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 冬日·拉萨日記 ]

@毛坨-zz

[ 冬日·拉萨日記 ]

78
第1天
2013-01-16 周三


Life and travel
人生与旅行

生命的过程 无论是阳春白雪 青菜豆腐
我都得尝尝是什么滋味
才不枉来走这么一遭!
—— 三毛

二零一三年一月九日

很久没有半夜起床尿尿了 看了一下表 凌晨一点 双手枕在后脑勺下 突然没了睡意
就想着一些有的没的 大一上学期就过了
拿起手机刷刷微薄 见一条微薄

[寒冬 大雪 高原 缺氧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 冬天的西藏
似乎不是正常人去的地方 但是
事实正是相反 冬天的西藏
远不是曾经想象中的那样严寒恐怖
拉萨的气候就像北京的初冬
因为少了如潮的游人
反而给我们还原出一个
更加淳朴美丽的西藏本来相貌
冬天里的拉萨才是真实的拉萨
既然如此 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在这个冬天
去看看我们从未见过的西藏呢]

我就这么冲动
一条微薄决定去看冬天的西藏
留言给大威 去西藏么
普通人都觉得之前没任何征兆
突然发一句消息来说 去西藏么
一般人这样问肯定以为
一定是开玩笑的
结果他在线 回我一个字 去!
各自道完晚安
安心的睡 一觉醒来 足踏藏地
蓝天白云 大天光

去往拉萨

这是高原红妹妹和西安大妈

十六号早上醒来 收拾好东西 去火车站 大威也赶到了
等了几个小时 吃过饭 他爸爸打电话给我 要我好好照顾他 他没出过远门
我突然一下责任好重大 哈哈 本来是想和我一起进退的 居然要我照顾他 好吧 这条威母狗
终于快上车了 我问他什么心情 虽然他说非常激动 但是看起来就好像刚睡醒一样
好吧
我承认他一直就是这个样子
除非我聊到女人·······

但是上车时 他终于忍不住了突然就激动起来的唱 坐上了火车去拉萨
车上好多人 开车后整整弄了一个小时我在坐下来

来之前 朋友问过我很多问题 我都是敷衍回答的
但是的确有印象最深刻两个问题
一个是 你不是去过一次西藏了么 为什么又去 其实自己也不知道
给他一个官方的回答就是 西藏和其他旅游景点不同 不来可能一辈子都不想来 来一次就一辈子都想来
另一个是 你又是硬座去 我可受不了 其实谁想折磨自己么
其实呢 硬座是又爱又恨
第一 我没那么多钱 虽然 淡季机票已经够便宜了 我还是情愿省钱让我在西藏玩得开心一点
第二 认识天南地北的朋友 这种感觉特别好 不需太多戒备 聊得来就一路上跟几十年老朋友一样 最后挥手再见
你去你的家乡 我去我的远方

第3天
2013-01-18 周五

凌晨4点到西安 大叔下车了 跟他道别
大叔走了 我和高原红妹妹都没地方找笑点了
他拖着行李箱 挺着大肚子就走了 留下一袋分给我们的花生 没有人吃 他也没拿走
对面桌有一个爷爷 知道快下车的时候我们才共同意识到 他才是整个车上最大的奇葩
从上车起 他就没同任何人讲过一句话吃过唯一的东西只有花生 带着一个军帽 一直抱着一个铁桶睡觉 一个动作一个晚上也不换
这个老爷爷对面是几个青海女孩 但是是藏族 打扮十分汉化 她们一直用藏语聊天
西安大叔下车后 上来一西安大妈 人特别好 给我吃自己做的柿饼 特别好吃 她要去格尔木 没人知道她去格尔木干什么
但是她很慈祥 像我奶奶一样 我现在都很想这个大妈 她存在于我生命里的时间 可能还不足一个老家的路人
老家的路人可能还会多多少少碰见几次 但是她给我的柿饼的味道 但是感觉就是这么奇妙 说不清 道不明

火车轰隆轰隆 思绪居然是空的 想不起什么 在火车一般人都这样 因为舟车劳累 没人有精力去玩非主流
离家越来越远
有时候很喜欢这种感觉 是的 离开家的感觉 但是那只是短时间的享受 离开后更多的是思念 是的 那是无可避免的
譬如! 我这种人!

火车上在西藏清晨

随身带的书

正能量大叔

火车上

结冰的错那湖

认识一个香港人一个山东人 香港人我乍一看以为是藏族人 特别像 黑黑的长头发 拿着一本书 还是几十年前的 阅读方式还是从右往左 拿几粒红景天胶囊吃抗高反 我和山东人就侃着 关于西藏 关于旅行 我和山东的小叔聊着 他现在退伍了 在长沙工作 我们聊的东西太多 感觉是很多年没见的老朋友 我记得他说[ 旅行是爱情的试金石 ] 我是很赞同这句话 是 两个人刚认识或关系处于迷茫阶段时就应该一起出去旅行 然后你就会知道 我爱不爱这个人 你们合适不合适 或者你们该如何更好的继续走下去 真的 不信你试试
我有点稍许的高反 头疼 大威说他一点事都没有 正好那曲站到了 我说下去感受一下藏北风光 也让你感受下高反车门刚打开 他呼吸到第一口空气时 马上说 [ 我还是没有反应啊 ] 我说 [ 哪有这么快啊 你跑两小步看看 喘死你]

过了那曲 很快就要到拉萨了 我也开始激动起来了 我开始慢慢记得青藏铁路沿路的景 过了那曲 看到拉萨河了 慢慢的看到哲蚌寺了 看到远处布达拉宫了 嗯 我们到了
晚上 从火车站到拉萨市区 司机一路放着DJ版藏歌 大威激动的摇了起来吃过饭 就早早的睡去 但是高反明显比夏天来要严重 冬天含氧率降低 头疼的比较厉害 但是勉勉强强这一夜算是撑过去了
拉萨 我们来了

第4天
2013-01-19 周六

早上起来我们一起去吃东西 嗯冬天的西藏的确不同 街上遇到的游客 指头都能掰过来
基本上都是藏民 手里转着转经筒 我们坐在一个小摊上 另一桌全是藏民 他们开心的笑着聊着
天还是这样蓝 其实要我说最喜欢西藏什么 从主观上来讲我喜欢它的纯朴 和 纯粹 和自由的感觉 客观讲就是 它蓝到彻底的天空
但是总的来说没有夏天那般拥挤 变的温婉可人 冬天来拉萨也许才能看到这个城市的独特
其实冬天的拉萨一点都不冷 夏无酷暑 冬无严寒 只是昼夜温差大 白天在阳光下 也许穿一件都可以

我们吃了藏面和酥油茶 大威期待已久的藏面终于算是圆梦了
拉萨的狗特别多 没人吃狗肉 并都很爱这些动物 老人喜欢带着一只小狗去拜佛 因为狗的业障太重 这样可以消除业障

在拉萨你总会一不小心就看到布宫 但每个时间 每个地点 看到的布宫却又如此不同

每天都是大太阳 晒得脸黑黑 大昭寺 布宫都是虔诚的藏民
没有喧嚣的游人
没有人拿着长枪短炮对着磕长头的藏民拍照
坐在玛吉阿米靠窗位置 阳光照进来 一壶甜茶就可以是一下午
这也是我冬天冒死来拉萨的原因 享受这份悠闲的蛋疼

大威模仿的王宝强

模仿王宝强

模仿王宝强

关公寺的男性生殖器

磕长头

六字真言

布宫的龙王潭的野鸭 鸳鸯

酒吧广告

今天去了色拉大乘寺 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主寺之一 是我第一次去
听说这里有天葬 我有意识的寻找了一下 还是找不到 因为我走的后面的山路进的 没有买门票
哈哈 所以安全不敢保证 就没乱跑 还喝了藏民所谓的一个圣泉的圣水 也看到了树葬
这里真是狗的天堂 四处都是狗 一群群 趴在地上晒太阳
拉萨的狗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狗 大威下辈子到拉萨来做一条狗吧 我天天拿食给你
到夜里 到睡觉的时候 我就开始头疼 特别的不爽 但是最后还是睡着了
不会做梦 不中途醒 没有痛感 全身放空

色拉寺的枯草

色拉大乘寺 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主寺之一 是我第一次去

藏历新年和汉族新年今年只相差一天 所以藏族人民也快过年了 街上全是过年的味道 摆满了他们过年要用的东西
每个藏民都洋溢着过年的喜庆
偶尔看到一些游客 全副武装 冲锋衣 徒步鞋 奢侈品牌的墨镜 一个偌大的精品指南针 胸前一个5D2配小白 再揣个爱疯
这种暴发户组合 真是遍布中国啊 我想问他们是来找宝藏的么
再看看我一个纯屌丝 一个挎包 一个国产手机 一个600D配狗头 在八廓街看到喜欢的香炉都买不起
还一个猪一样的队友 每天抱着他的oppo玩到蛋疼菊紧

色拉寺

色拉寺

色拉寺

俯瞰拉萨

···

第5天
2013-01-20 周日

和大威又跑去八廓街撒野 看到好多威武的武警就拿相机偷拍了一张 结果被其中一个发现了
跑过来要看我的相机 要我删掉 结果又来了一个武警 问怎么的 要我删照片的武警说 发现偷拍的
过来的武警 直接说 拉到警务站去 我一下吓尿了 一想完蛋了 幸好这个武警叔叔人好
解释说 没事 已经删了 我就马上逃跑 回来时还是绕着走的 我们去吃我最爱只的炸土豆 还有 抄手 还有凉粉 进那个凉粉店
两个人耍宝 叫两碗凉粉 这里的粉很辣要说不放辣椒
我要他跟老板说一下 他不说 他要我跟老板说一下 我不说 结果上来的粉超多辣椒 辣的我手机都忘拿了
再来看没有了 哈哈
怀着丢手机的悲伤我又度过了一天

拉萨市黄昏

们徒步到布达拉宫 这个傻逼一定要坐下来休息
我就躲到一颗树后面玩自拍去了 准备转身去看他休息完没有 一转头 看见一个藏族老奶奶迎面走了过来
然后我们很默契的相互微笑
布宫前的老奶奶在我们隔着二三米的距离 转着转经筒 另一个手拿着一串佛珠 一粒一粒的过

慢慢走过来 又笑了 皱纹布满了整个被高原的紫外线炙的脸颊 接着说了一句 扎西德勒 我还没反应过来她会和我说话 我马上回了一句 扎西德勒
然后看着她把转经筒放到墙边 去了厕所 我跟她比动作 大意说 你进去上厕所 我帮你看着转经筒 放心
不知道她懂没有 然后就转身进去了 几分钟过后 看到她出来 她看到我还在门口 很诧异的看着我
我估计她也没懂我的那些动作什么意思 我对她指了指转经筒 然后我没有注意她的表情 就和她背道而驰
我和大威走了有一两百米后 我无意识的转头回望她 人群熙熙攘攘中我看到她依旧还站在那目送我离去
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就我这个转身 看到她 太让我震惊了 是的 无与伦比的美
接下来我三番五次的回头 她一直都在看着我 直到一个拐角 我最后一次看到她 摇着转经筒步履蹒跚 最后一眼 她对我挥了挥手

不知道是我太感性 还是陌生人之间不经意的温暖来的更为感动
再见 阿佳拉 扎西德勒

写生玛吉阿米一角

玛吉阿米

去 玛吉阿米 好吧 去之前我真是太讨厌那个地方 极其装文艺 装小资 提供无限屌丝去艳遇的地方
其实什么也不是 只是可以吃东西而已 还挺难吃的
后来我分析了一下 如果那天不是阳光很好打在我脸上 如果不是坐在靠窗 如果不是发现奶茶加糖才好喝的秘密
还有如果不是照了很好看的照片 如果不是人很少 如果不是加湿器的水雾让气氛更加装逼
少一个条件 估计我还是会一如既往讨厌玛吉阿米
可是我却喜欢它了 就是喜欢它装逼 就是喜欢在这里装逼 就是喜欢看这里的人一起装逼
一摞一摞百把本的留言薄 随便翻了几本 基本上是成都 再者都是一线城市 北京 上海 广州
一个是择近原因 一个是生活压力原因么?找了好久 才找到湖南的
我为了给湖南争点面子 在侧封面 写了很显眼的湖南·长沙 留了一版当时的心情和画了玛吉阿米一小块地方

留在玛吉阿米的戒指

第6天
2013-01-21 周一

到了 八廓街 嗯 更多的藏民 大部队顺时钟的走 又看到了大昭寺 还有不管是旺季和淡季都无比人多八廓街
只有最挤只有更挤 八廓街的路全部挖坏了 本来路不宽 真难走 好像是个啥工程的样子

挖烂的八角街

大昭寺

磕长头的奶奶

第7天
2013-01-22 周二

晚上我们去朗玛厅了 只有我和大威两个汉族的 我们玩完吹牛 玩1 6
不停的玩 不停的玩 百威喝完喝拉萨 不停的喝 不停的喝 之前我问他你能不能喝 都说还可以
结果喝了才几瓶 就去吐了 虽然最后我也吐了
很开心 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醉 第一喝吐 居然是在圣城拉萨 居然是和这么要好的朋友
回去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回去的 躺在床上 突然就奔到洗手间 狂吐 难受死了
醉了 酒后乱性还真是有依据的 因为什么 因为我居然头上撞了一个超大的包我都是后几天才想起来的

色拉

第8天
2013-01-23 周三

弹跳

拉鲁湿地

第10天
2013-01-25 周五

去楚布寺 一路上超冷 车窗上的雾气都结冻了 然后睡了一觉就到了 天边的山露出一点点晨光
我试着用20秒左右快门去拍星空 外面很冷 我把相机固定 等了二十几秒 一看 惊呆了 第一次拍到这种感觉的照片
肉眼看才几颗星星 但是照片上是很多很多很多星星 漂亮死了
然后我们去楚布寺 好多大大小小的寺庙 脚都走断了 很早就有很多藏人来拜佛 还有小孩子而且是一个人过来拜佛的
我还看到放生的羊 会记标志 第一次看到这种羊 特别可爱 你给它吃一点东西 它就一直跟着你
下午回到拉萨 回来的时候我居然看到了拉萨在火车站边建了一个游乐园 我在想哪个不怕死的游客敢玩
本来去山南 我真想对着那些警察就是一拳 还是忍住了 在拉萨袭警是要死人的 哈哈 去不成了

清晨

第一缕阳光

金顶

放生的羊

白塔

烟雾

转塔

藏族女人

商店前

去山南的路上 最后遣返

火车站旁的游乐园

准备去山南的路上

第11天
2013-01-26 周六

德吉北路的夜路

第12天
2013-01-27 周日

青旅的猫

····

下密寺的猫

下密寺的猫

下密寺的猫

我的留言

玛吉阿米留言薄

第13天
2013-01-28 周一

过了一天 去阿可丁吃东西 顺便推荐下 这里的东西真的好吃的没得说 然后我碰到上次在平措青旅贴纸条的那两个女孩
去尼泊尔求拼车的 只是身边多了几个中年男的 好吧 也只有这种男人愿意带他们······
难道是传说中的 艳遇么 我去·····

阿可丁的雪顶冰淇淋

雪莲餐厅

其实其间喝了好多次酒 痛苦的回忆 就懒得说了 今天又去喝酒 今天是我喝的最多的一次 本来是说死都不喝的
和我玩游戏 激我 给我打友谊牌 我不管了 明天中午的火车我也不管了
喝 纵情的喝 就是因为明天就离开拉萨了 这是最后一个晚上 百威十瓶 拉萨十瓶 继续来 哈哈
从房间里的洗手间吐到房间外的洗手间 喝到凌晨4点 我直接倒着睡在酒吧了
差点把前列腺给吐出来了 第二天走的时候我才知道 我睡着以后 居然有藏族人打了我那个重庆的朋友
我很气愤 虽然才认识小雨 但是自从小雨开口说重庆话教我说重庆话
我就觉得挺靠谱的 那个藏族男人直接扇了小雨一巴掌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管谁对谁错 先动手打人就是不行
后来小雨说 自己失恋了 开始也没看出来 后来大家都在喝酒 小雨哭了起来 然后装可怜对我说 我要喝旺仔
我是典型性不会安慰人的 我却说了一句 我要和果粒橙 小雨一下就笑了 哈哈 误打误撞
过了几分钟 我说小雨去哪了 突然喝着旺仔出现在眼前拿出果粒橙 [ 呐 是你的果粒橙 ]
感动的一瞬间 我又想吐了 出来 看到藏族的男人和女人都上台去一起跳了 但是女人还是比较少拉
我也跟着上去了 可以一上去就尴尬了 动作看起来简单 可是步伐怎么也学不会

第16天
2013-01-31 周四

幸亏东西都清理好了
不用赶时间清理东西 直接奔赴火车站 记得去年离开拉萨去火车站的时候 也不是一个人走
这一次 走的很奇怪 特别不爽憋着的 等公交一直都不来 只好打的过去
在等公交的时候 我问一个大婶 阿佳 是在这等公交么 她说 是的
他们上公交的时候 给了她两个孩子糖吃 那个小女孩 一下就拿走了 那个小男孩一直不敢要 妈妈用藏语说 拿着吧 他才拿着
前几天坐火车来拉萨 车上都是返家的藏族人 现在回长沙 车上都是返家的汉族人
我终于没有那么另类了 我和大多数人一样 一起上火车 一起坐下 一起回家
找位置的时候 记起昨天在一本杂志上看到
[ 没坐过47个小时的硬座 不会知道 0 4 9结尾的号码是一定靠窗的
没骑过2300公里 不知道一碗老坛酸菜面比香奈儿 迪奥香水更好闻
没有出去走过 以为世界就只有这么大]
当时看了一下票 惨了 我这次好运气终于没了 不是 0 4 9 可是一看到号码还是靠窗 哈哈 这是谁写的 一点都不靠谱
我每次坐火车都是靠窗的好运继续下去吧

对面那一桌一上车开始就一直在聊 我悄悄的听着 其中有一个人说藏人其实不是淳朴 就是没见世面
放在山上修铁路的钢啊铁 要是在内地 半天就偷没了 在藏地放锈了都没人管 我是想 这话不是自己给自己扇耳光么?
是啊 我们见过世面 我们多厉害啊 我们偷东西 我们变得自私 我们眼里再也容不下别人
然后这个人又开始高声阔论说 [ 西藏旅游其实发展不起来 很多人都不想来 来了的都不想来第二次
要不是我是政府官员我也一辈子不想来西藏 来一次可能是好奇过来看看 感受下 来两次 可是是文艺工作者 摄影家
来三次肯定是脑袋长包了] 他们一桌人都跟着笑起来了 我也笑起来了 真巧 被我听到了
要是我爸爸看到这里 一定觉得这个大官说的太对了 是吧 简直就是扬眉吐气
我就跟他说 幸亏 我只来玩了两次 还差一次我脑袋就长包了 当时说的很平常 也没有反击 嘲讽语气
他突然很尴尬 就说 你一看就是文艺工作者嘛 我说 谢谢 你一看就是在政府工作的 哈哈
他一下就没说话了 哈哈 杀人于无形中啊 长的那么胖 挺着个肚子 肚子上都能放个 I pad 玩了

第17天
2013-02-01 周五
第18天
2013-02-02 周六

火车上市区联系的朋友

快到西安的时候 列车员来销售东西 什么神童心算的 他口才比较好 讲完很多人买
其实了他也没多少技术 主要是打亲情牌 说什么 过年回家 太便宜的礼物带给小孩侄儿都拿不出手 一年到头难得见一次
太贵又舍不得 所以还如智力投资 买这么书什么什么的说一大堆
这样说了 哪个做家长的不买呢 最后准备走的时候 销售员看到一个小女孩 对旁边的女家长说 给孩子买一本吧
不贵 孩子考高中考大学都记得她妈妈给她买一本书呢 然后女家长说这是我侄女 然后列车员傻逼一样重复说
不贵 孩子考高中考大学都记得她姑姑给她买一本书呢 然后女家长就跟她丈夫说 咱们买一本给她吧反正不贵
丈夫没有回答 只是脸色不对 然后姑姑就掏钱买了一本 小女孩被高叫过来 教小女孩怎么算数
小女孩太可爱 高问她 你有几个手指头 小女孩说不知道 然后高教她用手指一个一个掰 小女孩就开始掰
掰完了以后 问她你现在有几个手指头啊 小女孩说我有 九个手指头 众人笑翻 然后高手把手教她数出十个手指头
再让她自己数 却又是九个手指头 好吧 众人放弃 笑的时候 突然 一声很大的啪的声音 那对买书的夫妇打起来了
不对是大叔再打他老婆 那本书啪的一下摆在他老婆脸上 眼睛片儿都打掉了 刚泡好的奶茶也倒了一身

然后大叔一边拍她一边骂 旁边的人拉住了大叔 都没有说话 只听见他老婆一声声的抽泣声
我们都不知道发生么了 后来才知道 其实大叔当时是不愿意买那本书的 他还说这又不是我们的孩子 干吗浪费钱
我们都唏嘘不已 这么小气的男人 然后我们小声的谈论着 小女孩还在认真的看书
然后听见有人假装很小声的讨论 再大的矛盾也应该回家再吵啊 在这么多人面前打老婆 算什么事儿嘛
没人知道大叔有没有听见这也评论 一直憋红着脸 他老婆还是一直在哭 然后卖书的列车员来了 问什么事
大叔很大声的说 退书 然后列车员还在油腔滑调 我们是不逼迫购买了 买了不满意还是可以退的
然后他悄悄跑过来问我们到底怎么了 我们几乎一起说的 就是怪你 卖东西就卖东西 干吗扯这些
买就买不买就不买 说什么 买了以后记得你这个姑姑啊 才几块钱啊你让她不买好意思么
不买都下不了台阶啊 列车员不以为然 噢 了一声 又在叫唤 还有人买吧 不买我就走了
我们都说 你快走吧 快点 我真走了喔 等下都没得买了喔 然后就没人理他了

他们都喝醉了 钟武就和一他们家人挤在一起睡着了 我和高就聊起火车的供氧 到底是纯氧 或者不是纯氧 争论了好久 哈哈
最后说累了 都准备睡的时候 有一个鼾声起来了 对 不是普通的鼾声 我一辈子也没听过这种鼾声
是有节奏的 而且音色很特别 很有辨识度 哈哈 整个车厢的人足以听见 很多人都笑了
可是我真的累 我感觉很累 我是哪里都累了 我的身体累了 我的意识累了 我的心好像也有点不年轻了
我的每个毛孔都想回家 接近年关 我很开心 我又很无奈
我睡了 嗯 睡了 ·········
这是我此次之行在火车的第四个晚上 我突然习惯了 我不再抱怨硬座 我不再抱怨拥挤
我变得自然 变得轻松 变得意识模糊 变得接受来自于我的平等和不平等

上午大家都睡眼朦胧的起来 依稀还闻到白酒的气味 高叫着我和钟武去餐车请我们吃早餐
到了那里 却发现没有早餐 现在只有甜点 火车上就是这样 尽管放眼看去 所有的列车员正香喷喷的吃着面
我们一人点了一杯咖啡 其实就是雀巢的速溶咖啡 一个一次性杯子装的 杯底还有没有融化的粉末
一杯二十五!
呵!!!!!
然后我们无聊的开始聊起他们生儿子的场景 我自然是没话说了
可是接下来这断对话 是毁三观的对话 原来 每一段看起来美满感情和家庭都有不堪入眼的秘密
高的老婆在生孩子时 他还在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骗她说在加班 回不去
好吧 不说这个了 他们又聊到在西藏 他们都去过阿里 好羡慕
还去了羊卓雍错 唉 我心中的痛 我真的好想去看 那么美的湖 超越了纳木错的湖到底是什么样子
又侃大山一样反正这里说会 那里聊会
回到车厢 到武汉站了
武汉的大叔和大妈依旧很亲密的牵手下去了 我们都去送他了 他留下了电话号码 说以后到拉萨了可以找他喝酒 请我吃饭
我们点点头 目送他们走进拥挤的人潮 瞬间不见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