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迷路,才是旅行的开始

@秘境肖林

迷路,才是旅行的开始

55
第1天
2013-04-13 周六
平潭码头

虽然是两个人一起到码头,却是一个人孤孤单单上船的;没有回头的再见,台湾才变成不得不走的行程。有点难过,不知道去的目的是什么,也许只是为了证明我可以享受寂寞,不需要谁来陪。台湾只是我的一意孤行,却出人意料地遇见很多人很多事;从一个有点阴郁的起点出发,没想到倒闯出另一片天堂。

在船舱里摇晃,窗外开始下雨,但天很蓝,海很绿。除了往返时间已经确定,没有计划,没有攻略,一切都是未知。我甚至觉得连回程也是可以更改的,但S说,19号一定要回来。

高铁台中站
Taiwan High Speed Rail Taichung Station

我说走吧,没有回头的告别,指尖滑落的瞬间,我就勇敢了起来。虽然连今晚睡哪里都没有着落,但对于可以接受露宿街头的人来说,这又算得了什么?

雨一直下,但天蓝蓝,海碧绿,实在爱上这片哭起来都如此美丽的大海。

大海摇晃的厉害,但和德雷克海峡相比,实在是温柔之海。望出窗外,陆地早就模糊不见,我只能盯着打在窗子上一道道流下来的雨发呆,周围只有旅行团的喧闹和广播里断断续续的安全通告。

发呆,原来也很好,它让我有机会换一个角度看这片海。从窗弦上方侧60度角向下看台湾海峡,海,蔚蓝深邃,窗上的水痕仿佛压花,给大海哭过的印记。

空荡荡的游戏大厅,只有我一个人拿着手机四处瞎拍。一个人旅行,除了发呆,还要懂得给自己找乐子。

船尾螺旋桨披金斩浪将大海豁开一条巨大的口子,翻腾出无数的气泡,海底的激流将他们送上海面,在接触空气的瞬间灰飞烟灭,令人唏嘘,生命的轨迹绚丽而短暂。

9个老人,从63岁到82岁,15天环岛骑行。一个队员说,只有经历了,才是自己的事。祝一路平安!

在台中客运站的站台边,看人们迎来送往,等着有没有人可以捎带我一程。因为不知道要去哪里,也意味着哪里都可以去。这本来就是一趟迷路的旅行,没有期待,没有目的地,只有无数的未知,无限的等待。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突然感慨,原来我的心可以如此安静。

好心人指点我坐上了开往台中市区的大巴;大巴司机给我讲解悠游卡的使用方法;同车的一个新竹人和一个台中人待我如久别的好友;麦当劳的下午茶见识什么是快乐工作;开机车的男子送我到逢甲夜市;教会让我找到晚上的住所;楼上的张先生送我一只煎好的秋刀鱼……

以为没有准备,但神为我们准备的超过想象。

第2天
2013-04-14 周日
台中逢甲

在诚品的各种图书封面上旅行,与那些萍水相逢的文字聊一会儿。

在诚品晃悠,一个女生很惊讶我不住地拍各种书的封面,问我是不是拍了回去淘宝。我说,看封面也是一种阅读啊,每张封面有图,有文字,有设计,虽然简单,但有内容,有美感。我不可能所有的书都读过去,有时间把封面拿出来看看,想想,坐车的时间就过去了。

我给女生看自己拍的照片,她好惊奇,每张都问,这是怎么拍的。很喜欢这样在路上随意地聊天,我不仅从走过的地方获得惊奇,也把惊奇带给那个地方的人。

Jo是我在逢甲撞上的民宿房东,真是撞上的。在一座民宅前面,我正被一个粘着多啦A梦的邮箱吸引,Jo问我"是不是你打的电话",我一头雾水,迷糊地点头,Jo就带我上楼看房间。房间虽然不能和星级酒店相比,但对于流浪的我来说已经实在是奢侈了,而900台币每晚的价格对于身上只有9410台币的我来说不是小数目,我想找个理由撤吧,Jo说你等一下。

我又跟着Jo下楼,路上遇见江西来台湾打工的阿姨和本地人张先生聊了起来,面对一个人来台湾旅行的我,他们流露出的关心实在很温暖,张先生还把他刚买的一只烤好的秋刀鱼送给我。Jo带我看的另一个房间比前一个更好,但没有加价,说第二晚开始只要700。如果没有遇到张先生和江西的阿姨,我可能会离开;但遇见了,我就决定留下。

我问Jo,经常遇见一个人旅行的人吗?他说不多,而且基本是女生,女生比男生勇敢,更容易放下。

Jo其实不是一个外向的人,说起话来常常低头浅浅地笑。他看见张先生把移动WIFI借我在房间用,非常诧异,说住了这么久,都不知道张先生有这宝贝。我说,不仅Wifi啦,他连电话卡都要借我。我说台湾人大概觉得大陆人比较穷,背包出来太不容易了,所以处处照顾我们,我代表大陆人民谢谢啦。

十字路口,向左走还是向右走?向右走的决定究竟是来自我的大脑还是大脑接收到来自天外的信号?如果当时向左走了,是不是就会错过Jo,Mr.Zhang和之后的某某某某呢?如果向左走了,又会遇见某某某某呢?无数的问号,也许根本没有向左的可能,就像电脑上的灰键,按了也不会有反应。

唱歌真是一种享受,今天是主日,碰巧还是我生日。一个弟兄温柔地拨动着吉他,大家一起唱着赞美的歌,爱是永恒的基调。神的爱是最难以描述的,超越一切,祂是大卫,我是祂永远的苏拉密女。

一个尚在读大学的男生很和我聊起两岸局势,从古至今滔滔不绝,言语犀利。好容易等到他吞口水的空档,我向他表达了我对他的景仰和自己的孤陋寡闻。由于信息的严重不对称,对于历史和时事,我没有发言权。我只问他,你是中国人还是台湾人?他说当然是中国人,是中华民国的中国人。

召会爱宴结束,接到Jo打来的电话,说我住的房间今天要换,预约的客人要来了。Jo要带我去他隔一条街的另一处民宿,我说这么折腾,你得请我喝茶。他说好,去春水堂吧,地道珍珠奶茶。

Jo带我在台中的街上转来转去,从七溪到十二溪,从热闹的逢甲到有点冷清但更具现代气息的街区。我突然想起和S半夜找得来速的事情,想起那杯咖啡和玉米,想起一回家就吐了,才知道咖啡和玉米不能混着吃……直到听见Jo说到了,我才一下子从回忆中被拔了出来。

春水堂总店很大气,二层小楼,兼营台式茶点,虽然不是正餐的时间段,仍然坐满了说着台语的本地人。位置在七溪还是十二溪,我是路盲,总记不住地名。它的珍珠软软的,吃起来有米的香味,国内的珍珠对比起来就味同嚼蜡了。喝着奶茶,聊着台湾的故事,Jo很忙,不时还要接电话处理民宿客人的事。

不要美化一个人的旅行,不要羡慕一个人的旅行,一个人旅行的起点不是逃避就是寂寞。无论路上遇到多美的风景,多么有趣的人,发生多少的故事,都驱不走寂寞和无法解脱的结。我的寂寞和路上的一切像铁轨的两边,一起延伸,无法此消彼长。

第3天
2013-04-15 周一
鹿港小镇和高美湿地

今天Jo开车陪我去鹿港小镇。镇里的建筑和厦门的中山路同出一辙,更巧的是,我们停车的地方也叫中山路。Jo说,在台湾有无数的中山路和中正路,可是我还是傻傻地想着这个巧合,两条从建筑风格到名字都一模一样的路,历史上有什么关联吗?

Jo其实很忙,电话很多,这给了我很多发呆的时间。其实这样挺好,我更喜欢有时间一个人默默地看,默默地领会,不要有人在旁边不厌其烦地念叨,即使是好意,也会让我不堪其扰。

在鹿港,我们先去了一个本地的市场,在市场里找到一个自光绪10年就开张的鱼摊。门面实在小的可怜,我心想,就冲这光绪10年的名头,在我们那里不得开10个8个的分号啊。不过在台湾,光绪年间开张的档口实在遍地开花,不知道,这台湾是如何经营这些物质文化遗产的,一个个虽然小但很有生命力。

台湾处处觉得干净,即使小城镇的市场,全无印象中大陆市场的脏乱臭。真心喜欢这种杂而不乱的真正的市场,其中穿行,仿佛时光倒流。

鹿港的天后宫香火很旺,人声鼎沸,充满民间对妈祖的相信和希望。走在鹿港的本地街市,一边品尝着当地名小吃,一边还有天后宫木偶的游街吸引你的眼球,真是声色犬马,好不热闹。

说到台湾的小吃,食材正宗卫生让人放心,相当大陆沿海的物价来说,便宜性价比高。无论看起来多么破旧的小店,桌椅和地面都没有油污和垃圾。

天后宫的人偶游行真是很具地方特色的民俗,据说每天都上演好几趟,有去鹿港的朋友一定不要错过哦。我很兴奋地吃着手里的,拍着眼里的,忙得不亦乐乎。等转街的过去,市场恢复了平静,我对Jo说,当地人的市场和观光市场的不同,就在于买卖的表情,没有过多修饰的笑或不笑是当地人的市场天然的表情,不会因为游客买或不买而变化。

一座用玻璃为主要材料搭建的妈祖庙,这在全世界应该绝无仅有吧。水池里玻璃的倒影,给庙宇减了威严倒多了几分灵秀。走到这里,我们都有点累了,坐在椅子上小憩,等着4点看夕阳下的高美湿地。Jo和我谈起他整修新旅馆的梦想,我祝福他。

台玻集团的玻璃之城,陈列着集团多年以来科技上的成就,最有趣的玻璃发明是玻璃厕所。当厕所没有人的时候,玻璃呈现透明,一旦有人如厕,玻璃立即呈现哑光,使如厕的人被隐藏。创意挺好,就是有人敢尝试这样变化莫测的厕所吗?

高美湿地最赞的风景是蓝天或落日下一排如美人一般傲然挺立的风车。我没有看见蓝天的幸运,但落日下的美人我看见了。Jo说,这里是许多恋爱的和想恋爱的学生的天堂。是啊,有什么比落日风车更煽情浪漫,更怂恿刺激芬多精的分泌呢。

一群学生坐在堤岸上享受落日余晖,他们的背影令我想起那部很青春很文艺的台湾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你们看呢?

因为手机没电,最美丽的落日在海面的倒影没有拍出来,它只能留在我的记忆中了。烤鱿鱼的阿姨说,湿地里有很多贝类和螃蟹,边说边给我看她抓到的,还答应下次我和朋友再来的时候一定带我们下湿地去。高美,五月再见。

万家寮可以远眺台中和彰化的万家灯火,这里安静偏僻,情人们俩俩相伴,有手拉手散步的,有促膝低语的,在夜色的笼罩下,一切尽在不言中。

楼上的张先生第一个晚上陪我逛夜市,第二个晚上陪我逛夜市,第三个晚上骑机车带我上万高寮看台中和彰化的夜景。我说你对大陆游客都这么好啊,他说你是第一个。

第4天
2013-04-16 周二

Jo今天带我去了几处台中私密的高级餐厅,不在商业区,却隐藏在宁静的高级住宅中间,没有醒目的招牌,门面和周围的建筑并没有太多差异,如果不注意,就算专门去找,也可能过之不得其门而入。

食物本身是靠纯正的食材体现其品质的,我自己烘焙就喜欢用好食材,导致国内如85度、星巴克等都无法入口,台中sparkle的下午茶实在不错,虽然装修风格太少女不是我喜欢的feel,但服务和口味我实在喜欢。

Jo说坐在我们旁边的都是阔太,我很惊讶,这里很贵吗?他说,这个时间能坐在这里聊天都是奢侈的。今天因为你我也很享受,一般中午我都是麦当劳,这个时间我一定在工作。我立即幸福指数急速攀升。

逢甲大学里的树让人喜悦,坐在树下一段时间,望着对面的老外和大学生在聊天,我yy起他们的谈话内容。这时来了两个社团的大学生,关心我大学生活中的困惑,并且加了我line。可见line在台湾社交网络的领导地位。line还真心比微信强大呢。

我离开了舒适的台中往南去了,开始有点觉悟"情迷巴塞罗那"中克里斯蒂娜的选择,在每次的平衡中都选择打破平衡,在不断的冲突中找寻下一次的平衡。对我们来说旅行没有终点,前进就是方向。

一路往南,目标很模糊,可能是安平,可能是七股,或者都不是。Jo提前帮我联络了安平的朋友,说到了台南车站就打电话,会有人来接。但我说不确定会不会打这电话,也许想去七股看看红树林和水产养殖。今晚到底在哪里,真的不知道呢。

台南下车,已经晚上快9点了,我问了车站值班人员去安平和七股的车还有吗?被告知大巴都没有了,安平很近打车也不贵,七股有点远,建议我在安平住下,玩一天再去七股。我犹豫了,这次出门不想打车的,先找个有wifi的地方和朋友聊聊天吧,大不了今晚在火车站附近住下,明天总有去这两个地方的大巴。

和朋友们开玩笑今晚要流落街头了,这么晚还没找到落脚之地,现在还在旅馆门口蹭wifi呢。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没找到地方住,但心里一点不着急,我还开玩笑叫几个朋友轮流陪聊到天亮,两个小时一班,体验一下露宿街头的感觉。

从9点到凌晨2点,在间歇的聊天和整理图片中,5个小时不知不觉过去,我依然在火车站边的铁路旅馆门口蹭wifi。露宿街头几乎实现。这时,旅馆的前台阿姨看我背包这么久还坐门口不进来,劈劈啪啪打着手机,不知道是同情我可怜我,还是太想做生意,就招呼我说,小妹,你要坐一晚吗?我给你5折优惠吧别人780,我只收你380 ,去洗洗睡吧。

我知道她没有骗我,刚才进去的客人都是780登记入住的。我还有点犹豫,说考虑一下。有人流落街头是出于无奈,拒绝如此优惠的价格而流落街头实在有点作。于是我明智选择对自己对他人好一点,用青旅的价格入住双人大床房。

眼睛睁开的一瞬,我脑袋里突然晃过一个念头,我要去看看太平洋。所以我不去安平,我也不去七股,我只想去看看太平洋。S和我说过,你知道为什么太平洋的海比台湾海峡的海更蓝吗?我摇摇头,他指着地图说,你看,大陆和台湾之间的狭长地带就是台湾海峡,离沿海大陆架太近了,而太平洋只有一小段临大陆架,海水当然更干净了。

第5天
2013-04-17 周三

来的时候是经过台湾海峡的,下雨的样子都那么美,那太平洋会是怎样?能出海打渔吗?能住在海边看海景view,听海浪的声音吗?能听见鱼市里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吗?能看见海中央的白色灯塔吗?去台东吧,很少听人说起台东的海,倒是池上的便当,鹿野的温泉更加出名,但有一个名字让我不能忘记,那就是富冈渔港。

台东远没有垦丁或恒春出名,原以为交通不便,台南没有直达台东的火车,所以买了台南到高雄的票,打算到高雄转大巴去台东。台南到高雄实在不远,是区间车,像上海的地铁,两边硬座的那种。坐在我左边的大叔告诉我直接在高雄转火车就能到台东了。(后来知道,环岛火车很多的,根据停靠站点的多少,时间长短,价格不同,停靠越多站点时间越长价格越便宜。)

左边的大叔告诉我高雄不要出站直接买一张去台东的车票就好;台东的交通不方便,如果想玩最好租个机车;如果想看最美的海要去花莲,交通也更便利。临下车前,大叔还提醒我,下一站就是高雄了,别坐过头。

台湾的火车站都很小巧,外观我见的欧式居多,可能因为火车这玩意本来就是舶来品吧。不做攻略的我总是直奔服务咨询中心,那里总有服务人员耐心温柔地告诉你去目的地最近的一班车的发车时间,然后到售票窗口告诉里面的人到达地点和发车时间就可以了。直接向售票窗口咨询也没有问题,台湾人真的很有耐心和礼貌。

这趟没有计划的旅行真可以磨磨蹭蹭,拿票上车,也没看到底多久才能到达,时间在旅行中不再是奢侈品,要的就是这样。看看窗外,拍拍照片,和旁边的人聊聊天,在铁路上,能做的就这么多,但已经足够。

坐在旁边的男生是休假结束回去服役的替代役军人。他说他很幸运大学毕业,政府就允许自由选择服正规役还是替代役,而且他的替代役还是服役强度最轻松的教育役,有点像校警的感觉。只是他们的休假时间每个月只有5天,其他替代役每周休2天。我们还聊起以色列兵役和台湾兵役的区别,因为准备去以色列,所以看过一些资料,没想到隔壁的这个小男生居然也知道一二,暗叹台湾学生的视野还是比较宽阔的。

在台东车站下车,我又开始等待。已经习惯随遇而安了。一个的哥靠近我,得知我要去富冈渔港就开价200。我想看看好行的车走了没。好行基本都在火车站有停靠,但时间比较固定,车少,特意去等没有必要。一看,果然好性的车刚开走,只能搭车或打的了。那个的哥又靠过来,几番交涉,终于150上车。等到达富冈,才知道我占了人家便宜了。

和我拼车的另一个女生是到台东市区出差的,她先下车,付车资150,然后的士大叔又送我去富冈。经过市场的时候,大叔停车买了4块当地点心,递给我两块说送我吃。还真饿了,接过来连声感谢,大叔还介绍起点心的原料和两款点心的区别。真心好吃,真心好人。

下车的时候,我向大叔要了名片,说下回再见。我没有多付车资,只是付了说好的150。虽然我曾经犹豫,是否为大叔的好心买单,但我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我所享受的不是用钱买到的,我能够支付的只能是我的感谢和用同样的爱心对待别人。

在渔港下车,我先去询问有没有去绿岛的船,刚好今天没有,明天上午9点有一班船出海,下午3点半回来。没有失望的感觉,这些天太习惯随遇而安了。那就在富冈转转,今晚就在这里住下了。后来遇见的风景是我没有准备遇见的,但当它跳入我的眼眶的时候,我知道,just it.

渔港不大,下午的时间非常安静,只有几个渔民在修补渔网,穿鱼饵。我上前搭讪,问他们明天是否可以带我出海打渔。他们笑作一团,说老板高兴,但他老婆可不高兴。我望着那个渔民的老婆说,大姐,真的不喜欢我一起去吗?大姐很和气地说,不是我不高兴,是出海打渔要渔民证的,否则巡警不会放行。哦,原来是这样。又和他们一阵插科打诨,一个富冈本地的的士大叔还给我一张名片,说要去车站找他,给我优惠。

富冈真的很小,第二天凌晨2点和早晨8点我又遇见了那个穿鱼饵的渔民和在早市游手好闲的的士大叔。这是后话啦

不知道今晚住在哪里,我把背包寄在离码头最近的民宿,这个叫爷子树的民宿很好,但价格对于一个人背包旅行的我来说有点奢侈,1500台币一晚,我和老板说,如果找不到更合适我的民宿,我就回来住她家。

富冈渔港不大,所在区域以“里”为单位,循着小路走,乡路整洁干净,每个庭院的房前屋后花开朵朵,绿荫缤纷,令人好不喜欢。

一路走走停停,不只为了今晚的住处,更是一段发现的旅途。无所谓迷路,因为没有所谓的目的地,所见都是新鲜。道路很干净,花儿很美丽,空气很清新,人民很可爱。如果你也一样不为夜晚的住宿忧虑,赶快丢掉地图吧。

渔村好安静,路上难得碰上几个人,很多漂亮的民宿推门进去大声叫嚷都没有人答应,整个渔村像被施了魔法,睡了过去,只有我这个外乡人路过。

看见路边一个招牌写着“爱情海酒吧”,墙边的涂鸦在朴素的渔村突兀地有点不和谐,我忽略它继续往前走。看见路边有一棵树,挂满没见过的硕大黄色果实,我好奇地逮住一个中年女人问这是什么果子,她说面包果。我问好吃吗?她说不错,就是现在没熟,不能吃。我只好吞吞口水走了。

没走两步,“铁马驿站”就在前面。要在以前,这种小规模的民宿一定被我略过,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居然为它停下脚步。老板不在家,她的妹妹很热情地打招呼,说让我自己上去随便看看,我喔喔支应着,心想,小客栈,老板也不在还上去看啥,先走。

从铁马驿站的旁边小路进去,我又遇见告诉我面包树的中年女子,她正和一个老者聊天,接着就看见了一道绿意黯然点缀着白色小花的篱笆墙,透过篱笆墙,椰树,秋千,桌椅和一片海就摆在眼前。有时候,你想要什么你并不知道,但当它出现的那一瞬间,你就知道,just it。

有时候,你想要的你并不知道,但当它出现的那一瞬间,你就知道,just it。这个海滩有椰树/秋千/桌椅和大海,它们现在全部属于我这个外向来客,完全free。

坐在秋千上,我突然想起和太平洋无关的对岸的一个火车站。不记得是不是当我饥肠膔膔地爬上火车站高大的台梯产生的幻觉,那天他手里拿着肯德基早餐在楼梯的顶部等我,对于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饭的人来说,他真是及时雨。他接过我的行李,把早餐塞给我,说,身份证给我,你边走边吃吧。

我很好奇秘密花园的主人是谁,就沿着小路往前院走去,貌似一家酒吧的装修,但又和酒吧不同,它没有吧台,却有一个敞开的厨房,厨房里一男一女正忙碌着,看他们制作的过程,十分享受。一个电话打过来,有客人预定晚上10个人的餐点,原来这里是一个露天餐吧,有酒,更重要的是有美味的料理。注意是料理哦,我这么强调,是因为它们太漂亮了。

离开厨房,我走出大门,蓦然回首,“爱情海酒吧”的牌子赫然在目,哎呀呀,兜兜转转,原来被我略过的是这样一道风景啊。不免唏嘘如果不是在面包树下的结缘,如果没有主人不在的客栈,如果没有离开大路走小路,这一切美景美食都和我永远永远没有交集。

铁马驿站地房间在3楼,面向大海,就冲这无敌海景,我心里就决定了。老板地妹妹替我打电话,问我800可以吗?我毫不犹豫地回答,没问题。后来发现我是整个客栈唯一的住客,我可以拥有一个独立的大客厅,无限量的咖啡,唯一糟糕的是wifi的质量真不好,我只能端着咖啡,坐在二楼的楼梯上享受我的网络surfing.

一个下午的徒步行走之后,有咖啡,有网络,有一个温暖的楼道,我很知足了。在蝉游记上发几张图片,写几段文字,在line上和朋友聊聊天,说说笑话,即使晚上只有7/11的寿司下肚,还是傻傻地幸福啊。(不是没有好吃的,只是我太贪婪地想没有出门的朋友了,舍不得丢下他们去吃饭。)

第6天
2013-04-18 周四

咖啡的功劳,凌晨2点还很清醒,富冈码头亮着,我循着灯光走去。没有鱼腥味,空气里还有一种淡淡的花香,只是我太笨,叫不上名字。Mr.Dog被我吵醒,不耐烦地叫两声。赶上下午碰见地穿鱼饵地大叔正在准备出海打渔,我说把我藏你船上吧。他说,被抓住你就回不去了。船要走了,我挥手喊,大叔,多抓点鱼回来哦。

躺在床上已经凌晨3点了,迷迷糊糊地听见许多咿咿呀呀的声音,望出窗外,是一群穿着和服,用白面涂脸的人。我好奇地问,能不能也给我一套穿啊?有声音回答,你不是这里的人。我想,算了,拍你们就好。等我拿起相机对准他们的时候,嗦,全闪了。

天微微亮了,看见窗外的光线,忍不住走下床,拉开门帘,走了出去。好柔软的时间,即使困倦,还是要享受这个时刻。想象远处的码头已经在准备迎接清晨早市;想象凌晨出发的渔船现在已经带着收获的喜悦往回赶;想象自己是一个这里出身的女孩每天在海边看潮起潮落幻想大海那边的都市生活……

日式的屋顶,椰影清风海浪码头,这一切是真实的吗?那些穿和服的人们是真实的吗?我的存在是真实的吗?或许我们都不用真实和虚幻来界定,存在没有真假,它就是存在。当我们不给自己的存在设置任何限制的时候,任何存在对我们也不设限制,允许我们自由出入。(灵光一闪,穿越了)

7点我就起床了,怕错过8点的早市。又路过昨天的一间农舍,里面那只我见过的最漂亮最讲卫生的公牛一早精神抖擞。我忍不住又对着他的尊容一阵乱拍,温柔的眼神,丝毫没有生气。真是养尊处优的家伙,身上应该没有一只跳蚤吧。

早市已经风风火火地开张了,地上摆满了我不知道地各种深海鱼。几个小时前他们还是大海的精灵,现今已经成了市场上交易的对象,餐桌的美味,真是感叹生命无常。这里的人们已经对这场景司空见惯,要是和谁讨论我这个外乡人的感叹,估计要被当作怪物丢进太平洋吧。

8点的鱼市吵吵嚷嚷,有渔民,鱼贩子,称重的,喊价的,搬运的,宰杀的,看热闹的,游手好闲的甚至还有小狗,大家都为了鱼聚到一起,目的各不相同,欢乐不言而喻。

很凑巧,又碰见昨天游手好闲的的士大叔,今天这个时候他继续游手好闲。看见我啥都不懂到处问别人这鱼叫什么?有多重啊?整条多少钱啊?这些冒泡的傻问题,他动了恻隐之心,主动回答起了我的十万个为什么,给我介绍鱼的名字,吃法,稀有或是罕见,他也不知道的就替我去问,像得了我什么好处似的。说实话,我遇到的像这样的台湾人还真不是一个两个。

的士大叔捡起地上一只很普通的小鱼,一脸兴奋的问我,看,你知道这是什么鱼吗?我哪知道。看我一脸的无知加250,他更得意了,飞鱼啊,少年派里的飞鱼。啊!我果然很识趣地惊喜起来,翅膀呢?大叔扯着小鱼地双鳍飞给我看,还真是飞鱼啊,蓝色透明的双鳍像极了一对翅膀。

各种鱼,叫得上来的只有带鱼,钱鳗,琵琶旗鱼,挫头鲨,金枪鱼,油冈(音,做刺身)等等,其他只有台语的发音,我实在记不住,请大家原谅。

这几只钱鳗十分少见,个头1米长,中间那只还在喘气,口里还咬着鱼钩,可怜的家伙,都怪你们太贪吃了。我用手指轻轻地抚摸它,旁边的渔民提醒我,小心,它会咬人的。我嗖地抽回手,手指还在,可不要成了你的点心。

这只老头狗应该是鱼市的常客吧,或者是工作人员?它在鱼市的人群和满地的鱼中间跑来跑去,忙忙碌碌。

在富冈的最后一顿饭是开饭店的老奶奶请的。当时,老奶奶在饭店门口摘菜,旁边围了一群人都在帮忙,我很好奇,那菜是我没见过的,老奶奶告诉我,菜名是“米菜”。哇,一口下去,有米有菜啊。老奶奶听着高兴,有米有才,好吉利啊,中午请你吃饭喽。

第7天
2013-04-19 周五

从台东返回台中,最后一班莒光号是下午4点的,我在台东的咖啡馆坐到3点半才出门准备打车到火车站,没想到一部的士都看不见。已经和Jo打过招呼今晚回去,他已经安排了房间,怎么办?

不知道哪来的信心,我拦下一部机车,向机车大叔说明情况,大叔二话没说就叫我上车,直奔火车站。我问大叔要付他多少钱,他说不用。20分钟的车程,我心中满是感激,想想这趟台湾之行得到多少在地台湾人的无私帮助,如果是我,在别人需要的时候会这样毫不犹豫的付出吗?

火车上,坐在邻座的陈先生主动给我介绍起台湾的铁路线路,还把他的饼干和糖果分给我吃。他在我的下一站下车,我下车前,他把吃剩的零食都送给我,真不好意思,这一路占了台湾人不少便宜了,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感谢,有机会再来台湾的时候,我会给你们打个电话的。

S曾经问过我,哪一次旅行算得上你的第一次真正的旅行?我仔细思考,即使已经有多年自助旅行的经历,即使刚刚从南极回来,即使每次旅行都有美景美食知识上的收获,眼界上的开拓,但真正的旅行似乎还没有开始。当时,我很认真地说,“还真没有”。S对我的答案表现地十分镇定,并没有太惊讶。

从台湾回来,我很兴奋地告诉S,我有第一次真正的旅行啦。原来真正的旅行是没有地图的旅行,是迷路的旅行,是发现的旅行,是撇开隔阂,融入在地人生活的旅行,我甚至觉得台湾旅行对我的意义甚至超过南极。对我的胡言乱语,S很认真地听,他说,很好,你真的开始旅行了。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