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徒步秦岭

By
@觉

徒步秦岭

1
第1天

10.1 晴
王寺镇 - 尚村镇;
10:30am – 6:30am, 35k
------------------------------

出行第一天.

早上坐车至王寺镇环城道处起步. 据司机说这个镇曾因供有满镇的小姐而出名. 谁家小姐门户越大方便狼车出入就越有名气,司机还有提成.

走了8小时,午饭一小时,基本没休息. 途中90%的声音是车声与鸣笛声. 突然发现如果你能听到一个人每天接收到的 80%的声音, 你多半就能了解这个人当下的生活状态了.

偶遇几个骑行的朋友由身边疾驰回头给我打招呼.

到了尚村镇腿很疼. 赶紧开始问询住宿, 被指引到一条小道的住家. 住家是一对四,五十岁的夫妇.

女方一口标准普通话(后来知道是中学老师), 问我: “学生?”

“不是, 刚上班”

“一个人?”

“对.”

“那你睡这吧,10元.”

进去一看,屋里一张整洁的双人床,墙上挂了很多照片, 左手一面镜子旁边放着梳妆用品,明显是他们俩口子住的. 顿时踏实,一口答应.

夫妇俩超出想象的淳朴. 知道我打算一个人徒步去汉中唏嘘了一番,帮我打水泡脚,倒上热茶, 三人坐在院子里吃着毛栗聊着. 这种温暖的画面对我是一种奢侈.

一个小时,从中外政策聊到个人问题. 阿姨谈及她的二女儿准备读研,她反对. 原因是:”人家读个大学读个研就把对象谈好了, 你就知道读书,不读了!” 后来想想,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之后向夫妇确定了后面几日的行程,他们一再强调需要注意山路以及山民民风的安全问题.

明日至山脚马召镇,后日进山. 充满未知和期待. 望有惊无险,望你能早日调整过来. 以此为记.

第2天

10.2 阴有小雨
尚村镇 – 马召镇
9:00am – 6:00pm, 35k.
-----------------------------

意想不到的事总是很多,感动或者被动。接受方式都是一样的。

早上同夫妇告别后走了大约2小时来到终南镇. 正好遇见一群穿着喜庆,敲锣打鼓吹号地来到旁边面馆10多米外接新娘子. 我索性叫了碗面在一旁坐下观摩起来.

但接新娘子不是重点.

在我快吃完时一个20出头的女生走到我旁边略带羞涩地小声问道:“请问你是来旅游的吗?”

“恩,是.”

“去哪里啊?”

“汉中,你呢?”

“哦,我家就住旁边,我看你背个包,握个怪怪的东西 (指了指我手里的登山杖)就过来和你聊下,好佩服你!”

聊了一会儿了解到她上大三,从小就在这个小镇生活,除了上大学到过西安,没有去过其他的城市。她一直渴望能自己或者和朋友出去旅游,看看这个世界,但父母坚决不让。 一是担心安全,二是怕影响学习。

她强烈要求帮我付了面钱,并邀我去她家坐会儿。几步之遥是个印刷小铺,她一家人都住在二楼。她向正在工作的一个妇女,应该是她母亲,介绍了一下然后又是搬凳子又是倒水。 聊了10分钟,我实在不好意思又急着赶路,于是留了电话给她便上路了。 之后她短信告诉我她叫赵凡。

下午行程的最后6公里很累。一是下雨了;二是脚疼的厉害,每踏一步都如抽筋一般;三是饿。 但是刚出周至县,一路较荒,没有吃地。很是难熬。 终于在离马召镇3公里处看到了‘人烟’ – 饺子馆。 一口气吃了半斤。

到了马召镇,猛见路口前后放了两个大牌子:“G108马召至佛坪一路水毁,请绕西汉高速而行”。顿时心凉。

就近找了住宿,把行装换掉,结果还停电,屋里一片漆黑。本想一觉睡过去明早再说,但想起临走前朋友对我说的:“有些事情不是想想就能做成的。” 又立即从床上弹起来,穿上行装到外面继续打听路况。

连续问了开店的,运货的,加油的,都说G108塌方严重去不得,去汉中只能走高速。士气跌倒谷底,但又不甘心就此打道回府。 正在两难时突然一闪念,坐车去汉中,然后从汉中经巴山徒步至广元也可以啊! 虽然不能徒步征服秦岭是一大遗憾,但保命为主励志为辅的方针下,这也算是个两全之选了。

于是又向店主打听了去汉中的班车,明早8点出发。询问时刚好电也来了,回到住处泡脚,短信告知大家,希望新的机会能成功实施。 以此为记。

第3天

10.3 阴有小雨
马召镇 – 陈河乡
9:00am – 2:20pm, 21k
-----------------------------

人生被迫做的各种无奈的决定,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我知道那不是命。只有当你义无反顾在做你想做的事情时感受到的那份踏实,那份清澈,那份坚定,才是你应该做的。这才是你的命。

早上醒来没有了雨声,窗外很亮。我第一个念头便是:还是想翻秦岭。

带着不甘和犹豫,收拾好行装来的了马召镇街上。地是干的。我又来到昨晚问路的加油站,陆续问了3个司机,回答都是G108已经畅通,人走绝对没问题。顿时心里一阵失而复得的欣慰。

根据昨天的经验,早饭饱餐了一顿,在山脚下的交通厅再次确认路况畅通,短信一发,手机一关,便义无反顾地上秦岭了!

登上山路后车辆明显减少,一路基本默默地走着,偶尔大声唱几句“想和你再去吹吹风”。

剩下的声音只有虫鸣鸟叫,耳边阵阵山风,已经登山杖和水泥路脆脆的金属声。这就是我今天接收到的90%的声音。 同前2天大不一样。

途中遇到一关20出头的男生,独自骑行。2人一起步行了10多分钟,得知他叫张炜,大二,国庆一人骑行从西安出发至秦岭一半后向北再折返西安。问我是否有意骑趟西藏,我说不行,屁股受不了!相互留了电话。骑出百米外他挥手用四川话喊了句:“我也是四川的,广安人!" 着实飘逸,后生可畏!

张炜

山高,水远。

又走了大约1小时,堵车了。我很有快感地超车来的前端,看见一辆挖土机正在清除塌方,在此等了大约20分钟,一旁的几个路政人员知道我徒步去汉中,非常详细地把后面的路况和乡村的公里数讲解给我并赠送了一个竹编的防石子的安全帽。

下午两点便到了今天的目的地,陈河乡。询问了一番,距下一个可住宿的乡镇还有30公里,今天是到不了了,吃了午饭安顿下来。

山里天黑得很早,而且很黑!新闻联播结束后差点找不到住的地方。路上看见一辆急驶过来的车灯,让到一边待其疾驰而过才发现是一个骑行的。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就几十米远,估计急着去马召镇。山路下雨,望其平安。以此为记。

陈河乡

第4天
2011-10-04 周二

10.4 晴
陈河乡 – 板房子
8:00am – 7:00pm, 40k
-----------------------------

又是痛并快乐的一天。

一早走在路上,云雾缭绕,群 上环绕,炊烟袅袅,鸡犬相闻,仿佛有一个巨大而无形的神灵沉睡在此地。

天气很好,晴而不晒,我默默地走着。 途中陆续遇到10多个骑行者,往两个方向的都有。其中一队来自成都。两个大三的男生,已经骑了六天,互相交换了钦佩之词拍影留念。

7个小时30多公里,没有人烟。偶有感言,记在短信中。 我已经不记得上一次几天不和人说话是什么时候了。信息的泛滥,video conf, cell phone, IM,微博,种种交流平台使得人与自己对话的时间越来越少。

最后的10公里走得非常辛苦。我发现自己每天徒步上限大约35公里左右。今天为了敢到下一个能住宿的小镇要走40公里。休息时遇到一队7人骑回汉中,年龄30-45不等。 后来在板房子又遇到他们也在此住宿,很快聊了起来,搭个伙一起吃饭还喝了几两白酒,甚是尽兴。

出门在外,志同道合的就是朋友就是亲人。

晚上出去野便,抬头见得满天繁星和山头上的半月,感慨颇多。 这次出行不知前路如何,但肯定的是已经是一次难忘的经历了。以此为记。

汉中7人

第5天
2011-10-05 周三

10.5 大晴
板房子 - 佛坪县
7:00am – 8:00pm,50km
------------------------------

Arch曾说,You have to go through hell before you reach Heaven.

我从来没见过如此接近死亡的地方。

早上6点过便起来和骑行的兄弟一人一碗酸汤面,互相告别各自上路。

接下来的14公里基本是上坡。 9点过后晴空万里。天蓝得很浓很纯,没有一丝云彩。我静静地绕着山路慢慢走着,树影投在路的左边,不时会有簌簌秋叶飘落在前方。她们在这里等了很久了吧,好像终于期盼到谁的到来,掩饰不住的激动,赶紧落在前方。

各种鸟叫和风的沙沙声。再加上自己缓慢悠闲的步伐。这是我接收到的所有声音。好几次忍不住停下脚步立在山路间,屏息凝听着大自然的低语,怕自己的一个脚步声便破坏这份完美无暇的宁静。总觉得前方拐角处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原始世界。这应该是我此次徒步最美的一段行程。

几个小时候我来到了秦岭顶。没看见海拔。几百米处便是一个极度振奋人心的地方- 汉中界! 一步迈过便进入了汉中领土。

而正前方是我此次徒步尚未经历遇到过的 – 隧道。Arch曾说,You have to go through hell before you reach heaven.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接近死亡的地方。

秦岭隧道全长约2公里。 自己还是有备而来,头灯一带便往洞里走。刚到洞口,一阵阵阴冷的风呼呼吹来。立即反应过来洞里没有温度。把抓绒外套穿上,这才仔细往里看了一下。黑漆漆的洞,里面什么也看不见。

圆形的洞身像一只巨莽张开大口等你走进去。渗人得很。往里走了不到3分钟,死的心都有了。除了灯所能及的一米多,周围是一片漆黑和死寂,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这和晚上在野外,街上,后楼里的过道感觉完全不一样。街道,室内,你停下来多少能听见虫鸣,风声,或远处的汽笛等细微的声响。眼睛适应了也总能看到周边的轮廓。而隧道不是。

隧道里是纯粹的死寂和黑暗,还有阴冷的空气。要知道那是在秦岭山的内脏里啊。唯一能感觉到的便是你被一个巨大而又不见底的圆形物体所笼罩着。没有任何你还活着的迹象。

如果有地狱,通往那里的路一定是这样。

就此一张,一路没敢再照第二张。

我进洞几分钟就hold不住了,心跳越来越明显,步伐不自觉的越走越快,呼吸加速。但那片死寂,黑暗和阴冷从每个方向扑过来,吞噬着我的神经。神经崩溃的边缘多半是这个感觉。

于是我做出了一个举动,毅然唱起了李香兰! 用足所有的底气让声音回荡在黑暗里。然后埋着头往前走,一遍一遍唱,不敢停顿,连歌词都不敢唱错!

不知唱了多少遍我看到前方有个芝麻大点的亮点 – 出口!好小!感觉走了好久,洞口还是那么小,当时心里那个欲哭无泪啊,比那种做梦时一直下楼梯却是走不完的楼梯的感觉还恐惧。 但不敢停,不敢断,感觉只要一停一回头,我就走到地狱里了。

冲出洞口时发现外面有颜色的世界是多么美,马路是多么滑润,一切有生命的迹象都被无限的放大。现在想想,这辈子有两个感觉无法复制。 一是跳伞开伞前的那10多秒,二就是一个人走没车没灯的隧道。后者要20分钟。

鬼门关出来以后便是汉中的路了。一路下坡。2个小时以后来到我今天预计的目的地 – 龙草坪村。风景很美,河变得很宽,阳光很足,但是村里没人了!路的两边都是废弃的空屋,破碎的窗户布满了灰尘,窗台的花盆长满了枯草 – 这是一个死村!

又走了几分钟发现村子还没迁移完,遇到了一个老头从屋里出来,看到一家院子还晒着被褥,最后一家小卖部(想想能卖给谁啊,多渗人),店主告诉我下站还有人家能住宿吃饭的地方是佛坪县。 距此地20多公里。也就是说还要走5个小时,晚上8点到。 我毫不犹豫地选择继续走,但却面临着一个很棘手的问题 – 腿疼。

在几个小时下山的时候,右腿膝盖一直隐隐作痛,几次突发状况差点没摔倒。而现在变得更严重。 每走一步都像被拉伤一样,情急之下短信求助,得高人指点,把随身的雨衣当绷带裹在膝盖上固定关节。雨衣的衣袖想一对兔耳朵刚好走路时右手能拉着,借此托动右脚。走了阵子动作习惯了,右膝盖的问题暂且解决。

走到佛坪县这段路是我走过最辛苦的5个小时。一个人一瘸一拐,披星挂月,天黑了都还在山里。我当时的感触是,古代行军打仗太痛苦了!

佛坪县很大。很难想象山脉里还有这么大的县。 有霓虹灯,街名,出租,酒店,医院,银行,学校。我满心欢喜的想着终于能住个好点的酒店洗个热水澡舒舒服服睡一觉。结果,在取钱的时候发现银行卡没了! 当时身上还有250(ActiveXer 真的和250有不解之缘),还有至少5天的行程。怕是不够。只得找了个30元的招待所,吃了晚面。挂失银行卡,然后联系当时在汉中的同事,还没等到回音就已经睡过去了。。。

第6天
2011-10-06 周四

10.6 晴
佛坪县 – 秧田乡
9:00am – 7:00pm, 33km
-------------------------------

今天是目前最平淡的一天。

上山,穿隧道,下山,一路几乎没有车。没说上10句话。

我一直喜欢上山时登高望远的感觉4个小时走得很是惬意。一拐角我愣住了 – 隧道口! 再一细看“土地岭隧道 – 全长2444m” 。想起前天骑行大概说过,土地岭隧道是国道里最长的隧道。心又凉了。

走到洞口附近一看,哎。。。死寂,阴森,阴风呼呼作响。心里不住地念sh*t, sh*t! 坐车吧!等了10分钟,没车。 还好附近有户农家,门口停了一辆小卡车。我走过去说:师傅,5块钱,能麻烦把我送到隧道对面去吗

师傅大量了一番问:“没带手电?“

“带了的,但是不敢走啊”

“有灯就不怕,隧道安全着呢”

“安全?确定没什么东西吧。。。”(我自己都不知道当时在问啥)

“没有,隧道嘛,能有个啥”

我改变主意了,拼了,再走一次!都说安全了,那就是心里有鬼啊。 心里有鬼的好处是不用借助外力就能克服。走
吧。

但是心里还是虚啊!在隧道口把能武装的都武装上,头等+前些天路政人员送的安全帽+羽绒,最关键的一点,带上耳机放音乐!祷告了一下再一次扎进黑洞里。

不知是有了上次的经历还是这次给力的武装,虽然一路还是渗得心慌,但没有那种上次紧绷着神经的恐惧。用手机拍下了几张照片留念。

2.5公里走了15分钟,为目前最快的速度。同志们,要是你想找心跳的感觉,一个人走隧道绝对满足你。

注意照片时间

注意照片时间

隧道一出便是下坡,上山容易下山难。这次我算是对这话刻骨铭心。脚底,小腿,膝盖疼了一路。平均每公里旧的休息一次。 每当停下来都能明显感觉到学医在脚底流动。

最后两小时下得想哭,边走边一个人喊:”别tm再下坡了” 一路风景完全没心思观赏,只记得边忍着同边竖着路边的公里数。 数到7点,天色已黑,终于到了目的地 秧田乡。 开房,吃了饺子,此刻正跑着脚,又多活了一天! 以此为记。

第7天
2011-10-07 周五

秧田乡 – 汉中市
7:30am – 6:00pm, 20km 步行 + 70km车行
-----------------------------------------------------

遗憾的一天。

早上准时6:30醒来,据朋友和老板建议,今天可以走至槐树关,明日可至洋县,距离很长不敢耽搁。收拾+早饭,7:30上路。

和昨天一样,一路几乎无车。这几天老天爷非常给力,全部晴天,河风徐徐,路变得平缓许多,索性闭着眼睛走着。 周围的景色与前几日大不一样。到了汉中这边更有了‘鱼米之乡’的感觉。 村户依然稀疏,但更多见。河流变得很宽很缓,见得波光鳞鳞,农田也变成大片大片的。田里更多见的是收割了的水稻而不是玉米。马路两旁不时能见到村民晒着的谷子和麦子,看家犬懒懒地趴在地上。如此恬静的田园风光我还是头一次见。

大约走出10多公里后坐在路边歇息,再起身时发现不对劲,右膝盖又开始疼了。再走上几步试图调整但只感到疼痛加剧脚不能向后用力。无奈,像前几日那样把雨衣拿出来绑上但还是痛的无法用力 – 瘸了。

还有20公里,我靠得走到什么时候了! 边托着步子边想办法。。。没办法!而且怕情况恶化,真弄得个半身不遂。

只能坐车到镇上再说了。于是开始拦车。 可是车太少了! 在我残行一公里的时间里,大约20分钟,过了2辆车,都没有停下来,不知是不敢还是我手势没比划对。

又走了快一公里被一辆车拒载后我准备尝试高人曾指点的办法 – 打110! 正在想怎么汇报我目前的位置身后又响起车声,回头一看是个摩托,身着比较专业不像村里人,心想有戏。 伸手拦出租一样,他还真停下来了!

“师傅,我是在这徒步旅游的,刚刚把腿拉伤了,走不懂,能不能載我一节“
对方大量了一番 “从哪儿来呀”

“西安”

“去哪“

“汉中“

“走了几天了?“

“7天“

“7天才走这么一点! 上来吧。我只能把你带到洋县”

就这样,我上路了。路上了解道这位大哥也姓李,是个摩行队的,这次和另一个骑友7天由汉中出发往返延安老家。在成都还有些朋友。

骑了大约20分钟,一过酉水镇边发现我们行驶在西汉高速的旁边。两个文明终于在此碰头了。很可惜,自己没能徒步走进这一幕。路变直变平了,一路下坡,经过了槐树关。山慢慢变的稀矮,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和我们分道扬镳了。取而代之的是大片的农田和远处的高速。。这时我意识到,已经出山了!

我到了秦岭的另一头, 心里说不出的感觉,有感动有遗憾。 第一次徒步‘云游’,翻阅秦岭,一路的山山水水,到了尽头。不知这一路的风景和人情是否还能再遇。自己和自己7天的对话也暂时画个句号。 不知天下还有没有第二个秦岭这样的地方,不知自己下次会走在哪一条路上。越到什么样的风景。遇到什么样的自己。

转眼到了龙亭县,里洋县10多公里,与李大哥留影道别,填饱肚子,感觉腿疼稍有缓和,打算继续走到洋县,无奈没走上2公里又疼痛难忍。搭上去洋县的班车然后转车直达汉中,就此结束了此次徒步旅行。

在我到达汉中时还剩120元,感谢同事我接头和资助。自己终于7天来第一次照镜子,洗头,洗澡。一身汗臭,头发像抹了发蜡,粘而不油。脸和鼻子被晒得发红,此刻洗漱完毕坐在桌前写下此次游行最后一章。

刚相隔亲友发了短信道谢,在此作为结束语:

诸亲友:因我今天下午腿疼加剧故提前来到汉中,明日乘车会成都结束此次徒步旅行。 多谢各位路上的陪伴照应和鼓励。 一路翻山越岭有收获有遗憾有感动,都是宝贵的难忘的经历。有些朋友可能仅此一面之缘,在此道声珍重。 人生如行山路,路漫漫兮,愿大家越走越顺,越走越勇!

山路随笔:

旅行小贴士
  • 深水,静流。
  • 我已经不记得上一次这么长时间不和人说话是什么时候了。
  • 如果我们每天都只用步行,是不是会少做很多没意义的事。
  • 腿疼 腿疼
  • 我靠 这地方塌大发了
  • 一叶落而天下秋 百叶落而秋殆尽
  • 咦 是谁把落叶扫到一边的
  • 水啊 你总是在山北撕裂的伤口间流着
  • 这些木桥都通向哪里,还有人走吗?住在那边吗?哎,还是赶路吧。
  • 1426了,还有一半吧
  • 河流声小了,两边的树多了,手机有信号了,一转弯就是黑水河森林公园了,这说明,有吃的了。
  • 终于见到川A的车了,还是宝马。
  • 听了两天的水声,没了。
  • 不想走了,让我赖在这吧,你怎么能美得这么完美。
  • 遇到连个从成都骑行过来的,第六天。
  • 观赏原始的没需要付出原始的代价,脚疼。
  • 四天了,第一次看到自己徒步的影子。
  • 这蝴蝶飞的好像天落纸屑般飘逸。
  • 回到城市,就像回到另一个星球。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