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西湖西溪·杭州拾忆 · 下

@一茶一语

西湖西溪·杭州拾忆 · 下

7
第1天
2010-06-29 周二

六月天,杭州天一亮的气温很快上来了,空气里渐渐有了粘度。走出动车车厢,按电话信息,我直奔西湖,等待与“新组织”的汇合。
西湖的一个入口处,不见“组织”,我先到了。
对西湖,我熟悉又陌生。第一次到西湖很早,在电子数码时代以前还要早点,便有了一次个体行为,独来独往,因为胶卷贵,照片的也少,此时的胶片图像也不知放到什么地方了。留在脑海里的只是清波微漪的湖面,曦阳斜射里的小舟,湖岸的垂柳和长椅,远处的苏堤……
我知道,西湖很大,仅凭一次的行走远远是不够,因此对西湖又是陌生的。

这一次,是“组织”行动,我得随群,得享受这趟免费的旅游。那就等吧,等陌生的大伙、熟悉的哥们的到来。电话响了,“组织”的大伙们已经从杭城市区下榻的酒店出发了。但是,从酒店到西湖,还需要半个小时,顺溜的话就快了,可堵车呢?
想了想,我还是按耐不住旅行的情绪,便独自一个人向西湖深处走去,一个人数着碎步,看看我还陌生的西湖。

独步西湖
West Lake
我的评价:
季节的问题,很热,人很多,不爽.....

让“组织”领导的一大群子人,慢慢来,我还是独自前行,悠哉悠哉....

温风摇柳枝,镜水印雷塔。在如此寂静的湖面上,你会想起多少前朝旧事?悄悄地裹在记忆里吧......

 
西湖古称武林水、钱塘湖、西子湖,宋代始称西湖。北宋诗人苏轼在他的名篇《饮湖上初晴后雨》诗中咏“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的千古绝唱后,所以这样一个柔软倩倩的“西子湖”, 才钩吊得万千游心日夜思想、迢迢踏来.....我,也是远到之客,肯定是一副不辞行苦的样子。
西子佳貌,今人未谋,西湖的美,却是深入游心的,久而不去......真是杭州的一个福气。

这是南门?那深处,有什么?管它花香溢何处,只顾情境寻鸟音,继续溜达....

时间尚早,乌蓬快艇还在休息,这安静的氛围,也有一种可以品读的东西,因人而异罢了。

雷峰塔中怨,浅舟载无尽。前朝古人书,后世新义涟。那个西子,在这留下了几声感叹呢?恐怕,还不及后人的我们这样地衷心热肠。记住,下一次一定得坐上这蓬舟,在湖水中打捞历史散落的扉页。

一池红鳞,湖底倩影,原来有鱼,而且全是红颜色的。

这里的湖水被分割成几个水域,各个水域都有桥堤相隔相连,似乎是人为地构建成一个观赏区。有诗云“桥堤曲径人影绰,水波荡漾红鳞多。可以看看。

站在桥堤上,可以尽性地向湖里撒鱼食,不过鱼食是要掏钱的。十元钱以内,具体的数字我没记住,因为,我没有参与,只是一个淡淡静静地过客,与谁也无关。

拐过個灣,灣有一景,景中一亭,亭中一碑。导游忽悠;这是康熙皇帝摸过,摸一下会财福附身....我蹭听了一句没一句的,谁信,走人.....

出的一大门,抬头一看,花港观鱼,方才明白,一路走来,独赏群鯪,妙境一处啊!

旅行回来,我翻查了一些文字得知:西湖附近有个花家山,山麓有一小溪,流经此处注入西湖。因沿溪多栽花木,常有落英飘落溪中,故名“花港”。南宋内侍卢允升曾在此建宅卜居,莳花养鱼,构筑园林,渐成规模。而花港观鱼的史称,源出南宋宫廷画师马远所作西湖山水画的画题。清代,康熙南巡至杭时,曾手书花港观鱼景名,并在赏鱼池畔立碑建亭,自此,该景开始声名远播。乾隆帝也学他爹的样子到此一游。曾题诗赞道:“花家山下流花港,花著鱼身鱼嘬花。” 对我这个不缺鱼赏的人来讲,这么大的鱼池规模,这么密的红鳞集群,还是值得一观的,只是应静静地欣赏才是。 

一拨一拨,“组织” 你在哪里?

茫茫人海,顾首翘盼不见哥们!

观鱼罢,时间已经快到上午十点钟。
大约二十分钟,在躲过一拨一拨人群声浪后,我终于看见自己的“组织”,更为高兴的是,看见了自己能够说话的哥们。
那就跟着“组织”和哥们进行下一个活动——同游西溪。

同游西溪
Xixi Wetland Park
我的评价:
是一个去了不后悔的地方...

西溪离西湖南去不到5公里,是 “杭州有三西” (西湖、西泠印社)的一西。从东晋被发现,唐宋发展,到明清全盛,及至民国衰落,解放后废弃。虽起落盛衰不止,但幽美胜奇依然保存。其总面积约60平方公里,已有1000多年历史。看宣传彩页上介绍;“相传旧时从秦亭山舟行至留下十八里,沿水有十八座桥、十八个湾,沿山有南宋十八里辇道,景区内有一百零八个景点。自唐代以来,西溪就以赏梅、竹、芦、花而闻名。”嘿,还真是个早呀。
杭州的官方语言;是目前国内第一个也是唯一的集城市湿地、农耕湿地、文化湿地于一体的国家湿地公园,具有“杭州之肾”和“副西湖”美誉。我看了,那叫一个“牛”。
“组织”们,那就赶紧走哇!

林荫歇息处,柴几叁盅茶。坐在这样的地方,心境也会自然融入自然呀!

要不是“组织”,我真想“竹篱柴桌两人席,茶汤痴愚滋半辰。”在这大热天里,独品西溪的一份清宁,莫过于这样的场景和禅坐,而不是前呼后唤的人潮涌动。

瞧,这位贤士的滋润,多逍遥。

游西溪,人多只好包乘大一点的机动船。机动船速度快,就不及只能坐五、六人的舟楫更亲近西溪了。

岸,渐远;云,始淡;船,纵深;一场潮闷酷热的西溪湿地游,开始啦!

叶舟、河岸、木舍、蓬船,在游客的眼里都是变换的景色,在诗人的心中,却是可以吟唱的流动音符.....不同的感受!

水到湾处成幽静。

河汊交汇有小桥。

河深处,百姓家。

这是何方码头,古香古色的。

飞起来的,不仅是一种生命,更是自然的舞蹈......

轻舟已过镜湖波,笑语转眼谜林影。都是水之色......

水之芦,花之水......

乌蓬朱舟碧波上,远客不见石桥观。常见的风景。

摇着蓬船,穿行在水道河汊芦草间,是对西溪最好的亲近与体验。

桥是石,石是岸,岸也是石,石也是岸,浑然一体,西溪之经典。

水养木,木养树,是一种说不不清西溪相像。这地方,是《非诚勿扰》拍摄景点之一,大热天,歇歇脚还是值得的。

在西溪,你必须“以船为车,以楫为马”,因为西溪之胜,首在于水。水是西溪的灵魂,园区约70%的面积为河港、池塘、湖漾、沼泽,正所谓“一曲溪流一曲烟”,整个西溪被六条河流纵横网住,水道如巷、河汊如网、鱼塘栉比如鳞、诸岛棋布,只有舟楫才能感受西溪湿地景致的从容。
弃舟蹬岸,我们该去寻找那深藏或散落在河岸上、草木中那源远流长的人文景致,它是西溪的一个重要元素。

站在老宅前,用微笑感受前朝先人的建筑智慧,也是旅行的一种积淀。大热天,能笑出来已经不易了。我喜欢,哥们这个笑的样子。

非诚勿扰、非诚勿扰,哈哈,电影之外的一份轻松。

去西溪之前,我大约了解了一些西溪的关于;说“西溪自古就是隐逸之地,被文人视为人间净土、世外桃源。秋雪庵、泊庵、梅竹山庄、西溪草堂在历史上都曾是众多文人雅士开创的别业,他们在西溪留下了大批诗文辞章。深谭口百年老樟树下的古戏台,据说还是越剧北派艺人的首演地。”一经转悠,还真有许多人文痕迹闯入镜头,不断不断地......

古戏台,琴声远.....

我很想站台前,静心看一场白蛇传,听一曲越剧调悠悠缠缠......

大郎啊!多少个春夏秋冬了,你怎么还是这个容颜,又怎么还不跳槽改行,真是一个实诚呀!

酒幌下,清水边,你这个酒家,有酒吗?

这个塔名?忘了。据说顶层能全览整个西溪,我没有上去,也不可惜,留个遗憾后补吧!

农家老灶菜,卖的是哪朝哪代的饭肴。不见饭菜香,走人.....

河道拐弯处,小桥台阶边,又是一个酒家,有绍兴的黄酒吗?有西溪的美味木有?

西溪民风,淳厚质朴。
他们说,每年端午节,西溪的深谭口都要举行龙舟胜会,形式很独特,历史也悠久,被誉为“花样龙舟”,真的吗?
还有,烟水渔庄附近的“西溪人家”、“桑•蚕•丝•绸故事”重现西溪原居民的农家生活劳动场景,这倒是我们走进去能见识到的水乡典型的民俗部分。
西溪很有些可回味的旧文化活载体,就像不经意中看见这个会堂,很多色彩符号都让人回忆悠长......

岁数已经不小的这个大会堂,让我们心情突然跳到了另一个情境中。哥们在“佯作”思考状里,暂缓一下疲乏,挺好的!

在传统旧影像里,捕捉一丝现代的文化气息,席地而坐,直接感受青砖泥土的清凉,旅行就这个样。

西溪也有旧手艺,摆在广场上的芝麻糖兜售的方式很传统很地道的哦。

卖传统小吃的是一个斯文的时尚的现代小青年。

麦芽糖,能勾起一股儿趣,淡淡浓浓的。

从正面看,能够感受到当年客商往来、门庭若市的商业盛况。

女人爱去淘宝的作坊。

可惜,没有坐在八仙桌边,来一份尝尝。

老板,是真货吗?

当然,当然是真的!谁叫咱是西溪人......只有鬼才信。心里明白糊涂装在怀里,他卖他的,咱转咱的。

要不是天热,真还想酩咂两口,毕竟是老幌子嘛。

走过这个石桥,我回过头两次,向西溪道别。跟“组织”一起,麻烦。时间太短,那些藏身处还没有看见的,就留作下次吧。

从上午的西湖独步到下午的西溪共游,前脚趾踢后脚跟的一整天里,心情是愉快的,影像是蛮深的。可是我最强烈反应是,一旦有机会,我会是一个独侠单影的背包客,从东门进西门出,从北门入南门归,从太阳升起的时刻行步,在星星闪烁的时候停足......
朋友们,我的建议请记住!
2013年5月补记

旅行小贴士
  • 一定独行。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