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和平、爱与牺牲,立陶宛纪

By S
@S

和平、爱与牺牲,立陶宛纪

136
第1天
2015-02-28 周六

写在前面的话。
上篇“如果你在就好了”写完之后,一次性获得了今日BEST、15000+浏览,888+赞和单篇文案/单张照片50+赞等好几个蝉家勋章级成就,但也直接导致下半篇游记没有动力写。今天动手的原因除了出差的火车上信号巨差、没有WIFI、书看完了、周围布满熊孩子之外的另一个原因,是最近很巧合的在好几个场合都分享或安利了这个地方,想着要不写一写吧,大家好像都有点兴趣。所有图都是素面朝天,各位看官请多包(dian)涵(zan)。憨笑脸。

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先说。
好多人看完上篇后纷纷出现头晕恶心呕吐盲目差评等不良症状。
我果然还是无法文艺的。摊手。
好的一方面是,那这样就可以肆无忌惮的逗逼了(也并没有很开心)
在此也向 @傻蛋青年鱼丸 表示感谢。
十字架山的行程得到鱼丸老师颇多指点。

波罗的海三国的行程,依次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这是少有国人游览的地方,我之所以会去,首先最主要是因为十字架山,甚至可以说专程去十字架山顺便路过这些国家都不为过。其次嘛,假期太长,北欧三国消费太高呆不起,就来这里转转。最后嘛,这三国走完,我基本就刷完欧洲了(傲娇脸

塔林
Tallinn

那就开始咯,因为我是第一次写下篇,琢磨着应该前情回顾一下。上回说到在赫尔辛基这个很棒的首都。我在岩石教堂度过了一个美妙的午后,看了有趣的博物馆,然后被招待了一顿价格不菲的驯鹿肉排,晚上的酒店时古堡外观、内饰豪华,尤其适合啪啪啪,但可惜没有把到芬兰妹。遗憾过后的第二天清晨,就前往码头,准备乘船跨国波罗的海去爱沙尼亚。

赫尔辛基有好几条邮轮航线,到塔林、里加、斯德歌尔摩都有。邮轮码头也有好几个,我坐的SIJIA的码头,在赫市的南部。市区打车过去10分钟吧。之前已经定好了票,20几欧的样子吧,具体也记不清了。到了码头直接扫护照就能取票,然后呼哧呼哧提着箱子走很长一段路,上船了。

这个国家的人民对于各种酒精的热爱程度非常可怕,但由于酒类的消费税很高,所以很多芬兰人都会特地到免税的邮轮上来买酒。赫尔辛基到塔林的邮轮单程2小时,很多人就先到塔林逛逛买点东西,然后回去在船上大肆采购各种烈酒,往往买到拿不下了才罢休。
邮轮公司经常会有各种5欧左右的当日往返票,有时甚至还有免费的船票,都是为了配合这些酒鬼的需求。

有金箔的smirnoff伏特加,好像12欧左右一瓶。普通smirnoff连10欧都不到。

真的全部都是酒,各种酒

开船了开船了。
我也没事干,把包寄掉,然后绕着船走了一遍。游客主要在7-9层,7层一半是商店,主要卖酒和化妆品,另一半是酒吧、老虎机和游戏机什么的。8层有几个餐厅,也有部分客房,9层就全部都是客房了。三层都可以从后面走到室外,看到也有不少人选择把车带到塔林去。
外面冷到爆,呆了一会就进去了。

无聊无聊。
就在餐厅坐着翻翻相机里的照片打发时间。
靠窗的位置景色很不错,但是早就都被占满了。7层有个室内的吸烟室,也有景色不错的大窗户,嘬了一根就跑出来了,里面烟实在太大。

到了到了。
下船人山人海,谁说欧洲人讲秩序来着!也还不是你挤我我挤你的!我背着个超大相机包,提着行李箱在人群里被推的东倒西歪的。
下船也简单,什么证件也不查验,好像这就是个过江渡轮一样。
累得半死的我决定直接打车去老城的酒店。这里的出租车也是斯柯达,好有亲切感。

Booking上定了个评分很高的酒店。
地下室岩洞风格的前台还蛮带感的。我到时才早上9点,房间要下午2-3点才能check-in,放下行李就先去逛逛塔林老城了。

塔林我只停留一天,第二天一早就直接南下去里加。想起来好像应该先把车票买好。火车太慢,班次又少,就决定坐大巴。塔林很奇葩,它的巴士总站不在火车站旁,而是在市区东南部大概5公里左右的地方,这是欧洲各城市里非常少见的。火车站售票处的老太太竟然还会点英语,虽然只是几个单词,意思是说,从这里出去坐2路汽车,5站,下车走两步就到了(本山大叔乱入)。有轨电车站挺有味道的,我在旁边偷偷拍了几张等车的路人。和车。

这是很有趣的一段。
别人上车都刷卡,那我要买票嘛对不对,车费写着1.6欧。司机是个老太太,坐在最前面的操作间里,我就敲敲玻璃,意思是哈喽你好我想买张票。老太太完全不鸟我。于是我又敲了敲,这次稍微重点。老太太猛一回头说了一句什么,根据语气语调、句子长短判断,应该就是“敲你妹啊滚”之类的吧。我回过头来发现半车厢乘客都在吃吃吃的笑,有点“你看那个外地人连车票也不会买”的意思,问他们,他们就笑着指司机,反正还是向他买咯。

然后才注意到那个红色的小抽屉。试探性的拿出硬币袋,凑了1.6欧放进去,往里一推。其实我也不确定是不是这样,但大家也都只是笑,也不教我,我放了钱以后他们好像还笑的更开心了。然后老太太还是很屌的不鸟我。也不去拿那个小抽屉里的钱。我都有点生气了。不管反正我车钱也给了。数着坐5站。电车停下来等一个红灯,突然啪的一声,小抽屉突然朝我这里打开,一张车票收据飞出来,飘飘然掉在地上,车里一下哄堂大笑。尼玛到底几个意思!但还是很怂的捡起了车票。到站下车。

跟我一起下车的还有个当地妹子。我问她巴士站在哪儿,她说她也去,然后就边走边聊。见妹子好看又友善,我自然就问她刚才的事。尼玛事情是这样的。那个老太太司机本来今天休息,在家洗衣服洗的正high呢,因为同事临时有事被抓来上班,碰巧老太太又是个暴脾气,于是就。尼玛什么鬼!!!!!!然后我又问妹子,你们怎么知道的?妹子说,这些司机那么多年了我们都认识啊,他们哪天休息我们都知道。喔。好吧。正好到车站。买好了明天一早的票,20欧左右吧好像。

再坐2路电车回去。这次司机是个中年大叔。还是一样的流程。这次顺利多了,我还故意放了个2欧的硬币,看看他们会不会找零。也是在电车等红灯的时候,司机转过身把车票和找零放进小抽屉,推出来给我,还冲我笑笑。
人间自有真情在!!!!!

塔林的老城很安静,一路上也没遇见多少人,但个人感觉景色也就一般,典型的那种老城模样,石板路,中世纪风格的房子,四通八达的道路宽窄不一,从老城中心的广场向外辐射出去。由于这里的人宗教信仰各不相同,老城区里各种教堂也很多,但还是以洋葱顶的东正教教堂为居多,哥特式风格的建筑也不少。

呃!
这个!
其实也没说错!
就是NB!

在欧洲有很多教堂、市政厅、钟楼之类的地方可以登顶,俯瞰整座小镇、老城甚至城市。我特别喜欢这种地方,一来站得高望得远,二来拍片子的角度也比较好。
这段话在游记接下来的部分还会用到,为了写的省事一点,接下来再需要引用时,我会写上“登高望远哈哈哈”,你们就自动脑补这段就好啦。
哈哈哈哈哈哈。

钟楼楼顶长这样

晚上6点多时逛回了老城中央的广场,酒店的房间也准备好了。老式的电梯只能容下我和一个箱子,箱子要先放进去,然后人倒退着走进去,不然会没有手来关门。电梯上行很慢很慢,临停稳之前还会猛的往下一掉,吓尿。
推开房门一看简直棒呆,客厅明亮宽敞,沙发电视齐备,自带厨房和大餐桌,卧室有两间,这房间完全可以开HomePa了。立刻下楼去超市买了牛排回来,然后还在小酒吧喝了一杯,为毛要去喝一杯,你懂的。哈哈哈哈。

第2天
2015-03-01 周日
里加

天不亮就爬起来赶去车站坐7点的车。之所以要买这么早的票,是因为从这里到拉脱维亚首都里加车程3小时,而我也只准备在里加停留1天时间而已。
话说LUX的大巴真是很豪华,而且乘客也不多,座位上还有娱乐系统,感觉吃着火锅唱着歌,嗖的一下就到里加了。

这张图片是下车后看到里加的第一眼。
道加瓦河上漂浮着垃圾,散发着臭味,对面就是里加著名的中央市场,这样的第一印象简直糟透了。

明天一早要去十字架山,下车正好先买票。里加的汽车总站就在火车站旁。这才对嘛!车站售票窗口的工作人员都会说简单的英语,购票不算太难,只是墙上的字基本都是拉脱维亚语,要半看半猜才能懂。可以直接告诉售票处工作人员要去“绍利”,或者把Siauliai写在纸上给他看就好。买好了票,放心了。
顺便看了一眼城市的交通线路图,啧啧啧,大城市啊!

登高望远哈哈哈!!!!!!

好啦认真说。
这是在里加最高的圣彼得大教堂顶。
英国诗人格雷厄姆·格林曾把里加称作北方的巴黎,流淌的道加瓦河,左岸的老城区,不远处高耸的里加电视塔,这些看起来确实有巴黎的感觉。

位于道加瓦河右岸的老城区,面积也不大,但相对于塔林来说,要繁华大气很多。老城内的古建筑保留的很好,很多房子顶上会看到金色和黑色的风信鸡,这里自古是港口城市,风信鸡原本是用来看风向,金色是顺风,黑色是逆风。但又传说是鸡鸣能够避邪,于是家家户户的房顶就都有了。

用长焦拍出来的房子有点像玩具。
一座公路桥和一座铁路桥连接着道加瓦河的左右岸,公路桥对岸的那座建筑便是拉脱维亚国家图书馆。话说拉脱维亚还是东北欧中最具学术风的国家,在首都里加有一大批学术机构和多所知名大学的分校。

从教堂顶下来,走到黑头宫,正好有一群学生在拍大合影,姿势好特别,你们外国人真是会玩。看端着相机的妹子很漂亮我又跑过去搭讪,顺便想看看片子拍出来怎么样。结果没想到这个姿势拍合影特别好,又可爱又自然又活泼,下次我也要用。

沿着老城慢慢逛。各中文旅行网站关于里加的资料比较少,只是列举了一些所谓的景点。这些景点的故事基本都与当时汉萨同盟有所关联。其实当地人自己也没有什么具体的景点概念,就只是觉得老城就是一个大的景点而已。我找那个三兄弟之屋一直没找到,于是去问两个巡逻的警察。结果他俩竟然都不认识,说要不带你去找,于是两个警察护送着我,过了10分钟终于找到,这俩人说都不知道这个屋子还是个景点,还有个有趣的故事。他们的意思就是,喔,你在找它。喔,我帮你找到啦。希望你玩的开心。我走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
我怎么会放了这么张图上来的。

偶遇一条很可爱的小巷子。
晚上走这里一定超浪漫吧。

哈哈哈这是猫屋。
当年有个人因被开除出了同业公会而心生不满,住在公会对面的他就在房顶竖起一只黑猫,用菊花对着公会大门以表鄙视。然后公会又抗议很久什么的BLABLA,最后的妥协方式是把菊花的方向转一转。老外也真是蠢萌蠢萌的。

这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灵感,想要跳起来做出和黑猫一样的动作来。尼玛这也真是够拼的,而且根本做不到好么,怎么可能手脚搭在一起跳起来呢。但是我这个人就是不服输,一直就想拍成一张。于是这天下午在猫屋前过往的行人,就可以看到一个发了疯的中国人在路边用各种奇怪的姿势撅着屁股跳来跳去HIGH了1个多小时,有段时间还有聚集了一圈看我的人,大家的目光里基本都在说,小伙子长的倒还不错,可惜是个傻子,哎。

跳跳跳

再跳!

想试着摆那个猫尾巴的妈蛋!

好啦我认输了。
最后拍了张这样的算是妥协了。

你看人家明明是这样的啊啊啊啊

日落时分走到老城外。胜利女神纪念碑,还有环绕着老城区的运河。运河两边的草地上坐着不少年轻人,看书、骑车、弹吉他都有,反正就一副生活嘛本来就是用来享受啊的嘴脸。我 也在运河旁小坐了一会,再慢慢走回酒店。这才喜欢上这座城市,糟糕的第一印象也终于扳回一城。

第3天
2015-03-02 周一
希奥利艾
Siauliai

如果你是随手打开这篇游记随手一划页面停留在这里的话,你的运气还不错哟。恩,因为接下来我要说十字架山的事了。十字架山位于立陶宛第四大城市希奥利埃郊外,现在是早上8点,我在前一天买好了从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到希奥利埃的车票,车程大约3小时。

这种MINI BUS在这里很常见,还是奔驰的车。城市间的通勤没有那么多人,没法像国内一样动不动就大金龙51座,还每小时发一班这样。
所有背包都放在车尾,然后落座。准点发车,出城路上还狠狠堵了次车,车上乘客怨气颇多,司机也不耐烦的按着喇叭。驶上高速公路没多久又转入一条小岔路,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5分钟后车停在一栋还算现代化的大楼门前。几名乘客匆匆下车。这是大楼后传来我熟悉的声音,一架飞机呼啸起飞,原来这是里加机场。

一路无言,车上加我一共8名乘客,只有我一张亚洲面孔,其他都是完全当地人模样,也没法聊天。我这个在车上很难睡着,就一路看着窗外无休无止的农田。看到快要发疯时,车子突然驶入了一座城市,再5分钟,嘎吱一声停在了希奥利埃巴士总站。

车站旁有一个商场,里面可以蹭免费WIFI。商场内有个洗手间,0.5欧一人。旁边有个售票处,由于这里的人基本不会英语,我事先做了准备,把手机里十字架山的照片给工作人员看,得到为前往十字架山的旅行者特地准备的小纸片一张,上面写清楚了乘车站台、发车时间、下车地点和大致线路,非常实用。我当时没拍,借用鱼丸老师照片一张。

图片表达的意思是,在巴士总站的12号站台,乘坐前往JONISKIS的巴士出发,在DOMANTAI站下车,沿着路往里走即可到达。左侧是巴士总站发车时刻,右侧是回程巴士经过DOMANTAI的时刻。

离发车时间还有大概30分钟的样子。噢对了售票大厅里有个可以寄包的地方,我把大件行李寄存在这里,只带了钱包、相机和烟。在汽车站里转了转,12号站台的车已经到了,车嘛说的好听点叫复古,说白了就是挺破的,基本就是我们八九十年代时的那种车,司机在车旁跟另一人聊天,我过去给他看了下那张纸,他也基本不懂英语,比划了一下大意就是,恩没错就这辆车。想再聊聊发现也没法沟通,点上一支烟,顺便问问他要不要来一根,他很开心的接受了,你看,烟民嘛,沟通无国界。

上车买票,车票好像2欧左右吧,车上也没坐几个人,就开了,我坐在司机身后,打开了刚才蹭WIFI时离线的Google Map,看着地图以免坐过。大概15-20分钟左右,车停下。司机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噌一下站起来就下车了。只有我一个下车的人,车走后,整条路上就剩下我一个人。

十字架山

停车的地方旁就有一条岔路,按地图上画的,就是沿着这条路往里走,天气阴冷,有点下雨,一路又非常荒凉,我看了下时间,想大致计算下需要走多久,可以卡着时间走出来搭回程的巴士。大概20分钟左右,在路的右前方可以隐约看见十字架山的身影。

这里应该也算是希奥利埃的景点,有停车场和游客中心,但是游客中心里也没有亮灯,试着推了下门,也没锁上。原本只是想去一下洗手间,发现旁边的办公室里还是有人的,进去逛了逛,买了两块逼格很高的冰箱贴,发现他们能说英语,便聊了聊。他们说冬天很少有人来这里参观,大部分人会在春季来这里,郊游或者野餐之类的,BLABLABLA。我还想收集一套林特(立陶宛货币),但15年立陶宛加入了欧元区,现在林特不流通了,顺便问问他们。告知可以去银行换一些。临走送了他们一人一张人民币壹圆的纸币,他们很高兴。

还是简单讲下背景。
十八世纪,当时的俄国吞并立陶宛,立陶宛人民军奋力抵抗,数以万计的人在起义中丧命。由于无法找到尸体,他们的家人便开始在这里象征性的安放十字架以示纪念。俄国数次计划将这里清理干净,刚开始是人肉搬,后来动用推土机,最后甚至计划在上游修建水坝淹没这里,但始终无用。对历史的纪念和对和平的向往不断变成新的十字架堆积在这里。1993年天主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来此访问,宣布这是一个盼望、和平、爱与牺牲的地方,这,也是这篇游记标题的来由。

外层的十字架都非常新,有些上面还刻有日期,我粗粗看了几个,最近的大约一个月前的。环顾四周整座十字架山空无一人,只有我踩着木质台阶发出的咯吱声。走到小山顶端向下,后面还有一丘,同样也被十字架占满。再往后,穿过田野,有一座小小的教堂。

除了十字架,这里最常见的也包括大大小小的耶稣像和圣母像。向山后走去有一块石台,上面放置着各种耶稣像,同时也能听到念诵圣经的声音,应该是从不知道放置在哪里的喇叭中传出。

在这里呆了2个小时,没有再见到第二个人,无论是游客还是当地人。只是远远的看到有一位神职人员打扮模样的人走进了田野那一边的教堂。沿着来时的路回去,也没有错过巴士,回到了希奥利埃的巴士总站。十字架山任务算是达成了。下一站是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懒得走了,打了一辆车去希奥利埃火车站,偌大的站厅里就我一个人,跟售票窗口里的老太太比划了半天,终于买到一张4点开往维尔纽斯的火车票。

车站旁有个小餐厅,想进去找点东西吃,结果又遭遇惊险一幕。点了个速冻披萨,店员用微波炉帮我加热,有三个男人随我一起进了店里,一开始先是跟我聊天,然后就推推搡搡的把我逼到角落,大声喊着MONEY MONEY,同时亮出了腰间的刀。我身上背着很多行李,又被逼在角落跑不脱,餐厅里还有其他用餐的人,我大声问有没有人会英语,这几个人要干什么,能否帮我报警,并且同时象征性的从口袋中摸出几个硬币说这就是我全部的钱了,这个行为好像激怒了其中的一个人,冲过来照着我就抡拳头,我闪身躲开,他打中了我身后的玻璃窗,玻璃渣碎了一地。餐厅里其他人见状纷纷准备离场,我心想店员应该是怕他们报复不敢主动报警,那好吧只能先打架了,虽然一对三也打不过,但至少要把动静闹的大一点。

就这时,事情有了戏剧性的转折。三个男人中的其中一个走上前,把另外两个拉开,并且示意我可以走了。我快步走出餐厅,看到警车已经停在外面。不知道是谁、怎么报了警,反正是安全了。走回火车站大厅坐下,定了定神,平复下心情。隔着玻璃窗看到警察把那三个人带上车,开走之后,我才再走回那家餐厅。干嘛?披萨还是要拿回来啊!我已经付了钱了!而且快饿死了。店员看到我满脸惊讶,呱唧呱唧说了一堆我也完全听不懂,然后换成手势表达,先是干杯的动作,然后是摊手,最后是比枪指着太阳穴。我的理解是这些人喝多了,真没办法,应该送去枪毙才好。喔卧槽。披萨真好吃!

第4天
2015-03-03 周二

坐火车去维尔纽斯平淡无奇,除了那个只有一节车厢的火车。到酒店已近22点,酒店主不在,于是在门口的小餐馆解决肚子问题。猛然发现这家就是之前在TripAdvisor上决定要去的店,维尔纽斯排前三的餐厅。老板是个大胡子(现在我也是了哼),在当地很有名,他的脸即是餐厅的LOGO。买了一杯黄啤,顺滑醇厚带着浓浓小麦香冰凉的流入体内,一瞬间感觉充满了电,连连竖起大拇指。老头很高兴,问我从哪里来,并且指指背后墙面上贴着的各国纸币。毫不犹豫送上人民币一张,他仔细对比了下,墙上没有这种纸币,第二杯他请,顺便得到一次合影机会。

维尔纽斯
Vilnius

菜量也是足。吃了半个就吃不下了,老头自己倒上一杯啤酒坐着跟我聊天,餐厅里其他食客好像他也都认识,我们聊天他们时不时也冒出一句来,然后就哈哈哈哈的笑。吃完准备买单走人,老头说,再聊会再聊会,再送啤酒一杯,就这么被按下好几次,走时已过12点,我回房间,他打烊。这里的啤酒也不贵,5欧可以买超级一大杯,主菜大概也就10欧不到。酒足饭饱之后,下午惊魂时刻的阴影也就渐渐散去了。

第二天白天逛维尔纽斯,时间只有大半天而已。这里的宗教信仰非常多元,天主教、东正教、伊斯兰教、基督教都有相关的团体,这里也被称为波罗的海的耶路撒冷。老城内各色教堂非常多,同时也是欧洲最大的巴洛克古城。

乌祖皮斯算是一个城中国,在纽尔维斯老城东面,跨过维尔尼亚河就能到达。这里也只是以一个小广场为中心的很小一片区域,曾经宣布独立,选举了自己的总统,制定了自己的先发,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现在还是被摆平了。乌祖皮斯是立陶宛语音译的,意译的意思为“对岸共和国”。春秋季天气晴好的下午在这里喝杯咖啡不错,但是冬天太冷,稍稍逛了下就走了。

就是这个广场吧。据说这里还有藏独势力驻扎,但是没见到。
顺便自曝一张。

我原先对立陶宛唯一的认识就是,这个国家的人篮球打的真尼玛好!不知道有没有人是跟我一样的。当年的欧洲巨人萨博尼斯,克雷扎、帕帕洛斯卡、桑盖拉,都是响当当的立陶宛球星。当年上海东方大鲨鱼还引进过一个叫萨乌留斯的立陶宛外援,在那个年代也算是CBA一景。立陶宛队的整体感相当好,战术执行力特别强,感觉每个队员都是均码的,能力数值甚至特点都一样,如果球员带上面具带球,你都很难分出谁是谁来。半场区域联防密不透风,单兵防守能力一等一,无球跑动空位三分出手快还准的吓人,挡拆,中锋高位策应这些,都是招牌战术。某种程度上说,欧洲篮球打法完全建立在是在立陶宛的基础上的。

还特地查了下为毛立陶宛篮球那么牛叉。
这件事要从1910年开说,一对立陶宛移民美国的夫妇生下了一个叫鲁宾的孩子,这小子一开始在UCLA打球,后来进了专业队、国家队,代表美国拿到了1936年柏林奥运会金牌。后来他姐在立陶宛摔断了腿,一家人从美国回去照料,鲁宾就顺便当了立陶宛国家队主教练,在随便练了2个月后,竟然立刻大胜了当时异常强大的拉脱维亚队,1年后,立陶宛队拿下欧锦赛冠军,全国都震惊了。鲁宾之后返回美国,期间立陶宛就一直跪求鲁宾回去继续执教,最后鲁宾终于答应,自此立陶宛篮球瞬间欧洲无敌。1988年汉城奥运男篮决赛上打败美国的那支苏联队(对的92年美国人就祭出了梦一队),先发5人里4人是立陶宛籍球员。

维尔纽斯大学。非常值得参观的地方,有个45分钟的TOUR,可以在门口报名,但是由于我时间来不及,就只好算了,拍了张门口的照片。

跑了3家银行想换点林特,最后在立陶宛国家银行的工作人员告诉我,银行不再对外兑换林特了。小店里的店主也表示都换成欧元了。连纪念品商店都没有。甚至还问了路人。都无果。基本都准备放弃了,不过最后竟然出现了反转大结局,这个后面再讲。

放弃维大是为了腾出时间来看维尔纽斯大教堂、维尔纽斯国家博物馆和格基明纳斯古堡。维尔纽斯是立陶宛天主教的总部,大教堂十三世纪就已建成,之后历经几次大规模改建,巴洛克风格幸运的得以保留,但也可以找到哥特的影子。

登高望远哈哈哈!!!!!!

在城堡山顶看内里斯河穿过城市。冬日中午的阴霾让城市看起来有些萧条,春夏季的这里会更美。架好架子发现也没什么东西好拍,一直很想用长焦大光圈来张自拍,就试了试,卧槽你知道120mm大光圈要拍自己多难么!!!卧槽你知道这张照片我拍了多久么!!!我记得有次和带着老婆环球旅行的 @Gchang 同学聊,我说我都不羡慕你跟老婆环球旅行,只羡慕你每次想有张自己的照片不用支架子,然后他说可是我和老婆合影也要支架子啊,我觉得拉黑他我都不解气,于是想想要不算了。扯远了。

在维尔纽斯的最后两小时留给了国家博物馆。事实证明如果对立陶宛的历史文化比较感兴趣的话,这个博物馆可以留足半天时间。非常棒的博物馆。

15世纪波兰立陶宛联邦对抗外来侵略是的战争场景,旁边配有多媒体的详实资料展示

当时的维尔纽斯老城

维尔纽斯大学最早的毕业证书

时间到了,依依不舍的前往火车站旁边的巴士总站。买了3点的票从维尔纽斯去立陶宛的港口城市克莱佩达,然后坐船去丹麦。其实从立陶宛可以继续去波兰华沙,白俄罗斯明斯克,或者捷克布拉格,但是明斯克我不感兴趣,另外两个我又都去过了,就选定了丹麦。从立陶宛去丹麦极其纠结,排除直达航班,游轮的线路虽然也很折腾,但是综合分析下来是最合理的线路。先花3小时从维尔纽斯到克莱佩达,然后坐一晚上游轮,第二天中午到瑞典的卡尔斯港,再坐2小时火车到哥本哈根。我也真是闲的。

大巴上昏昏沉沉3小时,到达克莱佩达汽车站正好7点,立刻打了出租车去游轮码头。游轮9点开船,Check-in最晚8点,这一段路真是心惊胆战,就怕错过,不过好在赶上了。司机老头的英语竟然很好,一路聊的超HIGH。历史地理政府军队老婆小孩房子车子都聊了,最后到游轮码头18欧,给了20。上船即将离开立陶宛,最后还是没有换到林特还是有些不甘,最后问司机你有没有林特,老头说林特没用啦没用啦只能用欧元了,说了半天才明白我收藏用。老头拉开扶手箱,拿出一把林特硬币,给你给你都给你。哇哇哇!最后一秒翻转大结局!!!!

第5天
2015-03-04 周三
波罗的海

上船了。
定的是Share的双人房,结果工作人员说,船上就你一个Share的,就是单人房了,Lucky。放下行李后在船上走了走,这个船真是简陋,一共就2层,除了一个简单的自助餐厅,一个额外付费的餐厅,就只有一个小小的放映厅了,别的什么娱乐设施都没有。之前订票时有看到Seat的票,估计就是在放映厅里睡一晚上吧。吃完饭又逛了一圈,确认没什么东西可以玩,就失望的找了个靠窗的椅子坐下来看书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用早餐。总觉得这船有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上来。再仔细一琢磨才发现一个非常恐怖的事情。自打我上船,除了工作人员,就再没见过一个女乘客。真的一个都没有。所有的乘客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大叔,所有的。他们穿衣的风格也都几乎一致,一条脏兮兮的裤子,一件T,一顶棒球帽,无一例哇!当时一下子觉得好恐怖,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是猥琐大叔们在海上的某种洗脑聚会?还是某些神明都化成了统一年纪统一性别的人出现在这里要干些什么?这个问题一直到下船时才突然被我找到了答案。

由于我是最后Check-in的,当时柜台空空如也,我以为其他旅客都已经先行登船了。事实上并没有什么其他旅客。第二天中午船靠岸时,我发现那些中年大叔都没有行李箱,有些是很小的一个手包,有些甚至空手。他们绕过旅客下船的出口,径直走向了底层甲板,然后爬上各自集装箱卡车的驾驶室。之前的问题也得到了答案。由于冬季是淡季,当天又是周中工作日,克莱佩达和卡尔斯港又都只是港口,所以所有的乘客都是卡车司机。他们通过游轮跨过波罗的海,将货物送到瑞典、丹麦这些地方。还有一个让我更惊讶的事实是,为了更便宜的票价,几乎所有的卡车司机都在游轮上的放映厅过夜,当晚睡在房间里的人好像只有我一个。

到了。
继续前往哥本哈根的旅途也是乌龙不断。
是的我又要说这句话了。
这次又写不完了。
留着下次再写吧。
哎呀别打我。
我本来只是想说清楚十字架山这件事嘛。
希望你有笑出声或者有获得有用的东西。
好啦谢谢你看到这里。
鞠躬。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