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Sirince:末日后 世上仅能幸存的地方

@多多多多

Sirince:末日后 世上仅能幸存的地方

17
第1天

Day 1: Ephesus —
现存最大的古罗马城市遗迹

Day 2: PMD Day Tour —
造访古代城邦遗址

Day 3: Sirince Village —
末世传说中,世上仅能幸存的地方

Ephesus/Efes
Ephesus
门票25里拉
我的评价:
偶遇雨天,略扫兴,但回忆起来,可以说不虚此行。

以弗所(Ephesus/Efes)又称艾菲索斯,因保留着从希腊文化时代直至罗马繁荣时代的古都市遗迹,故而成为土耳其最有观光价值的地方。

位于土耳其伊兹米尔市(Izmir)东南40公里处小镇塞尔丘克(Selcuk)附近的以弗所,是于约公元前11世纪由居住在爱琴海沿岸的爱奥尼亚人(Ionians)兴建,原为一座典型的古希腊殖民城市,后来在众多的殖民城市中脱颖而出,成为古希腊工业和文化中心之一。到公元前6世纪时成为雄霸小亚细亚西部大片土地的吕底亚王国(Lydia)境内的工商业中心。此后饱经战火蹂躏,先后被波斯、马其顿、帕加马和罗马所占领,到中世纪渐趋衰落,成为一片废墟。

塞尔瑟斯图书馆(Library of Celsus)可说是以弗所古城的地标。公元二世纪,古罗马领事官 Julius Aquila 为纪念父亲,既古罗马元老院议员塞尔瑟斯(Celsus,Tiberius Julius Celsus Polemaeanus)而在其墓地上建造了这座壮观的图书馆,其藏书在最鼎盛时达到一万两千卷, 在当时的小亚细亚一带,规模仅次于贝加蒙图书馆(Library of Pergamon,其遗迹位于今土耳其西北部)。

目前所见的立面是仿照原样重建的,原造有八座女神雕像,但上层四座已不复存在,其底层现存的四尊女神塑像亦均为复刻品(原件于20世纪初考古挖掘后被维也纳人带回,现藏于维也纳以弗所博物馆),分别代表着智慧、知识、思想与美德(Sophia、Episteme、Ennoia、Arete)。

现在的以弗所,呈现在人们眼前的除了残垣断壁以外什么也没有,那个在古希腊时期盛极一时的城市早已被岁月蚕食,它的肢体像一具远古生物残缺不全的骨骼化石,散落一地。

Urkmez Hotel, Selcuk
我的评价:
地理位置优越,位于塞尔丘克小镇中心,距巴士总站不行不到十分钟,三分钟就到火车站,附近餐馆与各色商铺众多。Hotel对面就是罗马时代的沟渠遗址。但是本身房间较小,内部设施不算高档。

Photo Wall in hotel's lobby... 为什么我看到了壹角人民币?还有人在用么?

请酒店老板提供的水烟

白墙蓝窗,充满海滨风情,打开窗远望是群群海鸟飞过。

酒店楼下就是这间小餐馆,专供这种三明治,老板用料很足,烤肉汁多肉香哟。。。。想想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 =

离开塞尔丘克前与老板聊了聊,原来他是退役士兵,似乎腿脚不便,特别取出了自己当兵时的照片给我看,泛黄的黑白照片,远去的动荡岁月。他也是土耳其国父凯末尔的忠实拥趸。

潮湿的冬季清晨

第2天
PMD: Priene Miletus Didyma
Selcuk

如果说以弗所是安纳托利亚地区最璀璨的古城的话,那么米利都(Miletus)和普里埃内(Priene)则是古典时代及希腊化时代的希腊世界留给我们的精致作品。至于迪迪马(Didyma),它则为希腊世界里仅次于德尔菲(Delphi)的圣地,为世人提供了第二个聆听阿波罗神谕的重要场所,是米利都地区的圣域。

安纳托利亚的爱琴海沿岸有非常多古希腊遗址,而这三座城因为它们之间较近的距离成为周边地区 one day tour 的目的地。

雅典娜神庙遗留的石柱

位于半山腰的普里埃内(Priene)古城,如今被农田围绕,据说山下曾经就是爱琴海。

曾经的普里埃内所在地是河流下游的一个沉降湿地,土壤肥沃,森林资源丰富,且地势险要。公元前千年,希腊人开始在附近居住,建立了早期据点。公元前4世纪,普里埃内成为一个城邦国家,并加入了爱奥尼克联盟。

公元前350年,波斯帝国在此建城,并希望形成永久性的深水港。但直到亚历山大大帝率领马其顿人占领了此处之后,建设才真正开始。亚历山大大帝亲自监督修城,并邀请当时最好的建筑师修建雅典娜神庙。普里埃内建成后,成为附近的经济文化中心之一,是最重要的交通中心,也是地中海东岸的一颗明珠。此后五百年,这里都非常繁荣,常住人口达到4000以上。

公元2世纪,普里埃内的泥沙淤积非常严重,因此人们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曾经被誉为“永久深水港”的港口。从此,普里埃内的人口大量下降,之后变成一个无足轻重的小村落。12世纪后这里被土耳其人占据,又转手给拜占庭,但是人口持续减少,经济衰败。13世纪被废弃。

米利都(Miletus),是另一座位于土耳其西海岸线上的古希腊城邦,靠近米安得尔河口。曾在荷马的《伊利亚特》中出现。公元前1500年左右,一些从克里特岛来的移民定居于此,随后,这个城市就成为了爱奥尼亚十二城邦之一。在公元前6世纪它建立起了强大的海上力量,并建立了许多殖民地。在希波战争前它处于波斯统治下。米利都拥有一批著名的思想家,如泰勒斯、阿那克西曼德、阿那克西美尼等,世称米利都学派。

米利都曾先后被赫梯帝国、利底亚、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与奥斯曼帝国所统治。奥斯曼帝国时期,米利都被作为与威尼斯进行贸易的港口使用,后来港口淤塞,城市被废弃。

在米利都,可看的东西不是很多,远远就能看到一座可容纳15000人的大剧场,规模非常宏大。

迪迪玛(Didyma),有一座让人震撼的神庙,那就是建于公元前8世纪末的阿波罗神庙,它也是亚洲最大的一座阿波罗神庙。

这里是希腊人入侵前人们进行神谕的地方,公元前6世纪之后成为米利都的伊奥尼亚人供奉阿波罗神的神庙,也就是神的家。如今保留下来的神庙是罗马时代的哈德良皇帝下令改建的。整体长达108.5米,宽50米,是一座希腊化式样的建筑。从现在保留的3根石柱看,不难想象出当年的雄伟。漫步其中,依然能够感受到当年人们朝圣的心情。

这座造了几百年一直没有彻底完工的阿波罗神殿仅剩的几个完整的柱子高耸入云,底座做工精美,其余断裂的柱子的底部仍然完好,雕刻清晰可见;两个原本应在正殿屋檐上的美杜沙雕刻现在被单独放置在外,而神殿中心的圣泉泉眼仍然留在那里,只是里面已经干涸。迪迪马的神谕一般是由一个被认为被太阳神阿波罗附体的男性喃喃道于祭祀,再由祭祀翻译给信众听的。在这之中一道非常重要的步骤就是喝圣泉以被附体。直至如今,圣泉已经干涸了千余年,阿波罗再也没有通过这些进入迷离状态的人类向大众传播什么信息。

现在是一个不小的海滨度假城市。因此市区内的阿波罗神庙遗址给我的第一印象就像是只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困兽,被栅栏圈着。

阿耳忒弥斯神庙(Temple of Artemis)是希腊神话中阿耳忒弥斯女神的神庙(即罗马神话的月亮女神戴安娜 Diana),以建筑风格的壮丽辉煌和规模巨大而跻身于“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之列。原长425尺,宽230尺,有126根高60尺大理石柱。据称建筑时间前后长达120年。

在遥远的古代,人们不管富裕还是贫穷,都有着共同的精神追求,那就是对神的信仰与敬畏。因此修建一座大型的神殿用以祭祀人们心中至高无上的神灵便成为繁荣城市的人们急切的渴望。阿耳忒弥斯神殿就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应运而生了。

可以说,阿耳忒弥斯神庙是古希腊最大的神殿之一,其规模超过了雅典卫城的帕特农神庙(Parthenon),也是最早的完全用大理石兴建的建筑之一。它一度享有对逃亡者的“庇护权”,其显赫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在建成后的近200年时间里,它巍然屹立在以弗所东北郊的一座高山之上,迎接着摩肩接踵前来朝觐的人们,并很快成为爱琴海诸岛和小亚细亚西海岸希腊移民城邦的朝圣者们向往的圣殿。

今日的阿尔忒弥斯神庙遗址位于Selcuk小镇内,人们用发掘出的大理石在丛生的荒草中拼成了一根石柱作为标记。

但不幸的是,公元前356年7月21日的深夜,这座壮丽的神殿在一场大火中变成了废墟。而后的千年间,人们不断地试图重建神庙,但是公元4世纪,基督教在小亚细亚地区的落地生根使这一愿望最终化为了泡影。基督教强大的势力逐渐改变了人们的信仰,后来以弗所人也大多改信基督教了,神庙的重建自然变得不合时宜。公元5世纪初叶,以弗所为东罗马帝国所占领,奥德修斯二世将神殿视为异教徒的聚集场所,下令彻底拆毁。从此,这座伟大的建筑奇迹便从世界上永远地消失了。

该神庙至今只剩下一根柱子。

第3天
Sirince
Sirince

曾有位作家说道:“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天堂,那么希林捷就是那天堂一隅。”

The Greek writer, Dido Sotiriou, who was born in Sirince says in her novel “Farewell Anatolia”: “If paradise trully exists, Sirince, our village, was a corner of it.”

当我在去年十二月游至塞尔丘克时,据玛雅传说中的世界末日不到十天,电视里网络上报纸杂志中都在热炒着末世概念。而先前在伊斯坦布尔认识的一位新加坡驴友早我一步抵达这里,并在Facebook上提起希林捷作为末日幸存地的传说,我才略有知晓。

据说,末日信徒相信Sirince具有神秘的正能量(positive energy),它与法国南部村庄Bugarach将一并成为躲避末日的圣地。

无论事实如何,今天也证明了2012的末世之说尽是笑谈而已,但也没有人能说得出为什么Sirince会得此“圣地”之名。

总之,在清晨阳光中睡到自然醒的我,一个心血来潮,就搭上了从塞尔丘克至希林捷的巴士。

这是塞尔丘克附近的一座美丽的山城小镇,它地处大山深处,满山种植了橄榄树,当地盛产橄榄、葡萄和用葡萄酿成的葡萄酒。

在所谓的“避难潮”中,当地商人还特别推出了末世美酒(wine of the Apocalypse)。

Sirince 在土耳其语中有“美好”之意。约公元六世纪,希腊人便来到群山中建起希腊风情的山村。

从十五世纪以弗所城逐渐衰落开始,就有人搬来这里居住,一个世纪以前,当时的希林捷村非常繁荣,主要居住的是奥斯曼希腊人,并成为周围山上七个清真寺的贸易中心。

因是抱着晴天独自郊游的心情,所以没有提前做功课,在巴士站下车后遥望山腰上的层层奥斯曼风格的民居,就找了一条静寂偏僻的石板路往山上走去。

后来才知道,外来游客一般都在山脚下的几条街道观光停留,很少会花时间到山上散步。

漫步于村庄的后街小巷之中,看那些蓝色窗户和地上被磨得光滑的古老的青石板路。在老旧的门窗和色彩斑斓的石头墙上涂满了岁月的痕迹,家家户户的屋前门外都种满了各种鲜花。(via Baidu)

来到土耳其的第十二天,阴雨始终连绵不绝,直到这一天,所以当走在空无一人的石板路上,抬头看看天,手边逗逗猫,哪怕是闻到新鲜青草的气息都让人兴奋喜悦。

能在这世界的平凡而随意的一个角落,自己与自己对话,且请让我矫情地自我感动一番吧。

在许多国家,都有独具特色的小镇,走在这样的小镇上,带有浓郁地方特色的风土人情迎面而来,在这样的地方,游人时时刻刻是被感动着的。希林捷村,就是这样一个充满田园的诗意浪漫小镇。

小镇完整地保留了奥斯曼帝国时期的民俗特色又极具土耳其的风格特征,小镇充满了浪漫醉人的风情,走在蜿蜒曲折的小巷,流连于各色商铺而忘返。

Ege'nin Sofrasi
Sirince

这间餐厅是之前的hotel老板推荐的,位于希林捷的商业街中心,对面就是巴士站。我都忘了自己吃了什么,只记得跟老板一家人聊天聊得差点没赶上回程的巴士。

我喜欢这种闲适聊天的状态,离开时跟老板坦白了如果没有世界末日的传说如果不是天气晴好如果不是心血来潮,我是不会来到这里的,而未来,应该也不会特别再到这里来,他说我们一定会在哪里再遇见的。这类话我也常说。

在旅途中,清晨才相识,黄昏便告别,一句 good luck 望你我珍重,而后消失于人海。不说现实如何,总该心怀感念。

来回四个小时,从希林捷回到塞尔丘克后就去小镇中心赶火车了,下一站是土耳其爱琴海沿岸最大的城市伊兹密尔(Izmir),那里没有什么太著名古迹或景区,不是旅游胜地而是传统工业城市,但带给了我全程最大的惊喜。

有机会再写。

旅行小贴士
  • 以弗所是著名景区,每天来往的游客与旅行团众多,建议早上去避开人潮。
  • PMD的行程是跟着当地的 one day tour,四人便可成团,配一个专属导游兼司机,包自助午餐,价格约100TL/人,旅游旺季跟上大的团可能会便宜些。
  • 自己去希林捷村可在塞尔丘克镇中心重新搭乘巴士,单程3TL,半小时左右车程,自助游游客不多,一般是旅行团会到此地停留,但仅有一小时左右。附近有个玛利亚小屋,传说圣母玛利亚曾居住在此。
  • 夏季能花一个晚上住在希林捷也是不错的。
  • 以塞尔丘克镇为中心,可游玩的地方还有不少,如著名海滨小镇库赛达斯(半小时车程)等,迪迪马遗址附近也有一个号称土耳其最美的海滩 — Altinkum Plaji,可以提前做好功课哦!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