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独自旅行,川北甘南青海西行记(1)

@赵small立

独自旅行,川北甘南青海西行记(1)

14
第1天
2012-11-09 周五

以前看到过一篇文章,评价独自旅行的体会:“会发现,原本寂寞的你,被孤独地仍在星球的某个角落,没人陪伴,会显得更加的孤独。”因为这样,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要独自旅行。
2012年没有如想象那样平静地结束,我离职了。想要旅行的冲动和对现实不满,压过了对独自旅行的恐惧。就这样,我计划了几个简单的地点,就直接上路了。

没有做什么准备,川北甘南的线路,也是我翻穷游和马蜂窝突然来的灵感。于是没有什么准备,只做了起点和大致重点,就定下了机票。

行程:上海->成都->九寨沟->黄龙->松潘->牟尼沟->瓦切->唐克->若尔盖->郎木寺->迭部扎尕那->合作市->拉卜楞寺->八角城->青海同仁->泽库->同德->玛沁->贵德->西宁->瞿昙寺->夏琼寺->青海湖东线->青海湖南线->茶卡盐湖->西宁->上海

行李:带了一个38L大包,一个迪卡侬的折叠小包,小腰包1个。
衣物:迪卡侬保暖内衣2套,内裤4条,厚袜子4双,抓绒1件,抓绒裤子1条,厚冲锋衣1件,冲锋裤1条,手套,帽子,魔术头巾,围巾,还带了迪卡侬衣服袋用来分开干湿衣物。
洗漱:毛巾,刮胡刀,牙刷牙膏,简装洗面奶,简装沐浴露,简装洗发水
药品:泡腾片,金施尔康
其他:胶片机,3个镜头,30卷胶卷,iPad,《背包十年》。

浦东国际机场

那夜,我最后感受上海的繁华,
因为清晨,我将追赶晨曦西行;
用身体品味成都慢生活,
用眼睛心上川甘的壮丽,
用心灵体会文化的纯净;
我再次远行,河西走廊,
用脚丈量你的长度,
用心沉淀你褪去繁华之后的历史沧桑。
——2012.11.8 写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皇城清真寺

中午的清真寺,非常的安静,我怀着敬意在院子里逛着。这时一位黑皮肤异国的教徒来做礼拜,见我一幅游客的打扮,便对我相视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与他黑色的皮肤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强烈的冲击,让我我仿佛有种来到了国外的虚幻感觉。

在市区逛着逛着,就在不经意间,周围伊斯兰教徒开始多了起来,建筑也变得低矮,仿佛进入了一个漏斗之中。突然间一个转角,皇城清真寺就在我面前出现了。回头看看,之前路过的那喧嚣的天府广场,就好像藏了起来一样。

成都人民公园
Chengdu Renmin Park

人民公园当中树立了一个辛亥革命时期,四川保路运动的纪念碑

因为要到宽窄巷子,要经过人民公园(地图),没想到正好撞见民间舞会。成都人民的悠闲生活我是有所耳闻,但真的见到了,也不得不感叹成都生活的幸福指数要比上海高不少。

宽窄巷子
Kuanzhai Ancient Street of Qing Dynasty

来成都吃,就必须提到宽窄巷子(地图),我就不多做介绍。但其实,这里还是成都诠释其老文化的景点之一,去过之后,作为一个外乡人,也确实能够很强烈地感受到老成都的那些文化。古朴的建筑风格,服务生应景的着装,配合着老成都的菜肴和小吃,仿佛时光穿梭一般。

不得不提一下掏耳朵,成都掏耳朵是比较著名的一个景点了。见巷子里有,我也尝试了一下。师傅掏耳朵的步骤是非常复杂的。先用手电仔细观察耳道,接着用棉球蘸水湿润,然后用小耳勺轻轻的刮出耳屎,遇到比较难挖的,还会换合适的耳勺。挖完之后,用棉球继续清洁,并做消毒,最后,会用一根长长的金属棒,插进耳道并固定。同时师傅会用手指,轻轻地敲击另一端,引起震动,美其名曰按摩耳道。

驴友记

走路逛了一整天,晚上带着沉沉的睡意,向成都道声晚安。

【住宿】:成都的住宿非常的方便,从奢侈到简约都有的,热门的客栈一般只要提前几天预订下就行。有的不热门的宾馆直接去即可。我这次住在成都驴友记,是一个非常有feel的青旅。他还有一家叫“懒骨头”的店,位置更好,就在市中心。

【路线】:从机场下来做300路机场线,10元,大约开1-1.5个小时就可以到驴友记。从驴友记到新南门车站坐公交很方便,出门坐车大约45分钟时间就可以到了。在成都的交通也非常方便。我是开着手机地图,基本全程步行。要是走不动了,公交很多,也可以打的

【Tips】:成都是省会,旅行没有淡旺季之分。但是要注意的是,很多旅行的线路,都是以成都为起点,所以成都的旅行者还是非常多的。要全部逛完成都和周边,也要很多的时间。

第2天
2012-11-10 周六
成都到九寨

早就对秋天的九寨沟心存向往。从大学时起,出现在电视、杂志、网站上面的九寨沟,展现着千百般的姿态,好似一个风韵妖娆的风尘女子,正托着水袖,用那莺莺歌喉取悦着看官。但对于我,只能从门缝中看到不完整的肢体语言,听着若即若离的歌声,在脑中拼凑她那完整的面容。为了真实一睹她的芳容,赶着秋天的末班车,旅行的第二站,很自然订在了九寨沟。

阿布氇孜

九寨沟附近的小镇有着众多的藏餐,不愁吃。可以试试一家叫“阿布氇孜”的藏餐厅,据说上过LP。对于我一个人来说,每次必点一壶酥油茶,来碗酸甜可口的酸奶,吃得饱饱的。住宿放在卓玛旅社,也离沟口非常近。0837-7764400

第3天
2012-11-11 周日
镜海
mirror sea

九寨沟的美,很难用言语来表达。有时候,她恬静,如清晨的镜海。镜海藏在九寨沟3条沟的交界处,清晨无风,太阳还没有完全散发出他雄性的魅力时,镜海悄悄地躺在这里。没有了九寨沟风的做伴,湖面不起一丝涟漪,犹如一面巨大的,从天界跌落的镜面。周围的景色无一不收入其中。仔细观察,地下的枯木却又清晰可见。一时间,上下的景色,仿佛融合了在一起,分不清晰。

仿佛躲在的自然界中静悄悄梳头的仙女,她轻轻地梳头,每一下,梳子接触水灵滑顺的秀发,仿佛接触透明的空气,自由落体般落下,再被她用轻柔地接住。每一下,也仿佛轻抚观赏者的心脏,动作缓慢轻柔地好像没有碰触到你。空气、时间、感觉,一切好像停止了一般。

九寨沟的海子中,都有一个共同的特色——大树的坟墓。老人树们好像在九寨沟中进行一个漫长的旅程中。期间他们不断变老,不断有人死去,倒下,成为了九寨沟的一部分,这是树的宿命,也是九寨沟的幸运。

九寨沟原始森林
Jiuzhaigou primeval forest

原始森林坐落在“日则沟”的最深处。约莫10点光景,斜射的阳光,穿透了大气层,越过了高山,疏疏密密地洒在森林的顶端。光线有的被枝叶挡住;有的则幸运地落在树干、枯叶、栈道、游客的身上。霎时间斑驳的光亮照亮了森林,同时腾起阵阵的暖意。也许在我们没观察到的角落,冰雪正悄悄地融化,苔藓正静悄悄地生长……
我经不住这意境,轻轻地坐下,轻轻地闭上眼,轻轻地呼吸,仿佛吓跑这冬日的恩赐。

早晨的原始森林仿佛富有智慧的大地精灵。树干是他的骨骼,虽然古老,却还牢固地支撑与大地之上。苔藓是他的皮肤,历经千年岁月,却仍然充满弹性,饱含水分。树叶松萝是他胡须,随着风,一阵阵地摇摆,发出沙沙的响声,把他千年的经历诉说成故事。

诺日朗瀑布
Nuorilang Waterfall

有时候九寨沟的水,却又充满了力量感。不论是若日朗的气度,还是珍珠滩的风华,或是树正的深度,皆代表了九寨沟的生命。秋日的水流虽小,但却仍然带来隆隆的声响,流之不竭的水,持续为动植物提供着养分,保持着九寨沟的活力。

如果九寨沟是位婀娜的姑娘,那活水就好像她身上穿戴的银色的坠饰。动静之间,发出动听的声音,明暗之中,闪烁着反射的光芒

第4天
2012-11-12 周一
九寨长海
Longsea

倚靠着老人树生长的,也近乎是迟暮的老人,皱着的皮肤,飘荡的松萝。

“则查洼沟”末端的“长海”边上长着一颗枯树。几乎光秃秃的树干,仅保留着半边的枝叶。而就连其枝叶,也仿佛压弯的老腰,不住的下垂。他叫“老人树”,仿佛一位枯瘦的老人,光秃秃的头顶,毫无生气的躯体和皮肤粗糙地可以当砂纸用。四肢也是佝偻地向外伸展。他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保持笔直的站姿,燃烧着生命,也许下一秒他就要死去,倒下。但大自然与他开了个玩笑,一秒一秒,等他回过神,已过千年。

火花海
Sparkling Lake

九寨沟的水,除了动静结合之外,不得不提的,就是她的色彩。

那山,或青,或白,或灰;
那树,绿、红、黄;
那水,翠绿、湛蓝。

这么多的颜色,放在一期一起却一点也不觉得混乱,大自然是个充满想象力的画家,而九寨沟,就是他的画板。

九寨沟五彩池
树正寨
Shuzheng Stockaded Village

出一下镜

自己画的

芦苇海
Sea of reeds

九寨沟就是这么一个神奇的地方,在这里,不同的颜色,和谐地融合在一起。各富特征的生命,在九寨沟中绽放。九寨沟不再是我印象中,那节假日讨好游客的风尘女子。在这里,她仿佛一位拥有智慧、秀外闺中、同时又热情大方的女主人。2天的独自行走,让我能够细细体会她的细节魅力,品味她一颦一笑的含义。

Tips:从成都进入九寨沟的方法是去“新南门车站”买第二天去九寨沟的车票,票价147+保险5元。买早买完其实没有多大区别,因为9小时的路程,基本都是晚饭时间到达九寨沟,这一天一定是浪费在路上的。

网上有很多九寨沟行摄的攻略,甚至标注了某景点几点进入,是最漂亮的。我觉得都是扯蛋。当我真正开始独自游沟时,前一天晚上做好的攻略,全部被充满魅力的景色忘记在脑后了,旅行最重要的还是感觉。

第5天
2012-11-13 周二

在九寨沟待足了3天后,我又启程去黄龙。
黄龙主景区是一条从山顶逶迤而来的黄色钙华堆集体,上面彩池层层叠叠,登高远望,酷似一条五彩斑谰的金色巨龙,自皑皑雪峰、莽莽丛林腾空而起,所以被称为“黄龙”。

雪宝顶
Xuebaoding Nature Reserve

从地理位置来看,黄龙地处岷山山脉之中,在九寨沟的南边,岷山主峰雪宝顶(夏尔冬日)的北面。早在大学的时候,因为执念与雪宝顶的美丽,雪山梁的雄伟,就曾计划过川北甘南的穿越。可惜,因为诸多原因,这个愿望拖到了这次旅行中。

前往雪宝顶会途径海拔4000米的雪山梁垭口。想必,11月的这里,一定是寒冬女神居住的地方了。接近垭口的旅途中,海拔一再升高,周围的植被渐渐地低矮。当车行至垭口的时候,皑皑的积雪覆盖着整个山顶。山还是那座山,不过,冬天的寒冷让他们披上了银狐的大衣。

胶片过安检的时候被搞坏了,修复不能。。。

夏尔冬日在这里静静地休息,好像冬眠的巨龙。我们的到来显然打扰了他的休息。他随意地,微微地抬起了头,轻蔑地半睁了眼睛扫了站在垭口的旅者。我微闭气息,认真而且紧张地盯着他看,眼神中透露出敬仰、赞美、和更多诸多复杂情绪,这一眼,迟到了6年。仿佛知透了我的心思,夏尔冬日轻轻俯头,继续睡去。

同样一张修复不能。。。痛。。。

黄龙
Huanglong

离开雪山梁垭口,继续向黄龙前行。因为淡季的关系,景区大体上是萧条的,宾馆住宿都关门,门口也仅有一家小卖部开着,零散地卖些面包、火腿肠什么。不过对我独自旅行来说,无所谓。黄龙风景区上为南,下为北,地域狭长,坡度只有9%左右,游览也很简单,从山麓坐缆车直达山顶,再行走约不到3km,即可到达五彩池,然后一路向下到达景区大门。不过在高海拔的寒冷天气行走,其实挺累的。如果这个季节去去的人,建议放缓旅行的脚步。

整个黄龙景区的步行依靠栈道。一条幽静的栈道修筑在森林之间,身处其中,前后左右皆是茂密的原始森林。抬头看,松树密集的树枝把天空分割成一块块不规则的天蓝色色块。闭息向前走,幽静地仿佛忘了身处何处。

最先抵达的就是望龙坪,海拔3530,视野非常宽阔,树林像一片绿色的织毯,在山脊上铺开。树梢的阴影化作了织毯的纹路。视野所及之处,能见到雪山,黄龙沟以及之前翻越的雪山梁哑口。仔细辨识,黄龙沟的大小池子细节可辩,仿佛在看一个微缩的模型。身处之高,视野之广,也不免让人产生一种英雄豪气迸发的错觉。我就如那出征的将军,调兵遣将,指点江山。

黄龙,其实和九寨沟非常相似。深秋时节,多数植物那彩色的叶子已经落尽,留给游客那光秃秃的树枝。仿佛舞会结束之后回家的贵妇人们,褪去了奢华的绫罗绸缎,换上了素色的睡衣。即使没有回家的,身着彩色大衣,却也尽显疲惫的神态。

说五彩池是整个黄龙的精髓绝不为过。我相信多数人也是冲着这来的。不知是不是季节原因,我并没有见到五种颜色。有的蓝,有的黄,加上冰雪覆盖之后,还有的池子结了冰,露出森白的冰雪。湖水清澈、毫无保留地反射出水质和水底的颜色,远看好像每个池子都蒙了小时候玩过的半透明带有颜色的纸片,也好像阳光照射过的欧洲教堂的窗花,非常漂亮。

黄龙寺
Huanglong Temple

说起黄龙的人文景观,就必须提到黄龙古寺和中寺。据《松潘县志》载:“黄龙寺,明兵马使马朝觐建,亦名雪山寺,相传黄龙真人养道于此,故名。黄龙古寺为道家之观,并非佛教庙堂。佛道两家在黄龙混迹一起,也确实有趣。这类的文化交融,在之后的旅程中,屡见不鲜。

再看黄龙中寺,建于明朝,外观三层均单檐歇山式造型,古朴雄伟。原有灵观、弥勒、天王、大佛、观音5座殿宇,但是现在仅存观音殿(含十八罗汉塑像)旧址1座,占地仅剩十分之一,约500平方米。

不知是何故,藏区的寺庙这般地落寞。冰雪覆盖的门前,不曾见到脚印,可见自从下雪之后,再无人前去打扰。这番景象,倒是和寺庙的匾“清静自然”的意境非常吻合。寺庙大门紧锁,屋顶洞开,四大天王的壁画也褪去了颜色。唯有从朱红漆色的大门和悬挂的哈达上,依稀找回点寺庙当年香火旺盛的感觉。

外面的一幅对联
半戈红尘超脱苦海更自在
一方净土皈依佛门好逍遥
横批:清静自然

里面的一幅对联
五谷盈满仓俱一片微诚庆黄龙酬谢天地
党思歌大有志心皈命礼祝胜会国泰民安

一般藏区寺庙里,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大门左右的四大天王画像。在藏传佛教的寺庙里,有时会因为教派传递的不同,佛像本身的造型风格不太相同。但佛像本身的含义都是一致的。

守护东方的天王是白色面相,经常见到手持琵琶,叫持国天王,拿着琵琶的用意是要用音乐来使众生皈依佛教;

南方天王叫做增长天王,通常见手里握宝剑,面相为青色,样子有点凶,为了保护佛法不受侵犯。

西方广目天王,红色面相,只见手臂上缠着一条赤龙,也有人说是赤索,传说他看到有人不信佛法的,就用赤索捉来,让人皈依佛教。

北方的多闻天王,绿色面孔,右手撑宝伞,左手握一只神鼠,传说中是保护人民的财产不受到损害的。

这人不是我……

为季节的关系,黄龙景区的进出,仅能依赖私人运营的唯一的班车(从九寨沟->黄龙->川主寺)。班车是定时开出,错过就只能在沟底住宿了(住宿也关门)。很遗憾,我不能跟着自己的节奏走,对黄龙的印象,也只停在“九寨微缩版”的层面了。

第6天
2012-11-14 周三

从黄龙回来之后,我选择住在松潘。相比川主寺,这个季节的松潘更加热闹些,住宿也更好。而川主寺只是3条主干道的交汇口,住宿、商业更差一些。

tips:从黄龙一般没有直接到松潘的车,回到川主寺之后,做黑车去,一车4个人,每人10元。

到了松潘之后,我选择住在古韵客栈(点我查看),客栈就在汽车站的旁边,非常好找。老板是个信仰伊斯兰教的不苟言笑的大叔,但照顾旅客很细心,有什么问题也会认真地帮你解决。回来第二天遇到一对从上海来的父子,于是相约包车去牟尼沟。 从松潘去牟尼沟很方便,现在隧道修通,不用再绕道213国道了。

家所说的牟尼沟,其实是二道海与扎嘎瀑布两个景点组成的。tips:套票100,有学生票。

二道海位于松潘县城南30公里处,原始森林中分布着上千个大小不等、形态各异的高原堰塞湖和溶洞、温泉、草甸景观。因其中最大湖泊二道海得名。

松潘牟尼沟
Munigou Scenic Resort

二道海的景色,与九寨相比,微缩了不少,与黄龙相比,也少了几分文化的沉淀。好在11月初,整个景区就我们几个游客,白雪皑皑的沟中,非凡地幽静,这份感觉好像身处一处未曾开发过度的景区一般。

这里的景色受到游客的干扰较少,又处在四面环山的峡谷中,整个牟尼沟好像深海中珍藏的巨大贝壳,正对潜水的游客,尽情展露自己壳中的珍珠一般。湖水清澈透明,湖底钟乳与湖畔奇花异草、绿柳青树,在原始密林的衬托下,在阳光柔和的照耀下,缤纷夺目,变幻万千。

没人打扰,各式各样的湖,静静地躺在沟里。年复一年,大树倒伏在湖水中,微生物在水中生长,各种矿物质沉淀在湖底,经过千百年的演变,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湖水清澈透明,泛出各种不同的蓝色、绿色,像写生画家把不同浓度的水彩画颜料融进了清澈的自来水中。轻轻一点,立刻化开,那湖水即可有了生命。

扎嘎瀑布
Zhaga Waterfall

扎嘎瀑布在牟尼沟的另一边,与二道海仅一山相隔。这里就热闹太多了,旅游产业带来了各式各样的旅行社的客人,叽叽喳喳地凑在这里,希望一睹中国最高的钙化瀑布的样子。

扎嘎瀑布位于扎嘎沟尾的扎嘎山下,距松潘县城40公里,藏语意为白岩上的激流。瀑布起点海拔3270米,落差93.7米。

走在景区的栈道上,每上一步,瀑布的水声就更大一些。在向上不知多久之后,突然一个台阶式的瀑布就出现在了眼前。

湖水从巨大的钙化梯坎上飞速写速跌落,经三级钙华台阶跌宕而下,冲击于巨大的钙华石壁,形成巨幅瀑身,声闻十里,如战鼓擂动,如万马奔腾。

很难形容突然看到瀑布的那股震撼。我好像在穿越一个漆黑的山洞,洞外两军对垒的战鼓擂动。突然眼前被洞口的光猛地刺了一下眼睛,我就突然置身于两军厮杀的战争之中,一时间声音和画面同步了,强大的震撼,把我晕眩地喘不过气来。

第7天
2012-11-15 周四
松潘古城
Loose state city

曾有这么一段松潘的描写:
松州古城,镇锁于岷山深处大江之上羊膊岭下,其地,三江肇源二水分流,烟波浩荡而南通天府巴蜀;牧鞭北指,遥望草原泽国与夫河湟大漠。历史,可上追蚕丛炎黄下迄汉唐明清,年湮而代远。

松潘,古名松州,是一座历史名城,是历史上有名的边陲重镇,也被称作“川西门户”。公元前316年秦灭蜀后在今川主寺镇建立湔氐县,为松潘地区县级建置之始,至今已有2300多年历史,在这23个世纪的时间长河里,多少大大小小的历史故事在这里发生,又有多少对后来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可以说这里是吐蕃与中原建立外交友谊的开端。唐贞观十二年(638)八月,松赞干布与大唐联姻未遂,发兵二十万攻打松州。吐蕃虽大败,大唐却钦佩其勇猛,于是终于同意了汉藏和亲的美事。这里,可以说是松赞干布用自己的实力,赢取了文成公主。太多关于这段汉藏和亲的历史文献和影视作品了,这里就不再赘述。

“腥肉之物非茶不清,青稞之热非茶不解”。在松潘的整个历史过程中,其不仅扮演了军事边关的角色,其还是早期茶马古道的重要商贸集散地。松潘地处,川、甘、青三省边陲最大的贸易集散地。其茶马互市的历史,开始与唐代,盛行于宋代,而到了元代,市场的商品不再局限于马匹和茶叶,各种其他物品的交易,也渐渐地繁荣起来。

829年,剑南西川道节度使李德裕奉命来到这里,对松州和附近地形进行“筹边”,绘制了剑南西山边防图,修缮保障设施,在松州境内建立了“柔远城”以扼制西山的吐蕃。可以说这是最早的松州古城。

现在看到的城墙,始建千明朝。明洪武十二年(1379)平羌将军西玉挥师北进,进驻松州之后,在此设置军卫,并历时五年,筑成城墙。嘉靖五年(1526年)松潘总兵又增修外城一千余米,历时60年,才使松潘城制初具现在的规模。
古城依山而建,有门七道:东曰“觐阳”、南叫“延熏”、西号“威远”、北作“镇羌”,西南山麓者称“小西门”,外城两门,东西向称“临江”、南北向称“阜清”。现在只有东南西北的四个城门还在了。

为了一睹威远门的近威,早晨开始我徒步登山。我缓慢地走着,行至一半路程的时候,来到一处名为望乡台的地方。望乡台上赋诗一首:

望乡台,望乡台,多少鬼魂到起来,来到此,竟徘徊,点点珠泪滴尘埃,忆往事,不开怀,离膏腴,劫难尽,愆咎事,随之来,悔不及,阴骘阳慝自造化,走上望乡台,满堂家业财帛事,由子自安排,撒手往西去,悻悻自开怀,自开怀。

站在望乡台之上,俯望松州古城,思乡情绪慢慢地化开,有一种莫名地惆怅的感觉。可能是登高远望的那种豪情,也可能望乡台上书写的那些大度的人生态度,两者结合,带来很平静的感觉,渐渐觉得自己超脱了起来,不再纠结。

上联:天地一大轮回冬去春来谁把这金乌玉兔顺刻留住 下联:古今多少变化夏临秋至请诚看桑田沧海此生彼灭 横批:迟后悔

又是张被安检机器搞坏的照片,修复不能。。。

威远门远远地建在山巅,明英宗正统年间(1436-1449年),平定松潘民变之后,松潘兵备的御史冠琛,将西部城墙由山麓筑到山巅。从城中看去,城门就如其名一般,虽坐落山巅,却不失威严气质。

站在威远们城门之上,可以仔细看到,松潘城处在岷山的两道山脊的夹缝中,有点咽喉要道的感觉。往东就是家乡,向西遥看吐蕃。风定云低,鸟儿在身边飞翔。一回神,仿佛回到了那战马奔腾的年代。

出了城门,继续向西行走半小时,能到一个叫西门顶的地方。目测海拔比威远门更高,视野很好,回望中土大唐,岷山山峰的走势和再远处的雪宝顶、雪山梁清晰可见。唐时,这里已经是吐蕃的领地了,时过境迁,身处当时的国外,思绪翻滚。

西门顶的另一边,坐落着一处藏族的村寨,旁边还有一处插箭的祭坛。

tips:去威远门以及西门顶的道路,比较艰苦,带足足够的水,带好应急的干粮。从城中有两条山道可以步行到达,其中一条在威远门的东南面,入口在城中,穿过山麓的居民区,并直通望乡台和烈士陵园。另一条道,位于威远门东北方向,入口在城外汽车站附近,距离长一些,但比较好走。无论走那条,穿过威远门前往西门顶,只有一条路。那里有一处插箭的祭坛,视野很好,建议前往看看。

第8天
2012-11-16 周五
瓦切塔林
Waqie township

有这么一个地方,经幡在那里走过它的一生。经过风吹日晒雨淋,它们被撕裂、褪色甚至飘落。但每一束都用尽力气地飘扬,用生命去追寻信仰。这个地方,108座白塔庄严整齐地排列在一起,好像108座灯塔,照亮当地人寻佛求经的道路。这个地方,在红原县境内,它就叫瓦切。

白塔的周围,经幡错落有致地遍布四周。一根根木棍插在地上,经幡的一头绑在搞出自成一束,另一头向外四散开,固定在地上。这样的造型,恰似一朵朵五颜六色的帐篷。这也是瓦切名字的由来。

80年代,十世班禅大师在两次拜访了瓦切,并在这里传经布道。为了纪念他,这里的人在班禅大师亲身宝座上建立珍贵灵塔和108座大小不等的白塔。并在周围布下经幡的仪仗队。

时间一点点过去,经幡慢慢地褪色、撕裂,到最后,像一片片破布一样挂载铁丝上,即使风吹过,也只是象征性地摇摆一下,很快地低垂下去。

后来,进来两位拾柴火的老人。和其他藏民一样,岁月和阳光,用刀在她们脸上刻出深深的印记。她们交谈者,也许谈到今天去看了病,身体不如以前了之类的话题。

经幡也互相说话,当然只在有风的时候。它们说的就很纯粹,身上染上了什么经文,他们就说说什么,说上一辈子,说到身子都洁白透了,飘落下来后,才罢休。

【真相】:瓦切经幡群位于四川省红原县瓦切乡,此地是一丁字路口,北距黄河第一湾60公里,南距红原县城40公里,往东150公里可去松潘县的川主寺。瓦切塔林藏语意为“大帐篷”,这里有纪念第十世班禅大师颂经祈福之地瓦切塔林,塔林周围是一片连绵的经幡,甚为壮观。

【路线】:从松潘搭乘早上7点多到红原的班车,一路西行,中途在瓦切乡下车,约11点到达。全程约173km,车行4个小时。经幡群就在镇上,在丁字路口望北走约10分钟就可以看到了。

【Tips】:11月中旬到这里没什么人烟,只有丁字路口的一家面馆开着。而且塔林关门了,需要从旁边的一个小洞里面钻进去,不过这样就不用买门票了。
塔林的游览2-3个小时足够了,不建议在这里住宿,可以向东去川主寺和松潘,向西去红原,向北去唐克乡。
如果要从这里北上去唐克,可以选择包车,100左右。如果是旺季来的话,这里会比较热闹,会有从红原到若尔盖的车从这里经过,途径唐克乡。当然了,自驾是最好的,一路上,平坦的草原加上远远的山脉,开车心情非常好。路况也很好,全部是坚实的柏油路。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