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自然的天堂----肯尼亚

@加菲zhu

自然的天堂----肯尼亚

88
第1天
2010-06-06 周日
内罗毕
Nairobi

内罗毕机场外,清澈的天空

这是在肯尼亚见到的第一处风景。东非大裂谷,地球上的一道伤疤,午后的阳光穿透厚如棉絮的云层,万道金线洒向裂谷底部,宽广而平坦的大草原,尽收于眼底。自然的美哪是人工的雕琢可以媲美的!

这是第三次到非洲了。
第一次,埃及,带着我独有的想象和憧憬,因为我的专业,所以,埃及带给了我三、四千年前的历史震撼;
第二次,突尼斯,这个北非小国,温顺平和,与世无争,撒哈拉和浓郁的阿拉伯风情是突尼斯留给我的印迹,当然,更不能忘却地中海边那个浪漫的蓝白小镇;
第三次,肯尼亚。自然,狂野,动物家园,临行前堆积在脑海里的这些词汇,一路伴我东非之行,而收获怎会仅止于此呢?

Lake Naivasha
Simba Lodge
第2天
2010-06-07 周一
地狱门国家公园
我的评价:
一上午的攀爬,需要体力,需要勇气,回味无穷。

这里的山路跟我们想象中的不一样,没有人造的山阶,没有一直向上或一直向下的山路,基本上,我们沿着这种怪异的地貌蜿蜒,大多是在平地,但路中有水,我们只能两侧跳行。这里曾经发生过火山爆发,所以到处可以见到黑色的火山石。如果见到一条水流,不妨去试一下,极有可能是六、七十度的热水。
在我们到达第一个攀高点的时候,只是略感疑惑,怎么爬上去呢?向导三两步就窜了上去,轮到我们时,居然不知如何下脚,怎么用手支撑。向导用肢体语言一一解释,我们才豁然,啊!原来这里是可以用脚点一下的!16个人用了20分钟的时间,总算个个到位,女人们几乎是由那位向导半拉上来的。

下比上更难啊。看看,女士们全无仪态,几乎是靠着大石头蹭滑着下去的,因为根本没有站的地方。

当地的向导,实在是太能爬了,如履平地。我们只能望之兴叹。

野牛啊,东非大草原上的四大神兽之一,看那角,相当有攻击性,我们的车离他们只一两米的距离。

上了一个高点之后,又是一段平坦的路程,奇异的地貌吸引着每个人的眼球,没有人感觉到,刚才那种攀高点将接踵而至。当一个又一个的难点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已经是进退维谷,唯有向前,继续攀行。每个人都在问,还有几次这样的点啊?导游总是安慰我们,快了,这是最困难的点。但其实每一个攀点对我们都是一次新的考验,甚至有些地方仅靠一根细树枝作为我们向上的支点。

走到头,我们原路折返了一段,没想到往下的难度不差于向上。不少地方,因为石头面光滑又有水迹,鞋子用不上力,会打滑,所以经验告诉我们,只能靠屁股慢慢往下滑。但一不留神,也会来个自由落体,段老师就因此而光荣受伤,擦破了手臂。
当地人在山间的自如行走和攀爬,很让我们惊叹,黑人四肢细长,赋予他们极强的运动天份。

Lake Nalvasha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金合欢树,铺射在绒布般的草坪,那一幢我们住了一晚的小楼,被笼罩在静谥的氛围里,这是一个世外的天堂

庭院深深深几许,悦目的绿色,干净无尘。偶而见到服务生经过,微笑着说一句“Jambo”,一天后,我们入乡随俗学会了这句当地语为“你好”的见面招呼,友善无处不在。

从地狱门回到天堂般的酒店,我们享用西式的午餐,木质的地板,略有古式的环境,加上窗外庭院式的风景,确有一些英式的风范,在这里喝杯英式下午茶,应该更有一番滋味。

纳库鲁
Nakuru

纳库鲁的这个酒店是分散的平房式的,因为处于保护区内,所以设施并不齐备,条件也一般,但回想起来也独有一番味道。早晨的morning call是由当地人逐家敲门的,很低碳吧?清晨这里要穿大衣,中午,绝对的短装。

第3天
2010-06-08 周二
纳库鲁
Nakuru

从纳瓦霞到纳库鲁(Nakuru),一个多小时车程。午后的肯尼亚,乌云瞬间压顶,突如奇来的大雨打破了我们下午看火烈鸟的计划,直奔我们的酒店。酒店设在纳库鲁湖的保护区里,树林成片,草丛杂生,这里比纳瓦霞更俱野性,更少雕琢。观看火烈鸟的计划挪到了第二天的一早。

这样的计划变更,事后被证明是明智的。早晨的阳光通透纯净,蓝天白云映衬着平整的湖面,这是个拍摄照片的好天气!
开着顶篷的面包车把我们带到了纳库鲁湖边,导游和司机都告诫我们轻轻走路,小声说话。火烈鸟对周边的环境异常敏感,永远与人类保持着固有的距离。

我们轻声下车,踩着泥泞向前慢行。脚下散落着许多羽毛,远处的火烈鸟渐渐清晰。一条粉色的火烈鸟带沿着湖边绵延,偶而有零星的一两只飞起,又在不远处落下。火烈鸟们静静地生活在这里,优雅高贵犹如粉色佳人;阳光下,火烈鸟的倒影嵌入水中,凌波微动,惊起一滩飞鸟。

非洲独有黑斑羚,最明显的特征是屁股上有个象“M”一样的图案,有人称它为M羚。在肯尼亚,几乎每到一处都可以看到这种羚羊,成群结队。

它们看似漫不经心,但人类跨前一脚,必使它们后退一步,也许这样的距离才让我们感受到珍贵。不必放大百倍去捕捉一只火烈鸟的形态,那一群百只、千只,甚至上万只的鸟儿们簇成的粉色,才真正谋杀了无数人的眼球。

湖边密密麻麻,便是火烈鸟们,这个平静的家园因为人类的猎奇而变得不再平静,祈祷这些精灵们。

到肯尼亚旅游观光的客人中,应该是百分之百会来到这个湖边,静静欣赏这粉色美景。我们所有的人都在安静地看,安静地拍,安静地说再见。美与优雅相结合的时候,便是高贵,便是圣洁。而温和的外表下,这美丽的鸟儿是否如它的名字一般如火一般炙热而刚烈?

内罗毕
Nairobi

螺旋浆小飞机闭仄的空间,两个空乘,每人可分到糖果,不过是乘客互传。

我们到站了,行李被扔下后,它又飞向下一站。

马赛马拉国家公园
Mara Triangle

我们幸运地见到了一家七口的狮子家庭,一头母狮带着六头小狮子。当地人都高兴得叫起来。小辛巴们很萌噢。

悠哉悠哉的花豹

在马赛马拉,当你见到成群结队的车辆,你就该意识到,附近有猛兽出没。

马拉河
Mara River
第4天
2010-06-09 周三

其实热气球降落的地方已经是坦桑尼亚的境内,这个石墩就是两国的界碑。

到马赛马拉的第二天,由导游带着我们到了最近的一个马赛村落。马赛人的标志很明显,男人总是穿着大红色的布衣。说是衣服,其实就是两块布,红色带些格子纹,一块象围裙一样,另一块斜披在肩上。据说,马赛的男人如果杀过狮子,就是英雄,而英雄是可以留长发的。所以,马赛人中,留长发的是男人,而女人都是光头。

我们在回国的路上,在多哈转机的候机场,也看到这样一位马赛人,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除了身上穿着明显的马赛人标志的红布,其实他与普通的人群没有差别,甚至他的英语比我们很多人都流利娴熟。就象那个马赛村落的村长的儿子,他曾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所以他带领着那个村里的所有的人,给孩子上课。马赛人的文化该怎样留存?马赛小孩们应该怎样生活呢?

马赛马拉国家公园
Mara Triangle

凌晨4点,我们被叫醒,酒店的餐厅里,放着一些红茶、咖啡等热饮,还有姜汁饼干这样的cookie。清早的马赛马拉有些冷,我们围巾,外套穿带齐整,还是有些寒意。差不多半小时后,我们被催促着上车。热气球公司专门派车接我们一行16人,据说要开一个多小时,才到达热气球的升空点。
从酒店左摇右晃地出去,天还是黑漆漆的,草原上,没有一丝光亮,仅靠着车灯,才看清我们眼前的路。时而有羚羊或小动物站在路上,突来的灯光,有点吓到它们,呆立在路中间,当地司机会关上车灯,让这些动物迅速离开,每到此时,车上的我们都发出赞叹的笑声。的确,肯尼亚人还是很懂得保护动物的。

著名的马拉河,角马们每年就是穿越过这条河流,完成大迁徒的壮举的。

帅帅的球长DAVID,美国人,一路给我们介绍在脚下飞奔的动物

飞奔的非洲羚羊,我们有一种现场观看《动物世界》的感觉。

这张,呃,有点给柯达做广告的嫌疑。这是与我们同时升起的另一个热气球。

David告诉我们,过了那两个小山头,我们的球就要降落了,我们必须听他的指挥,在他叫我们坐下的时候,必须一秒不差坐在原位上,并双手抓紧前面的绳圈。因为他说,这个篮子是会翻过来的。我们还有些迷惑的时候,象我们的影子一样的另一个球,先于我们着陆了。David让我们看着它降落,示意那将同样是我们的降落方式。

我们的车早已经在不远处等候我们,因为我们的热气球活动并没有结束,还有一段精采在等待我们。David说,我们一会儿见.

David留下了我们每个人的名字后,跟我们说再见。我们再次登上热气球公司的越野车向着草原进军。

很快,我们就到了。有意思的是,在不远处,看见一只猎豹,很悠闲地走远,它是在早锻炼?

距此不远处,正是我们的非洲大草原的buffet!

桌椅,香槟,调味瓶和刀叉,不远处的合欢树。阳光下的早餐BUFFET,浪漫中夹杂着一点点刺激。

排队等奄列,当地的非洲大厨表演着英式的幽默,一片和谐。

太阳已经当空了,气温慢慢爬升,但一旷无边的草原,依然是爽风不断。喝着香槟,吃着早餐,想着那只刚刚离去的猎豹,面对眼前望不到边的绿色,便觉得这就是幸福。

快要忘了David了,吃到一半时候,他果然出现了,帅老头脱下了外套,短袖的白衬衣,带有肩章,俨然一位很有派的“球长”,他手里拿着一打纸,这些就是我们的热气球证书!他一个个报着名字,领了证书的,女人与他拥抱,男人与他握手,一片欢声笑语。

保护区的服务站,有这样的标识。这里的动物都受到了极好的保护,一切都是自然的存亡。

这三只鸵鸟,一公二母,看出区别来了吗?

动物的尸首,静躺在草丛中。自然消亡。也许这就是一个故事。

一只偶然发现的晰蜴,华丽的色彩,那么与众不同。大自然这个造物主啊,总带给你不一样的惊喜。

我们在草原上的简餐。太阳已将石头烤得火热。面对一望无垠的草原,大家都自觉收起所有的垃圾。

大象的一家子,头尾必是壮年的象,小象们永远被安好地保护着。千万不要去惊动他们,你要做的只是静静地看着。人类与他们各安一隅,才是真的和谐。

我们其中一辆车陷进了沼泽,司机们互助着拉出受困车辆。

马拉河
Mara River

我们所到的时间,还未到大迁徒的时候。但我们在马拉河边,由保护区内的工作人员带领,观摩了角马奔腾而过的足迹。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在负枪荷弹的工作人员的保护下,在事先告知需轻声禁言的提示下,我们在马拉河边,对着一群河马指指点点后,猛然受到一只河马的攻击,貌似行动缓慢的河马,在离开水面后,以相当灵活的转道姿势,突然向我们这群人冲来。

而工作人员在其抬高身体离开水面的刹那,已经子弹上膛,当其瞬间冲向岸边时,枪响了。

河马也在同一时刻回到水里。真是惊起岸边水里一片混乱啊。

真是一次难得的经历,太棒了!

我们的大功臣!就是他的一枪,吓走了发怒的河马。

坦桑尼亚
Tanzania
马赛人村落

跳得越高,表示越是健壮,就能娶到更多老婆。跳得是真高,脚上象有弹簧。

我们一行同去的人在给当地的马赛小孩分发小礼品,有吃的,有学习用品。

这位,应该是射杀过猛兽的。

第5天
2010-06-10 周四
马赛马拉国家公园
Mara Triangle

马赛马拉酒店是有电网的,网内的河里居然有这样一群河马。清早,我们来到餐厅时,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河马们集体排着队睡觉呢。很有爱吧?

路途中见到的一批角马。

内罗毕
Nairobi

兜兜转转了一圈,我们又回到了内罗毕。吃着当地非常有名的烧烤,有不少的野味,只是我并没有尝出他们的不同。从大草原回到城市,依然想念那片无染的天空。

第6天
2010-06-11 周五
内罗毕
Nairobi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