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混乱之地的安宁岛 - 约旦

By Nisu
@Nisu

混乱之地的安宁岛 - 约旦

14
第1天
2015-12-27 周日

旅程的最后一天,也是2016年的第一天。我们望着窗外倾泻而下的大雨,在这个离故乡十万八千里的城市里忘记了来时的忧愁。服务员为我们倒茶的时候看着那张置于桌上的明信片,似笑非笑。你知道,中东并不只有骆驼而已。我知道,我知道,这个令我们心驰神往的古国,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地区里,犹如一个虚妄的安宁小岛。你的生活继续,而我千里迢迢,也不过是亲手来接过你的一杯茶。

当我们身处异地,所有的感知都派不上用场。只能任凭新闻媒体令人无所适从的轰炸,以及迫不急耐登场的想象力作祟。出发前的两个月里,我和小伙伴们无数次讨论去还是不去这个问题。十一月之后的全球局势闹得不可开交:俄客机坠落,巴黎恐怖袭击,法国俄罗斯空袭叙利亚,黎巴嫩爆炸,英国决定加入对战ISIS的行列。当正身处巴黎的自己,每日打开电视机感觉天下已大乱。眼见着出行的日子逼近,觉得焦躁难耐,在犹豫中又断然不愿意放弃这个期待了一年之久的旅程。

开始写一些旅途故事,是游记里无法穿插的片段。我们所看到的世界不应该只有美景而已,还有很多素昧平生的普通人。他们平凡但是饱满,我们彼此相遇,时间虽短,但却也可珍惜一刻。
如果你感兴趣,那么可以来关注微信号:挚爱旅行。

还好没放弃。

安曼的机场很新很整洁

约旦对国人是落地签,所以十分方便,只需要到达时准备好照片和40JD即可(1JD大约是10人民币)。在出发前,我们的小伙伴发现了一样省钱神器:Jordan Pass!这是2015年约旦政府推出了这个新项目:对于那些需要落地签的旅行者,Jordan Pass不仅可以抵掉签证费,还可以免费游玩佩特拉,杰拉什等古迹。Jordan Pass的收费在70-80JD,非常划算。

约旦旅行的大众化路线是安曼-马达巴-死海-Mountain Nebo-佩特拉-亚喀巴

公路大片,如果时间暂停,我会永远年少

约旦河
Jordan

到达约旦后,就从安曼皇后机场直接前往马达巴。这座约旦最早的基督教城市之一,有着声名远播的马赛克宗教地图。城市虽小,却是约旦旅行里不可略过的小城。大部分人会选在在这里落脚歇息,无论是餐馆小城里的古迹遗址,还是前往附近的Nebo山或是死海,都十分方便。

Mountain Nebo,对我们这些非信教者来说并无特殊感情,但许多游客就是专门来到这里。据圣经记载,这就是神赐予摩西的Promised Land,应许之地。从山顶俯瞰,便可一览圣地的全景。这里距离耶路撒冷也并不远。往里走,便一路探到了边境。我好像从来都没有想过,以色列,约旦河西岸这些看似遥远的地方,某一刻近在咫尺。在那条窄得好似一个笑话的约旦河对岸,飘扬着以色列的国旗,河对岸络绎不绝的人前来圣河沐浴。

摩西之仗

这里的后面就是边境了

因我们离的如此遥远,所以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都好像存在于另一个星球一般。巴勒斯坦,难民,被以色列占领的土地,约旦河西岸,加沙地带,巴解组织,哈马斯,这些词语在新闻里一掠而过的时候,我也只是抬了抬眼皮。到了这里,你才知道,你已经越过了十万八千里,真真实实站在了这块土地上。那些历史遗留问题,战乱纷争,流离失所的人们,他们和你一样呼吸着同样的空气。他们说,我是巴勒斯坦约旦人。可是我再也无法回到那块土地去。地图上的那一大片虚线包围的区域,是否还是上帝赐予的应许之地。

对岸就是以色列

同学少年,心总还是20出头

约旦死海
Dead Sea

死海,你想象里的死海是什么模样的呢?我们的童年里,有那么一篇令每个人印象深刻的课文。那个曾经遥不可及的世界,甚至认为此生都无法触及的远方,却在此时此刻赫然出现在面前。我也曾无数次想象着奔跑着跳入死海,然后被令人惊讶的浮力托起,自如漂浮。当这个世界上最深最低的湖泊展开在眼前的时候,你看到的,是一片看似普通的汪洋大海。欢呼着冲进海里。海水湛蓝清澈,即使在冬日里,仍然温暖。海底是一层层厚实的盐咸,粗粝坚硬,岩石般摩擦着皮肤。

迫不及待奔向死海

三个姑娘的花式游泳

Panorama Point

我坐在此处,面朝大海

Madaba

小镇的傍晚,天色微凉

我突然觉得这景象似曾相识

当我们爬上圣约翰教堂的钟楼顶端时,夕阳已不再。或许是冬日的多云天阴,期待中的余晖洒满小城的景致并未如期而至。近在咫尺的清真寺的圆顶还在最后一缕光的照射下闪着金光,尽管那金色看上去像是才被新刷过。而每日的最后一次祷告的宣礼此刻响彻了天际。这是我听到过最优美的宣礼,魔咒般令人着迷。我们站在基督教教堂的钟楼上,感觉自己一点点浸入伊斯兰教的布道中。一派安详。你有时忍不住感叹,我们究竟该从何说起,又具体在什么境地处分道扬镳。千百年的共存到底为何如脆弱的双翼被黑暗的力量折断。或许人性的乖戾善变,造就了这矛盾的不可调和。只有当我立于此,才恍然大悟。

宣礼时分站于教堂钟楼顶端

光已散去,钟楼里透出微红的光

这才想起来,是圣诞节呢

第2天
2015-12-28 周一

古老的东正教堂

马赛克地图

旅行书上的旅游景点变得毫无意义。我们身处其中最想做的是感受真实的生活。于是,我找到了自己最喜欢的一张照片。被摆在人行道中间的芭比娃娃们,以我从未见过的样子一字排开。统一包着头的美少女们,穿着各种传统服饰,等待被领走。习惯了西方审美的我们,初见那些娃娃的时候甚至觉得毛骨悚然,原因也可能只不过是因为她们与众不同而已。

好多好多芭比娃娃

这里到处都是马赛克。马赛克遗迹,马赛克工艺品,马赛克地图。算算也逾千年的遗迹,灰头土脸地出现在某条街道的末端。石头是不会告诉你千年以来的故事的,它能做的也只是沉默。

从马达巴一路驱车前往佩特拉,路上在AlKarak城堡稍事停留。大约需要四个小时左右,我们在进出十字军城堡的时候遇上了堵车,所以花了更长的时间。Al Karak,据说从铁器时代开始就有人类居住,其中的Kerak城堡更是被称作十字军城堡,是地区最大的三座城堡之一。到达城堡的时候里面空荡荡的。刚站到制高点,人还没站稳,忽然一阵妖风袭来,吹得我们七荤八素,东南西北不分。赶忙弯下腰怕是突然被吹走。这座沙石建成的城堡,在冬日的冷风里显得格外萧瑟,若是没有周围的住宅公路,我真有种身处大漠的幻觉。

十字军城堡

我们胜利了吗?的确是战胜了自己的恐惧站在这里

只剩下蓝色的

司机大叔说,你们跳一跳吧,多好玩

一路睡得东倒西歪

匆匆瞥一眼夜幕下的佩特拉小镇

第3天
2015-12-29 周二

我只是因为一张照片,就决定要寻来这里。站在门口已经急不可耐,健步如飞起来。到达梦境中的粉色城门前,要穿过一条一公里的山谷。也许这才是它最令人着迷的地方:你明明知道那个让你日思夜想的秘境近在咫尺,却不能让你轻易地揭开面纱。在这一公里多的峡谷里,我们不知要以怎样的速度前行。怕错过了沿途的美景,又怕耽误了不远处的更美好的景致。忽明忽暗的峡谷里,这一路给足了我们时间去做心理准备。犹如交响曲进入高潮前的前奏,铺垫般循序渐进,逐渐进入角色。

进入到峡谷

我曾经很喜欢一句话,翻译过来的大致意思是:那些让你感到幸福的地方,你不要再回去。
我的朋友反驳我,我不同意这句话!如果你觉得幸福,就应该再次前往,并且要去很多次。可能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也只是一知半解,只觉得它又诗意又美。
后来我终于想出回答的话术来。这世间,也没什么是一尘不变的吧。在你前脚离开的瞬间,那个记忆里的地方已经开始发生转变。

我想象自己开始后退,从佩特拉的宝库前慢慢倒退回岩石后面,如果此时我手里恰巧举着正在录像的手机,那景象一定摇摇晃晃,不知所以。贝都因人牵着骆驼和驴子,把自己打扮成加勒比海盗的样子,头上包着头巾,眼睛画着黑色的眼线,加上原本就笔挺的鼻子,和这个环境毫无违和感的融合在一起。他们看到单独旅行的小群体就靠近过来,询问是否要骑驴子。他们还会推荐你骑着驴子带你去山顶看全景:走上去太累了,他们上下打量我们这些看上去单薄的亚洲女孩。两个男生则一脸不以为然:我们喜欢走路!

佩特拉宝库,所有的宣传画上都是这个建筑

他们就悠闲地等在那里,等在他们的地盘上。从石头后走出来的游客全都无一例外的面露惊讶神色。仿佛走到这里,佩特拉就算来过了。我此刻脑子里又开始生出许多问题。究竟要多美的景色,才可让人永不生厌?恐怕是没有的。让每个初到此地的游客发出惊叹的佩特拉,对于这些日日等待于此的贝都因人,是否也已是熟悉再不过的平常事物。

再往里去,视野则愈发开阔起来。以我对于佩特拉浅显的理解,并没有料到它里面真的就是一座城。此时回过身,那些熙熙攘攘的大妈旅游团不见了,只有三三两两的独行旅人,还有那只不知为什么生气,倔强得扯着嗓子喊的小毛驴。抬头看见穿着制服的军人,佩着武器,拿红白间隔的头巾把头包得严严实实,只露出眼睛。一个人看似漫无目的地坐在悬崖边,我们走近时他也只是转头看了一眼。我摸估他已习惯被无数人偷拍,或是被当作背景的一部分,所以,当我们猥琐地站在他身后偷偷摸摸按下快门的时候,他都懒得转身。

看眼睛就很帅气的军人

来一个倒立装一下!

我们一路奋力向上攀爬,并不清楚要期待什么。直到到了顶,突然又出现的庞然大物让我们再次惊呼。而此时的动作,是扔下包端起相机。这些雕刻在岩石上的建筑,体积大得吓人,保存完整的罗马柱看上去光滑精致。我有一种错觉,就好像它是从岩石里长出来的一样。然后,脑洞大开的我们就在这里上演了漫画格佩特拉之战。小伙伴说这里和暗黑破坏神里的场景一模一样,让他有种游戏即视感。

到达了顶端

Monastry

漫画感照片,跳得丁同学很辛苦

回程的路上下起中雨,那些在干燥天气里犹如沙石一般的岩石,在雨水的润泽下显出了玫瑰色的绚丽。一路上驴子又出现了,这次是载着登顶的游客下坡。小伙伴由于脚轻微崴到,决定骑驴子回到门口。讲价的贝都因小伙巧舌如簧并且坚持不懈,最后谈好了价钱就派出了手下小哥拉活。

被雨水冲刷过的岩石显出了玫瑰色

站远一步再看一眼。这座千年光景的古城在日落时分又没入夜色中。它辉煌的巅峰时代早已堙灭,人们甚至连它为何突然销声匿迹都还未弄清,这里一切生气就被吸入坚硬的岩石里峭壁上,只留下一具空壳。
所以,我们是今天的旅人,和他们讨价还价,也因为价钱谈不拢扭头就走,也是拿着相机仓促纪录美景的游客,一顿自拍后散去。今天故事在明天会由另一拨游人重演,直到这些套路悉数掌握,烂熟于心。今天的日落后,会有明天的日出,而我们对于已是屹立千年的古城来讲不过是沧海一粟,或许连一个瞬间也算不上。但是没有了旅人,这里又将归于寂静,意义寥寥。所以,权当是在永恒的时间里,在有限的存在里我们深情对视了一次。

从门口进去,怀着忐忑的心向梦里的佩特拉

到达瓦迪拉姆时天已经黑了。赶上了六点的晚饭时间。进了帐篷,和一屋子的旅行者们点了个头就坐去角落了。房间的中央烧着炉子,来自世界各地的旅行者此刻各自说着话,或是短暂的沉默。笑的花枝乱颤的中国女孩生活在澳洲,会说阿拉伯语的法国女孩正兴致勃勃地教大家说阿语,坐在另一端角落的西班牙夫妇并没有和大家太多互动,还有一行三人的宅男系日本小哥。

天色已晚,只分辨出营地依着一座巨型岩石。吃过晚饭,有人拿来一把琴,边弹边唱起来。大家都觉得新鲜,认认真真听了几曲,又开始说起话来。弹的人大约也觉得没劲,放下手中的琴,和大家一样玩起手机。我觉得很闷,每个人面前的茶倒是没缺过,不停的有人续上。不一会,所有人都跑去外面生起的篝火旁坐下。这个时候,空了的帐篷里反倒再次传出了音乐。我和同伴互看了一眼,觉得无聊,使了眼色双双站起来离开篝火走进了帐篷。

帐篷里只拍了曹同学装逼弹琴的照片

我们听的聚精会神,时不时跟着音乐打节拍。沙漠的夜晚或许本该如此,静悄悄,繁星满天,帐篷外风夹着沙粒呼呼吹,而帐篷里则是温暖祥和的气氛。

打扮成海盗模样的酒店兄弟

坐在篝火旁

好美的星空

云散去一点之后,夜色也已凉如水。我们几个站在一望无际的沙漠里,毫无方向感,而头顶,是无垠的苍穹。许久不见的星空,像是期待已久的惊喜礼物,在抬头的一瞬就张开手臂情不自禁地拥抱了它。

第4天
2015-12-30 周三
瓦迪拉姆
Wadi Rum

被称作月亮谷的瓦迪拉姆,是约旦最重要的旅行目的地之一。沙漠里到处都是被风化的巨大岩石,如同月球表面般安静的地带。游人很少,大清早我们的小卡开出去,撒欢似在一望无际里奔驰。我裹了头巾坐在后面,敞开式的小卡,看风景倒是一流,只是太冷,风很大。真的是只有蓝天,沙漠和岩石。开了一会偶遇了一组游人,穿着贝都因人模样的外国旅行者,和向导一起,牵着头骆驼,风尘仆仆走过。阿拉伯的劳伦斯,我突然想到。

萌死人不偿命的骆驼

我大概是疯了,才会被怂恿上去石桥。这看上去明明就是九十度的岩石,司机三下五除二就爬上去了,他边说你看多容易,一边就拉着我上去了。到了上面往下看,才觉得脚有些发软。站在下面的小伙伴还一个劲招手!快拍照!不要浪费了我吃了熊心豹子胆跑上来。下去的时候才吃力,生怕一个不小心滑下去。几乎是屁股贴着石头下去的。

就是这个石桥!

爬上去腿软,只好坐下拍照

喂,不要招手,要拍照!

我们的疯子大叔司机,吓死人了

安曼
Amman

安曼是此行的最后一站,也是我非常期待的城市。这座起伏的城市,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都有一种略带忧伤的冷峻。日本小哥说,这里什么都没有,我不这么认为。如果佩特拉是约旦的辉煌历史,那安曼可能就是它充满希望的未来了。进入城市之后,我们就看到了久违了的现代建筑。虽然大部分的住宅和沿街的房子仍然是土色的小房子,但在街道的另一侧,则林立着各种高层大楼。我迫不及待的想要亲眼看一看这个城市时髦的年轻人是怎样度过一个慵懒的下午。

订住宿的时候鬼使神差的选了Airbnb。你大概要吓一跳,在安曼这座城市里,放着好端端的高级酒店不住,非要去这么新潮概念的民宿。之前网上和房主简单交流过几句,看介绍是个新派西化的约旦人。Rajaesh是个五十多岁的大伯。我们走进他那离我们的落脚点不远的家的时候,就被巨大闪亮的圣诞树吸引去了注意。还在纳闷为什么家里还要庆祝圣诞节,那厢就端出了点心和葡萄酒。正巧他的大女儿放假回家,小姑娘思路清晰,说话一口美式英语,坐下和我们聊起来。

Arabian Suite

Halal从小在教会学校念书,高中的时候转去了新开的美式寄宿学校,大学去了纽约大学阿布扎比校区上学,还在美国呆了两年。现在在迪拜上班,会讲阿拉伯语,英语,法语的她在迪拜上班也真是合情合理,不出意料。这个绝对算得上富裕的基督教家庭,思想开放,好客热情,怪不得还做起了民宿的生意,这样看来算是说得通了。

Rianbow street上的约旦潮牌店

Rajaesh带我们到了著名的rainbow street,第一站就一头钻进了当地的潮牌店。各种流行人物元素被卡通化印在了T恤衫上。引起我注意的,还有铺天盖地的反以色列侵占巴勒斯坦领土的海报。我才真正体会到这个和我们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儿的话题,对于这里的人来说,是切肤之痛。回不去的家,跨越不了的边界,明明这么近却如相隔万里。巴以问题,这个困扰着中东和平的问题目测在今后的岁月里,仍然会是充满火药的火罐。新闻报道里的爆炸,死亡,恐怖袭击,对于我们来说无关痛痒的纷争,可能就是巴勒斯坦人的生活全部。

这些色彩缤纷的海报,和店里劲爆的音乐一起,截然不同于门外的世界

店里面铺天盖地的海报

第5天
2015-12-31 周四
Jerash

杰拉什位于安曼以北40公里,离最北边的约旦叙利亚边境大约40公里。离边境如此之近,让我们最初差点就放弃了这个景点。杰拉什在公元前三世纪开始形成城市,于公元前一世纪开始成为重要的贸易城市。作为古罗马皇帝Hadrian最喜爱的城市,杰拉什在公元130年达到经济发展的顶峰。至今杰拉什仍然保留了完好的古罗马建筑遗迹。

离叙利亚这么近快留个照

为了省钱,大家打了车去汽车站坐小巴过去,只要1JD(大约人民币10元)。小巴人满即走,所以司机大叔看到我们浩浩荡荡五个人很是开心。在路边买了类似蛋饼的手卷,像春游一样,坐上了小巴。一路十分顺利,四十分钟后司机大叔大吼一声示意我们到了。下车一看,杰拉什就在路对面。

坐在小巴上去杰拉什

做沙画瓶的男孩子

2015年的最后一天,天气还不错,据说下午就要降温了,大家打算看完快点回去安曼。古遗迹里面挺大的,各种古罗马柱子,角斗场,而一边的铁栏后就是城镇。每日中午到祷告时间,雷打不动在全城响起宣礼。由于约旦的宣礼是我听到过最优美的,每天甚至开始期待祷告时间的到来。

宣礼十分

坐车回去前看到了马路对面的甜食点。我兴冲冲地跑进去,玲琅满目的各种甜食在玻璃柜后面闪闪发光。小伙伴们一开始都比较嫌弃,觉得中东的甜食是往死里甜的那种,并不想尝试。但是随着一人一口的品尝之后,每个人就立即进入了买买买的状态。大叔,给我这个来...12盒!不,16盒!我觉得那个留着胡子的大叔一定觉得我们疯了。你们来自哪里?中国!这里的甜食各种各样,一公斤大约是100-140人民币,装成小盒大概是50左右一盒。

甜食店,好吃不贵,业界良心

集齐了各个年代的七夕易拉罐,我们也挺自high的

National Gallery

回到安曼后,我们已经被寒冷消耗了大部分的体力。但其中的几个还是不依不挠要去美术馆画廊看看。Jordan National Gallery of Fine Arts。我们在关门前的半小时冲进去,门卫大叔看我们可怜就只收了两个人的票钱。美术馆有两栋建筑,每栋建筑三层的展品,以绘画和雕塑为主。这里展览了不同中东国家艺术家的作品,在三层还有一个小型的图书馆。

安安静静空无一人的图书馆

这是我最喜欢的画之一

Darat al Funun

Darat al Funun是Rajaesh强烈推荐的画廊。1988年成立,致力于推动约旦和阿拉伯世界的艺术。总共有6栋老建筑,其中大部分是1920-30年代的建筑。来这里参观有些波折,书上写了七点半关门,但当我们到达时门口大叔说已经关了!我们垂头丧气回到住所,跟着Rajaesh去买酒。他听说我们没去成,坚持带我们又去了一次。和门卫说好后,我们就成了今年的最后一批参观者。

这是从官网下的图,门口十分隐蔽

官网下的图,庭院

当时正进行的展览,当代艺术为主

官网下的图,夜景

安曼的夜景

第6天
2016-01-01 周五

路遇司机小哥,确认我们是中国人后就开始放他手机里的中文歌。说实话,不听流行音乐好多年,我当时就醉了。他看我们没什么反应,就换了忘不了这类的老曲子。憋了半天终于有一首会的,我们几个跟着一起唱起来。小哥看上去十分满意。

司机小哥

我们的新年第一天,约旦的最后一天是在咖啡馆里度过的。外面不断地下着雨,在我们觉得变小可以出去时又突然转而变大。在这家装修新潮现代的小餐馆里,我们吃了午餐喝了下午茶还抽了水烟。不少当地年轻人也会来这里和朋友抽烟聊天。忽然就有了一种错觉,这个假期的最后,我们仿佛已经回到自己的城市,在糟糕的天气里百般无赖打发时间。只是身边的服务员不时来为水烟加碳,他说,你知道,中东并不只有骆驼而已。

市中心偶遇的餐厅

据说才是试营业,充满了叙利亚风格

里面装修五颜六色

类似于CBD的地方,非常洋气

清真寺边,此时已经是雨夹雪了

冻的不行,决定到此结束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