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2012春 —— 横跨欧洲(维也纳篇)(3)

@skyone

2012春 —— 横跨欧洲(维也纳篇)(3)

4
第8天

  2012年4月2日晚上从因特拉肯出发,分别在伯尔尼和苏黎世转车后,在苏黎世登上了去维也纳的卧铺。欧洲的火车卧铺,其实很一般,还比不上国内的硬卧,尤其是下铺的高度太低了,根本没法坐直,上中下铺的高度基本一致,不管怎样,凑合一夜就行了。可能是由于白天高原反应有点伤身体,那夜我睡的很好,竟然一夜睡到天亮,没有醒过。
  2012年4月3日早上醒来,列车就奔驰在了广袤的东欧平原上了。早上7点半到达维也纳车站,去hostel(Wombats City Hostel Vienna - at the Naschmarkt)放下行李,办理check-in之后,就直接去了美泉宫。

欧洲的卧铺火车,条件真不怎么样。

维也纳美泉宫
Schloss Schönbrunn Gardens
我的评价:
去了美泉宫后,才终于把哈布斯堡家族的关系搞清楚了,欧洲的历史,各国王室通婚,很混乱,然后就弄不清了。

  美泉宫是座落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西南部的巴洛克艺术建筑,曾是神圣罗马帝国、奥地利帝国、奥匈帝国和哈布斯堡王朝家族的皇宫,如今是维也纳最负盛名的旅游景点。其名字来源于1612年至1619年在位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蒂亚斯,传说1612年他狩猎至位于Meidling和Hietzing之间的凯特堡,饮用此处泉水,清爽甘冽,遂命名此泉为“美泉”,此后“美泉”成为这一地区的名称。1743年,奥地利女皇玛丽亚·特蕾西亚下令在此营建气势磅礴的美泉宫和巴洛克式花园,总面积2.6万平方米,仅次于法国的凡尔赛宫。

Schloss Schönbrunn

  美泉宫设计时的规模和豪华程度与凡尔赛宫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但由于财力有限,原设计并未能如愿。现在的美泉宫共有1441间房间,其中45间对外开放供参观。整个宫殿是巴洛克风格的,但是其中有44个房间是洛可可风格的。美泉宫虽不能和凡尔赛宫相比,但依旧显示出了哈布斯堡王朝家族的气派。宫殿长廊墙壁上是哈布斯堡皇族历代皇帝的肖像画以及玛丽亚·特蕾西亚女皇16个儿女的肖像。后来随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同上断头台的法国皇后玛丽·安托瓦奈特少女时代的画像也在其中。

  可惜在美泉宫内部不能拍照,里面和凡尔赛宫一样,也是十分奢华。买的SiSi Ticket可以参观40个房间,并且有中文的语音导览。我用纸笔记录下了一些细节,用文字描述。
  从一开始的门厅开始参观,第2个是卫兵厅,住着皇室的侍卫,语音导览的背景是“拉德斯基进行曲”;第3个是等待厅,供访客等待皇帝,里面还有一个台球桌供等待的时候消遣;第4个是皇帝的办公室;第5个是皇帝卧室;第6-8个是过渡的厅室,用来隔开皇帝的工作和生活区域;第9个是皇帝和皇后的婚房;第10个是公主的会客厅,传奇的茜茜公主就是住在这间房子里面的;第11个是皇室餐厅;第12个是一个早餐阁,用于皇室主要成员吃早餐;第14-15个是肖像画厅,其中第14个挂了平民的肖像画,第15个挂了皇室的肖像画;第16个是明镜厅,莫扎特就是在这里进行了第一次在皇室面前的正式演奏。我记得导览里说道:“10岁的莫扎特演奏完后,像个孩子一样一下子跳到了皇帝的怀中。”第17-19个挂了很多的风景画。

第21个是大节庆大厅,是个很大的厅室,用于正式的宴请宾客,以及之后的舞会;第22个是小节庆厅,用于规模稍小的节庆使用。在这两个厅中,语音导览的背景音乐放了“蓝色多瑙河”,这个奥地利第二国歌。在小节庆厅的两侧,各有一个中国阁,里面收藏了很多的来自中国的艺术品。第25个里面挂了一幅“马戏场面”的油画。第26个是一个很大的礼仪大厅,用于皇室的婚礼等重大场合。里面有一幅有关婚礼的油画,画着迎娶的马车排了一圈又一圈,就像世博会排队那样的回形队伍,蜿蜒直到维也纳城门口。这个厅里面还有一幅画,按照画面上事件发生的时间,莫扎特不应该出现在画面上,但是因为莫扎特太有名了,画家在后来作画的时候,把小莫扎特也画了进去。第28个是蓝色中国沙龙,第29个是漆画厅,里面有很多来自中国的艺术品,奥地利皇室对中国的艺术品情有独钟。第30个是拿破仑厅,第31个厅展示了中国的瓷器;第32-35个都是展示了各种油画;第36个原先是一个露台阁;第37个是帝国厅,里面有著名的“帝国彩床”;第38个是皇帝父亲的住房,第39个是狩猎厅,里面展示了皇室狩猎的器具,以及几幅狩猎时的画作。我也只能通过回忆用文字记述,因为不能拍照,所以还是得自己亲眼去看。

  从背面的皇家花园回看美泉宫,确实没有凡尔赛宫恢宏,但是茜茜公主的故事,让这个宫殿更加增添了迷人的色彩。
  美泉宫背面的皇家花园是一座典型的法国式园林,硕大的花坛两边种植着修剪整齐的绿树墙,绿树墙内是44座希腊神话故事中的人物。

园林的尽头是一座“海神泉”。

美泉宫的最高点是凯旋门。

从凯旋门的位置看美泉宫以及皇家花园的景色,以及美泉宫北边的城市风光。

在皇家花园里面,看到传统的马车,拉着游客上山。

在美泉宫前面的广场上,还品尝了维也纳的特色小吃——苹果派。

  离开美泉宫,乘坐地铁到了维也纳的城市公园。说到地铁,顺便说一句,我们到维也纳之后,买了48小时的公交票,可以在48小时内任意乘坐公交,票价是10欧。但是在买了之后,除了第一次使用前打了一个日期valid一下票之后,后面就再也没有用到过。问当地人,他们说可能会查票,反正我2天里面没遇到过。但是还是不建议逃票。

环路周边
Ringstrassen
我的评价:
环城林荫大道,虽然只有4公里长,57米宽,但周边都是蕴涵古典主义风格的建筑群。

维也纳的城市公园,类似于海德公园,看来每个城市都有这样的绿地公园。

  在城市公园里面,最有名的莫过于金色的约翰施特劳斯雕像了,雕像上约翰·施特劳斯正在拉小提琴。
  了解音乐的人都会知道约翰·施特劳斯家族:父亲老约翰·施特劳斯,代表作《拉德茨基进行曲》等,大儿子小约翰·施特劳斯,代表作《蓝色多瑙河》、《维也纳森林的故事》等,二儿子约瑟夫·施特劳斯,代表作《既是第一也是最后一首》等,除了这些圆舞曲外,还有《吉卜赛男爵》轻歌剧、各种各样的波尔卡等……
  这家人就是音乐界的传奇!

  在城市公园里面,找了一家餐馆,吃维也纳最著名的炸猪排,还有旁边的配菜土豆,味道真的太好了。

  从城市公园开始,沿着环路,就可以走遍维也纳的大部分景点,首先是在一个不知名的广场(就算知名也是德语,不知道怎么翻译),看到了莫扎特的雕像,前面的草地里面还有一个高音谱号。

  然后就到了霍夫堡宫门口的英雄广场,霍夫堡宫就是奥地利的皇宫。打个比方吧,霍夫堡宫相当于北京的故宫,美泉宫相当于北京的颐和园。
  这位骑着高头大马的,就是欧根亲王。他是神圣罗马帝国元帅、军事委员会主席。他的军事天才、殊死精神和战斗激情使他扶摇直上,29岁便成为帝国陆军元帅。大土耳其战争期间,在中欧和巴尔干三度击溃土军,大同盟战争和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时期,两度与法军交战,并将法国逐出意大利。1718年他大胜土耳其,拿下贝尔格莱德。他是出色的战略家,也是懂得激励人心的领袖,被认为是当代最伟大军人之一。

霍夫堡宫对面的玛丽亚·特蕾西亚广场,两侧分别是维也纳自然史博物馆和艺术史博物馆。

沿着环路继续走,就到了奥地利国会,正面是雅典娜的雕像。

继续向北走,这绿树掩映中的建筑,就是维也纳市政厅。

在市政厅对面,就是维也纳有名的城堡剧院。

然后不知不觉,就进了维也纳大学。

多瑙岛
Donauinsel

  从维也纳大学出来,改乘地铁,往北走,去看维也纳的联合国城,在日内瓦看了一次万国宫,现在到了维也纳又看了另外一个。联合国驻维也纳办事处、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国际原子能机构在这里办公。

  联合国维也纳总部就在多瑙河畔,步行10分钟就来到了多瑙河。
  诗人卡尔·贝克一首诗赞颂了她:“你多愁善感,你年轻,美丽,温顺好心肠,犹如矿中的金子闪闪发光,真情就在那儿苏醒,在多瑙河旁,美丽的蓝色的多瑙河旁。香甜的鲜花吐芳,抚慰我心中的阴影和创伤,不毛的灌木丛中花儿依然开放,夜莺歌喉啭,在多瑙河旁,美丽的蓝色的多瑙河旁。”

多瑙河的干流从维也纳城边流过,但是有一条支流穿过维也纳城,地铁到城中的多瑙河时,刚好夕阳西下。入夜,维也纳这座城市,也进入了梦乡。

第9天

  2012年4月4日,维也纳的第二天,继续感受她的历史与音乐。先去了斯泰芬大教堂,教堂塔高136.7m,其高度仅次于科隆教堂和乌尔姆教堂,居世界第三。

斯蒂芬大教堂
Stephansdom

  教堂始建于公历十二世纪,最早的建筑部分是现在的大门和左右两侧的门墙,为罗马建筑风格。哈布斯王朝统治奥地利后,又对教堂进行了重新扩建,修建了南北两座高塔。南塔先造,有136.7m之高,为歌特风格的典范之作,高达136米,在世界上排名第三。北塔后建,又具有文艺复兴的味道。所以这是一个不对称的教堂。十八世纪时,大教堂又进行了一次扩建,同时对外面的墙壁以巴洛克建筑风格为基调进行了整修。

屋顶上引人注目的由黄绿黑三种颜色组成的臂章图案以及代表哈布斯堡王朝的双头鹰。

圣斯蒂芬大教堂出来后,在一个过街人行横道,这个标志让人费解。

  路过位于市中心城壕广场的鼠疫纪念碑,这是为纪念1679年鼠疫结束而建。据说1679年一场鼠疫,维也纳有14万人由此丧生。鼠疫纪念碑是个典型的巴洛克式建筑,精美细腻。奥地利人用这种方式来纪念他们所遭受过的灾难,让人敬佩而感动。

维也纳霍夫堡皇宫
Hofburg
我的评价:
豪华、奢华

  霍夫堡皇宫在德文中是宫廷城堡的意思。皇宫是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的宫苑,坐落在首都维也纳的市中心,哈布斯堡王朝正是在这里统治庞大的奥匈帝国的。自1275年至1913年间,经过多次修建、重建,最终才演化成了现在的模样。皇宫依地势而建,分上宅、下宅两部分。上下两宅各有一个花园。上宅是帝王办公、迎宾和举行盛大活动的地方,下宅作为起居接借宿用。
  霍夫堡皇宫记载了弗兰茨·约瑟夫一世皇帝时代多民族国家由盛而衰的景象。

  然后就进入霍夫堡宫参观了,首先看的是皇家银器馆,看了才知道奥地利皇室是多么的奢华。

  然后是茜茜公主博物馆,在这里认识了这位传奇公主。博物馆里不允许拍照,这里就多用点篇幅介绍她传奇的一生吧。茜茜这个名字经常在小说和电影里被错写为Sissi,茜茜本人签名时可能使用Lisi,但因为手写体的字母往往难以区分被误解为Sisi。
  茜茜公主本名伊丽莎白·亚美莉·欧根妮,1837年12月25日出生于德国慕尼黑,是巴伐利亚的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公爵(威滕斯巴赫家族的一个旁支)与威滕斯巴赫家族的路多维卡·维廉米娜(巴伐利亚国王马克西米利安一世的女儿)的次女。她在施塔恩贝格湖畔帕萨霍森她父母的宫廷里长大,她的童年是相当无忧无虑的,因为她父母在王宫里没有任何职务和义务。

  1853年茜茜随她母亲与姐姐海伦赴奥地利伊舍,计划的是海伦应当在那里受到其表哥、奥地利皇帝弗兰茨·约瑟夫一世的注意。出乎意外的是弗兰茨·约瑟夫一世爱上了茜茜。两人于1854年4月24日在维也纳结婚。作为结婚礼物弗兰茨·约瑟夫将伊舍的行宫送给了茜茜。此后这座行宫被改建成了一个E字形。
  从一开始茜茜就很难接受哈布斯堡王朝宫廷内所使用的严格的宫廷规矩,因此她在皇宫里非常孤立。她本人喜欢骑马、读书和艺术,而这些又是维也纳宫廷无法理解的。婚后她很快生了三个孩子:索菲(1855年—1857年)、吉赛拉(1856年—1932年)和鲁道夫(1858年—1889年)。但茜茜不准对她的孩子的教育施加任何影响,她与弗兰茨·约瑟夫之间的关系开始恶化。她的儿子出生后不久她就离开了奥地利长期旅行,其中去了马德拉、英国和匈牙利。茜茜始终对匈牙利民族持同情心,1867年奥地利-匈牙利折衷方案达成后她与她的丈夫一起在布达被加冕为匈牙利女王。

  此后不久她生了她的第四个孩子,玛丽·凡内芮(1868年—1924年),她是茜茜与她丈夫弗兰茨·约瑟夫在这段短暂的重新和好时期里的孩子,据说她是茜茜的爱女。但此后不久茜茜就又开始了她的旅行生活。1890年她开始在希腊的科福岛上建一座宫殿。她称这座宫殿为阿喀琉斯宫,并在宫前树立了一座阿喀琉斯的像。茜茜非常喜欢阿喀琉斯,因为两人同样的倔强。但后来她对这座宫殿又丧失了兴趣,1907年这座宫殿被卖给了德国皇帝威廉二世。
  1889年她的儿子,30岁的奥地利太子鲁道夫与他的女友一起在他的行宫里自杀,茜茜从此陷入忧郁症,再也没有恢复过来。从此以后她只穿黑衣服,在她的周围她收集了许多已故之人的东西:阿喀琉斯、海因里希·海涅和她的堂兄路德维希二世。有时她梦到她自己的死,有时她会在海上希望会起大风暴,这样她可以与她的船一起沉入大海。

  茜茜公主1898年9月10日在日内瓦被意大利无政府主义者卢伊季·卢切尼用一把磨尖的锉刀刺杀身亡。卢切尼本来想刺杀奥尔良公爵,但奥尔良公爵临时将他的行程改变了。而茜茜当时虽然匿名在日内瓦逗留,但报纸上还是报道了她的行踪,因此卢切尼决定刺杀茜茜。
  很可惜,茜茜公主博物馆里面也不能拍照。离开茜茜公主博物馆后,又去了皇家家具馆,因为这个地方的门票包含在了SiSi Ticket里面。个人觉得这个家具馆没有什么意思,更像是一个仓库,顺便展览。
  之后,又赶赴金色大厅。很遗憾,在维也纳的两天里面,金色大厅没有公开演出,因此没法进入感受最纯正的音乐会了。

维也纳金色大厅
Goldenr Saal Wiener Musikvereins

在金色大厅前,这样子班门弄斧?我一直非常后悔小时候没学小提琴。

维也纳热能垃圾处理厂
我的评价:
是工业,还是艺术?

  4月4日早上,在斯泰芬大教堂的广场上,我们碰到了兜售另外一个音乐会的门票的人,想想还是听场音乐会吧,虽然我知道那场音乐会肯定没有金色大厅的好,应该是针对游客的,但是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离晚上的音乐会还有一点时间,于是我去了百水先生设计的维也纳热能垃圾处理厂。
  这是一座五颜六色,十分奇特的高大建筑,光看外表的话,你绝不会想到这是一座垃圾处理厂,而以为又是一件艺术作品。工厂内部的运作流程(焚烧垃圾来产生热能,并对产生的残渣,废水等进行完善的净化处理)充分体现了环保与节能的理念,令人赞叹。

维也纳
Vienna
我的评价:
维也纳最后一夜,聆听音乐会,看城市夜景。

  晚上的音乐会还是不错的,在维也纳这座空气里都充满音乐气息的城市,怎么着也要听一场完整的音乐会。一个13个人、首席小提琴做指挥的管弦乐队,略显寒酸,演奏了施特劳斯和莫扎特的全部代表作品,并且穿插了歌剧、芭蕾表演,以《蓝色多瑙河》和《拉德斯基进行曲》结尾。在《拉德茨基进行曲》奏响的时候,观众也配合鼓掌,真的不错,就是没有能够轻轻鼓掌和加重鼓掌的区别。当然啦,不论是作为游客,还是乐队,都不能和金色大厅的新年音乐会比,不过听这么一场音乐会已经很棒了。

晚上的斯泰芬大教堂和白天的相比,又是另外一种感觉。

皎洁的月光穿过云层投射下来,维也纳的夜,充满了梦幻。

维也纳多瑙河的夜景

  维也纳,作为音乐之都,确实处处都有音乐的气息,这是一座空气中都弥漫着音乐的城市。而这次没能够进金色大厅听一场音乐会,也留下了一些遗憾,未来有机会,一定要去金色大厅听新年音乐会。
  从4月5日开始,要一个人独自旅行了,之前的团队旅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乐趣,之后的独自暴走,就是独行的乐趣+对自己的锻炼了。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