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Hello波罗的海——一人一路欧亚(12)

@凯瑟琳Cathryn

Hello波罗的海——一人一路欧亚(12)

2
第1天
2014-06-05 周四

维尔纽斯,里加,塔林,一路坐车北上奔赴俄罗斯圣彼得堡。

从华沙到维尔纽斯,就像从躁动的年轻城市回到了宗教传统的小镇。华沙必然是经历动荡的,但是就像我黎巴嫩的朋友说,他们战争越激烈,派对越响亮。越动荡越需要刺激。华沙的夜晚于我没有寂寞,只有TOO MUCH ALCOHOL. 当然也是他们那低廉的物价,很多的西欧人或者美洲人来这里度假。每次看到餐单,看到价钱,欢天喜地地各种吃喝玩乐,物价甚至比国内都还要低,让我这个在西欧一路上勒紧裤头的孩子怎能受得住诱惑,每天吃好喝好的。

在华沙我还遇到了同样走坐西伯利亚铁路的中国女孩子,独闯西伯利亚也不是只有我,而且她更加疯狂,莫斯科直接到哈尔滨;我们对了对行程,决定相约莫斯科,也好让我给她送个行,互祝平安;同一家青年旅舍我还遇到了一个也走这线路的法国人,看来这个线路很是热门,换了联系方式,互道珍重就继续上路了。

晚上10:45分的汽车,到维尔纽斯是早上8:00;到了才发现,时差又一次出现了;我被下车的时候才是我生物钟的7:00,那个叫行尸走肉;坐夜班汽车可不如火车,火车好歹来个卧铺,给个走道,走走躺躺一个晚上就过去了;汽车,你就安心地贴在你那个小座位上吧;第二天醒来那个哪里都疼,腰疼,脖子疼,屁股也疼,真是折腾得不轻。不过趁着青春就折腾一下吧,幸好大巴非常实惠,也甚是周到,wifi,电源,还配个座位上小电视;

维尔纽斯
Vilnius

拖着箱子找到了旅店,真的想就这样躺下睡,可惜;太早了,没到check-in时间,也没有空床给我,也没有个办法,只能拖着疲惫的身子,上大街上找吃的,不能补眠,难道我还不能先满足下我的胃口?也顾不上什么货比三家了,那个叫做饿啊,随便找个家价钱还可以的pancake店,来了份又是香肠,又是培根又是煎饼的丰盛早餐,当然少不了一杯咖啡。本来平淡无奇的一份早餐,但是却有着超乎想象的味道,这是我第一次尝到波罗的海的味道,但是咖啡非常糟糕。

维尔纽斯城很小;翻开地图,图标上全是教堂,教堂,还是教堂;穿过的那个黎明门,如今也成了东正教的教堂,城门塔楼上安放着圣母怀抱耶稣的圣像,金灿灿地傲视着整个古城。在整个城市都还没有醒来的时候漫步在安静的城市其实是一种享受,没有旅行团的喧嚣,没有上班人群的拥挤,就这样游走在不同的教堂中间;真的发现越来越接近俄罗斯了,这里的宗教也从基督天主变成了罗马天主教。就是那个会在十字架下方多了一条斜杠的东正十字随处可见,十字架不再是单调的线条,金色放射状的镂空花纹衬底让十字架更加神圣而有张力,它们被安放在不同风格的建筑之上,对比甚是鲜明。

粉红色间白色的巴洛克风格的教堂上顶着一个金灿灿的教廷皇冠;拜占庭式的圆形拱顶上屹立着东正教十字;这个小镇包罗万象,看着就知道是个有容乃大的城市,文化和宗教都在这里繁华着,难怪这里会是北欧保持的最好的古城之一。

就这么一个弹丸小镇就有超过10家剧院,到处都是音乐会,话剧的海报,传说立陶宛有着欧洲最好的话剧,可惜我想我应该也是看不明白的了,也就罢了,罢了;晚上当我再次经过剧院的时候,门口早站满了精心打扮的男男女女,有挽着手的老夫妻,有年轻打闹的小情人,还有成群的三五知己,带着孩子的家庭,这样的艺术情操,真的不得不佩服。

我的确相信艺术能感染一个人的格调。 在国内艺术这种东西,或多或少被认为是生活享受的一部分,而并非生活的必需品,只有有闲钱了才有资格谈艺术。但是在这里,艺术只是普罗大众茶余饭后的消遣而已。

维尔纽斯拥有很多的公园,花坛草坪,即便是街头的咖啡馆也是不乏鲜花点缀,在那里喝上一杯咖啡,或者啤酒甚是惬意;

我走着拐着就靠近了维尔纽斯大学,可能是那里的学术气息太浓厚,不能错过吧?这个东欧最古老的大学之一,曾经在纳粹期间却是犹太人的ghetto,哎,这个对于犹太人的迫害规模空前巨大啊,在这里只能摇头叹息也不想多谈了,不过现在的ghetto一点都看不出压抑来,小酒馆,咖啡馆,艺术画廊存在在深深的小巷里,当然还有那所大学,这里已经是年轻活力的街区了,看着不少年轻人挎着包,抱着书往学校里钻,自己也想进去再当一回学生。不过还是不打扰也罢了;

我偶遇了我最喜欢的教堂,St. Anna and Bernardine church. 虽然城市有很多色彩斑斓,雕刻精致的教堂,我独爱这个红砖建筑,用一块块的红砖能堆砌出蜿蜒向上的线条,能堆砌出挺立高耸的塔楼,而且甚是层次丰富,立体。每次走进一个教堂都会生怕打扰了信徒的祈祷,但是我还是把手搭上了门的把手,拉开了那扇门,因为她的确吸引我。里面一如外表一样简单,单一色调的木雕,从圣坛到信众的椅子,但是却神圣和谐,教堂墙面上的彩绘就能诉说这里承载着厚重的历史。教堂旁边还有一扇拱门,像极了教堂的后花园,那里还环抱着另一个教堂,风格却一点都不相似,当这两个建筑同时出现在同一屏幕上的时候,还是挺风趣的。

St.Anna & Berna Rdine Church

这个小镇并不大,而我的血槽也并不满,我慵懒地游走在小镇上,寻找可以休憩的地方,可以饱餐一顿的餐厅,我嘴馋,但是荷包不能支持,有时候也只能将就了。

我仅仅在维尔纽斯呆一天,便要匆匆赶往下一站,里加。

第2天
2014-06-06 周五
里加,拉脱维亚

幸亏里加离维尔纽斯也就4个小时车程,不是太远。突然发现自己现在觉得4 5个小时的车程也能叫做近了,真的走多了,走远了,习惯了,动不动就来个7 8小时的,4小时,小case啦,以后还有穿越西伯利亚等着我呢。

4个小时我也正好在车上休息休息,准备迎接在里加的周末。拉脱维亚首都里加,是2014年欧洲文化之都,这个坐落在波罗的海边上的海滨城市,一定精彩纷呈。当时候我在网上订hostel的时候,每一家的卖点都是,城里最好的party place,看来我也躲不过的,谁让那是个周末呢。

越往北走,发现女生貌似就越少;我曾经在波兰就遇到一个澳大利亚女孩子,说整个旅店30个男生,只有她一个女生;这种情况也发生在我身上,我是房间里唯一一个女生;我们hostel有happy hour一般这是个好时机让大家都摸着酒杯肆无忌惮谈笑,成为朋友。然后我是唯一一个坐在那里的女生;正值周末,我兴致正浓,该去看看这个城市的夜,于是我跟着我们hostel组织的pub crawl去瞅一瞅。然后,这个晚上就成了我和30个男生一起去酒吧,破了我的纪录啊,不过大家也都很有风度,不过萍水相逢罢了,喝酒聊天,跳舞,十分有趣。里加果然是个活力四射的城市

早上,必须爬起来去看看这个城市,这个印象甚是好的城市。我的hostel就在里加古城里,方便我这样的懒人在古城里面转悠,甚至地图都不需要配置,容易找的很。从前的围绕里加古城有一堵坚不可摧的城墙还有护城河,现在的里加,护城河还是护城河,但是城墙早就变成了公园,大片的公园和Daugava河围绕古城,保留着古城最原始的样貌,虽然也经历战乱,也遭受灾害,但是石板路依旧是石板路,教堂依旧敲着钟声,广场依旧门庭若市热闹非常。老城里面道路弯曲复杂,但是那才有那种突然拐进一个大广场的豁然开朗。

广场上一般都少不了酒吧,咖啡馆,甚是小饰品,手工艺品市场。我最喜欢那个手工艺品市场,我相中了好些玻璃盘子,挂饰,十分中意,可惜,之后路还长着呢,要不然回家得自己拿胶水重新再拼回去了。每次这个时候都在想,如果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那里面一定有各种自己从世界各地搜回来的奇怪的东西,那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土耳其的地毯,阿拉伯的吊灯,英国的小红巴士,法国的铁塔,之类之类的。一定超级有满足感,现在也只能拍个照当自己拥有了。哎,艺术品,也不好意思拍照,徒伤悲了。

第3天
2014-06-07 周六
里加,拉脱维亚

里加的老城并不大,不过够我自己慢慢晃悠,每次看到大路,遇到有轨电车,我都会选择转身往回走,我不要看什么高楼大厦的,我就稀罕那些个老东西。老城瑞典门,老城堡,教堂,房子花园都非常让人着迷。我还特意去找那个黑猫房子,真让我给找到了,房子本身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就那个房顶上站着的黑色的猫尤其醒目。但是其实现在黑猫对着的方向,遥遥相望一只白狗,这两个房子的主人当初就这样对着干的。

里加古城里教堂并不多,而且甚至都已经成为了博物馆而非宗教性质的场所了,我想应该古城成为了旅游胜地了吧,真正的里加人都居住在里加市中心,那里的高新区里面去了。不过里加的教堂外貌还是相当独特的,比起明亮鲜艳的教堂,我更喜欢庄重朴素的。

里加有一个沦陷时期博物馆,我这个爱找故事的孩子,当然跑去看看,里面没有过多的展示品,只有展示牌子,照片还有一个讲英文的导游,讲述着波罗的海的历史。说实话他们三国一脉相承,也一衣带水,所以他们都管他们自己叫Baltic state。

沙皇时期,纳粹德国,苏联俄国轮番占领,靠在一个强大势力身边也不是件什么好事。博物馆主要讲述纳粹德国和苏联共产党对于Baltic State 的迫害。苏联共产党,这个骇人听闻的名字,对于Baltic state 来说更是如此。纳粹有集中营,苏联有古拉格劳动改造营;在这里,俄国在二战期间,就说要保护他们免受纳粹铁蹄蹂躏,把苏联红军驻扎到了波罗的海三国,当时就已经开始了对于他们的清洗运动,为了更好地占领这些土地,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的有识之士、老师、医生、政府官员被放逐。在1941年6月12日晚上,超过15000个拉脱维亚人被装上卡车,火车运往劳动改造营,男的一般被送到了矿场去开矿,女的和孩子就送到农场去采集蔬果,家庭从此分离。想象当时是6月,正值炎夏,谁会想到自己会被遣送到北极圈以外开矿去?俄罗斯是个幅员辽阔的国家,西伯利亚那个可怕的地方究竟离家有多远?

德国投降之后,苏联“保护”再也不必要了,但是斯大林本来就打着让他们成为苏联附属国的算盘来的,怎么可能轻易退兵。各地地下民族起义奋起,斯大林残酷镇压。不仅仅如此镇压武装力量,更加镇压那些支持他们,反对苏联的人们。 1949年到1953年,波罗的海的第二次大规模驱逐开始了。苏联红军把拥有土地的地主,有钱商人纷纷驱逐出境,把他们的财产收归国有,全面实习共产主义道路。超过2%的拉脱维亚人口被驱逐到了劳改营。

虽然没有丧心病狂的伤害,但是被禁锢的人身还有强制的劳动,究竟他们犯了什么错?几万人要背井离乡来到俄罗斯,来到西伯利亚从事超强度劳动,5500条生命结束在这个红色的恐怖之下。苏联共产党一边压榨劳动力,一边大力宣传中产主义好。对啊,每个人的有工作,每个人都领到一定的工资,但是他们不能随意离开他们分配下来的工作,即便手里拿捏着工资,依旧要排着长队去领那个每个星期多少多少的面包和牛奶。

最后,波罗的海三国不干了。立陶宛,别看是小小一个国家,却是第一个站出来谋求独立的,民族自卫军。 其他苏联附属国纷纷谋求独立,这样的动荡加速了苏联的瓦解。1989年8月23日,波罗的海三国,练成一线,妇女小孩老人手拉手站成了一条600km长的国界线,面朝东方,抵挡苏联坦克开进他们的领土。这个强有力的声音敲山震虎,国际最终承认了这三个国家的独立。他们迎来了民主与自由。

我们身在社会主义的中国,由共产党执政,从来我们的历史书上就没有多讲当时那段艰难蹉跎的岁月。究竟共产主义从前是如何运作的,我也是从我的父母辈那里听说的,什么按需分配,什么学习毛主席语录,他们经历文化大革命,经历大跃进,经历经济艰难时期,经历改革开放。但是我们80后的这一辈人,拿什么来告诉自己的孩子我们国家的发展经历过这样或者那样的痛楚,成就如此的今天。

在我思绪还在翻腾的时候,在街上遇到了同住一个hostel的英国人,于是下午的主基调转向了把酒言欢,再喊上三几个背包客一起去吃个地道拉脱维亚菜,甚是满足。Hostel的接待员一般都会给我们推荐那一家叫ALA的菜馆,地下的独特拉脱维亚风情的餐厅,所以经常在这里就能遇到昨天碰过面的朋友,吃饭的席位就这样越来越大了。不过有一点,他们上菜不是一般的慢,无论是不是只有你一个桌子。不过听着live音乐,喝着啤酒,聊着天,半个小时还是挺快过去了,然后就是丰盛饱满的饱餐时间。

晚上公园散个步,惬意得很。公园就是围绕在护城河周围的大片绿地,树林,喷泉小亭。不少卖艺的人演奏欢快音乐,当然不乏在草地上忘我亲热的情侣们,还有出来遛狗的家庭;那天晚上公园有个露天影院,放着《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可惜来了个拉语的,听着就是别扭。里加的日子还是充满情趣的。

可惜第二天就要坐汽车去塔林了,真舍不得离开。趁着早上再继续在里加溜达,去吃波罗的海的鱼,这个海滨城市相信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找了装饰得像船舱的餐厅,就连餐牌都是船陀的形状的。他们不仅仅有好鱼,而且他们会做好鱼。我的最爱。

第5天
2014-06-09 周一
塔林
Tallinn

7个小时后,汽车到达塔林。塔林是个纬度高到不需要黑夜的地方。白天本来在波罗的海就已经很长很长了,有时候看看天色,想起该吃晚饭了就已经是晚上9点多的事情了。在塔林,太阳在12点钟下山,在4点左右又照常升起了。第一个晚上还是有点不习惯,自己明明已经很困了,但是太阳还没有睡觉。总是耗着,然后第二天早上又被阳光叫醒得特别早。

塔林也是个海滨城市,当我下了汽车,听见漫天飞翔的海鸥时,我甚至觉得即便是深吸一口气都是海水的味道。塔林也有一个老城,也理所当然地存在符合21世纪标准的新城区。在波罗的海,越往北,那些温和的walking tour, 老城tour,变成了AK shooting tour,监狱tour等简单粗暴重口味的旅行体验,可惜我这个妹子没有参加。

也不知道是不是平日的关系,整个塔林安静得出奇。不过依然少不了游客的。塔林的town hall广场上形形色色的餐厅围绕,他们喜欢穿着传统服饰揽客,而且每一间餐厅的都不一样,就连里面的服务员也作传统打扮,甚是有趣,即便两家餐厅紧挨在一起也不怕走错了。说不上 来从前这里是什么样的民族,什么样的文化,也不懂究竟这些是不是就真的是的当初的传统服饰,还是只不过是招揽目光的一种手段罢了,不过这倒把整个市政厅广场演绎成一个风情万种的舞台。

市政厅说不上雄伟也不突出,乍一看还以为又是一个教堂呢。不过细想在这里也不再议事,像个教堂又有何相干呢?我还遇到一群当地人在那里唱圣诗,一个演唱会就这样在人们的围观中开始,掌声中结束。如今这里成了一个博物馆,讲述中世纪这里的人如何研制草药,配置药方等。我没有进去博物馆,却去了楼下那个three dragons餐厅,穿个矮小的拱门,餐厅里个面的一切都保持着中世纪的面貌,物价也仿佛回到了中世纪,1欧就能买一个苹果派,还有啤酒。服务的大妈都是穿着传统的衣服,用土陶罐子,碗给你乘上来热辣辣的苹果派,还有透心凉的啤酒。坐在木凳子就着放在桌子上的蜡烛,略微昏暗地吃着香甜的苹果派。这里比较低调,不像其他在市政厅广场的餐厅那样,满大街吆喝,真的可能稍不留神就错过了。

有时候我在塔林市中心我就想进入了一个中世纪主题公园,到处都是古装打扮的小商贩,店小二,房子本来就中世纪主题,加上各种特配的广告牌,商店店面,当然还有好客的服务员们,不过价钱就让我无从下手。不过看看也是好的。

塔林古城是一个城墙围绕的地方,但凡越过这堵墙,仿佛穿越到了21世纪,繁忙的交通,高耸的摩天大楼,时髦的商品橱窗,不过城墙中也怀抱着麦当劳,爱尔兰酒吧,还有有且仅有的一家中餐馆;城墙足有5层楼高,城墙塔楼依旧屹立在那,不过城墙脚下就是小贩们大棚摆摊的好地方了,有一种浓厚的古城生活气息,小贩买卖,行人挽手同行,再到酒馆喝个小酒。

我最后还是没忍住跑去吃中餐了,感觉中餐的味觉就生在我的基因里,我已经不记得我有多久没有吃中餐了,一路上有的地方就没有找到中餐馆,有的地方觉得随意对付对付就可以了,麦当劳永远是个保险的选择。但是这么久不沾中国味,多少有点不自在。虽然国外很多的中餐馆都是外国人开的,什么越南人,泰国人云云,虽然味道不正宗,我也不抱太大厚望,不过要的就是中国菜。

饱餐之后,回到我居住的hostel,那里简直就是一个home party,大家都在玩着各种各样的drinking game,聊着天,喝着酒;我居然还约到了再华沙一起聊天的德国哥们,还有里加一起泡吧的比利时人。缘分这个东西就是这么奇妙。大家都很是惊讶,也甚至高兴,不过也没有留下联系方式的必要,都是过客过客。

塔林有个监狱,他们有个监狱的tour,但是我他们收的钱也太坑爹了吧,于是决定自己去,真的给吓死了。我来到了波罗的海旁边的这个运营到2005年的废弃监狱。原本想说,总应该是个博物馆什么的吧,应该稍微整理一下,要不然他怎么敢收我2欧呢?虽然这个价钱也太便宜了些。那个卖票的,就是一个房车兮兮的东西,堵在入口处罢了,给了我门票之后,门一关,goodbye,就消失了。

没有人告诉我该怎么走,怎么进去,最后只能看见门就往里面钻。吓死人了!也许只是我胆子小,但是里面昏暗没有灯光,一切就像一个废墟一样,倒在地上的椅子,被子,当时候囚禁犯人的房间,墙上还残留的海报,他们工作的工厂残留的机器,医疗室那些带轮子的担架床,还有绞刑室………里面没有什么指示牌子, 没有什么东西告诉你你走的这条路会通向哪里,这边又是否出得去。

很多时候要自己鼓起勇气走进一个黑乎乎的房间,因为也许那里有出去的路。最后我来到了犯人放风的花园,那里更加像个动物园,只是里面关的是人罢了。里面分别有很多独立的笼子,只不过是顶上的阳光能直接晒到人身上吧了。我觉得甚是压抑,总感觉这里地方怨气太重,阴凉恐怕。等我好不容易走出来的时候,腿都软了。

这一切之后只好到看看波罗的海,来一杯咖啡,定一定神了。塔林是个港口,当然不乏大邮轮,他们就像一座高楼,隔断你的视线,这里也还有很多航线能到达芬兰的赫尔辛基和俄罗斯的圣彼得堡。

我的下一站圣彼得堡,不过我走的是陆路。才越来越接近俄罗斯,东西就开始从温和浪漫转变成了激进重口,不过好歹这里的人还会讲写英文,俄罗斯,这个名字还是多少带点危险的气息。我要独闯俄罗斯,每个人都说,你疯了嘛?那里很乱,很危险。不过总要自己先看一看再下定论吧。不过还是提心吊胆的。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