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破冰向南—南极半岛(2015)

@Janny Lee

破冰向南—南极半岛(2015)

42
第1天
2015-02-07 周六

在路上穷折腾了八年,历经海拔5200m和-420m之后,南纬66゜33′再也经不起任何等待。Ushuaia这个阿根廷小城跃然日程表上,感觉自己越来越迫切地想去看看地球上唯一不属于任何国家的第七大陆;没有降水的白色荒漠;没有定居居民的世界;储藏世界72%淡水的南极冰盖;远离人类文明的极端环境让人充满无限遐想,梦幻般的蓝色像一根风筝线紧紧拴着那颗充满好奇的心。
乌斯怀雅号是美国造C类破冰船,仅八十多位乘客的容纳能力在诸多南极船只中几乎是最小的,这条航线也在它所有航程中价格最高,它可能会在穿过南大洋德雷克海峡时饱受更多晕船痛苦,但为确保更多南极半岛的登陆时间,乌斯怀雅号可以驶进更多的峡湾和水道,而大吨位的游轮只能在宽阔的航道行驶,不具备乌斯怀雅号的各种便利,南极公约规定每次登陆南极大陆的的人数不能超过100人,在天气允许的情况下只有这样小容量的船可以保证所有乘客一次性登陆完毕,每天至少2次登陆,全程最少8次登陆,自然拥有更充分的时间去拍照观看动植物,体察生态环境和感受南极大陆的一切。船上的闲暇时间还有旅游探险、动植物、地质海洋、环境历史方面的专家级科学家们介绍南极。

功课做到这里,似乎所有的理由都指向2月11日启航的A110215这一航程,唯一进入南极圈的选择。

南极

计划路线

全程九个登陆点地图

第2天
2015-02-08 周日

船票、机票、签证、假期……所有当初以为是问题的问题都变得不是问题之后,仍然觉得此行的准备意外地顺利,似乎仍有意外藏匿在某个角落。一遍遍篦过以后阿根廷航空开始掉链子,无奈国内没有航司出票柜台处理效率低得无法直视,只得路上随机应变见招拆招。

出发的那一晚,坐在香港机场的60号登机门口时的心情,竟然和七年前在柬埔寨波贝边境那座桥上的心情一样,七年中走过的路带过的队瞬间汽化,我还是那一只菜鸟,不知不觉飞了很远,地球的样子越来越不一样,人生的角度不知不觉地偏移,慢慢欣赏起细节渐渐生活得认真,茫茫的迷雾已然消散,也似乎不知不觉地找到了自己……特别要感激爸爸妈妈的宽容和猪朋损友的鼓励,为了那些美得让人心醉的地方一直走……我并不孤独,只是有些路注定要一个人走。
南纬23゜25′
南纬34゜47′
南纬50゜20′
……
四次转机2.2万公里跌跌撞撞的飞行之后,El Calafate这个南部小镇慰籍了所有的磕绊。她拥有那种背包客看一眼就会喜欢上的精致气质。小镇太小,小得撒一把种子就能让她开满了花儿。

卡拉法特
El Calafate

这样蓝蓝的天空挂着纱缦一样的云,风儿领着满地野雏菊摇曳的情景,让你愿意和太阳一同起床,舍不得错过哪怕是一点点的阳光。山坡上的小屋面朝翡翠般的阿根廷湖,水鸟掠过湖面鱼跃欢腾不过是窗框里不断变幻着的油画。

若是我的窗户朝着一面这样的湖,每天在不同的光线下变换着不同的蓝,不知道逝去多少时光才会令人厌倦。

Hielo门口的路标没有中国,但我知道她在这里的西面。

小镇无论店铺还是民宅都被各自的主人涂成五颜六色,里里外外的细节里满是他们对生活与生命的宠爱。

街上散散步,随处便能遇到一个也喜欢伺弄花花草草的主人。

跟着狗狗沿一条小路走进来,可能就是个神仙住所,这里不知道是不是住着一个建筑师。

Aldea del sol 阳光村庄

每当风儿吹过,薰衣草就是这个小镇的味道,蘸着阳光就毫不客气地让你记住她,谁让嗅觉带来人最深刻的记忆呢。

色彩分明的蜜蜂哥翘着屁股在薰衣草上忙个不停,面对硕大的镜头一点也不怯场。

房前屋后满是月季、薰衣草、石竹、雏菊……让人心生妒忌,我也梦想有这么一个院子。

白色的小雏菊在街边屋旁,满地证明着她阳光般的存在。

回到客栈,樱桃树下站了一位胖胖的大姐正在踮着脚尖摘树上亮红色的樱桃,看见过走过来就递给我两颗,酸酸的味道一点也不让人担心……食品安全。

第3天
2015-02-09 周一

Schilling Hostal Patagonico的门脸不大里面却不小,沙发上坐着各地的背包客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在瞎聊着。老板娘的英文标准清晰,不用问她任何问题三分钟内已经表达得清清楚楚。得知我来El Calafate只是为了Moreno Glacier,更为了在冰川上来那么一段徒步,她马上帮我打电话联系。哪知道第二天的位置全被订满,只能自己叫出租车去徒步点赶Hielo的行程,费用增加近一倍。稀里糊涂睡到傍晚,值班的胖哥拼命敲门告诉我他已经帮我拿到1100比索的正常巴士位置,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毕竟是booking上评分8.7的客栈必须吐血推荐。
Moreno Glacier还是几个月前在转发贴上第一次看到。南纬52度附近,地球上冰雪仍在向前推进的少数活冰川之一。1988年前,每四年才崩溃一次,现在因为全球变暖每十几二十分钟就能听到一次崩裂或是垮塌的声音。据说莫雷诺附近还有另一个冰川兀沙拉(Upsala),比莫雷诺更大,时间太紧只能留作遗憾。

Moreno glacier

世界第三大冰川,绵延30公里,每年南太平洋吹向南大西洋愈加温暖的风,一点点把她推向死亡。虽然想象了很多次,真正面对她时仍然难以自持地身心俱醉。

从未想到浮冰在阳光下竟是如此的美,太阳就是一位时刻呈现惊喜的魔术师,所以阿根廷人才会如此深爱他们的蓝天和阳光吧。

这面巨大冰墙的魅力,不仅仅是她梦幻般的蓝,更是站在她面前时听到的声音,震撼到不仅让我心碎,连镜头都要碎了……

冰墙断面的层次,是时间最忠实的镌刻。

冰川对面的木栈道上有一些长凳,有人坐在冷风中等待她的垮塌,我想那里面必定有一个是诗人……

正面观景台呆上一会,我们便继续搭巴士绕到侧面的湖边乘船,十几分钟就能抵达徒步点,从这里上冰川。徒步之前,每个人都被要求绑紧徒步鞋再上冰爪,一双能够紧护脚踝并防水的徒步鞋有时候能救你一命。

每一双冰爪都是向导们亲自绑扎,结束后自己卸下来交回给向导,别看只是两条普通的布带,卸时弄残了我两片指甲。

冰川上看着都是冰粒没什么特别,捡起来发现每一粒都晶莹透亮,溶成水就是极致梦幻的蓝,忍不住经过每一畦都要多看两眼。

这个大冰洞旁边多了一个小家伙,边缘有层次地反射着光线,只留下不同深度的蓝……

在天空的背景映衬下,冰川的蓝是不是少了一点点的忧桑?

这一个多小时的徒步中,靴和防风裤的性能优越得无法直视。

徒步结束用冰川之冰斟上一杯,和向导Miguel来一个徒步者的拥抱。

第4天
2015-02-10 周二

早上拖着酸痛的小腿肚继续向南,两个小时后推进到陆地模式的最后一站:乌斯怀亚,阿根廷最南端也是南美洲最南端的小镇。南纬54゜的乌斯怀亚比埃尔卡拉法特大四五倍,背倚雪山面向比格尔海峡,与海岸线平行的主街道两旁集中着邮局酒店餐馆博物馆。
在船票代理安排的青年旅馆认识了一个退休的中国大姐,54岁看上去只有40岁的样子,上60升的背囊徒步轻而易举,而且已经在南美行走了九个月,不禁感叹一路尽是遇到大神级的人物。跟她们聊天能知道好些以前听都没听过的美丽地方,然后小心脏又被像擀面杖擀过一样大上好几寸,全用来长草了。

乌斯怀亚

在这里的房前屋后卖弄风骚的花儿与埃尔卡拉法特又有些不同,说它跟风信子一个科属,只不过是用理科生的口气说了句文科生的话,别跟我较真。

海边一艘破败的帆船上住满了海鸥,非常热闹。

明天我将从这里上船,乌斯怀亚港。

第5天
2015-02-11 周三

今天终于要登船了,一路进来英俊的海员在码头热情地对我打着招呼,走在海轮夹道的大路上有一种感觉:渺;还有一种感觉叫做好莱坞。
室友是一个来自美国肯塔基州的科学课女教师,带着一只穿紫色背心的泰迪熊公仔,特别有生活激情的那么一人,每天早上起床她都会跟泰迪熊说早安,回来房间也会问问它今天过得好不好,还不时根据天气变化给她的泰迪换衣服。
行李收拾后大家集中在培训室互相介绍,香槟甜点伺候完便是救生演习,美国中国英国德国荷兰印度……想想来自13个国家的88位乘客40位船员,将在这世界第二小破冰船共度12天11夜,即视的温馨。

乌斯怀亚

当船离开陆地的那第一公里时,看着船上的缆绳和逐渐变小的乌斯怀亚眼眶湿润起来,突然发现这次是要远航……

第6天
2015-02-12 周四

第一晚比格尔海峡上的浪还不算是太大,一晚上悠悠地晃晃睡得还不错,第二天一早醒来发现事情似乎没有预期那么乐观,站着哪怕是5分钟就觉得胃好像一块在空中挥舞的抹布各种翻腾,躺下就好了一点点也就那么一点点。坚持到中午果断找医生拿晕船药服下睡到六点,愉快地回复到出厂设置。晚上十点太阳落下时窗外的陆地都不见了,大概是过了比格尔进入德雷克海峡,船上响起安全广播:甲板不再开放,所有船舱内的行走需要两个手都空出来以便抓紧扶手。果然是人见人怕鬼见鬼愁的西风带,很高兴认识你!问题是我两只手都用来抓扶手用什么手拿东西呢?用嘴叼着么?
坐在对面的印度大姐淡定地拿起毛线针,面朝大海,手织毛衣……心里是不是温暖花开我就不采访了,印度味的英语我还不是那么适应。

德雷克海峡
Drake's Passage

船舱每个房间里不仅有呕吐袋,过道扶手每隔半米也贴着一个呕吐袋,也就是时时刻刻都能让你见到呕吐袋,想吐便吐,任性!。每次经过就看到某处的呕吐袋又少了一个……上帝保佑你们,阿门!

第7天
2015-02-13 周五

半夜醒来发现桌上的东西都斗转星移到地上,检查一遍没有破损就让他们都在地上呆着,躺在床上继续用平底锅煎蛋的仪式感受西风带7米高的浪头,祈求上帝不要让我们遇到超过10米的大家伙。
早餐时我已凭借自己敏锐的观察将船上的中国人大约扫射了一遍,这里简单做下介绍:
梅姐:来自南京大神一枚,跟我一样独行到此,多年行走江湖经验丰富,磨房穷游上的天地蜉蝣,经常求拣的小伙伴可以加她,肯定是脾气特别好功课特别全领队一枚。

鸥一家:来自北京的八岁小女孩鸥、孩儿她娘和孩儿他爹。一家人住我对面房间,小女孩有一特点:嘴永远擦不干净。认识我以后应该可以擦干净了,我告诉她用舌头把嘴舔一遍再擦准保干净。还有另外一特点:二。口头禅:“我想跟你玩儿~~”
上海组合:两对年轻夫妻,暂且称为老婆哥携眷和军舰哥携眷。老婆哥对老婆那是没得说,放在嘴里怕化了的那一号;军舰哥特别能吃,在军舰里待过大风大浪的什么没见过,属于不吃药也没事儿的那种。
北京组合:四位来自北京的亲戚组合,其中一美籍华人,大叔不管大风大浪每天必运动最少半小时,平板支撑俯卧撑啥都上,其余三位一看年轻时都必是不俗的美女,一开口就知道是帝都的范儿,亮点在于她们带了三根擀面杖!
船上还有一位美籍台湾阿姨人也非常好,我们时不时也聊聊天。另外一对美籍香港情侣,互相之间说白话对我们说英文,可能普通话实在非常普通。行吧,姐就把百年不说一句的Cantonese也掏出来跟你们唠唠。

大伙聊起来昨晚的大浪一片惨况,有从床上摔下来的,有连胆汁也吐出来的,反正基本分为三类:不吃药也没事;吃了药就没事;吃了药也有事,非常同情最后一种。我的美国室友居然两次从床上掉下来我却一点都不知道,我看着那床20CM高的护栏,觉得说成是飞更贴切一些。但是欧洲品种和亚洲品种在晕船问题上,还是明显体现出食物精细程度与自然环境反应的反比关系,作为进化得更完整的亚洲人种我表示坦然接受这一事实,早在肯尼亚观察非洲人种时我就有此随时会被人拍砖的结论。
观察室里的桃子、苹果和黑布林好吃得不得了,我一边组织思想火花进行逻辑排序,一边啃着苹果一边听大神们讲旅行故事,其实也有那么一点点忙不过来。能在这里相遇的都是多年行走世界各地的骨灰级行者,好多好玩有趣的奇葩故事神奇景观。

进入德雷克海峡整条船据目测以左右45゜全面开启振荡模式,最难的不止是直立行走(做人都困难啊啊啊~~),还需要各种单手操作洗漱冲凉洗头上厕所,这些才是生计大难题。大伙分享总结后举例说明如下:
冲凉:随时可能被各种角度像飞饼一样被甩在冰冷的不锈钢内墙上;
撇大:坐在马桶上也能给你甩掉下去,如果……仅仅是如果就够提心吊胆的了,正常进行的几率微乎其微;
洗脸:只有下面船舱的水龙头是正常的水龙头,上甲板的洗漱水龙头必须拧住不放才能有水出来,一只手在水龙头上,一只手要紧握扶手,然后呢?你用脚来洗脸的欲望与日俱增。
……

第8天
2015-02-14 周六

早上六点多起来船似乎平稳了很多,不再360度都摇了基本保持在左右的直线水平上摇,但眼前除了海浪仍是白茫茫一片啥也没有。到甲板上透透气,发现无论到哪里总是能看到一些海鸟在船尾追逐浪花,不怕湿了翅膀不担心被狂风卷走,不知道他们如果累了可以在哪里停歇。有的海鸟还会停在水面上逗着浪花玩儿,一身铁掌水上飘的功夫。
再过6゜就是极圈了。我的房间203正好在船身前端,舰桥正下方,不时地就上去看看现在的纬度到了哪里是不是进了圈圈,各种莫名激动。
下午五点探险队开始培训IAATO条约、橡皮艇注意事项、第二天登陆计划和登陆点介绍,详细无比,比如:
衣服要放防水保暖;防水靴要套在防水裤的里面;一个衣服口袋争取只放一件东西别套手套的时候把别的东西掉出来被封吹走了不要紧,被企鹅吃了可能是致命的;不要从岛上带走任何东西,包括石头,企鹅生蛋全靠它们了;关于在岛上是否可以喝水进食新陈代谢所有细节,重点只有一个词:hold on。

德雷克海峡
Drake's Passage

南大洋的海水是从未见过的黛色,染得浪花也有几分优雅

舰桥远眺,仍然没有陆地。

第9天
2015-02-15 周日

天刚亮窗外就有了浮冰,翻身起床原来我们已经到了lemaire channel,可惜浮冰挡住去路,向导Agustin改变计划调头向东北方向Paradise habour 天堂港的Brown考察站,这样仍然能够在上午完成一次登陆,如果天气情况理想今天大约可以完成三次。

南极半岛

2-15 计划登陆地图

被浮冰挡住去路的Lemaire Chanel,在黎明的光线下风情万种,极像是一个小麦色皮肤的冷峻美女,冷傲地看着我们。

早上八点的太阳,从乌云中间露出一点下巴,刚够涂满峰顶那一点点。

这里的浮冰已渐渐开始具备各种造型,在海面与乌云之间扁平且狭窄的空间里各种千姿百态。

看着橡皮艇一个个放下来,首次登陆的心情就跟蚂蚁在爬似的。穿好防水衣裤和救生衣的小伙伴们经过水靴消毒号牌登记后,分别在船侧放下的楼梯下艇,五六分钟的拉风快艇就靠上期望已久的第七大陆,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阿根廷的布朗考察站。

第二便是嗅觉器官受到的极大摧残,企鹅这味道就是兔子它娘啊,不知道用嘴呼吸企鹅粪分子是否也会进入体内。

满地黑黑白白的萌货都刚孵出来不久,浑身的绒毛没有换毛分不清是巴布亚还是阿德利,走三步摔两跤一身的屎脏兮兮的,扯着脖子追妈妈要吃的,换毛之后毛色漂亮整齐矜持走路重心也把握得娴熟多了,唯一没变的就是二性。
第一次登陆不知道该干什么好,臭得蒙圈了只会埋头跟着向导Lida一路走,上到雪坡发现她带我们去坐滑滑梯,从超过10米的雪坡上滑下来相当拉风也相当拉雪,后裤腰里拉了一车的雪,当然有的人是滚下来……裤腰里的雪化掉后混合着汗水那感觉简直让人语言系统果断崩溃。

橡皮艇随后载着我们游弋在浮冰和悬崖之间,看斑斓的悬崖上筑巢的蓝眼鸬鹚和浮冰上懒洋洋的威德尔海豹,深浅不一的蓝色浮冰各种造型漂浮在天堂港,让人倘徉在各种美丽的蓝色想象之中。

中饭以后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便又开始穿救生衣准备Damoy point的第二次登陆,踩着近乎深至膝盖的雪气喘吁吁地爬上雪脊,这时候蓝天也微微露脸,衬着雪山托起港湾里的浮冰和两艘游船,渺小的人影在此之下是如此的微不足道,地上我淡蓝色的脚印,是不是带有一丝丝宁静的仙气……

返回橡皮艇的路上,偶遇一只巴布亚企鹅Gentoo penguin,笨笨地从我面前摇晃着摇晃着,它是如此专心地走路,以至于对我的存在完全视若无睹。

晚饭后紧接着又来,这一天都在不停地穿装备和卸装备,下午湿了裤子袜子非常不想去,原来我的裤子是防风裤不是防水裤,超过水靴靴筒的水深水仍然往里灌,结果Agustin大手一挥:你没袜子了么?去!

Port Lockroy里的英国科考站改造的博物馆虽然是南极半岛最受欢迎的登陆点之一,主要原因是这里全是女的。每次登陆人数不能超过60人,其他的先现在橡皮艇里溜达着。博物馆从外面看上去不大里面却五脏俱全,售卖纪念品的商店里一色的美女志愿者,据说每年有七万件纪念品在这里盖戳邮寄出去。但是……我忘记带我的明信片了。

通往考察站的木栈道上,时不时就有一只小企鹅横穿,啄啄你的防水靴咬咬你的裤子,人家刚从壳里出来啥都没见过,有的还干脆踩住你的背包绳调戏你一番,各种萌转状把人笑翻过去。

若是碰上一两只晚上吃多了点的,翘起屁股飞起一根抛物线就能屎你一鞋子,看这重心把握……姿势可还优美?不小心还拍到一张菊花照就不帮你们丢人了。

夕阳下的海面,是否像一首悠长的歌?

也不知是浮冰在倒影中,还是倒影在浮冰里

第10天
2015-02-16 周一

2-16计划登陆地图

原以为越过德雷克海峡痛苦的日子就算完成了一半,哪里知道从biscoe island外围穿过南极圈更甚,风浪相比德雷克海峡有过之而无不及,从直线型海盗船变成369度海盗船,整晚的平底锅煎蛋基本没睡,早上起来不压一粒晕船药万万不敢早餐。这绝望的心情从语言系统里简直调不出哪怕一个形容词。此行依据父亲大人的价值观,是非一般级别的花钱买罪受,成本与难受程度成绝对正比,这是花大价钱买五星级活罪的顶级残虐线路,没有之一。我不入广告界谁入广告界……

南极圈

在如此晃荡的船体里我还在用生命吃早餐时,能有心情拍下这张图的人太令我崇拜,是否有种想用量角器的冲动。鸥她娘此时悠悠地飘来一句:谁还用量角器,现在有APP好不好……

极圈内的下一个登陆点会是哪里呢?可能是Detaille Island, 当然……天气情况允许的话,连我们晚饭能不能喝到汤早餐有没有燕麦粥都是由天气决定的……depends是2015年顶级残虐线路里最潮用语。
南极圈内的天气果然多变,默默的一根看不见的线,里面的雪都是横着下的,听起来是不是很霸气?如果真的登陆,估计我的哥伦比亚热反射防暴雨装置会更加霸气,可惜……最终这还是没有登陆的一天,队长最后通知恶劣天气放弃登陆。

但也有一天里最让人激动的节目,就是Agustin在广播里数着我们的经纬度,直到在13:40乌斯怀雅号通过了南纬66゜33′,我终于进入南极圈了!香槟!

船靠近德塔耶岛时在船右舷附近突然出现一群五六只的逆戟鲸,从海面跃起时能看到三分之二的身高,不是身长是身高……,后来发现极圈附近该鲸种比较常见,只要水面突然喷出一股水雾,就能随即见到逆戟鲸的背脊,这货呼吸起来动静比较大。

生物学博士Lida一边指给我们看一边教我们如何通过背上的鳍来判断雌雄,结合实际看到的动物消化前几天在海盗船里的培训常识果然是生动易懂,大自然的学校真是奇妙。

第11天
2015-02-17 周二
French passage

2-17 计划登陆地图

面对这样层次的蓝色,只恨相机镜头这样的装置不解风情。

Yalour Island

也许是弥补昨天的遗憾,今天天气美好得让人不太敢相信,连Agustin自己都很兴奋,远处那处神仙一样的地方便是今天我们的第四次登陆目的地。

飞往仙境

以阿根廷海军军官名字命名的Yalour Island 亚勒群岛,没有任何一个考察站。

缺少云影,阳光该有多孤独……

云影蓝调香草慕斯,好想好想舔一舔。

阿德利企鹅肚子上的毛在阳光下真是灼灼生辉,可惜不能上前摸一摸……会挨骂的。

快来快来,这儿有几个大个子。

白眼框的阿德利企鹅,萌得很认真有木有!

哟!

每每看到企鹅在岩石上孤独地守望着,我都觉得他们是一枚思想者。

换个地方也必须思考,今晚吃啥呢?

我并不孤独,也并不是独自守望着……

应该是企鹅爸爸不慎掉到雪地里的一枚蛋,还没出生便夭折了,企鹅妈妈回来肯定得把他休了吧?想起那些出海后便没有回来的企鹅妈妈,他们的孩子很多出生没多久便饿死了,应该弄个APP整合一下资源……

南极燕鸥专辑

浮冰专辑

Galindez Island

第五次,我们终得以成功登陆人气最旺的Galindez岛的乌克兰基地Vernadskly。

1996年乌克兰以1英镑从英国人手中接手,看到这个价格不免让人怀疑是不是哪个败家子打麻将输给人家的。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做介绍的大个子,俄语味儿的英文我楞是一个字没听懂,那舌头弹得跟……弹棉花都听过吧?

这里与英国考察站截然相反的它就是个和尚庙,全荤。最受欢迎的地方是有一张台球桌和华丽雕刻的木质吧台,我想这里应该是曾经来过一个木匠。吧台里面的旗帜横幅都来自于到访的船只,左下角的中国国旗瞧见了吧?上面的签名……忘记了。

因为我被吧台里挂的不同款式的内衣吸引了一下下,都是游客换酒喝留下的,和尚庙的文化难免不俗。我们可爱的美国乡村女教师就大方地摘下来她的内衣……换了一杯辣味的胡椒伏特加,还详细给我描述了那杯伏特加的口味:不是很浓烈,像……的味道没听懂。

晚上照例丢全天活动进行了回顾,还顺便消化Lida对今天看到各种海豹的特点对比,觉得自己好像参加了一个学校的南极动物冬令营,而我估计是里面最不认真听课的那一个。
突然,Agustin通知明天一早五点半闹铃不用早餐六点登陆去Orne Island看帽带企鹅……我毫不怀疑自己英文太烂听错了时间,结果这厮居然重复了三遍,更加惨绝人寰的是第二次登陆紧接着在早餐后,全天又是三次,差一点腿软给这爷跪了,这简直是一南极拉练营,还是平均年龄五十岁的受练团队,外国老头老太太真是经折腾。

第12天
2015-02-18 周三

2-18 计划登陆地图

我还在梦着乱七八糟不知道什么好吃的,反正就是很好吃,闹钟响了。这个时候中国的家家户户正在年夜饭,我却他大爷的要起床去登陆!还是空着肚子去登陆!我努力寻找着比惨绝人寰肝胆俱裂更恰当的词来形容此刻的心情,无奈脑供血不足。更让人眩晕的事情还在后面,待我梳洗完毕穿戴完毕各种登陆装备下去一看,连防水靴的消毒池都没准备好,居然第一时间想着队长估计没能起得来呢吧还没我起得早,真是脑子被门夹过还被驴踢了。回舱拿东西的时候遇上隔壁邻居,他居然跟我说get off……眼前一黑,这个词组啥意思啊?这能把人活活吓死好吗?这是大年三十不是愚人节啊哥们儿,我的英文怎么这么差了啊连美国农民都不如啊……耳鸣目眩之后捕捉到了另一个单词Too many ice……too……many……ice. 您这是破冰船好吗好吗?不是应该见冰破冰见鬼拿鬼的吗?喝杯咖啡吃了几块巧克力好像神志清楚了一些脑供血少许恢复,琢磨着可能这名字应该这么念:破!冰船!
总而言之,一大早起来的万紫千红都白抹了,继续睡吧难得船妥妥地呆着不闹腾了。

Cuverville island

虽然第一次登陆没了,船上看到的Errera Channel的黎明景色仍然美得让人停掉呼吸,就是冷冷的那种美……

没有太多光线的黎明,有一种透彻心扉的宁静

有幸又见鲸鱼

Danco Island

补眠一个多小时,总算是真的要登陆了,还是吃饱了以后的登陆,各项指标均恢复到出厂设置。说好的9:15我又早早到了消毒池,上第一艘艇第一批登陆Danco Island. 刚上岛就见到巴布亚企鹅铺满了岛面,有的刚从水里上来特别油光水滑。

你们在看啥看啥?

没换毛时像阿德利企鹅,一换毛就华丽转身成真正的巴布亚企鹅。

喂食的企鹅妈妈被追逐得好辛苦。

队长说爬到250米高的山顶可以看到整个半岛的景色,可是从靠岸的地方我完全看不见山顶在哪里。

跟着前面向导的脚印埋头一路走到喘,抬头一看旁边俩企鹅跟我一个方向,看我停下来它们也停下来,傻乎乎地看着我卖萌,真是不知道上帝怎么造出这么一款傻得冒泡泡的生物来。

从Danco岛上看我们的船,是不是也有几分仙气?

大概半个多小时后终于满身是汗地上了山顶,才发现我们登陆的是一个360度都跟雪山隔水相望的圆形小岛,站在山顶皑皑白雪上360度全景拍摄远不如眼睛拍了放在心里的画面美,神仙一样的地方。我此刻就觉得相机这东西实在对光线依赖过度,早晨和黄昏想拍点白色背景整个就是一二级伤残。

光线斑驳地从云缝里撒在海面和近乎垮塌的山间积雪上,广角拿不下细节之美,长焦收不尽壮阔之丽,唯有上帝赐予我们最精确的器官,才是欣赏上帝之作最好的工具。

下山时小心翼翼地循着前面游客的靴印感觉自己特别像一只经验丰富的狗……快到山脚时发现这脚印怎么都只有企鹅的了,抬头一看再往前就是一陡坡,转左才能看到靴印,我又着了企鹅的道……还好没摔一身的企鹅屎。

旁边一只企鹅看自己走得跟我比越来越慢,索性俯身把肚子放在雪上用翅膀划着走,速度立刻就跟了上来,经过我旁边还斜睨我一眼,那嘚瑟劲别提多欠揍,贱鹅就是矫情。

继续浮冰专辑,上帝的作品

个人最钟爱作品

浮冰游弋时看到一块冰上躺了仨,就中间这只Crabeater seal 食蟹海豹有表情,它们的牙齿长得可花哨了。

爷,您终于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知道咱感动的死过去了吗?

第六次登陆一返船,正好是中国时间大年三十晚上大家吃完年夜饭看春晚的时候,已成功完成第六次南极半岛登陆拉练的中国人民立马奔向卫星电话,向祖国人民发去贺电。随机抽取的数位听众必须得大宴数顿方能安慰我饱受创伤的味觉器官,尤其是那个问题好多老抢着说话手机尾号88的小伙伴,您造成的业务事故必须三斤椒盐濑尿虾才可以销案。

Neko harbor

下午三点登陆Neko harbor的时已是中国羊年第一天,深一脚浅一脚爬上200米高,被哥伦比亚热反射给捂出来一身的汗,干脆把家伙全卸了一件毛衣坐在山顶看风景。阳光斜斜地照向一片布满浮冰的海面,没了风来捣乱,水面将天空中的云朵全数披挂在她的身上,这片静谧的南极美景也许是此生庆祝新年最特别的方式

别看鸥小小年纪,跌跌撞撞地摔了几个大屁墩也还是坚持爬了上来,一同安静地坐在崖边欣赏脚下这片冰、山、雪、海的协奏,听着旁边积雪崩塌的声音,我刚提气准备抒情,这个跟屁虫在旁用她清脆的北京腔飘来一句:“您能描写得美一点吗?” !@@#¥!#¥#@%¥% 特别想拿企鹅屎糊她一脸……

坐在山坡上听到两次雪山崩塌,过了一会水面的浮冰也开始流动起来。

天色渐暗,回到船上前发现船周围已经满是碎碎的浮冰,橡皮艇底部被浮冰刮擦出各种声响,若是被蹭破进来点儿水什么的,我们能看着眼前的大船往水里沉一回么?周围的橡皮艇来得及救援么?我那么饿能在水里冻多久?得找多大的浮冰才能把我托得起来?原来我穿了救生衣啊,那我用什么姿势游回船可以更快……

迟到了11个小时的年夜饭特别热闹,来自东南西北的13个中国人在餐厅一角贴窗花,挂福字,国旗什么的布置了一番,火头军管事的不知道哪里翻出来一条国安队的绿围巾咱也挂上了。虽然包饺子的要求被船公司拒绝,但是这顿饭吃得依然温馨热闹。

第13天
2015-02-19 周四

2-19 计划登陆地图

Deception Island欺骗岛因为著名的尼普顿风箱Neptunes Bellows而成为南设得兰群岛最受欢迎的秘密天堂,马蹄形状的环状岛屿只有南向有一个230米宽的火山墙端口,断口中心水面下2.5米有一处能刺穿船体的岩石,2007年就有一艘船的船体被它在船身上弄了条25米长的裂缝,280名游客的航行被迫中断。

Deception Island

虽然我看着断口没有那么险峻,作为具备一定情商的有为青年必须要崇拜一下Captain的经验和技术.

还没进到欺骗岛的内海就能感受到与其他岛屿的差别,毫无生命气息的岩壁、阴冷惨淡的色彩。

登陆的捕鲸者湾是一片黑色的沙滩,不时落着几只贼鸥在啄食企鹅的尸体,而我们一只企鹅也没有见到。

贴着沙滩低飞的贼鸥

海狗懒懒地躺在某处,或是三两只在打斗着不知道是不是争夺雌性海狗。

黑色沙滩深处有几处还没有被黑色火山灰完全埋没的鲸鱼骨,似乎仍在那里提醒来到这里的人类,在这里曾经被屠杀的5000头鲸鱼被剥去鲸脂被熬煮肉骨那不能安息的灵魂。

曾经用来熬煮鲸油的巨大熬油锅和储油罐在这里慢慢生锈。

巨大的储油罐不知道要装多少鲸油杀多少鲸鱼。

剥皮船和驳船的船舷以下都埋在火山沙里破败不堪,一片被人类文明抛弃的凋敝景象。

埋葬45个人的捕鲸者公墓已被火山泥流掩埋剩下两个十字架,虽然我看不懂但我觉得他们应该在这里求得鲸鱼们的饶恕,地球上任何一种生命都没有权利如此凌辱另一种生命,无论他们是否站在食物链的顶端。时间会向他们拿回暂时得到的一切。人类将想象放飞在宇宙无数个天文单位里,不也被歌者弹出的那一张二向箔所嘲笑了么……

形成欺骗岛的火山目前仍然是高度活跃的火山口,最近一次喷发是1970年,地热似的这里有一段适宜沐浴游泳的地方,踩在沙滩上就能感受到从底下火山口隔着鞋袜上来的热量,也让这里变成在南极游泳唯一可以实现的地方。实际上温度适宜游泳的只有靠近沙滩不到半米的区域,往深处水依然很冷。

看到金发美女享受的表情了么?拍到纯属偶然,不解释。

目睹了鸥噘着小嘴纠结的全过程,最后她还是勇敢地下去体验了一把,成为船上年龄最小的下水者。回船的路上还在小声嘀咕着,让妈妈不要给爸爸说怕会挨骂。

海狗看到这里这么多人围观也悄悄游过来想凑热闹,可惜队长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哪里容得尔等撒野,赶紧退下。

白顶信天翁Albatrosse 专辑

富有攻击性的彪悍贼鸥Skuas,让人联想到秃鹫。

南极半月岛
half moon island

终于在最后一个登陆点半月岛拍到了清晰的蓝眼鸬鹚,电脑上放大能够清晰辨别出它们的蓝眼。

除了蓝眼鸬鹚,帽带企鹅chinstrap penguins 也是我们在最后一个登陆点才看到的第三种企鹅,小眼睛特别聚光。

小得压根分不清它是醒着还是睡着……或者只是眨个眼,这二货眨眼比较慢。

不同的是品种,相同的是守望。

Snow petrels? or sheathbills?

海狗专辑

半月岛上的海狗成片躺在沙滩边上群殴,同时还发出各种口哨声引人围观,一点也不低调

第14天
2015-02-20 周五

南极半岛行程到第五天已进入尾声,全程一共登陆九次,因天气原因取消登陆两次,也就是说事实上一半的时间都在德雷克海峡上,想想回去还得经过一次这鬼地方我就胃痉挛,赶紧回去吃药,这药不能停……

第15天
2015-02-21 周六

流水账本应该这样结束了的,但最后一天实在让我不舍得省略这数百字。

上午队长重新回顾了一遍此前讲过的臭氧,还与大家同唱他的臭氧之歌,唱着唱着我就莫名其妙地给感动坏了,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我们也只有一个臭氧层……

乌斯怀亚号

接下来的南极知识小竞赛我们居然又拿了冠军,美国乡村女教师在最后的电影娱乐题上太凶残,大大拉开了此前在生物地理上的差距,两瓶红酒中午又把我给喝坏了。

战利品。

全程所有的计划行程,实际行程日志包括当天的温度经纬度坐标,船上所有的课程资料全被收录进入光盘,最令人感动的是里面video,队长说:“如果你的朋友问你在南极看到了什么,请让它们看看这段视频……”看着看着我就彻底控制不住放下了亚洲人的泪闸。

这张南极11日海盗船登陆拉练证书,浓缩了我们各种快乐和震撼

最重要是内心深处在这冰天雪地远离人类的地方收获的宁静和经历的那些人和人,人和动物之间最简单的细节,也许我们并不需要那么多的聪明,人类的聪明确实是一面防护网,隔绝了伤害也隔绝了最简单的美好。但是走进南极,这里会让你相信在这个浮躁的世界里我们珍藏在灵魂深处对单纯美好的信仰真正存在,她鼓励我们用更主动的态度去关注一切发生在身边简单的线条,风景并不会很远很远,身边哪怕是一个微笑、一缕光、一朵花、一粒沙……都可以是一道风景,修行至此人生何至于乏味。上天的赋予虽有长短差别,但他在此处亏欠你的必会在别处补偿。

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我的美国乡村女教师回来了,我想着她回去可以将所有发生的一切分享给她的学生,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在这里看到的一切,以及比看到更多的一切,从此这个世界也许又多了一种角度。她突然哭了……我第一次觉得我豆腐渣一样的英文似乎也并不影响我们的交流,她懂得我也懂得。等我像她一样年纪的时候,我也许还会将这段镌刻在记忆深处的故事告诉我的孙儿:
“让奶奶给你们说一个故事,在这个地球的最南边,有一个神仙一样的地方……”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