堂,林已在那里等候,迫不及待跑到餐厅,真的好丰盛,几种粥各盛一碗,吃的好舒服。
林带着车送我们到城口,从他的车上拿下来几大盒子特产,让我们着实过意不去,唐的越野车上已塞的满满当当,脚下还放了两盒,依依惜别了林,我们往回返了,可是旅行并没结束,唐提议到内江市区看看,我很高兴,这些地方也许以后真没机会来了,就是来,也不知多少年后了,很感谢唐!
内江还不错,城市也在建设发展中,我们在沱江边停下来,在河边照相,逗留,很喜欢城市里有河,尤其河边还有很宽的步道,只能羡慕了。由于司机不熟悉路线,我们在内江没有过多停留,往重庆方向开去。
车到重庆境内,我感觉心跳又加快了,晚上,杨柳同学又叫同学聚会,黄老师要来,还有上次没见到的老班长要来,又将是一个激动的夜晚,一路上,同学的电话、信息不断,我们又忙碌起来。
忙的还有我的眼睛,看不够这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一房一道,我拿着手机不停地拍,在璧山何要回家了,他带我们到一家很有风味的鱼庄给我们告别,真是名不虚传,味道好极了。

璧山

到了璧山,穿过一个很长的隧道就到了沙坪坝大学城,我们的母校就搬到了那里面,留校的蒋教授邀请我们去新校区看看,我们欣然前往。
过了隧道,蒋同学就在路边接着了,又是他在前带领,一会就来到了新校园,蒋的爱人---我们308的舍友钟欢快地从高层新房里跑出来,我们三人在一起,笑语多了起来,两口子领着我们在新校区转了起来,虽然这里没有怀旧的东西,但承载了我们太多的感情,大家还是饶有兴致地到处参观、拍照、留念,驻足最多的还是新校区参照老校区建造的光棍坡和情人树,只是时光荏苒...
新校区的建筑大气宏伟,很有设计感,设备先进齐全,这是我们那时不能比的,尤其那个运动场,是我们当年的三四倍,而且还是塑胶跑道。想当年,男生踢球一个大脚就把球开到花溪河里去了,然后全场人员下河找球,找到回来再继续,一场比赛要多出几次拣球的时间。
我们看着,对比着,感慨着,真想时光倒流,回到我们美好的青春时光。不知不觉我们走完了整个校区,又来到了教师住宅楼下,钟邀请我们上去坐坐,正好看看她家新房。
蒋的父母热情地把我们迎进去,又见到两个老人,而且他们身体还是那么硬朗,真高兴!钟的儿子很乖,也很喜欢。

大学城

还在钟家聊着,杨柳那边已在催促了,从大学城到大坪正街还有一段路程,大家赶紧和老人孩子告别,又上路了,才让何下车时卸了些礼盒,此时钟又加上了几盒米花糖,好在分了两个车装,还不拥挤了。
还是蒋开车在前面带路,我们打着双闪跟在后面,此时外面的天空灰蒙蒙的,正是重庆的典型天气,连着三天的好天气今天结束了,但这似乎才是我想要的,想着明天此时就要离开这里了,不免格外留恋...贪婪地看着外面,想把它刻在心里。
等我们到了餐厅,天已完全黑了下来,
街灯大放异彩,霓虹灯闪闪烁烁,重庆的夜景格外美丽,还没从美妙的夜景飞回来,已有人在喊我了,原来朱同学和爱人在门口迎候着,三天小别,感觉就象没有分开,一大队人进到餐厅里,本地的几个同学已在了,黄老师还带了师父来,老班长也在,大家热热闹闹地入坐。
由于是第二次大聚会,同学间少了第一次的拘瑾,加上吃的火锅,气氛非常火爆,大家你一杯我一杯地喝着,我有幸喝着香芋汁,不再担心喝酒头晕了。席间同学自由组合,合影留念,我们308的四人引来了别的同学羡慕嫉妒,也是啊,每次聚会,只有我们宿舍可以聚全,我也深感荣幸!

时间飞逝,黄老师看大家喝的差不多了,建议散了,可是同学间还有些不愿离去,尤其杨柳,看得出她有点多了,非要邀请大家去她家坐坐,喝喝茶。
我们先送走了黄老师和她老公,大家开始在冬夜的街道上难舍难分,不知是谁说起大家当年曾经追过的女生,有的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而有些却是很多人不知道的,大家挨着问男生,开着玩笑,情绪格外高涨,美好的青春岁月啊!
当问到唐时,他很轻松地说没得,可是有同学不依不饶,说当年他有的,让大家猜,于是大家开始乱猜,他都笑而不答,更让人增添探究的劲头。可是想暴料的人也三缄其口,让大家不知是谁。
考虑到唐和司机出来四天了,晚上还要赶回合川,我们终于放过了他,也要就此别过,大家互相拥抱,可是抱了几遍了,依然走不脱,同学情在那一刻浓浓地表现出来,还是挥手上了车,把同学留在了越来越远的地方...
这次坐上了蒋的车,他两口送我们到宾馆,聊着同学的近况,不胜唏嘘。由于我们东西太多,他们送我们到房间里,不由地继续我们的话题,蒋忽然郑重其事的说,你们知道唐以前喜欢谁?就是你啊!我们都愣住了,不太相信。蒋继续说,当年你喜欢别人,好伤他的心啊!
原来如此!不胜感动!

第7天
2013-01-03 周四

又是一夜辗转反侧,杨又开始笑我,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一路都是沾我的光哦。我还有些象是在梦里,但是忽然想起昨天晚上在回宾馆的路上,唐给我打来电话,说再见了哟,以后要常来哦,我前面都不以为然,随后他说了句:"不能再说了,我要流泪了..."当时只是觉得对他了解太少,没想到他那么重感情,也有些为之动容,原来他对我还有这么一个故事。
王小姐的信息打断了我们的感慨,她问我们今天怎么安排,下午我和杨将分别去火车站和机场,时间还是有些紧哦,我们决定先去王家看看她的双胞胎儿子,再去朝天门看看,那是重庆的地标啊,定下来我们就赶紧收拾行李,可是看着那么多礼盒我们真难着了。
杨开始拆分礼盒,化零为整,尽量塞到她不算满的箱子里,而我箱子是已经满了,另外我也实在不想破坏礼盒的原貌,我打算买个大编织袋装到一起。等我们收拾好,退了房,王也开车到了宾馆楼下。
还是六年前去过王的家,那时两个小家伙才半岁,正是最累人的时候,王这几年一直雇着两个保姆帮她,她母亲也是一直在她家替她操心,这些年她磕磕绊绊终于把孩子送到小学了,稍微可以松一口气了,同学里我俩聊的最多,可以说是无话不谈,很多时尚都是她传给我的。

六年前我分别和林还有我们308去过王家,总以为还能找到一点熟悉的感觉,可是车都进了小区,我还没一点印象。
王的家人都在等着我们,一进门两个宝贝蛋就迎过来了,喊我娘娘,我第一个反映先要分清哪个是大双,哪个是小双,还不错,凭我对他们的熟悉,我还是分清了。很久没和这么小的孩子玩过,此时我们象老鹰捉小鸡一样满屋子抱他们,许是自己是女儿的缘故,对男孩子我格外喜欢,不由地抱着大双把脸沾在他稚嫩的小脸上,感受着孩子的可爱。
王拿来相机,给我们留下这珍贵时刻,
然后我们又和王的母亲合影,我的父母和王的父母还有一段渊源,我的父母去重庆旅游,王的父母陪同过;王的父亲也曾来过新疆找过我,这使我和王更近一些吧。
然后我们邀请王的帅老公和我们合影,几年不见,他更增加了中年男人的成熟魅力,忽然觉得我们班的男生在他面前都被比下去了,想想王还常在我面前抱怨他,唉,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由于时间有限,我们玩了一会不敢逗留太久,告别了两个小可爱和王的母亲、老公,我们开始了告别之旅。走在通往朝天门的路上,此时外面淅淅沥沥下着小雨,这正是我最期盼的,坐在车里,摇下车窗,感受做雨的滋润,心情无限美好!

朝天门

在烟雨朦朦中看景,感觉别有一番景致,我们先来到久负盛名的洪崖洞,这里晚上灯光璀璨,成为山城夜晚两江游的一个亮点,而白天看它又是别有洞天,仿佛一个迷宫,我们一会电梯,一会爬山,一会又是街道,很是有趣!
由于这几天都没有机会吃到我魂牵梦绕的重庆小面,我让王带我们去好吃街,还想着那里的担担面,在里面我已完全没有抵御力,哪样都想吃,还是在一间古朴的小店里坐下,王一口气点了好几种小吃,大有一次让我吃个够的感觉。我也不客气,开始饱享口福,吃的那个舒服啊,刚到时的斯文再无踪影。
吃饱喝足,我们开始在特产店里转转,不敢再买了,只能饱饱眼福。还是来到开阔地,看长江水、看轮船、看雾都,看不够,拍不够,重庆,真是一个爱上了就无法自拔的城市!
就要走了,又接到唐打来的电话,还是想来送我们,感动中又深感过意不去,不想再麻烦他了,我们一再婉拒。王在送我们去车站的路上才知道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她笑着说:"怪说不得,他一路陪到起。"
此时离愁别绪深深笼罩着我们,我们已无心再说那些往事,火车站比飞机场近,我就在站前先下车了,好在有棒棒帮忙,我虽拿了那么多行李,倒是最轻松的一次进站,这甩手掌柜当的

重庆

由于成了甩手掌柜,我就只需背个随身小包,距离开车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我开始在车站到处看看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