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爱洒地中海,情迷撒哈拉——斋月突尼斯

@加菲zhu

爱洒地中海,情迷撒哈拉——斋月突尼斯

32
第1天
2009-09-04 周五

突尼斯位于北非,紧邻摩洛哥。他其实是一个旅游国家,1300公里的地中海海岸线,让他拥有让全世界羡慕的阳光和海滩,欧洲人很喜欢在突尼斯度假,但可能是路途的关系,在中国,突尼斯旅游是极不成熟的,所以当地没有一个中文导游,全突尼斯只有一家中国餐馆。而我们恰巧在斋月,来到这个穆斯林的国家。

哈马马特(Hammamet)

在飞机降落突尼斯市后,我们没有停留,直接开赴第一个宿夜城市——哈马马特。

酒店内廷的装饰很具有阿拉伯风格,色彩明快而奔放。

Hotel Riu Palace Oceana,我们入住的第一个酒店。海滩,棕榈,白楼,蓝天,美好的一切。

酒店紧连地中海,我们稍作休整便扑入大海的怀抱。

纳贝勒(Nabeul)

纳贝勒(Nabeul),当地的崩角地区首府,以陶器而闻名。

因为是斋月,陶器店内只有一名员工在工作。

第2天
2009-09-05 周六
哈马马特(Hammamet)

从酒店窗口看到的风景

阿格拉比特蓄水池

凯鲁万是伊斯兰教的第四大圣城,很多资料上都有介绍。而我们的行程中也不外乎三个点,一个是奥格巴大清真寺,一个是胡须陵墓,还有著名的阿格拉比特蓄水池。
而蓄水池正是由于凯鲁万的特殊地理位置而建造。当年的阿格拉比特人是为了躲避北方的罗马人和南方的土著柏柏尔人才选择了此地建凯鲁万,所以远离水源,深入内陆,造成用水不便。

当年曾有15个大大小小蓄水池,现在也只是历史的展现了。

总统阿里,今安在?

奥格巴大清真寺

清真寺前的当地人

大清真寺内。与其他清真寺一样,女子不能短装进入。

当地的缺水严重,所以清真寺内有这样的设计。这是积蓄落水的。很漂亮吧。

对称美

现在都记得这位总统。现在他人呢?

可爱的当地小穆斯林。他的快乐是不是因为这身漂亮的衣服?

凯鲁万

因为是斋月,我们所有的用餐都在当地的酒店内。这家是我们用餐的其中一家,看不懂的文字。

自助的餐点。基本上还能吃得惯。

别致的酒店洗手间标志。

第3天
2009-09-06 周日
托泽尔
Tozeur

丰田陆地巡洋舰,载着我们去沙漠绿洲

欢乐,撒哈拉的风吹起我的发,狂野自在。

沙漠中的绿洲,带给人希望。

神奇的沙漠瀑布。在灼热的太阳下,吹来一丝清凉。

撒哈拉晰蜴,一只沙漠的小精灵,一个生命的奇迹。

1.5个第纳尔这样一瓶水。当地的穆斯林因为斋月,白天是连水都不能喝的。

Hotel Dar Cherait

托泽尔的一千零一夜酒店,梦幻般迷离的画面,满目所见的异域风情,强烈冲击我们的视现。

进门的前台。

酒店里的商店。

角落里的一个酒吧,基本无人。

在踏进酒店大门的那一刹那,几乎在场所有人都低声轻叹,这是怎样的一个梦幻般的画面,幽暗的灯光下,满室的阿拉伯异域风情扑面而来,无论墙壁、座椅、装饰,都别具匠心,满溢的色彩冲击着我们的眼睛,这不是一个美字可以形容的。

当地的警察。

过道里,是画像。

夜晚的泳池,被我们占领,正在洗刷撒哈拉无孔不入的细沙。

怎一个美字说得!正对大门的大堂。

穿起阿拉伯服装,我们的队友生日噢。

清晨这里一片宁静。

哈哈,这是入乡随俗的装扮。

杰里德盐湖
Chott El Jerid

五星wc,哈哈,当地人的幽默。

据说这是拍摄《星球大战》时遗留下来的道具。

大肚子是我们的英文导游。好人一个。

杜兹
Douz

阿拉伯鸟笼,相当有地域特色。

小女子正侍候两位大老爷。哈哈。

第4天
2009-09-07 周一
杜兹
Douz

撒哈拉骑摩托,并不轻松噢。当地人领头,不时回望队伍的人数是否不变。沙漠中的流沙,随时会使车轮陷入,这时候,只有等待领头的当地人来救助。一望无边的沙漠,稍一不留神,你就可能被甩队,夜晚将临的沙漠,还是有一丝恐惧的。

全副武装,相当有必要啊。

这是沙漠标准妆。

我们的驼群走向沙漠腹地。一路的信天游,唱得穆斯林兄弟血脉贲张,和我们一块儿鸡同鸭讲地高歌起来。

沙枣,就是伊拉克蜜枣,老一辈人都知道。

马特马他

哈哈,这是女厕标志

斯芬克斯Sfax

斯芬克斯的二战墓地。每一个墓碑上都有一个名字。

艾尔杰姆竞技场

竞技场全景,辉煌过后的沧桑。

圆形的剧场,拱廊相连,每层有60个拱孔,总高36米,可同时容纳4万人......这些令人惊叹的数字已演变成眼前的一派残败景象,而依稀尚存的台阶、不再有座椅的圆拱门里,仍然隐现着当年的辉煌,罗马人在征服世界的旅程中到处留下他们的印迹,而这个竞技场更被称为“罗马帝国在非洲存在的标志和象征”。

第5天
2009-09-08 周二
蓝白小镇 西迪撒以德
我的评价:
世界十大浪漫小镇之一,蓝门蓝窗加上白墙,偶有花丛探头。纯净的世界。

这是当地相当有名的露天咖啡座。或许太阳下山时,也别有一番味道。

卖茉莉花的大爷

迦太基
Carthagene

腓尼基人在建立迦太基城的时候,寓意“新的城市”,公元前8世纪左右,腓尼基人曾在非洲横贯而行,垄断了非洲地区地中海沿岸的商贸,版图也曾触及西班牙南部海岸,包括撒丁岛、西西里岛。但当他们遭遇更为强大的罗马帝国,那支强悍的海军不堪一击,既便是他们的民族英雄汉尼拔将军也不能拯救他们,最终功亏一篑,历史将此地改写为罗马人的迦太基。

眼前的迦太基遗址是属于罗马人的这是以罗马三巨头之一,与埃及艳后Cleopatra同死共葬的那位安东尼命名的浴室。这个3.5万平方米的超大型豪华浴场,在罗马帝国衰败后,公元五世纪,被德国的旺达尔人付之一炬。如今,在这些残垣断壁间,仍能找到一些被火烧的痕迹。破败,是真正的历史。

一个残败的遗址大多是一个王朝没落的见证。当年安东尼浴室的辉煌气势,承载着古罗马人的骄傲,而今又剩下了什么?

苏塞
Medina of Sousse

仿古船

坐着马车狂奔在苏斯城。

酒店的露天吧。

火烧云,我们等着日出

耕沙的人。

日出地中海

蜕变是个很短暂的瞬间,蕴酿才是一个痛苦而漫长的过程。当太阳完美地展示在我的面前时,我早已忘了一个多小时的寂寞等待,它就如同我那初生的婴儿,惊喜掩盖了一切,我只被眼前的美景折服。地中海边的日出,一次完美的体验!

突尼斯市巴尔杜博物馆

繁复而细腻的屋顶雕刻。

这地上的图案代表着星座,一周七天,一年十二月

第6天
2009-09-09 周三
突尼斯市
Tunis

老城。

这次突尼斯之行恰逢穆斯林的斋月。他们规定除老弱病孺,所有的人在太阳升起后到太阳落下之间都不能吃喝,包括白水。我们的导游和翻译都是地道的穆斯林。在苏斯快六点半的时候,我们给了翻译小艾一包饼干,但他一直拿着没有吃。当清真寺的宣礼塔响起了阿訇的声音时,他告诉我们,他可以吃东西了。我们居然全体为他欢呼起来。
最后一天到达突尼斯市,我们住在离老城不远的酒店。傍晚5点多,我们逛入老城,但家家都关了门,因为他们都回家去准备一天唯一一顿的晚饭了。街上冷清得象午夜时分。当我们吃完酒店的晚餐,在8点多再次走上突尼斯街头,震撼我们的是拥挤不堪的街道,和车水马龙的道路。
这真是一次非凡的体验。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