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行色犬马:宽窄巷子,与几本书不期而遇

@神农人者

行色犬马:宽窄巷子,与几本书不期而遇

0
第1天
2013-05-24 周五

宽窄巷子,与几本书不期而遇

成都窄巷子,游人如织,三两成群悠闲地走过。这是一个理想的下午。我在散花书屋停下脚步,不足3平米的小书屋里,着暗红色衣服的女孩,平和地招呼着伫足者。我喜欢这家小小书店的温暖感觉。几分钟后,围观者越来越多,为了不遮挡后面同好们的视线,我索性蹲下来。

从徐霞客开始,那些旅游文字和书最近让我欲罢不能,几次意外的出差激起了我遍访祖国名山大川的巨大野心。有时,心有所想,便目有所向。阅读中,我也有意识地寻觅此类书籍。

小小书屋的一本书名引起了我的注意,它煞有介事地说"最远的旅程是从身体到心灵的距离",瞧这话,你不得不说夸张就是为了蛊惑人心。另一本书的封面,简洁明了,上面一片深蓝中突显皑皑白雪,也许是西陵雪山的画面?下半封面,留白恰到好处,那个叫陈大刚的作者写下了口号似的话,"人一生中,总要疯狂一次——为一个人或者一段旅程",我喝着清香宜人的竹叶青盖碗儿茶,终于想起了书名:"笔走大中国,一个人的国家地理"。

这个书名有意突出了个人经历的独特性,甚至唤醒了我对流行歌曲的最初记忆。

2

在那些青春年少的下午,我走在故乡单调炙热的街道上,耳边是台湾歌手张宇沙哑的歌声,"一个人的天荒地老"。我不知道一个人的状态是否就如此悲伤,可能是我自己不善泛滥情绪。

书的疑问需要书去解答。没想到,我很快找到了答案。一个叫刘同的作家,不惜用150万字洋洋洒洒地作了明显过于武断的回答:"谁的青春不迷茫?"

如果这本书生命力够强,有一天,我或许会买来翻阅,现在不会,因为到处都在"致我们那逝去的青春",过度消费所催生的庸俗,实在没劲。比如当年沸腾的《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邓丽君的歌声的确美妙迷人,听多了,也让人皮酥骨软,腻歪得很。

蹲得有点久了,腿脚酸麻,继续寻觅吧。一个暧昧的书名《睡遍全球》闯入视线,这也太雄心勃勃而又骇人听闻了吧,甚至把我带入了下流的联想之中,好在副标题及时阻止了我的想入非非,"一个沙发客的自白",哦,原来是美国人布莱恩.萨克的旅途人生。

这样的生活令许多人向往。背包十年的旅途,远不是有闲有钱族的奢侈度假和浪漫体验,面对那些被岁月侵蚀的古城墙、都市昏黄的月光、呼啸的火车、平静如碧的大海和行走在路上的的人们,在他的心里会有怎样的心潮起伏和人生况味?

3

就像我期待的那样,最成都的作家应该是李承鹏和冉云飞,他们赋予川人最具批判的力量和对当下生活的深刻反省。我不能确定他们俩的文字和思想是否平分秋色或者等量齐观,也或者完全不具可比性,可能是店员出于无意,甚至碰巧,把《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和《像唐诗一样生活》平行摆在一起。这满足了我的某种一厢情愿。说实话,把他们仅仅归于四川或成都,格局都太小了,也不公平,他们属于整个中国。

最右边竖直挂着一本书,它让我惊讶而且愤怒。书的封面封底都是报纸的图案,就像爱书的小学生,用发黄的旧报纸包书,作为保护皮,上面间或有短诗一样的文字,漫不经心地摆放着,以此证明本书很有文化。这让我惊讶。愤怒在于它竟然名叫《那些受伤的年轻人》。这个大胆抄袭许知远的作家,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庄雅婷。她一定是从广为人知的《那些忧伤的年轻人》中得到模仿的启发。厌恶感催促我立即离开。

在成都,晃悠于宽窄巷子,沏一壶茶,安静读书,是理想的下午。而我,只是在小书店前独自伫足,与几个书名不期而遇。

宽窄巷子
Kuanzhai Ancient Street of Qing Dynasty
宽窄巷子
Kuanzhai Ancient Street of Qing Dynasty
宽窄巷子
Kuanzhai Ancient Street of Qing Dynasty
第2天
2013-05-25 周六
宽窄巷子
Kuanzhai Ancient Street of Qing Dynasty
宽窄巷子
Kuanzhai Ancient Street of Qing Dynasty
宽窄巷子
Kuanzhai Ancient Street of Qing Dynasty
宽窄巷子
Kuanzhai Ancient Street of Qing Dynasty
宽窄巷子
Kuanzhai Ancient Street of Qing Dynasty
第8天
2013-05-31 周五
宽窄巷子
Kuanzhai Ancient Street of Qing Dynasty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