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广州纪行——粤行粤摄粤生活

@Tiss·紫杉树

广州纪行——粤行粤摄粤生活

48
第1天
2013-01-22 周二
广州
Guangzhou

广州其实是我很早就想去的一个地方。
大概小学的时候读余秋雨的《文化苦旅》,那时候他还没有成为如今文化界的争议焦点,书中《五城记》一篇便有大篇幅描写广州的风土人文。
作者去广州的时节,也是在农历年底,春节前夕,比我略微晚一点儿。然而文中那个温暖而世俗的广州却始终成为了一份情结。
后来不知怎么的,认识了越来越多的广州朋友和同学。在交流中也越来越想去粤地一探究竟,走访这座城市寻常人的生活足迹。

2011年的秋天,恰逢淘宝旅行打折,同学帮我抢到了一张极其廉价的去广州的机票。于是便开始了行程计划。只是世事难料,最终未能成行。后来一次和ZSTU的另一位朋友打算结伴前往广州,也是由于各种横生枝节而不得不作罢。屈指算来,2013年这是第三次广州计划了。事不过三,无论如何这次应当不再有意外。

于是在早早地做好了前期的各类准备工作之后,1月22日的清晨,启程南下。

晨10时,降落白云机场,即报平安。

到住处安顿完毕以后,到广州下肚的第一顿,路边的虾仁肠粉加料。

老巷子。

西关老屋即景。

姑娘蹲在老屋前玩手机,而老屋的背后是高耸的大楼。传统与时代的碰撞有时候就是这么不经意。

绿意掩映中的老屋,走到近处,门上挂着游客止步的牌子,意味着此处仍有住户。

荔湾博物馆。

荔湾湖公园,路边行道树挂满灯。等过了年会有水上花市,只是我没机会看到了。

仅仅是为了荔枝湾路这个好听的名字,我在荔湾湖边来来回回转了好几趟都寻不见路牌,才发现原来被拦在了修路的隔离带里面。隔离带外张贴通告云,荔湾涌开挖,预期一月底完工。不知如今怎样?

夜色下的西关。饿了,找家副食店坐下,来一碟肠粉,与本地人别无二致。

店家围坐在铺子里吃晚饭,门口货车的驾驶员则抓紧时间打个盹。

从荔湾湖边沿龙津西路向南,再向西转进恩宁路,一直走,就到上下九步行街了。
早前广州朋友说上下九步行街其实对于外地游人没有太大价值,每座城市都有这么一条步行街,也都大同小异。到了实地以后,觉得确实如此。然而寻访最一座城市寻常的一面,不就是我此行的目的么?

应该是在上九路和下九路的交界处。

在上下九逛了一半,朋友来电,约去喝夜茶。

很多人心目中广州最出名的是早茶,然而其实茶市一天从早到晚都有,而茶点无甚大异。我这几位朋友又是昼伏夜出的夜猫子习性,出来喝早茶是万万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于是就只能是相约夜茶了。

于陶陶居酒家。

一日小记:

夜茶食毕,与朋友一同步行回住处,从上下九往北然后沿着地铁一号线的线路,直到农讲所,再往南,似乎刻意绕了远路。回来以后对着地图一看,今晚徒步走了大约十公里。

下午在朋友工作室小坐,留下整个行程唯一的一张自拍。一身行头都是工作室的,略喜感。噗。
夜宿珠江北岸某酒店。团购的江景房虽然离江还是远了那么点儿(隔了一条不大不小的街),但胜在便宜,倘若有空,晚上在落地窗边看看对岸灯火喝喝茶,倒也不错的。

第2天
2013-01-23 周三

一德路-石室圣心大教堂-陈家祠-沙面岛

一德路其实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熟悉的名字。在我们这个圈子里,这条俗称“意大利”的街,早五年前大约是可以和香港九龙的广华街Kwong Wah Street相提并论的。然而世事沧桑,如今的一德路早就不复昔日了。当年这条街的常客,如今多半也入而立之年,有自己的事业与家庭了。
其实一德路只是恰好路过而已,我的最终目的是在一德路北面不远的石室圣心大教堂。

时值新春将近,一德路上到处都在卖节日用品。

路的尽头便是大教堂。

A strange mixture。

教堂周围的各种小景。

这位和蔼的修女,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扭头问我:“你是外国人吗?”

唱圣诗的修女。左边那位便是我之前在修院门口遇到的。

陈家祠,早前是家族祠堂,如今已经改为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然而其实整个陈家祠建筑就是一个大工艺品。充满岭南文化特色的木雕、石雕、砖雕布满祠堂建筑各处,令人赞叹。而博物馆内呈现的各类民间工艺品和制作流程更让人体会到岭南文化的风采。

呃,上面是不是写得太像软文了?-_-

博物馆里有很多向这样的工艺制作流程展示,很形象,非常适合对于想要了解岭南手工艺术的游客。

离开陈家祠,乘地铁一号线到黄沙站下再步行一阵,就到沙面岛了。
沙面岛和厦门鼓浪屿有一些类似,在历史上曾为外国占领。沙面曾经是英法等国的租界和各国领事馆的所在地,现如今也依旧有不少外国组织机构驻扎在此。然而,比起被旅游业侵蚀严重的鼓浪屿,沙面仍然是非常生活化的。

沙面大街。

沙面也有一座小教堂,比起石室圣心就显得不那么威严,而更加亲民。我路过那边的时候,正有情侣在拍婚纱照。

沙面岛上有很多有意思的雕像。

呃,雕像似乎在和墙上的告示唱反调呀。

走累了,正好路过沙面小学,门口的空地上有学生在打羽毛球踢毽子,便坐在升旗台上看着他们玩。

然后,然后,这群熊孩子就把羽毛球打到树上面去了……

路口有一家星巴克,大概也是整个沙面岛上唯一游客聚集的地方了。小坐一会到傍晚天色将暗,返程。

一日小记:

早晨在一德路上碰到两个小姑娘用粤语向我问路,我只能尴尬地回答不好意思我不是本地人。囧囧。
中午因为陈家祠出来晚了,赶着去沙面岛,所以午饭只是匆匆在路边的全家便利买了一份肉酱珍珠肠。我想我真的肠粉吃上瘾了,回杭州以后也几次拉着同学去找肠粉吃。当然这是后话了,而且始终也找不出在广州旅途中那份异乡异客的心境。

今天晚餐是广州本地的老朋友D boy召集了三五位贴吧的广州吧友吃饭,也是广州菜式,不过就不是特别的有特色,相对家常一些。
回到住所又和一个朋友跑出去楼下不远的百花甜品吃宵夜。店面不大,装修也不见光鲜奢华,然食客甚多,甚至还有开着玛莎拉蒂跑车的白富美专程前来。
朋友点的是椰汁西米,按他的话来说椰汁西米就像他的个性,毫无特别之处。而我的红豆沙里面居然加了陈皮,那个刺激味道实在太让人崩溃了,像是某种化学品。

唉半夜写游记到这里饿了,睡觉去。明天再续。

全家的肉酱珍珠肠。微波炉出来的东西卖相毕竟不如现做的好,不过味道倒也尚可。

PS:夜宵的陈皮红豆沙绝对是此次广州行最为黑暗的黑暗料理啊啊啊啊啊!!!!!

第3天
2013-01-24 周四

中山纪念堂-越秀山-北京路步行街

之前在安排行程的时候和朋友提起中山纪念堂,都表示值得一去。毕竟广州关系着整个中国现代史的开端,而联系两者的人物就是孙中山。对于这座城市,他的意义太重要。

不巧的是那天中山纪念堂正好安排了什么活动,我去的时候,已经封门清场。只能在外远观了,把更多的时间留给它背后倚靠的越秀山。

趁着警戒线还没拉,我钻到纪念堂的窗外隔着窗户拍了几张。展板已经立起,穿着道具的工作人员就位。庄严的总理像下放着人偶的头,总觉得有一种Crossover的诙谐感。

中山纪念堂的背后便是越秀山公园。早年孙中山先生曾在山上屋子读书治事。后来陈炯明叛变时炮击越秀山,将屋子炸成废墟,所幸孙及时逃脱。

山门不大,也不用门票,尽管信步拾级而上。

越秀山不仅大小景点遍布,也是本地居民日常锻炼休闲的所在。我去的时候已近中午,山上却依然有不少人在锻炼。似乎每一座城市都有这样一座山,不在于高大巍峨或者宏伟壮丽,却总是平易地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

盘根错节下的广州老城墙。

在城墙下练舞的大伯大妈。

城标,五羊雕像。

给自己的包留个念。从中学到现在,从上学到旅行,它是我出行最忠诚的伙伴。

越秀山上的镇海楼,也就是现在的广州博物馆。里面陈列很紧凑,展品并不能算多但是粗中带细地勾画了广州城的发展史,还是值得一去的。

自拍姑娘你抢镜了。

镇海楼前桂香飘。

楼前克虏伯城防炮口下的小情侣。百年激荡风雨洗礼之后的安宁与温情。

镇海楼边城墙上陈列的广州老电车,104路车却配了101路的站牌。和杭州电车一样,它是一座城市交通发展的记忆与见证。据说杭州的K155路电车即将恢复了,也许有一天,广州的市民们也会在道路上找回早年交通的记忆。

镇海楼上用超广角拍的广州市区。那座塔是中山纪念塔,也在越秀山上。塔内有阶梯可以登顶,想来塔顶风景更好,但是阶梯被铁门锁着。

镇海楼前的落日。

日暮时分,从山上下来,看到一群大学生在空地上快闪,旁边有人在摄像。音乐结束,姑娘和小伙子们一下散开,或站或坐,叽叽喳喳地用粤语说笑着。

这是一次有趣的巧合。我刚刚告别了一座城市的历史与黄昏,转眼却又在暮色四合中撞见了她正在喷薄的朝气与活力。倘若大而化之,历史的轮回莫不如此。

夜游北京路

傍晚的北京南路。其实北京路南端离我的住所并不远,于是我和朋友决定先坐地铁到较远处吃晚饭,然后沿北京路一直走回来。

晚餐是广式烧腊。

一路走,一路拍。

人行天桥是流浪人的栖身之所。广州似乎流浪汉特别多,前晚路过一个小广场,朋友本来说进去看看,到口子上突然停了脚,说算了不打扰他们了。才发现广场里横七竖八全是睡着的流浪汉。

其实晚上的北京路倒不见得有多热闹。

Lonelyman。此时已过凌晨,街已走到尽头。

一日小记:

中午在越秀山上又被操着粤语的老夫妻问路了……不过看到我茫然的眼神他们也明白了,一笑置之。下山回来的时候在地铁站又有两位大娘用粤语让我帮忙买地铁票,还好地名我听懂了。

因为今天的行程安排比较宽松,于是早上在路边吃了一碗虾子云吞面,加上“个性全无”的椰汁西米。云吞大个料足,竹升面劲道,很赞。
只是有一个问题让我比较好奇:为什么这里很多食肆的醋都要特地标明是浙醋?作为一个浙江人,我们自己平常多见的反而是山西陈醋和镇江香醋。浙醋有什么优点,我都不知道,广州朋友对此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咳咳,大宝,你是不是又要说我想得真多了?

这个胶卷洗出来用错扫描仪了,头上两张早点色彩极其悲剧,修了好久才凑合能看。。。Orz

第4天
2013-01-25 周五

太古仓-广州塔-黄埔古港

太古仓其实是一个老码头改造成的创意园,和杭州老运河船厂改建成的运河天地类似,不过历史就更加的悠久一些。建筑很有feel,作为拍摄的外景地不错。

广州塔也就是所谓“小蛮腰”了。六百米高。门票很贵,但是广州全城的景色都能一览无遗。不知是值还是不值呢?

比较囧的是,地铁赤岗塔站出站直接就是广州塔的地下建筑,加上时间紧张,所以没有拍到塔外的全景……

观光大厅的名字叫星空。

四百多米高空的透明地板。

世界最高的空中邮局。

画明信片的小姑娘。我在给泓手绘明信片的时候她走过来问能不能给她一张画,我答应了。

黄埔古港在琶洲的最东面,地铁坐到八号线的尽头还要再转一班公交车才能到达。古港不仅是一个景点,在它边上不远,其实就是现在的渔村。

我们在渔村巷子里大费周折地找到了吃食,艇仔粥。这家的艇仔粥似乎在广州名气不小,朋友说不少广州市里人都专门开几个小时车来吃。不过味道确实是不错的。

曲里拐弯觅食中……

粥铺,其实就是民家。

艇仔粥、螺肉、油炸云吞。

广州最早的海关旧址,现在是博物馆。

渔村的集市,很热闹,很乡土,感觉像是回到了十年前老家农村的集市。

集市啥都卖,不过还是农产品为主。

年过花甲的老太太依然在集市上做着生意。没有客人的时候,就围成一圈儿打麻将。

似乎这里不久之前刚举行了什么船赛,村头公告栏贴满了村人对船赛赞助者们的感谢状。

下午回程的地铁站,即景。

Last night @广州。

一日小记:

今天的主旋律是迷路。
去太古仓的时候发现地图上原本看好的路线居然是死胡同,只能折回绕一圈沿第二条路线走。后来在黄埔古港喝粥的地方网上提供的地址也是错的,转了好一会才问到路。这两次“迷路”的经历直接导致最后没能去成中山大学。
不过中大本不在行程安排内,只是后来考虑到时间可能充裕才添加的,所以也不算什么大损失啦。费尽曲折找到的艇仔粥的美味也确实弥补了些许的遗憾。

晚上没有什么安排,吃过饭便早早回到了住处,路上买了点吃的,坐在窗户边看了会夜景,这便是在广州最后的一个晚上了。

第5天
2013-01-26 周六

归途&后记

清晨的沿江中路。这是离开广州前最后的影像了。

Finally, everything comes to an end。
粤地之游,尘埃落定。算是了了多年来的一个心愿。

最后一个早晨,本来打算再去吃最后一次肠粉和云吞面的,不料睡过了头,只能直接赶地铁去白云机场了。

本来旅程中每天都在手机里记了帐的,但是手机备份目前没有合适的软件导出,大略估算了一下,除去来回机票和住宿费用,没有超过一千。详细开支留待将来再贴出来吧。

当然,短短五天四夜的旅行,想要真正读懂一个城市的内涵,难免会有这样那样的疏漏和遗憾。完美难寻,或许等到将来的哪一天,再有机会弥补吧。

最后,此游记写给大宝,感谢你在我最无助的时候给我的支持。

All the journeys in the future, may I can be with you.


2013.2.14凌晨

PS:
这篇游记的点击量大大超出了我的意料,而评价也让我感到很意外。作为一名外地游客在走马观花中草率写就的一篇游记,能够获得这么多当地人的认可,我觉得很满足。谢谢你们。

因为系统一些奇怪的原因,部分文字和图片在我编辑好以后可能发生了错位的现象,我已经修改很多次了却仍然会出现。如果你在阅读中遇到,敬请见谅。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