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安仁古镇·成都札记·贰

@一茶一语

安仁古镇·成都札记·贰

0
第1天
2012-08-15 周三

大家约定,在舒适的花水湾少住一天,去安仁镇看看。于是日历翻过一页后,“组织”中的我跟在大伙的后面走进了大邑县的安仁古镇。
安仁古镇有多古?我没有兴趣,兴趣点就在安仁镇那个出名的从小就憎恨的万恶的大地主刘文彩。所以,这个正是我在成都酷暑的时间里,十分乐意并一呼响应的根本所在。
在大脑里不停搜索学童时代被灌注的信息中,我看见了安仁镇。

古镇到了。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相机拍张图片以备"到此一游"之用。

走近安仁
Anren Ancient Town
我的评价:
历史的古镇,自有历史的评价,我大不可说什么........

走近走进安仁古镇,是我压根都没有想到的事情。为了老成的我少年时的记忆,我对这个古镇上的每一个符号都很认真谦卑地探访着,试着去读懂......

镇口路边,我看见这位老太婆。她说”今年八十了“。“你知道刘文彩不?” ”刘大爷嘛,咋个不晓得!好人。“

这个青石牌坊,我没有时间深究安惠里后面的故事。

青色的山墙,你能告诉第一次做客的我们吗?安仁的真实故事是什么?青砖依旧立,烟云红尘倦。我在这堵山墙前沉思。

門蘭靄瑞。我第一次見到劉氏莊園為其書卷氣而折服,這在當年的时期能用这样地词句,已经显现出庄园主人家室的殷实。門蘭靄瑞,不仅于己,也是祈福于这方土地。

刘大爷留在那个时代了,我们一起在这个地方留个影。我们里面,对不起观众有两个,一个不专心的美女,一个就是长得“苦大仇深”的我,哈哈哈,总算在这个与我有关离我很远的历史里走了一趟......

继续用一颗求实求真的求知心态,向刘家庄园探寻...
探寻的东西多着。四川的朋友告诉我,整个安仁镇都是围绕大地主刘文彩的私宅繁衍开的。而刘文彩的庄园,是天下过客必然过目的地方,里面有很多过去的精彩。
我倒想知道,在那些过去的精彩里,有什么现实的意义。我不想光为看热闹而来,又揣着热闹而去。

庄园的价值
Anren Ancient Town
我的评价:
对于庄园现时代的价值,我们不必褒贬,因为它毕竟有它自己的历史......

大邑县安仁镇的刘文彩庄园系大地主刘文彩急剧"暴发"后建造的。庄园占地7万余平方米,建筑面积达21055平方米,为南北相望相距300米的两大建筑群。南部是刘文彩的老公馆,1932年建造;北部是刘文彩为自己和弟弟刘文辉建的新公馆,1942年落成。
解放后,刘文辉曾任国家林业部部长等职,1976年在北京病逝。

柜门上的青铜吊耳、厅门外幽深的院落,有多少妻偎子绕之乐,多少富贵的显耀,一切都成遥遥的烟云,由后人点评了。

过去的那岁,在这古色木门格窗上印有多尘烟灰土。而今,里面藏有多少光彩与记忆呢?进去看看吧!

透过保家护院的枪眼,我看见的一切,都是模糊的。

讀完這段文字,我知道,一些"大地主"劉文彩的收藏珍品將闖入我的眼簾。

白菜,象牙雕刻作品一,我暗自赞叹其活灵活现的样子。

你看见这个“萝卜”,你会是一个啥反应?该也不会说一句”太像了“。

玉米棒子!我无语啦!

仕女,宫廷的,还是刘氏庄园的?那种雕工的细腻,人物的神态,你自己感受吧!

萝卜+白菜+果蔬,真的得很。

如同从地里刚刚收获的一样。

真品、珍品、臻品三个词都用上都不为过。

这样手艺稀少了。

这样东西,也绝后了吧!

你喜欢吗?这些珍藏,都是稀世佳品,显示着刘氏家族的社交品味,也彰显着刘文彩的生活品味。

在这块匾牌的侧前方,是刘文彩家族的社交缩影......

康有为的真迹。

太平天国的洪秀全馈赠刘文彩的紫檀木座椅,一共四对。这么奇贵少有的材质家具,为啥子要送给刘氏家族,说的不太清,都是远尘旧事了。

是谁的墨宝?张大千的,我差点给忘了,可我喜欢这两句“人到万难须放胆,事当两可要平心”多经典啊!

我想起来了,这叫烛台,黄金制作。

食盒,先不说盒子的价值,合开上的神像全是纯金的,细腻入神。

前庭后院的刘氏庄园让所有的远客,多少有些眯眼。

民国时的福特车,说是当年“刘大爷”的坐骑了。事实,都是假的。靠腦筋靈活身體勤勞的劉大爺,一天都沒享受過這輛德造車。

刘文彩的内院寝室。这间睡屋里,有刘文彩花了百担大米换来的龙床,镶珠嵌宝,挂金包银,十分奢侈,真的吗?那是人民的血汗吗?。

接待上宾的客厅,两边的八仙桌和座椅,都是上等或奇缺的红木材质,很是昂贵。

小院幽静,生活闲适,是中国旧时大户人家的一个共性,刘氏也不例外。

来客让座,一定是有主次分寸的。

这间正堂,设有香案,是当年刘氏家族议事的地方。燕翼贻谋,可见刘氏家族还是很注重家训的。

我们今天看见旧人如此地重视家族建设,子女训教的隆重,有什么感触呢?中国的优秀传统修行是不会有“楚河汉界”的。

我喜欢这个样子的庭院,一片寂静安逸,适修行养性。而大邑旧事里,我们能知道多少这个庄园、这个内院的经历了多少真实的风雨。

大邑县安仁镇的刘文彩庄园系大地主刘文彩急剧"暴发"后建造的。庄园占地7万余平方米,建筑面积达21055平方米,为南北相望相距300米的两大建筑群。南部是刘文彩的老公馆,1932年建造;北部是刘文彩为自己和弟弟刘文辉建的新公馆,1942年落成。
解放后,刘文辉曾任国家林业部部长等职,1976年在北京病逝。
关于刘氏庄园的真实背景很长,一句两句很难说完。刘氏家族的兴旺和发达,最根本的一个,就是勤劳致富,卓尔不群。用邓小平同志一句话,改革开放,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刘文彩,就是那个时候先富裕的勤劳人,一个以农业生产为核心的"暴发户"有什么错?
想到如此,我多少有些心敬了!

历史的拐点
Anren Ancient Town
我的评价:
我之所以就这个环节点了五个星星,是因为,我在学童时代的印记,在这里得到了彻底冲洗..... 历史的真实回到了原点。

不是关押人民的水牢,而是刘文彩存放烟土的地窖。旧社会有钱人抽大烟和新社会暴发户涉赌吸毒有什么区别。

懷著一種灌輸進的印象,開始審視這個"萬惡"的(收租院)。

那個遠離的年代,這個老婆婆的原型有多麼的淒慘?

對峙、反抗、強與弱,其情境倒是讓我聯想到現今社會上的城管與市民的對抗場面。

大斗進、小斗出,風車也裝了機關,做了“手腳。”剝削者?劉大爺你真“不擇手段,”是發明產權的推手,不知該不該表揚呢。

沒有奶水的一位交租子的母親,两个饥饿的孩子。

仗勢的二掌櫃,你給劉大爺交不交租子...

邁向大地主家的路很漫長、很艱苦。

二東家,我的谷子那裡不好?你別凶嘛。你開開恩吧!從藝術的角度,是可怜與冷漠的反差。而思考是沉重的。

大風車的出口,象一張"血盆大口",無情地吞食著人民的勞動財產。

收獲的稻谷,全得交租,我們下一季的希望在那裡?萬惡的大地主!

“爷爷,别卖我嘛!“ ”孩子呀,你別怪爺爺狠心“...我一下子想起课文中这两句对话。

这世道没法活了。

交完租子,剩下的只有饥饿,

交上租子,一家人就被牢栏生生隔离,或被活活打死.....

”我家去年的租子已经交过,你们怎么又给算上,还让人活不。“”交不够租子,还敢给老子顶嘴,把龟儿子给刘大爷抓起来。“这件事刘大爷知道不?

那里有壓迫,那裡就有反抗!我想起書本里那句話。

我们不干了,走,找共产党闹革命去。看到这,就像把课文重温了一遍。结果,温故知新,不,是温故翻新。

走出《收租院》,我,完全处于一个颠覆的状态。
从1965年6月开始,由成都话剧院的演员做不同人物的表演造型,市陈列馆美工人员、四川美术学院师生和部分民间艺人组成的创作小组进行了大量、艰苦的创作工作,完成了114个真人大小的泥像雕塑群《收租院》,并轰动了世界,影响了近两代中国人,我也算一个。郭沫若曾为泥塑《收租院》题词“一个收租院,千秋血泪仇”,更是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事实上是这样吗?
不!一个好人刘大爷的慈善乡绅形象被恶意歪曲了,被人有意识设计安排的《收租院》居然是一个政权刚刚建立的需要。哎,在中国,就这么简单,也就这么的无奈和可怕。
真没有想到,我甘心情愿地被骗了几十年后,在这段历史的起源地里转个三百六十度的大弯,这是历史的拐点。

文化的安仁
Anren Ancient Town
我的评价:
在这里,已经不是一个家族的兴盛史.....

对于安仁镇的了解,就如同像是对刘文彩的了解一样的浅薄。但事实上,走进安仁镇,你会发现所有的一切都与刘文彩本人紧密相连,连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开旅游观光车的女司机都说,刘大爷是一位慈善的老人。她边开车边说,街道两边的房子都是刘大爷盖的,谁家租用到期后如果没得钱交月租,刘大爷往往都会推迟收取或减免租金,老一辈的人都对刘大爷敬佩的很。
我在闲下来的时候查阅了一些关于刘文彩万恶事实纠正的拨乱校正文章,很是欣慰。

一九九二年小平同志南巡以后,大邑县县委统计历史上谁给大邑县作的贡献最大,统计的结果有两个人,第一个就是刘文彩。主管部门得知后惊恐万状,他们跑到县里来大吵大闹,强令本县不准将此事以文字形式写进档案。十多年来主管部门四处指责为刘文彩“翻案”的种种事件,但大邑县县委统计的事他们却从来不敢提起,生怕张扬出去。
但是,真的假不了,善的贬不恶。
上世纪九十年代,安仁镇党委书记李嘉宾在一次会上发言:“当年刘文彩发展了安仁镇,现在我也要发展安仁镇……”
我佩服了!
安仁镇历史的航船,开始扬帆传承。

一树绿叶,你刻印了多少安仁镇的风雨阳光,对我这个远道来的旅者能讲说些什么呢?

刘氏家族的不断兴起,镇上也有处理乡事的议事楼,这也是刘氏家族出资修建的。

旧楼民国事,新世作公文。现在是镇政府办公地。

民国的街头,新社会的茶亭。

古镇的主街道上,感受民国的生活和文化余韵。

老手艺——卷旱烟叶,十块钱一支。

雕柱前庭新春燕,满街窗檐旧幌炫。古色十足的安仁镇能让你想的出来远去的富足繁荣。

街头的特色小吃店,客人满座,川嫂忙乎不停,生意好好啊!

这家“游血旺”很好吃,香!

深夏,旅游淡季,古镇街道有些清冷,但豆花香气直直扑鼻.....

卖豆瓣酱的小铺。

青花布艺竹椅围,白碗绿茶香气飞 —— 悠闲的茶社。

沿着路标,能寻到历史?

一座纪念碑,半世风尘路。碑为谁立?匆匆不及寻问而敬之,留作下回吧!

川蜀文化里,那些张扬的个性。

在这里可以留下一句话....

这条街两旁,都是刘氏家族里在外闯荡回来,各人盖建的私宅公馆,现在都是不同名目的旅游开发展览馆。电影馆、布艺馆...我记不住了。

没有生意的当铺,只有回忆的份。

女人用品专柜,很有陈旧感、历史感!

我在这句话面前自然地止步,那远方的路上,有没有一双脚步属于我的?

谁的公馆?想不起来了。

古镇的一个进出口,东南西北,哪个方向?

朗朗书声绕竹林,青青孩童伏案深。一幅私塾雕塑图,可爱。

瓜儿,老师看不见咱,一会出去,你请我吃麻辣烫要得不。

二娃子,你把那篇《三字经》从头念一篇。

这个门匾上,应该恢复原名,还给历史,以彰后人。

安仁中学里,依然有读书声飘出来......

从四川回来,我搜看了一些文字资料。
民国时期,富家的刘文彩一直是当时大邑县发展最大的贡献者;修万成堰水利工程,灌溉家乡十余万亩田地;修大邑到成都的公路,让大邑通向世界;修文彩中学,给国家培养了无数人才;修水电站,照亮家乡夜空;扶困济危,帮助贫苦乡亲共同富裕;扩建安仁镇,把一条街修成七条街建设家乡......。
当走到当年刘文彩独资修建的当年命名“文彩中学”的安仁中学门前,我相信,当年那位拥有一颗爱民抚民的刘大爷,没有想到今天有位史学教授以及政治因素會給他勤劳光明仁慈的过去涂上屈辱的糞泥,讓一個老人魂靈不得安寧,子女不得心淨。
滄海桑田,時間終會見證。还是那句话,在我的心里,历史有了一个颠覆式的拐点。

旅行小贴士
  • 值得一去,因为,让你重新认识一段历史,尽管离你很远。
  • 安仁镇,有很香的“游血旺”、豆花香。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