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忽然,走去凤凰

@aidiko

忽然,走去凤凰

1
第1天
2012-12-15 周六

12月14日,周五
忽然就想出去走走

于是,下了班,坐上火车,就这样走去了凤凰,沈从文先生笔下的那座边城。

凤凰古城
Phoenix Ancient City Scenic Area

重庆——凤凰,692km

在去时的火车上看了天气预报,周末的凤凰是一个雨天,听人说冬日里到凤凰看雨也是一种不错的感觉,到了凤凰却只是阴天,没有雨。

周六早上的六点,在贵州铜仁出了火车站,漆黑一片,冷冷清清的,只得几家早起的铺子忙着烧火做饭。
转车的汽车站还紧闭着大门,于是寻了一家已开的早餐铺子,吃了一碗酸辣肉丝米粉,油渣、肉丝、佐以红红的辣椒,味道很不错,只是已在重庆养成重口味的我,丝毫没觉出酸与辣来。

坐上第一班从铜仁去往凤凰的客车,车上只有我和一位凤凰当地的阿姨。
在9点多时到了凤凰,下了车,向同车的阿姨问了路,径直走去了凤凰古城。

首先到的“南华门”,在这里的大桥上可以俯瞰古城的全貌,从桥上下望,整个古城尽收眼底。

生活真的很奇妙,昨一日,还在办公室端坐,埋头苦做着那些永无止歇的方案;忽而过得一日,已徜徉在了600公里外的沈从文先生的古老边城。

沈从文故居

这是在古城沈从文故居里看到的一幅照片,应是从文先生和张兆和女士老年时一次出游所照,不知怎么的,就是感觉这张照片很美很美,看那笑容……

沱江水很清,可以看见水下青幽幽的水草,随着水流摆荡。

在沱江之上泛舟也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

夜晚的凤凰与白日里全然不同,如果说白日里她沉静而内敛,那么夜晚的她突然就多了狂野和喧闹,酒吧里、桥洞下,到处都是歌声,淌满了古城的各个角落…… 是夜,沱江之畔,凤凰古城,有我。

第2天
2012-12-16 周日

第二日清晨,早起,洗簌停当,退房,又一次融进去古城。
此时的凤凰,静谧非常,大半个城都还没有从梦中苏醒,与昨夜的喧闹形成鲜明对比。
东门桥洞下此时已没有了昨夜的歌者,酒吧街上也都家家紧锁了大门,只剩下沱江安静的流淌,千年如是。
巷子里的石板路已被昨夜的雨湿了个透,漫步其间,随意行走,慢慢的,感受着那些铺子一间间打开、小摊一个个摆上街道,江上又逐渐有了行船,游人也渐渐的多起来……
一切一切,由静谧开始,复归热闹,凤凰又开始了她一天的生机勃勃……

凤凰古城
Phoenix Ancient City Scenic Area

昼夜的东门桥洞下,截然不同的风格。 夜晚的东门桥洞下会流淌出一首首动听的歌声,在这里,你可以静静的坐着听歌,如我;也可以自己来一首,如对面那位黑衣的大哥;我喜欢在这里听那些老去的歌声,里面有浓浓的回忆……

站在桥上看风景的人,却也作了我的风景

逛一圈古城下来,吃过早餐,径直走去了沱江下游听涛山半腰的沈从文先生墓地。

沈从文先生1902年生于凤凰,1988年故于北京,1992年,先生骨灰一半洒入沱江,一般葬于凤凰古城听涛山麓。其后,2007年,沈夫人张兆和女士故去后,她的骨灰也合葬于此。

从文先生的墓地不甚显眼,沿着小道往下游一直走去,在一块指示牌出右拐,上山行不多远就是。
墓地是那样的俭朴,就是各种介绍中所述的那块五色石碑,在我看来,其实也只是普通的石头一块。
这是我所见过的俭朴、自然到极致的名人墓地(恩~貌似我总共也没看过多少名人墓地的样子),原来,我所想象中沈从文先生的墓地应是在听涛山顶,然后望向沱江,日夜听着江水……也许还有几株苍松翠柏、几块花坛之类的,只是没想到,原来就是这么俭朴、宁静,一切又是那么的自然。

“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
这是墓碑正面的碑文,是从文先生的手迹,出自其遗作《抽象的抒情》。

“不折不从,亦慈亦让;星斗其文,赤子其人”
这是墓碑背后的铭文,是其妻妹张充和女士所写,是对从文先生的评价。

“一个士兵不是战死沙场,就是回到他的故乡”
这是从文先生的侄子著名画家黄永玉老先生给从文先生的撰文,立于墓碑斜对面。

其实,自己对从文先生的了解仅限于那篇《边城》的节选课文,时至今日,也依然是没有完全看完过《边城》的,更别说他的其他作品了。
但其时,在从文先生墓地,在前夜的一场细雨过后,就自己一个人在那里,宁静非常,寻了岩壁下一块未被雨水弄湿的石块,静静的坐下,就这么坐着,听着沱江水……

在从文先生墓地静静的坐了会,直到又来了三个小女生,打破了宁静,于是下了山去。

从从文先生墓地下来,回了古城,继续闲逛……

沱江两岸,有很多吊脚楼, 这里的曾经和现在都在发生着故事。

在一家叫做“八月里”的咖啡馆,我待完了自己在凤凰的最后几个钟头。
依窗临江坐定,点一杯咖啡,就这样,望着窗外的沱江、看看游人、发发呆、上上网、再随手翻翻购自边城书社的那本《湘行散记》,默默感受着沈从文先生的文字……

当不觉间,时针悄然走到了下午三点,我知道,就是要结束此行的时候了~
迟~迟~归,终需归!
出来咖啡馆,最后再望一眼沱江,再行一圈古城,再走一次跳岩,再过一次虹桥……
凤凰,就这样存入了我的记忆!
此后,在我心里,凤凰已不仅是一种神鸟,它还是一座城的名字。

再见,凤凰,真的要再见!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