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马达加斯加,孤岛狂欢

@瑛瑕

马达加斯加,孤岛狂欢

第1天
2015-12-12 周六

多年以后,奥雷良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百年孤独》。还记得吗?马尔克斯笔下的孤独家族,百年后幻灭如烟....
八天以后,我颠簸在印度洋上空,黑色的夜带着思绪闪退:那颗孤零的面包树下的黑色笑脸,幻化成骑在肩头的褐狐猴和爬上头顶的红色变色龙,笑声在破败的茅屋和幽暗的烛火里消失....
8千8百万年前,马达加斯加,离开了大陆,独自漂流,留下了近90%的独特物种,成为上帝给地球最后的方舟;同时,千万年的孤独,也让人类的足迹成为这座孤岛的幻灭之源。无序与贫困,毁灭与重生,马达加斯加,谁可以拯救她的孤独,谁又可以阻止她的幻灭呢?.... ....

由于马达加斯加航空突然决定推迟一天起飞,导致我们的行程缩短一天,由九天改成八天。无法顺延,因为亚洲航线一周只有固定的一班。呵呵,都说尼泊尔航空不靠谱,但是这个“马航”实在是更胜一筹啊!各种的囧然不同从广州机场开始!呵呵呵!

第2天
2015-12-13 周日
广州机场

在广州住了一晚后,次日,我们提前2.5小时办登机,看到的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各种巨型麻袋、编织袋,第一反应是我们搭乘了一架货机。

排队近两个小时后,机场地勤终于慧眼识珠,发现了我们一行五人是纯粹的旅行者,让我们单独办理了登机。

坐上飞机后仍需等待货物上机,空勤主要说法语,但是英语也可以勉强交流了。另外,这个密闭的空间,气息有点内个啥,空姐还喷了一大堆空气清新剂,交织着内个啥味,呵呵,你懂滴。

马航在曼谷经停1.5小时,当地地勤会上来打扫卫生,发毛毯。我们不用下飞机。所以,这条航线是去往马国的最方便经济的航线。只是回来时,已经获悉,这条航线取消了!不过,鉴于最不靠谱航空的大名,过几天又恢复,也未可知呀!

塔那那利佛
Tananarive

长途奔袭13.5小时,终于到达塔那那利佛。机场让我想起了柬埔寨。周围很黑,这里的电力紧张。

在一片嘈杂中,等待海关盖章签证。在我们五人一同交了几美元小费后,那个黑人仍然用两个手指在我们面前搓,指指自己,又指指另一个人,两人都要。我是第一次看见直接要钱的了!我能说热带人脚比热情直接吗?!

然后是无尽的等待,焦虑不仅源于拥挤,也缘于头顶转的不太给力的吊扇,周身都黏糊糊的,在一排排大麻袋之间,总算拿到了我们的行李。然后是出门时的翻包检查,你给钱,就不用开包了;我不给钱,任他翻翻翻........

见到了地接社的导游,一个热情高涨的天津卫小伙子,说话像个捧哏的!去往酒店的路一片漆黑,导游指着外面一两层高的楼影:这里是塔那(塔那那利佛的昵称)的富人区了,属于新城区。

酒店的灯光让人惊喜,客房更是让人张大了嘴,两人一间独栋别墅,插线板都是中式的。这一大片的别墅,据说是为非洲首脑会议准备的,只是房子盖好了,会议取消了。然后被我们的一家国企收购,变成了塔那仅有的两家五星酒店之一。

在漫天的星光注视下,入住别墅。清晨,抬眼看见的是透亮的蓝天和厚重的云。

初日背影下的热带植物在静谧中随微风轻舞,

花朵初放带着清晨的凉意。

然后是墙上灿烂的面包树,是我们此行最主要的目标。

早餐后,出发去机场,去看面包树!昨夜黑暗的街道变成阳光下的明媚,

从雾霾里逃出升天的我们对所有清晰的色彩都爱不释手!

马达加斯加,60万平方公里,比我们的青海小一点。位于印度洋,属于非洲,没有企鹅。这里的人是东南亚与非洲土著的混血,我觉得更像东南亚人一些。这里是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据说GDP已经下降到了倒数第三。

第3天
2015-12-14 周一

马达加斯加航空囧然不同之二:我们的航班是八点多的,导游要求提前两个小时到机场。原因是马国内陆航线地勤虽然不要钱,但是更加不着调,必须严密监控,看它是否会突然取消、突然延误和突然提前飞!!!
早到,可以靠前领登机牌,因为会突然有权贵,为自家装修携带瓷砖、什么的建筑材料,导致别人需要挨个称重,后边的人有不能登机的风险。

猴面包树大道,穆龙达瓦

当我张大嘴沉浸在“提前飞”的惊囧时,导游的话一语中的,登机牌显示,本次航班提前一小时!!!

感谢杨导的经验,我们坐上了飞往穆龙达瓦的双螺旋桨小飞机,应该可以坐不到一百人,比我在尼泊尔坐的大点儿。玄窗外的海就是莫桑比克海峡了。

孤单的行李传送带

穆龙达瓦,马达加斯加的西部港口,比邻莫桑比克海峡。这里属于热带草原气候,旱季气温高,我们正好赶在雨季之前到达,还能体验到赤道日光的厉害。一般过了圣诞节,大雨滂沱,相关的景点就关闭了。所以,马国的旅游旺季是每年旱季的四到十月份。

坐上来接我们的越野车,穿行在穆龙达瓦的街头。人力三轮是这里的常见交通工具。

两侧的茅草棚里挂满了衣服等日用品,大部分来自中国,十分便宜。导游说马国人喜欢中国,因为我们的便宜货,让他们有鞋穿。

高大的清真寺。马达加斯加历史上是英国和法国的殖民地,因此基督教的信仰比较普遍,也有当地自己的宗教,伊斯兰教只占小部分,是否与漂过来的印尼人有关呢?

街边的宣传画:内个著名的情人面包树

时值正午,赤道阳光把绿色植物照得透亮,就像人造的;

探出头来的花朵有刺目的绚丽。

玳瑁,就是本地的乌龟壳,但是不能买,因为这类东东不许出关。下面的就是面包树果实,已经干了,可以放很长时间。这也是猴子们的最爱。

狐猴在门板上跳舞

阴凉里的小菇凉,神采奕奕、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对我笑。

第一顿午餐在当地一家餐馆,巨大的龙虾和螃蟹上桌啦!当地人自己从不吃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就是便宜了我们这些中国人。

蔬菜主要是胡萝卜和豆角,还有一种像我们的小白菜,味道有点苦,不错!

最诱人的是面包树果和由它制成的果汁,绝对纯天然,味道酸酸的,赞!

吃饱喝足了,驱车前往著名的面包树大道。猴面包树,分布于非洲、澳洲和亚洲的岛国,共有八种,马国独有的七种!
它的名字应该缘于它坚硬外表下像海绵一样松软的内部结构,可以吸收水份,以供它熬过酷热的旱季。另一说,旅途中的人用刀划开面包树的外皮,就可以喝到救命的水。
开花的季节,树稍上会挂著一串串像面包般的果实,这是狐猴最喜欢吃的食物之一,所以又叫“猴面包树”(BAOBAB,波巴布树)。

道路很崎岖,越野车是很必要的。蓝天、红土、绿树和着热浪颠簸不停,土地的气息是如此浓厚,伴随着尘烟扑面而来。

牛车缓缓而行,

突然,两旁的绿野上出现了它的身影,远远的,像倒栽的树根,

层叠的翠色后是上帝遗落的刷子,画出蓝天里的白云和池塘里孩子的笑脸。

情人面包树,这种两株纠缠的植物在别处也看过,只是它们是面包树,它们光秃的主干让扭曲更显张力,

张牙舞爪的枝桠是肆意的舞蹈,

非洲孤岛,原始挚爱,需要亲自来体验。

传说面包树得罪了上帝,被连根拔起,倒插在土中。稀疏的树根就这样暴露在空中,变成如今的枝干。它傲然独立于非洲草原上,被称为“天空之根”。

空空的草原上,零星错落的天空之根,“孤寂”似乎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猴面包树是植物中体型最胖的一种,树干直径可达数十公尺,雨季时,它海绵般的内部据说能贮存上千公斤的水,身躯看起来像是个大酒桶一样,所以也叫“瓶子树”。

这种形态的应该是最常见的。笔直、高大,光滑、孤立,

顶端的绿色是顽强生命力的象征。

到达面包树大道了。一共两百多米长,聚集了数十棵,四种面包树。独立生存的特点让这片聚集地尤为珍贵,成为马国的名片。

我们等待落日余晖,记录这如双生子般的亲密,

记录下它们的眼神,

记录它们的死亡,

新生!

面包树的寿命可达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由于没有年轮可供计算,只能根据树干的直径估算。非洲人将其视为神树,是膜拜和保护的对象。
再加上它的木质松软,没有利用价值,这些都成为它没有被肆意砍伐,面对人类这个最强物种的侵袭,仍能存在、自生自灭的原因。

它们的皱纹表达生命的艰辛,

它们和她一样,坚强的与世无争,

哪怕再孤单,也要活下去!

哪怕一贫如洗,也要活下去!

哪怕没有鞋,也可以踢足球!

这应该是我们共同追寻的那种原始的幸福和快乐吧!

夕阳正一点点下落,猴面包树静候余晖。

远处的暗蓝苍凉,

近处的被涂上了红色

有当地妇人头顶木桶穿行其间,

也有丽人倩影浮动。

阳光的灿烂有树影遮拦,

缓慢汇集,

橘红色在云层后涣散,

车行而过,带起一片烟尘,

自然和自然的和谐让我们自觉的闭嘴,默默感受,大美无言。

我在穆龙达瓦机场买的体恤衫,上面记录了马国的七种猴面包树,很应景!

无论走到哪里,都应该记住,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一切以往的春天都不复存在,就连那最坚韧而又狂乱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转瞬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百年孤独》
被上帝遗弃的树根选择孤独地活下来,不要回忆、不能回忆,无论是世代纠缠的爱恋还是轰然倒塌的死亡,都无法阻挡它们活下去的信念!那如蝼蚁般的原住民也必如此吧……

第4天
2015-12-15 周二

Kirindy,奇灵地国家自然保护区,位于马国的西南,从穆龙达瓦开车要2个多小时。道路崎岖泥泞,我们实际走了将近三小时。这里的森林主要是是热带灌木林和针刺林,沿途也能看到特立独行的猴面包树。
保护区的植物是马达加斯加国家公园里面“本土化率”最高的,同时生活着11种哺乳动物(四种狐猴),47种鸟类(33种当地独有)和23种爬行动物(全部当地独有)。

奇灵地国家森林公园,穆龙达瓦

一路走来,红土路上烟尘弥漫。有牧人驱赶牛群,

这里的牛是独特的单驼峰牛,很瘦。马国的牛也有神性,但是他们也不拒绝牛肉,很奇怪。

寂静的道路旁偶尔会碰到提水的孩子。这里水质不好,没有自来水,都是需要购买桶装水,大概相当于人民币几毛钱一桶。几乎每个长大的孩子,都要帮家里提水。

外挂式人货两用车。

这里的动物受到国际保护组织的保护,曾组织当地与其他国家的年轻人为一些狐猴家族带上追踪项圈,做科学研究。是否能看到它们,拼的是人品。

所以我们人品爆发,刚下车,还没进入林区,就有一家子褐狐猴在树枝间上蹿下跳欢迎我们了。长尾巴是狐猴的特点之一。

想从树杈之中看清它的脸很不易。

妈妈带着个小BB。

圆圆的大眼睛是狐猴的另一个特征。

终于有几只好奇的家伙滑下树干,来看我们了,

狐猴的宝宝藏在妈妈的肚子下面。

抓拍有时很有意思,这张可以叫:比眼力,找找看。

发现一只思想者,

有点顾影自怜的赶脚,

四目相视时的忧郁动人心弦。

跟着当地的向导进入林区,这样的路算是很好走的了。

在一棵高大的树下,我们看到了正在休息的冕狐猴一家。它们就是横着蹦、会跳舞的狐猴。

天儿太热啦!

需要休息!休息!

这是西瓜虫,受到惊吓后蜷成一团。

向导手里的陆地螺,是地壳变迁的见证。

树丛中各种蜥蜴。眼神一定要好,否则很容易就错过了。

比眼力,找找看之二:前面那只黑色的藏进一片枯叶下,露出了头和尾;

比眼力,找找看之三:向导发现了一条黄黑相间的蛇,正在往洞里钻。我们眼睛可以看见,但是在镜头里死活找不到。一通乱拍后,在这张里发现了它的踪迹。

鸟,其实有很多种,声音清脆。只是必须要等,我们的时间不多,只好用眼睛记在心里了。

这是内个著名的雄性面包树,

合个影吧!

一行人赶在正午阳光下延红土路到达一个村庄,

看到了结果的面包树。导游说能结出果实的面包树,是坚强有信仰滴强者。

路对面是我们停下来的目的,当地的最大的面包树,每年都会举行仪式祭拜。真的很大,很高,需要站得很远,才能看全。

归途中的枯树,

上帝信笔涂鸦的云和他丢下来的毛刷子。

度假村,穆龙达瓦

午饭后回到穆龙达瓦的海滨度假酒店,据说是最好的了。

一间间用茅草装饰的小屋很有味道,

休息时有充足的时间记录自己的足迹,它踩在莫桑比克海峡边的沙滩,

海的那边是出海的渔船,

有当地妇人兜售特产

叫卖丝巾和披肩。

我终于有时间去寻找这个家伙了,从我们入住,从早到晚,它就一直唱个不停,

一身黑,黄嘴、黄眉毛、黄脚,却不知道叫个啥名。

这个花衣服应该是当地的鸽子吧?

终于体会到给小鸟照个相有多不容易了!

渔村,穆龙达瓦

下午4点多,避开午后阳光,我们去看看当地的渔村,船老大的独木舟看着有点原始。

水实际很浅,对面是大片的红树林。

沿途有当地渔人的生活,

远处海,响起“渔舟唱晚”,

通往码头的堤岸是回家的脚步,

收工,没有嘹亮的号子,

只有浅滩上的渔船,无语静立。

上岸后,看到了一位拾柴的女人带着她的宝宝。同伴说这个孩子应该刚行过割礼。割礼,是马国普通人家的一个重要日子。据说,割下的包皮会被家族中的受尊敬长辈吃掉,呵呵,有点难以理解啊。

我带了一口袋糖,被一群孩子追着。

一块棉花糖,引起他们的疑虑,吃?还是不吃?怎么吃?最后是导游大声说:这是海绵糖,他们才放入口里。不过从表情看,应该不喜欢。

穿着得体的姑娘,脸上是用当地豆粉制作的面膜,可以防晒,又滋润肌肤,在路上看到许多。

我们发现这里的房子最规整漂亮,原来是个教堂。

这个美眉是个女汉子!

头上一个桶,双手各一个。我们给了她几块糖,很高兴。

椰子熟了,导游请当地的小伙子为我们摘几个新鲜的。

就像看杂技表演

村里也有商业,食品摊很红火。

也有娱乐业

学校,已经放假了,孩子们在追跑打闹。

学校前的国旗。白、红、绿据说代表了三个主要的种族,又说是民主、自由、幸福的象征。

出村时看见了一个娃娃,在啃皮带。我们把所剩的糖都给了他。

他的家人赶过来,在众人的笑声中,他大声的哭泣.... ....

黄昏里,海对面的酒店很温暖。

云和海让太阳有种朦胧美,

可以把渔家小哥的笑脸映得很清晰,

渔家老大的脸,却实在看不清,哈哈哈。

即使以为自己的感情已经干涸的无法给予,也总会有一个时刻一样东西能拨动心灵深处的弦,我们毕竟不是生来就享受孤独的。——《百年孤独》
跳跃的狐猴在树顶休养生息,蜥蜴躲进枝杈间享受孤独,鸟在唱,渔人收工了,海峡的日落和船老大的笑容是拨动我心弦的东西,跨过千万里来相会的我,能给予的还有感动和甜蜜,是我的感情尚未干涸的标志!

第5天
2015-12-16 周三

马达加斯加航空囧然不同之三:今天的任务是返回塔那那利佛。虽然来时直飞一小时就到了,回去却不得不转机。原因:这条航线飞三个地方,只有一架飞机,只单向飞,没有返程。我小心询问:如果我们坐汽车回去?回答:需要最少十四个小时。如果是公共交通,要两天两夜!我无语。

穆龙达瓦

飞机是下午一点的,我们十点多准备吃饭后去机场候着。导游和酒店正在与机场联系确定时间。两个老外也与我们坐同一趟班机。

快十一点时,第一个消息:转机改成直飞了,我们笑了30秒;第二个消息:起飞时间延后到下午五点,我们需要在穆龙达瓦逛街了,我们叹息了十分钟,把行李卸下来,准备打个盹儿;第三个消息来了:飞机马上起飞,必须立即奔机场,不一定能赶上呢!中饭不能吃了,我们惊叹了2分钟,抓起行李往外冲.... ....领队对导游说:要不再问问?第四个消息:飞机按原定计划下午一点起飞,需要转机。我们和两歪果仁相视无奈,笑笑笑.... ....

到机场排队等候,收到了人生第一张手写登机牌。

望眼欲穿的飞机在一片震耳欲聋的警报声中晚点1小时到达。

登机,照了一下马航的旅人蕉标志

转机安检

发现好几个金头发歪果仁和小日本,心里平衡了一点点。

有画里的美女和画外的帅锅,心情又好了一点点,呵呵。

狐猴的丽照,很养眼!高兴一点了。

晚上六点多到达塔那机场了。

人在囧途最后一篇:我竟然和领队进了同一个洗手间!出来时两人相视而望,惊恐地发现原来他看的是白色标志,我看的是黑色标志!

从广大人民群众的反应看,我是正确滴!哈哈哈!彻底无语了!

第6天
2015-12-17 周四
塔那那利佛
Tananarive

今天早起,去昂达西贝国家森林公园。酒店周围的植物我都不认识。

鸡蛋花?我见过!

有点像个皇冠

发现了一个鸟巢

和它的主人

它的艳丽和声音一样让人记忆犹新。

车子进入了塔那的老城区,狭窄的街道由于一场小雨而泥泞污秽,

不过肉铺照开,

花儿照卖。

父子的依偎,

集市的嘈杂,

路口的拥挤,都是生活在继续。

出租车,导游说在这里打车,需要先付油钱,加满油后再走。万一车坏了(这个会经常发生滴)司机退油钱。如果司机没钱,就退油,你拿个瓶子装走!

交警,是个好工作,基本不用管事,收入也不错。

公交车,是一种中型巴士,

车门在后边,售票员就在那里。

车站也会排大队。

取水站前是排队的水桶。

也有富人的消费区,这里是大众的4S店。但是,一般都卖的是二手车。新车不是他们买不起,而是售后维修和配件更换成问题。

商业中心

似乎是民政局或街道办事处之类的地方,正好赶上周四,是办理结婚登记的时间。

后边尾随了一辆奔驰

这个国家的贫富差距之大应该是我国都比不上的吧。如果我们是个金字塔,那马国应该是个大图钉了。全国百分之三的人占据了绝大部分的财富。
但是教育的不发达、闭关锁国的政策,以及宗教信仰的影响,是这里的人安于现状,幸福指数高的原因。

导游叫了一个卖小吃的小贩,是一种豆面加蜂蜜做的糕点。

很好吃!应该很干净,我吃了两大块,没什么不良反应。

昂达西贝国家森林公园,蝴蝶谷

汽车进山了,看见了马国唯一的货运铁路,一米宽,而且是单向的。

进入森林公园之前,我们先进入蝴蝶谷参观。这里是私人的保护地,由于时间不对,这个季节看不到蝴蝶。不过,还是可以看见许多有意思的动植物。

我们在武侠小说里看到的曼陀罗,今天终于见到原型了,没想到如此美丽又内敛。

这里圈养了许多爬行动物,是我们自己在丛林里很难看到的。这是七彩变色龙,真是夺人眼球,惹人怜爱啊!

我问向导它会不会咬人啊?回答:它很温柔的。那我可以和它合个影吧!

他果真很温柔,无声无息,悄悄靠近我的脸。

然后爬上去,它要回到树上去呢!

园子里的变色龙们都很可爱,有世界上最大的国王变色龙,

这也是个国王,长成树干的颜色,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变色龙,不认识之一,

变色龙,看不清之二,

变色龙要吃饭之三,

吃饭!

变色龙是蜥蜴的一种,除了变色,还有各种伪装。马国行,比眼力,找找看之四:打火机上方的,看见了吗?

找到了,世界上最小的,枯叶变色龙。

之五:墙上有2只哦。

放大后看见了吧!

之六:枯树杆之间有一只。

放大

之七:绿树丛中有像树枝一样的蛇,发现了吗?

看到了向导的手里

除了蜥蜴,还有西红柿蛙,只有手指头大小。

颜色鲜艳,特别像美洲的箭毒蛙。不过它可没有那么毒,只是皮肤上有毒素,如果碰到,会觉得麻麻的,不会致死。

这是另一种,彩色蛙

还发现了一只蛾子的尸体

马达加斯加特有的,世界珍稀濒危物种:曼纳拉纳蛇。

它的头是三角形的,却没有毒。我很荣幸,第一次与蛇亲密接触,就触摸到了世界珍稀物种呀!

度娘说的很简单,它是白垩纪的物种,其他大陆的它的亲戚们都已经灭绝了,只有它因为生活在这片孤独神奇的地方,得以存活。

马岛猬,又叫马达加斯加猬,是这里独有的物种。

导游叫它:猬狐,因为长得像狐狸,只是浑身刺,应该更接近刺猬吧。

昂达西贝国家森林公园,狐猴岛

怀着激动的心情离开蝴蝶谷,前往昂达西贝的狐猴岛,去和狐猴做一次亲密接触。这里也是私人在经营,马国的经济不足以支撑这个保护区。

这是我们为狐猴准备的食物。

公园门口的雕塑很原始古朴。

需要做小舟渡过去。

当我们举着香蕉一上岸,几只褐狐猴就寻味而来了。

褐狐猴是狐猴家族的身材高大者。而且似乎不认生,对人类的距离感很小。

我们上下不安地把香蕉递给它,它立即自己剥皮,狼吞虎咽起来。

然后就是一帮迫不及待的猴子们,在我们的肩头、头顶飞来飞去,忙不迭地从我们手里抢食物。

起劲儿时,它也能站起来讨食。

有几只黑白相间的,是熊猫狐猴,也是大狐猴的一种。

它们的脸很长,有点像狗。

傲娇的它们,只在一边看着,等着我们把香蕉递过来。很少会主动跳上人身。

竹林的边上是萌萌的竹狐猴。

它们的头圆圆的,眼睛也圆圆的,耳朵很小,身材也很娇小。虽然这一类狐猴也算狐猴家族里的大个头。

这张猴大侠的快照,可不要有歧义啊。其实,它们的胆子很小,即使我把香蕉递过去,它们也会小心翼翼地看一会,才会很快地拿走,躲到一边吃。

接下来要继续坐船去看著名的环尾狐猴了。湿地的水道不宽,水很清,倒影着白云的影子,我们都屏住气,静静等待。

岸边有猴尾随着,是刚才的褐狐猴吗?

穿过密闭的枝桠水网,

船老大打了几声呼哨,几只漂亮的大尾巴出现了。

我们的小舟停在岸边,它们毫不犹疑地跳上船,

我吃!

我吃吃吃!

岸上一对母子依偎着,

船上黑白条纹的大尾巴扫来扫去,

忙个不停。

狐猴,来源于几千万年前,由于和马达加斯加一起离开了大陆,得以幸存。在这个没有天敌的孤岛,狐猴分化变异出了二十个种属。大型的甚至和人差不多高,小型的,如鼠狐猴,只有手掌大小。
但是,由于人类的入侵,森林被大肆砍伐,狐猴的栖息地在近两百年间减少了百分之九十,狐猴,虽然是马国的名片,却成为极濒危动物,不能不让人感慨。难怪导游说:狐猴是看一只少一只啊!不知道,马国的那些政客们是否也有这种忧患意识呢!

昂达西贝国家森林公园,鳄鱼谷

天快黑了,我们一行人进入鳄鱼谷。

栈道边有一株株的桫椤树,是目前发现的唯一的木本蕨类植物。

随着向导,看到了马岛蠓,漂洋过海来到这里的唯一的大型食肉动物。

如今,由于环境的破坏,狐猴,它们的主要食物越来越少,导致位于食物链顶端的蠓只剩下2000只了。不过,它真的很小,难怪狐猴们以前一直活的不错,发展出那么多种类。

非洲鳄,并不是很大。

向导用一小块骨头引诱它出水,向我们展示了它巨大咬合力的威风,声音真的很大。

又见曼纳拉纳蛇

再次抚摸一下,这次我镇定多了。

鳄鱼是生殖的象征,这个当地的女性鳄鱼头图腾就是证明。

这里还饲养着白脸树鸭,

和珍珠鸡。

世间万物都有生命,一切在于如何唤起它们的灵性.
时间也会有差错,也会出故障,它也能被撕成碎片,在一间屋子里留下一块永恒的碎屑.——《百年孤独》
不知如何形容今日的狂欢,和这座孤岛上独有的生命的狂欢。它们的孤独是它们的幸运,我们的欢乐是唤醒孤独的要义吗?我不敢说。
只是我这样的都市人,多么希望把时间停留在这里,这一刻,让我的心在愉悦的高点多停留一会儿吧!

第7天
2015-12-18 周五
昂达西贝国家森林公园度假村

今日的狂欢结束了,我们入住保护区里最好的度假村,是法国人开的,很有些情调。

酒店依山而建,

山谷里的稻田和耕牛在暮霭中若隐若现。

清早,雾气弥漫在树影花间,

巨大的旅人蕉是马国的国树。

一侧的小河静静无波,

高树下的八仙花盈盈而放

芙蓉花含着苞,等待阳光的到来。

保护区脚下的废弃小火车站,

仍旧联通着孤独的铁轨,一直向前、向前。

同伴说,北京又雾霾限行了。我照下马国的蓝天和白云,可以打包带走吗?

当地人在河水里洗衣服,直接晾晒在山坡上。有人说她们不知道干净吗?我倒觉得,在这里人看来,土地和自然的水流应该是最干净的吧。

女王宫

一路疾驰,要在最后一天了解这个国家的历史,参观女王宫。这里是塔那的制高点,遥远的天空和白云让人无法去关注下面的贫穷和混乱。

总理府,现在成为了博物馆,记载了马国的被殖民史。

当年的法院,也是处决犯人的地方。一定是法国人建的,是古希腊的风格。

女王宫,当年的女王居所,也是办公地点。

十年前的一场大火,让这里有了圆明园的味道。

王宫旁边就是历代祖先墓。为了表示敬意,都需要把手指弯曲。有点像我们的叩手礼。

墓碑前的巨石,据说当年谁能举起它,就可以入选女王护卫队。

这种植物叫马达加斯加,

它的树叶折起来,就是马国的地图形状。

最后是蓝天下欢乐的笑脸。

旅行结束了,只是在塔那的机场,我们的中国护照让我们被翻了几次包。令人发指的是,那些黑人地勤竟然会直接把手伸进钱包拿钱。我们的震惊和愤怒最后变成无奈:这个国家变成世界倒数第三看来是有原因的!

虽然如此,面对压迫、掠夺和歧视,我们的回答是生活下去,任何洪水猛兽、瘟疫、饥饿、动乱,甚至数百年的战争,都不能削弱生命战胜死亡的优势。——马尔克斯,在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典礼的发言。
这是我提笔记录旅程时第一时间想到的。这个国家的贫穷,无序,来源于过去几百年的孤独,这是思想的孤独,让压迫、掠夺和歧视,无度生发。另一方面,这个国家的独特魅力来源于过去几千万年的孤独,猴面包树、狐猴、变色龙和各种我记不住的物种。我可以说思想的孤独是地理的孤独的毁灭者吗?我可以说人类这个物种是其他物种的毁灭者吗?
我只能祈祷,祈祷马达加斯加出现一个强大的统治者,把他们带出经济困境;我只能用马尔克斯的话来慰藉马达加斯加的普通人:面对困苦,我们的回答是“生活”!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