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彩云南现

@余生余斯

彩云南现

10
第1天
2012-12-21 周五
丽江古城
Lijiang Old Town
我的评价:
诗画中国:云南

“天雨流芳”,纳西族语言的音意则是“读书去吧”。纳西木氏素以“知诗书好礼守义”著称,在位年间兴书院建学馆蔚成风气,也使得丽江古城沉淀下了厚厚的文化底蕴。

木氏代代世袭,历经元明清三代22世470年。直至清末大部分木府建筑毁于战火,又遭“文革”破坏。1996年的一场大地震让世界发现了丽江,在当地政府和世界银行的共同努力下木府才得以重建。

木府风云

木府,丽江木氏土司家族的寓宅院。朱元璋建明朝后,纳西族首领xxx率众归降大获赏识,于是朱将自己的姓氏去掉一撇一横赐其以“木”姓,世代镇守丽江。

古城里小吃的口味真是良莠不一,很多看上去新奇想尝鲜的都很差强人意。

第2天
2012-12-22 周六
泸沽湖
Lugu Lake
我的评价:
山光随水性,岧峣傍古津。泛渚察鱼近,摇浪狎鸥轻。日晴成一碧,暮合气氤氲。问讯君寐否,潮动月娥心。—— 于中国•云南•泸沽湖

从丽江进入泸沽湖地界的第一个观景台,6小时车马劳顿,被这蓝天翠湖绿木青山一扫而空。

遇山遇水遇情遇泸沽湖仙境女儿国千古风流,忘景忘物忘我忘人世间红尘烟云梦一抹沧桑。辗转了5个多小时的山路,中巴车爬上一个小土坡后,泸沽湖的美景阒然闯入眼帘。

冬天日出晚,晨曦在湖光山色间起起伏伏,睡到7点多安安生生的出门,大落水码头边已经聚起了一群群越冬的红嘴鸥。

6块钱的米线,比丽江的实在多了。

早晨,摩梭人在玛尼堆前绕上三转,口中默默诵经祈祷平安如意。

里格观景台

沿着公路顺时针环湖,过了里格便是尼塞。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落,至今仍保持着最原始的状态。没有酒吧,没有客栈,湖边一对情人树看护着女儿国的良辰美景。

泸沽湖,摩梭族最富盛名的就是他们的“走婚”了。男不娶入,女不嫁出,男女若是相互中意,日间约好晚上花楼相见,男子不能正门进入,须得爬窗上墙然后将帽子挂于窗外以示今宵有约,次日天明前即离开。暮来晨去日渐往复,感情深的关系稳定下来直至终身,相互不合也会另寻相好。

给我们划船的摩梭族大妈,看似严肃但和人说话时总是和颜悦色,一把好嗓子不负我对高原人民的豪迈印象。

我对美食不甚敏感,但神女湾老赵的炸鱼,依然留下了印象。将新鲜湖鱼开边炸至肉酥骨脆,浇上特质的香料油汁, 爽!

赵家湾的水又是另一种颜色和光泽,蓝色转为青绿,清澈见底。这边盛产杨花,对,就是水性杨花的杨花。有阳光时花开水面,没阳光时潜在水里。能做菜,清香可口我们一路吃了好几回。

冬日的泸沽湖天色晴好,没有午时太阳的暴烈,夕阳下的里格散尽柔和温馨。

在浪放给电动车充电时走入一户摩梭人家,正好小伙子过两天结婚,问其是否走婚,笑着回答当地很多人家早就没这种风俗了,婚服也是西服婚纱而非民族式样。当这群摩梭族的孩子放学走过走婚桥时,我不知道他们这代还能承接多少的当地文化。

草海是泸沽湖西侧出水口上的一片沼泽,夏季时绿草青葱,冬季则金光闪烁。草海里的野鸭野鹅蛋不是一般的香,走婚桥头的小吃不可错过。

离开里格前看到一座小山头,虽赶时间但依然拉着老妈冲上去,不出所料,山合百曲湖湾,水天依依献蓝。

拍这张片时忽感背脊一凉,回头看原来是一对姐妹在围观,于是聊了起来。他们一行10人,全是在独行或三三两两出游,在丽江偶遇或经人介绍后结伴而来。云南就是这样的地方,能拉近人的距离,无论你怎么来都不会孤单。

第3天
2012-12-23 周日
雪嵩村
Xuesong Village
我的评价:

雪嵩村是离玉龙雪山最近的村子,地处偏僻几乎没有游客。沿着村路一直往雪山方向走去,天地越来越开阔,走到尽头,只见一家子在山脚下修建新房。

雪嵩村和先生与他的妻子。第一次路过时没见着新人,和老爹热情的递烟,还塞给我们一把喜糖。回头时看到了这幸福的一对,大妈一个劲的请进门吃饭。回家后把给他们拍的几张照片寄了去,不知道会不会是他们大喜之日那天比较professional的影像记录。

白沙古镇
Baisha Ancient Town
我的评价:

白沙锦绣艺术院,国家特级刺绣大师,莫美艳女士。在白沙,竟然遇到了老乡,还是学校的头号导师,顿时觉得小村有种卧虎藏龙的感觉。莫大师让学生带我们参观了陈列室的精美展品,不过价格也贵得惊人,创外汇的大杀器。

在丽江、束河已经商业化和嘈杂到让人光听名字就略有些反感的现在,很多老外开始往更偏更宁静的周边小村探索,白沙就是其中之一。主街两旁,不少老房子已经或者正在改建成咖啡馆、餐馆、客栈、商铺。略夸张的说,在白沙我看到的洋文和中文数量几乎一样。

文海村
我的评价:

去文海村,纯粹是我闲的。盘山公路开了1个多小时,来到地图上很偏很偏的文海。传说中越冬的候鸟已被一座正在兴建的水电站轰走。文“海”,也变成马儿撒欢的草场。

虎跳峡
Tiger Leaping Gorge Hutiao Xia
我的评价:

虎跳峡本不在计划之内,觉得花钱包车买门票去看块石头实在不值,想徒步又担心老妈太累,没想到她竟然主动请战。

长江第一湾
Yangtze River First Bay
我的评价:

山村即景

长江第一湾。源起青藏高原的长江进入云南后一路南下,在石鼓镇突然又逆流向东北,形成一道大V字。

夕照,玉龙雪山。

第4天
2012-12-24 周一
剑川县
Jianchuan county
我的评价:

转车时没赶上,索性打算逛逛,问老乡剑川有啥玩的,指向了离车站不远剑阳楼。适逢元旦,各乡县机关的文艺团体在此举办演出,看了“鹿鹤同春”几个地方戏,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沙溪古镇
Shaxi Ancient Town
我的评价:
红檀烬,半舞歌台半结禅。半结禅,余梦明朝,古道青衫。夜就松明漫音书,风过马铃下重峦。下重峦,烟醉尘寰,悲欢百端。—— 忆秦娥 于中国•云南•沙溪

沙溪很古老,历史的纵轴可绵延至春秋战国的深宫檐宇。唐宋时期南诏大理国的兴起,使其成为茶马古道上的重要一站。弯弯曲曲的黑惠江从镇东缓缓流过,始建于明代的玉津桥上已没有南来北往的马帮,一对恋人站在桥上守候着日出的到来。

一早起了霜冻,镇上的小溪流到黑惠江上竟然冒起了白烟。

从大理远道而来的马队过了玉津桥后前行百米便来到这座被当地人称为“街子门”的东寨门。当年由于寺登街的繁荣,往来的马帮富商成为附近匪徒抢劫绑架的热门目标,为了抵御夜袭,沙溪人筑墙建寨。

兴教寺,位于寺登街古戏台的对面。安静清幽,存合抱古槐一颗、古黄连木数株,山门前护法雕塑两座,禅意摄人心魄。

寺登街古戏台对面的兴教寺是我国保存规模最大的佛教密宗“阿吒力”寺院。内院房顶的壁画融合了中原和边陲绘画风格,又兼具白族地方特色。复原图精美异常,可惜实物残朽不堪。

剑川石钟山

古镇上的寺登街作为茶马古道上仅存的古集市至今保留着原来的面貌。下午4点多我和老妈辗转班车抵达,这片宁静祥和感染,快门化作这古道、古街、古戏台、古寺、古井、古墓、古宅、古家族、古戏服、古传说、古照壁、古村、古石窟、古乐、古桥、古书、古白语、古文物十八般古老的见证。

白族小妹的街边小食,生意独家却不刻意经营。

寺登街上的古戏台是沙溪的标志,说是戏台不如说是当地白族人敬奉魁星的神台。主体魁星阁高三层,前戏台后高阁,出角十二,翼然若飞。老婆婆说以前隔三差五就有街市,各地马帮赶着点前来投宿打尖,非常热闹。

古镇保留得很好,没有大理丽江等为数繁多的新建复古建筑和翻修。2002年的时候,剑川县和瑞士联邦理工大学签订了援助备忘录对沙溪古建筑群进行修复,眼前这一切能尽可能修旧如旧而非商业性开发仿古修复的面貌,也许很大程度得归功于他人。

夕阳西下,我坐在榕树脚对着这位占据着四方街黄金档口的白族老婆婆打望了差不多有10分钟,她就那么静静的一针一线编织着一些小孩的物件,特别安详。

这是新年自己第一张喜欢上的片子。当丽江充斥满千篇一律的商铺,我在沙溪幽静的老巷中寻回了11年前的那份感动。

又是一家我驻足观望了很久的店,没有多少顾客光顾,或者进去只是为了聊上三两句,鞋店老板总是很热情的放下手中的活给你倒上一杯热茶。天很冷,每次转完一圈回去她都会添上一两块碳。古镇很小,人心很暖。

才过晚8点,四方街上除了跳舞的大妈便没有多少人了。沿街大多是比较安静的茶吧和酒吧,沙溪没有被旅游团侵扰,对古镇本身和旅人来说都是幸事。

沙溪有位美女叫叶子,她的bar叫叶子的店,她的客栈叫叶子的家。无端走入却被她一口温香软糯的京片子电到,店如其人装扮得温馨舒适。叶子不是本地人,机缘之中开店沙溪,从不识家务到打点客栈吧台,令人生敬。店中的藏书也颇有文气禅意,主人必也不俗,可惜那晚打烊略早未得畅聊。

第5天
2012-12-25 周二
双廊
Shuanglang Island
我的评价:
月走画墙水倚山,暮雨落重关。西窗添烛,一望点苍,河汉几星间。 轻弹风尘理征鞍,明朝身何在?晓梦犹存,碧萝深处,还来踏千川。—— 少年游 于中国•云南•双廊

当岛国夜空还一片黑暗,洱海曙光已点亮苍山。

洱海东西两侧的村落各有其优势。海东较穷却得以保持古朴,近年兴起的双廊成为热门之选,在这边能将苍山洱海一并收入眼帘,同时日照金山和落日晚霞也值得期待。而海西也有几处不错的地方,设施较为完善,标准的日出月升。尤其是“风花雪月”之“洱海月”,每逢十五,明月在余晖下便呈红色冉冉升起非常漂亮。

双廊,近年被热炒起来的洱海度假型村落。有风光没景点,请带着一颗能在室内坐一下午的心理准备前来,特适合文艺范以及文艺装逼犯。杨丽萍赵青的私家酒店带动了这一片的大兴土木,目前除了少数几块成型的客栈酒吧餐饮区,到处是工地。客观的说这边风景确实不错,整理也算幽静,要么早来要么晚来,要么不来要来就来住海景吧。

海地生活庭院里这两张文艺桌是木头的话估计要被来过双廊的各路神仙把玩坏了,还好是拿钢板做的。

洱海东岸的桃源人家。桃源村并没有怎么开发,只有少量投资客栈,目前来说人气不足,对我们经人介绍进去参观还很热情。

洱海虽然不宽,但在苍山的十九峰的映衬下颇显大气。

白族老赌棍:D

暮云起苍山

第6天
2012-12-26 周三
蝴蝶泉
Butterfly Spring

11年前来过蝴蝶泉,如今已被整顿过,清潭幽林没让妈妈失望。之前我一直不想安排这些花门票钱去会旅游团的景点,但后来才意识到“五朵金花”在她们一代人记忆中的地位,如果我们也会去湘北寻找那一团红色头发一样。

周城
Zhoucheng Village

扎染,传统的手工染色技术,将织物结扎起来使之在染色时不能着色,同时通过不同的折叠染成各种花色。大理周城是远近闻名的扎染中心,民居扎染十分普遍。

老板姓陈,周城人氏,又是位得过认证的大师。在外面上了大学念的美术设计,早年在外面做了几年,后来被父亲叫回家继承祖传手艺。踏实热情,明知很多人进来只是看看依然很好客的讲解介绍。因为和家里风格不搭,当时我们没支持下传统手艺,事后有点不舒服现给他打个广告: http://mengaihun.taobao.com/

没想到扎染染料来源是板蓝根(感冒冲剂那种)。老板折下几片叶子放入热水里,竟可看到一道道蓝色细若游丝般的从叶子上散发出来,不消一会水就成了靛蓝色。

老板的奶奶,80多岁高龄了,在阳光下一针一线的给染布扎花。

第7天
2012-12-27 周四
大理
Dali
我的评价:
青瓦书香润白墙,吐红新翠饰迥廊。飞檐万叠合半壁,自在江山是吾乡。—— 于中国•云南•大理

许多大户人家的白壁上会有墨题,大概有姓氏,家训,寄望等含义。常见的还有“鸟语花香”、“紫气东来”、“清白传家”、“玉洱银苍”、“孔圣贤徒”等。

大理世居白族,其民宅的文化底蕴令人称羡。住宅大多建有门楼,依殿阁样式打造,飞檐翘角且不乏精美雕工。除外还有照壁,为了避免大门直通院子并且还能采光。墙垣院落多画山水花鸟,辅以俊秀书法,白墙青字颇有气质。

原来以为这样的大门后住着一户大户人家,经得同意进去参观后才知道是好几户人家住在同一个大院里。

相比丽江商店是商店游人是游人,大理古城呈现出一种融合的状态。在看客栈时,遇到好些人就在这边常驻下,客栈老板自己出去云游,店就交给他们打理。貌似女生居多,白天摆摆摊看书弹琴写字四处晃荡淘货,男生背一个竹篓买菜砍价俨然就成了大理人。

丽江古城里的纳西族早就被迁出,古城里民宅基本上都改建成了商业性设施。而大理古城还居住着不少白族居民。

“清白传家”为杨姓族人的代表。我一心想寻一块青字白墙的这四个字,但2天辗转4村镇,主街偏巷踏遍终究还是没有找到。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