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九色甘南

@一路向西的水水

九色甘南

0
第1天
2012-08-06 周一

8.6
顺利达到夏河,一下车就感受到了干燥的空气和异常强烈的紫外线,还有那让人无比舒适的气温。准备打车的时候来了位同是到红石青旅的女孩子,一起上了车,夏河的出租车恐怕是全国最便宜的了,上车一人一块,转弯再加一块。
办完入住我们便向拉卜楞寺而去,这里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宗主寺院之一,这里有世界上最长的转经路线,这里是藏传佛教格鲁派最高学府之一,被世界誉为“世界藏学府”,这里因为《天下无贼》被更多人知晓······由于是高原地区,天黑的很晚,六点多来到寺里的游人已经很少,大多数喇嘛已经结束了一天的修行也陆续出来活动,在拉卜楞寺的各个寺和巷子之间穿行,能感受到任何汉地寺院里感受不到的宁静和肃穆,土路土墙金顶帷幔以及牛皮制或者铜质的转经筒,构成了整个拉卜楞寺。由于以及是晚上,开放的经堂以及很少,少数的几个我们都进去按照教徒的习惯顺时针的转上一圈,入乡随俗,尊重当地的信仰。落日余晖映衬着各个喇嘛住的小院子里的袅袅炊烟,身着当地服饰的信徒们或转经,或磕着长头,真的可以让人忘记所有,生活中的不开心、遇到的各种困难以及其他,只需要一个小瞬间,你就能明白为什么藏族同胞会全民信教,为什么他们的信仰会如此的强烈。

中午在大众点评热荐的忠华手抓解决的午饭,点手抓羊肉的时候,服务员表示一斤手抓只有四五块,很少的,于是我们点了一斤手抓,糊辣羊蹄和小青菜,等手抓上来的时候,我们都傻了,这是四五块么?这是很少么?厨师你太实在了好么?于是我们俩撑的七晕八素的上了兰州开往夏河的班车!

吃完早餐我们便开始转经,为了登上边上的小山头俯瞰拉卜楞寺,我们很悲催的逆时针的开始走,一路上藏民们都很神奇的看着我们,我们俩瞬间成为苯教徒了有木有啊,异教徒啊,实在受不了一路上藏民的眼神,我俩找了个围墙的扣子钻了进去,钻到了拉卜楞寺里面,在各条巷子之间乱转,享受着跟前天傍晚完全不同的景色。
胖子说贡唐宝塔可以俯瞰整个拉卜楞寺,按照昨天那位喇嘛给我们指的路线,我们找到了贡唐宝塔,宝塔下有许多在磕长头的藏民,边上有人在拍照,说实话,到了藏区,无论是人活着是牧民养的动物,没有经过允许,最好还是不要拍,对于你来说,那也许只是无数景色中的一幕,但是对于藏民来说不是。贡唐宝塔的门票价格翻了一番,这里所有的经堂和宝塔对于信徒来说都是开放的,不过我们既然来了,而且也没买拉卜楞寺的门票,我们还是掏了20块钱上了宝塔,宝塔内也有一圈转经筒,更精致些,上宝塔的楼梯陡峭并且非常窄,上到了宝塔的顶层,风很大,但是视野真的很好,往一边可以俯瞰整个拉卜楞寺,另一边可以看到每年正月十五晒佛的小山。

兰州 拉卜楞寺
第2天
2012-08-07 周二

8.7
出了县城,满眼看到的就是草甸了,不过这里的草甸中基本上没有野花,布满了泥潭和乱石,我们四个没见过草甸的大呼小叫的,被小哥霸气的打断,告诉我们最美的景色在前面,于是我们淡定的开始吃干粮,看着像面包的玩意好难吃!!!慢慢接近桑科草原,小哥问我们要不要骑马,这边的骑马很便宜,由于我们后面有若尔盖草原的行程,于是我们决定在桑科草原不停留,沿路看到漂亮的景色下来玩就好,后面的好基友告诉我们他们在桑科过夜了,果然桑科的性价比是比较高的。过了桑科草原,小哥就开始带我们抄小路,是一条3米左右宽的乡间小道,我们见识了这位小哥逆天的车技,尼玛,全程平均速度100码,会车不带减速,吓得对面的车直接停在路边等我们过,我们抓住身边能抓住的东西默默的在心里想:反正两边都是不深的沟,翻了估计也没啥事···我们真的是阿Q啊。进入这条小路之后,绝大多数时间内,我们的视野范围只有我们一辆车,视线所及全是翠绿的草原以及大群大群的羊和牦牛,在经过一片牧区的时候,路边就有很多慵懒的牦牛,我们就停下车拍照,结果牧民过来阻止了我们,不允许我们进入牧草区,也不允许拍摄他们的羊群和牛群,所以说去藏区拍照,一定要经过别人的允许。

8.7
车子继续以100码的速度飞驰,即使一路上全是草原也不会令我们审美疲劳,更何况还会时不时看到旱獭、田鼠之类我们平时见不到的动物,我们四个人持续的打着鸡血,一直到看到一座军营,军营的对面山头上是用割草割出来的“祖国万岁”四个字,我们果断决定下车拍照,子弟兵太有创意了,我们车刚停还没下车,军营的卫兵立马端枪指着我们的车,离我们最近的两位哥们让我们立马离开不许停留,我们还在发呆,结果看向我们的人更多,小哥识时务的一脚油门带我们迅速离开,这辈子第一次被人用枪指!!!

312行驶一个多小时之后,到达尕海,超级漂亮的一个高原湖泊(这后记里出现的最频繁的词语果真就是漂亮和美了,因为我实在想不出其他形容词了)。尕海湖是围起来收门票的,但其实不用买门票进去,在路边就可以欣赏尕海的美景。到尕海边的时候,日头没有刚开始那样烈了,天上的云层一片片的很厚,云层清晰的倒映在湖水中,周围全是相机快门的声音。

过了尕海,再继续行驶大半个小时就到了郎木寺,其实郎木寺是碌曲县下面的一个镇子,也不叫郎木寺,被称为达仓朗木,藏语是虎穴仙女的意思,现在这边依旧有仙女洞和老虎洞。刚从拉卜楞寺出发的时候我们就在车上订好了旅朋的床位,小哥知道我们住在旅朋,直接拉我们到了旅朋门口,我们付了车费,大包小包去办入住,旅朋毕竟是山寨的青旅,条件不可同日而语,不过价格倒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每个床位40,而且最坑爹的是六人间里只有两个插电孔,苦逼的我们。办完入住我们就先整理了一下,我和李之馨跑出去洗脸,结果,这里的水比拉卜楞寺还冰啊,简直就差不多0度了,在洗脸的时候,我们碰巧看到了落日余晖映在对面的红石崖,平时呈现红色的岩石竟然呈现出银白色,很可惜没有拿相机拍下来,接下来的几天就一直没有出现这样的景色了。

回房间发现其他三个人围城一圈在大呼小叫,我立马加入,原来李之馨刚去上了厕所,发现这里的厕所实在是太人神共愤了,她表示不自己体验绝对想不到,她无法用语言来描述,于是我兴冲冲的去往厕所。门一推开,迈出的脚赶紧一个急刹车,面前是个40厘米宽,50厘米长的坑,而且下面是黑黢黢的一片,都不知道有多高,走过华山长空栈道的我等上完厕所也腿软了,战战兢兢回到房间,果不其然,那三个人都一脸笑意的在等着我,你妹啊,这什么厕所啊,这老板有没有考虑过有恐高症或者是腿比较短的人呀,用胖子的话来说就是“半天才能听到回声”,于是,这个旅朋郊区店里听到最多的对白就是“尼玛,又要去上厕所了”“慢点啊,保重”!坑爹的厕所,貌似甘南这边的卫生间的基本格式都是这样的,区别只是坑的大小以及听到回声的时间长短不同而已,这也是我们第二天搬到神仙居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

吃完晚餐已经7点多了,但是太阳还未落山,我们便往赛赤寺院走去,也就是甘肃这边的郎木寺,这座寺院依山而建,走到半山腰的小店时,除了胖子我们三人一人买了顶很民族风的帽子(可惜啊可惜,在敦煌的时候被人顺走了)。没想到这么晚了,赛赤寺卖门票的工作人员依然在岗,有可能这边的7点多对于他们来说还很早吧,我们跟卖票小帅哥墨迹了半天,什么证件都不给打折,只给我们一个优惠:今晚买票的话,明天再给你们用一次,我们不得不屈服了。30块钱的门票,比起去年来翻了一番。赛赤寺很好走,一条主干道,由于我们是要去往天葬台,便一路问了几个喇嘛找到了通往天葬台的路,是一条2米左右宽的水泥路(第二天我们才知道,这条路主要是通车的,人行走的话还有捷径),我们沿着这条水泥路走了一段,碰到了一位骑着拉风摩托车的藏族小哥,我们便将他拦下来问路,顺带问了些乱七八糟的比如说“你又没有看过天葬呀?”“明天会不会有天葬呀?”“大概几点呀?”小哥表示沿着这条路还要走一个多小时,我们一合计,放弃!明早再来走吧,现在走的话等走到天葬台天黑的话就太可怕了。

第一站就是格尔登寺院,全程是安多达仓纳摩格尔登寺,也就是四川阿坝境内的郎木寺。这边的门票也是30,也比去年翻了一番。照例,先参观的是闻思学院,也就是大经堂,藏传佛教的大经堂相当于汉地寺庙中的大雄宝殿,不同的是藏传佛教的殿宇都有帷幔,一是为了吸收光线保护殿里面的壁画或者是文物,第二就是视觉效果了。格尔登寺院的大经堂比起拉卜楞寺的就小了很多,一进去按照顺时针的顺序,黎哥开始给我们讲解大经堂的壁画,黎哥真不是盖的,佛教知识非常丰富,依次给我们讲解了宝瓶、九道轮回、四大金刚还有其他很多东西,让我们长了不少见识,比如说道托塔李天王,有佛教知识的画师都会将李天王的眼睛画的是往上看的,而其他三大天王的眼神是朝下看,俯视众生。大经堂的后进没有开放,不少信徒在隔着关闭的门磕长头。大经堂旁是最負盛名的肉身舍利塔,这里供奉着五世活佛的法体,据说这是全藏区历史最长、保存最完好的肉身法体,尽管時光已过去了二百多年,但肌肤仍有弹性,面容仍然如昔,在每天的诵经声中佑护着信徒的平安吉祥。

格尔登寺院另外一个值得去的殿就是五世活佛的肉身殿,进这个殿之前无论是否信徒都必须脱鞋,沿着顺时针方向绕殿内一圈,这个殿里供着五世活佛的肉身舍利,据说所供奉的肉身舍利栩栩如生,指甲和头发都呈现神奇的不断长长的状态,可惜文革期间,藏民为了保护舍利将其埋入若尔盖草原十八年,现在肉身舍利的头发和指甲已不再长长。肉身殿外面是一圈铜转经筒,黎哥说在这里转满1713圈,是一个大功德,我们转不了那么多圈了。

格尔登寺院香火最旺的是护法殿,护法神殿内正中供奉的是格尔登寺院的护法神桑吉益西神像,神殿前是桑烟台,这是藏民们在出远门、大型民间宗教节日时朝拜、祭供本寺护法神的地方。每当人们在大型民间的宗教节日,或在要出远门,家人、庄稼、牲畜不安康事时,便带上由糌粑、柏香树枝、青稞、酥油、奶渣组成的供品到寺庙护法神殿前“煨桑”。“煨桑”汉语为“熏烟”的意思,就是把这些供品放入“煨桑”台内,用火点燃,熏起滚滚浓烟,让这些供品随着风和浓浓的香烟一起飘向天空献给天上的护法神。在藏区看那个殿的烟火旺只需要看桑烟台的浓烟就可以了。

沿着小路往峡谷方向走去,看到很多藏民在施工,黎哥介绍说因为明年就是格尔登寺院600周年了,这是在重修护法殿和大经堂,藏民工作的时候非常欢乐,载歌载舞的,他们是完全按照古法在建造新的殿宇,特质的黄土一层层的夯实,黎哥说如果用混凝土的话早就修完了,但是因为必须由黄土一层层夯实,进度非常慢,但是他们认为这才是为自己为家人修得的最大功德。附近还散落着几座玛尼堆,在藏区,经济富足一些的会捐钱给寺里修庙,经济条件差一些的便堆玛尼堆。走了没多大一会,便到了湍急清澈的白龙江边,说是白龙江,其实宽不过3米,但是这条江是嘉陵江的支流,在这里起源,全长有500多里,在江边的石崖上有不少石刻,有一世活佛的、释迦牟尼的,还有藏文的六字真言。转过一个弯,出现在面前的是个巨大的插箭台,黎哥说这边的插箭台传统的只有三个,一个在红石崖一个在天葬台那边,还有一个忘记了,而眼前的插箭台是为了方便藏民而建的,中间最高的那跟箭是活佛插的,然后信众一圈圈的围着插起来,绑着经幡和哈达,寄托了藏民的美好愿望。插箭台边上就是仙女洞,洞不深但是很矮,也是要按照顺时针的方向,从右边的洞进从左边的洞出。

从仙女洞出来我们便开始往大峡谷里走去,白龙江虽然不宽,但是水流相当的清澈,很多地方都需要踩着江里边的碎石过江,左左右右,沿着白龙江往峡谷深处行进,无论是天气、气温还是景色都相当的宜人,黎哥不时跟我们讲他这么些年的经历,黎哥真的可以称之为一个传奇了,这附件所有的山他都不止一次的登顶过,带我们走峡谷的之前一天还去攀岩了,神一般的体力。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就到了我们今天的目的地,峡谷中的第一片草甸,这里是峡谷中的一片开阔地,有牧民在这里放牧,所以这一片草甸遍布着小黑球——羊粪。藏族的小孩看见我们就问我们要烟,被我们拒绝了,而且我们本身没有抽烟的人,很多藏区的小孩会很自然的问游人要东西,这种习惯其实都是被我们惯出来的,很多小孩已经开始变本加厉了。牧民的狗看守着路口,所以我们休息够了之后便开始返程。

第3天
2012-08-08 周三

到了甘南之后,我们的生物钟完全紊乱了,尤其是吃饭的时间,比在家的时间要晚好几个小时,时差啊时差啊,韩国的一个小时的时差小case了。各自休整之后,开始动身出门觅食,在小平川菜和阿里餐厅之间纠结了半天,阿里餐厅的地理位置占优,就在赛赤寺脚下,于是我们一路小跑到阿里,绝对不夸张,只有走在去吃饭的路上的时候,肚子是最饿的,一想到甘南这些餐厅的上菜速度,脚步就更快了。阿里在一个惨不忍睹的角落里面,据观察是一家人开的,餐厅的椅子很有个性,上面都有兽皮,不过跟整体装潢也不是很搭。两位男士负责点菜,我跟李之馨出去找厕所,我们再一次被甘南厕所的简陋所打败!无奈的再一次接受蔬菜比肉贵的现实,点了四份菜,牦牛酸奶是必点的,由于是自己做的,每家的味道很不一样,我个人就很喜欢阿里的酸奶,里面放的是蜂蜜,整体偏甜,胖子是喜欢拉卜楞寺的那大块头更多一些。

吃完午餐我们便直接上山,开始参观赛赤寺院,不知道是由于刚吃饱饭的缘故还是昨晚没休息好,四个人的精神都不是很足,也有可能是正午紫外线太强烈的缘故,走到大经堂对面的树林子里,我跟李之馨就直接坐在一个大台子上了,结果冲过来几个藏族小孩使劲拍大台子,告诉我们说那里不能坐,俩人跟触电一样赶紧站起来,一定要尊重当地人的一些忌讳或者说是风俗。在阴凉的地方缓了一缓我们便往大经堂走去,赛赤寺的几座大殿宇都在维修,可能是刚维修过的原因,大经堂金碧辉煌的,金黄色的屋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亮瞎我们的眼啊。

这边大经堂的整体风格跟格尔登寺院是一样的,壁画被剥走了两幅,也许是剥走修复了,很幸运,这边的大经堂大门是开着的,喇嘛也允许我们进去参观,不过是必须脱帽的,甘南的这些殿宇,进去的话都是不能拍照的,而且必须沿着顺时针转圈,否则会被视为苯教徒。这边的大经堂很大,目测了下可容纳600人上课,大经堂还有后进,后进里面供奉的佛像年代已经很久远了,前进供奉的有佛像有灵塔有画了度母和金刚的唐卡,整个大殿里光线很昏暗,迷茫着酥油的香味,片刻就能让人沉醉其中。

出了大经堂,在边上的一个高台远眺了会红石崖,正午阳光下的红石崖跟清晨和傍晚的都不相同。不知道是闻了酥油的香味还是怎么,四个人现在都是神采奕奕的,由于其他几座殿都在大修,没法参观,我们便想走走喇嘛说的捷径到天葬台,反正天色还早。沿着土路往上走,基本上是喇嘛日常起居的地方,比起拉卜楞寺和格尔登寺,这边的喇嘛的居住条件貌似还不错,由于在施工,一路上尘土飞扬,真后悔没有带上头巾。在赛赤寺的最外围,我们意外发现了这里有一座希望小学——郎木赛赤寺院希望小学。我们到的时候,刚好一群小孩子在跟一群稍大一些的喇嘛打球赛,我们在大门口看了一会,这座希望小学的硬件设施看起来还不错,学生们用统一的大红色的书包。过了希望小学就基本没有其他建筑了,在高海拔的地方爬山是件很累人的事情,尤其是紫外线这么强烈,走着走着便很喘。

刚看到插箭台的时候,突然变天了,跟昨天出旅店的感觉一样,这边下雨那边晴,怪不得甘南的天气预报天天都有阵雨,这块乌云飘到哪里哪里就下雨,飘走了就又被暴晒了。雨越下越大,从我们身边走过的人都毫无压力的打着伞,还好我们昨天买的帽子沿很宽,革子的质地也很防雨,但是我苦逼的抓绒衣和裤子都潮了。在差不多到天葬台的时候,有位藏族婆婆支了把很大的伞在卖东西,她很亲切的喊我们过去避雨,我们觉得不买东西过意不去,也就没有在那里耽搁,想着这雨一会就会下完了。当能看到天葬台的经幡的时候雨停了,高原就是这样,乌云走后雨就停,雨停了马上就是强烈的日光照耀,没多大会衣服就都被晒干了。在这个时间段上天葬台光线最佳,站在天葬台的位置可以看到很远处的红石崖已经环绕在四周的山峰,仿佛触手可及的一朵朵棉花糖点缀在湛蓝湛蓝的天空。

关于天葬,不想提太多,过程给大家简单的说一下吧,天葬是绝大多数藏族地区的民众选择的安葬方式,将死者的尸体喂鹫鹰。鹫鹰食后飞上天空,认为死者顺利升天。这种独特的习俗与西藏地区的地理条件、宗教信仰以及社会经济文化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按照甘南藏区这边的风俗,人过世之后会停尸几天,停尸的几天当中也会有一些相关的仪式,等到出殡的那天,据说只有农历的单号才有天葬,当天早晨由背尸人将尸体背到天葬台,有喇嘛为其诵经,有专门一位天葬师,会将尸体进行处理,为了防止秃鹫将尸体叼走,会有一根绳子拴在尸体的脖子上,然后根据死者的不同身份,由天葬师对尸身进行拆解,主要是剖腹、取出内脏切肉、剥去头皮、割掉头颅,肉切成小块放置一旁, 随后,天葬师会用哨声呼来秃鹫 ,按骨、肉顺序分别喂食,秃鹫应声而至,争相啄食尸体后飞离,藏人认为尸体被食净是最吉祥的,那么死者就会被认为生前积了很大的功德,如果没有被食净,剩下的骨肉会被焚烧,骨头还会被敲碎。这里的秃鹫最大的一只展开翅膀大约有两米长,铺天盖地!

有可能是因为早晨刚进行了一场天葬,天葬台附件飘散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可以清楚的看到天葬台上的大片骨灰已经破碎的头盖骨,我们绕着天葬台走了一圈,结果。。。。。。早晨仪式没有清理完的人骨散落在四周的草丛中,我和李之馨很对不起的都踩中了骨头,大家在天葬台转了一圈,听了更多的关于天葬台的事情之后决定返程,因为太远已经有下落的迹象,而天葬台不知不觉就剩下我们几个人了,我们开始下山。

下山远比上山快,上山的时候觉得怎么走怎么累的山路在下山的时候压根不值得一提。路过希望小学的时候刚好碰上他们放学,我们好奇在站在一个小山包上面看孩子们整队、听训话,看着他们欢乐的背着书包成群结队的回家。看着他们走出校门,我们也跟着他们下山,小孩们都三三两两的走在我们身边,我们便开始跟他们搭话
“你们学校都是男孩子么?”
“是的啊!”小男孩一副傻子都看的出来的表情回答我们。
“你们学校为什么没有女孩子呢?”
“因为我们是和尚啊!”充满自豪的语气!!
我们四个人都被小男孩或者说是个小喇嘛的萌萌的回答所打败,理所当然而又非常自豪的口气,怪不得藏民是全民信教呢,宗教作为一种信仰已经渗透进了他们的血液。

7个人出发,是我们这一路人最多的时候了,旅行途中能遇到志同道合的旅伴是最开心的事情了。阿尚师傅话不多,而且汉语不是很流利,更多时候他安静的开车,听我们聊天,但是只要我们有问题问他的话,他会尽可能的解答我们,强烈去郎木寺要包车的朋友可以包阿尚师傅的车子,车好人好技术过硬。
花湖离郎木寺很近,欣赏着沿路的草甸风光,没一会就到了花湖,花湖已经是一个非常成熟的景区了,景区门口的停车场上停了很多的旅行大巴,都是旅行团的车,正门对面都是藏家乐,每家门口几乎都竖着“酸奶”的牌子,面向景区大门的左边是个骑马场,右边有两块大石头,一块上面写着“大草原”,一块上面写着“花湖”,为了表示自己到此一游,我们几个人在这里拍了照便去了骑马场问价格,来了草原,骑马那是必须的。结果到了一问,50块钱一圈,跟我们的心理价位相差太大,果然黎哥是对的,沿路的骑马都是乱收费,50块钱在桑科草原骑马加吃住了。由于花湖开发的很完善,门票也就很不合理了,由于正门与湖之间相隔较远,每个人还必须购买20块钱的景区大巴票,我们果断放弃了进入景区,远远的眺望一下花湖就好了,反正之前看到过尕海湖了嘛,而且现在花湖里面木有花了,默默的安慰下自己。

第4天
2012-08-09 周四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