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黔程似锦——贵州短行记

@显呆呆

黔程似锦——贵州短行记

第1天
2015-07-28 周二

有多位朋友要本次旅行攻略,就在微信上简单写写。
我的自由旅行有几个特点:一是简奢皆宜,可住星级酒店(比如黄果树金谷山庄),可睡大通铺(比如梵净山顶的万宝岩);可坐乡村巴士(比如梵净山至江口),可包车出行(比如铜仁到梵净山、凯里到西江等);二是随机应变,除了广州至贵阳,铜仁至广州的长途票提前预定外,各种住房与短途票均临时或者提前半天预定,而由于铜仁至广州的列车晚点七小时,也临时退票改为飞机返回;三是事先做基本规划,清楚大致路线,另外预留一天的机动时间,因为这一天时间,我们临时增加了龙宫景点,并有时间前往贵阳维修出了故障的相机(没修好);四是观景为主,坚决住在景区内,这个决定使得我们可以尽量避开游人密集但光线极差的午间时段,而光线最差的午间安排为赶路且顺带休息的时段。五是一言堂,一切导游我说了算,坚决打击磨蹭与争论行为。所以虽然我们去的目的地相对多,但基本保障了几点:游人少、光线好、有午休、行程紧凑。这种旅行并不适合以下人群:大团体行动、有睡懒觉恶习者、带儿童行动者、购物狂、缺乏应变能力者以及体力较差者。
本次行程与变动如下:

D1、下班后前往南站,最晚前往贵阳(非贵阳北)高铁18:20分发车,5.5小时抵达贵阳、贵阳站立即换乘火车前往安顺,凌晨1点20分到安顺。(不想折腾者可以宿贵阳,次日在金阳客运站搭车前往黄果树,路程两小时)。宿中铁商务宾馆(出站口右行20米,就是这么近,小破宾馆,不适合洁癖,提前预订)
D2、安顺租车前往龙宫(离安顺16公里),游玩2-3小时后再顺路抵达黄果树瀑布景区(离安顺40公里左右),费用280元;穷游可以去安顺客运东站搭车前往龙宫,龙宫与黄果树景区间有专线车。宿金谷瀑布山庄(就在黄果树瀑布景区入口300米处,应该是四五星级,需预定、强烈推荐,米人可以住景观房,据说可远眺黄果树瀑布)。黄果树有三大景区,需购买景区巴士票,建议游览顺序是陡坡塘瀑布、天星桥瀑布(D2下午,D3上午黄果树瀑布),这种旅行方式需要随身携带行李,必须身强体健或者轻装(在景区购票点附近找店家寄存,我是全程重装游览)

D3、7点早餐,7点半黄果树景区开门,尽早出发,避开人群。中午乘景区巴士到售票中心搭车前往贵阳金阳客运站,金阳客运站进城打车约50元,路程40分钟。从贵阳乘列车前往凯里,有多趟列车可选择,行程2个小时左右,凯里有公交线路前往西江苗寨,费用20元以内,包车前往西江行程约1小时,费用100-120元。我们因为维修相机,在贵阳耽搁了4个小时,10点抵达凯里,租车前往西江千户苗寨。在寨子里临时找房,建议找西江苗寨高处的客栈,方便眺望全景,观景房300元左右,靠山房200元以内,目前旺季的价格。
D4、上午西江苗寨返回凯里,搭乘列车前往镇远,行程约一个半小时,镇远下车后搭公交车前往新大桥,15分钟车程,沿江找客栈,喜欢哪一段就住哪一段,风景房200-300元。黄昏时上石屏山俯瞰镇远城,石屏山门票30元,下午5点后免费。晚上在舞阳河边吃香喝辣赏江景。

D5、去镇远汽车站前往铜仁,铜仁车每日两趟,上午班车11点发车,路程2.5小时。包车前往梵净山南大门,费用200元(未来得及砍价),1.2小时。缆车上梵净山,离山上缆车出口5分钟路程有个叫万宝岩的,可提供大通铺,一床120元,不提供洗浴,联系13886026678。曾经理,微信叫洪涛;只有宿山上的游客在16点前才允许进山,切记。安顿之后步行十五分钟进入山顶景区,可在老金顶等落日。
D6、看日出后下山,景区门口搭公交前往江口,9元;江口搭公交前往铜仁。返回广州。
PS:还有时间者可以游览凤凰古城,离铜仁1小时路程。

黄果树瀑布
Huangguoshu Falls
我的评价:
陡坡塘瀑布
Doupotang Waterfall
龙宫
Longgong Caves Dragon Palace
第2天
2015-07-29 周三
黄果树瀑布
Huangguoshu Falls
我的评价:
第3天
2015-07-30 周四
西江千户苗寨
Xijiang thousand households Miao village
我的评价:
镇远古镇
Zhenyuang Old Town
我的评价:
第4天
2015-07-31 周五
镇远古镇
Zhenyuang Old Town
我的评价:

世上没有桃花源,但真正的旅行者心中必然有。假如心中没有桃花源,那么人的旅行还有什么意义,如果旅行无非是走过路过,人混不过一只候鸟。
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桃花源,而我觉得桃花源大概是这样的——
她必须有美好的山林;必须有美好的溪水;必须有人居,有她的小热闹,“土地平旷,屋舍俨然”;还不能有过大的疏离感,“往来种作,悉如外人”;居然还得避世,“不足为外人道也”,最好也无人问津。
——我走过的诸多地方中,镇远应该最接近如此多的苛求了吧。
镇远的山玲珑秀气而不失棱角,碧翠温柔间又常秀出岩石的刚硬,恍若上帝的盆景,但如果仅仅是这些,镇远便和其他喀斯特山区的小城无甚区别。
镇远之美,其根本源自流经小城的一湾碧波舞阳河。她不宽也不窄,宽一寸,则显得疏离,窄一寸,则显得逼仄;她不深也不浅,深一点,则显得幽怖,浅一点,则显得局促;她不缓也不急,缓一分,则显得呆滞,急一分,则显得泼辣;她曲线娇美,流经城市的河道竟然是S型,似游龙的身姿,如飞天的飘带;她天然雕琢,而一切却又那么的恰到好处。

舞阳河水如此殊世而独立,我却忍不住起了比较的私心。都说“九寨归来不看水”,比较九寨水色的离奇玄幻,舞阳河自有她人间应有的亲切;又说“桂林山水甲天下”,比较漓江之上哗然如闹市的喧嚣,舞阳河自有她山水本分的清幽。
“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真正的隐者栖身于闹市,镇远如是。镇远最美的景观在于新大桥至双圣桥一线。出了火车站,跳上公交车,行出五站,路边只是寻常的小城街景,过了老城门,热心的当地人为我们指路,于是下了车,向北徒步数十步,转个弯,美景便呈现眼前。尽管背负着重重的行囊,同游的朋友还是说:先不用急着找客栈放行李,沿着河走一段再说吧!
虽是旅游城市,镇远不像其他地方那样游人熙熙攘攘,即便是眼下的旅行旺季。镇远的游人并不多,沿着河或爬上山慢慢地赏景,不会有人拥上来和你争抢最佳观景位,更不会出现一溜的排队长龙,后面有人不耐烦地催促:快走快走。白天的镇远清清静静的,真好;只是晚上稍为热闹,但还好。

桃花源是遥远而谢客的,镇远古来便是如此。尽管是西南要道,其实也没多少人乐意从这里经过,往西往南,那都是蛮荒苦地。偶有名人经过,留下的诗文也是叹息道路艰险的,前面是功名与苦旅,埋首脚下,桃源哪有心思寻觅。名人们不来镇远,镇远也不招惹他们,足有两千年历史的古城,居然没出过一位著名人物,仿佛光环是她所不喜欢的。即便旅游业高度发达的今天,镇远也算名声不昭,更多人并不知道这座小城。爱来不来,去留随意,她就这样不急不躁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为了赶路,我们早晨七点半出门,古城仍枕着静静的河水慵懒地沉睡。街上路人极少,大小店家都关门谢客,我们客栈的老板也没起床。对面这样的生活节奏,我们忽然有些惶惑,不敢惊扰到店家,于是我们在河边静坐了半小时,直到老板醒来。
走的时候,杨柳依依,沿着河走了很远,才狠下心来转进巷道。到了车站,一打听,去往目的地的班车两小时后才发出,大喜,立马又杀奔回去,喝茶,发呆,什么都好。
恋上就离开,惜别如情人,如此挺好。桃花源当如此,永远想去亲近,却永远长居不得。
而外人都别去了吧,留给她一点清静,那是她喜欢的。

梵净山
Mount Fanjing
我的评价:
今日紧赶慢赶,包车从铜仁前往梵净山,结果司机搞错了山门,又负重走了3公里,终于赶在关门前赶上山。凡我登山,例有云雾。闯过了红金顶,云开雾散,行至老金顶,数次遭遇佛光。本次遭遇佛光似有征兆,出门前随手翻国家地理过刊,最后看到的文章正是佛光的成因。能在弥勒道场遭遇佛光,算是功德圆满了。我恨不得给十分啊!

我看到弥勒佛道场梵净山的佛光啦!

第5天
2015-08-01 周六
梵净山
Mount Fanjing

梵净山对我太好了,昨晚云海日落,今天等日出未遂,正在撤退,却等来了瀑布云。

中国佛教五大名山分别为五台山、普陀山、峨眉山、九华山,梵净山,不经意今年已经走了三个。
去普陀山是因为我爱爬山,而上海周边名山屈指可数,无非黄山、普陀山、九华山、天柱山寥寥几座。四去黄山之后,剩下可选择的就更少了,于是去了普陀。
我游览普陀山的方式与众不同:徒步转山,因为本计划9月前往冈仁波齐转山,此行且做拉练。受到普陀山朝佛信众的感染,我逢殿磕头,遇庙即拜。拜佛——这是十多年的首次。那日一度走得脚软,学着朝拜者念一句“南无观世音菩萨”,居然有解乏功效,就这样念念叨叨,负重日行七十里,完成了转岛并上到山顶。
有件插曲必须交代,在转岛的半道上接到电话说:外婆病危。我人在两千里之外,进退不得,除了呼天保佑还能有什么选择?之后又接到电话,情况并没有那么严重,老太太状况转好了。也许只是个巧合吧。

在出行九华山与天柱山之间,我选择了九华山,只因为从上海出发有直达车,并通过手机预定了最早一趟车。结果我居然睡过头了,这是过去旅行从来发生没有的事情。匆匆赶到车站,购票去青阳,再打车前往九华山。赶到九华山天街,又目送前往上行索道的景区班车离开,只好再次租车赶路,最终在天黑前赶上天台山顶,半道还遇到野猴子打劫,幸亏有惊无险。
第二天一早从天台前往花台,半道收到总部某同事的短信,要求我帮忙佛前上香。我原计划是直接从花台下山。但为了不辜负请托,我行至花台后又原路返回。徒步四小时,前往九华山最著名的百岁宫。
这也是我十余年来第一次上香,上香前,一只蛾子落在右胳膊上久久不去。待我完成各种合影并点燃香火后,方才飞去。就我个人而言,也算奇事一桩。
近日基友来广州探访,要求我请年假陪同,由于周边风景已经走遍,所以我就打算走远一些,临时订下贵州行。由于规划仓促,我们甚至是坐在高铁车厢的地上去了贵阳。
在梵净山的路上,又是各种状况各种赶,我们负重徒步半小时,抢在售票处下班的前一刻进山——景区大门的工作人员如此说:“你们还有50秒的购票时间”。

去年我曾经计划请假一日专程前往,在打开APP准备下单前,心念一动,给家里打了电话,结果听到我父亲第三次中风住院,梵净山之行只能取消。所以,梵净山的这山门进得殊为不易。
凡我首登名山,例有云雾。傍晚过了天王殿,云开雾散,行至老金顶半山腰,邂逅佛光。亏得行前无意阅读到中国国家地理2011年11月期的一篇文章《佛光,你也看得到》,分析佛光成因,我感知到彼时有遇到佛光的基本条件,故而留心观察,果见佛光——知识就是力量,运气成就答案啊。佛光持续近五分钟,无一过客,唯有我和基友目击。待我们返回驻地,和住客们分享照片,收到了各种羡慕嫉妒恨。我以为好运如此也算功德圆满了。

次日等日出未果,遂下撤返回至驻地。又复见天开,果断再返山头。基友要出恭,于是我先行。独行至天王殿,遇到一住客,遥指红云金顶告诉我说,有庙里的师傅称那边有佛光。我观察云气动向,判断在相反方向的蘑菇石遇到佛光的可能性更大,于是疾去。行出半里路,果然遇到超级震撼的双重佛光。佛光时长十余分钟,清晰而稳定。美景持续时间长得甚至允许我进行慢门拍照。此时等日出者均已下山,而由于未到缆车开发时间,山下的游客也未上山,山顶形成空档期。直至云雾散尽,方见第一波游人出来。
前日黄昏,我在空无一人的老金顶燃灯佛殿前隔门叩头,引得无神论的基友哂笑。次日再度目击佛光,如此幸运连无神论者都hold不住了,也老老实实在天王殿磕头致谢。
我现在想,这是今年要走遍五大佛教名山的节奏么?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