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青岛印象·随笔上页

@一茶一语

青岛印象·随笔上页

0
第1天
2009-02-26 周四

26日上午是一个阴天,初春的阴天還是有很重凉意,而且机场有雪。
阴沉的天空使MU2167航班晚了半个多小时才起飞,正点时间延迟的二十多分后,终于把我安全放到了青岛流亭国际机场,落地后青岛无雪,只是一个阴天。

握手青岛
我的评价:
初始青岛与大海,有别样的情绪...

我是第一次来到青岛这个海滨城市,对此地毫无直接的感受,大都是来自别人口传的“新闻”了。
我入住的蓝海饭店離大海不遠,是一个四星级的饭店,房间的设施很不错。509房间,临窗远眺,静静环望算是与青岛有了第一次的握手。
青岛,你好。

第一次看見的大海沙灘...

從不喜歡"到此一游"的我,主動和朋友與大海沙灘留影...我喜歡身后那無限的遼闊!

站在沙灘邊,看城市建築有危危之感!

海水之上,樓舍之下,都是一種自然的神奇。

身在其中,方讀懂海岸之意思。

又與海、與岸、與城廓合影,情不自禁。

青岛,
这个海滨城市对我的印象,刚刚印入脑沟。尽管天气不是那么爽朗,海风也有些冰凉,我探看青岛的兴致却热气腾腾.....

海滨感觉
我的评价:
看一群海鸟飞翔,心情舒畅....

我是第一次与大海零距離亲近。
也许是冬天的温度还没有褪尽,所以没有海风吹来咸腥味,也没有影像中的人潮。
从蓝海饭店出门不足二十分钟的路程便到了我向往已久的大海,海面真的开阔。一片黄色的沙滩引我的脚步走向大海,不,是小跑似地走近海岸。青岛石老人浴场是青岛市最大最有名的海滨浴场,浴场是一大片细软的沙滩,走在上面如同行走在柔软的地毯之上,轻松而心悦,特别是海岸远处的地平线,是海水与天际交融之处,天水交融,让我更加的神旷心悦。我心里说,几十年了,大海呦,我终于看见了你!

海啊!

稍微平靜的海灣,象位母親,托著遠處的樓房叢叢。

伸向海的深處,青島就這樣變大

溫和的港灣碼頭

倚欄觀海,我被海吸引著...

說實話,也是第一次看鷗的飛翔...土冒一個,哈哈哈!

劍橋外,一片空野,一群靈翔,讓陰沉的海港有活躍。

鷗,海之鄰者

鷗,海之舞者

鷗,海之歌者

我喜歡,海鷗的狀態

我羨慕,海鷗的飛翔

我向往,海鷗的呼吸

我厭惡,拋向空中的食物和一個個逗樂的行客,盡管,我也做出了那個動作。

賣海貝殼的老太,別害羞呀!靠海吃海沒什麼不好!

遠處,不是虛幻之景。

遠近相宜一幅圖,動靜互襯活畫影

不是鴛鴦也成對

哈哈,一家三口,現代社會狀態。

哨丁?

鷗,請向我飛來!

海上坐快艇,感觉不一样!

转个身,浪花翻腾...

戰艦,第一次近距離視覺

戰艦,一種退役后的安靜

它們的故事,就永遠留在這平靜的港灣里...

离石老人浴场几步之外,便乘公共汽车直达青岛五四广场。
在这里除过立在广场中央的红色火炬的雕塑,我看见打了十二年交道一直未曾见面的青岛啤酒总部大厦。据闲谈中,青啤大厦并不是青岛市最牛逼的建筑,最扎式的是海尔,次为海信。
五四广场紧挨着大海。美丽的海岸和建筑在海岸边的时尚高楼和红瓦房舍,让我切身感受到海岸的印象,真舒服。

青島市五四廣場,一把"火炬",冬天的。

留個影吧,找一點青春的記憶

貝多芬,音樂道路上的不朽精神

歷史海洋上的音樂巨星記憶,讓我不由得止步聆聽...

看海浪拍岸,品海岸美丽,望海天一际。
我第一次信步于大海之岸,青岛的海岸,心情真是一个舒畅.....

第2天
2009-02-27 周五
会所会晤
我的评价:

門臨千浬有波海,窗含三尺無風浪。在一座佔地三千平米的一橦房子,我們一行見到青啤的掌門人---金志國。他是陝西眾多經銷商努力后走到掌門人的位置上,因此很留念陝西和陝西人,這也是我們幾個能受之邀請座談、共進午餐的原故。
這是一個海景會所。據說是沒收一位被雙規的市領導的私宅,由青島市政府贈給青啤的。我很驚異!而对能到这个会所,我不驚異的在這橦毫宅里的會唔,因為,是朋友間的會唔,自然、隨意...

一個品牌曾任董事長,我的朋友!

一個"嬴"字,我們中間的友誼紐帶

说实话,朋友的书法水平我不敢恭维,但送我的那幅作品上“赢”字的含义,我确实记住了,
也很感激!

第4天
2009-03-01 周日

离返程登机的时间还有近十个小时,我们按会务组的安排,一行人来到离青岛市区大约近一个多小时路程的旅游胜地——崂山。人说到青岛不到崂山等于没有到过青岛,因此到青岛旅游的人必到崂山一观,我们自然也不例外。

崂山美吗?不敢太多的夸奖,但崂山的天然造就的环境却有着独特的自然美。没有深究崂山名由,是时间的关系,只从年轻的讲解员的嘴中知道了崂山以太清宫为核心的山势山形的构造及海岸海滩诱人之因。

感受崂山
我的评价:

前往嶗山,過去兒時書誦的海岸漁村,真實地顯在眼前。

海岸有山,山巒有谷

海片梯田,種什麼?

半山半海。

太清宫是游观崂山的一个主要的内容。太清宫历史很长,因为参观的时间很仓促,我已记不清它是否是始建于明清时期。但是,崂山太清宫的建造者很会选地方。它一面临海,三面环山,整个太清宫建筑群就像一个沧桑老人坐在圈椅中凝望着大海,宁静安详。负责导游的一位男青年麻利油滑又套路式地介绍,太清宫是一个美妙的地方,有仙气,在左是一条青龙,在右是一只白虎。其实我知道,靠右的山脉直接迎着大海,而由于海洋季风直接吹刮的原因,整个山峦存不住泥土,全是白花花的石头,势头各有造型相互挤挨,相互依托又相互独立地形成气势,就如同一只卧虎。这便为太清宫一个天然的保护屏障。

海灘上,一位賣貝藝的老太婆,這叫靠海吃飯。

山里的人,還戀山

山里來的人,更戀海

太清宫有的是,全国的树种植物在这里几乎都能看见并很好地生存,暂短的观光时间里记不住什么太多的名称,适合汉江中下游的榆树、杨树、槐树等一些树种都有一寸泥土可居,实在是一个具有前瞻性的具大贡献。

嶗山到了

他們的"到此一影"。

我,他們的"到此一影"。周圍都是人。

我和領導朋友的嶗山合影。別人照的,很有缺陷。

我,也喜歡這樣的傳統工具,有许多生活智慧!

一個青石碾磙子,兩個生肖屬兔的。

一對兄弟,兩個行客。

我不大喜欢导游的程序式指点,顺着一丝弦乐之音找到崂山太清宫的一个后院,见我到来,两个弹奏乐器的道人停止了自己的合奏。我看清是一个年长,一个年轻的道者。年长的清瘦须眉显得深邃逍遥,手中輕輕地上下挥动着两根竹签有节奏地敲打着扬琴的弦丝;而年轻的道士,更是清秀挂眉,道帕盘丝,怀抱月琴,一脸笑意。我好奇的问道,年轻的今年多大、在太清宫几年了,他笑着轻声回应,“二十七了,有五年了。”我不再深问,也打消了为什么要出家的缘由的好奇念头,因为看见他们轻松自然愉悦的情绪,我已经悟然了。待我走出深院的门庭,墙里的院落中又飘起弦丝之音散于这面朝大海的太清宫。

嶗山太清宮里,往住有不少道士。他們清淡閒適的寺觀生活,讓我費解與羨慕。

伙計按納不住,直接與其合影。我在心問,你的心想如何?

"27歲","年輕輕地為什麼束發修行?"。他,笑而不答。

只有弦音琴聲,回敬所有匆匆過客的好奇與疑惑。這是一個人的一種生活心境...因人不同。

巍巍嶗山石,靜靜太清宮。這座建於明淸年代的道院,有多少故事可讀?那一老一少的修道者,給過往的遠客能有多深的啓迪...

离开崂山,我使劲地回味对太清宫的影像,但深刻的記憶里还是在崂山看见的一湾大海和那两个一老一少的修行人。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