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后塍——曾经的江南重镇

@达瓦里西

后塍——曾经的江南重镇

0
第1天
2010-05-01 周六

历史,在不经意间已离我们远去,却在回首时发现她别样的美丽!
在港城,能承载这份美丽的唯有这百年老镇,让我们一起走入这片属于历史、赋有港城人民别样情怀的江南重镇——后塍,寻找属于我们现代人的历史痕迹!

后塍

据《陈氏宗谱(崇本堂)》记载,明代万历年间,常熟陈少元兄弟三人来到江阴大桥镇东(即今后塍镇区),见沙滩衍沃,宜于稼穑,于是招募开垦,得良田数顷。乃绕田浚沟,沟曰陈沟,圩曰陈圩。又经数世蕃衍,陈氏人丁兴旺,所居村落前后相望,时人便有“前陈”、“後陈”之称。明末清初,住在後陈村的陈天益,见本村虽居民稠密,但地处乡僻,货路不通,购物不便,于是在村中开设粮店。由于生意兴隆,人们竞相效仿,逐步形成几十家店面的小街道。随着岁月流逝,集市渐旺,“後陈开(建)镇,实肇于此”。康熙四十六年(1708)江阴知县以陈天益建镇有功,特赠匾额一方以示嘉奖。
  清代同治(1862年)之前,史籍均称“後陈”;同治之后,始改称“后塍”。

“若想富,开典当”,旧时的典当行在当年繁盛时期很是惹人注目,而现时的典当里成了后塍昔日繁华的风证者!

典当里斑驳的墙面,典当里的历史也就是后塍的历史。

旧后塍的典当行,初创于道(光)咸(丰)年间,大学士徐云帆在南街开设了“阜亨当”。典当行规模宏大,鼎盛时拥有八进二百余间房屋,为了建造这么多房屋,光取土烧砖就开挖一条西墩河。
尽管典当行高墙厚壁,重门叠户,日夜防守,戒备森严,貌似固如磐石,坚不可摧,但土匪强盗垂涎于当铺的“蓄贵藏珍”,在兵荒马乱的乱世之中,当铺十有八九首当其中,在风高月黑的夜晚,深院幽巷内免不了刀光剑影,一片狼籍。多财善贾的掌门人徐云帆最终也不幸成了刀下之鬼。
“阜亨当”没有一蹶不振,几易其手,后来由晚清翰林费屺林挂名接办,易名为“德成典当”。在抗战爆发后的“八一三事变”中,德成典当一夜蒸发,只留下了空荡荡的典当建筑,典当中的金银财宝和物资成功转移,留下了谜一般的传说。

残存的后塍典当里

“若想富,开典当”,旧时的后塍典当行,初创于道(光)咸(丰)年间。

这是后塍遗留下的最年代久远的“后塍中街”

后塍中街历经了多个朝代变革,饱经风雨沧桑,承载着后塍宁(“后塍人”的土话)无限的记忆和感慨!

后塍北街

当年的繁华已逝去,剩下的是后人对她的凭吊和回顾,从店铺林立的后塍中街残房间仍能看出她昔日的繁华!

曾经的通兴桥意为南北兴旺发达之桥,是后塍南北交通的枢纽,它见证着后塍的历史,历尽沧桑,遗憾的是通兴桥在八十年代惨遭“改革派”拆除!

现存的这座新建于2002的后塍“通兴桥”据传是一位后塍藉的海外华人因为对通兴桥的极度怀念而慷慨出资。

在各种重大节日期间,时常会有全国各地、海外的后塍藉人士回到故乡,而专门踏上“通兴桥”驻足观望、拍照留念!

原味的大青石通兴桥已不可能再现!

三桥相接的通兴桥原址

悠闲中的后塍中街居民

醒目的“中街路牌”

残痕泪泪的中街

后塍供销合作社

后塍 农贸市场

天主堂全景

后塍房管所1973年建造的第一幢居民公房(后塍南街的谢家弄里面)。

有“毛主席语录”的套河水闸

法水庵的原址,以前是后塍国营商店,上世纪末改造成了“学勤广场”。

后塍南街的南头是关帝庙的原址

1962年成立沙洲县前,后塍一直是江阴东面的重镇,成立沙洲县时,江阴划出了后塍区,当时的后塍区辖后塍、南沙、中兴、德积、晨阳、大新、泗港、杨舍八个公社。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