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西天取经(3):徒步安那普尔那峰(3)

@人字拖公主梵七七

西天取经(3):徒步安那普尔那峰(3)

2
第40天
2013-06-29 周六

✿请加慢旅微信公众账号“manlver”,有我的游记《慢游南亚120天》连载,谢谢关注支持✿

博卡拉
Pokhara

来博卡拉一定要徒步的。TIM office,在机场附近,可以自助办理登山证和景区门票,不会收取其他费用。如果是当地旅行社代办,每人会收500~1000卢比的手续费用。照片里大的那张是门票,小的是TIM(登山证),去ABC的门票是2000RS(单次),登山证是无向导的小绿卡是20¥,柜台只收卢比。有向导的小蓝卡是10¥,向导费用另计。旅行社代理向导业务,一天13$左右。由于ABC是很成熟的业务,其实并不十分需要向导。

去南牙普的车站

Ulleri

Nayapul是ABC环线的起点。去Nayapul的本地大巴,110一个人。2个半小时的车程。下车后沿着村里的小路往下走,就到了Birethanti,那里有个站点,会给你的TIM盖章,再走不远就是检票处。沿路都有路牌。

Nayapul
Nayapul‎
Birethanti
Ramghai

芒果和罐头都放到冰凉的溪水里冰镇

苹果圈,很好吃,后悔买少了

Hile

今晚就宿Hile,200rs一间,床很干净,吃的好贵,人均300~400RS。上面还有很多家,可以慢慢找找,价格都差不多。晚上很安静,只有水声、虫鸣。除了星点灯光,什么都看不到。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又累又饿,感觉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披萨,310Rs

鸡蛋咖喱饭

第41天
2013-06-30 周日
Hile

6小时路程到Ghorepani。第一个小时天气晴朗。接着是3小时的连续上坡。走走停停。第五个小时开始出现蚂蝗。蚂蝗走路很可笑,头和尾巴像人的脚一样交替前进,最小的蚂蝗直径只有1~2mm,吸饱血的蚂蝗可以长到小姆指粗,踩一脚血飚出一尺远。最后一小时无比痛苦,因为下大雨,周围又全是蚂蝗,根本不敢停下来休息,只能冒着雨拼了命往前走。当然,和墨脱相比这里的蚂蟥实在是小儿科了,每片叶子上只有三五只,多集中在林多幽暗潮湿的区域,趴在羊齿橛类植物上。路有一车宽,只要不贴着叶子走,完全可以避免被叮咬。以后我会专门列一个蚂蟥小贴士,为徒步者提供一些预防措施。
刚到Ghorepani就开始下暴雨。路上捡了3个上海人,他们是包团上来的,一个向导一个背夫,吃住全包,4天每人250$.而我们原本9天的预算是2个人200$,平均每天只能花1600Rs。
在Ghorepani每晚房费100Rs,但吃饭两人要吃掉700Rs.热开水是每升80Rs.也有当地人过滤的冷水,60Rs。最贵的是大瓶装矿泉水,70~100不等。渴到不行的时候也喝过山泉水,尚无严重反应。

Tithedhunga
Sabet
Ulleri
Ghorepani
第42天
2013-07-01 周一

从Ghorepani到Tadapani ,没有向导会比较难走。6小时泥泞到几乎没有路,有时连续半小时上坡,有时连续四十分钟下坡,期间几乎没有看见几个活人,向导说这个季节除了花钱找虐的徒步客,连当地人都轻易不肯上山。如果天气能再晴朗一点,我们能看到连绵的雪山和美丽的森林,但现在它们在雨雾中都狰狞无比。
一路蚂蟥尾随。这里的蚂蟥已升级系统,不仅会从地面发动攻击,顺着鞋子往上爬,而且还会装死,一动不动看起来像根枯枝。每走五分钟就能从身上抖掉一两只。脚踝上中了一招,伤口像打吊针的针眼那么粗,血流不止。老天很幽默,下了两场暴雨,都是在我以为该放晴的时候,又淋了个透心凉。鉴于浓雾暴雨的恶劣天气,我们决定明天就下山。

Tadabani
第43天
2013-07-02 周二

决定下山,这就将是最后一天。凌晨6点外面的暴雨下得惊天地泣鬼神,好在7点后雨渐止。把之前带的罐头芒果饼干都消灭,消灭不了的就送当地孩子,好像是抱着大决战的信念准备接受最艰难的6~8小时。大家都疲惫得抬不起腿,但还是抬腿迈出了第一步,在这与世隔绝的深山老林,连食物都需要背夫徒步运送的浓雾山谷,谁都知道自己心中有几分发虚,谁也知道自己没有任何退路,只有靠双脚走回去。
头2个小时一直在大雨与泥泞中上下。有时有石头路,有时石头路被冲垮变成泥沙路,有时候连路也没有,只有陷脚的腐叶、树根和伸头探脑的蚂蟥。没有风景可看,因为风景都在雾里。也不敢看风景,因为石头松碎,随时会滑倒。腿使不上劲,肩上的包更沉。到休息点脱下雨衣一看,小姆指粗的蚂蟥在抓绒衣上蠕动,如果不是衣服厚,此刻背上已经血流如注。为了躲避蚂蟥,我们走得很快。第三个小时开始,蚂蟥开始逐渐减少,也许是海拔的下降使空气开始干燥,不再有长年的浓雾飘荡。第四个小时,开始有一户两户的村庄沐浴在短暂而小片的阳光中。6个小时后,我们终于坐在吃午饭的地方,喝着冰镇芬达,商量着是不是花4000Rs直接包吉普回博卡拉。(这样省2小时的路并免淌3条没膝深的大河)

这四天来在路上,有好多次我幻想如果妈妈拍醒我告诉我这一切只是梦,那我会非常庆幸。但我并没有哭也没有恐惧,我只是看着来往的背夫,告诉自己他们与我们并无不同。4天的ABC小环,没有请人背行李,全程自己扛着走完,而且偶遇善良的向导和旅伴,尤其是得到向导无私的帮助,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如果没有他们,在这种暴雨时小溪都变成大河的天气,我们也许都无法找到下山的路。
在博卡拉最惬意的事就是湖上泛个舟,我为什么要和老外一样去ABC徒步花钱找虐,大雨浇身、蚂蟥叮咬…
后来我想明白一件事情:没有地狱,何来天堂。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