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布魯日,不是阿薩布魯日

@行者彼得Peter

布魯日,不是阿薩布魯日

6
第1天
2012-09-09 周日
布鲁日
Brugge

布魯日(Brugge)是比利時西法蘭德斯省的首府也是第一大城,非常靠近北海,中世紀時似乎是一個海港,但從16世紀起開始海道淤積,地位遂為安特衛普所取代(其他請自己看維基百科)。

一早被自己的生物鐘叫醒,洗洗刷刷,帶了三小包餅乾、兩份自製芝士Salami三明治出門。星期日早上的魯汶好像睡美人一樣,街上行人三三兩兩,只有教堂的鐘聲提醒大家:別忘記你和上帝有個約會喔!

搭上九點半的火車前往一個半小時以外的「濱海城市」布魯日。其實對布魯日一無所知,前一天因為聊得太晚也來不及做功課,雖然希望查好資料再去但因比利時鐵路假日半價,今天(周日)是我在比利時最後一個週末了,不管怎麼樣還是應該拚一下。因此抱著不管怎樣拿到地圖以後把上面標的大景點走透透的決心,於11點抵達布魯日車站。

布魯日遊客中心販賣的地圖,一張50cents

出車站,順著"rent a bike"就能看到租車中心囉

比起根特,布魯日車站十分現代化,但是星巴克竟然在裝修中!!!!!!!害我少了一個布魯日杯!!!遊客服務中心照樣擠滿了無頭蒼蠅,嗡嗡嗡的說著各國的蒼蠅文(最後都集中為英文)。買了份50cents的布魯日地圖(這點就沒有根特nice了,人家都印幾百份隨便拿),詢問了一下"Where is the bike rental?"就在出站右轉100步左右。租金並不算太貴,1小時4歐,4小時8歐,一天12歐,另外需押金50優囉(歐洲人"euro"的發音)。拿到一台七段變速大型淑女車(我想歐洲人身材可能都比較大,台灣騎這麼大「淑女」車的可能是金剛芭比吧),瞄了一下地圖,決定好路線,便開始在布魯日8小時騎行。

通往老城區的路上

從車站到Historichcentrum(就是老城區,歐洲人很喜歡什麼centrum centrum的)騎程時間大約6分鐘(不迷路),一路上都有為自行車專門設置的車道與燈號,車輛遇到自行車也會自動停下來讓行,而自行車則應自動讓行行人。我在騎車時最常有的念頭,第一是「接下來走哪條路」,第二就是「這個要是換成北京不知道要備按多少次喇叭」。在荷蘭、巴黎以及這次在布魯日騎車的經驗,讓我真的體會到什麼叫做「素質」。並不是中國人沒素質,而是沒有養成的機會與環境。今天在布魯日一個路口,我因為猶豫了一下而使得一台車不知道該行還是停,結果當我決定往前走過馬路時,他必須煞車,我以為要被按喇叭或是白眼,孰料,我獲得了一個「收理」(sorry把r音發成l就對了)及一個非常不好意思的表情。一位女駕駛覺得是她的錯,她應該等我決定好再決定是否踩油門。我想,在北京,要不就是我被撞飛(技術問題),要不就是被罵「尼瑪會不會騎車啊!」帝國主義很可惡沒錯,但在北京生活久了,卻很可悲的發現有時候所謂同胞比帝國主義份子還要可惡種麼會這樣子啊!!

布魯日又稱北方威尼斯,的確不是浪得虛名

而馬車和自行車比肩而行在歐洲城市很常見

一路邊看地圖邊騎車(你能想像嗎?這麼危險的動作?),先到了地圖的中心Grote Markt(細心的讀者應該已經發現了,這個Grote Markt已經出現好幾次在好幾個城市,原因我還不清楚,有可能過去就是以經濟集散中心為城市中心吧),遇到了一堆來自台灣的觀光客。和其中一個中年男子搭訕,他覺得跟團就是走馬看花,像我這樣騎車自由行才真的深入。的確也是,聊沒幾句,導遊就呼喚著大家上車了,看來是所有團員都尿完了(附近有一處公廁,雖然位於很美很好聽的鐘塔內,但要收費!可惡的布魯日!)

布魯日的自行車系統規劃的蠻好,雖然騎到石板地會覺得好像在使用某種健身器材,全身的脂肪都在抖動,但總體來說非常方便,指標也很明確,稍微有點方向感不會迷路。我從達摩小鎮離開,沿著往Knoke Hiest的方向騎,經過了一條有著兩排非~常非常高的樹的林間道(不是無間道),左轉穿入小路,經過乳牛與肉牛的面前,還跟肥壯的馬打了招呼。從1點多開始騎,大約兩點一刻回到布魯日。回到布魯日後,攤開地圖,只要看到他有畫出來的大景點,一個都不放過。反正中世紀的城,就是圓形的護城河(以及沿河道路)加上中間亂七八糟的小路,中間一定會有一座超高建物(鐘塔或是教堂的鐘塔),快迷路就找地標;加上天氣好又有太陽,我的方向感就像Nick Fury(請參考The Avengers)一樣,失去自動駕駛也可以找到方向~。

貝居安修道院,非常美啊!

布魯日的另一個大的重點,也是我今天最掙扎的地方,就是她美麗的運河。中午經過布魯日~達摩之間的運河時,就已經受到嚴重衝擊:我的阿姆斯特丹啊!你怎麼有被超過的感覺呢?!到了聖母教堂(Church of Our Lady)背後的運河,以及貝居安修道院(Begijnhof)旁的運河,真是被那個美景擊敗惹。雖然我還是最喜歡阿姆斯特丹的運河景緻,但布魯日(加上昨天的根特)讓我這次可以不用再去阿姆斯特丹,也能夠享受絕佳的運河之美。

周末,可能是市集大出動的時間。除了魯汶之外,昨天的根特,今天在布魯日及達摩,都有或大或小的市集。雖然賣的東西有些感覺就是從大陸「進口」的,但有些二手小物還是蠻有意思,只是就在也沒看到第一天到達魯汶時的啤酒招牌了~希望還有機會買到啊!比利時鬆餅、巧克力、淡菜也都還沒吃(可能也不見得會吃了,一份普通巧克力鬆餅要3.5歐...我就不相信有這麼好吃),但啤酒喝了不少。今天騎車又累又熱,在Ezelstraat街上的市集逛街休息時,就在一個小廣場(歐洲超級多廣場的)前買了生啤酒,隨便找個階梯坐下就喝。晚餐也在市集以省錢背包客最愛的Kebab(類似沙威瑪)解決。

布鲁日钟楼
Belfry Belfort and Market Halls Hallen
布鲁日圣血大教堂
Basilica of the Holy Blood

從兩點15開始,就在布魯日這個城市裡亂竄。市中心的鐘塔、市政廳、城堡、聖血教堂、救贖教堂等等等,後來發現,每一個景點基本上都是教堂或是與教堂有關的,現在看看相機,有些也記不起來到底叫什麼名字了。有一個比較特別的是聖血教堂。聖血教堂位於漢堡...城堡廣場(Burg),離大市場只有約3分鐘步行距離(也有收費公廁),也是人潮洶湧(文學家會說「遊人如織」)。聖血教堂特別在於他不收費(誤,我今天發現許多教堂周日都不收費,因為有彌撒,所以以後要參觀教堂最好都擠在周日(再誤)),以及可以「觸摸聖血」。(這裡可能需要天主教友來解釋一下了)一位神父嚴肅地坐在盛放一個容器的桌子後面,這個地方高於教會會眾望彌撒的地方,因此要瞻仰聖血,必須要爬上階梯,然後觸摸、或者親吻放著「聖血」(或者聖人骨骸?)的器皿。天主教使用非常多禮儀上的規定與「活動」,使人感到心靈被淨化、罪愆蒙赦免等等。雖然機會難得,但我還是沒有走上那個台階。原因不太明白,但總覺得似乎弄得有點像民間信仰了...不是非常能夠100%認同。但仍不失為一個特別的歐洲教堂體驗,畢竟從上次經過這麼多教堂到這次,是第一回看到這種儀式。

位於城堡廣場旁的聖血教堂

聖血教堂的窗景

傳承

美麗的彩繪玻璃

瞻仰聖血的儀式

在聖殤像前我總是熱淚盈眶

達摩鎮,布魯日

搭訕完,穿過達達的馬蹄聲不斷的廣場(這附近是馬車集散地,所以也是馬屎集散地),無視於「機踏車禁止進入」的標誌,大街穿過小巷,來到今天第一站的起點,Jan Van Eyckplein(陽帆愛嗑廣場),這是通往東北邊五公里處的小鎮達摩(Damme)的運河起點。當然,真男人不能坐船要靠自己的雙腿征服這五公里,經過了不到半小時的時間,到達達摩小鎮。會想來達摩小鎮的原因是每個月第二個周末,這裡都會有「規模盛大」的二手書市。滿懷著期待,沿著美麗的運河來到這個小鎮,結果這個書市的規模可能還沒有北大周末舒市來的盛大...不過,來此地騎車健身的老先生老太太倒是不少,年輕人也有,注意了一下身邊的路標,也的確有指出「騎行路線」(我看不懂,猜的)以及里程數。因此,達摩鎮雖然非常非常迷你,但是周日中午卻是擠滿了來運動、放鬆的西歐中老年人。稍微走了一下「市中心」(規模大約從台鐵大廳到火把行道會),並且「參觀」了一下當地的墓園(歐洲的墓園都還蠻美麗的,寧靜而不恐怖),便跟著中老年歐洲男女們一起騎騎車。

通往達摩小鎮的路上

Leuven, Belgium

回到魯汶已經快九點了。還在夏天尾巴的歐洲,西邊的天空還微微有點亮,市政廳廣場附近的燈已經亮起,街邊的餐廳也正迎來晚餐的高峰期。魯汶大學圖書館廣場前的遊樂設施閃爍著霓虹,伴隨著遊玩的人的尖叫聲,這個城市好像才剛起床似的。回到民宿,室友們又在熱烈的討論他們未來一年的規劃,我太累了,又想趕快把今天的想法寫完,簡單講了幾句就趕緊回房沐浴更衣。

由於在城市之間移動都靠火車,有時就會好奇觀察一下比利時人坐火車的時候都在幹嘛。有一次,一位著西部牛仔風(Levis牛仔褲、polo衫、皮外套以及牛仔帽)的大叔,從外套及褲子口袋裡翻出了一大堆零錢,放滿了整張餐桌,整趟路他都在數算他的零錢,連查票的列車長都笑了。台灣有很多低頭族,公車、捷運、火車上無處不在。在比利時,我發現這樣的情況非常少。一方面,不知道是不是他們對智慧型手機興趣缺缺,大部分人拿的是黑莓、老舊的nokia,二方面不知道是不是上網費率很貴,就算用iphone或其他廠牌的智慧型手機,也甚少低著頭上網滑阿滑的人。大部分就是聽聽音樂,閉目養神;和朋友一起出行的就聊天、玩牌,或者看書、看報紙、看風景,或者發呆、想事情、寫作業等等,只有非常少數的人在上網。算是十分有意思的觀察吧?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